頁數 6 / 20

小歇

2016-06-30

為了年尾的各大越野賽事,香港的越野跑手早已習慣夏天操練。不過上星期連續多日天氣非常炎熱,最高去到攝氏35度,十分難捱,筆者設計了一條林蔭山線,由菠蘿壩經四方山至萬德苑,單程13公里,爬升近800米,兩頭皆有小食亭,容易補給,沿路多有樹蔭,亦有澗水可降溫,信是怕熱怕曬跑友的佳音。 文、圖:樂思 由城門水塘菠蘿壩起步,沿菠蘿壩自然教育徑前行0.8公里接入林道,沿車路下走及前行不到1公里是一個野餐地點,也差不多到達大城石澗的「灰橋」,虎蹤徑的入口就在公廁旁邊,此徑從前是連接山谷內各村的石砌古道,為建城門水塘,谷內村落早已遷徙,現在一向較少人行走。由近大城石澗的城門水塘塘畔起,上引至大帽山東南坡的相思林徑而止。路徑清晰,靠近澗谷,濕氣較重,加上樹林蔽天,全不覺外面的暑熱天氣,只是地上石上也長滿青苔,如遇雨天,相信濕滑非常。沿山徑再上走1公里,看見右方的第二個警告牌,便須右轉,發覺石級愈來愈陡斜時,便會與相思林徑會合(至此已走3.8公里)。在交匯點右轉,上走500米,很快便會到達大城石澗的肥佬麥。   為何叫肥佬麥?真是無從稽考。可能是有位叫肥佬麥的先生,在巨石上留下寶號,後來便人人也稱此地為肥佬麥吧。肥佬麥位於大城石澗,長年水量豐沛,夏天路過此處,用澗水洗臉是必然動作,天時暑熱直接浸入澗水之中,簡直是透心涼。涼快過後又繼續上路,向鉛礦坳進發,沿路有不少竹林,其中一段竹林旁邊有一幅石牆,陽光從竹葉間透射在石牆上,光影與那斑駁的青苔交錯出一陣古意,有一種平和的氣氛。走到一處分岔口,左面可接往麥理浩徑,右面小徑可經車路到達鉛礦坳(至此已走7.6公里)。   鉛礦坳四通八達,要登上四方山,當然是走麥理浩徑第八段。四方山山頂其實也不算很遠,只是2.5公里距離,只是前段的山路有點陡峭與崎嶇,加上此段是曝露在陽光下,走來有點辛苦,不過當去到650米的山脊高處,開揚的景觀定會令你暫時忘記勞累。四方山已經近在眼前,其背後的大帽山也清晰可見。走到四方山下的涼亭稍稍歇息,由此處到萬德苑全是林中的下山路,最適合夏天操山,走到525米高的郊野公園地圖牌,我喜愛取道梧桐寨瀑布的山路,因為特別清涼。先經過散髮瀑,之後是主瀑與中瀑,我特別喜愛主瀑,不單是因為它是全港最高的瀑布,它的潭水清澈見底又不深,與隊友浸在澗水一面降溫一面談天說地,十分寫意。中瀑與井底瀑相連,一個跳脫,一個含蓄,各有美態。   遊畢梧桐寨四大瀑,便到達萬德苑,如果13公里嫌短的話,大家可在此補給飲品,原路折返,反正近年興起在同一條線來來回回,一線兩食好像很基本吧。 建議路線:城門水塘菠蘿壩→自然教育徑→虎蹤徑→相思林徑→肥佬麥→鉛礦坳→四方山→梧桐寨瀑布→萬德苑 (13km) 難度:3星 (最高5星)  景觀:3.5星(最高5星) 起點交通:專線小巴 82 號    終點交通:九巴64K  

