頁數 2 / 62

am77

2015-12-03

隨著科技發展,藝術創作已不再局限於舊有模式,其中燈光可算是近代較普及的一種表達手法,而利用LED技術的作品,呈現出的效果就更加變化萬千,可以有無限可能。 文:Phoebe 圖:朱古力、部分相片由受訪者提供 從科技到藝術 LED(Light-Emitting Diode)是一種發光的半導體電子元件,由美國通用電氣公司在1962年成功研發,直至近十多年被廣泛應用。LED照明工具比傳統的更節省能源,使用壽命亦較長,現時市面上買到的家用LED燈膽,一般可達25,000小時壽命。雖然價錢較昂貴,但由於符合成本效益及在環保節能的大趨勢下,採用LED技術也愈見普遍。除此之外,世界各地有不少藝術家亦把這種技術作為創作元素,本港唯一一位從事LED藝術的羅揚文(Teddy Lo),正是其中之一。 Teddy Lo的作品曾於美國、歐洲及亞洲多國展出,亦擅長以LED作商業燈光設計。2003年,其首個個人作品展Morphology Solo Exhibit於紐約舉行,自此備受外界關注。翌年,他更獲《Lighting magazine》評選為"Who's Who of Lighting 2004",以肯定他對光學應用的貢獻。回想千禧年,由於當時LED技術日趨成熟,成本相應下調,應用亦開始廣泛,因此有藝術家開始將此技術應用在創作上,「從事LED Art的大有人在,但做得好而成功的卻只佔少數。」近十幾年間,他主要從事商業燈光設計和藝術創作,但兩年前,他決定主攻藝術範疇,「現在主力為博物館和公共空間設計,也會偶爾接洽酒店和商業大廈的企劃。無可否認,選擇合作的商業項目時,會比以前謹慎,會以符合我的創作理念為大前提,畢竟我喜歡向高難度挑戰。」他直言,早期的LED Art piece帶實驗性質,獲大眾喜歡和欣賞,於是注入商業創作上。他又指,在某些城市,有差不多九成在今年落成的大樓裡,均應用到LED Work,無疑證明了大勢所趨。   成本高 時間長 訪問中,Teddy特別強調LED Art和LED Work,其實兩者的最大分別,固然就是LED Art沒有客戶的束縛,可任意天馬行空創作,任何材料、色彩和規模均全屬個人喜好。「唯一要考慮的,是自己有沒有budget。成功的artist,是會自己籌募經費的。」相比起其他藝術媒介,LED Art的成本雖然較高,投放的時間亦較長,也需要熟悉線路和電子等技術。不過,正因為LED是半導體,可與不同的科技媒體結合,加上LED本身體積細小,顏色選擇上更數以萬計,能夠拼湊出不同的組合,變化多,可能性自然無從估計。 對於行業前景,他認為以LED應用在商業及設計上發展的已夠成熟,惟成本仍屬於高,因而未能做到大眾化。至於在推廣上LED art,Teddy指:「我會繼續積極在國際間參與更多展覽和比賽,贏取更多獎項和認同,令Teddy Lo這個名字有更多人認識,好讓大家知道香港也有一位LED artist。」   藝術與治療 藝術不單止能洗滌心靈,也可以啟發思維,而且更具有治療作用。為嚮應聯合國教科文組織的「國際光之年」,Teddy最近應本地商場邀請,夥拍聲音治療師Angela Flame及愈合藝術家Magnolia May Polley,設計出多感官藝術體驗空間《Seven Keys》。 3個合作單位利用LED裝置的光效,結合色彩、聲音、氣味及圖像,引發參觀者的視覺、嗅覺、觸覺、味覺和聽覺的五重感官體驗,產生心靈安寧的感覺,達至藝術治愈之效。Teddy解釋,今次創作的靈感來自印度科學家Dr. Dinshah Ghandiali,「他是首位大力鼓吹將顏色及光譜融入治療的人,他認為不同顏色乃對應身體不同部位,只要適當地運用Color Therapy,就能治愈病痛。在他的著作中,更提及過不少成功例子。」他補充,早在未有彩色燈光出現前,醫學界已利用反射設計,將病人放到不同的顏色空間進行治療。「不同的光譜頻率會對應不同的音頻,如紅色是對應C調,再配合味道和感官,便可以設計出7個不同色彩的空間。希望大眾走到裡面,能有片刻寧靜,放鬆心情靜靜享受當下,從而達至藝術治療的作用。」在人多、喼多、普通話多的商場內可以心靈安寧,聽落很弔詭。 國際光之年 聯合國教科文組織以推廣教育、科學及文化項目為宗旨,每年均有一個特定主題作推廣,上年便以表揚晶片科技為人類帶來的改變及貢獻為主題。今年的主題是「國際光之年」,以紀念光學發展如何改變人類生活及帶來的進步。聯合國教科文組織總幹事Irina Bokova說:「如果說二十世紀是電子時代,廿一世紀則是光的時代。」 《Seven Keys》 為配合「國際光之年」,K11邀請了多位藝術家炮製Supernova X'mas Luminastic,帶出光學技術於可持續發展、解決社會問題等多個領域中的重要性,並鼓勵大眾轉用具節能效益的LED照明產品。商場特別邀請了著名駐港LED藝術家羅揚文及團體,設計出多感官藝術體驗空間《Seven Keys》,以科技創造不同空間,讓大家充分利用五官體驗,從而得到啟發。 《Seven Keys》多感官藝術體驗空間 日期:即日起至明年1月3日 地點:K11藝術空間(B207)

