頁數 8 / 20

小歇

2016-04-08

我雖不是憤青,卻也不是盲目、阿諛奉承的跑者,更不是接受運動品牌贊助的精英運動員,對於朋友於某大品牌的跑步比賽中發生嚴重意外,感受萬千,希冀大會作出檢討,避免悲劇再次發生。   受傷的朋友發了照片和自白的文字予我,她說想透過傳媒,甚至法律,去令大家知道賽道安全的重要性,我一再問她是否已想清楚,她毅然說:是的!透過她,我明白了生命中的一件重要事情:當自己認為要説出來的事,就要勇敢說出來,用盡一切渠道;也要清楚知道,自身可能帶來的影響力!既然跑步、跑山比賽愈益普及,保障公眾安全亦刻不容緩。   五千多名女子於晚上為10公里比賽起跑,當中許多是首次參加跑步比賽,不懂「跑步禮儀」的人比比皆是。例如,平常當我們要超越前面跑者,會大叫「左面」!但當我被許多人的無情手腕突然猛力撞過,以及數次被踩腳跟後,心中就覺得很奇怪,這些人為甚麼那麼沒有禮貌?還是因為賽道、過多的人流量而令人摩肩擦掌呢?   「跑步禮儀」包括對比賽的尊重,平常的跑步比賽,很少有跑手會突然停下來,或柴娃娃地在跑道中自拍。當然,大家也有自己人生的自由,你可以在街道上跳舞或屙屎,但敬請以不擾亂別人的秩序和以安全為先!   別人以為那是小女子意氣之爭,誰知道下一個受傷的是不是自己呢?我們絕不能只是坐著看和聽,說到底,我們是為自己對跑步的態度,以及為跑者相信的理念而爭取。然而,有幾個能像電影《十年》般出類拔萃?有幾個能像第一位成功爭取跑馬拉松的女性般突破?雖然別人對我們不以為然,但是我們仍然相信,會看得到公義之爭的正面回饋!   提出問題,不一定立即有答案,卻可讓大會和跑者面對自己無知的第一步!無知、了解、改善、進步,就是作為一個對自己有要求的人之過程,對嗎?我真心鄙視那個一味擁護、盲目的跑手! 文、圖:鄭素麗  