2016-06-30
2016-06-24

蒲台島為香港境內最南端的島嶼,島上的靈龜上山石、僧人石、佛手岩等石景在遠足界十分聞名,島上亦有郊遊徑貫通各個景點,山路平坦好走,所以每逢假日總是人山人海。不過郊遊徑只佔據島上不足一半的地方,剩餘的陸地,在地圖上看,除了等高線之外便是空白一片,但隨著遠足隊開發的小徑,昔日藏於島上的風景亦已成為探秘者專誠到訪的地方。 文、圖:學謙 路線由蒲台島碼頭開始,下船後便跟從島上的指示牌,沿水泥石級向巫氏古宅的方向上山,途中可參觀一下蒲台學校及已荒廢的巫氏古宅。過後石級便會消失,接上岩石坡後,附近有一塊在山下路牌提及過的棺材石,但隨著植物的生長,棺材石的位置亦變得隱閉起來。當然,細心一點的話,其實不難發現的。由碼頭開始,登山約40分鐘後便會到達牛湖頂,沿路牌「第三段」的方向再度上山,10分鐘後便會接上隱閉小徑的入口,此時留意東北面的遠處山頭上,有一座巨型的金屬架建在山頂上,這是一個十分清晰的大路標,進入隱閉小徑後只要一直向著這金屬架的方向前行便可。 在隱徑上前行半小時後,便會到達東頭頂的山頂處,亦即是到了巨型金屬架底下,這座金屬建築物其實是一塊微波訊號反射板,同樣的建設在九龍五桂山上都可以找到,在遠足界裡時常被戲稱為「籃球架」,而在這「籃球架」底下,風景卻意外地豐富,同屬蒲台群島之一的螺洲、宋崗及橫瀾島都盡收眼底,在天朗氣清的日子裡,甚至連九龍群山都一樣清楚看到。離開「籃球架」後向南方下山,一直下降到海岸邊,便會到達這次行程中的目的地大漏斗洞。這是一個海蝕洞,可容許海水流入的洞口十分細小,在洞底處形成一道狹窄的水溝,而向天的洞口既深且闊,細聽洞底海浪拍打崖壁的響聲,人們站在洞口旁亦顯得十分渺小。 欣賞過大漏斗洞之後,便須要向西面綑遊一段海岸回程,這裡有不少高崖險道要經過,是這次行程中難度最高,亦最花時間的一段。尤其以大氹灣的海岸最有難度,若然潮汐仍未退至低位,海浪便會淹過原本可行走的路徑,除非不介意濕腳,否則須要在崖壁上險攀橫越。到達大氹灣的另一邊後,便要翻越岩壁,進入島上一條細小石澗流水坑,如果在之前的海岸下過海,這小澗便有清潔的淡水可供沖身,亦可為過熱的身體降溫。沿澗上溯一小段便要離開石澗,接上澗左的山路,花上約50分鐘的腳程穿林而上,就可返回牛湖頂。如果還有時間的話,島上其實還有不少石景可供探索,但離開蒲台島的尾班船假日時間為下午6時,若是對體力或者腳程有所顧慮的話,還是沿早上登山的路返回碼頭等待比較好吧! 路線:蒲台島碼頭→牛湖頂→大排塘頂→東頭頂→大漏斗洞→流水坑→牛湖頂→蒲台島碼頭(7公里) 難度:4.5星   景觀:4星 交通:香港仔及赤柱來往蒲台島之街渡  

2016-06-24

剛過去的星期天,為支持數位跑友參與佛山西樵山24小時超級馬拉松,我在佛山國際影城中的懷舊建築下,作支持隊伍其中一員。沒有特別興緻去欣賞建築,因為一進會場,我就立即聽取跑友的飲食和個人衛生所需,例如每公里一次的運動飲品,或3小時一次的四分一件蛋糕或麵包,或以3匙運動補充粉加上750毫升水等。 跑步有時可以很簡單,但當跑步持續24小時,所要求的人與事物,突然變得很不一樣,而且超馬跑手所賦予此24小時的道理和意義還很「長、闊、高、深」。跑手需於1公里距離左右的跑道上不斷圍圈地跑,即是跑界所稱為的「倉鼠跑」。西樵山超馬分別有6、12、24小時賽,並邀請了不少來自世界各地的精英跑手參賽,所以如果想要超馬初體驗,又想與特邀國際級精英跑手同場競技,此乃不錯的選擇。 比賽最終由英國選手以跑畢221公里獲冠,而香港全素食的輝哥以217公里奪得亞軍,最後3小時輝哥由第三名追上,他於凌晨2時(即在完賽前7小時)仍然只居十名內,全素食的他一直吃蜜糖、蔗糖。輝哥很內斂,並不是大家的蜜糖兒,並沒有像其他「明星跑手」有一羣人擁護,他見我在玩手機,一邊跑一邊向我這邊大叫:「我同第四名差幾多?」喊到最後的竟然是:「我同第一名差幾多!」氣勢這回事,只有在現場才明白,那是又強勢又好笑的情況!別人說是1萬元人民幣獎金的魔力,我想還有點吐氣揚眉的因素吧,因為在現場不斷追上世界級跑手,於跑道上拉扯對方的步伐,那種證明自己能力的快意,應該很不錯吧! 我永遠不會忘記感動人心的每一幕:一個一個蜷縮睡倒在地上的超馬跑手、跑手嘔出水來然後繼續跑;甚至乎,有5個支援同時替跑手按腳、灑水、按肩、呈上食物。以上的一切一切,我會永遠記著,而且會進入其中體驗超馬!我們一起跑,好嗎?跑道見!             文、圖:鄭素麗

