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6年12月16日

北京牌多 只欠信心 - 下屆特首的選舉委員會塵埃落定,民主派取得三百多席,成績比預期好。此外,曾俊華已辭職,作好參選的準備。光看這兩點,有人認為北京已失去對形勢的駕馭能力,因而焦慮不安。 我倒認為,其實北京手上仍有很多牌,可以隨著形勢發展而隨意選用,關鍵只是用得好看還是突兀而已。此外,目前的形勢只反映北京在背後的操控沒有那樣事事順心而已,但它仍然是絕對掌控。以前,它是百分之一百控制,但如今也能控制百分之八十,皆因整個選舉制度和過程,以至背後的條條框框,都有利於北京控制大局。我不是說它有道理,而是政治現實未改,所以要努力爭取改變。 舉例說,當曾俊華向有關方面表示將會參選的時候,已有人想辦法阻止他參選,包括以「照顧香港經濟大局」的理由,不批准他辭職,或者晚一點才批准他辭職。這就可以減低他「去馬」的可能和氣勢。不過,有關方面又有另一個評估,如果用這類方法阻曾俊華入閘,他大可在白天繼續財爺的工作,晚間競選,這樣反過來會增加市民對他的同情分,認為他在北京的「紅燈」之下仍然一往無前,更值得支持。這對北京反而不利。 我不知道到時的結果會怎樣,因為北京的決策就是一個鐘擺,甚麼時候擺向那裡,不到最後時刻,它自己也許不知道。 至於葉劉淑儀參選,從北京的角度來說,也是手上的牌。種種跡象顯示,她不一定是北京目前的首選;假如一切按北京的盤算發展,葉劉到時也會被自然淘汰;但假如北京的劇本出現甚麼差池,北京也可以接受她。對她來說,「去馬」就是機會,日後即使輸了也沒有損失。 所以,說來說去,其實只是北京看見眼前的變數比以前多,有點信心不足。但只要改變思維,一切仍在掌控之中。例如,北京過去有兩個盲點,一是一次投票就要定出結果,二是特首須高票當選,否則就是「沒有威信」。其實,為甚麼不可以有兩輪投票(第一屆特首選舉就是兩輪投票)?為甚麼得票剛剛過半就是「沒有威信」?說到底,就是因為制度不公,才令北京思維紊亂,要靠堆砌門面補救。

來吧飛更高 向夢前行 - 我昨天路過理大圖書館門口時,聽見幾個男同學開心地唱著:「百千次/再多次/也只差一次」。 我很開心這首理大校慶八十周年的主題曲「Shape the Future」推出不久,已經大受同學歡迎。我也很喜歡這首歌,除了因為它音調輕鬆明快,容易上口之外,更重要的是歌詞很適合今日香港的社會氣氛,是「獅子山下」的現代版本,也同時體現理大一貫的實幹、創新和向前看精神。 香港在近兩年彷彿烏雲密布,政治、經濟、社會、民生各個範疇都有不同程度的困擾,年輕一代總埋怨沒有發展機會,中產階級覺得「上車」很難。 「獅子山下」鼓勵大家和衷共濟,面對困難時要「理想一起去追、攜手踏平崎嶇」,這固然重要,但這世代還必須要有創意,所以由C AllStar創作及主唱的主題曲第一句是提醒大家要「靠創意去覓我資格/撰寫新故事;靠智慧去突破想法/奏出新句子」,只要大家有創意和有智慧,前路如何困阻,一樣可以使「這世界由我改變/ 創出新發展」。 其實任何年代都有它獨特的問題,「獅子山下」的年代,市民生活一般都很艱難,所以歌詞說:「人生不免崎嶇/難以絕無掛慮」。今天,我希望不單理大的學生,而是香港所有青年人都能夠做到「Shape the Future」的歌詞: 「靠著遠大眼光/每碰到困阻/心開放 仍舊向前看/憑藉我實幹/成長裡我展開翅膀 我願繼續發光/靈魂寫出堅與壯/道更光/路更光」 歌詞中,其中有一句我特別有感觸——「我要以我學養一戰/再抓緊信念」,學識和修養其實同樣重要,希望香港社會今日和明日的領袖都是才德兼備。香港理工大學校長 (理大八十周年網頁: http://www.polyu.edu.hk/80anniversary/)  周五刊登