2015-12-03

隨著八、九十後陸續投身社會,網絡世界便愈多「面試奇觀」流傳,如父母「湊」見工、用WhatsApp辭職等,都是年長一輩眼中的離譜行為,不過,縱然兩代人的工作態度南轅北轍,卻不代表九十後無法與五十後在職場共存。 文:Wing  圖:莊振邦 fast money or 血汗錢? 要數本地正面對青黃不接問題的工業,相信建造業必定名列前茅,不但水泥工、紮鐵工佔多數是中年人,就連一般承接住宅、商舖裝修的師傅,都普遍是年資不少的裝修佬。或者因為裝修這個行業,賺的都是辛苦錢,在這個流行搵fast money的世代裡,年輕人自然寧願投身金融、IT界,也不願每日赤膊上陣砌磚頭、掃灰水。不過世事總有例外,開業不足一年的裝修公司「The Block Design & Renovation」,正是由4位九十後男生創立,現時由其中一位老闆Andy主理。 「我的大學同學現時大部分都從事IT或金融投資等行業,有時跟他們聊天,大家都在做Apps、設計網站,感覺錢好像很容易賺,很少人選擇傳統的行業,傳統是指真的落手落腳去做事,提供的是服務、人情味。可能因為我喜歡安穩和踏實的感覺吧。」年僅23歲的Andy生於中產以上的富有家庭,在悉尼完成大學學位後便投身社會,這位典型的ABC少爺仔不如一般富二代,他回港後沒有按「慣例」子承父業,反而與朋友創立裝修工程公司,「很多人說傳統工業很快玩完,尤其是裝修,會因為老化而被淘汰,甚至有人說成是黃昏工業,令年輕人都不敢入行嘗試。其實裝修是一個存在很久的行業,每個人、每個家庭都需要它,每日都有新店開張、舊宅翻新和新居入伙,只要有新一代肯加入和推動,令這行按健康的產業鏈運行,它可以是一份很有前途的工作。」 自聘師傅  日對夜對 The Block與坊間的裝修公司營運模式甚為不同,普遍工程的流程是由裝修公司負責接洽,與顧客商討細節後便將工程外判予師傅,但Andy卻一改慣例,聘請4位資深的裝修師傅專門負責公司工程。「未開舖頭前,我和其他partners完全不懂裝修工程包含甚麼,開業半年已換了好幾個師傅,當時真的覺得很難跟他們合作,大家想法不同,而且因為我年紀小,他們不信任我。」他坦言裝修是按年資論輩分的行業,新仔入行,縱然是老闆也得聽前輩意見,「通常我們都是爭論工程的細節,有些地方我覺得要改,他們覺得不需要的,不肯改就是不改,亦試過因為他們遺失了買材料的單據而嘈交。」Andy坦言,起初是一股盲勁想做好自己的工作,卻忽略與他們溝通,「我是打算以後都在這行發展,所以更要改善跟師傅的關係,與他們好好相處是入行門檻之一。現在的心態是你對人好,人自然對你好,而且要講道理,剛剛入行做的幾單工程,當時我完全不懂裝修包括了甚麼,花了近4個月觀察、做資料搜集才慢慢知多一點,後來真的向師傅請教便學得很快。當然啦,偶然賺到錢出花紅是必要的啊!」Andy形容現在與4位師傅都是朋友,更謙虛地說:「作為一個後輩,我也希望可以學習到自己不懂的事,不論是做裝修抑或做人,他們懂的都比我多。」採訪當日,師傅們對Andy跑來地盤不以為然,似乎老闆監工,雙方早有默契。「你不覺得他突然跑來好像在監工嗎?」我問。「他常常都來問進度,我哋又可以知幾時要交貨,他又清楚進度,大家咪冇爭拗囉,咁先係做嘢㗎嘛……你哋來幫佢影相,我使唔使著番件衫呢?」師傅笑說。 緣份工程 The Block開業至今,一般的新舖及住宅裝修、舊宅翻新等工程都接過不少,但Andy笑指現時最常接的是「林沈嘢」,「有次我收到個電話,有個婆婆想找人搬電視,說自己搬不動,於是我就去幫她搬。」Andy笑言,每接一單生意都似是種緣份,不能用錢來衡量,「做裝修的不能說每單都要賺大錢,有時接的是維修工程,如果見到單位內有些地方容易發生意外,例如是電線太舊等都很難視而不見,特別是我們經常接到媽媽級的客人來找我們做工程,她們家裡有小朋友,所以就算她們沒有order要做,冇錢賺我都要做,我覺得這是責任和承諾。」 The Block Design & Renovation 地址:中環羅便臣道30-32號 Facebook:The Block Design & Renovation  