2016-04-01

我常說,只要你有跑3公里的能耐,連跑20分鐘,循步漸進,你就有跑馬拉松的潛力。即使不是跑步教練,我都可以這樣說,因為,我自己的經驗就是如此……但許多時候,不幸就在離我們不太遠的距離。 文、圖:鄭素素 在出戰「香港之巔越野挑戰賽」的30公里賽之前兩星期,我銳意相約朋友去試路。許多對自己有要求的跑友、一些著意比賽時間或想奪獎的人,都一定會在比賽前走畢整條比賽路線,因為無論在預計自己要帶多少水、食物,甚或決定是否要帶一些輔助小工具,如行山杖或攀爬防滑手套等方面,試路都有一定幫助。但,對於跌倒,我卻沒有太多準備和經驗。 比賽由深井釣魚灣泳灘起跑,進入深井村牌坊,經過村內球場,踏上梯級,就開始了約兩公里的斜坡。經過吉慶橋到達清快塘,遇上平路或落斜,我也用跑的。途中看見美麗景致,如荷花池或高聳、又黃又綠的樹,透過陽光,照得每一片葉子像鑲了金邊,不禁停下來深呼吸一下花和草的氣息。在跑、走、停之間,心中許多時候也頗為矛盾。我不是精英運動員,又不是要拿獎,參加了越野比賽,就要享受大自然和大會的路線指示,一味盲目的跑,身邊經過了甚麼,你知道嗎? 到達石龍拱,再爬上蓮花山,在落坡時扭到足踝後一貫彈起,心知不妙——3年前毅行的陰影又來了。兩位朋友從後追上:「素素,竟然讓我們追上?」我説出因由,他們其中一個竟然隨身帶著止痛噴霧,二人夾手夾腳,幫我拉起襪和跑褲,向我患處噴藥,令人感動! 我在心中謾罵自己,為何如此掉以輕心呢?一邊對自己說,沒事的、沒事的,只要我認為沒事就會沒事了(好笑!),然後開始慢行起來,心中一個名叫「保守」的小聲音說:「小賽一個,有甚麼好可惜的,要放長線看啊!」另外,「恣意」和「憤慨」的小聲音答:「不可以走!預備了兩星期,你點都同我拿個獎牌才走啊!」跑者如我,內心自言自語的聲音在受傷後愈見嚴重了。 腦中閃過今晨與跑友車中的對話:「你知道那個精英運動員嗎?這幾次也是因傷而棄賽呢!是否要退下了啊?」「有時去到精英級數,要告訴別人,自己放棄比賽,真的很難啟齒,心裡一定不好受。」「是心理障礙而傷的嗎?是潛意識中不想輸給勁敵,或不想面對自己退步的現實嗎?」其實每個人也有身體不在狀態的時候,勇敢面對自己的懦弱,才是勇者的表現吧? 在20公里處,即大帽山郊野公園中,我退出了比賽,看見一個又一個的參賽者頸上掛著完成牌,笑臉迎人,我心中緊緊的。這時候,像有另一個自己站在身旁搭着我的肩膀說:「不要緊的,這個比賽,下年再戰吧!你會再回來的,對嗎?」鼻子不禁一酸。對於著緊跑步的人來說,棄賽,絕對是重大的決定,只有跑者,能夠明白跑者的心態。 成長是一個過程,在這種跑者的自問自答、自言自語之間,我找到了自己的答案:離開,就是為了回來!   深井→吉慶橋→清快塘→石龍拱→蓮花山→白石橋→牛寮→施樂園→石林→大帽山頂→扶輪公園  

2016-04-01

我的中學同學都是典型的天之驕子——律師、銀行家、醫生和精算師,做廣告的我,無論在工種和人工方面,都是非常「另類」的。他們經常對我說:「真係羨慕你做緊自己鍾意嘅事,份滿足感幾多人工都買唔到啦。」 我非常疑惑,為甚麼大家認為做創作一定要浪漫地犧牲收入和時間?為甚麼追夢要放棄金錢才是美麗?為甚麼追夢不可堅持朝九晚五的Quality life?這班朋友給了我一個人生目標——就算我做廣告,都要擁有跟他們一樣,得到大眾認同一樣有「成就」——就是金錢、生活質素和社會地位。  社會奉承追夢,傳媒總愛將夢想和朝九晚五的工作、穩定的收入放在對立面,來刻劃那份不惜一切的美。常見句式包括:「為了藝術,他放棄了………」、「即使選擇了這條路,他決不後悔。」久而久之,人人變成黃子華,認為做自己鍾意嘅嘢就要犧牲,「係咁㗎啦」!追夢的同時,又想賺很多錢、又想朝九晚五,就會污染那份夢想的美。  追求金錢和地位,不美麗,但的確是令每個社會進步的最簡單和直接原動力。試想想,如果社會上全部人都不追求金錢和地位,社會會發展成點?很多人會說「唔好用社會把尺去度自己嘅成就」,我覺得夢要追,但同時又答到社會對成就的要求,才是真正的大事。 最重要的,是可以為其他人引證——追夢的跑道,都可以是一條康莊大道。 文、圖:Secret Tour Hong Kong負責人Stephen Chung