會計選委ABC成功之謎 - 上周日是行政長官選舉委員會選舉日,因抱恙在身兼票站離家甚遠,加上特首梁振英宣布不競逐連任,已經沒有動力去投票。但想深一層,是次選舉的選民人數才23萬多,自己有票都不出來投,實在對不起沒有票的市民,因此盡公民責任投票去。 瓜瓜所屬的會計界別,今屆有62位候選人競逐30個席位。未選之前,焦點均放在非建制派,看看能否乘今屆立法會選舉之勢再下一城,增加在選委會的影響力。豈料結果出乎意料地一面倒,不單泛民取得26席,連打著ABC旗號的親建制派也囊括餘下4席。換句話說,只要政綱有ABC就差不多穩操勝券。另一個有趣的地方,就是大部分當選者是新名字、新面孔。反觀建制陣營,候選人全是業內明星級人馬,如會計師大行老闆,還有歷任公會會長,可惜竟然沒有任何一位當選。 說也奇怪,梁特首在選舉前已表明放棄競逐連任,既然目標達成,按理ABC策略應不再奏效。再講,建制陣營打出的口號較為理性,例如承諾以既定標準及民調來選擇特首,按理應能打動講求理性的會計師選民,為何事與願違?究其原因,相信是階級矛盾的延續。 在今年9月舉行的立法會選舉,深得一眾會計明星支持的候選人以12,131票對6,836票大比數落敗。這次明星們親身披甲上陣不單鍛羽而歸,結果更是懲罰性的一面倒慘敗。坦白講,眾星對業界的貢獻無容置疑,是次選舉卻得到如此冷待,比較可取的解釋就是遭選民報復。 眾所周知,會計業界普遍工時過長,待遇卻不算特別高。據公會今年的調查,年薪在30萬元以下的會計師約佔38%,30萬元至60萬元以下的佔17%。要成為會計師,除了考試取得合格成績外,還要有至少3年工作經驗。但逾半數會計師的年薪在60萬元以下,加上漫長工時,待遇其實較其他專業差。 此外,雖然會計業界經歷了多年「好景」,但礙於人才供應充足,向上流動機會不多。每天辛苦工作兼進修卻得不到成果,基層會計師早已怨聲載道,但又礙於前途,大多敢怒而不敢言。適逢兩大選舉,年輕會計師藉投票予「對家」以宣洩不滿。與其說選民認同ABC政綱,倒不如說是對現有制度不滿的投射。 選舉後,曾與幾位年輕會計師交談引證了這點,他們清楚知道,即使特首換了人,香港的情況也不會有甚麼大改善。但為何仍要投票給ABC,就是要一眾金字塔頂端的會計師不順心,情緒宣洩多於寄望改變。 不要小看年輕會計師,他們才是候選人的老闆。根據會計界別的選委投票結果,30位當選者合共獲取191,078票,每位當選者平均得到6,253票。假設這些選票皆由非建制支持者投出,6千多人佔投票人數比例就是56%。他們的具體背景當然無從稽考,但按會計師公會最新年報,44歲或以下的會計師約佔總數的58%。當然,我們不能單單以此作結,認為投向ABC的選民必定是基層會計師,但幾可肯定,如何取信於他們才是關鍵。 除了會計業界,其他幾個專業界別的選委席位都由非建制派囊括,原因是否如會計業界般,瓜瓜不敢妄斷。但經此一役,相信眾多專業人士已意識到,自己的一票對特首選情何等重要。  http://bittermelon2009.blogspot.hk/