2015-11-26

去舊立新是每個年代的必然課題,特別是生於講求效率的二十一世紀,年輕人日復日被新產物、新科技衝擊, 難免對傳統習俗和禮數感到陌生,尤其是衣著方面,縱然中國唐服有兩千多年歷史,都難以走入潮流, 但南韓卻能保留固有文化,既能追趕國際潮流,同時崇尚傳統韓服之美。 文:Wing     圖:董立華、部分由受訪者提供 重視婚嫁 南韓文化近年已是無孔不入,不論是歌舞、衣著抑或飲食都成為亞洲文化的一種象徵,尤其是時裝文化上,更是現時首屈一指的強國。不過,在潮流以外,他們依然保留及傳承有五千多年歷史的傳統韓服(Hanbok)。現時,在眾多的南韓時裝品牌中,有部分仍以設計傳統韓服為賣點,其中一個就是已傳承三代的「Baek Oak Soo」。「許多人會將傳統服裝與時裝分開,過去我亦曾經這樣看待韓服,但後來在電視台為古裝劇設計服飾後,發現Hanbok也可以很有現代感。」Baek Oak Soo第三代傳人、時裝設計師Jin Woo Cho,自小跟隨父親學習韓服文化,耳濡目染下逐漸愛上時裝設計,「我對韓服的喜愛深受父親影響,南韓只有大學設有專門研究韓服的學科,所以一般南韓人都是從父母或長輩中認識韓服。」在傳統的南韓人婚宴上,新郎、新娘均會穿著全新的婚嫁韓服,男生會內穿束腳闊褲及短衣背心,外襯帶結外套,並戴上紗帽冠帶及穿著木靴;女生則穿紅裙黃短衣,外襯稱為圓衫的闊袖外套,而按照傳統,母親會在兒女嫁娶時親手縫製,是南韓人一生最珍貴及會一直保留的衣飾,連繫著兩代之間的情感,「直到現在,每個南韓人都有一套由父母所贈的韓服,不過與傳統的相比已相差甚多,不但衣衫數量減少,就連飾物都加入了現代元素。」   白衣民族的褪變 Jin指,傳統韓服特色在於展現女性自然美,尤其可見於布料用色上,韓服布料過去是利用天然染色法染成,一套Hanbok一般具備3種顏色以上,以白色為主調,再配搭自然色如藍色、褐色及紅色等,而衣衫配襯則與中國唐服相似,同樣是分層次的配搭。Jin坦言韓服發展深受中華文化影響,在朝鮮半島仍處於三國時代時,3個古國高句麗、新羅及百濟已對當時的唐朝文化甚為推崇,而影響最深的就是服裝設計概念,「唐代的絲製長袍是Hanbok的前身,大約在朝鮮半島三國時代時從中國傳入,不少貴族開始穿著有花紋的全身裙及闊袖上衣。」