頁數 5 / 62

am77

2015-10-22

「做人無夢想,同條鹹魚有乜分別?」 這句經典電影對白,簡單道出了鹹魚有多霉, 一對死魚眼了無生氣。偏偏這種霉香, 在數十年前,養活了西營盤一帶居民的生計。 文:Phoebe 圖:Ring、部分圖片由CACHe及John Choy提供 西營盤的鹹魚欄,泛指德輔道西至梅芳街一帶。提起買鹹魚,識買的,一定會到梅芳街。七、八十年代,是鹹魚業的黃金時代,整條梅芳街都是賣鹹魚的店,店外排著一列的排檔,十分興盛,更旺丁又旺財,人流多,買的人亦多。歌仔都有得唱:鹹魚白菜也好好味。當年的鹹魚是平民至愛的美食,除了因為價錢便宜,送飯送粥一樣美味;亦因為可補充身體的鹽分,成為了一眾碼頭苦力及工人等勞動人口的「飛佛」。舊時的捕漁業興旺,魚獲眾多,惟當時未有冷藏技術,因此新鮮的魚獲上水後,部分會作鮮魚出售,其他的則由鹹魚商購入,製作鹹魚。昔日德輔道西對出電車路一帶並未填海,屬海旁位置,魚獲一上水,鹹魚商便紛紛「就地正法」,即席處理及醃製。後期魚獲漸多,製作鹹魚的人亦多了,鹹魚店開到成行成市,發展出鹹魚欄來。附近一帶都是樓高兩層半的戰前唐樓,天台幾乎變成了曬場。住得高一點的街坊,放眼望過去,盡是一薄又一薄的鹹魚(曬製鹹魚的竹蓆稱為薄)。大部分的西營盤居民,都是靠製鹹魚來養活一家幾口。 愈霉愈香 幾乎所有的鹹水魚都可製成鹹魚,本港賣的主要有牙或、白花、王長、馬友及紅魚,主要進口自孟加拉、泰國及越南等地。這些魚類產量較多,差不多全年均可捕獲。鹹魚一般分為霉香鹹魚及實肉鹹魚,基本上用手已能分辨兩者,前者是指鮮魚上水後立即以鹽醃製,製作期間出現發酵過程,因此魚肉變得較霉身,味道更濃香;後者則是將鮮魚冰鮮後再醃製,沒有經過發酵,因此肉質較實身。昔日的漁船沒有冷藏設備,自然是把鮮魚即時以鹽醃製,因而當時的人吃的全是霉香鹹魚。 「三月廿三,鹹魚大擔擔」香港水域的魚類當造期在農曆三月,鹹魚產量在這個時期亦是全年最多。不過,現今香港鮮有本地製作的鹹魚,「鹹魚大擔擔」情景不復再。鹹魚欄賣的,主要從孟加拉和泰國進口。早在六十年代,已有鹹魚商人到外地經營鹹魚工場及曬場,派駐鹹魚師傅到當地傳授製鹹魚技術,製成後便運到香港拍賣分銷。孟加拉的魚獲期主要在每年8月至翌年1月;泰國的則在農曆新年後。 光輝不再 不說不知,原來鹹魚業也有商會來代表業界與政府溝通。1949年成立的進興商會,前身是1946年成立的鹹魚行業會公會。在四十至六十年代,註冊商戶達六百多個,時至今日,只剩下15個,光輝不再。除了因為行業後繼無人,年輕一代抗拒加入,連業內人士也稱之為厭惡性行業外,主要原因,是七十年代末,有關鹹魚致癌的研究。