為(前)財爺政績算算帳 - 執筆之時,前財爺還未宣布參選特首,不過,這位「疑似」候選人已光環暗箭集於一身。一方面,前財爺自數年前開始便在政府各高官中民望第一,選委會選舉中勇奪超過300席的泛民中更有聲音要為他造王。另一方面,其他「疑似」或「曾經疑似」候選人的前同事卻不點名甚至點名批評他。有人批評他hea做,有人認為他無能力,但有人卻認為他現在辭職對政府運作有很大的影響。 到底前財爺是無能力,是hea做,還是對政府運作十分重要?假設前財爺對每份財政預算案的大方向有最終話事權,我們這些外人或能從他過往9年主理的財政預算案對他的能力略探一二。 4年多前開始在報紙寫專欄,開始多留意香港的時事,每年2、3月總會和兩位欄友對前財爺的預算案作點評論。近一兩年我們開始發現沒有甚麼可以寫,這是因為近幾年的財政預算案了無新意。這樣看,批評前財爺hea做並不是無的放矢。 了無新意或hea做不一定是壞事。英語有云:if it ain’t broke, don’t fix it。不過,近幾年我們聽得最多有關預預案的關鍵字可能是:1.估錯數;2.庫房水浸,然後派糖;3.還有餘錢嗎?把它放到不同的政府基金吧。 短期經濟總會有波動,支出和收入總會與預期有點差距,估錯數不是大問題,不過,有如「燈神」一般年年低估政府的非經常性收入(如賣地收入),便不知是前財爺的無心之失還是有「守財奴」別號的他有意為之。 至於他「還富於民」的派糖措施,兩位欄友和我都不只一次指出,經濟上的稅負歸宿與法定上的稅負歸宿是兩回事,近年賣地和印花稅收入已佔政府收入相當大的比重,而高地價政策對很多人(尤其是冇樓的低收入人士)其實也是稅,退稅(不論是薪俸稅或印花稅)而不減稅是可能會有不公平的財富再分配效果。我們上年曾經作過粗略的計算,2015年派糖的主要受益人是收入高的中上產人士,而高收入人士(以全港收入中位數劃分)比低收入人士的糖要大7位數左右。 當然,預算案的經濟效益與受歡迎程度不一定成正比。當年每人派6,000元最合乎經濟效益吧?不過,港大民調指當年有近半市民不滿意。相反,不少市民對近年派糖的預算案讚賞有嘉,他最後一份預算案更歷史性得到6位泛民議員的支持。只能說,前財爺的阿爺要評核前財爺的「能力」可能不(只)是看他的經濟分析能力。 作者為維克森林大學經濟系助理教授 中文大學亞太研究所經濟研究中心成員 www.facebook.com/economics3.0

《Westworld》 《Game of Thrones》語錄結集 - These violent delights have violent ends. 《Westworld》 我覺得HBO好厲害,一套又一套經典劇集,固然一一給封為神劇讓劇迷供奉,劇中精警的對白及tagline更如烙印般刻進我們腦海,尤其迄今為止六季《Game of Thrones》(《GoT》)中的經典對白,更是多到可以出語錄,以我記憶所及,能夠匹敵的只可追溯到上世紀的《Friends》。 同是HBO原創,新劇《Westworld》大有潛質威脅《GoT》的寶座,第一季雖已播完,劇中對白仍像咒語般在腦海中反來覆去盤旋,好像文中開首這莎翁名句,出處來自《羅密歐與茱麗葉》,但今日你問任何一位劇迷,都會答是《Westworld》的Dolores。最好笑是外國劇迷將兩劇對白交叉聯乘,像第9集某重要角色(放心不劇透)出事,網友的回應就是「The Lannisters send their regards」(《GoT》),我笑點很低,一看笑到我停唔到,煲劇煲到連劇評汁都撈埋,可見中毒已深,藥石無靈。就讓我今日偷次懶抄抄書,將這兩套近年最愛的經典對白為大家奉上,回味一番。 《Game of Thrones》 The Lannisters send their regards. 這句「Lannisters致意」就是來自第三季悲慘的血色婚禮一幕,叛變的Roose Bolton一劍插進少主Robb Stark心坎,伴隨著這心寒的一句。(劇透咗㖭!)   A Lannister always pays his debts. 《GoT》語錄又怎少得金句王Tyrion Lannister,這句在全劇多次出現,除了表明獅家富可敵國之外,也有著有恩必還、有仇必報的意思。  Winter is coming. 除了獅家,狼家這句「冬天即將來臨」更是貫穿全劇六季重要中心思想,尤其第七季終於來到北方White Walkers與中土Westeros大對決,漫長的寒冬終於等到了。(快極都要明年夏天哪)   You know nothing, Jon Snow. 狼家私生子Jon Snow跟野女Ygritte的一段苦戀,注定開花不能結果,這句Ygriite對Jon的調侃,也成為絕唱。 Valar Morghulis. 最後,怎樣也不能少了這句High Valyrian語的Valar Morghulis,意思是All men must die,下一句自然也就是Valar Dohaeris (All men must serve)了。  《Westworld》 It doesn’t look like anything to me. Dolores說過,Bernard也說過,看到一些他們無法理解的事物,就會自然以此句回應,Dr. Ford解釋這是他刻意安排的,他的解說也是非常金句:「They cannot see the things that will hurt them. I spare them that. Their lives are blissful. They are free from the burdens of self doubt.」(他們不能看到任何會傷害到他們的事情,這是我刻意安排的。他們是幸福的,沒有自我懷疑的負擔。)   One man’s life or death were but a small price to pay for the acquirement of the knowledge which I sought; for the dominion I should acquire. 第八集Dr. Ford引用科學怪人Dr. Frankenstein的名句,「相比起我所追尋的知識,一個人的生與死只是很少的代價」,但他沒說出最後一句「……and transmit over the elemental foes of our race」,引來不少網友猜測他其實也是機械人,又或者Ford的最終目的係長生不死,當然這fan theory仍未證實,但已叫劇迷想翻天。 Yumi Ng~美劇狂迷,劇齡超過十年,熱愛電影,發現美劇有更大空間原原本本說故事,從此影視齊追,泥足深陷。