朝鮮人民在尚未認識唐服前,一般以白色為服裝主色,亦因而有白衣民族的稱號,後來的服飾才開始愈見鮮艷,「現代韓服的發展,關鍵時期可算是中國明朝,當時明朝女性由穿長衣改穿短上衣,當時朝鮮亦跟從這個轉變,成為了現時女性韓服的上衣『赤古里』。」早在十九世紀初時,其實韓服仍未被朝鮮人視為一種國家文化,但後來經歷日本侵略後,才萌生守護自身文化的意識,令Hanbok由1960年代起成為百姓日常服裝,至1970年代,更成為他們出席節慶活動或儀式的必備服飾。 飾物及配件 ●簇頭裡 女性在婚禮上配戴的頭飾,通常是新婚服「圓衫」的配飾。 ●花冠 同樣是女性的婚禮服配飾,設計上比簇頭裡更華麗,多以金絲、五色珍珠及蝴蝶鳳凰等形狀的裝飾作襯托,新娘子多在穿著婚禮服「闊衣」時配戴。 ●髮簪 女士常用飾物,用來固定髮髻,髮簪種類眾多,包括龍簪、鳳簪、竹簪、玉蘭簪及梅竹簪等,各式圖案象徵了配戴者的社會地位。 ●足套 男女裝皆備,以白色為主,跟現時的白襪相似 ●圓衫 是現時南韓女性在婚宴上穿著的大禮服,本來是朝鮮時代的王族、貴族女性和貴婦的正禮裝,由絹製成,肩上、胸和背面鑲有金箔裝飾,直到朝鮮時代末期,百姓也可以在婚禮上穿着,但款式較簡單,以彩色緞子取代燙金圖案。 ●闊衣 闊衣是高麗王朝和朝鮮王朝時朝鮮公主和翁主的大禮服,以紅線繡上的10種植物和動物,代表著長壽、幸運和富貴,最初是上流階層婦女的禮服,後來平民也被允許穿着,多以棗紅色貢緞、花紋緞及洋緞製成。 綠襯紅  最美新娘服 「以前的韓服分為官服、王室禮服、士大夫服制及平民服制,衣衫長度及顏色都按不同階級有所不同,但隨著社會發展,韓服開始變成日常服飾及禮服,而現在就只會在特別節日如春節或婚禮上,又或者在某些場合如小孩的周歲祈福儀式,及父母的花甲宴上穿著。」Jin指,早期的Hanbok主要以個人社會身份、性別及年齡作分類,如貴族穿著的文羅花綾,但現代韓服已演變成以用途劃分,大致可分為禮服及日常生活服。他坦言現時的韓服比正統韓服簡化得多,已由10件衣衫遞減至由5件組成,而布料顏色亦可自由配搭,「不過,韓服始終對女性較多限制,特別是裙子顏色,未婚女性可穿著較鮮艷的赤色,而已婚婦女要穿著深色如藍色,年老女性則常穿灰色。男女韓服一般都是以亮色的上衣配搭暗色的褲子或裙,綠衣紅裙是朝鮮未婚女性最常穿的配搭,亦是韓人眼中最佳的新娘服襯色。」