2016-03-24

西貢是香港人的後花園,翠綠的山巒與蔚藍的海灣,一年四季也吸引遊人。冬天時筆者愛遊長咀(又名大浪咀),是香港陸地上最東端,對出是一望無際的南中國海,這種海天一色的景觀叫人神往。鄰近有險峻的短咀,與名氣十足的蚺蛇尖,不少遊人會將這三地串連成一條行山路線,今日就在此介紹一番。               文、圖:樂思 由北潭坳起步,沿麥理浩徑走不久即見前面遠方有一尖峰指向天際,便是蚺蛇尖,香港三尖之一。先會經過赤徑,赤徑對出是深長的赤徑口與大灘海,水波不興,路旁草地時有大大小小的黃牛在吃草,筆者每到此處便覺心情平靜。 繼續沿麥理浩徑向上走兩公里,便是大浪坳,由此走北面小徑,便是登尖之路。剛開始時山徑無甚起伏,蜿蜒前行,行友大可輕鬆闊步,一面看著前方的蚺蛇尖,一面欣賞山下大浪灣的風光。不久到達蚺蛇坳,沿緩坡上走六百多米,此時山徑往右一轉,突變陡峭直指山頂,就像一條昂首吐舌的眼鏡蛇,兇猛無比。蚺蛇尖雖然只高468米,但從南脊登頂的山徑風化嚴重,要額外留神,還要手腳並用。   登頂之後,腳下風景壯麗,北面千溪海岸,東面是長年捲起白頭浪的大浪灣,西面背靠無盡的山巒,剛才的艱辛是十分值得的。長咀在大浪灣的右面,有如一條長臂伸入大海。遊人可以從蚺蛇尖山頂東面的小徑前往,下山的路比剛才上山的更加崎嶇陡峭,一不留神會滑倒,遊人下山時的狼狽狀常常是笑料,其實在歡笑中艱難下山,比皺著眉頭更勝一籌。畢竟,行山看的是風景,領會是心境。 一輪急降下山之後一段路叫米粉頂,筆者猜想是否因這段沙路幼滑有如米粉?米粉頂山下北面有小徑前往短咀,小徑十分狹窄,亦多旁支小徑,要小心迷路,到達短咀範圍時,更有數個崎嶇的起伏,不時亦貼近山崖,要萬分小心。筆者喜愛一直走到盡頭,那裡有一崖壁名叫將軍石,真的唯肖唯妙。   如不打算出遊短咀,大家可以由米粉頂經東灣山直出長咀,路況比短咀平易近人得多,山徑分明,長咀地方大,可分下路與上路。筆者愛從下路出長咀,盡處是一片草坪,是露營熱點,周末是人氣不少。岸邊兩座紀念碑,一為紀念1981年一隊童軍隊伍被巨浪沖走造成三死四傷的意外,另一座為紀念前曙輝旅行隊隊長陳榮俊先生於美國加州旅遊時墮崖遇難的意外,亦是提醒旅界後人要注意安全。 草地有小徑登上右旁山上,可以眺望那無邊的南中國海。之後從上路折返,東灣山山邊小徑到達東灣,走到沙灘盡頭有崖有小徑接駁大灣,大家可從大灣沙灘的小路到達大浪村,經麥理浩徑,折返北潭坳作結。 一尖雙咀為旅界熱門路線,路段十分崎嶇,路程亦長,需有長程急走的能力。遊人如不想走馬看花,「趕頭趕命」,亦可將短咀長咀分開遊覽,慢慢細味當中景致。 建議路線:北潭坳→赤徑→大浪坳→蚺蛇尖→米粉頂→短咀→長咀→東灣→大灣→大浪村→大浪坳→赤徑→北潭坳(24公里) *若省去短咀可節省4公里   景觀:5星  難度:3.5星    

