頁數 2 / 20

小歇

2016-11-18

生活在香港這個繁盛的地方,只要說到西貢,很多人都會以「香港人的後花園」來尊稱,但來到糧船灣的花山,「後花園」一字已經不足以形容。這裡有著世界級的火山岩景觀,六角柱石數量之多,高聳且壯闊,遠足界更稱這裡為萬柱海岸,身為遠足的狂熱分子,萬柱海岸實在是不容錯過。                              文、圖:學謙 路線由東壩開始,向防波堤盡處的方向走,小心沿錨形石旁橫移出堤壩外,便能覓得山路。沿山路步往花山峽角上的「大十字」測量墩,這裡亦有人稱之為花山咀,除了欣賞破邊洲神削峽之外,回過頭來,便能看到整個撿珠灣;山上因山體崩塌成心型的「香港之心」,更成為糧船灣其中一個著名景點,細心一看對岸,還有一個近岸的天然水溝「十字溝」。沿著花山咀的山路回去,在路口處會發現下降到撿珠灣的小徑,到達撿珠灣,這裡都被大小不一的卵石覆蓋,於卵石上步行很花技巧,但每一步都可聽到卵石像桌球般互相敲擊的聲音,十分有趣,而灘盡其實亦可步至十字溝近處觀看,但必須配合潮汐。   欣賞完撿珠灣,返回路口處後,便要沿崎嶇山路上山,登上觀洞坳,景觀即時開揚起來,所謂的「觀洞」,是因為在這高地上可望穿多個海島上的海蝕洞,遠的有甕缸群島上的,還有距離較近、同屬糧船灣上的木棉洞。然而,這一帶受著強烈的風化侵蝕,路上會有寸草不生的感覺,岩塊碎石亦十分多,所以路跡幾乎不可尋,但要到達下一個景點,只須沿著高崖旁邊行走,很快就會看到像瀑布傾瀉般的六角柱群,這一幅景緻被冠稱為萬柱海岸,實在是當之無愧。放眼之處,數之不盡的六角柱,甚至在政府網頁內所指的「足有30米高的六角柱」都可以在這裡找得到,配合西貢獨有的碧藍色海水,是一幅多美好的風景呢!   離開崖邊開始下山,只要向著海灣方向下降便可到達岸邊,而月牙溝亦在海灣一旁。這淺溝外有一排岩石,海浪不能直接沖入淺溝,只能靠潮汐為溝內換水,所以內裡孕育了不少近岸生物。在海灣盡處輕攀數步,沿橫山小徑走,便會到達同屬卵石灘的七重石灘。所謂七重,是指這裡分數層整齊地排列著不同大小的卵石。在石灘後,可覓得山路前往白腊,到白腊村前要轉出另一個峽角,這一段除了六角柱高崖之外,最著名的便是峽角盡頭的木棉洞。小心攀下到洞口,這裡竟有一個踏足的位置,可讓人進入已被沖蝕穿透的木棉洞內,不過洞內有時會突然翻起風浪,要小心注意。最後一個景點在同一個峽角之上,就在木棉洞對岸,這是破邊洲的縮小版,稱為小破邊。跟破邊洲一樣,這裡中間都有一條水道穿越其中,之後不論是沿山路還是綑邊,都可以回到白腊村完成行程。 路線:萬宜水庫東壩→花山咀→撿珠灣→觀洞坳→月牙溝→七重石灘→木棉洞→小破邊→白腊→萬宜路(7.5公里) 難度:3.5星   景觀:5星   起點、終點交通:的士    

