頁數 1 / 62

am77

2015-12-17

吸收過量金屬對人體有害,相信大家都知,否則「鉛水事件」又怎會令大家人心惶惶。當香港有不法商人使用劣質組件或物料,引致食水含鉛的同時,地球上的另一角落──柬埔寨,每天卻有數以萬計的人以鐵造的魚塊(Lucky Iron Fish,下稱鐵魚)來煮食,以增加鐵質的吸收。看似古老又傳統的鐵魚煮食法,改寫了柬埔寨人民的一生。 文:Phoebe  圖:朱古力、部分圖片由受訪者提供 Credit:Business of Design Week 從心出發 Lucky Iron Fish,是以天然亞鐵(natural ferrous iron)鑄造的魚型鐵塊,小小的一塊鐵魚,能為一個家庭補充每天所需鐵質的75%,有效期更長達至少5年。這不但改善了柬埔寨人民的健康,甚至改變他們的一生。「全球有近35億人因鐵質攝取量不足而帶來不同的健康問題:貧血、身體虛弱、認知能力缺損、阻礙兒童發育、增加患病風險,甚至死亡。」面對這個全球化的危機,加拿大籍設計師Gavin Armstrong決心解決這個問題。「全球有近一半的人口受鐵質攝取量不足而影響健康,惟現有的治療並不足以解決問題。在偶然的機會下,我得知柬埔寨的情況,於是開始構思辦法。」在柬埔寨,有超過一半的國民基於遺傳病及飲食習慣,以致每天鐵質攝取量不足,Gavin決定從當地入手,再慢慢延伸至全球,務求徹底化解這全球危機。他成立了Lucky Iron Fish,但強調這不是一個慈善機構。「我們只是一般的商人,不會叫自己做charity;不同的是,我們是對社會負責的商家,亦獲B-Corporation認可(即為社會帶來正面影響的責任企業)。」 早在公元前500年,中國人已經懂得用鐵製的器皿來煮食,以增加鐵質的吸收。Gavin參考這個方法,設計出魚型鐵塊。「在不同文化中,魚也代表著特別的意義;在柬埔寨人心目中,魚代表幸運。因此他們相信,以鐵魚煮食能為他們帶來好運,亦能幫助他們改善健康。」當鐵魚最初在當地試用時,反應竟意想不到地熱烈。人民十分樂意試用,接受程度遠比鐵質補充劑高。「由於鐵質補充劑有不少副作用,需要每天服用之餘亦相當昂貴;而且成效只有32%,比鐵魚的94%改善率更低。」 鐵魚+檸檬汁=補充鐵質 聽起來很原始的鐵魚煮食法,感覺並不可行,但經過Gavin及團隊的反覆測試及實驗,證實了鐵魚能為用家提供穩定而安全的鐵質攝取量。基本上所有人,除了長期病患者需徵詢醫生意見外,都可以使用鐵魚。首次使用時,建議先清洗乾淨。只需將鐵魚放在一公升的水煮10分鐘,加一茶匙的檸檬汁,煮過的水便可直接飲用,或用於煮食。經測試,以鐵魚煮過的水可提供70µg/g的鐵質(約7mg)。用後把鐵魚以肥皂洗乾淨並抹乾,放於通風的地方保存便可。飲用以鐵魚煮過的水,感覺怪怪的,也許會擔心有一陣鐵銹味。Gavin解釋:「我們曾為此進行蒙眼的味道測試(blind test),發現受訪者幾乎沒有察覺普通水跟鐵魚水的分別,證明了鐵魚並不會影響味道。」不過,如果鐵魚沒有清洗乾淨,或者煮的時間太長,水的味道和顏色也許會有些變化。「大家可以放心,我們也做過一些特別實驗,即使把鐵魚煮沸超過兩小時,也不會釋出對健康有害的物質,但就難免會影響水的味道。」畢竟是以鐵所鑄造,假如不幸生銹,他教大家可以檸檬汁洗去銹漬。 由於鐵魚所釋出的鐵質不會過量,有助身體慢慢吸收,亦不會帶來副作用。所以Gavin建議,用家只要每日持之以恆地使用,半年後便有明顯的改善。「我們在柬埔寨進行了臨床測試,曾經有女性用家在使用3個月後表示貧血問題有明顯的改善;半年後進行抽血檢驗,血液中的鐵質含量亦有顯著提升。」 此外,他亦一再強調,鐵魚要跟檸檬汁一起使用才會達至最佳效果,加強人體吸收。而鐵魚亦可放於鋁製或玻璃製的煮食器皿,不過千萬不要用鐵魚水來沖調咖啡或泡茶,因咖啡因會阻礙身體對鐵質的吸收。 信心 改變 希望 Gavin除了在原料上,以純淨兼未受污染的鐵塊鑄造鐵魚外,亦為當地居民提供充足的教育及支援,解釋鐵質不足為健康帶來的嚴重性,與及鐵魚的優點。他很感激當地一位女村長的仗義執言:「她真的幫了我們一大忙,幫忙說服和教導大家使用鐵魚的重要性。」 經醫學研究證實,用家在使用6個月後,精神改善了;使用9個月後,血液中的鐵質含量有顯著提升,有一半的測試者更沒有貧血的問題。最重要的是,他們都一致認為,使用後的精神和體力有明顯改善;減低了早產和嬰兒不足磅的風險之外,小朋友的身心成長亦得到改善,上課亦更集中呢!學三哥話齋,真是「藥箱都變成了首飾箱」。 Lucky Iron Fish在加拿大和柬埔寨設有鑄鐵廠,分發至柬埔寨的鐵魚,由當地工廠製造;而大家在官網見到的鐵魚,則由加拿大工廠製造。現在,Lucky Iron Fish已可運送至全球各地,一件鐵魚重約300克,運費約10至20加元,視乎地方而定。鐵魚產品有3款,分別是27.99加元的禮盒包裝,以100%可持續發展的再造物料包裝;25加元的一加一套裝,一件運到買家手中,另一件則會送到柬埔寨人民手中,對象是負擔不起鐵魚的當地居民;而35加元的A school of Lucky Iron Fish套裝,便直接為當地家庭提供5條鐵魚。鐵魚最少可用5年,Gavin笑說:「使用至魚的『微笑』褪色後便該更換新魚了。」至今,Lucky Iron Fish已幫助了超過89,000名居民了,這是簡單、成本低、可負擔和有效改善鐵質攝取量的工具。在未來,Gavin計劃繼續在全球推廣Lucky Iron Fish,希望在地球上的每一個角落,都看到這條在微笑的可愛鐵魚。了解更多:www.luckyironfish.com

