頁數 5 / 46

特寫

2016-05-24

河南省之所以稱河南,皆因全省大片土地在黃河以南。黃河被喻為母親河,帶來大片沖積平原,也因此稱為中原,是中華文化的發源地。有了黃河的滋潤,河南省自古以來都是糧食生產重要地方,但黃河的多次氾濫亦造成嚴重人命傷亡及財產損失,古都開封更曾被淹沒數次,因此河南人對於黃河可以稱得上又愛又恨。不過,近代政府投入大量資源防汎患,黃河已經甚少發威,更成為河南省的重要觀光點。 文、圖:潘蔚能 (www.facebook.com/poonwainang) 鳴謝:河南省旅遊局、香港中國旅行社 水陸兩行飛馳黃河淺灘 河南省位於黃河中下游,洛陽以東地區屬下游,在首府鄭州市以北有一個黃河風景名勝區,遊客可以在此零距離接觸黃河。為甚麼要來這個景點參觀?因為平時只會在書本上聽到、見到的名字,全都立體呈現出來,亦正好引證了「讀萬卷書不如行萬里路」,對於所學到知識有一個深刻記憶。例如地理書上的「懸河」一詞,這裡正好是黃河懸河的起點,意思是河床高於地面,這因為經過多次氾濫,河床上升,堤圍一直加高,導致黃河愈來愈高於地面,據資料顯示,黃河高於開封市達13米! 難得來到黃河,無理由只「隔岸觀河」,當然要落河暢遊,不過,俗語有話「黃河自古難行船」,河床多淺灘或暗灘,普通船很易擱淺或完全動彈不得。但隨著時代進步,氣墊船的出現解決了行船問題。這船設計原理其實跟我們香港去澳門的 Turbo Jet一樣,將船充氣升高,大約20至50厘米,再由船尾的兩個巨型螺旋漿產生空氣動力,便可以在黃河上水陸飛馳,雖然速度快,但船身穩定。 楚河漢界 沙洲騎四輪車 氣墊船大概行駛十多分鐘,便轉向河中一個大沙洲上停泊,讓乘客下船休息,順便為沙洲上商戶帶來生意。遊客可以駕駛小型四驅車,在沙上奔馳約十分鐘,又或者騎馬、騎驢踏沙圈,你亦能選擇漫步四周,用雙手接觸一下黃河水。站在沙洲上,最奪目是焦作至滎陽黃河大橋,外貌十足十香港的青馬大橋,這裡可遠眺一個叫鴻溝的地方,原來當年楚漢相爭,劉邦、項羽兩軍對壘,以鴻溝為界,正是所謂楚河漢界。 炎黃二帝廣場氣派強 船之後啟航回程,經過河道上一座座荒廢的橋躉,此乃於清光緒1903年興建的平漢鐵路鄭州黃河橋,中國第一條鋼鐵跨黃河大橋。可惜,因為黃河多次氾濫令河床愈升愈高,影響鐵路行車安全,因此最後只有報廢,而在附近興建一條新鐵路。 回到岸上,第一眼就會見到建於山崗上的一座巨大而宏偉雕像——炎黃二帝像。高達100米的石像,全是用太行山石頭建造,背扉邙山,面向黃河,底下正中位置是一個大廣場,中間有一四方祭壇及兩側各列四座鑄銅大鐘,連同山前一座共九鼎,寓意九州四方江山永固。這個黃河風景名勝區十分之大,還有五龍峰、嶽山寺、駱駝嶺和漢霸二王城,若要參觀所有景點便需花一整天時間喇! 峭壁掛路遊崖上的村莊 離開黃河之後,前往河南省西北部的萬仙山景區,內有一個著名景點叫郭亮村,由於風光如畫,除吸引大批旅客前來,也成為愛好繪畫朋友的寫生勝地,幾乎每個角落你都會見到有人手持畫筆,豎起畫板,聚精會神地寫生。這裡也是電視台劇集取景地方,據說曾有40部內地影視劇集到來進行拍攝,從此名氣愈來愈大,吸引各地旅客專程慕名而來。 今日村莊熱鬧,有多少人會想到44年前,這村莊還是寂寂無名隱於世。傳說在東漢末年,村人為避戰禍而逃到懸崖上居住,名副其實是一條崖上的村莊。從此之後,村民一直過著艱苦的生活,出去省城採購物資,都需走過一條危險的峭壁天梯,多年來不少村民因踏錯一步而命喪於此。直至1972年,村民決定要從懸崖裡挖出一條道路,經過5年時間,用人手鑿開全長1,300米的郭亮洞終於開通,村民往後跟外界方便往來。 今日郭亮村入面已有大大小小酒家、旅舍和商店,縱使有些房屋已經空置了,但村民仍然保留著昔日居所。走進村內,其中一戶將門戶開放給遊客,只需付出一元人民幣就可以內進參觀,屋內展示了農耕工具、解放後的家居陳設,從中可以了解到當時農村人生活以及精神面貌。 實用資料 簽證:香港居民持回鄉卡可往返內地 匯率:1元人民幣約兌1.19港元 旅行團:鄭州、嵩山、洛陽六天團,每位 $4,599 起,團號:SAC /SCC,網址:www.ctshk.com 河南省旅遊局:http://hnta.cn

2016-05-19

人有人格,餅有餅格,餅舖亦有餅舖格。中式餅舖是香港風景不可或缺的一部分,傳統唐餅自上世紀初傳入後,大家族經營的大餅家如奇華、恆香和榮華等先後在本地「插旗」,至四十至五十年代,各區陸續出現小型的家庭式餅舖,當中不少由大餅家出身的老師傅創立,主打「大件夾抵食」,服務一群從事勞動性行業的基層市民。 文:Wing   圖:黃文山   鳴謝:時代廣場 從大餅家到小餅舖 每日天未光,「熱廚房」早已白濛濛一片,麵粉末滿天飛,師傅在工作枱上使力搓,而那台看來殘舊的焗爐亦已準備就緒,熱騰騰的雞仔餅、光酥餅、嚒囉酥……由師傅一盤盤奉上,每日準時「新鮮出爐」。此情此景,在現今香港已愈來愈難尋,但對深水埗街坊而言,相信是最熟悉不過的社區面貌,事關49年之後,香港人口急增,百業興旺,不少人在家裡造餅於街邊兜售,亦有不少大餅家師傅自立門戶,在各區開設小型餅舖,他們來自不同「鄉下」,各自以京式、廣式、潮式等不同派系唐餅作為生招牌,造就本地唐餅業的黃金時代。時至今日,各區仍有不同派系的老餅舖,大部分已傳至第二甚至第三代,如旺角米芝蓮街頭小食「奇趣餅家」、10蚊3件大大件光酥餅的「明華餅家」及青衣的「大歡喜餅家」等。 不花巧 唐餅從古到今都是民間食品,類型多達三千多種,口味、造法源自各省各地,煮法涵蓋蒸、焗、炸、炒,除了餅食之外,糕點、小食、酥餅及甜點各適其適,正因為款式多樣,間接令本地小餅店得以共存,尤其是本地傳統中式餅舖集中地——深水埗。該區的知名老店如前八仙大茶樓唐餅部「八仙餅家」及「坤記糕點專家」等,一直由一群多年來苦苦經營的老師傅主理,而其中一家就是位於北河街的「生隆餅家」,由來自台山的大黃師傅於九十年代創立,見證著八十年代西餅文化對本地唐餅業的一場重擊。「生隆餅家」現任老闆、第二代傳人小黃師傅,從小跟父親學造餅,他指,店內格局十多年不變,一直堅持做好傳統中式餅,但偏偏就是這些最平凡的味道,令生隆成為區內知名餅家。「深水埗一帶雖然多餅舖,但各有特色,生隆是我父親創立,他以前也曾在餅家打工,後來出來開舖。開舖咁多年,我們幾乎只做傳統唐餅,花巧款式全都不做,連嫁女餅都不賣。」他續說:「坊間很多小餅店都賣超多款餅,如紅伶、黃伶、龍鳳餅及老婆餅等,但我們認為,小本經營的餅舖,款式一多,人手不夠,質素自然下降,所以我們只集中做餅類,最健康和最飽肚,而且售價夠平,所有街坊都食得起。」 愈簡單愈難造 在烹飪世界裡,最簡單的菜式往往最考工夫,唐餅也不例外,平凡如不包餡的光酥餅,師傅也要花上十多年時間,不斷練習才能做出上佳作品。「光酥餅是最難做的中式餅,過程中加入的臭粉,真的超臭,而且它不能加油和酵母,要等它天然發酵至幾倍大,需要20小時以上,而焗的過程也要一路看著爐火,按情況調校溫度,否則粉團便不能發大,成為正宗大大塊光酥餅。」小黃師傅笑言,唐餅是一種講求「正宗」、「傳統」的食物,小餅家之間的競爭,除了傳統餅,還有家鄉嘢,「不同餅家都有招牌餅,多數都是創業師傅的家鄉食品,但在招牌貨以外,大家都落力做好傳統餅,畢竟這裡是深水埗,要價廉又要物美,這才是王道。」 生隆餅家 地址:深水埗北河街68號 ■──老餅有段古──■ 在二千多年前的周代,唐餅已是常見的民間食品,一個個獨特的名稱,聽來相當逗趣,而背後亦流傳著多段有趣的民間故事。 ◢合桃酥 合桃酥本名應為「桃酥」,源自江西樂平市的小食,以麵粉、雞蛋及豬油製成。相傳唐元時期,景德周邊縣市的農民大部分任職陶工,其中一位將自家帶來的麵粉攪拌,直接放在窯爐上烘培進食。由於他患有咳嗽,需吃核桃止咳,因此在餅內加入核桃碎,成為了桃酥的雛形。後來許多人發現此法能延長乾糧保存期,但因為核桃味道苦澀,遂加入雞蛋、糖及鹽等調味,成為當地民間食品。 ◢雞仔餅 廣東四大名餅之一,相傳是清代咸豐年間,由廣州西關一戶姓伍的有錢人婢女小鳳所創。據說伍家某日有客人來訪,剛好主廚休假,小鳳便在茶樓「成珠樓」找來梅菜與五仁餅餡料,搓爛後加入用糖醃過的肥豬肉、鹽和香料等拌勻,再用餅皮包裹並捏成球狀,以慢火焗至鬆脆製成點心待客,得名「小鳳餅」。不過,這款餅後來是由成珠樓的造餅師傅發揚光大,他們將月餅研碎,混合豬肉等剩菜,再加南乳、胡椒粉及五香粉等調味料,成為大賣的「成珠小鳳餅」。據講正宗的小鳳餅與西樵大餅差不多大小,但後來不少人用類似月餅模的工具來造,不規則的餅模形狀,驟看似雛雞,因此改稱雞仔餅。 ◢芝麻餅 最廉價的唐餅種類之一,由於它的造法和材料簡單,只需麵粉、芝麻、糖、雞蛋及食用油便可製成,是歷史悠久的中國民間小食,亦因為它是各家各戶都會造的食品,因此來歷難以考究。 ◢光酥餅 傳統的光酥餅應該稱為「西樵大餅」,源自廣東佛山市南海區西樵鎮,跟現代光酥餅相比,它的體積較大,據說是籍貫南海的明朝宰相方獻夫所創,經過改良變成面積較小的「光酥餅」,但成分相同。而光酥餅的由來,傳說來自江蘇,名稱取其諧音,是當地母親為孩子上京考試準備的乾糧,由於其成分只有雞蛋、麵粉、奶和食用臭粉,不加油,不易變壞,而且麵粉含量高,可當正餐食用,是古人遠行必備乾糧之一。 ◢嚒囉酥 嚤囉酥又名「甘露酥」,相傳由三國時期位於東江的甘露寺所創,因劉備渡江時嘗過而聲名大噪。但當時的餡料只有糖、蓮蓉和核桃,後來民間加入蛋黃做餡。現代版的餡料更多樣,包括糖冬瓜蓉、蓮蓉、芝麻和椰絲等。 ◢缽仔糕 名稱來自其煮法——用缽仔蒸,來自廣東台山縣的糕點,起源於清代咸豐年間。現代的缽仔糕,多以白色陶瓷碗盛載,但小黃師傅指,正宗台山缽仔糕應該用缽仔(圖)來蒸,主要材料有黃糖、白糖、粘米粉及澄面,蒸煮需時,用缽仔既可縮減蒸的時間,亦因缽面較薄,受熱平均,口感亦較平均,他更指,台山人多用蔗糖來造,味道更香。 ◢牛耳朵、蛋散 唐餅中的小食類別,由廣東人所創,本來是中國人過年愛造的油炸應節小食,用麵粉和油來造,後來許多人當小食來吃,成為中式餅舖常見食品之一。  

