頁數 1 / 20

小歇

2016-12-16

鳳凰山山頂一帶,風化一向嚴重,故有爛頭之名,巨石崩塌之後,留在山頂上屹立不倒的,形成了眾多奇形怪狀的石頭與崖壁,滾下山的中型石塊在四周山谷匯聚一起,有若河流向山下奔流,形成了一條又一條的「石河」。鳳冠北巖,就是一條郊遊險徑,將各處鳳凰山北面各處的險奇風光連接起來。                     文、圖:樂思   倒碗崖與上倒碗石河 鳳凰觀日牌坊左面,有陡峭荒徑登上鳳凰山倒碗崖下一帶。倒碗崖是一塊倒斜的崖壁,前輩竟然將之與飯碗類比,很有趣亦很貼切。倒碗崖身後有一山谷,石河直奔昂坪,名叫上倒碗石河。如果要一遊鳳冠北巖,少不免要橫過此石河,踏在石河上每步也是虛虛浮浮。走在石河上,每步也不「穩陣」,有時輕輕一腳卻能把石塊推開,真是一步一驚心,有人會覺得好玩,不過卻是十分容易因失去平衡而跌倒的,行友要萬分小心呀! 離開石河向左面一轉,便進入了鳳冠北巖的崎嶇「棧道」,基本上是跟著前人的絲帶路標,迂迴在鳳凰山北面的山麓前進。棧道的路況甚差,勉強僅容一人通過,腳下是泥石與樹根交織的小路,不是偶爾見到那些絲帶,也不太相信這些地方竟然是有路。前進時不時也要手腳並用,爬上爬下,或在樹木之間穿過,偶有開揚位置觀看山下景色,所以很快便從與彌勒山對望,轉為俯視機場與東涌一帶。不過,這條路線的重點不是風景,而是沿路的奇岩怪洞。     旌盔石、品字石、滴水岩 大約1公里左右,便會見到一塊巨石攔在路中,巨石上有一小尖石,遠望有如古代將軍的頭盔,名叫旌盔石,行友要從石後的縫隙穿過,方可繼續前進。旌盔石之後是一片小小空地,在此望向對面的山脊,有幾塊方形大石疊在一起,成為「品」字形狀,那便是品字石了。在此望向右邊山崖,有一個凹進去的位置,這便是滴水巖,外面看不甚特別,要走進去看才有點意思。     一樹洞與羅漢岩 山路在滴水岩旁邊經過,但要先向上爬並穿過一棵樹方可繼續。沿著山路走,繞過品字石的山脊後,很快便看到一樹洞。一樹洞內,岩石之間真的長有一棵小樹,大自然的生命力是多麼強橫。從一樹洞望向羅漢岩是特別清楚,亦感到羅漢岩的巨大。岩後有小路攀上岩頂,而拍攝的理想位置,就在對面的凰頂。 鳳凰山因為山頂兩峰相靠,所以古人以神鳥鳳凰做比喻。高一點的是雄性的鳳頂,低一點的是雌性的凰頂。鳳凰徑不經凰頂,加上兩頂之間的鳳凰門甚為崎嶇,所以甚少人前往。遊畢羅漢岩,可前從對面的小路登上凰頂,經鳳凰門至鳳頂,從鳳凰徑往昂坪或伯公坳離開。 註:被稱為「棧道」的山路,一般是指在險要地勢開闢出來的路,行友前往要有探險的準備。如果沒有富經驗的行山人士帶領,又或行友對自己身手有一點懷疑,還是不要涉險為佳。  

2016-12-02

上星期天參加了由漁農處所帶領的四方亭修路交流團,以及精英越野跑手黃浩聰所舉辦的施樂團越野訓練營。小女子久未入營,也未曾為修路而搬過比自己還要重的石頭,心情七上八下,導致前夜只睡了三、四個小時,就開始了一整天忙碌的大帽山越野體驗日。 文、圖:鄭素素(部分圖片由Ken Chan提供) 從荃灣西地鐵站外,乘搭51巴士於大帽山遊客中心下車,逆走麥理浩徑第八段,經過人稱的「白波波」,即天文台於大帽山的雷達發射站,到達西方亭,約6公里的距離,跑上斜坡有效訓練心肺能力和心志毅力,可多作練習。   我們一眾義工在專家指導下,學習如何補修郊遊徑,其時冷鋒襲港,還下起大雨來,但義工們仍堅持在低於10度氣溫下修路,獲如此難得的機會去守護自己所愛的郊野徑,很是感恩。我們以冰凍的雙手、溫暖的內心將一泥一石建立、改善排水溝渠、再將植坡一塊塊地填上「光頭地」。 我想任何愛山之人也願意出一分力吧?莫說守護,只要不破壞、不拋垃圾已是萬幸!看毅行後的垃圾山徑,是甚麼不知羞恥的人所留下? 下午再到附近的越野訓練營,於大帽山青年旅舍施樂園旁,抄小徑上妙高台,其時強風吹襲,體感溫度低於10度,我不斷跑爬,希望跑走冰凍和畏高的恐懼。到達妙高台約海拔七百多米(即大帽山山火瞭望台),鳥瞰荃灣及青衣一帶的景致,美得無法形容。   然後再上大帽山頂,經過年頭香港100跑手避難的冰封小屋……「在那裡跌倒,就在那裡起身!」有人突然激動地說。天氣在入黑後更加惡劣和寒冷,我們趕緊跑回宿舍,合共8公里。 「最須要恐懼的,是恐懼本身。」我們準備好面對一連串郊野問題的挑戰了嗎?加油!  (小女子第一本書《跑步時,我孤獨,但不寂寞》將於一月出版,請大家支持!)   