2015-12-17

香港的模樣,作為香港人自然最了解不過,目下香港,或許看在我們眼裡是假繁華真紛擾,但看在內地出生的知名畫家沈平眼裡,這個香港,依然有其可愛之處。 文:Wing 現年68歲的沈平,以水彩繪畫香港景聞名,以平實的色彩、簡單的線條,多年來以畫筆紀錄香港一隅。近日,他與多位本地水墨畫家舉行了一場「一新意象──當代香港名家油畫」展覽,在芸芸參展畫家中,沈平可算是繪畫本地風景的表表者之一,作品包括:《油麻地果欄》、《昔日大磡村》、《水果檔》及《大澳》。沈平自言最愛畫風景畫,尤其是香港景色,是他多年來最大的創作靈感之地,然而,他卻非土生土長的香港人。 「我1947年在當時的北平出生,後來移居上海後,在那裡度過了孩童到青少年的成長時期,一邊讀書,一邊學畫。」他指,當時政府招募一群知識分子到新疆軍營,負責向士兵教授知識,由於沈當時非常崇拜擅繪新疆風景的畫家黃胄,於是他為了一睹新疆美景,便踏入了軍人世界,「我當時被分配到新疆的市中心烏魯木齊,負責策劃軍隊成就展,不時要幫忙繪畫宣傳海報上的人像,當時有很多前輩在旁指教,畫功當然進步得很快。」直至七十年代初,沈平在機緣巧合下,被當時的淅江美術學院選中,有機會到校內進修,更幸運是遇上對他影響深遠的一代水墨畫名師顧生岳;至八十年代,內地改革開放,他輾轉間來到香港,至今在這裡已度過了三十多個寒暑。 強烈對比 「香港是我的人生中逗留最久的地方,就連我的出生地北平和工作最久的新疆,都不及香港給我的回憶那麼多。」一個大半生在內地生活的人,沈平來港後,不期然將身處之景與內地比較,他說:「香港曾經被英國統治,令這裡有著中西合璧的文化,就連街頭風景都有著兩種截然不同的特色,例如中環,高樓大廈旁往往會有大牌檔、古廟,或者香港人已經見怪不怪,但在內地,這種有著強烈對比的風景是很少見的。」他指,內地發展一日千里,土地規劃完善,根本不可能有古今建築共處一角,「對我這個在內地成長的人來說,這種景觀散發著很強的生命力,這是由香港不同年代的人竭力保留自身歷史的見證。」 「一新意象──當代香港名家油畫」展覽 即日至明年1月9日(逢周日、一及公眾假期休館) 上午10時至下午6時 一新美術館(觀塘海濱道165號SML大廈4樓)