2016-05-17

河南省位處中原,地理環境跟過去歷史同樣複雜。由於大部分土地都位於黃河中下游,每每發生澇災情況較多及嚴重,因此是歷代政府首要處理任務,不惜投入大量資源,確保這個全國重要棉糧產地(小麥、棉花和芝麻的產量居中國第一位)不受影響。然而,北部靠近太行山情況卻剛好相反,那處面對的乾旱問題非常嚴重,自明朝有紀錄以來,有長達400個旱年,發生104次自然災害,38次大旱,更出現5次人吃人的慘劇,影響遍達307個村莊。為免悲劇再次發生,51年前內地政府就開創了一項史無前例的奇蹟工程,為當地居民根治這個長期憂患。 文、圖:潘蔚能(www.facebook.com/poonwainang)     鳴謝:河南省旅遊局、香港中國旅行社 紅旗渠 打通太行山緩水荒 位於河南安陽市林州北部的紅旗渠風景區,是河南省重要景點之一,遊客千里迢迢來到這裡,就是為看這項險要工程。一般遊客到埗後,可以選擇從遊客中心開始至青年洞的一段渠道參觀,你可選擇坐機動小艇,以最快捷方式輕鬆方法暢遊。也可像筆者一樣,選擇以步行方式細看,只有你在峭壁與懸崖中穿插,才能想像到當時的居民,是怎樣懸吊在峽谷中劈開岩石,是如何艱辛把引水道挖出來。一步一步走下去,沿著水渠會經過一些景點如一線天、虎口崖等,也會見到地下有些用玻璃保護的石塊,細看之下是當年建築工人的名字,記名作實以保工程質量。 被喻為「人工天河」的紅旗渠,今日看似普通的人工引水道,但把時針撥回到上世紀六十年代,就正是一項「不可能完成的任務」。要知道當時計劃是從1,500公里外把山西的漳河引水到河南作灌溉之用,但中間就隔著巨大的太行山,所以要必先把這座大山劈開才可成事。不過,那些年中國物資匱乏,莫說重型機械,就連炸藥也欠缺,要在這個惡劣條件下展開工程,沒有甚麼可靠,就是憑集體意志,用人手加小量炸藥慢慢鑿開,最終削平了1,250座山頭,架設151座渡槽,開鑿211條隧道,花了近十年時間,將巨大的太行山打通了!從此解決旱災問題。時至今日,紅旗渠仍發揮重要作用,為廣大居民提供水源,聽說河南省政府最近有意把紅旗渠申請做世界文化遺產,不論最終成功與否,這個作為國家4A級景點絕對當之無愧。     紅山綠水雲台山  走過高山低谷 河南省地理西高東低,山巒起伏,有不少大自然獨特奇觀,離開太行山的紅旗渠之後,來到西北部的雲台山。這裡的地貌真的與別不同,像進入了另一個空間,一座座獨立圓錐山峰,由一間間的紅色沉積岩堆砌而成,群山環抱,與樹林的綠色形成強烈對比,加上生態價值極高,因此成為全球首批地質國家公園及首批國家5A級旅遊景區。而當地為了保護景區環境,都以電池車或巴士接載遊客,以減少廢氣及大量汽車造成的擠塞。 在區內眾多景點中,以紅石峽(又名溫盤峪)最著名,被譽為華夏第一奇峽,皆因這裡是典型的丹霞地貌,且地勢險要壯觀。據說此處形成於十幾億年前,更有地質專家在白龍潭發現了34億年前的鋯石,是目前地球上發現的最古老岩石。來到紅石峽在道路入口處,遠眺便看到像被斧頭劈開兩邊的懸崖,氣氛磅礡。走入峽谷之後,沿著斷層開鑿出來的山路行走,便會發現五步一溪,十步一瀑的風景,每過一個彎就出現一個風景,難怪又享有盆景峽谷的美名,絕對是一個謀殺記憶卡的好地方。暢遊全程2,000米的紅石峽,路線是不走回頭路的,遊覽時間大概需要一個半小時左右。大家注意要穿上防滑的鞋,因部分路段崎嶇而且濕滑,故此要小心跌倒。另外,最好不要在公眾假期、星期六或日這些遊客高峰期前往,以避過擠擁人潮。     迷你版 九寨溝、張家界 原名叫「小寨溝」的潭瀑峽,真的有點像四川九寨溝,山峰又像湖南張家界,天氣好時,湖水呈碧綠色,不少遊客在湖上體驗竹筏漂流,有人一邊划一邊欣賞景色,亦有人索性睡在竹筏上享受溫暖陽光。 暢遊潭瀑峽路程約兩公里左右,U字型峽谷不走回頭路,大約花一個多小時便能完成,十分輕鬆。入口處第一個景點叫獼猴谷,這裡是太行山猴子的聚居地,據說也是地球緯度最北的獼猴群。路過後就進入峽谷深處,果然是「三步一泉、五步一瀑、十步一潭」的景色,大大小小的瀑布盡在眼前,分布於峽內的各個水池,由於深淺不一,也造成不同的顏色,例如清漪池的水就是又黃又綠;另一個叫洗硯池,據說是書法家王羲之當年在此經常洗硯而令池水變黑,實際是池底有黑色水藻所致。不過,要數最受歡迎的景點,一定是不老泉,傳說泉水具延年益壽、青春不老之效,因此不少遊客到此都喝上幾口,或甚至注滿水樽帶回家享用。     拚體力登茱萸峰 考膽量走峭壁棧道 如果覺得紅石峽和潭瀑峽對你來說太「小兒科」,不妨再上一層樓,登上雲台上最高峰,海拔1,297.6米高的茱萸峰。要登山,需付出大量體力(當然你可請轎夫抬上山,分段收費),一步步踏上呈六、七十度角的階梯,直上頂峰的真武帝廟。若自問氣力不夠,可像筆者一樣,前去剛新開的峭壁棧道,這條棧道一段是用木造,另一段是用玻璃造,沿著山邊一直伸延出去,可謂觸目驚心。 遊玩一天過後,黃昏時大家可到雲台山中心大街,這裡非常熱鬧,有食店和紀念品商店,各式河南地道美食如驢肉、山藥餅(淮山)等均有售,好讓大家補充體力,休息過後,再繼續旅程。 實用資料 入境:香港居民持回鄉卡往返大陸 匯率:1人民幣約兌1.19港元 旅行團:鄭州、洛陽龍門石窟、雲台山風景區五天團,每位 $3,299 起,團號:SBC,網址:www.ctshk.com 河南省旅遊局網址:http://hnta.cn

2016-05-12

在香港野餐,似乎有點攞苦嚟辛!天氣又熱又焗又多蚊,自己未開餐,已經成為蚊子的大餐。偏偏在上星期六,西九海濱旁就出現衣香鬢影的野餐聚會。起源自法國的Le Dîner en Blanc原來已經悄悄地在香港舉行,更只限獲邀請者參與,吸引達八百多人,到底這個活動有多神秘呢? 文:Phoebe Yuen 圖:陳釗、朱古力 另類fine dining+chic picnic體驗 27年前,一位名為François Pasquier的法國人邀請了朋友參加他的chic picnic,各人因應「Dressed in white and elegant」的主題而悉心打扮,在戶外的草地上享用精緻的野餐。詎料這主意深受朋友歡迎,François就想,何不以將這概念推廣呢?Le dîner en Blanc因而誕生。過去27年,Le dîner en Blanc曾於巴黎鐵塔、巴黎聖母院、悉尼歌劇院及紐約曼哈頓公園等逾25個國家、超過70個城市的地標舉行,參與人數累計近30萬人。Giuliana和Betty就將此項全球受歡迎活動帶到香港,讓港人一起感受這另類的fine dining和chic picnic體驗。 參與Le dîner en Blanc,就需要遵守它的規則。直至活動舉行前的最後一刻,大家才知悉活動舉行地點,以保持神秘感。參加者必須身穿白色及高貴典雅的打扮,自備枱凳、全白的餐枱布置、食物及酒。假如沒有時間預備食物及酒的話,亦可預先在網上訂購,再在現場提取。不過,餐具和布置就一定要自己準備,亦必須按大會主題,不論男女一律穿上全白而華麗的服飾。「雖然沒有按規定穿上的話,我們都不會把他趕出去。但既然參與得Le dîner en Blanc,為何不全程投入其中呢?」Giuliana說。 Only by invitation 「由於參加者都是by referral,由曾參與過Le dîner en Blanc的朋友推薦方可參與,因此全部都是同一個friend zone,彼此都有共同朋友!」Giuliana說。當然,假如身邊未有朋友參與過此活動,他們亦會開放小量名額予等候名單上的人。正因為活動非開放予公眾,舉行日期和地點不明,分外神秘和顯赫,故吸引不少人慕名前往。現場有DJ及音樂,氣氛一片歡樂,猶如大型舞會般。「跟鄰座聊聊天,也許會發現他是你朋友的好友!」Giuliana建議。 本以為香港人一向嫌麻煩,抗拒提著一袋二袋狼狽奔走,怎會想到,現場每個人都乖乖帶齊野餐物品,自行布置用餐。參加者帶備了香薰蠟燭、鮮花、純白餐巾、枱布及裝飾,女士頭戴帽子、頭飾,甚至面具,水晶酒杯配上精美的搪瓷餐具,衣香鬢影。更有人帶備乳豬慶祝生日,甚有氣氛!當日設有最佳服飾及餐枱布置的比賽,因此每人都悉心準備,投入盛宴。令Betty意想不到的是,800多名參加者中,有多達八成人自備了食物。「Le dîner en Blanc是chic picnic,所預備的食物全都要放在精美的餐盤上享用,即使你帶的是三文治,也要講究擺盤。」來自法國的Sophie曾多次參與巴黎的Le dîner en Blanc,得悉香港也有此活動,二話不說邀請了近50名朋友一起報名:「太掛住Le dîner en Blanc了!香港終於也有,實在令人振奮!」她準備了數十款飾物布置,對最佳餐枱布置一獎似乎志在必得。「由於這是野餐,大家必須乖乖把帶來的物品拿走。」Betty補充。「不過,香港人幸福一點,只需將垃圾收拾好就有清潔工人運走垃圾。在外國,參加者是需要自己把垃圾帶走呢!」 香港的挑戰 Le dîner en Blanc本應在去年12月舉行,卻不幸遇上不尋常的大霧天氣,迫不得已將活動押後。單單在去年,已有其餘6個城市的活動需要改期或取消。Betty笑說:「我住在香港15年,從未遇過如此反常的天氣!」其實Giuliana和Betty早在兩年前計劃把Le dîner en Blanc引入香港,「我們都住在香港,又想參與Le dîner en Blanc,何不直接把活動帶過來呢!」Giuliana稱。她們用了一年時間向Le dîner en Blanc申請活動舉辦牌照,又花了半年時間與政府各部門交涉,領取各項相關娛樂活動牌照,過程繁瑣,需時良久。終於,在去年底落實舉行,偏偏遇上極端天氣而改期,當初也有點失望。惟活動不能一拖再拖,因此決定在5月再次舉行活動。「雖知5月已經開始踏入雨季,但我們不能讓期待已久的參加者失望,即使下雨,也有plan B,Party must go on!」為配合《噪音管制條例》,活動必須於晚上11時結束,對意猶未盡的party愛好者來說,這才是剛剛開始,皆因Giuliana和Betty在W酒店預備了一場免費的after party讓大家盡興。 香港舉辦的大型戶外活動,過往以音樂表演、市集和攤位遊戲為主,鮮有限制dress code的野餐活動。Giuliana和Betty決定每年都會在港舉行Le dîner en Blan。上周六的活動幸運地遇上了好天氣,陽光普照,間中吹來陣陣海風,十分舒適,但相對地仍算悶熱。吸取過今次的經驗,她們決定於明年秋季再和大家見面,「至少免卻下雨及大霧的風險。」  