2016-12-02

十多天前,出外跑步還是穿短衣褲,跑完後依舊大汗淋漓。但這幾天走在街上,幾乎人人都要出動毛衣和羽絨了。夏天和冬天一下子便交接,秋天好像被遺忘似的,以為經過了,卻原來不曾出現。 11月,按中國曆法已是立冬,但氣溫還是在25度左右。聽同事說,早前行山的時候,路上遇到有人在拍攝蝴蝶,在草叢的寬葉上,有兩隻蝴蝶在交配;在矮樹的枝椏,有一隻在破蛹成蝶。攝影人一邊拍照,一邊略帶憐惜說,蝴蝶一般都是在氣溫25度左右的春天繁殖和成蟲,怎會在應該是秋去冬來的11月呢?真是世界變了。 氣候反常,動植物唯有改變自己的習性去適應「自然」。我們人類雖不至於逆天而行,卻會用智慧令環境去「適應」我們。老一輩常說,從前——其實只不過是說30年前,連夏天都不用開冷氣,現在過了中秋還要開。人與自然之間已經出現了相害的循環,就是人用科技令環境涼快一點,自然的回應便是令氣溫愈來愈熱。 比香港更貼近赤道,氣溫理應高得多的新加坡,在順應自然方面可說比香港做得更好。到過那裡的朋友都知道,當地人是不太開冷氣的,這與他們的城市設計有關。其中一個值得學習的地方,就新加坡的馬路兩旁,都種滿高大的樹。這樣不但能製造樹蔭,降低溫度,也能使空氣清新,整個城巿看起來亦更美麗。 利用自然來調節自然,比利用科技更需要智慧,這是我們未來應該學習和實踐的方向。 文:立法會(法律界)議員郭榮鏗  

2016-11-25

芒草是各種芒屬植物的統稱,含有約15到20個物種,屬禾本科,香港常見的是白背芒。芒草剛開花時是紅褐色,後變成黃色及白色,跟稻米是親戚,所以外貌有幾分相似,也是在秋天時成熟及結穗。近幾年每逢秋天也興起了郊遊賞芒草的熱潮,10月中至今連續數個周末,大東山也擠得水泄不通,迫過旺角。早排大台亦有報道大帽山上的芒草,相信今個周末會輪到大帽山淪陷。其實,要賞芒草,又何需同一大班人迫餐死? 文、圖:樂思 今次就介紹一下其他賞芒好去處(註:是真正的芒草),若果想了解大東山的芒草,請參考樂思2014年11月14日刊於am730的拙作《日落•芒海》。 最就腳的芒草──飛鵝山北脊 位於九龍市區旁邊的飛鵝山,南面是日落脊等危崖,北面連接象山,坡度稍緩,山坡有大片芒草,由北向南望的景觀最佳,白天時山坡點點白芒,有巍峨的飛鵝山及訊號塔作陪襯,很有氣勢。黃昏時漫山換上淡淡的金光,亦有另一番意景。 路線:由飛鵝山道及扎山道皆有石級小徑前往,約1小時內的步程。想多走一點路,可以由慈雲山沿慈沙古道或由衛奕信徑,經東洋山前往飛鵝山道、東山及象山,組成不同的郊遊路線。 最遠離凡塵的芒草──羗山 羗山是大嶼山西面眾多山嶺之一,東面是觀音山,西面是靈會山,遠離人煙。北面遠眺是大澳,近望山谷是鹿湖的佛們靜修之地,南面是茫茫大海,筆者到此每每有一種蒼茫的感覺。 路線:乘新大嶼山巴士1號或11號在深屈道下車,沿鳳凰徑第五段走,先要攀過觀音山,芒草的位置就在羗山主峰附近的高地。之後可以繼續順走鳳徑至靈會山及萬丈布營地,跟著可選擇經牙鷹山或經龍仔悟園,最後也是以大澳作終點。順帶一提,牙鷹山上是欣賞夕陽西沉的好位置。 不起眼的芒草──蠔殼山 蠔殼山是元朗市旁邊的一座小山,只高149米,登上山頂不用半小時,靠近凹頭,位置易達。不過此路並非正式山徑,登山入口不甚顯眼,只有數條絲帶在晃來晃去,一不留神便會錯過。芒草就在山頂範圍,不過山頂有不少戰壕,走路時要十分留神,「叉錯腳就唔好啦」。山頂可以360度將洪水橋、天水圍、南生圍及元朗市一帶盡收眼底。 路線:遊畢蠔殼山後,可以續走南面的掌牛山及四排石山,接入大欖涌郊遊徑,向北前往大欖隧道的巴士轉乘站撤退,或可以向南往大欖涌水塘及往大棠方向離開。 隱世的芒草──紅花嶺 紅花嶺位處上水市鎮的東北面,是香港最北的一座山嶺,很長時間被劃作禁區,一向鮮有人前往。情況直至邊境禁區解禁才有改變,近年亦多了行山人士登上紅花嶺。北面是對岸深圳羅湖的城市景觀,南面卻是沙頭角公路兩旁的鄉郊景致,加上遠方的沙頭角海做陪襯,有一份平和寧靜之美。 路線:富經驗的行山人士可以由麻雀嶺經陡峭山路登山,新手可以由禾徑山路轉麻雀嶺村吉普車路到達山上高地,芒草主要集中在紅花嶺主峰的東面高地一帶,筆者上次前往是初秋時分,芒草剛剛結穗,還是淡紅色的,當時整個山嶺一片淡紅,叫人一見難忘。 往郊外遊樂,與朋友邊走邊看,嘻嘻哈哈出身汗,實在是一件快事。樂思呼籲大家在享受快樂時光欣賞美景的同時,也為將來的人留下美景。請不要在山上棄置任何垃圾,帶得上山的東西總有辦法帶下山吧!

/136



C觀點

中原城市領先指數

廚神

旅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