2016-03-24

大家對特首梁振英的施政報告中,最深印象的,除了是提了數十次,但也不知所云的「一帶一路」之外,要數他構思在中環海濱長廊設釣魚區,以及其後在個人網誌中提議興建泳棚,讓上班族在午飯時間游水的主意。 午飯時間游水是否可行,有不少朋友做過實驗,而且憑坊間的反應,大概連梁振英自己都心裡有數。如果要找一個比建泳棚更好的主意,筆者就會提議沿著中環海濱長廊興建有淋浴設備的更衣室。 在商業區裡有一條長廊,用途往往就不局限於讓市民休憩玩樂,可以同時成為市民上班的通道。若然能夠利用長廊來跑步或踏單車上下班,將交通和運動在同一時間做,相信能夠吸引上班族做運動。然而,跑步或踏單車上班的朋友總是不多,為甚麼呢? 最大的原因,可能是這一帶缺乏有淋浴設備的更衣室。環顧中環和金鐘一帶,大概只有香港公園有供公眾使用的更衣室。大家在跑步或踏單車後,沒有地方可以洗澡和更衣,大汗淋漓和一身汗臭,自然不方便上班。所以如果沿長廊建一些有淋浴設備的更衣室,必定能夠解決上班族做運動返工的一大障礙。 記得立法會秘書處曾構思於議員辦公室的樓層增設淋浴間給議員的同事使用,當時筆者還很高興的對助理們說,有淋浴間,大家便可以跑步上班了。可惜後來不了了之,不知何故? 文:立法會(法律界)議員郭榮鏗  

2016-03-11

長洲有張保仔洞,有東灣石刻,有很多大小廟宇,是個歷史豐富的小島。一般遊客到長洲是去吃海鮮與遊覽一些知名景點,但其實長洲隱藏了一段英國人圈地蓋別墅的歷史。 文、圖:樂思 二十世紀初,香港政府為了將長洲南部的山頂區發展為高尚住宅區,逐於1919年發出一條法令「Ordinance No. 14 of 1919」,規定在長洲南部建屋,必須向政府申請。政府在界線上豎立15塊界石(Boundary Stone 縮寫為B. S.),界石以花崗岩雕琢而成,正方柱體尖頂,高約半米,上面刻有以下文字:B.S.、No(編號1至15)、ORDCE(Ordinance的縮寫)、No. 14、1919。界線由長洲西南面的鯆魚灣至東灣長洲醫院附近,界石編號亦由鯆魚灣的1號界石,沿線順序。界石上的文字原本被漆上紅色,但因年代久遠,顏色已經脫落。因法令失效多時,以及長洲人口增加而在島南興建大量房屋,部分界石都埋沒在地底或被草叢遮蔽,部分更不知所終。後人要尋找這段歷史,便要花點工夫。   從長洲碼頭起步,沿海邊步行至美經援村,沿著張保仔洞及五行石的標示,在巨石之間穿過可以到達鯆魚灣;走到水泥小徑的盡頭,是西園的後門,1號界石便在門後不遠處。原路走回西園的正門,山頂道西自助美經援村60號旁的泥坡上,2號界石便隱沒在雜草之中。毫不顯眼。   3號界石近美經援村東面的亂葬崗山坡密林之中,十分難找,筆者與友人搜尋時真的是披荊斬棘。走回西灣路,信步前往圓桌村,村後有小徑有一牌坊寫著「義塚塋道」,穿過牌坊沿乾溪邊的小路走進墳場內,4號與5號界石位就位處主路旁顯眼處。原路走回溪邊的小路,對岸山坡上便是6號界石。溪邊濕滑,小心滑倒。   7至9號界石便在信義村範圍,從西灣路上信義村,7號界石便在61號屋前荒田內,9號界石則位於信義村近雅寧苑的1號村屋旁。可惜8號界石遍尋不獲,相信是在興建信義村時被移除了。沿山頂道走,兩旁的房舍錯落有致,比山下的平房區別緻多了,保留了昔日高尚住宅區的味道。走到天福亭一帶,是大石口區,10與12號界石隨著發展而消失了,而本來在路旁的11號界石,要從圍牆中窺視。前面不遠處便是關公忠義亭,現在剛好是庭園內櫻花盛開的時候,不要錯過。沿繼續往下走,不久會見到一棵大榕樹,樹下便是13號界石。   14號界石位處長洲醫院廚房的走廊上,十分好找,但醫院範圍內,要安靜一點呀!15號界石應在長洲醫院近海邊的一處,相信是興建醫院被移除。 一路搜尋界石,不時向當地居民詢問界石情況,慨嘆舊物不作好好保護,後人就只剩下無知或歎息。然而一路在小巷中穿梭,亦發現長洲除了度假屋與糯米糍,還是有小島風情的一面。  