2016-05-10

世上有些地方,天生「麗質」讓人艷羨不已——例如日本的京都,擁有深遠的歷史背景、充滿禪味的古剎建築、雅緻的料理文化,造就成為吸引來自全球各地旅客前來朝聖的古都名城。就連點點滴滴的清水,不但凝聚成一片水鄉美景,更能化成留在你我口腔之內,清雅芳香歷久不散的佳釀。 文、圖:李兆祥 鳴謝:月桂冠 來過京都很多次,卻從沒試過在櫻花滿開的好時辰造訪這古都,以為可以優雅地在粉紅色櫻花樹下漫步,但路面上人頭的密度一點都不比樹上綻放的花蕾數目遜色!猶幸有當地人引領,走到古都南面的伏見地區,讓我欣賞到不一樣的恬靜「花見」美景。 昔日內陸水路最大樞紐 伏見稻荷神社的千本鳥居,幾乎是所有遊玩京都旅客必到的打卡和自拍地點,原來從伏見稻荷站乘京阪本線南下到中書島,就會見到另一片寧謐水鄉風光,乘著「十石舟」小船穿梭於「濠川」和「宇治川派流」之間,兩岸有櫻花和垂柳夾道歡迎,不一會船兒就把我們送到跟宇治川相連的「三栖閘門」排水閘,此情此景,教我聯想到這裡恍似是歐陸運河區! 伏見早在奈良時代(公元710至794年)已經開始成為水路運輸的據點,之後的平安時代(公元794至1185年)更因周圍的好山好水好風光而成為皇室貴族的度假地,水上交通更見繁盛;直到近代,德川家康在京都伏見開展自己的幕府統治,開闢高瀬川把京都伏見和大阪的水路連結,讓伏見成為日本最大的內陸河川港口。眼前這個「三栖閘門」,正是在大正至昭和初年(1911至1929)設計和建造,充滿當時流行用於重要政府及公共機構的歐陸建築風格,可見上世紀初伏見依然是一個高度受關注的內陸水路交通樞紐。 歲月洗不掉的古雅酒香 今天的陸空交通運輸發達,內河水路的角色早蕩然無存,「三栖閘門」的出口亦早已壅塞,「宇治川派流」如今也只是一條觀光水道。不過,這裡的好山好水依然是伏見的重要經濟基石,因為伏見是日本有數的釀酒之都,「酒藏」(製酒廠)洋溢濃厚的酒鄉風情,清酒的芳醇不但滿足味覺,遊走古老的酒藏,亦可了解日本人的清酒文化,順道犒賞視覺的需要。 歷史學者亦發現早在彌生時代(公元前300年至公元300年間),伏見已經有釀酒活動的痕跡。釀造日本清酒,除了需要品質出眾的大米,亦需要大量優質的清水,而伏見正好就有這種條件:從附近桃山流到地下岩層的山水,經過淺層砂礫的天然過,湧到地面的「伏流水」,優良水質成為釀酒的不二之選。 在酒藏櫛比鱗次的伏見,最經常出現的名字要數「月桂冠」。它的名字之所以響噹噹,因為它是日本現存最古老的清酒酒莊,可追溯到寬永14年(1637年)建立的「笠置屋」酒業開始,代代相傳直到明治38年(1905年)才正式改名為月桂冠,喻意「勝利與光榮」。講到這兩點,月桂冠的確是日本商界中少見的企業。帶領我們參觀的年輕職員說:「小時候就已經聽說過明治天皇親自購入月桂冠的清酒飲用,到大正天皇嘉仁更把月桂冠納入皇室御用供應商名單上的事跡;入社後才了解到,這所有近四世紀歷史、從沒打算上市集資的私人企業,原來一直以來都是大倉家族所擁有,迄今已經傳到第14代了。」 四季釀造成突破關鍵 貴為「Les Hénokiens」(只限創業200年以上古老企業加盟的國際組織)成員之一的月桂冠,雖然已經是日本以及美國銷量最高的日本酒品牌,經常推陳出新,但依然堅守著不少傳統。「三百多年來大倉家堅持以伏見作為日本唯一的釀造地,因為他們堅信舊廠原址湧出的地下水『伏見名水』,就是月桂冠的命脈。」 我們走到由古老酒藏改建而成的「月桂冠大倉紀念館」參觀。原本以為這所「老古董」只不過是一個收藏6,000件以上藏品,被京都市政府指定為「有形民俗文化財產」,把古蹟活化的展覽館,不過入到館內發現,依然有員工用傳統古老方式進行洗米和蒸米等的釀酒工序,才知「老古董」原來「中看也中用」,依舊是一家小型釀酒廠。喝一口從地下水井抽出來的「伏見名水」,感覺水質甘美而且有陣說不出的淡香。導賞我們的職員說:「自古以來貴族們愛用伏見的地下水,有些在外面的地下水井如『御香水』,附近民眾都會拿著空樽來裝水回家煮食或沏茶,聽說會更美味!」 職員又說,以「月桂冠大倉紀念館」的規模和生產模式,只可以應付一些限量版清酒,例如遵從1637年開業時的配方釀成的「玉之泉大吟釀」,或者明治年間改名為月桂冠後在火車站前大力推廣的「連杯小瓶」復刻版「Retro Bottle吟釀酒」,真正讓月桂冠能夠得日本銷量第一的關鍵,在於上世紀六十年代成功研發「四季釀造」方式,配合於巨型廠房和自動化系統,讓磨米、蒸水、混入酒母和麴、發酵、榨取等工序,能夠在較少人手之下年中無休,四季都可以大量釀造清酒。「喝清酒,追求的是其新鮮度,傳統上酒藏只會在冬天開始釀酒,等到春夏季可飲用。如今因為月桂冠的帶起,許多大型生產商都一年四季釀酒,令整個清酒市場都活躍起來。」 細味限量手工歷史佳釀 在紀念館和現代化廠房參觀過清酒新舊釀造法之後,我們跑回紀念館內的試飲區品嘗「玉之泉大吟釀」和「Retro Bottle吟釀酒」。給我們斟酒的是來當義工、推廣伏見區觀光的居民,他細心地解釋:「玉之泉最好冷喝,舌頭會感到一份果香;Retro Bottle冷飲熱飲都可以,會飲出『辛口』的口味。」個人覺得,從包裝到味道Retro Bottle的確是「我杯酒」。 雖然眼見大家對限量復刻版很受落,不過原來清酒只佔日本所有酒類市場不足一成。「其實日本人最愛喝是由外國傳來的啤酒!」而面對近年紅白餐酒、威士忌等熱潮的挑戰,日本的清酒界也不怠慢,就如月桂冠近年積極拓展女性市場,以水果味清酒飲品、聯乘系列等作招徠,希望讓大家覺得清酒就如同今天的京都一樣,在守護傳統的同時能夠有體會到嶄新的一面。 伏見十石舟 地址:月桂冠大倉紀念館旁 費用:大人1,000日圓(約70港元);小童半價 官網:kyoto-fushimi-kanko.jp/news19.html 月桂冠大倉紀念館 地址:京都市伏見區南濱町247番地 門票:300日圓(約21港元)。 官網:www.gekkeikan.co.jp/china-tw/products/museum/index.html 實用資料 簽證:特區護照或BNO均毋須簽證 航班:樂桃航空(Peach Aviation)每天香港往返大阪關西機場,單程票價398港元起,查詢:www.flypeach.com/hk 匯率:100日圓約兌7.2港元 交通資料:由大阪淀屋橋乘「京阪本線」往「中書島」站或「伏見桃山」站下車

2016-05-05

不少人喜歡收藏瓷器,我亦不例外。我是一名餐具控, 一旦心愛的餐具和瓷器崩了一角,就如心裡也崩了一角般,悶悶不樂得茶飯不思。 美國藝術家Juliet Ames卻有能力將帶有缺陷的瓷器,重新變成一件新的藝術品或首飾,為它賦予新生命。 文:Phoebe Yuen   圖:Chocolate   場地提供:始創中心 Breaking art 破爛的東西並非一文不值,不一定要送往堆填區。尤其有紀念價值的瓷器或餐具,不論是不小心把它打破或用久了有所耗損,我都不捨得棄掉。雖是食之無味,但實在是棄之可惜,我總會想盡辦法修補,就算不能再用,總得要它「完完整整」。假如它已粉身碎骨,我亦會把碎片用布小心包好,以作留念。美國瓷藝家Juliet Ames正擅長把碎片重生,化身獨一無二的藝術品,延續瓷器的生命。她的第一件作品,就是用瓷器碎片拼貼而成的信箱。「我在二手店發現了很多懷舊的瓷碟,看起來一點也不起眼,更有點老套。但想深一層,將不同瓷碟的圖案拼湊在一起,效果應該不錯!」她把二手瓷碟帶回家,狠狠地把它們摔破,再挑出圖案獨特的碎片,製作成第一件reborn的broken Plate作品。她從來都沒有想過這作品如此受歡迎,這亦驅使她成立了The Broken Plate Pendant Co.,製作以瓷碟碎片打磨的首飾和藝術品外,亦會為客人將家傳之寶和具紀念價值的瓷器變成飾品。對Juliet來說,每次把瓷器摔破,那擲地有聲、清脆而利落的碎裂聲絕非破壞。「能夠將本來平平無奇的東西變成另一件作品,是十分有趣的藝術,亦是另類再生環保概念。你知道嗎,每天在廚房也有很多意外發生呢!」 Reborn 舊的不去,新的又怎會來?未必!將舊的東西重新包裝,帶來的新鮮感,不比新的遜色。我十分欣賞Juliet的創作,本著break and reborn的概念,十多年來「救」回了過千件瓷器,重生的作品更達數千件。以製作碎片飾物為例,步驟雖然並不繁複,但Juliet一星期只會製作約40件的首飾,因為每件作品均須精挑細選出獨一無二的部分,突出瓷器本身的特色,亦要考慮配戴者的需要,絕不馬虎。來找她「救亡」或「重生」的客源很廣泛,有乖孫造來送給外婆的,也有新人訂造給伴娘和姊妹的。令她印象最深刻的,是來自加州的客人。「有一個住在加州的家庭,把從東部運來一整箱瓷器交給我。這些都是他們已去世的家人所喜愛的瓷器,可惜在運送過程中撞碎了,無一倖免。他們希望將碎片改造成扣針,時刻放在身邊,紀念亡者。」 她強調重生,不建議大家將新的瓷器刻意打碎來再造,這亦非她創作的原意。Juliet亦喜歡懷舊,經常到二手店尋寶,由於買慣買熟,有些店主更直接轉贈久久無人問津的瓷碟,這些正好成為她的創作靈感。「Granny年代的東西,的確沒有市場。不過仔細一看,你會發現它的質素和圖案其實不錯,不致於浪費呢!」她習慣在首飾邊緣掃上氧化劑營造生銹的效果,貫徹懷舊風格。     Ideas 最近,Juliet將時間都投放在創作新的碎片瓷畫上。首個瓷畫系列以動物為創作靈感,作品有馬、鹿、公雞、恐龍和魚等,取材自十多隻瓷碟。碎片本來是凌亂而不完整的,整理過後,卻意外地湊成亂中有序的藝術品。看著瓷畫,不知為何有種心緒安寧、和諧而安慰的感覺,很神奇!「隨意按喜好剪出碎片,拼拼貼貼,就如砌砌圖般,很有趣!」這次來香港,抬頭盡是摩天大樓,亦啟發了她下一個瓷畫系列。「我打算以此作主題創作新的瓷畫。」第一次來香港,她就懂得到街市尋寶,買了不少具有中國,甚至是香港本土特色的瓷器,印滿繁體字的碗當然是她的囊中物。她以印有「四季平安」的碗製成頸鏈,把平安送贈他人,除了更顯心思,更添一份祝福。 Juliet有一個8歲大的兒子,不時在她的studio幫手揀選圖案和剪裁碎片,在被藝術包圍著的環境下長大,她相信兒子未來會和她一樣熱愛藝術,甚至繼承她的The Broken Plate Pendant Co.。 於始創中心消費滿$200,便可於母親節當日(8日)參加免費工作坊,製作獨一無二的再生瓷藝首飾。 詳情:2399 6392

