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6年12月16日

我們可以選甚麼 - 佐保小姐,又一年了。看著日本的電視節目,他們總是在提醒我,這一年我們經過甚麼。由流行語大賞開始,到唱片大類、推特的hashtag以及出tweet時間一覽、唱得最多的卡拉OK流行曲、年末年始的時候有誰可以進入紅白,彷彿都在提醒自己,又過一年了。每年年尾,我們都檢視自己;每年年頭,我們都展望未來,「不枉過」好像是人生重要的課題,而事實上你有沒有空轉,也沒有人在乎的。 這些日子新聞都奄奄悶悶的。忘年會時節,日本的年輕人開始練習在公司忘年會中的餘興表演,因為Pen Pineapple Apple Pen大熱的關係,有很多人迫著要扮演Piko太郎。那套極為跨張的衣服在那些廉價的雜貨店出現,大家好像以扮演 I have a pen I have an apple 而變得「有趣」。年輕的又有點活動的,大概都在研究《逃避可恥但有用的》的片尾曲,星野源那首《戀》的「逃恥舞」。只是,那支舞如果由新垣結衣,或是5歲的小孩跳,倒也是不錯的。但如果你是普通的打工族,怎麼跳都只會是普通地完成任務,硬著頭皮也要做。 畢竟大家都明白,新入社員也好,被同事或上司認為是「氣氛製造者」(mood maker)的角色,就得要一直擔當那個位置。活在當下,現代人總覺得自己沒有選擇。 回顧2016年,香港人大概覺得自己選了很多東西吧?有人選擇移民,移到台北,移到日本。雜誌都來訪問我,問我移住日本有甚麼需要留意。有香港人一家三口移住沖繩,轉戰北海道,拋下辦公室工作,教海上活動,變身農夫,總之離開香港,開展新的人生。有移住到台灣的朋友,在台東再走自己人生的下半場,成為了首個移住台東的香港人,縱有天災橫禍,裝修換燈泡剪草養花除蟲大大小小事情都要自己一力主理。颱風破了窗風雨吹來都得要接受。跟移住台東的朋友聊天,她總是說「縱使辛苦,但也是快樂的。以前在香港總是想去旅行,但搬到台東後去了沖繩旅行數天,就在想念台東的家」。這些一切一切,我聽在耳裏,心中有數。要令肉身到別處生活,身外事物倒易處理,但心靈也許還是記掛香港。 佐保小姐,香港的制度是有趣的。即使你長時間不在香港,但只要你有一個登記地址,你曾登記做選民,亦在被抽樣檢查的選民登記抽檢中有回應,即使你長時間不在香港,你都可以回來投票。對上一次的新界東選舉、區議會選舉以及立法會選舉,也有一些移住了的朋友,特意回港投票。有朋友很有心,即使那星期安排了旅行,也特意提早班次回港,帶著行李箱去票站。只是,有太多香港人平日都太忙,他們只會在擠地鐵的時候看看面書,又或是平日平白無事的時候看看24小時新聞台看看新聞。他們投票的時候,不會看人的政綱,也不會看他們的理念,而是看看選舉論壇,誰可以「完整KO」另一個對手,手段是甚麼好像都不太重要,即使是「熄咗對手個咪」而KO對手,又或是開一些有的沒的空頭支票,都好像很合理,很應該做。   你我隔岸觀火 今年12月,還有一個選舉(即剛過去的選委會選舉),全香港幾十萬個功能組別的選民資格的人,選出那些選特首的人了。老實說,佐保小姐,你隔岸觀火,理應清晰,在香港現在狀態下,任何人做特首,也許都不會有很大的分別。而我隔岸觀火,當然覺得東京都知事小池百合子好像很厲害,大刀闊斧的對付前知事留下來的爛攤子,不斷的跟奧委會的大哥們糾纏,希望削減東京都搞2020奧運時要付出的費用,看得過癮。但內心深處,我也不再相信,任何人在香港現在沒有大破大立的政治陳設之下,可以有甚麼突破性的發展。 佐保小姐,我很記得,你離開住了十幾年的香港,決定要回日本的時候,你說,因為日本會變,而轉變的時候會很有趣,所以你回去了。而我回香港的時候,其實也隱隱的感受到,香港會有很大的轉變。而世界各地的右派政治人物都慢慢上台,好像要向過去三十多年的左派思潮作大反擊。在全球化的風潮下,世界各地的人民都被各式各樣的西方價值衝擊而慢慢失去自己的文化和主權,究竟將來會怎麼樣?過去三十年的經驗在網路時代不再通用,未來的路,又可以如何走呢? 本文作者:健吾/從2005年開始發表文章,直至現在,仍然在做大學講師,做電台節目、做專欄作家今年,已出了34本書。(kengoreads@gmail.com / www.facebook.com/kengopage)  