2015-11-26

家中總有些東西,天天在用,但卻毫不起眼,用舊了、用破了,要更換,想來想去也不知道從哪裡買回來好,最後,居然統統都能在雜貨店找得到。                                              文:Phoebe   圖:黃文山 跟著時代走 位於深水埗基隆街不起眼的一角,有一家屹立了三十多年的雜貨店,由溫佑琦及其妻子黃月興二人創立。店名「奇興」二字,是取自兩人的名字而成,亦象徵著他們的心血。由批發到零售,統統無任歡迎。夫婦二人老了,把店舖交由兒子溫海洲(Terry)打理。本身從事會計的Terry,毅然放棄高薪厚職,回家接手經營一家小小的雜貨店。旁人眼中,這也許是愚孝,但對他來說,能夠接手父母用心經營多年、養活他一家人的奇興,放棄本身的工作,根本是微不足道。   店舖經歷批發行業的興衰,本港由全盛時期的百多家批發商,到了現在只剩下十數家;又過度了沙士時的不景氣,捱至今日,兩老身體再也負擔不了每天繁忙的工作,揀貨、入貨、檢查、定價、統計市場需求等的工作,就由年輕一輩來接手吧!畢竟已經營三十多年,難以一味沿用以往的經營模式,不進步,很快就會被時代趕上和淘汰。在大家心目中,只有師奶阿叔才幫襯的雜貨店,也該轉型,進入電腦化的年代。Terry解釋:「爸爸的英文不太靈光,又不諳電腦,採購上自然少了選擇,現在我們會盡量聆聽客人的意見,看看流行些甚麼,再從不同國家採購,帶來更多選擇。」簡單如gel甲專用的剪刀,也有來自意大利、日本、台灣和韓國的可供選擇,以配合不同需要。貨單也全部以電腦系列統一,以便處理。最意想不到的,是Terry為奇興開設了Facebook專頁,專攻年輕市場。同時亦方便了香港以外地區的顧客,查詢及訂購貨品。   這裡的貨品,由家品、文具、頭飾,以至廚具也一應俱全。客人嘛,由三歲到八十也有。小女孩拖著外婆的手,走進來嚷著要買個頭飾,外婆也順手買把紙扇。只要你想得到的家品,都幾乎能夠找到。只要購買滿指定金額,便可以批發價購入,還不限數量及種類。因此,有不少團體及小販也到來找批發。 Terry得意地說:「深水埗鴨寮街、基隆街和福榮街等等,大約有七成的檔口也是向我們取貨,連中環永吉街,甚至遠在澳門,也有我們的客人。無他的,我們的批發價真的低,選擇多,最重要是沒有設限。」由老爸那一代開始,便儲落一班老顧客。學校的家政堂、社區中心的興趣班與慈善團體等,也來選購物資。「客人問得多,那應該是最近流行的東西,我們便立即搜購呢!」難怪,甫走進店舖,便看見一整列的「芭蕉扇」(小型手提風扇),但附近的貨架,卻擺放著一把又一把油紙扇,滿足不同年齡層的需要。新舊時代產物的交替,反而營造出一種帶點衝突、卻和諧的跨時代感覺。   貨物談歷史 亂中有序的雜貨,外行人想來買些甚麼,根本不用自己找,開口問句便行。店員會告訴你,要找的東西擺在那個位置,同類型的貨物,有幾款,甚至十數款讓你慢慢選擇。雜貨店就是這樣的一個地方:閒日沒事幹,你絕不會特意走進去逛逛,儘管天氣多熱,你也不會內進歎冷氣,難道是貪圖這裡夠擠迫嗎?但當你想起家中有甚麼生活雜貨要添置,不管怎樣,你也會擠進去買個夠為止。這大抵是「有事鍾無艷,無事夏迎春」吧!   客人要找甚麼貨,大概也可一探歷史。七十年代的女生,愛用髮圈來造出一頭曲髮。對!就是元秋那「包租婆」的七彩髮圈;現在嘛,女生都愛買豬鬃毛梳來吹出曲髮。奇興可說是以做梳起家,在東莞設有廠房,每年平均生產300萬把梳,其自家品牌K.H.更獲中國十大名牌。梳的木紋,是用人手一筆一筆畫上去。「早十年八年,大家重視起保健養生來,可用作刮痧的牛角梳就賣得最多。」八十年代,又怎少得蘋果膠梳呢?不然又怎能梳出「飛仔頭」!   張小泉的剪刀、不求人、藤條和海棠粉等,就由開店至今,一直賣到現在。年輕一輩,對海棠粉似乎沒有認識,但這可是外婆年代的「美圖秀秀」啊!海棠粉用作線面,帶有清雅的香味。線面時先樸上海棠粉,吸光面上多餘油脂後,令面毛更顯眼,方便線走。以前線一線面,效果就等於現在做facial,不同的是,線面是大大方方坐在街邊,由婆仔們為你服務,而不是乖乖躺在美容院裡。還有,線面婆仔不會hard sell你買course的。Terry又會跟廠商要求改良貨品的質素。昔日髮廊常用的洗頭刷,現今已絕少使用,只有年長一輩才買。據說用洗頭刷按摩頭皮,能夠刺激頭部穴位,促進血液循環,頭髮也長得健康些。不過,以往用來製作洗頭刷的塑膠太硬,容易弄傷頭皮,Terry便向廠商反映,換上軟身的塑膠。老實說,幾蚊一個的洗頭刷,買的人少之又少,一個月也許只能賣出十數個,實在沒有必要入貨,更莫說著眼它的質素。偏偏Terry卻這樣執著,別人不放在眼內的事,他則用心。每件雜貨,他均親自挑選,百貨應百客,總有人懂得欣賞。 奇興  深水埗基隆街322-324號地下   Facebook:Kihinghk    

/136



C觀點

中原城市領先指數

廚神

旅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