2016-05-03

你對日本岡山縣認識幾多?這個覆蓋七千多平方公里、約200萬人口的管轄區內,對香港人來說一直很陌生。前年到訪岡山縣的香港人只得5,000,去年升至9,000,增幅雖達90%,但還是太少。不過,岡山縣願意主動出擊,跟香港航空達成合作協議,由3月尾開始,香港航空正式開通每天一班往來香港至岡山的直航服務,相信今年香港人前往當地的人數必定幾十倍跳,要吃岡山的白桃和葡萄,因直航而直接了當許多。 文、圖:陳俊偉(www.chan-wai.com)    鳴謝:岡山縣 桃是故鄉甜 岡山縣因「桃太郎」的故鄉而知名全國,其蜜桃亦很自然地成為岡山名物。每年6月至9月,是岡山桃的季節,「花嫁」、「白鳳」、「清水白桃」、「岡山夢白桃」、「白麗」和「黄金桃」,分別在不同時期現身。 說到底,全世界的桃,都是源自同一家族──中國,早在3,000年前的古籍,已記載桃是歷代皇帝的心頭愛。後來慢慢傳到亞洲周邊地區,再經波斯傳到西域國家。時至今天,亞洲各地主要盛產白肉桃,歐洲、澳洲和北美洲偏向出產黃色果肉而較酸的品種。只是來到現代,無論桃是中國的或是波斯的,都不及日本桃搶手,似乎任何事物落在日本人手上,都可提升為藝術層面。 芸芸岡山桃類之中,最具人氣的似乎仍是7月下旬至8月上旬的清水白桃,奶白色的果皮泛起緋緋的紅粉,儼如初戀中的少女;一刀切下,芳香立即撲鼻而來,汁液同時不斷流出,入口更覺甜美多汁。吃後,身體有陣清爽涼快之感,而且精神抖擻起來,不愧是最時令的水果,吸收了大地最豐富的養分,真是天上人間的享受。 岡山縣既是清水白桃的發祥地,也是全日本最大出產地,栽培面積約243公頃,生產量達2,280噸。季節一到,鄉郊四處都是「桃花園」,不少更歡迎外界遊客參觀,只要付上一個價錢,就可在園內採摘熟桃。     可到桃蘼就葡萄 若果大家夏天不能成行,注定錯過岡山蜜桃的季度,除了可到當地超市,購買全年365日候駕的岡山白桃咖喱和啫喱,或可考慮把視線轉移到葡萄,皆因夏天至10月底是日本葡萄盛產期,作為葡萄一大產區的岡山縣,四處湧現各種葡萄和葡萄副產品。 想到日本葡萄,大家自會聯想起「巨峰」,岡山縣也有類似的黑皮葡萄,其中一款叫做New Pione無核葡萄,完全迎合不擅長或不愛吐核的為食懶精。曾見過有人把New Pione叫作「無核巨峰」,其實是巨峰與另一種歐洲葡萄Cannon Hall Muscat的混種,看在岡山人眼中,是獨立於巨峰的「另一品種」,價錢比巨峰還要昂貴,體積比巨峰更大顆,味道亦多一點香甜,少一點酒味,但同樣多汁,兼同是slip-skin品種,即是果肉和果皮很容易分離,享用時通常吃肉不吃皮。 除了黑皮葡萄,也不要忽略青皮品種,被稱作「葡萄之后」(Queen of Grape)的亞歷山大青葡萄(Muscat of Alexandria),源自北非或埃及地區,專家認定是最古老而未經調校的葡萄品種之一,及後開枝散葉,在世界各地廣泛用作釀酒和製成提子乾。本來並不矜貴的品種,於十九世紀從美國輸進日本,經過逾百年的改良,竟然成為日本葡萄界的產量型「一姐」,更是岡山縣最具代表的葡萄。跟著名日本葡萄如巨峰或New Pione一樣,這款青提都是大大粒,汁液既甜亦旺盛,但不是slip-skin品種,皮肉較難分離,通常皮肉一起吃掉,反正農民常強調最美味的部分在於皮與肉之間。若正值葡萄季節,大家一定不要錯過。     倉敷之江戶時代 離開蜜桃園與葡萄園,從岡山市乘搭JR,轉眼便抵達倉敷市,兩地雖然相隔廿分鐘車程,人間風景卻相差了好幾百年。 倉敷的美,在於歷史,喚作倉敷美觀地區的古城,真的很令人迷醉,昔日用來送遞貨物的石垣運河,現在變了楊柳飄然的倉敷川,憑著10座青石拱橋,遊人可穿梭兩岸,參觀大原美術館、倉敷民藝館、日本鄉土玩具館、桃太郎機關博物館等景點。 花些少費用,坐上傳統木船,讓老船夫撐桿,徐徐遊盪於水道,慢節奏地欣賞兩岸景色,全程約20分鐘,足見是非常遊客,是否太過Cliché?其實不必太過質疑,姑且放下身段關掉腦袋,全情投入這個小小活動,在老船夫指引之下,在船上乖乖的找個位置,戴上船家席帽徐徐出發。 果然,旅程其實比想像中更舒服更寫意,在藍天、綠樹與清水之間,你會不期然放鬆起來,或會像我一樣,向夾道步行的大人小孩揮手打招呼,跟流露著艷羨目光的老外遊客拋飛吻,似是相當肉麻,卻使你情難自禁。平日怎樣自恃清高脫俗,去到某些特定時刻和環境,自不然放下戒備,倉敷就有這種特殊魅力。   鷲羽山但不是展望台 稍為遠距倉敷的古城,驅車來到鷲羽山展望台,這可說是觀看瀨戶大橋日出日落的最熱門景點,當夜幕低垂時,瀨戶大橋的橋身會亮燈,景色更見醉人,在這裡一邊欣賞夜色,一邊與愛人擁抱和熱吻,簡直是人生贏家享受……不過,如果你是公共交通使用者,你注定要失敗,因為這裡的交通不算很方便,不管是搭乘一般巴士或者鷲羽山夕景鑑賞巴士,都無法停留到很晚才下山,較好的方法當然是自行駕車,但更好的妙法是入住附近的鷲羽山吹上温泉鷲羽高原飯店,其露天風呂可讓你一邊泡著溫水一邊獨佔遼闊的瀨戶大橋景觀。 這溫泉酒店不算太豪華,晚餐有會席料理也有自助餐──不必要對自助餐咀藐藐,儘管賣相不及會席料理的精緻細膩,但食材還是很不錯,岡山牛肉、岡山海鮮、岡山水果都一一俱備,岡山的美味源源奉上。 info 簽證:持特區護照及BNO者毋須簽證 機票:香港航空提供每天1班往來香港至岡山的直航服務。岡山航線的開通亦成了香港航空第6個日本航點,結合每周14班的沖繩航線、每周5班的札幌航線、每周3班的鹿兒島航線,以及每周各2班的宮崎和熊本航線。有關詳情及訂票方法,可登入官方網頁 www.hkairlines.com。 鷲羽山吹上温泉鷲羽高原飯店 網址:www.hailand.co.jp 岡山縣官方觀光導覽資料 網址:www.okayama-japan.jp/tw

2016-05-03

每逢周日,港島區尤其皇后像廣場、維園一帶,總有成千上萬外傭姐姐徘徊街頭,她們大多在唱歌、閒談甚至聚餐,但茫茫人海中,卻有一群愛閱讀、寫作的文青「姐姐」,默默地在嘈吵聲中看著書,沉思著人生價值。 文:Wing  圖:莊振邦、 部分由Para Site Gallery及受訪者提供 由印尼藝術團體「KUNCI Cultural Studies Center」(KUNCI)與香港印尼外傭社群合辦的「香港外傭社群計劃」(A Room of Their Own),去年起開始推行,連同本地藝術中心Para Site Gallery舉辦了一系列以外傭公餘生活為主題的活動,當中包括近月正舉行、利用跨媒體藝術品呈現移民勞工問題及傭工生活的《工餘》(Afterwork)展覽,不過,展覽主角並非藝術家,反而是推出《工餘》文集的一群「工餘讀書會」(Klub Bacaan Selepas Kerja)成員。「工餘讀書會」是外傭社群計劃活動之一,主要活動為定期舉辦讀書會,讓成員可一同閱讀文學作品,而《工》則集結她們讀過的文章,以及讀書會成員作品的文集。為此書撰文的印傭,當中不乏已推出個人作品的出道作家,同時亦有新手的文青姐姐,雖然她們的文字不如名家華麗,卻令寫作變得別具意義。 Arista Devi~來港工作8年,曾於多本印尼刊物發表詩文、短篇故事及評論,同時為本地印傭刊物《Voice of Migrants》撰寫文章,2012年首次出版個人作品《Empat Musim Bauhinia Ungu》。 現年35歲的Arista,一身紫色服飾,即使素未謀面都能找到她的身影,全因其刊載於《工餘》的文章名為〈紫色證言〉。她是讀書會的活躍分子,同時亦擔當「大家姐」的角色,希望藉同鄉的遭遇喚醒傭工自強不息的精神,「在Erwiana被虐打事件前,早已見過很多同類個案受害者,但我寫〈紫色證言〉,不是要責難香港僱主。本地不時發生傭工自殺案,其實警察不太會跟進或查明原因,曾經有新聞報道指,一位自殺傭工生前曾向丈夫透露唔開心,相信是壓力太大所致。」眼見同行遇到情緒問題,Arista坦言很想幫忙卻又無能為力,但最重要是「預防勝於治療」,而學習紓壓就是當前之急。她指,大部分僱主不喜歡傭工做「低頭族」,因此她選擇透過看書來減壓,而持之以恆的閱讀習慣,令Arista於2012年成功出版個人文集,達成了作家夢。「我希望同工都能愛上寫作或閱讀,但本地書籍大部分只有英文版,奈何許多印傭只懂印尼文,而我懂英語和廣東話,可在讀書會上讀書給她們聽,既可鼓勵大家藉閱讀減壓,亦可增進知識,即使視作朋友聚會亦無妨,聊天也是減壓方法之一。」 「她結結巴巴在令人心碎的嗚咽中可憐地呻吟著。我想要抹去她的淚水,但那是突然的。且她肯定會拒絕。如果她想擦乾她的淚水,一條小手絹或許會更有用。」 節錄自《工餘》〈紫色證言〉 Aiyu Nara~1984年出生的本地印傭,2013年加入印傭工會並積極參與傭工閱讀活動,部分評論及詩集曾刊於多本書籍。 周日的維多利亞公園,熙熙攘攘的都是外傭,來港工作多年的Aiyu指,她們都稱那裡為「爪哇村」(Javanese village),而她亦是周日常客之一,但當其他人在野餐和唱歌時,她卻在低頭看書。「在移民工的世界裡,書本其實很重要,是我們唯一的知識來源。」據指,現時仍有不少傭工不了解香港勞工法例,而她認為,主因是傭工的閱讀習慣並不普及,「我早年在台灣工作時,當地政府出版過不少供免費取閱、關於勞工法例的書籍,但都因為沒有人看而變成廢紙,這就是因為傭工沒有閱讀習慣,才會錯失認識自身權利的機會。」Aiyu之所以在《工餘》中撰寫〈維多利亞那公園邊的安靜圖書館〉(Quaite Library on the Edge of Victoria Park),為的就是呼籲傭工跟她借書閱讀,「很多印傭都認為,看書是聰明人和讀書人的專利,因而令我下決心進行『行動圖書館計劃』。」每逢周日,Aiyu會帶著放滿書籍的行李箱坐在維多利亞公園內,希望有意讀書的人來跟她要書,可惜至目前為止,參與人數仍寥寥可數,「主因是公園的警衛不准我打開行李箱,因為這等同非法擺賣,正因如此,計劃參與人數比預期中少很多很多,但我會堅持下去。雖然讀書未必能直接解決生活上的困難,但它有助啟迪思維,一生受用。」 「許多移民工在工作環境中受到身體和語言的凌虐,但多半只能消極的任由命運擺布,因為恐懼早已麻痺了他們。這種恐懼必須終結。該怎麼做呢?閱讀就是方法之一。」 節錄自《工餘》〈維多利亞那公園邊的安靜圖書館〉   Terenia Puspita~原名Reni Puspitasari,2012年來港工作,熱愛閱讀,目前於香港公開大學英國文學系進修。 現年26歲的Terenia,是讀書會中年紀較小的成員,卻又是最硬朗、堅強和獨立的一位,「在香港工作的傭工,大部分都是女性,我們固然無法認識同鄉男朋友,同時又很難認識香港男生,這是無法改變的事實,所以很討厭人問我為甚麼還是單身。」Terenia在《工餘》中的文章〈溫室秀〉(The Greenhouse Show)中,以一位在父母庇蔭下成長的女孩為主角,她指,用意在於暗諷現代女性都活在別人的期望之下,「有哪個女人不想結婚?但未找到合適的人,又何必急於一時?而且,婚姻不是女性唯一出路,我們應該有自己的世界,如工作和朋友等。」時下不少外傭都以儲錢返鄉嫁人為目標,但Terenia卻把錢耗費於進修課程上,「我相信知識改變命運,作為女性,更應利用它開創自己的事業和人生。其實女性獨立主義由來已久,或者長輩覺得,我這個歲數還未嫁,看來是嫁唔出,但我不在乎,因為我不想活在別人的標準下,為自己而活才是我的夢想,所有女性都應該有這個夢,希望我的文字能夠讓大家勇敢一點,夢想,其實離我們不遠。」 「至少工作時我可以嘗試許多新事物,在這個據說隨時間不斷擴張的宇宙中,展現我的存在感。」 節錄自《工餘》〈溫室秀〉 Afterwork展覽 即日至本月29日(逢周三至周日中午12時至晚上7時) 地址:Para Site Gallery (鰂魚涌英皇道677號榮華工業大廈22樓) 查詢:www.para-site.org.hk      