七十年代末起,陸續有關於鹹魚致癌的研究及新聞報道,當時人人都對鹹魚耍手擰頭,連屋企的存貨也馬上棄置。業界生意暴跌,半賣半送亦無人問津,因此不少商人及時「跳船」,止蝕離場。有的轉型賣利潤較高的海味;有的更索性結業。除此之外,本港的魚獲亦因前期的過分捕獲而變得愈來愈少,鹹魚供應自然減少,碰巧遇上了鹹魚業寒冬,少人進食,剛好平衡了供需失調的情況。直至2003年自由行開放後,多了旅客來港掃「真」海味,海味叫價自然上升,利潤可觀,連現時梅芳街僅存的鹹魚排檔伍惠記店主伍先生,也曾心動轉型賣海味。伍惠記有超過60年歷史,店主父親伍惠先生從鹹魚小販檔打工,邊做邊學,學有所成後自立門戶,創立了伍惠記。高峰時期,每日可賣出超過2,000條鹹魚。「沙士時期真的很難捱,有想過轉賣花膠。」伍生說。但畢竟是由鹹魚「養大」,伍氏夫婦還是繼續做下去。他更笑稱自己可能是全香港最年輕的鹹魚師傅呢!以往由入貨、醃製、零售到批發,全是由他一腳踢。一天來來回回天台十多次屬等閒事,一見天欲下雨,馬上跑上天台收拾,以免滴濕正在曬製的鹹魚。現在,已經沒有自己醃製,只是到批發商購入,比以往輕鬆得多。 街坊生意 位於德輔道西的合利號,經營了一條龍的鹹魚批發及零售近60年。第二代店主區先生戲稱:「以前生意好的時候,完全不愁沒生意。我們根本不在乎零售,街坊來買一兩斤鹹魚,會給他們面色!」時移世易,對街坊生意,愈見重視,不少老人家都來買慣買熟,路過都會打聲招呼。除了常見的鹹魚品種,合利號更會自家醃製紅魚。「我們選用來自印尼的紅魚,夠晒大條,把冰鮮紅魚解凍後加工。所謂兩條曬一條,一條約四斤重的紅魚,曬乾後通常只剩下兩斤多。」每次只製作幾條,差不多賣完便會再醃製。鹹魚雖是醃製食品,但不宜存放太久,建議半年內便要吃完,開封後最好儲藏在冰箱。 區老先生早就洞悉行業萎縮,因此在早年已派員到孟加拉經營醃製工場。鹹魚到港後,會進行稱為「開盤」的鹹魚拍賣,由昔日一星期四次,到現在不定期進行,區先生堅持親自主持。買手利用密底算盤開價,價高者得。每次開盤,至少有十多家商戶參與,依舊熱鬧。 紙皮船憶舊事 從小在西營盤長大的藝術家成成,見證了鹹魚欄的變遷。早前獲長春社文化古蹟資源中心邀請,為「西營盤利民生活企劃」造了一隻以昔日海旁漁民居住的舢舨為藍本的紙皮船。透過活動,把紙皮船拉到社區,與街坊談起昔日鹹魚欄和社區的點點情懷。「希望以紙皮船為舞台,鼓勵街坊分享他們與社區的故事。」紙皮購自區內收拾紙皮的婆婆,展覽後,亦會把紙皮船拆掉,把紙皮送回婆婆,實行取之社區,用之社區。想了解更多,可參閱:http://cache.org.hk/