2016-11-18

從中學年代開始,我透過朋友介紹,逢星期六、日到難民營和醫院作義務工作,當時心中一直存在許多問號,雖明白大家做義工的目的不一樣,但這種近乎無私奉獻的精神,深種我心裡。當然,有人為經驗,然而更有人從外國抵港體驗,我們黃、白、黑人一起於難民營中抹二手傢俬、煮大鑊飯、耕種等,從來沒有抱怨,因為一切都是自己的選擇:希望世界共融。 近年每逢9月跑季開鑼,直至翌年3月,每個周末有不下五、六個大小路賽和越野賽於不同區域舉行。小女子於越野跑之先,當過不同比賽的義工和支援朋友途中的補給,例如香港一百、樂施毅行、環大帽山越野賽、TransLantau 100等。我們一直相信,不跑也可作為義工參與,成為比賽的一分子,然而,大家有沒想過,我們為甚麼被這些比賽吸引而當義工呢?搞路跑比賽不容易,搞越野長途挑戰賽更不容易,因為比賽時間可橫跨24至48小時,如果當中要跑入本地人村落(統稱本地圍)如元朗、荃灣、西貢等,義工和大會賽前更要與村民打通門路,從中學懂不少打交道和人際脈絡的潛規則。 真誠的義工在比賽當日,從早到晚為跑者迎上熱飲,噓寒問暖,並為大家準備好水果及杯麵,曾經有義工對我笑說,他一日可以開幾十箱橙,看他還堅持一片一片地剝皮而不用切開的方法,我無不詫異!我們不支薪的,為的就是看見跑者安全健康地完賽,從跑步中,獲得屬於你們個人的意義。 我們也希望自己跑時,有人待我們如此細心。正是因為我們既是義工又是跑手,才能將心比己,才會明白怎樣掛路標才最清楚;既是跑手又是領跑員的腦袋中有一個列表:水、食物、時間、路標、義工人數等齊了嗎………既是跑手又是水站義工,才明白幫跑手擰開水樽入水的那幾秒有多重要、用一半熱水泡杯麵,跑手來到再加上另一半熱水的「泡麵熱誠」,還有許多許多細微的關注。 是跑手,也是義工,用心回饋每一位!衷心感謝你們和自己! ( am730soso@gmail.com) 文、圖:鄭素素  

2016-11-11

近來筆者在郊外遊覽發覺多了很多人,或許是深秋時份,天氣特別清爽,令很多人也想到郊外走一走。時令大熱地點當然是首推到大東山賞芒草,不過,長青郊遊活動,卻是去賞魚塘。香港有很多賞魚塘的地點。最受龍友喜愛是到逢吉鄉的雞公嶺;最老少咸宜就是到下白泥,坐車便能到達。不過,如果大家不想到一處旺過旺角的地方觀賞魚塘日落美景,那可以選擇到丫髻山吧。 文:樂思、圖片:樂思、Glenn Yuen及Eric Cheung 丫髻山,又名髻山,是元朗朗屏旁邊的一座小山,只高121米,分隔著元朗橫洲工業村及天水圍新市鎮。遊人可以由朗屏邨巴士站旁的小路登山,先進入一條小村在停車場內一處水泥石級的位置登山,路口只有數條絲帶在晃動。路並不難走,因為丫髻山上有多座屏山鄧氏的祖墳,路徑十分開揚。如果各位對陰宅有點研究,可以去拜訪一下山上的名穴,包括一世祖鄧漢黻之「玉女拜堂」穴及四世祖鄧符協的「仙人大座」穴。丫髻山只是一座小山丘,望著山頂走便不可能走錯了。 丫髻山山勢雖不高但視野廣闊,向北山腳下是濕地公園及豐樂圍的魚塘,還能遠眺尖鼻咀,及向東是南生圍及大生圍一帶的魚塘,山貝河穿梭其間,與雞公嶺遙遙相對。斜陽之下,魚塘反射著金黃陽光,有如一片一片金色鏡子,美不勝收。 丫髻山之名,便是得自於山頂處兩個大小相若的小山峰。北面有小徑是直往盛屋村,這條山路比較崎嶇,落山時要多留神呀!不過慢慢地走落山,間中看看風景,卻也不錯。落山路很短,眨眼之間便能到達山腳。 站在丫髻山頂,從前是可以飽覽由西至北繼有天水圍、豐樂圍、橫洲、南生圍到大生圍,整個元朗的海岸的魚塘,還有那片平靜的后海灣。現在卻是一幅城鄉交錯的景象,還有那摩天大廈聳立的深圳。不禁腦內縈繞著一首老歌「是誰令青山也變,變了俗氣的咀臉,又是誰令碧海也變,變作濁流滔天。」時代洪流難以逆轉,無論多依戀舊時,卻也要面對眼前的現實。 雞公嶺與丫髻山,一個遠觀一個近看,兩個魚塘日落的景致,各有各美。不過,如果時間不夠,小小的丫髻山卻能滿足觀賞魚塘映照餘暉的興致。各位山友,還是把握現在,多到郊外去遊走吧。 起點交通:西鐵朗屏站/朗屏邨巴士總站 終點交通:專線小巴74號,來往盛屋村與元朗(福康街)  難度:2星  

