頁數 162 / 164

健康

2010-09-13

明明身體健康,但經常感到自己會身患惡疾,並不停求診,甚至接受各類的身體檢查,這都有可能是疑病行為。中文大學一項研究推算,本港約有57萬人有過度疑病行為,有機會增加患情緒病的風險,困擾更令疑病行為惡化,形成惡性循環,嚴重影響生活功能及質素,故有精神科醫生建議要及早正視問題。 年約50歲的Hydee,12年前做完膽臟手術之後,自此經常懷疑自己患病,後來妹妹與姐夫分別患癌,令她更擔心自己會否一樣患癌。「總之就懷疑有問題,但又唔知咩問題,成日都摸住自己會唔會有硬塊,少少病徵就好驚。」她稱,疑病行為愈趨嚴重,除監察自己外,更一併監察家人的身體,會經常觸摸著他們的身體,「後來連朋友都摸」。她稱,差不多所有器官都曾檢查,一年做十次身體檢查,「X光、磁力共振等,多都數唔晒」。之後朋友建議她向精神科求診,證實這些是疑病行為,當接受認知行為治療後,目前情況大有改善。 中大香港健康情緒中心主管李誠(圖)稱,部分有過度疑病行為者,會擔心患有或已患有嚴重疾病,如癌症、心臟病及中風等,他們會過度留意身體的正常感覺或轉變,會經常諮詢不同醫生及重複接受身體檢查。該中心去年訪問逾三千名15至65歲的人士,當中77%受訪者並非長期病患者,他們接受疑病行為問卷初步評估後,發現有10.9%人有過度疑病行為。調查又發現,有過度疑病人士者,在同一個月內患上嚴重程度的情緒病風險,較沒有疑病行為者高出逾兩倍。李誠指,醫生會透過認知行為治療,鼓勵他們減少過度監察身體,把注意力集中至其他生活範圍上,改善生活質素;若同時患有情緒病者,便可透過藥物治療,控制情緒病外,亦可顯著減輕過度疑病行為。

2010-09-10

本港約有1%的人口患有心房纖顫(Atrial Fibrillation, AF),患者普遍需要藥物控制心律,減少復發機會,維持正常生活。不過,有心臟科專科醫生指出,藥物對於部分患者未必有效,加上長期服藥或會出現不少副作用,故若心房纖顫持續惡化,患者可接受手術治療,有研究顯示患者在手術後,毋須服藥及沒有病發的成功率高達83%。 香港心臟電生理學會醫院聯會名譽司庫黎偉強表示,房顫主要是由於位於左心房的肺靜脈,其四周肌肉層產生不尋常的電波,進入心房,干擾到正常心跳,令心房呈現短促而急速的連續不規則跳動現象。他指,患者一般需要接受藥物治療,但療效成功率只有50%,而且更可能會帶來明顯的副作用,如肝衰竭(4%)、甲狀腺功能失調(25%)等。 該會於07年進行一項有關心房纖顫消融技術治療的研究,有113名來自威爾斯親王醫院及屯門醫院的病人參與,患者平均患病已達55個月,全是病徵明顯,服藥後仍無效。接受治療後,再跟進及觀察一年,結果發現83%患者症狀得到改善、72%房顫沒有復發,更有80%患者毋須再服用抗心律藥物。該會主席馮永康指,以導管發出的射頻能量,能阻絕肺靜脈電流傳至心房,單次手術後,可達致理想效果及可免除藥物治療的副作用,讓患者可回復正常心跳及生活。 現年26歲的甘乙宏患病已有十多年,服藥亦有十年,但一直控制不理想,而且服藥依從性弱,「有時唔記得食,有時又唔得閒食,食完又會口乾同口淡。」半年前因房顫問題已轉化為持續性,故決定接受手術治療,手術後情況明顯有改善,「以前心跳好唔正常,依家真係感覺到一下一下」,他又稱上一次心跳正常,已是十多年前的事,目前仍需要服低劑量的藥物,但有望可逐步減少,生活質素回復正常。  