2016-06-17

水澇漕石澗,可能沒有多少人聽過,但一說起萬丈布,很多行山人士亦有聽聞。萬丈布是水澇漕的一段,亦是最精彩的一段,那萬馬奔騰的氣勢,叫人難忘。如果萬丈布是激昂的交響樂,那它身後的右源九曲,卻是一首幽幽的小調。                           文、圖:樂思 前往水澇漕亦算便捷,從大澳沿海邊小徑向二澳方向走,半小時左右便到達水澇漕的入海口。可從小橋右邊入澗,馬上有一大潭呈現眼前,此乃三疊潭的下潭,清澈見底,如不享受那清涼的潭水,實屬浪費。潭邊有山路接駁中潭及上潭,三潭三瀑皆可游玩,站在上潭瀑頂向海觀望,三疊潭有如鑲嵌在河谷中三塊翡翠美玉,美不勝收。   三疊潭之後是一段澗道,為曲折平緩澗道,旁邊有山路,亦可行走於澗道之中,偶有窄長小潭及小瀑,另有一番寧靜味道。不久,澗道一轉,突然一巨壁聳立眼前,流水滔滔而下,壁頂有一堤壩,此乃行山人士稱為天池的地方,不識水澇漕的人,也曾聽聞天池之名。天池乃一小型水塘,堤壩橫亙於峽谷之間,外望藍天白雲,置身水中有若懸浮天空,天池之名取得實在太妙。天池之後亦矗立著一個百米巨瀑,陽光照射下,遠看有若一幅天然的的白色布匹,萬丈布之名十分貼切。   萬丈布右邊有山徑接駁瀑頂,那裡亦有一潭一瀑,此瀑布經年有兩條白水流入潭中,猶如兩行鼻涕,山界前輩的確幽默,為它取名鼻涕爆。在此,水澇漕石澗一分為二,左源是來自靈會山西北山谷的主源,右面也是一支終年有水的源流,源自靈會山與大磡森之間的山谷,因澗道多曲折,前輩為它取名九曲。   進入九曲不久,叢林之中突有一大瀑布,走近一點看,瀑下大潭水清潭深,這便是九曲雙瀑,此瀑分上下兩層,皆有大潭作伴,下瀑雄壯,但我特別喜歡上瀑,那流水在岩石之間游走,有如舞者的妙曼的舞姿。雙瀑之後,澗道收窄,向右急轉,兩旁直壁聳峙,光滑平直有如刀削,便是削壁廊,不禁讚歎大自然的鬼斧神工。   這段是平流段,澗道穿過叢林,流水反射著從葉間透射下來的陽光,清幽雅致。途中有兩個相連的中型瀑布,有趣之處乃它們是幾乎直角右轉的。之後,又見一個開闊的大潭,跟剛才的狹小澗道很不相襯,潭後流瀑三折,由上而下一層比一層闊,名叫三疊瀑,每層之間也有一淺潭點綴,遠觀近看均十分優美,跟水澇漕下游的三疊潭可謂互相輝映。   三疊瀑過後又是一段平緩叢林澗道,然而亦有驚喜之處,又有一大潭大瀑,像在叫人把握最後機會,九曲精華之處亦接近尾聲。瀑布過後,經過一段特別曲折的澗道,可在左面的山徑離澗,上走數十米便可以接回鳳凰徑,並沿徑經龍仔悟園返回大澳作結。 建議路線:大澳南涌→二澳→水澇漕石澗→萬丈布→九曲→龍仔悟園→大澳南涌 起點及終點交通:巴士21、11號 需時:約5小時  難度:4星 (包括沿澗上溯)  風景:4星  注意:◆沿路沒有補給,宜備足夠糧水。◆溯澗需充沛體能,屬高危活動,請與富經驗人士同行,勿貿然獨行。      