2015-12-10

時裝,既美好又殘酷。美好是,它為人類帶來無限新鮮感,新品上場不到數月,下季新衣又將要來臨;殘酷是,季與季的更替意味著舊衣要被淘汰,designer的創作故事也隨之長埋衣櫃下。紐約高級時裝娃娃創作人Andrew,為了打破「衣服價值由人類賦予」的慣例,08年創立自家品牌「AY COLLECTIVE」,設計並縫製出逾萬個有名有姓有故事的高級時裝娃娃「Kouklitas」(希臘文中的「戲偶」),將衣服背後的設計故事託付在這些fashion dolls身上,免被潮流大浪摧毀,彷彿為時裝編寫一本立體歷史書。 文:Wing  圖:莊振邦、部分由受訪者提供 場地提供:圓方ELEMENTS 不論是生於哪個年代的女孩,相信都曾經擁有洋娃娃,然而,卻會因著產地和出產年代不同,而在膚色、衣著及身材等有所差別。最早面世的法國陶器娃娃,膚色白皙,身材均勻,穿著一身十九世紀法國貴族服飾,散發著皇室的典雅氣派;而二十世紀中出產的芭比娃娃則身材(異常)纖細,,一般穿著潮流服飾如運動服等,滲透著美國當代的fast fashion文化;千禧年代出產的中東芙拉娃娃,膚色拗黑,穿著的是淡彩色外衣、民族服飾或晚裝裙等。娃娃的外形和服飾一直隨時代轉變,展現了當代人的品味,更紀錄了一個時代的女性地位,那麼,最能呈現二十一世紀女性形象的,想必就是高級時裝娃娃了。     離開主流 作為Fashion dolls designer,Andrew愛娃如命,其母亦同樣是愛娃之人,熱衷於收藏不同國家的古董娃娃,當中的Madame Alexander更成為他創作Kouklitas的靈感「女神」,「小時候,媽媽在家裡收藏了很多玩具公仔,我後來亦擁有很多個,有機械人、洋娃娃等,每個我都會用一些布碎幫它們造衫,會按公仔的特色設計衣服,由那時開始媽媽便發現我喜歡時裝設計,便開始栽培我這方面的興趣,後來考入了紐約流行設計學院,畢業後便順理成章成為Fashion designer。」不過,要適應變化萬千的時裝圈卻非易事,尤其是服裝設計師,眼見親手設計的衣服,在走上T台數月後便被人遺忘,Andrew坦言,不少人都為著追趕潮流而忽略衣服與人的關係,「現在太流行fast fashion了,對於每件衣服背後的設計故事,大家都不太關注。設計娃娃可以透過為她設計人物特色,帶出它穿著的衣服的故事,讓它成為盛載著背後設計故事的女孩,所以我後來決定不再擔任時裝設計師,轉而設計高級時裝娃娃。」 Where’s fashion girl? 由Andrew設計的Kouklitas,每個都穿著獨一無二的服飾,擁有一臉美麗「妝容」和設計精緻的髮型,而且它們各有姓名、個性甚至星座,活活就是個女孩子。他說:「設計Kouklitas時我從不畫草圖,因為創作是感性的。我會先構思角色故事,再從故事延伸出她們各自的特色。」Andrew近日獲邀來港,為商場的聖誕場地布置擔任創作總監,並設計約100個Kouklitas作為裝飾,「像今次這種一次造過百隻Kouklitas連場景的大型project,更凸顯了故事的重要性,因為要有場景,所以構思時我就問自己『Where’s fashion girl?』