2016-04-26

在一望無際的澳洲北領地沙漠,旅遊的行程既充實亦多變化。我在烏魯魯國家公園,每日行程由天未光便正式開始,中間可以有不同節目直落到晚上11點才結束。最近這範圍更加放置了由著名藝術家Bruce Munro創作的Field of Light(原野星光),為這個世界遺產朝聖添上了前所未有的藝術氣息。 文、圖:Henry Lo(www.facebook.com/travel.foto) 鳴謝:Tourism Australia澳洲旅遊局     由澳洲悉尼轉機到Ayers Rock機場,在準備降落前的半空,已經可以俯瞰整個烏魯魯(Uluru)岩石全景,因此飛機的窗口位成為了旅客必爭之地。烏魯魯是地球上最大的孤立岩,也是澳洲最古老的岩石,圓周長10公里,高度接近350米,即是大約有100層樓高;矗立在遼闊的沙漠上,遠遠都是理想的觀賞範圍。 被英國BBC評為人生一定要去的50個地方之一,早年的日本電影《在世界中心呼喚愛》也選中了這裡為核心拍攝場地,澳洲烏魯魯現時是世界著名的文化和自然遺產。這片沙漠的土地蘊含大量鐵質,原本土壤是藍靛色,經過氧化之後,泥土呈現了一片赤紅,而烏魯魯正好位於整個澳洲中心的位置,就像是澳洲赤紅又有活力的心臟一般,發放著一股動力和吸引力。     燈光藝術 完美畫面鐵三角 由今年3底開始至明年的3月31日,原野星光(Field of Light)將會進駐這個國家公園,相信今年有更多遊客會慕名而來了。有人將原野星光裝置的設計原理,和南韓東大門的LED玫瑰花海作比較,不過,當遊客置身現場,便會感受到兩者的分別。原野星光的設計重點,是用投射器透過光纖將光線把小圓球照亮;大多數旅客的行程,都安排在遼闊的曠野上面,以烏魯魯岩石做背景,遠距離欣賞這些色彩變化的點點燈光。如今藝術的裝置、莊嚴的烏魯魯及赤紅沙漠的日出日落,正正組成了完美畫面的鐵三角。 原野星光的創作人是國際裝置藝術大師Bruce Munro,他謂約10年前已經有原野星光這個藝術構思,可惜多年來都糾結於一些技術問題而未能成事,例如在欠缺電力供應的地方維持整個計劃,以及運用甚麼物料去製造發亮的部分,經過多年摸索,他決定利用太陽能及可以環保再用的纖維物料去實現整個計劃。   澳洲北部日光很充足,隨著四季交替及氣候的變化,會為這個遼闊區域帶來不同的動人風光,在一天中不同的時間和不同的氣候條件下,烏魯魯也會呈現不同的變化。這正是很多遊客要逗留多一、兩天,要從一天的不同時段去遊覽整個生態園區的原因。Bruce Munro也承認,花了一、兩年時間去消化這個計劃範圍附近的光線變化,才決定整個裝置的設計細節,最後採用發光的光纖線設計;因為他認為所有藝術都關於光線,而光線就等於他的畫筆,這些顏色會不斷變動的閃亮光纖網絡,在澳洲原住人認為最神聖的大岩石面前,繪畫出一幅經典作品。 在漆黑之中發光及變色,是這項計劃的第一亮點,能夠穿梭於光纖的網絡中央,也許就是神來之筆。晚上時分,這裡的氣溫相對變得清涼,難得可以在沙漠中央自由走動,50,000個發亮的光球及光纖網絡在漆黑中為遊客引路,於錯綜複雜的脈絡中穿梭。遊客也可以參加原野星光晚宴(A Night at Field of Night),嘗試一下在沙漠中央,點點燈光面前,和來自世界各地的遊客共晉晚餐,寫下一次難忘的經歷。     禁忌源於尊重 烏魯魯現時有兩個流通名字,一個是一萬年前原住民對它的稱呼「Uluru」,而 「Ayers Rock」則是大約百多年前,白人來到這個地區時對這塊大岩石的稱號。如今旅遊當局及澳洲人都非常尊重原住民阿南古族(Anangu)的生活,以及他們對烏魯魯的信仰及禁忌。出發前我被多次提醒,烏魯魯北面有不少部分是嚴禁拍攝,大石最近的步行徑旁附近亦掛上不少「禁止攝影」的告示。我更被要求申請工作簽證,確保我明白拍攝的禁忌及商業用途上的限制,因此我也要非常尊重的付上165澳元工作簽證費了。 這個地區全名就是「烏魯魯——加他茱達國家公園(Uluru-Kata Tjuta National Park)」,是聯合國教科文組織(UNESCO)認定的世界文化和自然雙遺產。公園入面的另一個名字加他茱達(Kata Tjuta),也是烏魯魯傳統主人阿南古人的神聖之地。加他茱達位於烏魯魯以西約32公里,由36塊圓頂巨石組成,佔地3,500公頃,最高的奧加山脈有546米高。這些屹立在浩瀚沙漠之上的巨石群,相對於一體而成的烏魯魯,又是另一份雄偉壯麗。   在一個當地導賞團帶領之下,導遊美女Fiona細心的用紅色泥土做畫板,樹枝做畫筆,石頭做道具,去解釋巨石群的形成。早在5億年前,這片土地本身有一些高山低谷,加他茱達的泥土成分本來就在高山之上,後來經超長時間地質變動,高山的土壤一層一層的流向山谷,逐漸形成一塊遼闊的沉積平原。到3億年前,地殼再次發生巨變,將這些巨形沉積石從地面擠壓出來,經過數百萬年風雨的侵蝕後,再分裂並形成多塊巨石,逐漸矗立在澳洲北部這塊紅色沙漠之上。 我們花了大約30分鐘走進巨石群的狹縫之中,發現一個和烏魯魯一樣的特點,就是這些岩石群底部都形成了一些小谷,把雨水儲起形成水潭,成為了該區重要的水源,也許這個就是原住民崇拜大石的其中一個原因吧! 實用 資料 簽證:持特區護照可登入www.eta.immi.gov.au/ETA/etas.jsp自行申請電子簽證,費用20澳元。 天氣:澳洲北領地早午晚溫差很大,也不時有雨,必須準備防曬衣物、雨具及水壺。 網址:www.environment.gov.au/parks/uluru  

2016-04-19

世事多變,旅遊歐洲,好像變成一大忌諱,至少航空公司也意識到,推出大量便宜優惠,分明在跪求各位登機,完全是要錢不要貨。 不過,並非處處草木皆兵,至少大概不會誅連蘇格蘭的首府愛丁堡(Edinburgh)吧,它一向與世無爭,只令人想起一年一度的愛丁堡藝術節,或者2004年獲選為聯合國教科文組織首個「文學之都」。其實愛丁堡的飲食亦非常出色,單是皇家大道(The Royal Mile)伸延的下半部分街道Canongate,就已經令飲食愛好者非常心滿意足,毋須加冕也快活得像皇帝……想到這裡,就立即要上網找機票了。 撰文、攝影:陳俊偉 (www.chan-wai.com) 傲慢、野蠻與偏見 有一種看法,叫做偏見,未看過的電影要先批鬥,未聽取的意見要先抗拒,未埋堆的要先趕絕,未吃過的東西要先討厭。 蘇格蘭的美食,大概是國際偏見的受害者,不少旅客從未嘗過,便先得出「只不過係好悶好難食嘅老套英國菜」的結論,然後由內而外地去嫌棄、從上至下地咀藐藐,至於真相是怎樣,都不打算去了解,畢竟我們已進入「相信嘅就會見到證據」的年代,一方面心態傲慢,另一方面思維野蠻,不是人人願意腳踏實地活看個清楚。 蘇格蘭的美食有多好味,我試過,我真係食過。多得當地山明水秀空氣清淨又無污染,造就了大量新鮮優質的食材,魚、肉、蔬、果皆是世界級水平,只需配合簡單與合適的調味,便可構成色、香、味俱全的佳餚,與其誣告它是老套英國菜,不如說它近似澳洲菜及新西蘭菜的氣質。 當然,要一次過享用蘇格蘭精選美食,愛丁堡是最好不過的地點,勝在人口夠多店舖集中,至於要跑進那幾間店,你大可以自己Google一下,也可省時省力參加由Eat Walk Edinburgh公司主辦的Canongate Brunch Tour,讓識途老馬帶你暢遊美酒美食的Canongate大道,所到之處包括餐廳、酒吧及零售店,覆蓋了蘇格蘭土產美食、啤酒以至威士忌,還可與店舖食肆的老闆和廚師交流閒聊,順道一睹大道內外的建築特色與名勝景點。   蘇格蘭美食集大成 某個早上10時,參加者在High Street的Radisson Blu酒店集合,原來第一站就是在酒店內的其中一間餐廳Itchycoo Bar & Kitchen,先享用一杯極之新鮮的Bloody Mary,再品嘗多款精美小食,包括蘇格蘭人最引以自豪的傳統Haggis。Haggis以羊的內臟為主要食材,一般包括羊心、羊腸、羊肝及羊肺,混以洋葱、燕麥、羊脂、香科及調味料等配合,放入真正的羊胃,再經烹煮便成。在很多的隆重晚餐,主人家都愛以Haggis款待貴賓,享用前還進行傳統的儀式。不過在Itchycoo Bar & Kitchen所品嘗到的是「現代版本」,把Haggis當作肉碎置於酥皮盒內,作為派對中的canope小食也不錯。 後來前往食品店Cranachan and Crowdie,出售的全是由蘇格蘭土產食材製成的產品,包括招牌的蘇格蘭煙三文魚、煙燻鹿肉、精選芝士、廿多款燕麥餅(oatcake)與及花多眼亂的醬料等,可說是一次過飽嘗了蘇格蘭美食的大成。接著有幸認識了一些傳統風格酒吧如The World’s End,感受愛丁堡式摸酒杯底的氣氛,以及到訪1949年開業的The Fudge House,試試由工匠手製的多款庶民糖果。 然後我們轉一轉風格,來到Hemma(瑞典語解作home),單看名字已知是北歐餐廳,充滿瑞典式光潔利落的時尚風格,完全擺脫了傳統蘇格蘭民族風采,只不過骨子裡還是極之蘇格蘭,因為店舖提供的北歐典型開胃拼盤smörgåsbord platters,均是以蘇格蘭地道的食材如三文魚、芝士、豬肉、醃菜組合而成,跟瑞典的清鮮簡潔飲食態度十分合拍,Bingo! 最終站是典型蘇格蘭酒吧Holyrood 9a,以家常製作的漢堡包,配合一杯白啤酒與一杯黑啤酒,由於漢堡包的口味屬無添加,沒有像平日常見的商業化、工業化漢堡包一樣充斥著大量化學調味,所以吃後味蕾相當舒服,配上味道清鮮的手工啤酒簡直近乎完美,為Brunch Tour劃上完整的句號。     最古老獨立裝瓶廠 Canongate大道上有多家個性店舖,其中最閃亮──至少一定逃不過劉伶法眼的──是Cadenhead’s,它是蘇格蘭史上最古老的獨立裝瓶廠(independent bottlers),早於1872年已開業。 眾所周知,全球威士忌市場都是由某些大財團領導,大廠牌推出的威士忌就算說到有多出色,也是要把各個蒸餾廠得出的酒液調合,以達至每瓶劃一的口味和色澤。在許多年前,那些蒸餾廠都是由獨立而個別的家庭擁有,家家都是小資本經營,而應運而生的就是獨立裝瓶廠,他們替蒸餾廠將熟成後的威士忌裝瓶及出售,Cadenhead’s正是在維多利亞時代誕生。 二十世紀中期開始,威士忌走向下坡,公眾對威士忌失去興趣,蒸餾廠紛紛倒閉,獨立裝瓶廠行業亦見式微,Cadenhead’s是當時能捱過逆境、繼續營運下去的極少數之一。及至近年威士忌在世界各地大肆流行,蒸餾廠又開始回復光輝,新的威士忌公司紛紛冒起,有些根本未有在裝瓶工序上做好監控,只曉得編造一些歷史故事,Cadenhead’s卻冷眼旁觀,堅持維持百多年來的一貫做法,保證所出售的一桶一桶原酒,在裝瓶過程中不作冷凝過濾(chill-filtered)、不加添額外色澤、不含人造化學元素,酒精濃度雖高,但保留了麥芽原始而強烈的風味,還留下了每一桶威士忌的個別性格與色澤,加上擁有品種豐富的原酒庫房,以及百多年累積的商號信譽,使Cadenhead’s成為威士忌飲家不可不去的朝聖地方,很多評論家更認為,Cadenhead’s是將單一桶裝原酒推廣到全世界的第一功臣。 進入店內,除了可找到非常名貴的陳年罕有老酒,也可購得價廉物美的即叫即裝原桶酒液。跟資深的店員聊天,更學到不少平日鮮有聽聞的行內人知識,有得飲、有得學,絕對是一次收穫甚豐的經驗,雖然離開Canongate大道之時,我的腳步有點浮浮身體有些搖晃…… info Cadenhead’s 網址:www.wmcadenhead.com Eat Walk Edinburgh - Canongate Brunch Tour 網址:www.eatwalkedinburgh.co.uk/canongate.html VisitScotland蘇格蘭旅遊局 網址:www.visitscotland.com 實用 資料 簽證:持特區護照及BNO者毋須簽證 機票:乘搭卡塔爾航空由香港往返愛丁堡,於去年才隆重開幕的多哈全新的哈馬德國際機場(Hamad International Airport,簡稱HIA)轉機,順道看看卡塔爾航空的Al Mourjan商務艙貴賓室。該室佔地1萬平方米、面積相當於10個奧運標準泳池的空間,共分為上、下兩層,以水晶燈、旋轉樓梯及105平方米巨大水池連貫,豪華高貴得像五星級度假酒店。 網址:www.qatarairways.com/hk/en/homepage.page  