北京牌多 只欠信心 - 下屆特首的選舉委員會塵埃落定,民主派取得三百多席,成績比預期好。此外,曾俊華已辭職,作好參選的準備。光看這兩點,有人認為北京已失去對形勢的駕馭能力,因而焦慮不安。 我倒認為,其實北京手上仍有很多牌,可以隨著形勢發展而隨意選用,關鍵只是用得好看還是突兀而已。此外,目前的形勢只反映北京在背後的操控沒有那樣事事順心而已,但它仍然是絕對掌控。以前,它是百分之一百控制,但如今也能控制百分之八十,皆因整個選舉制度和過程,以至背後的條條框框,都有利於北京控制大局。我不是說它有道理,而是政治現實未改,所以要努力爭取改變。 舉例說,當曾俊華向有關方面表示將會參選的時候,已有人想辦法阻止他參選,包括以「照顧香港經濟大局」的理由,不批准他辭職,或者晚一點才批准他辭職。這就可以減低他「去馬」的可能和氣勢。不過,有關方面又有另一個評估,如果用這類方法阻曾俊華入閘,他大可在白天繼續財爺的工作,晚間競選,這樣反過來會增加市民對他的同情分,認為他在北京的「紅燈」之下仍然一往無前,更值得支持。這對北京反而不利。 我不知道到時的結果會怎樣,因為北京的決策就是一個鐘擺,甚麼時候擺向那裡,不到最後時刻,它自己也許不知道。 至於葉劉淑儀參選,從北京的角度來說,也是手上的牌。種種跡象顯示,她不一定是北京目前的首選;假如一切按北京的盤算發展,葉劉到時也會被自然淘汰;但假如北京的劇本出現甚麼差池,北京也可以接受她。對她來說,「去馬」就是機會,日後即使輸了也沒有損失。 所以,說來說去,其實只是北京看見眼前的變數比以前多,有點信心不足。但只要改變思維,一切仍在掌控之中。例如,北京過去有兩個盲點,一是一次投票就要定出結果,二是特首須高票當選,否則就是「沒有威信」。其實,為甚麼不可以有兩輪投票(第一屆特首選舉就是兩輪投票)?為甚麼得票剛剛過半就是「沒有威信」?說到底,就是因為制度不公,才令北京思維紊亂,要靠堆砌門面補救。

安老服務政策缺乏長遠洞見 - 1973年,政府接納了以「家居照顧」作為安老服務發展的目標。其後,把這個理念稍作調整,稱作「社區照顧」。直到今天,這一個原則仍然是安老服務發展的整體目標。所謂「社區照顧」,就是要盡量把長者留在社區中生活安度晚年。透過各種「社區支援服務」令他們可以在一個熟悉的社區,與自己的家人及相熟的社群保持聯繫,參與社區生活,非到沒有其他選擇便不要入住安老院舍。 這說法陳義理想,也十分可取,但諷刺的是,香港長者入住院舍的比例卻仍然偏高。幾年前,政府委託香港大學一個研究團隊就「社區照顧服務」及「院舍照顧服務」分別進行了研究,報告說香港長者入住安老院舍的比例較世界各地高。 現時,超過6%的長者要在各級別的安老院舍生活,還有超過2萬人在輪候分配宿位。這個比例較歐美國家的4%至5%高出兩個百分點,比起亞洲其他地區也是偏高,與日本比較,更是高出了兩倍多。為甚麼強調社區照顧已達40年,政策的效果卻似是背道而馳? 原則上,香港肯定是一個華人社會,說孝道精神源遠流長這一點也怠無疑問。問題是香港作為一急速發展變化的社會,能否長期維持這種社會價值便很值得懷疑。面對新觀念的衝擊,政府是不是有足夠的著力去維繫及進一步發揚這一種價值也十分重要。 如果確認香港社會有很多元素可能會令這種精神慢慢淡化,政府一方面可以思考如何透過各種政策制度來鞏固及提升家庭照顧的能力,維繫這種既有的社會秩序;另一方面,社會也應該早為之計,作出合理的政策部署,而不是到今天才驚覺這個講了幾十年的政策目標,根本就經不起時代巨輪的考驗。 對未來的轉變缺乏洞見能力,往往是政策出現偏差的主要原因。香港安老服務的發展政策正是如此,而累積了40年下來的政策偏差,代價也主要由長者承受。 香港理工大學社會政策研究中心主任  周三、五刊登