2015-10-22

點解逢萬聖節前後,亞洲、歐美奉旨推一大堆驚慄電影上畫?咪就係人天生犯賤囉!唔嚇下自己都好似無過萬聖節咁,既然大家都有呢鋪癮,以下有10套「驚」、「嚇」片喺今個月同下個月上畫,就嚟一次大檢閱,睇下邊套值得期待先。 文:NELLY 《喪屍守護者》 老竇阿諾舒華辛力加為咗唔想受喪屍病毒感染嘅囡囡去隔離區,又打又殺又逃亡,仲帶住個女四圍走,簡直就係自私行為……不過,今次換個角度,要大家感受一下,為人父母對仔女嗰種不離不棄嘅堅持,咦!睇落套戲唔單止適合萬聖節上畫,父親節都啱喎! 上映:11月4日 《死開啲啦》 撇開個戲名唔講,因為唔能夠多人彈個名就唔睇,靚仔殭屍林德信,加失戀港女J.Arie,都大概估到條感情線,但令人驚喜嘅係,打破傳統人類大鬥殭屍嘅格局,變成一個小業主鬥大財團嘅拉鋸戰。原來今時今日香港地,殭屍可怕,大財團更可怕。 上映:已上映 《血色莊園》 女作家Edith嫁咗俾一個神秘男人Thomas,跟佢入住一座陰森莊園,怪事亦接二連三發生,到Edith想走嘅時候,一切都太遲……有《魔間迷宮》、《哈比人》鬼才導演哥連慕迪多奴,預咗會有一大堆童話故事同詭秘驚異元素,只係導演,你唔悶嘅咩? 上映:已上映 《書中自有魔怪谷》 呢套戲改編自同名小說,講述有個後生仔,唔覺意將童話故事書入面一堆怪獸放出嚟現實世界,Jack Black就要帶住幾個細路,逐隻怪獸捉番,Jack Black已經係一個賣點,加上好有《魔域仙蹤》、《逃出魔幻紀》同《翻生侏羅館》嘅影子,老少咸宜,值得一睇。 上映:已上映 《巫間獵人》 見到《3X反恐暴族》主角雲狄素,就預咗套戲唔會玩陰濕嚇鬼,實係砰砰嘭嘭打到飛起嘅刺激場面,感覺就好似《3X》加咗不死之身,再加大量CG同妖魔鬼怪,就變成呢齣戲,咁點解唔直接睇《3X》?唓!無女巫點夠應節呀? 上映:已上映 《科學怪人:創生之父》 劇本唔再將重點放喺科學怪人身上,而係睇住兩師徒,由抱住崇高理念想研究死者重生,逐漸走火入魔,終於搞到一鑊泡。套戲基本上都係睇特技,不過唔係CG特技,而係哈里仔點解可以老得咁快嘅神乎奇技。 上映:11月26日 《碟仙碟仙》 齋見到三大鬼后羅蘭、邵音音同鮑起靜,經已夠吸引,加埋碟仙呢個學生時期嘅集體回憶,更加覺得有睇頭。只係戲入面嘅貞子式霹靂舞同埋日式學生妹呆企怒睥畫面,唔知幾時變咗鬼片必備,已經冇乜新意,所以,都係將期望放番喺三大鬼后嘅身上。 上映:10月29日 《戇Scout打爆喪屍城》 萬聖節有啲人鍾意走去哈囉喂俾喪屍追,唔想郁,可以考慮睇呢套戲。故事係講3個被眾人唾棄嘅童軍,學人去夜店見識,點知遇上喪屍來襲,逃命嘅同時,亦尋回勇氣絕地反擊。雖然睇個名就知劇情胡鬧,奉旨加入美式低俗橋段,不過有時嘻嘻哈哈,邊睇邊鬧,都係一種娛樂嚟㗎! 上映:10月29日 《不能拆的禮物》 兩公婆搬新屋,點知老公嘅舊同學,專吼老公唔喺屋企嗰陣送禮物兼探訪,仲做埋老婆嘅朋友,當大家以為警告、絕交或者搬走之後就可以解決件事,咁就錯。雖然套戲係主角兼編劇喬爾埃哲頓嘅首次執導,不過配合《兒凶》嘅製作團隊,講到「驚人結局」咁犀利,都想知道有幾驚人? 上映:已上映 《凶訪》 兩姊弟去探訪十幾年無聯絡嘅外公外婆,本應該係開心事,點知愈同佢哋相處,愈覺得兩位老人家行為異常,怪事連連,兩姊弟決定走人之際……呢套戲單喺美國開畫至今已大收近2億元,而且係由《鬼眼》導演禮切沙也馬蘭執導,真係預咗驚住嚟睇。 上映:11月19日