2010-09-09

醫學界一直認為眼壓過高,是青光眼的成因,因此把量度眼壓用作普查的方法及治療標準。不過,有眼科專科醫生指出,近年有研究發現,多達50%的青光眼患者屬於眼壓完全正常甚至偏低,他們均屬「隱形患者」,故認為不能單憑眼壓作為診斷標準,並建議年屆40歲後,應定期接受詳細的視神經檢查及視野檢查,以及早診斷並治療。 青光眼是本港的頭號永久致盲疾病,平均每4宗永久失明個案中,便有1宗是由青光眼引致。由於青光眼引起的視力受損一般從視野兩旁開始,視力會逐漸收窄,但因此病發初期是無痛及不易發覺,很多病人發現時,其視野範圍只剩餘低於兩成。 眼科專科醫生伍鎮坤表示,正常眼壓是12至21毫米水銀柱,若高於21毫米水銀柱,即表示眼壓過高,以往醫學界認定眼壓過高是青光眼的成因,近年卻發現,有30%至50%的患者眼壓只有10毫米水銀柱,因此若單憑量度眼壓,作斷診之用,便很容易忽略患病,成為「隱形患者」。 伍鎮坤指出,除眼壓外,青光眼亦有其他風險因素,如40歲以上、有家族病史、達600度以上的近視、心腦血管疾病等。他稱,由於青光眼與心血管疾病有密切關係,故部分眼壓正常或偏低的青光眼患者,可能是患有心臟血管疾病、周邊血管收縮、高白脂、血壓過低等。 著名電台節目主持人Uncle Ray(圓圖),於3年前開始發現視力輕微退化,視野變差,最初以為是「長者通病」而沒有刻意求醫,但因視力逐漸變差,故於兩年前求醫,發現患有白內障及青光眼。當時他的眼壓只有12毫米水銀柱,屬於正常範圍,他接受白內障手術後,再用眼藥水控制青光眼,目前眼壓維持在8至9毫米水銀柱。 伍鎮坤表示,治療正常性眼壓青光眼,同樣需要降低眼壓,相比起眼壓偏高的個案,眼壓水平須要被降至更低水平。而且他建議市民,踏入40歲後應定期接受詳細眼科檢查,不能單靠簡單的眼壓檢查作出診斷。

2010-09-08

男士認為,勃起功能稍遜是難以啟齒的事,但有些男士因包皮繫帶過短,當勃起時可能出現撕裂,甚至流血不止,這便是男人「最痛」。有外科專科醫生表示,包皮繫帶過短並不罕見,但患者在勃起或發生性行為時,便會有「扯住」的感覺,但因這是「尷尬症」,故患者多不會求診,最終影響性生活甚至心理。 外科專科醫生李燿基表示,包皮繫帶位於龜頭下前方,內藏多條小血管,是一些堅韌及不易破裂的軟組織,有固定及連繫龜頭與陰莖的作用;當陰莖勃起時,包皮繫帶便會「扯得好行」,若本身是包皮繫帶過短的男士,便會感到龜頭下前方不適、有明顯的拉扯感、甚至疼痛及影響性生活;若性行為太劇烈更可引致包皮繫帶撕裂及流血不止。 他稱,曾有一名近30歲的新婚男士,青少年時間已發現有包皮繫帶過短問題,勃起時會不適,但一直無處理。直至與妻子「洞房花燭夜」時,突然下體劇痛及出血,需由妻子陪同前往急症室求醫,醫生發現其包皮繫帶撕裂致嚴重出血,需馬上止血,並以手術修補。 李燿基指,部分個案在繫帶撕裂後,拒絕或延誤治療,傷口容易感染細菌及發炎。患者若不盡早處理,包皮繫帶撕裂會復發,而且更會影響性生活質素。他稱,患者可接受包皮繫帶整形手術,將包皮繫帶橫切開,再用針線縫合傷口,有助繫帶放鬆及延長。 24歲的陳先生,未婚,每次發生性行為時,包皮前方均感到痛楚,故從來無法完成,逐漸更對性行為產生恐懼,因此影響到與女友的關係,最終分手收場。為此他於兩周前求診,最終發現其包皮繫帶過短,並決定接受整形手術,以徹底解決問題。 李燿基稱,手術可在診所進行,只需局部麻醉,約20分鐘便完成。患者於5至7日後便康復,但手術後初期,避免一些撞擊性運動,最少在3周後,才可有性行為,但若仍感痛楚,便不宜勉強。