新文憑試燃點新希望 - 一直以來,鼓勵兩兒子學樂器主要是培養他們多點藝術氣質,直至去年幫大兒子報讀英國的寄宿學校,才知道原來識樂器是有實際用途的。面見一間規模較小的學校時,校長一知道他有六級小號和五級鋼琴,便即時給予佔學費20%的音樂獎學金,而他自恃為強項的香港青訓足球代表資格,僅為他取得10%的體育獎學金,我計過那筆音樂獎學金足夠支付過去七年學小號的所有費用! 自此對於家長考級的要求,我多了點正面的回應。以我經驗,八級資歷最快可三年達到,最慢的十年左右,可惜八級畢業生大部分因功課、公開試、赴海外升學,或覺得文憑試太難而停學。英國皇家音樂學院的文憑試一向與人高不可攀的感覺,是因為除演奏外,還須與考官直接對話,音樂知識是否融會貫通,一問便知曉,這令不少愈趨年輕的八級生望而卻步,或轉考沒有口試的聖三一學院演奏文憑。 英國皇家音樂學院剛宣佈在2017年推出新的ARSM文憑試,資歷稍低於傳統DipABRSM演奏文憑,重點是純演奏考試,剔除口試、視奏及遞交節目簡介部分,非常適合青少年考生,合格後可在姓名後添加ARSM銜頭和參加文憑頒授典禮,戴四方帽,更有助申請英國學校獎學金,我認為ARSM文憑試必勢如破竹,並憑較優質的管理逐漸取代聖三一文憑試的地位。 鄧佩芬 現為資深鋼琴老師,並為音樂級試及文憑試的即時傳譯官

 

[2016-12-16]