2016-03-11

這半年內,已經接連發生20宗學生自殺案,許多傳媒的切入點,歸究於家長和學校予學生學業成績的壓力,老一輩的人會搖頭嘆息:「小孩的抗壓力比我們以前差很多了!」然而,大家知道跑步或運動能夠幫助心理和精神的健康有幾多?   你們對中學時期,品學兼優的同學還有印象嗎?我記得他們也是田徑和羽毛球隊的精英,那時我已經疑惑地想,學業成績和運動有關連嗎?小女子有幸以小六全級首三名身份,叩門入讀區內名牌中學,可是中一的成績怎樣也跟不上,也曾被班主任訓示,問我是否懶惰,我也曾為自己的不才痛哭過,身邊也有同學用鎅刀鎅手宣洩,聽說,他父母正辦離婚……… 中二報名參加課外活動時,與同學們加入長跑隊,以每周環區跑2公里為訓練,當時在想,3公里是甚麼距離?然後,跑過春秋,跑過風雨,對自己的成績仍未能進入首百位也就一笑置之,心想,排名這回事,每人總有一個位置,我盡力便成。我這個成績差勁的人,透過長跑,建立自信,於長跑比賽中獲得亞軍和徵文比賽的優異獎而踏上禮堂楷梯,接受全校同學如雷貫耳的掌聲,那一刻我明白到:成績表不是我的全部!沒有長跑,就沒有今日的我!   運動促進腦中血清素和多巴胺的分泌,加上為自己努力作了點甚麼,令人情緒穩定,建立自信,提高抗壓力。已有數位跑友實證,跑步令他們焦慮抑鬱症不再復發。有關運動與精神關連的硏究很多,但在香港認真取之實行的,我看到的是「全城街馬RunOurCity」和「凝動香港體育基金」,為青少年舉行持續跑步活動,更區域性地一步步將義工和同學們聯在一起。「過程中,我們看到義工和同學的互動和改變,希望青年人經歷學員、義工、甚至有一天成為我們的跑步教練,在過程中不斷學習、擇善固執、不輕易放棄!期盼能為更多生命帶來正面的改變。」RunOurCity創辦人及主席張亮說。 不要再自私了!讓我們站起來為社區的正能量出一分力吧! 文、圖:鄭素麗  