。今次與商場合作分成幾個部分,設計主舞台時,我的想法是時尚女性出席一場典雅party,所以穿的多是晚裝,而另一part公園,因為裡面大部分是小朋友,所以是casual wear,以往不少知名品牌如Christian Dior launch過很多出色的casual wear系列,參考過他們的作品後,今次選了我最喜歡的歐洲風格。不過,平日我們穿的休閒服布料如牛仔布,觸感較硬,所以我造casual wear時會跟晚裝一樣,用soft一點的布料,但挑一些較鮮艷的顏色,或者有珠片的,令它casual得來帶點luxury感覺。」Andrew強調選擇布料時著重質感,而他最愛的就是既便宜又好看的絲絨布,「它是我的signature fabric,夠挺身,容易剪裁出不同線條衣裙。可能因為我是讀時裝設計出身,認為布料質感取決於設計主題,我工作室裡有個大型的布料『圖書館』,存放了數百種布料,例如主題是浪漫的話,便會利用仿紗設計有層次的晚裝裙,而其他如silk、muslin及satin等都是我常用的布料。」 cotton人形 Andrew過去造的Kouklitas,每個大小不一,一般大至110cm,小至26cm,他建議初學者避免用太大的人形公仔試造,以免在量度衣衫尺寸時出現誤差,他說:「這批最新設計中,人形公仔的size都偏大,增加了造衫的難度,因為我是以人的比例來計算,相對較難預計,而且自由度沒那麼大。」除了設計娃娃服要注意細節,Andrew亦強調要小心為Kouklitas化妝,否則隨時變成《Child’s Play》裡的Chucky,「很多人覺得娃娃可怕,是因為它們的眼睛又圓又大,而且直視前方,晚上看到可能會被嚇倒,所以我用水筆或marker畫它們雙眼時,盡量將眼神畫成望左或望右,簡單畫兩條線便可。」他續說,另一點令人誤解Fashion doll可怕的就是,舊式陶瓷娃娃那種「硬掘掘」、冷冰冰令人不寒而慄的觸感。由於早期的Fashion doll主要由歐洲發明的Ball jointed doll(球體關節人形)構成,關鍵部位裝有能讓它做出接近真人姿勢的球型關節,用料則以石膏、陶瓷、木材及塑膠為主,不過Andrew認為,這些材料不但成本偏高,而且因為質地堅硬,很多人都只會將它視為裝飾品,「我現在都改用cotton造的人形,除了減省成本外,還因為cotton質感柔軟,抱在懷裡就像抱baby一樣,我一直希望客人把Kouklitas帶回家後,會跟它玩和抱抱她,當然最好跟我一樣視它為好友啦。」 自08年開始,Andrew的Kouklitas由閒時手作仔變成量產商品,多次與知名品牌合作,除了為Galeries Lafayette Paris設計聖誕櫥窗外,亦經常與不同服裝品牌crossover,設計一系列穿上Alexander McQueen及Anna sui等服裝的Kouklitas,雖然令他知名度大增,不過他亦毋忘創作初衷,銘記Kouklitas的創作意義,「我還是最喜歡第一批製成的Kouklitas,雖然當時沒有甚麼主題包裝,不過創作得很隨意,令我有勇氣和動力離開時裝界主流。」