「息魔」殺到!美國聯儲局一如市場預期加息0.25厘,更揚言明年可能加息3次,利率有機會加至最高1.5厘。美國掀加息潮,觸發股匯債樓商品齊挫,港股大降近400點,美元兌亞洲貨幣走強,倘本港未來跟隨加息,勢將影響樓價、按揭供款成本上揚。不過,滙豐銀行、恒生銀行(011)及中銀香港(2388)維持最優惠利率5厘不變,而東亞銀行(023)則維持5.25厘。 聯儲局一連兩日議息後,委員一致通過加息0.25厘,利率升至介乎0.5厘至0.75厘,為去年12月以來再度加息,亦是10年來第二次上調利率,主席耶倫(上圖)稱,因經濟表現理想、就業市場續增強及通脹邁向2%目標,故決定加息,更透露明年將加息3次,若每次加息0.25厘計,即利率將升至介乎1.25至1.5厘,耶倫解釋,是按最新經濟狀況而調整,但亦有委員認為新一屆政府政策存在相當大的不確定因素。聯儲局同時調高今明兩年經濟增長預測0.1個百分點,至1.9%及2.1%;今年通脹預測上調0.2個百分點,至1.5%,明年維持1.9%不變。耶倫又指,曾與候任總統特朗普過渡團隊接觸,以確保新一屆政府順利過渡,但未有討論貨幣政策問題,她重申,將留任直至2018年2月任期結束。 無意撤樓市辣招 特首梁振英發表網誌指,若美國加息令香港樓價下跌,這不能解決房屋問題,因沒有增加供應,房屋供應仍短缺,居住環境仍不會改善,故他強調絕不會因加息而減少土地供應,在遏抑炒賣需求、投資需求和外來需求問題上,重申也不會減辣。 署理財政司長陳家強指,美國加息周期開始,若其他地區仍採取寬鬆政策,將加快資金回流美國,對市場帶來不明朗,倘加息步伐加快,亦會影響匯率及息率等,同時亦對樓價有一定影響。金管局總裁陳德霖指,將港元貼現窗基本利率調高0.25厘,至1厘水平,而美元利率正常化肯定影響全球資金流向、匯率和資產市場,在聯繫匯率制度下,自2008年以來已有逾1,300億美元(約1萬億港元)流入,貨幣基礎龐大,為本港銀行提供大量流動性,銀行同業拆息推至相當低水平,但近日1個月港元銀行同業拆息已抽高至昨日逾0.66厘的約8年新高,倘美息續升,港美息差將擴濶,促使港元資金兌換為美元,屆時港元將觸及弱方保證的7.85,令貨幣基礎逐漸收縮,導致同業拆息攀升。陳德霖料港息漸進向上,重申要提高警覺,應對美元和港元利率正常化帶來的市場波動和風險。 明年料加息3次 恒生投資服務首席分析員溫灼培認為,美國通脹自8月以來穩步向上,支持美國加快加息步伐,除明年加息3次外,他料2018及2019年每年亦會加息3次。 中信里昂證券中國內地及香港策略研究部主管張耀昌指,美國加息將影響本港樓市,加上政府樓市辣招壓抑交投,料樓價明年將跌一成。中原地產研究部高級聯席董事黃良昇認為,如本港銀行跟隨加息0.25厘,供樓負擔比率將維持四成以下,若加息0.25厘,供樓負擔比率將升至37.6%,仍處健康水平。每月供款額方面,以20年還款期計,加息0.25厘後,每借貸100萬元,以最優惠利率(P)按的供款計,將每月增加120元,同業拆息(H)按的供款每月則增加118元。另外,英倫銀行昨議息,則維持利率0.25厘及量化寬鬆規模4,350億英鎊不變。(相關新聞見A.72)

[2016-12-16]

卵巢癌排本港女性癌症第六位,這也是「沉默的殺手」,因為卵巢位於盆腔深處,故早期卵巢癌病徵難以察覺,部分個案直至腹部出現明顯腫塊,才被發現,令死亡率偏高。有專家指出,卵巢癌有10%屬遺傳,其中高遺傳性的BRCA基因突變類型卵巢癌,更與一般卵巢癌不同,故必須透過基因測試選擇適合的治療方案,有效及早延遲病情惡化。   卵巢癌個案數字持續上升,過去10年間,個案數字上升約36%,而未生育、家族有人曾患卵巢癌、曾罹患乳癌及體重超標的女士,均為卵巢癌的高危一族。養和醫院綜合腫瘤科中心的腫瘤專科顧問醫生兼中心副主任廖敬賢(圖左)表示,卵巢癌早期患者或會出現腹脹、性交時疼痛、小便頻密及腰背痛等,容易被忽略。事實上,在多種婦科癌症中,卵巢癌的死亡率偏高。若發現以上症狀,女性應立即求醫及接受檢查。 香港大學李嘉誠醫學院外科學系臨床副教授兼香港遺傳性乳癌家族資料庫主席鄺靄慧(圖右)指出,卵巢癌有多種分類,其中約10%有遺傳因素,BRCA1及BRCA2是人類基因,有助修補受損的DNA蛋白質,這些蛋白質可以抑制乳腺細胞、卵巢細胞等細胞過快或失控地生長及分裂,若這些基因出現突變,便會增加患癌風險。她稱,BRCA1及BRCA2基因突變佔所有卵巢癌約15%,若帶有BRCA1基因突變,約有40%至60%人會患上卵巢癌,而帶有BRCA2基因突變,則有10%至20%機會患上卵巢癌。而且BRCA1及BRCA2基因突變的遺傳性高,約有50%機會遺傳。 BRCA基因突變型卵巢癌有別於一般卵巢癌,因此對症下藥非常重要,而BRCA基因測試便是關鍵的一步,有助選擇適合的治療方案。廖敬賢表示,若患者被確診出現BRCA基因突變,可採用近日引入本港、首款針對BRCA基因突變型卵巢癌的標靶藥物,抑制腫瘤的自我修復功能,令癌細胞受到破壞後無法被修復,逐漸自行凋謝。 不過,兩位醫生均指出,過去即使找出女性出現BRCA基因突變,亦只能作出預防性治療,但隨着針對性鏢靶藥物面世,治療方面出現突破,令BRCA基因測試的意義更為重大。