2016-11-07

很多人兒時夢想要當個飛行員,但真正能當上的寥寥無幾。買款飛行員專屬的腕錶過過癮,也算是完了兒時夢想。因此很多品牌都有飛行員系列的腕錶,要數真正與人類飛行歷史關係密切的,Longines浪琴是其中之一。早於二十世紀初期,浪琴已致力於為萌芽期的飛行事業打造高精準度的計時器。其中最出名的首推飛行英雄查爾斯‧連拔(Charles Lindbergh)在1927年完成獨自駕駛飛機橫跨大西洋的壯舉,與他同行的就是一枚浪琴腕錶。完成那次飛行後,連拔更總結飛行的計時需要,把他的理想時計構思交給浪琴,浪琴以此製作了一代經典的〝時間角度腕錶〞(Lindbergh Hour Angle) 。 這裡要介紹的,不是連拔的那款錶,而是1935年浪琴為美國軍方製作的Type A-7飛航錶的復刻版。當年的原錶因為精準、堅固而大受美軍讚許。今天的復刻版保留了原錶的所有特色和DNA,是一款出色的飛航錶。41毫米精鋼錶殼大小恰到好處,搭載了ETA專門為浪琴設計和生產的導柱輪自動上鏈計時機芯。計時功能的起動、停止和歸零動作,可按動嵌於十二時位置錶冠中央的單按鈕完成,單按鈕計時也是早期計時錶的特色。錶盤以右偏40度角的方式顯示數字時標的設計,凸顯了這款腕錶的飛航儀器特性。因為這個設計能讓飛行員把腕錶戴在手腕內側,錶盤的傾斜方向正好讓飛行員的手無需離開操控桿亦可輕易讀時。 時間的清晰易讀是飛行員腕錶另一個重要條件,浪琴以拋光白色漆面錶盤襯12個蜂蜜色阿拉伯數字時標,加上同樣以蜂蜜色亮漆填充的藍鋼「梨形鏤空」指針,指向外圈的「路軌式」分鐘刻度,提供足夠反差之餘又不失復古的優雅。藍鋼計時秒針設於錶盤中央,而30分鐘計時盤設於十二時位置。恆動小秒針和日曆窗則設於六時位置,腕錶搭配棕色鱷魚皮錶帶和標準針扣。 黄家維,雜誌出版人,鐘錶愛好者。 Email: abelhwong@am-publishing.com

2016-11-04

 近日認識了不少新朋友,令我感受良多。人與人之間的認識,不只是打個招呼,而是大家坐下來或跑著分享彼此對生活的感覺。你們每一位,令我明白到:有一種自由,就是能跑能走、身體健康地做自己想做的事,無悔今生。無論那是穿越恐懼地獨自到天邊旅行、棄商從農、創立自己品牌或為環保出力等,內心的自由舒坦,其實不只在退休或老來時才能體驗。 文、圖:鄭素素   鳴謝:綠惜地球、機薈魚菜共生、下白泥村長Ken      今次由天水圍跑入下白泥,想為小妹於1月出版的跑步新書封面取境。於天水圍西鐵站下車,經過屏山圖書館,跑到對面單車徑旁的行人路上,一邊跑一邊看旁邊的大白鳥,牠披上一身雪白的羽毛昂立於河水中,不在想甚麼,只是任由時間逝去……「你們看那天上的飛鳥、也不種、也不收、也不積蓄在倉裡、你們的天父尚且養活他,你們不比飛鳥貴重得多麼?」(馬太福音6:26) 跑到天華路轉入天橋,進入流浮山牌坊的交通迴旋處,於牌坊的左面跑入深灣路、稔灣路,經過養魚場(也可繳費入場釣魚)和魚菜共生農場。與友人觀摩如何以魚的「便便」作為水耕菜的天然養份,我也要嘗試在家種薄荷葉,完跑可自製一杯薄荷梳打水。 再走到下白泥,沿途要小心村內犬隻和車輛,看見狗不要跑是常識吧?差不多黃昏6時,看到瞬間即逝的日落景致,完成約10公里的跑程。我在綿延紅樹林的沙灘上跑至上白泥的鴨仔坑士多,碰見村長阿Ken,他還請我喝啤酒呢!我一邊在綠油油的草坡上吃有機青瓜,一邊八卦地問,這裡晚餐有甚麼吃呀?竟有小女子最愛的爐端燒海鮮和蔬菜料理,我一定要再來!哼哼,不吃白不吃啊!那邊的「魚菜共生」,我們跑者就是「跑吃共生」囉!  回程入黑,以安全計,最好乘搭33號小巴回到西鐵站。 後記:本月5日(周六)下午3時,鴨仔坑士多將舉行市集,有魚菜共生介紹、有機農產品和手工藝品出售,要來支持綠色生活和本地創作啊!到時見!    