2016-04-14

在去年書展熱賣的填色本──由英國著名插畫家Johanna Basford創作的《Secret Garden》,掀起全球文青填色熱潮,令過去流行於歐美的填色娛樂,逐漸蔓延至亞洲,而這股熱潮更令多位年輕亞洲插畫師逐一彈起,其中一位就是粉絲遍及歐美的南韓暢銷繪本作家Daria(宋智惠)。 文:Wing  圖:莊振邦、部分由受訪者提供 場地提供:旺角始創中心 Daria's profile 現職南韓Kaywon藝術學校教師,畢業於韓國梨花女子大學及東大研究所,主修纖維藝術。曾於韓國趨勢美術大展榮獲金賞、特賞的她,先後出版3本填色本,包括:《the time garden》、《the time chamber》及《The Present》,作品被翻譯成超過17個國家版本,是南韓最暢銷繪本作家之一。 「現在市面上有很多不同類型的填色本,每位作家的創作靈感都很不同,而我則啟發自童年回憶。」Daria去年初首次出版個人繪本,包括《the time garden》、《the time chamber》及新作《The Present》,其一系列作品均以一位小女孩的故事串連,而這位女孩正正就是她本人,「童年時,我在美國居住了一段時間,因為爸爸工作很忙碌,時常要到不同國家公幹,所以,我小時候的玩具,大多是他從國外帶回來的手信。」翻開Daria首作《the time garden》,書中圖畫由不同粗幼的線條組成,當中穿插文字故事,其中一段是這樣寫的:「某日,小女孩的爸爸從德國買來一個布穀鳥鐘,女孩為這奇怪且充滿異國特色的時鐘所著迷,但她不明白,為何這個鐘可以毋須電池驅動。」她解釋,孩童時期很愛獨處,發白日夢是她的kill time活動之一,「《the time garden》、《the time chamber》的主題都關於鐘和時間,爸爸曾經在德國買了一個布穀鳥鐘給我,當時年紀還很小,沒有見過不用電池也可以運作的鐘,哈哈,所以它令當時的我有很多幻想。」兩本《the time》系列均來自Daria的自身故事,而新作《The Present》的靈感則來自她的幻想國度,「或者愛幻想是大部分畫家或藝術家的特質吧!新作品的主角同樣是我自己,但不是說她收到甚麼禮物,而是講述一個尋找快樂的故事。」   屬於繪本的故事 如Daria所言,世界各地知名的繪本及填色本作家,大部分創作都源自幻想,像是去年來港辦展的《Where's Wally》作者——英國插畫家Martin Handford,他把小時候的玩具與幻想出來的世界奇景融合,再用畫筆繪出精彩作品。童夢,總是隨著成長逐漸模糊,Daria跟Martin一樣,希望藉創作捉緊這段美好時光,「童年是每個人的成長必經階段,它是一段成就每個人的片段,可能有些人長大後已經忘記,腦海裡只剩餘一些畫面,我也一樣,不能記得一清二楚,但至少記得感覺是幸福和甜蜜的。」她慶幸自己比貧困國家小孩幸福,而繪畫童夢便能間接向他們傳遞快樂;不過,她直言其創作的故事只能以繪本呈現,全因故事的天馬行空,已超越筆墨所能形容,「想像和夢幻感很難用三言兩語來表達,這亦解釋了畫家為何不能同時兼任文字作家,因為文字工作者的思維較具邏輯性,理性一點,但畫家卻偏向感性,每次創作都在尋新路,作品冇路捉,不講條理,而且不用講求合理性。」作為當今最暢銷的南韓繪本作家,Daria認為,成人繪本之所以大熱,主因不在於填色帶來的減壓作用,反而是因為人人都愛看美麗事物,「繪本的填色效果往往比想像中好,這當然因為顏色本身對人的影響。我作為成人繪本創作者,會按成人程度設計出較複雜的圖案,例如圖中圖,你可以在《the time chamber》中看到,背景上的小星星,中間還有一顆星星,這樣的圖案設計,有助讀者在沒有混色下,都能造出多層次的視覺效果。」 在色彩中幻想 要為填色本上色,畫者除了需投入天馬行空的童話世界外,對顏色亦要相當敏銳,畢業於韓國梨花女子大學及東大研究所、主修纖維藝術的Daria,畫功方面自然毋庸置疑,「或者因為我很鍾情於夢幻感,所以很愛用金色和藍色。其實填色很簡單,有些人純粹靠直覺選顏色,肯花時間就做得到,亦因此令人覺得它有減壓作用;同時,它亦可以很複雜,就像創作繪本的作家般,我們都是根據不同色彩的象徵性去設計或填色。我建議大家按繪本主題來選擇用色,以我的作品為例,故事發生於幻想世界,主角不時在天空飛行,所以可多用華麗的金色,是日常生活少見的色彩,能夠呈現一個與現實完全不同的世界。」Daria指,顏色予人的感覺因人而異,但要令繪本上的黑白線條變得生動,秘訣在於畫者對色彩的認知,「讀藝術的人往往認為紫色和藍色是夢幻色,金色則是華麗色,可以令平面圖變得有生動和有光彩,shinning一點。」 訪問當日,她特意帶來多幅填色作品作「用色教學」,她說:「人像方面,我通常用simple一點的顏色,如黑色和啡色,背景則常用混合技巧,呈現出3D效果,令視覺上更有層次感,不過,除非你是讀藝術的,否則,一般新手都需要時間練習,才能對混色得心應手。」一般新手繪本用家,時常會在一幅畫中誤用多種不同色系的顏色,效果往往適得其反,她強調,一幅圖最好是用3種顏色,包括一種簡單色及兩種複雜色,「我現在教學生時,都會請他們先選好3種顏色,再畫outline及填色,不要給自己太多框框,多嘗試使用不同顏色,這樣才可以知道效果。」 知名填色本 名家類: Johanna Basford 長駐Amazon十大暢銷榜的英國著名插畫家作品《Secret Garden》,獲多位韓星熱捧,該書至今已售出逾150萬本,圖案以大自然為主題,大多是花草樹木圖案,而Johanna其他作品如《Enchanted Forest: An Inky Quest & Coloring Book》亦大受歡迎。 Millie Marotta 資深填色本作家Millie Marotta,居於英國威爾斯西南部沿海地區Pembrokeshire,令她愛上野生動物世界,並成為一位業餘冒險家,而途中的所見所聞則啟發她創作出一系列以野生動物為主題的填色本,如《Millie Marotta's Wild Savannah:A Colouring Book Adventure》及《Millie Marotta's Tropical Wonderland:A Colouring Book Adventure》等。 Dr. Angela Porter 禪繞藝術(Zentangle)是一種來自美國的畫風,透過填色達致放鬆和紓壓效果,作家Dr. Angela Porter至今已出版過多本同類作品,由淺入深教導讀者認識禪繞畫。 名牌類: 《Les 4 Mondes》Hermès 由Hermès出版的填色本《Les 4 Mondes》,全書12頁收錄了24幅填色圖,以動物圖案為主,售價為170美元。 電影及漫畫類: 《刺客聶隱娘美術原畫唐風著色集》黃文英 由電影《刺客聶隱娘》班底兼台灣大導侯孝賢御用美術指導黃文英所著的填色本,集結了五十多幅唐風填色圖,畫中的服飾繡片、樓台閣道及育樂擊鞠場景,部分取材自《刺》片,深受台灣電影迷歡迎。 《Color Your Own Deadpool》 Ed McGuinness、Tony Moore 由Marvel出版的Deadpool填色本,由插畫師Ed McGuinness及Tony Moore創作,書中收錄了60幅以Deadpool為主角的繪圖,當中更包括曾於原著漫畫現身的英雄人物如蜘蛛俠等。