為(前)財爺政績算算帳 - 執筆之時,前財爺還未宣布參選特首,不過,這位「疑似」候選人已光環暗箭集於一身。一方面,前財爺自數年前開始便在政府各高官中民望第一,選委會選舉中勇奪超過300席的泛民中更有聲音要為他造王。另一方面,其他「疑似」或「曾經疑似」候選人的前同事卻不點名甚至點名批評他。有人批評他hea做,有人認為他無能力,但有人卻認為他現在辭職對政府運作有很大的影響。 到底前財爺是無能力,是hea做,還是對政府運作十分重要?假設前財爺對每份財政預算案的大方向有最終話事權,我們這些外人或能從他過往9年主理的財政預算案對他的能力略探一二。 4年多前開始在報紙寫專欄,開始多留意香港的時事,每年2、3月總會和兩位欄友對前財爺的預算案作點評論。近一兩年我們開始發現沒有甚麼可以寫,這是因為近幾年的財政預算案了無新意。這樣看,批評前財爺hea做並不是無的放矢。 了無新意或hea做不一定是壞事。英語有云:if it ain’t broke, don’t fix it。不過,近幾年我們聽得最多有關預預案的關鍵字可能是:1.估錯數;2.庫房水浸,然後派糖;3.還有餘錢嗎?把它放到不同的政府基金吧。 短期經濟總會有波動,支出和收入總會與預期有點差距,估錯數不是大問題,不過,有如「燈神」一般年年低估政府的非經常性收入(如賣地收入),便不知是前財爺的無心之失還是有「守財奴」別號的他有意為之。 至於他「還富於民」的派糖措施,兩位欄友和我都不只一次指出,經濟上的稅負歸宿與法定上的稅負歸宿是兩回事,近年賣地和印花稅收入已佔政府收入相當大的比重,而高地價政策對很多人(尤其是冇樓的低收入人士)其實也是稅,退稅(不論是薪俸稅或印花稅)而不減稅是可能會有不公平的財富再分配效果。我們上年曾經作過粗略的計算,2015年派糖的主要受益人是收入高的中上產人士,而高收入人士(以全港收入中位數劃分)比低收入人士的糖要大7位數左右。 當然,預算案的經濟效益與受歡迎程度不一定成正比。當年每人派6,000元最合乎經濟效益吧?不過,港大民調指當年有近半市民不滿意。相反,不少市民對近年派糖的預算案讚賞有嘉,他最後一份預算案更歷史性得到6位泛民議員的支持。只能說,前財爺的阿爺要評核前財爺的「能力」可能不(只)是看他的經濟分析能力。 作者為維克森林大學經濟系助理教授 中文大學亞太研究所經濟研究中心成員 www.facebook.com/economics3.0