2016-06-10

如果任性,我們要怎樣跑也可以,我們可以像那些跑沙漠或極地的人,又或像剛爬上喜瑪拉亞山的那對夫婦——兩個人上山,卻只有一人生還地下山。那些被大眾認為不正常的人,反於某一撮人當中被認為最正常不過;不跑的人看我們整天「通山跑」的人之不正常,而我們跑者又會回看他們,問:何以能夠忍受整天不運動呢?那要看你站在哪個高台上批評別人,但當事情發生在自己或朋友身上,我們的角度又會有所不同嗎?                    文、圖: 鄭素素 小女子原本參加了一個半馬拉松越野跑比賽(即21公里),早上9時於赤柱正灘起跑,經過赤柱峽道到達紫崗橋,然後從紫羅蘭山徑跑去黃泥涌水塘,再上紫羅蘭山、渣甸山、畢拿山及大風坳後,跑過水塘達紫崗橋,再上孖崗山,回到赤柱正灘終點而完成比賽。 比賽開跑後的峽道,已令眾跑手「窒步」,不過心想還好,慢走就慢走吧,還有21公里啊!走了1公里,後就沿引水道跑3公里,跑者明白跑沒完沒了的引水道有多沉悶,但師兄師姐從我身後不斷說「右手面」(即叫我靠左讓路),我也不敢怠慢,不斷在大雨中跑,心想下雨總比烈陽好吧!誰知大雨後開始烈日暴曬,小女子一向大汗淋漓,身上揹著1公升的水於6公里處已喝畢,還要跑兩公里才到水站,心感不妙。忍一忍吧!我對自己說。我於8公里處加好水後,到達紫羅蘭山上,於交界中抉擇由21轉玩14公里,但還有近千級樓梯的孖崗山要上啊!沒水如何是好? 當我在孖崗前迷茫猶豫之際,身旁的跑友不斷喘息,快要透不過氣來的樣子,發覺他手上也只剩200毫升水,計時的工作人員問我倆:「你們是否很不舒服?可以給你們水。」我說如果沒有水,就完成不到孖崗之行,和那跑友分享我手上的電解丸和工作人員的水後,我們再次上路。 在孖崗的九百多級樓梯中,我從來未見過這種隔幾級樓梯就有人站著和坐下的情況,很是可笑,但其實也很危險,那麼多人不適,作為跑者,又再次回頭問自己:「為甚麼?」我一邊走,一邊向樣子很辛苦的人遞上電解丸,然後看見兩崗之間的平路上,有跑友躺在地上,雙腳不由自主地狂震,應該是抽筋吧!他面目驚慌,由於太多人圍著他,小女子不忍地放下電解丸,拋下一句「比啲空氣佢!」就繼續走了。終於走落孖崗,看見赤柱半島的美麗景緻——走山就是為此景嗎?應該還有一些內心深處的東西吧?迎面幾個民安隊的人走上來,穿著長衫長褲,看來也沒有帶水,希望你們也平安吧! 及後知道參賽者最少兩人送院,其中一人還要直升機支援。生命,確然是自己的,但我們是人類,不是冷血動物,朋友有危險了,我們難道不會擔心嗎?在危險的情況如颱風、下雪、炎熱天氣下做運動或參加跑步比賽,傷亡責任歸咎於誰的問題,在香港大炎熱天中的山賽,以及接二連三有人因為行山或參加跑比賽而出事端後,令眾跑友上了寶貴的一課,而且帶出一些值得深思的問題:我們如何於運動或比賽中保障自己的安危呢?收費或不收費的搞手,又是否要對安全揹上責任?答案由你們決定!  