[2016-12-16]
[2016-12-16]

張衛健(Dicky)向來鬼馬風趣,訪問他,永無悶場,卻不免有難分真與假的時候,連跟他首度合作為動畫配音的梁詠琪(Gigi),也不時被弄得一臉疑惑。不過,只要抱著「真真假假,只要相信他」的心態,何妨輕鬆笑一場?皆因說到重要的事情,他不會說三次,卻會尊重解說。談到人生下半場的夢想,原來Dicky希望走社工路線,成為以生命影響生命的助人者;靚媽Gigi見證著女兒的成長,深感健康的重要,期望女兒將來能實現她的醫生夢。這對懷著醫者心腸的新鮮搭檔,身體與心靈兩兼顧,非常合拍。文:許惠敏 圖:林俊源 為母則強 下周四公映的《星夢動物園》,是一部談夢想的動畫,Dicky聲演「褲穿窿」的富二代樹熊阿畢,獲父親打本實現夢想,擁有屬於自己的大劇院,可惜劇院經營不善,正面臨倒閉的危機,於是孤注一擲,舉辦歌唱比賽以回復劇院昔日的輝煌,Gigi聲演熱愛唱歌的豬媽「樂詩」,肩負照顧家中25隻小豬的責任,同時又要參賽追夢。無論是劇院負責人阿畢,抑或最後五強的參賽者,都要突破個人限制或面對自身的性格缺陷,始能進一步向夢想邁進。回看走過的演藝路,Dicky和Gigi可有突破自我的經驗?Gigi回想初出道時,從沒想過要在台上跳舞,但作為歌手要舉行演唱會,必須要聲色藝俱全,她唯有硬著頭皮學跳舞,「當初不喜歡跳舞,只因未能體驗跳舞的樂趣,跳著跳著,才發現很喜歡,也不太介意別人覺得自己跳得如何,只要自已enjoy,觀眾便會鍾意看。」   Gigi一臉認真,Dicky卻申訴「被迫」跳舞的無奈,「我沒想過要開演唱會,但Big Four要開,又驚單憑佢哋三個賣不到飛,點都要我加入,我要特登跳差少少,難度很高呀!」沒好氣的Gigi將話題扯回來,她笑言自己跟豬媽頗相似,既要突破當眾跳舞的心理關口,也要想盡辦法好好照顧家裡的孩子。自從女兒Sofia兩年前出生,做個稱職的媽媽是Gigi人生階段的另一突破,領悟為母則強的道理,「在做阿媽之前,絕不會睇說明書,因為那些字很細隻,但為了子女和家庭,例如要砌嵌一張牀仔,怎樣才是最安全?所以一定會刨熟本說明書;生活習慣也會改變,因為囡囡每朝早6點半起床,現在我不會夜瞓了。」靚媽提起女兒,滿臉幸福。 用自己方式做社工 有說人生由投身職場至40歲是為建立個人能力、知識和財富而工作,40歲開始,便踏入為意義而活的階段,會多做自己喜歡又有意義的事情。Dicky與Gigi在演藝圈已取得一定成就,家庭事業兩得意,是時候規劃人生下半場,實現未圓的夢,Dicky一本正經地說:「我有很多夢想,例如駕駛一級方程式賽車、環遊世界及夜潛,亦想有一日可以做個全職或半職社工,因為我在單親家庭長大,成長過程中曾經好叛逆,其實是好容易學壞,慶幸有好朋友、老師及GOD幫我,才沒有走歪路。」別看Dicky時常鬧著玩,談到認真的事情,卻不會信口開河,即使未必能當上合資格的社工,便以自己的方式低調到訪中學、大學、戒毒所及監獄舉行講座,希望自身過渡人生順逆或信仰上的經歷,鼓勵年輕人走正軌,「我的人生已走了一半,為演藝夢想營營役役,今時今日擁有的Fans或者幸福,可能是很多人給我的,除了歡樂之外,我還有甚麼可以給大家?