賭俠 陪我歡度1990年聖誕 - 有些電影對白,你真係會一世都記得。   1.「昨日,我菲律賓工人行過街市,聽到有個賣魚佬講話有條友仔叫做賭神——係你,哈哈哈哈哈……我當堂嚇一跳,然後得啖笑,呢個世界,居然有人自稱為賭神,咁即係分明當我流啫——嗱我就叫做賭聖!你賭啤都要戴隱形液晶體眼鏡吖,我就睬你都嘥氣直情睇穿牌嘅,呢啲就係叫做特異功能;呢度有隻煙屎,只要我輕輕一啜,就即刻變為一隻……巢咗嘅煙屎,因為我未發功吖嘛,我發咗功呀變副麻雀出嚟都得。睥——咩吖?學嘢唔使錢吖?抄低我聯絡電話係香港3345678,我再重複一次,係香港3345678。你唔搵我我冇所謂,因為呢啲係你嘅損失。十點後唔好打嚟,因為我瞓咗。」 2.曾幾何時我真的可以在同學面前一字不漏地將以上對白背出來——嚴格來說,不是背,是演繹,有表情有動作有埋抑揚頓挫嗰種。其實,我可以演繹得更好,只要有女同學願意為藝術犠牲——扮演賭聖身旁嗰位正職夜總會小姐的「王晶姐姐」。如果你記性好,應該記得當賭聖講完「我當堂嚇一跳」後,會叫對方攞碗麵出嚟;講完「然後得啖笑」,就擘大口食啖麵——以上都唔難,最難是呢一下:當賭聖講完「呢啲就係叫做特異功能」,就再次呼喚「王晶姐姐」,身穿低胸裙的「王晶姐姐」隨即醒水地從自己胸前,輕輕地,不徐不疾地,潛出一隻「煙屎」…… 3.「發.神.經。」就像刀仔睇完那餅自薦Video之後的反應,這是女同學給我的即時回應(回想,佢哋唔告我,已經要還神)。   4.《賭俠》,肯定是令我呢世人在戲院場內笑得最奔放的電影。 5.那是26年前、1990年聖誕假期。我讀緊中三,正面對人生一個重要關口——隨時不能在原校升讀中四,但我冇理,只管跟同班同學黑鬼(仲有聯絡及見面)和另一班的同學阿業(N年冇見了),前往沙田UA6買飛欣賞《賭俠》。 6.發.神.經。我們買的明明是中午場次,竟然剩番頭三行位置,我們仨只能買到第三行、最側邊的戲飛。事實證明,悶嘅戲,坐得再comfortable一樣會全程坐立不安;正嘅戲,卻會令你渾忘了毫不舒適的坐姿。 7.成齣戲基本上找不到半滴冷場。由一開波賭俠輕鬆賭贏CN戴,到星仔倒立出場;然後兩叔姪登門造訪拜師(但賭俠回港行蹤不是好神秘的嗎?),到殺手殺上門,刀仔星仔逃過一劫,並以賭俠賭聖名義上船決戰老千侯賽因,點知中伏,中了對方的電腦偷窺陷阱輸到身敗名裂……成個過程有笑有淚兼而有之,但最正的還是:到最後,二人痛定思痛,以刀仔星仔的素人身份再戰侯賽因,用借來的廿蚊,贏夠三百萬美金,參加慈善啤王大賽,攞番晒失去咗嘅嘢!絕對比起塵世間所有正規勵志片更加勵志!   8.即使在日後我也看過不少超正香港電影,但就是沒有一齣,能夠俾到我當日睇《賭俠》時的超級亢奮,一種又喊又笑兼夾勵志的亢奮。裡頭冇一個角色多餘,不計作為主角的刀仔星仔和三叔(吳孟達令我笑到噴水!),就連夢蘿、龍五、龍九,甚至明明喺公廁小緊便但因為聽到自己個名而標出嚟的「X家剷」,真的,統統一個都不能少。最不能數漏的,自然是「你簡直係卑鄙下流,冇深度兼無厘頭;教壞晒啲後生仔,敗壞社會嘅風氣」的Final Boss侯賽因,單立文交出了生命中一次經典難忘的演出。 9.事隔多年,我依然忘不了那個坐第三行最側邊同黑鬼阿業以及成場三唔識七的人,一齊狂笑爆笑怒笑的聖誕節。今時今日的我們可能嚴肅了,今年聖誕,想搵齣笑片都難。 10.有一點我咁多年都唔明。Why星仔和阿叔的屋企會裱起一幅賭神專注賭啤時的沙龍?賭神唔係從來唔影相嘅咩? 90年代,可能是我們最後的快樂時代。 撰文:月巴氏 facebook: https://www.facebook.com/fatmoonba blog: http://fatmoonba.blogspot.com/ email: fatmoonba@yahoo.com.hk  