2010-09-07

思覺失調患者會出現幻覺、妄想或思維紊亂等病徵,一般首發年齡是15至25歲,患者通常在發病後需要持續服藥一年,但不少患者會自行停藥,容易導致復發。有研究更指出,患者持續服藥約兩年,可減少近一半的復發風險。有精神科專科醫生指出,患者若有停藥意願,應向主診醫生商討,並在停藥過渡期,應尋求專業性思覺失調服務的協助。 香港大學醫學院精神醫學系思覺失調研究組,早前邀請178名首發性思覺失調患者參與研究,以了解他們在病徵完全消退後,持續服藥或停藥對病情發展的影響。參與研究的對象均已持續服藥至少一年,並已完全沒有病徵,研究人員再將他們分為持續服藥及只使用安慰劑兩組。 有份參與研究的該學系臨床助理教授林美玲表示,經過12個月的研究後,有79%安慰劑組的患者曾經復發,重新出現思覺失調病徵;而持續服藥組的復發風險則減至41%。而且停藥組患者的再入院率為13%,較持續服藥組的4%為高。 大埔醫院精神科部門主管鍾維壽指出,患者的服藥時間因人而異,但大部分患者可能承受不到藥物的副作用而停藥,但普遍患者認為「唔使食藥就即係完全康復」,故因此而抗拒持續服藥,但這有機會引致復發,曾有個案停藥後3年始復發。 該學系臨床教授陳友凱(圓圖)表示,患者復發除受藥物影響外,亦與其性格、生活能力及臨床病徵有關,若性格較孤僻、疑慮、面對工作壓力者,復發機會亦較高。因此,他建議康復進度良好的早期思覺失調患者,需持續服藥兩年;小心考慮停藥風險、接受專業性早期思覺失調服務,而若出現復發病徵,應及早重新開始服藥,以控制病情。

2010-09-06

腎病的病徵並不明顯,故不少人會因此而延誤治療,承受洗腎之苦。根據美國的平均人口患有腎病的數據推算,估計香港目前約有70萬名腎病患者。有醫生指出,由於遺傳及生活環境相似等因素,令近親患腎病的機會大大增加,因此建議父母及近親應及早接受檢查,以減低腎衰竭風險。 46歲的簡麗萍,在12年前患有腎病,在03年開始洗腎,至今年1月獲得腎臟移植。當時已得知近親患腎病機會比一般人高,故兩年前已建議當時42歲的妹妹簡淑蘭及18歲的女兒,前往門診接受抽血、量血壓及驗小便等檢查,及後二人均證實同時患有初期腎病。 在檢查前已有高血壓問題、但沒有用藥及覆診的淑蘭稱,收到報告後除發現高血壓外,亦發現有血尿問題。目前她有接受定期覆診,服食高血壓藥物至今,情況已受到控制。但麗萍的女兒就未有接受治療。 由腎科學會在08至09年對11間醫院、466名患有慢性腎病患者中,向其共884名近親研究發現,有23.1%慢性腎病患者的近親小便含有蛋白,較05年的3.2%比重高出7倍,而近親發現有血尿的佔25.9%。經過各項檢查得出,慢性腎病患者父母患有腎病的風險是55.2%,而其他近親是33.3%,而兩者都比正常18%的發病率為高。 負責研究計劃的威爾斯親王醫院腎科主任李錦滔(圓圖)指出,因家族的遺傳性,慢性腎病患者的家人,患有甲型腎小球發炎等的風險均會提高,加上飲食習慣相近,吸收鹽份及澱粉質的數量相若,故增加近親患有腎病的風險。李錦滔建議,家中有腎病患者,近親應及早接受檢查。若近親若同時是吸煙者、肥胖及高血壓時,一旦出現如容易疲勞、食慾不振、水腫等各種腎病病徵時,便需要積極跟進治療,以免病情惡化至末期而承受洗腎之苦。