2016-05-27

香港曾經是英國殖民地,即使回歸祖國已有19年之久,這城市仍然保留著不少昔日的文化與歷史,其中位於中西區沿岸一帶的維多利亞城,為英國人於1841年佔據香港島初期成立,及後港英政府於1903年,在維多利亞城以南的界線邊緣豎立多塊界石以作劃分。如今雖然沒有人再會以維多利亞城作稱謂,但事實上故址仍在,只是經歷過百年後,所謂的界線早已沒有作用,只剩下6塊被人遺忘的界石作為歷史見證。 文、圖:學謙 維多利亞城的界石,將昔日稱為「四環九約」的地方劃分出來,所謂的「四環」,即西環、上環、中環及下環(現時的灣仔、銅鑼灣一帶),而「九約」則是將「四環」再細分出來的9個區域。這些界石都是花崗岩雕琢而成的方形尖頂石柱,石上刻有「CITY BOUNDARY 1903」,雖然已有過百年歷史,但刻字至今仍清晰可見;界石現在仍然豎立在路邊,因為界線已經消失多時,所以已沒有一條特定路線可跟隨。 界石行的起步點在銅鑼灣禮頓道電車站,沿馬場旁的黃泥涌道前行,第一塊界石就在馬路一旁,這塊界石多年來都被工地的水馬包圍,但又並非在進行工程,似乎是一個保護措施吧;界石前的地面上亦有一塊金屬牌,以一句「舊維多利亞城其中一塊界石」作非常簡單的介紹。隨後前行到跑馬地電車總站,轉入成和道,盡處右接蟠龍道,樓梯前就有「箕璉坊配水庫休憩處」的路牌,沿樓梯上山後橫越配水庫,在配水庫另一邊繼續上山,可到達寶雲道,第二塊界石就在寶雲道入口不遠處,跟黃泥涌道的界石一樣,地面都有一塊金屬牌,都是鑄著同一句。之後便要走畢整段寶雲道,沿途都是大廈的景色,途中亦會經過姻緣石,可順道拜訪。 到達第三塊界石之前,其實還有一塊界石在馬己仙峽道之上,但2007年的一次工程過後便隨工程消失,所以路線多數都會略過此地。寶雲道盡處接上蒲魯賢徑及高化利徑,之後便是梅道纜車站,再走上地利根德徑里前行10分鐘左右,接上舊山頂道後,便到達現時的第三塊界石。之後沿舊山頂道上山,到達山頂後可選擇夏力道或盧吉道前行,當然是盧吉道風景較好吧!最後沿克頓道下山,途中亦可順道參觀松林炮台,下山15分鐘後會到達第四塊界石,旁邊有一塊整齊的介紹牌,亦是唯一有詳細介紹由來的界石。之後原路折返一小段,沿「1號種植場」的路牌指示下山,水泥路盡處接上行程中唯一的山路,最終到達薄扶林道的車路邊,覓得第五塊界石。之後接上蒲飛路,便會走到堅尼地城的街道上,再沿域多利道西行至堅尼地城巴士總站,最後一塊界石就在西寧街盡處的球場內,被花盆包圍在球場角落處。這些過百年歷史的界石一直得不到重視及保護,如非因為行程而尋找的話,其實任何人也不會留意吧! 路線:黃泥涌道→成和道→箕璉坊配水庫→寶雲道→梅道→舊山頂道→盧吉道→克頓道→薄扶林道→西寧街(17公里) 難度:1.5星  景觀:2.5星  起點、終點交通:港鐵、電車沿線

2016-05-27

近來除了跑步之外,因緣際會之下參加了一個叫「沉默的騎行Ride of Silence」的年度國際單車活動。 「沉默的騎行」這個名字帶點沉重,活動的目的其實是悼念因單車意外死亡的騎車者,並反思因單車意外導致傷亡的教訓。活動在尖沙咀鐘樓開始,先由主辦單位「香港單車同盟」的Martin Turner和陳家良帶領參與者默哀,然後數百架單車安靜而緩慢地出發,途徑梳士巴利道、彌敦道、荔枝角道,到深水埗後再折返鐘樓。 當我們騎著單車時,正值人大委員長張德江訪港晚宴。想不到沒有參加晚宴,也有「奇遇」。  話說活動結束後,我帶著單車坐渡輪過海,然後打算從灣仔碼頭騎單車返回立法會。走了不一會,就被站在老遠會議道的一位警員厲聲喝停,等了很久才放行。到港灣道時,再被另一位警員喝停,再等一會,終於到灣仔消防局門口,遇到運輸及房屋局副局長邱誠武和環境局副局長陸恭蕙。寒暄幾句後再進發,不到幾步,又被喝停,而且是一名騎警。正思疑這位騎警幹嗎如此緊張兮兮時,瞥見擦身而過的私家車裡,坐著的正是梁振英,原來是特首座駕要超車。霎時間,我想到古代的官員出行時,總有差役一邊斥喝「迴避」,一邊把百姓趕到路旁,開一條路來讓官員「無障礙」地通過。 由此讓我想到,在一條馬路上,駕汽車的和騎單車是如何不平等。其實,汽車和單車同屬交通工具,使用馬路的權利是相同的。既然巧遇邱誠武和陸恭蕙,應該約他們談一談,看看如何讓單車在馬路上可以更好地行駛。這樣,或許在悼念亡者之外,也可以為正在騎單車的朋友們做點事。 文:立法會(法律界)議員郭榮鏗