他明明有能力擁有更多的女人,但他不要,因為…… - 唸書時有唸過經濟科嗎?這一科來來去去都只是用盡各種角度去成就一個最基本的理論:Demand and Supply,供求定律。這個主宰著巿場的定律,放在愛情的相處上,當然同樣適用。 兩個人走在一起,我們經常都會沉迷於一種無止境的計算:究竟我重視他多一點,還是他重視我多一點呢?會去算這筆賬,其實是因為我們都在追求:希望他會重視我多一點。 重視你的程度,與剛才所說的供求關係,從來都是一脈相承。你甚麼時候會對一件物件特別重視?它比起其他的物件都來得珍貴。 珍貴又從何哄托出來?它有價有巿,萬一失去的話,就很難會找到同樣的一個。兩星期前我替朋友撲張學友演唱會門票,發現$380的山頂位,已被炒至$1,380一張(今天應該更高了吧),難得有票的朋友,都會對手上的兩張票更加珍而重之吧!這就是供求的厲害之處(放心,我為免助長炒風,沒有買)。 相處也一樣,你要他珍惜你?很簡單,你能夠讓他感到,你即使已經與他在一起,但本身的條件仍然高到有價有巿,大把選擇,他就會更加重視你。 記著,有價有巿的意思,不是叫你去隨處招惹狂蜂浪蝶,要他爭風呷醋這種小學雞手段(不怕得罪女讀者說,有些女生仍然未分到兩者之別),而是做好自己的本身,與及做好一個情人的角色,讓他知道他能夠得到你,是有著一份其他人求之不得的運氣與福氣。 而說到提升個人質素的方法,不外乎都是說過一百遍的自信與自愛吧。至於男生怎樣可以讓女 人更死心塌地,很簡單。讓自己變得更有能力,更能掌握人生,從而讓她感到:「他明明有能力擁有更多的女人,但他不要,因為他只想要我一個。」 陳詠燊,電影編劇、專上學院講師、愛情專欄作家、中文文學碩士,深信好男人其實都是壞男人,只差在他願不願意在妳面前裝好。fb: www.facebook.com/SunnyhahahaChan    

困擾年輕女性的上輪部角結膜炎 - 上周看了一個年輕女病人,眼紅將近半年,見過不少醫生,嘗試過多種眼藥水,但病情始終反覆,滴藥水好了幾天,過不了多久又再度翻發,一旦發作,兩眼的眼白上方布滿血絲,角膜上方會附著絲狀的黏性分泌物,並且疼痛難耐。經檢查後,我認為她患的是「上輪部角結膜炎」。這是一種慢性且局部的發炎疾病;發病位置為角膜輪部(limbus)上端,即上眼瞼覆蓋的角膜結膜交匯處,其特點為角膜上皮發炎,並令接觸到此處的上眼板結膜增厚及出現角質化病變。此病較常發於女性,兩眼會同時發生,但其中有一眼較嚴重,患者的不適常與臨床表徵不成比例,主要包括眼紅、嚴重的燒灼感、疼痛感以及異物感,也可能會有畏光或眼瞼痙攣的現象。 雖致病原因仍不明,但可能與免疫功能異常或上眼球結膜鬆弛,導致眼瞼反覆磨擦結膜,引起創傷有關。造成上眼球結膜鬆弛的因素,包括甲亢眼疾、上眼瞼緊縮、上眼瞼結膜結疤及眼球過度凸出等。在甲亢眼疾的患者中,約有3%的人會有「上輪部角結膜炎」,而長期配戴軟式隱形眼鏡的人,也偶爾會發生類似的症狀。 此疾病的治療一般需要合併多種藥物,包括滋潤人工淚液、硝酸銀製劑、肥大細胞穩定劑和環孢黴素等等;若是效果不彰時,可能還需要接受眼球壓力性包紮、熱燒灼術、甚至是外科手術去切除已變性的結膜。 作者為香港眼科醫院眼科專科醫生

 

[2016-12-16]