在人生的下半部分,希望可以騰出更多時間,wide angle一點。」Dicky逾30年的演藝生涯,絕非一帆風順,新秀冠軍苦等7年才有機會出碟,憑《西遊記》演孫悟空爆紅後,卻因與大台鬧翻而轉戰內地,6年前組成Big Four才再次活躍於香港,走過高山低谷的經歷,在口才了得的Dicky演繹下,做講座不愁沒笑料。 望女成醫生 讀設計出身的Gigi,因緣際遇做了藝人,在她眼中也算完成了半個兒時夢想,她解釋:「其實,入行後都經常接觸有關設計的事物,例如服裝、海報跟唱片設計等。」古語有云「養兒100歲,長憂99」,已為人母的Gigi深深體會,「有了小朋友之後,最擔心是她生病,又怕自己生病無法看著女兒成長!」這教她萌生要做醫生的念頭,她慨嘆年少沒有努力讀書,自己做不成偉大的醫生,唯有寄望女兒,「假如女兒問我,做甚麼事可以令世界變得更美好,我會叫她努力讀書,將來做醫生來幫助病人,這是一件很有意義的工作。」作為在職媽媽,要兼顧事業與家庭,絕非易事,「最緊要夫婦有包容、溝通和有共識,不能為工作而忽略照顧子女的責任,更不要因外界壓力被迫做全職母親。」談到夫妻相處之道,Gigi突然含蓄起來,請結婚9年的Dicky分享心得。Dicky與太太張茜因工作而分隔香港和北京兩地,平均每2至3星期才能相聚一次,讓兩人更珍惜對方,造就了小別勝新婚的甜蜜,「對我倆來說也不錯,永遠保持新鮮感,當然大前提是彼此信任,還要有足夠的自制能力。」聽罷前輩的經驗之談,Gigi點頭大表贊同,她與西班牙丈夫Sergio毋須兩地分隔,卻也要適應文化差異,互相尊重、信任、遷就和欣賞,是婚姻裡學不完的課程。 配音的專業 出道20年的Gigi,原來甚少聲演角色,《星夢動物園》是第二次為動畫配音,她直言經驗尚淺,最難是要跟著荷李活版本的角色口形,「同時要眼望著螢幕、聽著原裝版本,口又要同步跟著,腦袋要非常專注!」問她可有向配音經驗豐富的Dicky偷師?Dicky卻立即搶白道:「我沒這麼容易『被偷』,我掩住了!」然後他又自動解畫,「外國動畫通常要世界不同地方跟隨,不管是甚麼語言,為了保持原裝的feel,要兼顧很多事情。」為了保留角色神髓,配音期間需要七情上面,Gigi笑言,為了配合角色的誇張表情,要經常保持亢奮,好玩過癮,只是每次都會感到心身疲累。Dicky曾經多次為動畫配音,最為人熟悉的有《史力加》系列的盧友和《反斗奇兵》的胡迪,問他配音前的準備功夫,古靈精怪的他答道:「每次配音前都會靜修三個月,認真嘛,成功是有原因的!」此語一出,全場嘩然,Gigi連忙問道:「是真的嗎?是三個鐘吧!」弄得眾人議論紛紛,他才開腔道:「有件事是真的,每次配音前都會要求電影公司給我完整的劇本,了解故事脈絡及對白分布,預先在屋企作準備,不過,我不會練得太熟,以免先入為主,影響臨場發揮。」聽他分析得頭頭是道,果然高手!  

/136



C觀點

中原城市領先指數

廚神

旅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