2016-04-12

秘魯馬丘比丘(Machu Picchu),聞名已久,相信是很多人夢寐以求,遊南美洲時必到的世界文化遺產。它獨處一方,矗立在險要地勢之上,背景有點撲朔迷離,印加帝國(Inca Empire)的故事,有助解開事件主角謎團,但亦說不定,會將這個被譽為「印加迷城」的遺跡,進一步增添神秘色彩。走過了印加古道(Inca Trail),最後到達馬丘比丘,是現代旅遊以外的文化學習。 文、圖:何志光 印加古道被評定為世界著名行山路線之一,43公里的路程,用傳統方式安排,4天完成,聖谷(Sacred Valley)起步,馬丘比丘是終點站,途中翻越山區、森林、原始山徑與遺跡,感受印加帝國遺風,海拔由2,500米至4,000米,沿途有原始風光相伴,發思古之幽情,外國人特別喜愛。因為要保護環境,登山客數目限制每天最多500人,因此想走上印加古道,必須預早申請。 路途遙遠卻方便 對於一般旅客而言,當然是採取最直接的方式,能夠一睹馬丘比丘的迷人風采,於願已足了。火車之旅,促成了大部分人的簡單願望,在奧揚泰坦博(Ollantaytambo)鑽進舒適的車廂,直奔Aguas Calientes小鎮,然後轉乘穿梭巴士登山,最方便快捷。火車依烏魯班巴河(Río Urubamba)流向並排而走,行程之中,時刻都與它見面,蜿蜒曲折,河水滔滔,兩旁高山聳立,早上晨光温暖,品嘗茶點之時,不忘透過全景觀車廂,寫意地欣賞窗外秀麗風光。Aguas Caliente是通往馬丘比丘的大門,鎮上有很多小商店及旅館,環境優雅,滲透著高山靈氣;若非逗留,立即跳上巴士,沿「之」字路登山,不久便到達目的地。不愧是著名景點,馬丘比丘的粉絲頗多,幸好秩序井然,很快便疏導了,入場之前,見有精美紀念印,不忘蓋印留念,畢竟是要經過轉折路途,才走到這一步。 印加古道,引領萬千遊客,到馬丘比丘之前,先了解印加帝國的故事,是參觀名勝前應該做的功課,這樣可以更投入每一個細節。印加帝國在庫斯科(Cusco)萌芽,印加人的祖先,生活在秘魯的高原地區,後來他們遷徙到庫斯科,建立了庫斯科王國,在十五世紀,發展為印加帝國,日趨强大後,版圖幾乎覆蓋了整個南美洲西部,是一個幅員遼闊的南美洲印第安人帝國。印加帝國的國力,在君主瓦伊納卡帕克(Huayna Capac)統治期間達到頂峰。1526年,西班牙征服者、法蘭西斯克皮薩羅(Francisco Pizarro)帶領一支168人的軍隊南下,發現了印加帝國,瓦伊納卡帕克去世後,爆發內戰,大大削弱了印加帝國的實力。西班牙人伺機征服印加,印加帝國滅亡,淪為西班牙的殖民地,最後更消失得無影無蹤。 建築宏偉夠氣勢 對於馬丘比丘與印加帝國興衰的關係,一直有很多揣測,究竟它是古廟、進行宗教儀式的地方,還是荒廢了的城市,印加人最後的避難所呢?這個坐落在深山的廢墟,亦有「天空之城」的美譽,遇上有雲霧飄盪的日子,景色特別迷人,也散發著一股濃烈的蒼涼感覺。1911年,耶魯大學的考古學家海拉姆賓漢(Hiram Bingham)發現這片2公頃的古跡時,霎時間被嚇呆了,深信它就是自從西班牙征服者趕走了印加帝王之後,最後一批印加子民倖存的地方,另外,由於印加文化崇敬太陽,視太陽節為重要節日,城市中似乎隱藏著一些複雜的天文知識,如遺址的太陽廟(Temple of The Sun)上,似曾有過對太陽系的觀察與研究。馬蹄形的建築,朝東的一扇窗子很特殊,它在冬至那一天,可以抓住太陽的光線。在三窗廟(Temple of The Three Windows),三頁排成一直線的窗戶,以及屋子中央那一塊筆直的長方形的石塊,說不定都具有特殊意義,每當夏至或冬至日,印加人便在此舉行太陽節的慶典活動。 踏進馬丘比丘範圍,人人都急不及待走向最高位置,第一時間俯瞰遺城全景,場面確是壯觀。羊駝在山上自由活動,構成一幅最地道的秘魯風情畫,在高位觀景,地勢一目了然,遺城建築在險要高山的山脊上,完全不明白它是如何建造而成的,全城採用了磚石建築法,巨大的花崗石塊堆砌一起,不需要使用砂漿,各種不同形狀的石塊,竟然可以如此巧妙而又精確地互相拼合起來,成為一體,實在匪夷所思。近距離走過每一個古蹟,看資料介紹,推算處處是花園、通道、宏偉的建築與宮殿,中央是廣場。這裡有痕跡顯示出溝渠、水池、浴池位置,高低不一的花園和道路用石階相連,以及有梯田,相信印加人有種植玉米、馬鈴薯和蔬菜,作為生活所需。 印加故事沒完沒了,雖然有一層神秘面紗,但是更能夠觸發遊興,無限的想像空間,比凡事弄得一清二楚,更有趣。 實用資料 簽證:持BNO或特區護照人士免簽證。查詢:2868 2622(秘魯領事館) 機票:多間航空公司設有香港至南美洲航線,往秘魯首都利馬(Lima),可以選擇在歐洲、中東或美國轉機。 交通:從利馬乘坐內陸機往庫斯科,轉車往奧揚泰坦博,約需2.5小時,再乘坐火車往Aguas Caliente,約需2小時,轉穿梭巴士登山,約需25分鐘。 注意:馬丘比丘地大空曠,陽光猛烈,要做好防曬,帶備飲用水。另外,高原氣候變化大,亦要預備外套及雨具。沿途需要上落階梯,宜量力而為。

2016-04-07

香港電影曾幾何時在國際上叱吒一時, 尤其是七、八十年代的功夫片,不但電影紅遍全球,更孕育出多位動作巨星。 雖然功夫片的全盛期本地已不復見,但遠在西非的加納卻依然存有餘溫, 全賴多位非洲藝術家,當年為大熱電影創作出 充滿西非美學風格的港產電影海報,把成龍、李小龍等巨星帶到另一國度。 Text:Wing     Photo:莊振邦、部分由Ernie Wolfe Gallery提供 拍賣市場冇市冇價 位於西非的加納,一個離我們很遠很遠的國家,在科技落後的上世紀七、八十年代,它對我而言是個遙不可及甚至不存在的地域。早在七十年代,當我們都在影院大銀幕前欣賞電影時,加納人卻在街頭巷尾的露天流動「電影院」裡,十數人坐在長椅上,透過一台20吋電視機看電影。洛杉磯畫廊Ernie Wolfe Gallery老闆Ernie,既是潛水教練,亦是攝影師,雖然生於美國,但年過半百的他幾乎半輩子都在非洲度過,「1973年我剛剛大學畢業,當時因為攝影工作而首次踏足非洲肯尼亞,自此便愛上那裡的人和事,尤其是當地的現代通俗文化。」這位逗趣的畫廊老闆,至今到過非洲不下50次,熱愛非洲藝術,更將拍賣市場上冇市冇價的收藏品帶到畫廊展出,訪問當日,他一身短褲配夏威夷恤衫現身,造型和氣質顯然有別於一般藝術品買手,「非洲是個有趣的國度,他們能夠把其他國家的東西,二次創作成當地獨有的藝術作品。其實當地街頭隨處可見手繪藝術,因為上世紀的非洲加納還未有印刷品,七、八十年代的商店廣告都是人手繪畫,如髮廊的海報等,當我看到他們的功夫電影海報時,我是完全著迷,所以,由七十年代起,我便把這些別樹一幟的作品帶到美國畫廊及各大博物館展覽,希望能讓更多人欣賞到他們的藝術。」 公仔箱裡看電影 1975年時,熱愛潛水的Ernie與好友再次到訪非洲,在肯尼亞首都內羅畢舉行一次潛水及釣魚露營活動,就是這趟旅程令他首次接觸加納獨有的流動「電影院」,「那次之後,我受聘在當地繼續舉辦潛水camping活動,輾轉之下便到了加納。當年我到過內羅畢的大戲院,跟其他國家的戲院差不多,是57年之前仍是英國殖民地時興建的,但這類大戲院全國只有幾間,大部分集中在首都阿克拉,其他地區則沒有戲院。」他指,八十年代時,有部分外國電影發行商派人攜著電影錄影帶、錄影機、小型汽油發電機、20吋電視機及數個喇叭,在非洲一些偏遠村落進行巡站放映,日間於民居或社區會堂進行放映,晚間則在路邊露天放映,令當地陸續出現流動電影院,亦稱為video club,「八十年代中期,流動影院在加納的村落隨處可見,當地人將放電影的地方稱為video club,最令我印象難忘的是,在近郊沿海地方Cape Coast的其中一個流動戲院,內裡只有數張長椅、一台電視,設備相當簡陋,但票價依然有差別,座位愈前愈貴,當然對我們而言還是很便宜,當時更有些在公路上做跑單的『職業快遞員』,藉運送電影錄影帶到各村賺取酬勞,令當地人欣賞到許多當年很盛行的華語功夫片,那是加納人最愛的電影類型。」   麵粉袋當畫布 「當年外國電影商在加納一帶舉行流動放映時,並沒有帶同電影海報,而且當地那時的印刷術仍未發展,所以初期的電影放映活動,根本沒有任何宣傳品。畫家沒有看過電影便進行創作,有些畫作中人更沒有在電影中出現,他們發揮天馬行空的想像力,以及對這些功夫片明星的印象創作,例如成龍主演的《我是誰》,電影商的海報中只有Jackie Chan,但他們創作時卻多畫了一個人,哈哈,我也不知道他是誰。」Ernie笑言,因為當地在上世紀仍未受全球化影響,令一眾當地畫家有機會繪畫出當地獨有的電影海報,既造就了創作空間,亦令藝術家們可以藉畫海報提高知名度並賴以維生。「91年我在加納Teshie的路邊電影院Ahenfie Theatre首次看到手繪電影海報,因為當地的電影院都是流動式,所以海報是用木棍當軸,方便插在路邊及影院外展示,放映後便一同帶走。畫家會在循環使用的麵粉袋上繪畫,可是有些影院會將海報釘在影院外的大型木板上,所以今次展出的作品上,損毀的地方都是拆下來時造成的。這些海報其實不止在戲院外展示,知名的畫家作品更會張貼在公車站等公眾當眼處,直接當成電影的廣告海報。」 同門競爭 今次參展的作品來自13位畫家手筆,他們都是當地最具代表性的手繪海報畫家,Ernie指,當地的手繪電影海報市場競爭很大,因為九十年代時,它已成為加納裡的一個行業,雖然行內只有二十多人,卻出現了多個「門派」,「可能因為當地以前沒有電影發行商,所以從來沒有版權訴訟,畫家會在每幅作品上簽名,為的是提高知名度,作品愈受歡迎,他們就能接到更多工作。」Ernie笑言,這群畫家的關係可說是亦敵亦友,今次參展的畫家中,大部分都份屬師徒或同門,「較資深的畫家會收徒弟,讓他們在工作坊裡邊工作邊學畫,就像畫作以用色大膽見稱的Joe Mensah,他是位資深的海報畫家,許多後來成名的畫家,如Samuel、Manu及Nyenkumah都是他的徒弟,早期亦有不少畫家是自學成師,如擅長繪畫肌肉線條的Leonardo也在當地很受歡迎,他的畫作加入了很多層次的陰影效果,像《寶貝威龍》的海報上,3個小主角的面部都有很重的光影對照,人物表情相當生動。」不過,優秀的海報畫家雖然在九十年代人才輩出,但市場卻是逐漸縮小,Ernie指,在全球化影響下,印刷品已取代了這些獨有的手繪海報,行內畫家除了寫橫額抗議「冇工開」之外,便只能藉Ernie把他們的作品帶到世界各地,間接為他們發聲了。 功夫狂想:非洲手繪電影海報黃金時期(加納1985-1999) 由漢雅軒畫廊與Ernie Wolfe Gallery, Los Angeles協辦的《功夫狂想:非洲手繪電影海報黃金時期(加納1985-1999)》展覽,展出32幅由13位非洲畫家,以電影為藍本創作的手繪電影海報,呈現出非洲人眼中獨特的中國功夫。 日期:即日至本月16日 地點:漢雅軒(中環畢打街12號畢打行401室)  