「息魔」殺到!美國聯儲局一如市場預期加息0.25厘,更揚言明年可能加息3次,利率有機會加至最高1.5厘。美國掀加息潮,觸發股匯債樓商品齊挫,港股大降近400點,美元兌亞洲貨幣走強,倘本港未來跟隨加息,勢將影響樓價、按揭供款成本上揚。不過,滙豐銀行、恒生銀行(011)及中銀香港(2388)維持最優惠利率5厘不變,而東亞銀行(023)則維持5.25厘。 聯儲局一連兩日議息後,委員一致通過加息0.25厘,利率升至介乎0.5厘至0.75厘,為去年12月以來再度加息,亦是10年來第二次上調利率,主席耶倫(上圖)稱,因經濟表現理想、就業市場續增強及通脹邁向2%目標,故決定加息,更透露明年將加息3次,若每次加息0.25厘計,即利率將升至介乎1.25至1.5厘,耶倫解釋,是按最新經濟狀況而調整,但亦有委員認為新一屆政府政策存在相當大的不確定因素。聯儲局同時調高今明兩年經濟增長預測0.1個百分點,至1.9%及2.1%;今年通脹預測上調0.2個百分點,至1.5%,明年維持1.9%不變。耶倫又指,曾與候任總統特朗普過渡團隊接觸,以確保新一屆政府順利過渡,但未有討論貨幣政策問題,她重申,將留任直至2018年2月任期結束。 無意撤樓市辣招 特首梁振英發表網誌指,若美國加息令香港樓價下跌,這不能解決房屋問題,因沒有增加供應,房屋供應仍短缺,居住環境仍不會改善,故他強調絕不會因加息而減少土地供應,在遏抑炒賣需求、投資需求和外來需求問題上,重申也不會減辣。 署理財政司長陳家強指,美國加息周期開始,若其他地區仍採取寬鬆政策,將加快資金回流美國,對市場帶來不明朗,倘加息步伐加快,亦會影響匯率及息率等,同時亦對樓價有一定影響。金管局總裁陳德霖指,將港元貼現窗基本利率調高0.25厘,至1厘水平,而美元利率正常化肯定影響全球資金流向、匯率和資產市場,在聯繫匯率制度下,自2008年以來已有逾1,300億美元(約1萬億港元)流入,貨幣基礎龐大,為本港銀行提供大量流動性,銀行同業拆息推至相當低水平,但近日1個月港元銀行同業拆息已抽高至昨日逾0.66厘的約8年新高,倘美息續升,港美息差將擴濶,促使港元資金兌換為美元,屆時港元將觸及弱方保證的7.85,令貨幣基礎逐漸收縮,導致同業拆息攀升。陳德霖料港息漸進向上,重申要提高警覺,應對美元和港元利率正常化帶來的市場波動和風險。 明年料加息3次 恒生投資服務首席分析員溫灼培認為,美國通脹自8月以來穩步向上,支持美國加快加息步伐,除明年加息3次外,他料2018及2019年每年亦會加息3次。 中信里昂證券中國內地及香港策略研究部主管張耀昌指,美國加息將影響本港樓市,加上政府樓市辣招壓抑交投,料樓價明年將跌一成。中原地產研究部高級聯席董事黃良昇認為,如本港銀行跟隨加息0.25厘,供樓負擔比率將維持四成以下,若加息0.25厘,供樓負擔比率將升至37.6%,仍處健康水平。每月供款額方面,以20年還款期計,加息0.25厘後,每借貸100萬元,以最優惠利率(P)按的供款計,將每月增加120元,同業拆息(H)按的供款每月則增加118元。另外,英倫銀行昨議息,則維持利率0.25厘及量化寬鬆規模4,350億英鎊不變。(相關新聞見A.72)

[2016-12-16]

卵巢癌排本港女性癌症第六位,這也是「沉默的殺手」,因為卵巢位於盆腔深處,故早期卵巢癌病徵難以察覺,部分個案直至腹部出現明顯腫塊,才被發現,令死亡率偏高。有專家指出,卵巢癌有10%屬遺傳,其中高遺傳性的BRCA基因突變類型卵巢癌,更與一般卵巢癌不同,故必須透過基因測試選擇適合的治療方案,有效及早延遲病情惡化。   卵巢癌個案數字持續上升,過去10年間,個案數字上升約36%,而未生育、家族有人曾患卵巢癌、曾罹患乳癌及體重超標的女士,均為卵巢癌的高危一族。養和醫院綜合腫瘤科中心的腫瘤專科顧問醫生兼中心副主任廖敬賢(圖左)表示,卵巢癌早期患者或會出現腹脹、性交時疼痛、小便頻密及腰背痛等,容易被忽略。事實上,在多種婦科癌症中,卵巢癌的死亡率偏高。若發現以上症狀,女性應立即求醫及接受檢查。 香港大學李嘉誠醫學院外科學系臨床副教授兼香港遺傳性乳癌家族資料庫主席鄺靄慧(圖右)指出,卵巢癌有多種分類,其中約10%有遺傳因素,BRCA1及BRCA2是人類基因,有助修補受損的DNA蛋白質,這些蛋白質可以抑制乳腺細胞、卵巢細胞等細胞過快或失控地生長及分裂,若這些基因出現突變,便會增加患癌風險。她稱,BRCA1及BRCA2基因突變佔所有卵巢癌約15%,若帶有BRCA1基因突變,約有40%至60%人會患上卵巢癌,而帶有BRCA2基因突變,則有10%至20%機會患上卵巢癌。而且BRCA1及BRCA2基因突變的遺傳性高,約有50%機會遺傳。 BRCA基因突變型卵巢癌有別於一般卵巢癌,因此對症下藥非常重要,而BRCA基因測試便是關鍵的一步,有助選擇適合的治療方案。廖敬賢表示,若患者被確診出現BRCA基因突變,可採用近日引入本港、首款針對BRCA基因突變型卵巢癌的標靶藥物,抑制腫瘤的自我修復功能,令癌細胞受到破壞後無法被修復,逐漸自行凋謝。 不過,兩位醫生均指出,過去即使找出女性出現BRCA基因突變,亦只能作出預防性治療,但隨着針對性鏢靶藥物面世,治療方面出現突破,令BRCA基因測試的意義更為重大。