2015-12-10

要留住某一刻的時光, 可以用文字、照片、錄影、錄音, 甚至圖畫去表達, 而剪影藝術師薛方寧師傅, 則使用獨門的剪影技巧,將美好的剎那保存。 文:Phoebe Yuen   圖:朱古力 一技之長 Silhouette一字,本是法文,解作側影。Silhouette cutter是剪影藝術師的專稱。在薛師傅心目中,這門藝術獲專有的稱呼,是對從事該藝術工作者的一個肯定。「任何人都會執筆提字,唯獨書法才算一門藝術。」說得真對,拿起剪刀剪紙,誰也曉得,但剪影藝術卻並非人人都懂。 年屆74歲的薛師傅,從事剪影藝術已有54年,是本港唯一一位專職剪影達50年以上的老師傅。在大學修讀食品工業化學的他,投身社會的第一份工作是任職大學教師,教授微積分,與藝術本是風馬牛不相及。後來他卻突然辭職,並居然走到街上擺檔繪畫人像。六十年代初,香港的經濟環境並不富裕,不是每個人都擁有相機,想留低倩影,除了到影樓拍照,繪畫人像便是最折衷的方法。有書不教,寧願在街上日曬雨淋擺「走鬼檔」,原因還是不外乎生活。「當年香港地搵食艱難,當然是為了餬口。」可是,兩、三個月後,他便轉攻剪影藝術。「個個都掛住搵食,那有時間坐下來慢慢讓你畫呢?就算是速寫,都起碼要需時10分鐘,怎會有人願意花這些時間?」 剪影只需1分鐘便完成,自然大受歡迎。薛師傅當年在沙田、旺角和銅鑼灣大丸附近擺檔,每幅剪影收費0.5元。無牌小販的生涯,除了隨時要「走鬼」,也得乖乖向黑社會「收規」。他笑說:「有牌都沒用,擺檔的指定位置人流疏落,要做生意,還是要走到人流旺一點的地方。」假如被捕,便要繳交5元罰款。回想一次被抓個正著,竟然不但沒有被罰,更獲外籍法官同情。「法官很好奇這些街頭藝術家在倫敦和巴黎成行成市,為何本港政府偏偏容不下我們。他放過我之餘,更著警察還我5元罰款。」不過,在當年的社會,警察似乎也份外有同情心,基本上會「隻眼開,隻眼閉」,只是一個月拉兩、三次,交個差便算數。自力更生,總比攤開雙手拿取政府援助好。然而,在現今的香港,自力更生似乎不為世人所認同,欲靠自己努力賣藝,卻負擔不起嚇人的高昂租金;在街頭賣藝,卻被「勤奮」的警察驅趕。對!還要應付自由行和跳老舞的強國大媽。香港人就是可悲。 回看當年一般市民一個月的人工大約120元,而薛師傅每月收入就有300元至400元。更甚的事,他每日只在晚上8時至10時擺檔。在那個年頭,這是一筆相當可觀的收入呢!「偶爾也會在中午到黃大仙或大角咀一帶擺檔,附近有很多工廠,一放飯,就會有很多工廠妹來排隊光顧。」由於工廠妹一個月的人工只有大約80元,因此他亦調整收費至0.3元。現在,他偶爾在尖沙咀文化中心和香港公園等地擺檔,收費30元,幫襯的人依舊不少。   呈現真實 薛師傅從未修讀過與藝術有關的課程,由繪畫到剪影都是無師自通。他解釋,剪影的秘訣,在於將人的側面真實呈現出來。「單看側面未必能剪出好看的剪影,畢竟人是立體的,要如畢卡索一樣,把立體的面形在平面的紙上呈現。」他從來不會放大面上的特徵,他笑說:「特徵很多時候都是缺點。」曾有外國遊客要求別剪出他的雙下巴,惟薛師傅堅持不作修飾,還向他解釋:「在中國文化裡,雙下巴是好福氣的象徵,是一件好事,怎能剪掉呢?」拿起剪刀五十多年,剪過的側影以10萬計,白的、黑的、黃的和棕色皮膚的人種統統都剪過,在他眼中,東方人與西方人的輪廓大有不同。東方人輪廓雖然沒西方人的分明,卻柔和得多;西方人的輪廓線條則清晰突出。另外,女士和小孩的剪影難度較高,始終女士的輪廓不如男士般出眾;而小孩嘛,最怕就是坐不定!   吉卜賽生涯 被新加坡傳媒形容為“A minute to go”的剪影藝術,為薛師傅帶來生計之餘,更帶給他成就感,可謂名成利就。自六十年代起,他便應各國邀請到當地表演。他用20個字來形容四處走訪的吉卜賽生涯:「東渡觀櫻花,西征歐羅巴,北闖神州地,南訪星馬家。」想不到薛師傅除了手工了得,對文字也有相當研究呢!他走遍內地、東南亞、美洲和歐洲各國。在1976年,就跟香港小姐林良蕙出國作親善訪問;又曾代表香港出訪馬來西亞,擔任國慶表演嘉賓等;更是2002年第一批進駐星光大道的藝術家。走遍各地,所見所聞定必比他繼續留任大學教師多。得到各方邀請和肯定,周遊各國交流和演出,為他帶來了成就感,亦是對他的藝術工作一個肯定。 每次開檔,他都帶著一個用了多年的公事包,裡面裝的東西十年如一日:一把剪刀、一疊紙和一本紀錄他多年工作的剪報。別以為他用的只是一把普通的「張小泉」剪刀,這可是薛師傅專用的剪刀,連上廁所也會帶著,是只有他才可以用的寶貝,他直言:「剪刀在,人在。」剪刀的鉸位螺絲調校得很鬆,以便剪出彎位細節時更利落。年事已高,但薛師傅沒退下來的意欲。「直至看不到,剪不了,我才言休。」不過,他亦沒有收徒弟的打算。「我脾氣很怪,不是人人也受得了。更何況我只會自己剪,還未有功架指教別人吧!」這門傳統的剪影藝術,也許在10年間逐漸消失。要留住當下的美好,除了千篇一律的自拍外,我認為剪影顥得更有價值,更添一份神秘感。 ◆◆◆薛師傅除了不定期於文化中心和香港公園擺檔外,由即日起至明年1月3日,逢星期六、日及公眾假期下午2至5時,於海港城海運大廈露天廣場作慈善義剪。只需即場捐款$50予香港血癌基金,便可獲得屬於自己的剪影。詳情:2118 8666◆◆◆  

/136



C觀點

中原城市領先指數

廚神

旅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