2016-04-05

單憑「天空之鏡」四個字,足以令所有旅遊發燒友瘋狂,而一向未受關注的玻利維亞(Bolivia),霎時間也成為新焦點,只因為這是舉世無雙的奇幻景觀,聞名遐邇。人人不惜長途跋涉,慕名探索恍如仙境的大地,讚嘆之餘,亦總會抱有期望,除了要見證鏡子的神奇功效,也嘗試重拾在鬧市中失落了的自由與空間。文、圖:何志光   原名烏尤尼鹽湖(Salar de Uyuni)的「天空之鏡」,是世界之最,面積約10,000平方公里。鹽,竟然創造出遼闊的大地,平坦,一望無際,置身其中,驚嘆何謂天大地大,人在鹽湖上,好比空氣中的灰塵,完全微不足道。     無邊際的白色大地 近年,玻利維亞積極推廣旅遊,鹽湖自然景觀是主角,貢獻不少,它有無窮魅力,吸引著全世界旅客的目光。國家西南部,海拔3,656米的高原地段,就是烏尤尼鹽湖的家鄉,自古以來,大自然威力都未曾停止,地殼運動,將安第斯山脈(The Andes)推升,形成了許多鹹、淡水湖泊,Lake Minchin逐漸乾涸後,出現兩個大鹹水湖Lago Poopó、Lago Uru Uru以及兩個大鹽沼Salar de Uyuni與Salar de Coipasa。經過幾萬年轉變,形成了奇景。烏尤尼鹽湖,現在是炙手可熱的名勝,它原是夾雜在安第斯山脈中間的盆地,氣候特殊,如沙漠般乾旱,河水流入盆地後沒法排出,快速蒸發後,只剩下鹽分,如是者年復一年,經數十萬年的層積,便造成了厚厚的鹽原。 鹽,經過長年累月沉積,如石頭般堅硬,在上面走動,如履平地,絕對可以腳踏實地,無難度。鹽湖大面積之餘,最奇妙的地方,就是在萬里之內,高低水平差距,不超過50公分,奇觀亦因此而起。雨後,水未能流散,積存在地面,鹽晶體因為有水滋潤,下雨後會產生更明顯的反射效果,於是形成了超級壯觀,天地合一的全倒影現象,藍天白雲映照在水中,人體亦反轉過來,在各方面客觀條件協力下,大地變成一面無邊的鏡子,現場一切景物,都在鏡子中重現,只是上下,左右,全部倒轉了,人在地上走動,如腳踏天上的浮雲,構成絕佳的視覺效果,配合寧靜的高原環境,全人類都進入了另外一個小宇宙,此刻,感覺到前所未有的真自由,真興奮。     全倒影的獨家鏡子 乘坐四驅車遊覽鹽湖區是必然選擇,見無數車隊整天穿梭湖區,各自尋找自己心目中最亮麗的鏡子,盡興一番。由於地面積水不是隨處可見,醒目司機自然懂得為客人尋找適當位置才肯罷休,積水深度剛好觸及鞋面,穿著了水靴,大家便能夠暢快地大踏步,不怕濺濕褲子。進入鹽湖區,正值下午時間,陽光熾烈,晴空萬里,結實的白雲如綿羊掛在半空,一切有利條件悉數登場,大家都放心了,恍似無止境的「天空之鏡」,遠在天邊,近在眼前。 司機深入腹地,很快便鎖定了鏡子位置,由於現場空間實在大得驚人,人與車都可以隨意活動,互不相干,想找一處私人空間,易如反掌。水,令倒影完美登場,配合陽光照射角度,大家施展渾身解數,努力設計各款造型,比試難度,自編、自導與自演,一幅又一幅奇趣影像,陸續誕生。鏡面的反射度極高,身穿鮮豔服飾的朋友,搶盡鋒頭,無論是個人相片,二人組合,或群體合照,都具創意,每個人都樂在其中,正光拍攝,拍出了鮮豔效果,背光造像,提供剪影視覺,又特別有氣氛。身處鏡子內,完全失去時間觀念,轉眼已是黃昏,遠眺夕陽西下,美景醉人。 鹽湖區的日出與日落,場面同樣震撼,精彩可期。看日出要早起床,大家不介意,入夜後,還可以觀星,試想像滿天星斗,定必奪目耀眼,可惜晚上天氣變壞,開始下雨,星星也倦勤,觀星節目告吹。其實,大家最擔心是,如雨下個不停,翌日早上的節目必定受影響,明白這並非是我們所能操控的,唯有隨遇而安吧!凌晨四點,雨未停,唯仍然依照計劃,準時出發,寄望稍後會有奇蹟出現。車隊摸黑駛進湖區,沿途烏雲密布,心感不妙,久等下,雨終於停了,大家都下車舒展一下,經過雨夜,水位明顯升高,人人彷彿在大海中行走,踢踢水,無聊中作樂。突然,天際透出微弱光線,情況似有轉機,其實太陽早已悄悄升起,只是含羞地躲在厚厚的雲層後,不願露面。這時,大自然在眾人面前來一次變奏,天色慢慢好轉,人人屏息以待,看現場晨光變幻,雲彩飄移,雨後的「天空之鏡」,原來是那麼奇幻莫測,錯失了日出,卻得到喜出望外的補償,感覺是塞翁失馬,焉知非福!天與地瞬間多變,永遠無法預計。 「天空之鏡」為玻利維亞響起名堂,嚴格來說,它是低成本的旅遊資源,收益卻相當可觀,只需好好保護,即可永遠留存,讓更多人可以分享。 實用 資料 機票:持特區護照人士必須簽證。正式手續要經玻利維亞駐北京領事館申請。如經秘魯的邊境城市普諾(Puno)入境,亦可以在當地辦理過境簽證。 交通:在行政首都拉巴斯(La Paz),轉乘內陸機往烏尤尼(Uyuni),再乘坐四驅車進入鹽湖區。 節目:烏尤尼鎮內有很多旅行社,提供長短不一的旅程選擇,包括鹽湖區及高原上其他景點,詳細節目安排,可面議。 注意:鹽湖區日照時間很長,陽光猛烈,要做好防曬,帶備足夠飲用水。另外,高原氣候變化大,亦要預備外套及雨具。

2016-03-31

藝術家大多都是有個性的,想做就做。俄羅斯畫家Romankov Vsevolod亦一樣,他喜歡香港,甚至希望將他眼中的香港透過畫作及照片展現出來,於是悄悄地隻身來到香港,展開一星期的寫生之旅。一葉一花、街邊的人與車、碼頭的漁民,統統成為他筆下的主角。 文:Phoebe Yuen圖:Chocolate Chu 偶遇 遇上Romankov Vsevolod是緣分。早前到西貢採訪,遇到在海旁寫生的他。好奇心驅使我走到他身旁,靜心欣賞他繪畫。那天難得地陽光普照,藍藍的天空掛上幾朵白雲;海面一片平靜,船家把船隻泊到岸邊,有的躲在船裡倒頭大睡,有的在修理漁具,有的在晾曬衣服,這就是西貢的日常,亦是Romankov筆下的題材。栩栩如生的作品,將我們認識的西貢海旁風景以水彩畫呈現。細問底下,原來Romankov是一位來自俄羅斯的畫家,亦是莫斯科政府美術高級研究學院副主任。「我因公幹來過香港幾次,每次不是擔任評判就是帶學生交流,來去匆匆,沒時間探索。不過我很喜歡香港,因此今次自己放假來旅遊,將我眼中的香港以畫作和相片分享給學生和其他俄羅斯人。」他同時獲出版社邀請,在他的作品展出後,將會出版成書,並於歐洲發行。 Romankov於俄羅斯最具代表性的莫斯科政府美術學院任教超過25年,當年還未畢業,就已經兼任教師。全國賦有藝術天分的孩子統統都被送到學校重點培訓,每年亦有不少家長帶著孩子來叩門呢!名師出高徒,有「畫壇奧林匹克」之稱的國際青少年蒙馬特現場繪畫比賽,大部分得獎學生均於該校就讀,是Romankov的門生。他曾經出版數本書,有畫冊、學生作品、師生共同製作的作品和有關不同創作媒介的藝術作品等,近5年開始專注在水彩畫上。 Romankov 眼中的香港 不論去到哪裡,Romankov只帶著一個黑色的手提包,這亦是他的寶貝,裝滿畫具,去到哪裡也好,只要靈感一到,哪管是風聲嗖嗖的山頭,抑或是人來人往的街頭,他便馬上蹲在地上拿出畫具,展開畫架,調好水彩,夾好畫紙,開始作畫起來。他喜歡香港的一切,人煙稠密的市區,繁華鬧市,燈光普照;或是恬靜的郊區,鳥語花香,山明水秀,他一樣喜歡。「來過香港5次,發現這裡和俄羅斯大有不同,文化、地理位置,甚至是陽光也很不一樣。俄羅斯的陽光很均勻,而香港因有著很多高聳入雲的建築物,因此陽光照射下來是一片片的。」細微如陽光也成了畫家考慮的因素,假如我們平日有細心欣賞我們的香港,也許會跟他一樣,發現點點不同。「我真的很喜歡香港,我想將眼中的香港和希望大家一定要看到的一面介紹予俄羅斯人,甚至歐洲人認識。」 要不是走到街頭畫畫,他也發現不了香港另一個可愛之處。「在旅遊書上,你永遠無法體驗香港的真實生活。站在街頭畫畫,有的會停下望望,有的會跟我聊天。我不諳英語,他們就用身體語言跟我指天劃地,十分好客友善。」短短一星期的寫生之旅,他走遍了「香港後花園」西貢、小島長洲、商業核心區中環、旅遊區尖沙咀和維多利亞港,與及歷史遺蹟九龍寨城公園。「香港是一個集多元文化的地方,亦是我愛她的原因。在小小的一個城市裡,包含不同風景和建築,是一個融會中西文化的地方。」 令Romankov印象最深刻的地方,就是我跟他相遇的西貢。「這是一個最接近市區的郊區,穿過馬路,彷彿走進別的世界,從繁囂走到寧靜,難怪有『香港後花園』之稱。這裡有廟宇、大海和海鮮餐廳等,感覺既原始又純真,生活樸實而簡單,令我很放鬆。」談起香港旅遊,相信大家不是介紹主題樂園,就是推薦尖沙咀喪拼,何不將這片樂土介紹給想體會香港另一面的旅客,讓他們感受與別不同的香港呢! 在完成寫生之旅後,他會返回俄羅斯,把在香港畫的水彩畫、黑白速寫草稿、相片和香港朋友劉浩昌(劉sir)及其兒子劉見之的作品,於莫斯科的Central House of Artist(CHA)展出,見之亦將成為於CHA展覽作品的最年輕藝術家。CHA是俄羅斯最大型的展覽中心,亦是當地藝術家的集中地。能夠在CHA舉辦展覽,是不少藝術家的目標。其後,作品亦會輯錄成《Hong Kong in my eyes》(暫名),預計於今年下半年出版。 創作無界限 Romankov坦言,這是首次把其他人的作品收錄其中,全因見之是其中一個令他愛上香港的原因。他們的認識,要由數年前說起。見之父母在香港開設畫室,見之還是嬰孩時,就跟隨父母在畫室生活,久而久之,漸漸對繪畫產生興趣,更不時自己拿起畫筆來亂畫。劉sir每年也會帶學生到外國參加不同繪畫比賽,年紀小小的見之亦跟隨他們到處寫生。其中「畫壇奧林匹克」國際青少年蒙馬特現場繪畫比賽的評判眼見他人仔細細,居然和其他參加者一樣坐定定畫足全程,而作品亦具有水平,因而破格向他頒發「最佳現場寫生青少年畫家」榮譽。其後見之獲邀參與和全球其他藝術學院學生交流的文化活動,並認識了來自俄羅斯的代表Romankov。「我很欣賞見之,除了他的天分和水平令我刮目相看外,他對繪畫的專注和熱誠亦令我感到意外。同時亦因為他,令我更了解香港,因此我希望見之也能參與我的新書。」Romankov更用big talent和interesting brain來形容見之,認為這些比技巧重要,更期待他將來能在藝術界有所成就。 Romankov很羨慕香港的藝術家,「生活在如此有活力的城市,在中西文化交匯的地方,定能激發出無窮創意。」也許他說得沒錯,至少現在是這樣。我們還可以創作自己喜歡的作品,仍有創作和言論自由,該好好珍惜。 

/136



C觀點

中原城市領先指數

廚神

旅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