[2016-12-16]
[2016-12-16]

張衛健(Dicky)向來鬼馬風趣,訪問他,永無悶場,卻不免有難分真與假的時候,連跟他首度合作為動畫配音的梁詠琪(Gigi),也不時被弄得一臉疑惑。不過,只要抱著「真真假假,只要相信他」的心態,何妨輕鬆笑一場?皆因說到重要的事情,他不會說三次,卻會尊重解說。談到人生下半場的夢想,原來Dicky希望走社工路線,成為以生命影響生命的助人者;靚媽Gigi見證著女兒的成長,深感健康的重要,期望女兒將來能實現她的醫生夢。這對懷著醫者心腸的新鮮搭檔,身體與心靈兩兼顧,非常合拍。文:許惠敏 圖:林俊源 為母則強 下周四公映的《星夢動物園》,是一部談夢想的動畫,Dicky聲演「褲穿窿」的富二代樹熊阿畢,獲父親打本實現夢想,擁有屬於自己的大劇院,可惜劇院經營不善,正面臨倒閉的危機,於是孤注一擲,舉辦歌唱比賽以回復劇院昔日的輝煌,Gigi聲演熱愛唱歌的豬媽「樂詩」,肩負照顧家中25隻小豬的責任,同時又要參賽追夢。無論是劇院負責人阿畢,抑或最後五強的參賽者,都要突破個人限制或面對自身的性格缺陷,始能進一步向夢想邁進。回看走過的演藝路,Dicky和Gigi可有突破自我的經驗?Gigi回想初出道時,從沒想過要在台上跳舞,但作為歌手要舉行演唱會,必須要聲色藝俱全,她唯有硬著頭皮學跳舞,「當初不喜歡跳舞,只因未能體驗跳舞的樂趣,跳著跳著,才發現很喜歡,也不太介意別人覺得自己跳得如何,只要自已enjoy,觀眾便會鍾意看。」   Gigi一臉認真,Dicky卻申訴「被迫」跳舞的無奈,「我沒想過要開演唱會,但Big Four要開,又驚單憑佢哋三個賣不到飛,點都要我加入,我要特登跳差少少,難度很高呀!」沒好氣的Gigi將話題扯回來,她笑言自己跟豬媽頗相似,既要突破當眾跳舞的心理關口,也要想盡辦法好好照顧家裡的孩子。自從女兒Sofia兩年前出生,做個稱職的媽媽是Gigi人生階段的另一突破,領悟為母則強的道理,「在做阿媽之前,絕不會睇說明書,因為那些字很細隻,但為了子女和家庭,例如要砌嵌一張牀仔,怎樣才是最安全?所以一定會刨熟本說明書;生活習慣也會改變,因為囡囡每朝早6點半起床,現在我不會夜瞓了。」靚媽提起女兒,滿臉幸福。 用自己方式做社工 有說人生由投身職場至40歲是為建立個人能力、知識和財富而工作,40歲開始,便踏入為意義而活的階段,會多做自己喜歡又有意義的事情。Dicky與Gigi在演藝圈已取得一定成就,家庭事業兩得意,是時候規劃人生下半場,實現未圓的夢,Dicky一本正經地說:「我有很多夢想,例如駕駛一級方程式賽車、環遊世界及夜潛,亦想有一日可以做個全職或半職社工,因為我在單親家庭長大,成長過程中曾經好叛逆,其實是好容易學壞,慶幸有好朋友、老師及GOD幫我,才沒有走歪路。」別看Dicky時常鬧著玩,談到認真的事情,卻不會信口開河,即使未必能當上合資格的社工,便以自己的方式低調到訪中學、大學、戒毒所及監獄舉行講座,希望自身過渡人生順逆或信仰上的經歷,鼓勵年輕人走正軌,「我的人生已走了一半,為演藝夢想營營役役,今時今日擁有的Fans或者幸福,可能是很多人給我的,除了歡樂之外,我還有甚麼可以給大家?