2010-09-03

不少家長以為子女「肥肥白白」,便是營養十足、無偏食,但原來肥胖兒童亦會因偏食引致營養不均,影響他們的成長及學習能力。有營養師稱,家長忽視子女的偏食行為,如吃得少、吃得慢或吃飯時間不定時等,持續偏食便會令小朋友營養失衡。 註冊營養師陳國賓(圖)指出,若子女太瘦或吃得太少,家長便會很快意識到偏食或營養不足;但若子女肥胖、吃飯吃得太慢,則認為非重要問題而忽視。他稱,肥胖可能是因兒童偏愛進食澱粉質或肉類,整體飯量及肉量較多,只集中吸收到碳水化合物、脂肪等宏量營養素,反而少進食魚類、蔬菜等,令維他命A、鐵質等微量營養素攝取量少,因而即使肥胖也會營養不均衡。他提醒家長,不應以身高體重來衡量子女是否有偏食行為。 陳國賓稱,小朋友應在30分鐘內完成一頓飯,但不少兒童因受睇電視或玩具影響而容易分心,令用餐時間動輒用上1小時至2小時。他指,家長往往忽視子女的用餐時間,吃得太慢會影響下一餐的胃口,甚至將下一餐的時間順延,若每一餐均延遲則變相吃少了餐數,故兒童不能從正常飯餐中吸收均衡營養。他建議家長應規定子女在適當的時間內完成飯餐,初時兒童可以因抗拒而食量少,但逐漸便會養成習慣,食量自然會恢復正常。 近年不少家長講求健康飲食,陳國賓指有家長會將自己的偏食行為「遺傳」予子女,「有家長自己唔食牛肉,就連子女都唔食牛」。他指,這些行為均會令小朋友無法吸收足夠的營養,繼而影響身心健康。兒童未能攝取足夠的鋅、維他命A等,會影響免疫功能,容易生病;若鐵質及維他命D不足,會患上貧血,甚至影響學習及集中能力。 陳國賓曾接觸一名不足3歲的女童,該女童是由婆婆照顧,「婆婆成日帶女童去飲茶,食蝦餃、粉果及鹹水角就當一餐」,雖然女童的身高及體重正常,但其母親發現女兒的語言能力及學習表現不及長子,擔心下尋求協助,經分析後認為女童有需要改變飲食習慣,約半年至9個月後,女童的學習及語言能力也回復正常程度。

2010-09-02

當病人因嚴重肺炎、肺纖維化、感染致命病毒而出現急性肺衰竭時,便需要使用人工呼吸機輔助呼吸,但若患者的肺功能已跌至危急程度時,呼吸機亦可能無助維持肺功能及確保有足夠氧氣供應。有呼吸系統專科醫生指出,近兩年本港引入的「人工肺」,可在緊急情況下,暫時性取代患者的肺部功能,減輕肺部負荷,令患者可回復自主的呼吸功能。不過,使用「人工肺」會有四成至六成機會,出現併發症,故只會用於最後支援,盡可能爭取更多時間,讓患者的心肺功能得以恢復,減低死亡率。 香港港安醫院呼吸系統科專科醫生曾華德(圖1)表示,「人工肺」是一種體外維生系統(圖2)代替肺部進行氣體交換,其運作是把病人體內大循環的靜脈血,引流至體外密閉矽膜或微孔膜氧合器內,帶離血中的二氧化碳,再經溫度調節後送回大動脈內,模擬了肺部的運作,而患者體內的血和氧氣,則毋須經過自身的肺部,在體外進行氣體交換,達到呼吸作用。 他稱,病人因嚴重肺纖維化、嚴重肺炎、感染禽流感或SARS等高致病毒,出現急呼吸道衰竭時,傳統呼吸機若無效,便可利用「人工肺」作最後支援。一項在澳洲的臨床數據顯示,在68名因感染H1N1而出現嚴重肺功能疾病的患者,在使用「人工肺」後,有71%患者可成功離開深切治療部。 薄血藥劑量不能有誤 不過,在該研究中亦顯示,在「人工肺」治療期間,有54%患者患上出血併發症,亦有62%出現感染併發症。曾德華解釋,由於治療過程中需要使用薄血藥,防止血液凝固,萬一劑量錯誤,便有機會出現溶血、凝血等;另外亦有機會出現血小板減少症、下肢缺血、血栓栓塞、敗血症、腦出血或腦死亡等,出現併發症機會約四成至六成。 爭取時間待肺功能恢復 他又指,此方法不適合腦部缺氧、晚期惡性腫瘤、慢性阻塞性肺疾病、或已出現多重器官衰竭,存活機會微的患者,本港引入至今,約有十名患者使用過該技術。 他強調,「人工肺」並非用於治療已衰退的肺功能,只是爭取更多時間,讓患者的心肺功能得以恢復,減低因肺部功能喪失,而引發缺氧性多器官衰竭的機會,從而降低死亡率。

/136



C觀點

中原城市領先指數

廚神

旅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