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6年12月16日

[故事]尼泊爾地震 房屋盡毀 港義工用建築知識助重建

2015年12月11日
全部 > 新聞
  • 尼泊爾地震後,村民自發地修橋補路,體現互助精神。(受訪者提供)

    尼泊爾地震後,村民自發地修橋補路,體現互助精神。(受訪者提供)

  • 該計劃早前到成都,參考台灣建築師謝英俊的方式,興建抗震的輕量鋼架。(受訪者提供)

    該計劃早前到成都,參考台灣建築師謝英俊的方式,興建抗震的輕量鋼架。(受訪者提供)

  • [故事]尼泊爾地震 房屋盡毀 港義工用建築知識助重建

  • [故事]尼泊爾地震 房屋盡毀 港義工用建築知識助重建

  • [故事]尼泊爾地震 房屋盡毀 港義工用建築知識助重建

  • [故事]尼泊爾地震 房屋盡毀 港義工用建築知識助重建

   

 

尼泊爾於今年4月25日,發生80年一遇的7.9級大地震,死傷慘重外,房屋、學校等建築物倒塌。天災發生已近九個月,雖有不少團體在當地興建學校,讓兒童可以盡快重回校園,但當地居民其實仍住在破爛的房屋中,繼續忍受風吹雨打;為協助居民重建家園,本港兩個慈善及義工組織合作,目標是到尼泊爾山區教導居民以最簡單的方法,興建穩妥的居所,同時讓他們將建築知識傳揚開去,讓山區內的民居盡快有自己的安樂窩,在這與世無爭的地方重過快樂的生活。
(文:簡淑敏/攝:余俊亮)
 

一班駐紮在尼泊爾的義工,多年來贊助當地孩子上學、為婦女提供培訓等;另一班有不同專業的年輕人,多年來利用各自專長,曾在柬埔寨、印度等多個發展中國家興建學校;因為尼泊爾大地震,將兩班人拉在一起。前者是由港人成立、為尼泊爾的註冊非牟利組織「未來之村」(Future Village Nepal),後者是本港註冊的慈善組織香港IDEA基金會,合作尼泊爾地震項目「築‧動未來」計劃。
 

四牆穿窿餐風露宿
「未來之村」成員朱惠琳(Kanis)表示,距離尼泊爾首都加德滿都以北100公里的達定山區(Dhading District)各棟志村落第九區(Katunge Village Ward 9),全區有130間屋,4月大地震後只剩下一間醫療中心稍為完整,住屋大多倒塌或已破爛不堪。她說,地震至今已9個月,村民仍在過餐風露宿的生活,屋頂只用帆布遮蓋、四邊牆「通窿」,在過去的6月雨季「過得很苦」。當香港IDEA主動願意伸出援手,兩組織便一拍即合,構思了這個重建房屋計劃。
為了盡快在當地興建最適合的抗震房屋,Kanis、香港IDEA的成員王建明(Robert)、潘詠芝(Gigi)及錢可欣(Jenny)等多名該計劃的籌委早前到成都,「拜會」技術顧問、台灣人道建築師謝英俊,學習利用輕量鋼架作結構,築起抗震房屋。房屋特色是可於在1至2日內搭起鋼架框,再利用尼泊爾當地的建材完成外牆,以最快最穩妥的方法重建居所。
 

為房屋籌募有難度
以往當某個地方發生天災後,捐款大多用於重建學校,甚少用於居所。建築師Robert認為,很多第三世界國家在天災後,當地政府或許有其重建程序,但牽涉地權或資產擁有權問題,為免引起紛爭,外界一般只捐款重建學校等公共設施。不過,今次因地震發生至今,村落的重建亦未開始,諮詢當地政府、獲得正面回應後,才敢啟動大型籌款,希望重建以一條村為單位,作為「demo」(示範),成功後可「複製到另一條村」。
 

村民主導非接收者
工程師Gigi指出,每個人均可參與屬於自己的建築及環境,做自己人生的建築師,故今次只是協助當地居民建居所,他們才是主導,不論男女老幼都有參與及出力重建家園,「村民唔止係接收者」。
計劃預計鋼架需在內地運到當地,而整個計劃起碼要200萬元;希望明年1月底,先在村內興建共6間樣辦房,供村民作參考,同時重建他們的群體互助精神,令村民重拾對生活的信心,早日重過正常生活;之後再陸續興建其餘的房屋,「策‧動未來」正積極籌集資金,有意捐款者可瀏覽www.ideaproject.org.hk/new/index.php/idea-project-npl15/program-details


村民災難後保持喜樂   港專業人士同被感動
在港是社工、工程師、建築師,見盡大場面,興建高樓大廈可算是輕而易舉,經常到訪尼泊爾、柬埔寨、印度等落後地區,縱使村民的生活環境有多惡劣,但他們依然喜樂地生活,令專業人士也被感動了。本身是工程師的錢可欣(Jenny)表示,每一次的探訪都「學好多嘢」,發現當地人的生活環境好差,但所有物質對他們來說都不重要,只需要擁有一個大自然,小朋友隨地拾起一個草球已經好滿足,「反而我拎住部智能電話都用唔到」;她更笑言:「喺香港(起樓),起完係屬於發展商,但喺當地起完係屬於當地嘅村民,意義好唔同。」
同是工程師的Gigi說,香港實在太幸福,有很多資源及機會去學習,感覺自己有這份責任與其他人分享;雖說自己是工程師,在香港是監管工人建材的使用情況,但到當地要落手落腳做時,才發現自己甚麼都不懂,「起樓用嘅石屎,要溝幾多英泥沙、幾多水,都要問當地嘅人。」
 

將可能變成不可能
至於社工Kanis則指,雖然距離尼泊爾好遠,重建任務亦艱巨,但「我哋將唔可能變成可能」,又稱「佢哋唔係唔值得關注」,希望日後都可以關注這些不熟悉的地方。剛獲得今屆傑青的Robert則指,傳統社會中,人有參與「起」的過程,故與環境的關係亦較密切,建築師、工程師到當地其實只是一個橋樑,拉近人與環境的關係,從而連繫一個社區,也希望可以將這種概念帶返香港。

回首頁      列印

 

 

/144



C觀點

中原城市領先指數

廚神

旅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