在人生的下半部分,希望可以騰出更多時間,wide angle一點。」Dicky逾30年的演藝生涯,絕非一帆風順,新秀冠軍苦等7年才有機會出碟,憑《西遊記》演孫悟空爆紅後,卻因與大台鬧翻而轉戰內地,6年前組成Big Four才再次活躍於香港,走過高山低谷的經歷,在口才了得的Dicky演繹下,做講座不愁沒笑料。 望女成醫生 讀設計出身的Gigi,因緣際遇做了藝人,在她眼中也算完成了半個兒時夢想,她解釋:「其實,入行後都經常接觸有關設計的事物,例如服裝、海報跟唱片設計等。」古語有云「養兒100歲,長憂99」,已為人母的Gigi深深體會,「有了小朋友之後,最擔心是她生病,又怕自己生病無法看著女兒成長!」這教她萌生要做醫生的念頭,她慨嘆年少沒有努力讀書,自己做不成偉大的醫生,唯有寄望女兒,「假如女兒問我,做甚麼事可以令世界變得更美好,我會叫她努力讀書,將來做醫生來幫助病人,這是一件很有意義的工作。」作為在職媽媽,要兼顧事業與家庭,絕非易事,「最緊要夫婦有包容、溝通和有共識,不能為工作而忽略照顧子女的責任,更不要因外界壓力被迫做全職母親。」談到夫妻相處之道,Gigi突然含蓄起來,請結婚9年的Dicky分享心得。Dicky與太太張茜因工作而分隔香港和北京兩地,平均每2至3星期才能相聚一次,讓兩人更珍惜對方,造就了小別勝新婚的甜蜜,「對我倆來說也不錯,永遠保持新鮮感,當然大前提是彼此信任,還要有足夠的自制能力。」聽罷前輩的經驗之談,Gigi點頭大表贊同,她與西班牙丈夫Sergio毋須兩地分隔,卻也要適應文化差異,互相尊重、信任、遷就和欣賞,是婚姻裡學不完的課程。 配音的專業 出道20年的Gigi,原來甚少聲演角色,《星夢動物園》是第二次為動畫配音,她直言經驗尚淺,最難是要跟著荷李活版本的角色口形,「同時要眼望著螢幕、聽著原裝版本,口又要同步跟著,腦袋要非常專注!」問她可有向配音經驗豐富的Dicky偷師?Dicky卻立即搶白道:「我沒這麼容易『被偷』,我掩住了!」然後他又自動解畫,「外國動畫通常要世界不同地方跟隨,不管是甚麼語言,為了保持原裝的feel,要兼顧很多事情。」為了保留角色神髓,配音期間需要七情上面,Gigi笑言,為了配合角色的誇張表情,要經常保持亢奮,好玩過癮,只是每次都會感到心身疲累。Dicky曾經多次為動畫配音,最為人熟悉的有《史力加》系列的盧友和《反斗奇兵》的胡迪,問他配音前的準備功夫,古靈精怪的他答道:「每次配音前都會靜修三個月,認真嘛,成功是有原因的!」此語一出,全場嘩然,Gigi連忙問道:「是真的嗎?是三個鐘吧!」弄得眾人議論紛紛,他才開腔道:「有件事是真的,每次配音前都會要求電影公司給我完整的劇本,了解故事脈絡及對白分布,預先在屋企作準備,不過,我不會練得太熟,以免先入為主,影響臨場發揮。」聽他分析得頭頭是道,果然高手!  

/136



C觀點

中原城市領先指數

廚神

旅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