2016-05-20

不少越野跑友也喜愛以大嶼山大東山與鳳凰山連走當作操練,一次登上香港境內第二與第三高峰,由東薈城起步順時針經大東鳳凰之後,由昂坪360救援徑返回起點,亦有很多人喜歡逆走,一圈大約19公里,爬升卻超過1400米;所以跑友口中稱之為M,這個M是要當做象形文字看的,可知這路線「有幾甘」。走一程叫「單M」,走來回叫「雙M」(約26.5公里,爬升2,350米),我認識有跑友走3M的,太恐怖了吧!文、圖:樂思 我喜歡順時針走,因為黃龍坑郊遊徑太陡峭,石級也太高,從這路落山,雙膝很是受罪,還是經它上山較「舒服」。由東薈城沿行人路及天橋走1公里多,便到黃龍坑道,郊遊徑入口就在車路1.6公里處,起點海拔90米,終點海拔690米,在短短2.3公里的山徑中便爬升了600米。當中首500米便爬升250米,是全段最辛苦,之後再急上一段80米的斜坡,幸好只走250米,餘下路段坡度稍緩,整條郊遊徑也在樹林之中,就算夏天操練也可免卻陽光直曬的煎熬,不過有時仍挺悶熱的。   走完黃龍坑郊遊徑後,順走鳳凰徑第二段,那裡是爛頭營,有十數間小石屋在散落在大東山峰下之,散發著一種外國的田園風情,而且是觀星與露營的好地方。大東山(869米)是香港第三高峰,僅次於大帽山(957米)及鳳凰山(934米),但鳳凰徑繞過山頂後,直至伯公坳的1.7公里山路全是平整的石級,路況算是不錯。中間有兩小段路坡度不大,可以回一回氣。   去到伯公坳(340米),走了7.7公里,有香港第三高的巴士站,過馬路再上山便是沿鳳凰徑第三段。一直登上鳳凰山,算是易走的。寬闊山徑沿著一級又一級的山脊蜿蜒向上,雖然辛苦,幸而途中有3處地勢稍平的地方可供歇息,一面是南大嶼山長沙泳灘,另一面是東涌市鎮及機場島的風光,賞著美景可沖淡登山的辛勞。去到鳳凰徑標距柱L023,山徑左面突然有一個V型缺口,這就是「南天門」,代表到了700米高,3公里的登山路亦已剩下最陡斜的700米。   鳳凰山是大嶼山上最有代表性的山峰,連大嶼山的英文名稱Lantau Island(意為爛頭島)亦得自鳳凰山土名。站在山頂,四周群山環繞,有大東山、彌勒山、觀音山、羗山、靈會山,有若百鳥朝凰,如天氣清朗,在藍天白雲襯托下,更覺其氣勢不凡。下山的路就是著名的「天梯」,雖然石級算平整,但十分陡峭,是較難走的一段。急降1公里多的「天梯」後,大佛、心經簡林漸見清晰;穿過「鳳凰觀日」牌樓,便到達昂坪。   如只打算走單M,由「鳳凰觀日」牌樓直接走東法門古道,經地塘仔及石門甲直達逸東邨,因昂坪巴士班次疏落,慢跑下山分分鐘比坐巴士還要快。到了逸東邨之後,可沿裕東路返回東涌市中心。如走雙M的跑友,多在這裡的士多補給後便原路折返,又再重登鳳凰大東兩山,經黃龍坑郊遊徑返回東涌。 單M路線:東薈城→黃龍坑郊遊徑(5公里→大東山(6公里)→伯公坳(7.7公里)→鳳凰山(10.7公里)→昂坪心經簡林(12公里)→東法門古道→逸東邨→東薈城 提示:此路線難行費力,留意補水。下山時不要太心急要適當休息一下。    

/136



C觀點

中原城市領先指數

廚神

旅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