2015-10-22

最近有家長在facebook開設「取消小三TSA」的活動專頁,引起不少家長的回響。TSA (Territory-wide System Assessment)在2004年開始實施,原意是「評估學生在第一至第三學習階段完結時在中、英、數三科的基本能力水平,以改善學與教。」但根據不少調查及家長意見,TSA令學生淪為補課及操試卷的機器,令孩子失去寶貴的童年生活。 香港有很多小孩都不喜歡上學,只是年紀太小,不懂或沒有意識去反抗,所以很少看到小學生逃學的新聞。我明白大人看著小朋友勞累的小身軀會感到心痛,但另一方面又害怕落後學習,要順應教育制度的大潮流,也只好抱著矛盾的心情推他們上補習班及興趣班。 我記得八十年代的小學生活並沒有甚麼興趣班或補習班,只有很少數功課進度大落後的同學才會去補習(但成績並不比一般同學好),父母不會太理會,只要成績不太差,不要生事就可以了。那是放學後只會去社區中心打乒乓球的童年生活。確實是過得很不錯,不過現在回想起來,如果那時候被安排上補習班及興趣班,或許現在的成就會更好?其實當時在學校也好像沒有學到甚麼。 這個疑惑令我經常想著同一個問題,我們是否真是需要上學呢?早年就有人希望留子女在家學習,一位達官貴人更自辦只有數人學生的私校,讓兒子專享獨有教育。在這個題目上,1994年諾貝爾文學獎得主大江健三郎在《為什麼孩子要上學》有樸實隨筆的反思。 大江健三郎的長子大江光是一個嚴重殘障的孩子,後腦長了一個肉瘤,外形十分駭人,需要進行手術。手術雖然成功,但卻令孩子出現智力障礙的問題。到了五歲,大江光還是不會講話,卻對音色非常敏感,一聽到鳥兒唱歌,就會唱出在唱片上學到的小鳥名稱。   七歲那年,大江光要進入「特教班」就讀,需要與各種殘障的孩子相處。因為有些孩子經常大聲尖叫,令大江光感到非常不舒服。大江健三郎看在眼裡,就想著他其實可以與兒子與太太一起在森林草原上生活,過一些只有他們三個人的悠閒生活。他在思考,為甚麼孩子非去學校不可呢? 後來,這個問題卻由他的兒子解答了。大江光在「特教班」找到和自己一樣不喜歡大聲噪音的朋友,他們手牽著手,忍受著吵鬧,並一起收聽音樂廣播。一年後,大江健三郎發現兒子對人類所作的音樂更能理解,甚至會將廣播中朋友喜歡的曲目抄寫在紙上,然後翻找家中的唱片。大江健三郎看到,音樂對兒子來說,是讓他自己與社會有所連結的最有效語言。 「不管是國語也好,理科或算數、體操或是音樂也罷,這些語言都是為了充分瞭解自己,與其他人連繫。」大江健三郎認為,為了學習這些東西,不管在任何時代,孩子們都應該要上學。   我相信家長都認同孩子是需要上學,問題是那個扭曲的制度問題。反對TSA固有其道理,但也有老師提出TSA設立的需要,如小學沒有這類制度,到中學時老師便要花更多氣力、學生要花更多時間補底。家長一廂情願地希望孩子愉快學習,卻沒有耐心給予時間,引導他們怎樣處理及面對壓力,克服及解決困難,我覺得這才是問題所在。 大江健三郎當時如果沒有耐心,讓兒子自行尋找答案,或許現在大江光就不會是一個日本著名的作曲家了,這有賴他對兒子的信任及引導,正如他在書中也提到:「童年時代所習得的人生想法、讀書態度等,這些影響孩子一生的事情,需要透過對孩子的理想與誘導來形成。」即使廢除TSA,但假如家長心態不變,其實還是會為孩子自製另一個考試壓力。   好書BOOKMARK 《為什麼孩子要上學》 作者:大江健三郎 出版:時報 定價:$77 有別於過往作品艱深晦澀的風格,大江健三郎改以平易近人的文字,講述自己從日本戰敗後慢慢成長的少年故事,也提到他的智障兒子大江光的心路歷程。對少年們娓娓道來的心情,成人也會動容。 《字詞樂園》 作者:林世仁、哲也 繪者:章毓倩、卓昌峰等 出版:商務印書館 定價:單本$50 / 套裝七冊 $298 有很多名家都說,要孩子向好,只要讓他培養良好的閱讀習慣就可以,然後就由他在書本中自行探索自己的理想與世界,但要小朋友專注閱讀並不容易,而且他們對文字還未有完全的掌握。這套書是以中國文字趣味為軸心的童話故事,從「字的形音義」、「字詞的變化」到「句構的層次」,將各種文字趣味融合在短篇的童話故事中,藉由幽默的小故事,讓剛開始接觸中文的孩子,一窺文字的奧妙,引發他們對文字學習的興趣,進而愛上閱讀。  