2016-11-04

上月替一個登山比賽做義工,活動完結,大家正收拾物資準備離開,突然留意到大會的活動橫額印上了「2016」,工作經驗告訴我這種橫額很難再重用,於是問主辦單位:「橫額還要嗎?」果然沒估錯,對方靦腆地答:「都不要了。」我把橫額接收下來,在後來的「橫額升級再造工作坊」上,邀請參加者將橫額剪開再縫製,製成了漂亮兼且每個都是獨一無二的卡片套。我們把作品放上面書,不但引來不少讚賞,連橫額原來的主人——即賽事主辦者,也留言說希望擁有一個。 加一點創意,就可以把廢物變回有價值的物品,新製成的物品有時甚至比原來的價值更高,這就是升級再造(Upcycling)的概念。 這次工作坊原本是針對選舉橫額所辦的,剛進行的立法會選舉共有八十多張候選名單,當時宣傳橫額鋪天蓋地,如果每位候選人至少做100張橫額,就有近萬張。選舉過後,橫額霎時變廢物,幸好今年多了參選人願意把橫額送出,也有熱心義工幫手送往農場、狗場作防水蓋布。但每個星期都進行大大小小的各類活動及賽事,橫額產量甚多,所用的橫額又有幾多人會為它們尋找出路呢? 除了升級再造,另一個更環保的做法,就是製作橫額時上不印上年份,方便下次繼續使用,或每次只印更新的資料貼上去。辦法很多,你需要的是一個有創意的設計師,以及一顆願意減少浪費的心。 順帶一提,一年一度山界盛事樂施毅行者將於11月18日舉行,由今年開始,大會在各檢查站不再派發即棄杯,參加者請自備水杯享用熱飲,新措施可省下棄掉5萬隻即棄杯!為了提醒各毅行者記得自攜水杯,「綠惜地球」和義工合力拍攝了一段精彩的環保短片,歡迎瀏覽及分享給你身邊將會參加毅行者的朋友,短片網址:goo.gl/DTo56X  文、圖:鄭茹蕙 (「綠惜地球」社區協作總監)  