2016-02-05

近來一位少年人的一張風景照片奪得國際獎項,又喚起不少人對飛鵝山的興趣。飛鵝山(英語:Kowloon Peak),或名九龍峰,高603米,為九龍最高峰,位於黃大仙區、觀塘區、西貢區和沙田區的交界,為九龍群山之首。山上可飽覽整個維港兩岸、西貢市及白沙灣一帶的景致。山頂並無車路可達,但四周均有登山小徑,除了東脊與西脊較為安全外,其他路徑均陡峭危險,當中南脊因為能直抵「自殺崖」,是較受山友歡迎的路線。文、圖:樂思 飛鵝南脊的入口就在茶寮坳,即飛鵝山道路口不遠,起步處是一片小叢林,不過轉眼間便置身陡直的斜坡之中,抬頭一望,飛鵝南面與西面山坡露出不少巨型石壁,每個也是陡直的危崖,不禁被那磅礡的氣勢懾服。一路往上走,不知不覺到了一處岔口,在此處的岩石面上,有人寫上了「高危」及「崎嶇」兩字,要循南脊登頂,便要往左面「高危」那方向走。這面登山時而陡直時而迂迴,不時要手腳並用方能向上進發,查實「高危」線只要小心地走,也不算高危,途中有不少奇岩怪石可以讓人攀高走低,十分有趣。A 大約到了480米附近,山徑左方有一尖削帶有勾型的岩石,像懸於空中似的,那是「鸚鵡喙石」,代表已經到了「自殺崖」。「鸚鵡喙石」地勢相當險要,下臨數十米的筆直山坡,筆者走出去玩賞鸚鵡時,也是萬分小心的。沿山徑再向上攀,便是「自殺崖」的主菜:一塊突出來的懸空巨石,有如跳水台的跳板,上面可供十多人同時站立,很多山友戲稱為「觀景台」,可以俯視九龍市區和遠眺維港對岸的景色。不過,這個「觀景台」暗藏殺機,兩邊暗斜,如天氣潮濕時石面便相當濕滑,如不慎滑倒便分分鐘滑下百米下崖底,粉身碎骨。所以在「觀景台」上不宜站走近邊緣,以免樂極生悲。相信「自殺崖」的一名,也是指這裡危崖凶險。   「自殺崖」之後的山路走勢漸緩,不久山頂的電視訊號發射站也近在眼前,走到山頂,景色豁然開朗,向東望是西貢的白沙灣,向西望便是山峰連綿的九龍群山,有如屏風般形成了九龍半島的天然屏障(九龍一名便是因為這列山嶺上約有九座山峰而來),向南望是維港兩岸的石屎森林景色,與翠綠的九龍群山相映成趣。離開飛鵝山,有多條路線選擇,比較易走是沿北脊的石級往下走少許,右轉東脊的石級往飛鵝山道撤退,或左轉西脊往扎山道撤退,亦可一直往北走經象山及東山,接回衛奕信徑第四段的車路離開。 建議路線:茶寮坳→飛鵝南脊→鸚鵡喙石→自殺崖→北脊→象山→東山→衛奕信徑→                     慈雲山慈正邨 (6.5公里) 景觀:4星   難度:4星 起點交通:1. 九巴14D、26、27、29M (於順利消防局下車步行15分鐘往飛鵝山道路口)    2. 專線小巴 1、1A、1S、11、11S (於飛鵝山道路口下車)  

2016-02-05

完成了「冰封香港100」越野賽,小女子於翌日晚上,還是會夢見其惡劣環境和沿途參賽者一邊跌一邊呼叫的情景而驚醒,也曾夢見撞車和迷失,這樣的午夜夢回,當然很難睡得好。然而我的創傷後遺症狀,卻不比凍傷十指的朋友阿聖嚴重。 台灣跑手阿聖由於欠缺在港的醫療保障,住了數小時醫院收費已過千。與其他跑友討論,原來競賽和不可抗力的情況,保險是不包的。和阿聖於台北吃爐端燒,火燒到他的手指,他也說沒有感覺了,看他包着十指的模樣,就連在智能手機上打字也不能,只有用錄音的;他原本滿臉的陽光沒有了,臉龐就只有不安和膽心,哥兒何其可憐啊!我問:「當你回復感覺的時候,會有甚麼感覺呢?」他叉著頭深思後答:「十指應會很痛,但心會很安慰,也應該會鬆一口氣吧。」 另一位在馬拉松後扭傷的朋友,入院兩星期,醫生說還有1個月才可拆石膏和重新學走路,在這6星期內,雙腳肌肉發展不平均,無論跑姿和身體平衡均需要重新學習,由零開始。 我問極地跑者陳彥博,如果他在北極因為凍壞指頭而斷指,他會繼續跑步生涯嗎?他就:「我只會認為,今次自己準備不夠,而學習下一次做得更好!」看他極為認真和深邃的眼神,在他眼中我甚至乎看見一個森林和過去的經歷,我就明白那不是台詞,而是從心底發出的感受。運動員堅定的眼神,總有一股懾人的魅力。 我們雖不是全職跑手,但也是一星期最少跑3次的業餘運動員,遇上因為運動創傷而停跑,甚至連日常生活也有障礙,是始料不及的狀況。我們要麼走出黑暗,要麼湮沒於失望的汪洋中,運動創傷的悲切,帶領我們明白可以跑、可以跳的幸福。要再次體會跑步的幸福感,就是當你暫時失去的時候,我們記得要幸福啊! 文:鄭素麗  

/136



C觀點

中原城市領先指數

廚神

旅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