2015-10-22

對於劇場工作,相信普遍人認知不多,觀眾看見的是演員演出,以及導演和編劇的用心,不過,一場精彩表演背後,除了幕前之外,亦有賴一群幕後工作者的付出,而當中的關鍵人物便莫過於劇場監製。 文:Wing  圖:莊振邦 場地提供:逸.酒店     時間與預算 每年香港電影金像獎,不少得獎者都以血汗工業來形容業界,但與之相比,受場地局限的劇場或者情況更甚。經營困難成為本地劇團近年必然面對之事,本地資深劇場製作人張珮華(Joyce),從事劇場監製工作近20年,曾參與多齣本地知名舞台劇策劃,如《南海十三郎》、《杜老誌》及《狂揪夫妻》等。「許多人以為入來劇場工作,起碼要識寫劇本或者識演戲,但其實幕後人員同樣重要,而負責行政工作的劇場監製一職就是一個不用講天份,只要努力就可以擔任的工作。」Joyce自九十年代起投身劇場行政工作,13年與黃秋生及甄詠蓓創立獨立劇場「神戲劇場」,由秋生與甄擔任藝術總監,行政總監自然由Joyce擔起。她形容劇場監製如同一齣劇的統籌,將演出細節全部line up,並分配予不同單位人員執行,「時間是監製的一大重點,例如宣傳、租表演場地等,每部分工作都必須給各單位人員一個時間表,基本上,要對劇場所有事都瞭如指掌。」而另一點則是適當運用預算,她認為,本地獨立劇團缺乏政府資助,一齣劇的收入隨時關乎所有工作人員飯碗,「策劃時必先清楚劇目類型,按製作大小對預算作出適當分配,例如找哪些演員,演出前要製作預算表、安排售票、及策劃宣傳方案等,有時還要找贊助商等。」她指,由於劇場演出是live show,因此場地安排是最重要的一環,「劇場主要收入就是票房,能上演多少場、入座率多少就是關鍵,所以監製會在策劃時先寫預算案,對票價、場地、演員等開支提出建議費用,然後再與各部門同事商討。」     每日睇票房 驟聽Joyce的分享,似乎監製負責統疇等演出前工作,但她卻說:「劇目上演期間,監製還是要隨時standby,每日留意票房做檢討。」她指,監製的工作就如市場策劃,要研究市場走向,分析哪個宣傳渠道較有幫助,「早年試過策劃一部大卡士演出的製作,在藝術節公演及在各地公演都反應很好,幾近場場爆滿,誰知在香港搞rerun場,票房簡直大跌眼鏡,於是便召人開會諗諗計,後來決定改宣傳策略,將原本以女角為主的宣傳品改為男角。」Joyce直言,監製需從經驗中學習,由於每次劇目性質不同,要對劇場運作流程熟悉之餘,亦要掌握市場走向,不過,雖然她說的都是「辛酸史」,但她說時依然面帶微笑,問她為何依然堅持,她笑道:「太愛劇場了。」     劇場監製實務研習班 由神戲劇場主辦的「劇場監製實務研習班」由去年開始舉辦,今年再次由劇場行政總監張珮華擔任導師,透過6堂共18小時的課程,以互動方式解構劇場監製工作,成功完成課程者可獲頒證書,更有機會參與神戲劇場工作。     報名日期: 即日起至本月26日   查詢及報名: 6626 6319或瀏覽www.dcthk.com.hk  

