2016年12月16日

 

影視通識樂園 - 陳龍超
《盛》風下,5位女主角拿了甚麼獎?

2012年04月18日
   

 

「盛女」Suki已榮登搜尋器的熱門字眼,在此感謝《盛女愛作戰》(下稱《盛》)中5位女角們的精彩演出,為本地近來主導的枯燥政治話題,送上一道清泉,她們把要命的感情生活,在公共空間內透明擺放,讓一眾網民、觀眾評論,所謂現象其實孕育良久,很多Insiders根本心知現存遊戲規則,積極解難,否則Mei Leng手上那有一條長長「剩男」清單……

 

透明化是送暖,還是抽水?
自《星期日檔案》中《港男港女》、《中女告白》兩集出街後,吸引興趣倒是身份(如已「上岸」人士)置身事外的一群,把別人的秘密爆發出來,如議題涉一般弱勢群體,傳媒功能便呈現,報道曝光後送贈有心人彈藥,向政府、大商家發炮,從而改善處境,有曲線之效;然而,她們的「弱」並非圈在傳統弱勢範圍內,不能寄望政策改變就能突圍,男女既有需求,就讓首先嗅著他/她們分泌物的疑似專家,率先搶灘登岸,以市場方式提供各類服務,解決心理障礙、打造外形和溝通技巧的需要,讓不斷進行配對,來舒緩箇中寂寞感受……
 

最失禮是假裝自己不是狗仔隊
因此,請不要把製作《盛》的「作者論」,說成是為「剩女」出頭、發聲,她們一舉一動經設計後的曝光,恍如讓觀眾欣賞某藝人的屁股,把黎智英引進來的狗仔隊製作模式,以無記新聞部累積多年的招牌,根據商業劇本鋪排,搖身變成一個具公信力的「真人騷」,實則就是把偷窺行為重新包裝,讓市民安心閱讀,堂而皇之討論。
因此一眾女角就成了被暗地被剝削(exploited)的對象,在零show錢下協助無記十點半檔高收視,其次最大得益者就是一批靠口技「搵食」、無需負責任的所謂專家(觀其出街後言論,把盛女當成是抽水對象,專業有限),而經過這回傳播洗禮,女孩子安於獨身,掙脫傳統對女性依附男性的論述,受了一記重擊……
 

剝削改不了,掏家當賣得出就是贏家!
她們(特別是Florence)在鏡頭前的所謂勇敢、坦白,或許源於對製作團隊招牌的信任,未必是理解後發表沒有包裝的真實言論,其實已種下被攻擊的危機,沒有經理人、公關公司的聲援下,這是她們首嘗藝人生活的一場經驗學習,無償表演未必無所獲,益處隱藏在細節裡,真正求戀機會不存在於節目拍攝的半年光陰,出街後才是黃金期,Florence捱得過去自另有一片天,肯定會有同情者由憐生愛,不愁沒捧場客,至於曝光引起的知名度,事業回報部分,參加者已露了曙光,因此,退後一步觀之,結局可以是各取所需,皆大歡喜,真人騷參加者未來肯定不缺……
 

光影下的新羅馬鬥獸場
真人騷製作成本高昂,本地電視台水平一直落後歐美、祖國,《盛》高收視起了示範作用,將掀起了新一輪生產,發展會否像《飢餓遊戲Hunger Game》般,把金錢得益建築在一班處弱勢的苦命人身上,藉投射一個所謂的希望,製造動機自發表現,藉些微獎賞,觀賞他/她們一場又一場殺戮,換取不人道的快感……

 

光影資訊:
「香港國際電影節」後,接力的是第三屆「香港土耳其電影節」,將於本月17至22日上演。

 

紀錄片導演、喜愛以「喱民」形式看電影、搞吓電影「吹水」小組
電郵:[email protected]

回首頁      列印

 

/64



C觀點

中原城市領先指數

廚神

旅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