2016-10-28

繼之前的東澳古道及元荃古道,今次為大家繼續介紹另一條古舊風貌保存得較好的古道,正確一點來講,是兩條古道——苗三古道及媽騰古道。大埔烏蛟騰以東的山谷,是香港陸地的最東北一角,因為偏遠,加上隨著農業式微,不少原居民也搬到沙頭角或大埔另謀發展,令村落荒廢,所以談不上會有鄉村改善工程,村落之間的古道,卻因此得以保存。 文、圖:樂思 東北地區眾古道當中,因為苗三古道有清幽的苗三石澗相伴、三椏涌的綺麗火紅岩石、印洲塘的平靜水色,又可以接通保存原好的客家村落荔枝窩,很受遊人喜愛。前往苗三古道很簡單,可以乘小巴到烏蛟騰起步,時間充裕的話,可提前在新娘潭起步,沿新娘潭自然教育徑(長0.7里)前往烏蛟騰,更可以一遊新娘潭及照鏡潭的瀑布。到了烏蛟騰,按路牌指示前往九擔租及上下苗田,途中會經過一岔口,那裡有一座緊急救助電話,岔口的上路是犁頭石古道,取道下路便是苗三古道,由此至三椏涌走,只有2.6公里,再走1.2公里便是三椏村。 苗三古道接駁上苗田及三椏村,九擔租與上苗田之間較開揚,可以遠眺東北地區的最高峰吊燈籠。進入上苗田,亦是到了苗三石澗的河谷,馬上是林蔭蔽日,加上流水潺潺,份外清涼,古道石砌的部分雖然有點殘破,卻另有一種古樸味道。沿路前行約500米,路旁有數間只剩下牆垣的破屋,這便是下苗田。從缺口可見,牆壁以黃泥塑造,可以想像當年村民生活相當清貧。苗三石澗的出海口,便是三椏涌,那裡的地質跟東北海岸一樣是紅褐色的沉積岩,型態古怪,鮮艷奪目。由於烏蛟騰地勢較高,沿苗三古道往三椏涌走,大多是下坡路,相信大部分人也可以臉不紅氣不喘地一面欣賞風景一面輕鬆前行。 由三椏涌沿小徑走,可到達三椏灣及三椏村,每逢假日,村內的士多都會營業,大家不妨在此補給。如果時間充裕,去得到三椏村就好應該一遊荔枝窩,也只不過是兩公里多距離。荔枝窩已有300年歷史,曾是東北最大的客家村落。近海邊有一片香港最古老、面積最大的銀葉樹林,樹林之間掛上巨型樹藤,名叫白花魚藤。白花魚藤外形巨大,形態奇特有如傳說中的飛龍,叫人一見難忘。村內屋舍及圍牆保存得十分完好,叫人嘖嘖稱奇的是村內有不少奇樹,村前空地有一棵樹冠超大的榕樹,村後是風水林,那裡有一棵超巨型的五指樟,比沙螺灣那棵更大,一棵樹芯中空但又繼續生長的樹空心王,及一棵連理樹,其實是中間的秋楓樹正被榕樹絞纏著。 遊畢,可沿荔枝窩村後的小徑上走至分水坳,這段路會有點吃力。之後按路牌指示前往阿媽笏,到了阿媽笏,只剩下1公里便到烏蛟騰,那短短路段,便是媽騰古道,沿途綠樹成蔭,只是無甚景觀,不值一哂。 交通:專線小巴20C (大埔墟鐵路站來往烏蛟騰) /九巴275R(假日路綫,大埔墟鐵路站來往新娘潭)   難度:2星   景觀:3星  

2016-10-28

世界級越野跑手Scott Jurek日前來港,為美國自然保育協會籌款而參加Moontrekker越野比賽。有幸與偶像跑山,小女子如踏進夢境一樣。 Scott Jurek被稱為超馬之神,於美國著名的惡水超馬賽(Badwater Ultramarathon)奪冠兩次,亦是美國24小時超馬賽的紀錄保持者。在攝氏五十多度下跑,他說:「超馬是孤寂的旅程,而惡水超馬更令人撕裂!」他從過去高血壓、弱質的體格,透過堅持訓練和全素的飲食(除了不吃肉之外,甚至蛋、芝士和牛奶也不吃不喝),搖身一變成為最強悍的運動員,成功打破坊間認為「不吃肉,沒有力」的謠言。 最為人津津樂道的,是他由2015年5月開始,只用了46天就跑完約3,500公里、一般人需以五個多月完成的Appalachian Trail(阿帕拉契小徑)!他下一個冒險目標是甚麼呢?「我跑了22年,希望透過自己傳達run for purpose (為目的而跑)的理念,而今次來港,也是為保育團體的籌款而跑。」  當其他記者問及他如何訓練、吃甚麼的時候,我反而問Scott:「我們既是跑手也是作者(他是暢銷書《Eat & Run》/《跑得過一切》的作者),無論在跑步和寫作而面對極致的黑暗和孤寂時,你會如何自處?」全場靜了兩秒後,Scott回應:「我常在想,為甚麼我要那樣辛苦接受挑戰?早上起床,我也會有所掙扎,可是每件事也有其意義。在跑到第三十多天的時候(阿帕拉契小徑),我也有想過放棄,但超馬的精神,主要是意識上而不是體能上的,只要不斷為自己注入正面思考和其意義,就可以度過!」 他續稱:「我想透過完成此徑,向太太和母親致敬!太太為了生育,生理上面對很大挑戰;我也見證母親在病床完全不能動,一點一滴地失去生命。每次我想到她們,既然我可以跑,可以生存,我的苦又算是什麼呢?」(完整訪問有見於小女子11月出版的新書)    文、圖: 鄭素麗

/136



C觀點

中原城市領先指數

廚神

旅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