2015-10-15

文字是符號以外歷史最悠久的傳意媒介,隨著文化普及,文字逐漸滲入日常生活,透過路牌、告示和招牌等引導大眾,維持社會穩定運作,更慢慢成為城市中的街頭視覺藝術。 文:林穎嵐 圖:黃文山 北魏體夠殺氣 本地早期的招牌均由人手寫成,俗稱白手招牌,早期的華人商號尤其著重招牌大字,不少會特意請書法家為其書寫或設計,所謂街頭書法家,指的就是為招牌寫大字的人,由於當時銅鋼未被普及,小商號會將舖頭名直接寫於牆上,部分亦會寫於銅片上當作招牌。五十年代,香港的招牌文字以北魏體為主,字體厚實且筆劃較粗,創自書法家趙之謙,由已故書法家區建公在香港「發揚光大」,常見於武館、麻雀館等黑幫出入場所招牌上,後來隸書、顏體等其他字體亦相繼被普遍使用,造就了五十至八十年代文字招牌的黃金時代。香港華戈書道學會創辦人馮兆華(華戈),曾是八十年代的街頭書法家,現時的「美心皇宮」、「英華書院」都是他的作品,見證著本地招牌文字的近代轉變。華師傅生於內地,自小學習書法,八十年代移居香港,初來港時獲朋友推薦參加政府舉辦的書法比賽,雖然只獲優異獎,但作品公開後,招來不少商號老闆找他為招牌著筆,「當時打工一日只有30元薪金,但寫個招牌有80元,為了生計當然寫啦,當年在軒尼詩道或彌敦道上的大商舖都用鋼鐵招牌,我初入行時,寫的都是街頭巷尾小商號,或者工廠大廈外牆招牌。」 一字六呎大 「寫白手招牌,我敢認第二冇人敢認第一!」華師傅笑道。現時灣仔、荃灣等區內,仍有不少招牌出自華師傅之手,他指手寫招牌要引人注目,字體要有氣勢,落筆必須一氣呵成,「荃灣一帶的工廠大廈,都是由以前寫招牌的人孭著幾桶油、幾支油帚爬上大廈外牆棚架寫。我當時會先在天台繫上尼龍繩,讓它懸垂下來,方便對稱字體。一般招牌字每個6呎大,我會帶把3呎長木尺上去,左右兩邊各量3呎,再用粉筆作記認。」他解釋,當時造一個招牌,商號最少要花上萬元,除了必要的搭棚架開銷,還要找廣告公司、寫字佬和美工,另外要為寫招牌的人買保險和購買安全設備,「我這些搵命搏的,收費當然便宜很多,唔使幫我買保險,又可以自己設計字體直接寫,有時美工未必跟足字稿做,效果不如自己直接寫好。」由於在沒有保險,也沒有安全設備下開工,他笑言,現在回想依然膽顫心驚,「當時的棚架多數離外牆有段距離,我要背靠著棚架,半身凌空紮穩馬寫字,路人當表演般圍觀,邊寫他們還邊拍掌,驚都要頂硬上啦!」 行街三寶:鏟仔、油、毛筆 當年寫招牌要生意好,必須依賴口碑,華師傅最初視寫招牌為兼職工作,後來獲不少商號欣賞,便索性全職寫招牌,「初時未有自己的寫字檔,惟有每日港九新界通街行,留意有沒有招牌字要補色,到處兜生意。」他指,當時開工必備紅色、啡色和黑色油漆,以及用作除去底層油漆的鏟仔和數支小毛筆,日日腳踏白飯魚,穿著滿布油跡的開工衫,「試過有警察見我在街上左望右望,見到我個袋邊露出油帚柄,以為是手槍,而且白飯魚又沾滿紅油,於是把我截停,趴埋牆搜身。」經歷一段「行街」日子,華師傅認識不少行內人,從朋友口中得知當時砵蘭街有多檔寫字檔,便萌生開檔念頭,「當時有同行開價3,000元出讓,我最後以2,800元頂來做。」不過,開檔後寫招牌生意依舊,反而令他的事業步入另一階段——幕後電影人,「當年在砵蘭街出入的人,不少都是從事電影業,擺檔久了,多少都認識幾個,後來獲介紹到電影劇組為道具寫大字,如對聯、揮春等,後來更開始寫海報戲名。」自九十年代起,鋼銅招牌開始盛行,華師傅轉而為電影海報提字,例如《跛豪》、《一代宗師》、《笑傲江湖》及《逃學威龍》的海報戲名都是他的作品,但華師傅坦言,過去的海報和招牌大字都非華戈的字,直言當年是為搵食而寫,而現時以書法家華戈之名提的字,風格卻是截然不同的跳脫,跟他隨和的本人顯得一「墨」相連。 香港華戈書道學會 查詢:2875 8132   常見手寫招牌 大廈招牌 大廈招牌不單寫於大廈外牆及橫匾上,部分商號為引途人注目,更會將招牌伸出建築物橫匾以及寫於柱上。書法家會先用鏟除去底層油漆,再用白油塗上底色並用毛筆書寫。 騎樓招牌 本地現時仍保留多個戰前騎樓招牌,如威靈頓街的「南華油墨公司」,跟外牆招牌一樣由書法家親自提字,不過有騎樓的通常是平房,樓層較矮,寫時只需擔梯,無需搭棚。 花牌 新界圍村凡有喜慶活動均設大紅花牌,上面的大字以前都由書法家用銀油所寫,字體多用秦代丞相李斯所創的榜書,特色在於字與字之間並不相連,清晰易見,最初用作寫宮殿牌匾。 車身廣告 八、九十年代的公共交通工具,如電車、巴士及小巴,車身均有油漆大字廣告,由於位置有限,內容需要清晰易明,通常只有商號名、聯絡電話及地址。華師傅指,街斗(貨車)等車身較粗糙的車款最易寫,因油漆易乾,反而車身愈光滑愈難寫,一旦凡風乾時「漏油」便要用天拿水擦拭,有機會損壞車身表層。   用色與字體 診所、醫館、政府部門 一般華人商號愛用白底紅字,而診所、醫館及警局等政府部門則常用白底黑字,字體不一,但必須工整,予人端莊得體之感。 武館、麻雀館、當舖 武館和麻雀館的招牌風格極重陽剛氣,常用筆劃較粗的北魏體,用色則以黑色為主。 飲食業、服務業 如桑拿浴室、酒樓等服務業多用顏體,例如由華師傅所提的「美心皇宮」,字體圓潤,用色則忌用殯儀常用的藍色,較常見有啡色、紅色及金色。 學校、地產業 以隸書為主,字體端莊敦厚,橫畫長直畫短,字型寬扁並呈長方形狀,如已故書法家謝熙所寫的「新鴻基地產」;而學校亦常用隸書,如「英華書院」及「英華小學」就是華師傅作品。    

/136



C觀點

中原城市領先指數

廚神

旅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