情迷舞台 - 魏綺珊
2015-12-31

作為遊客,每逢到外地,總喜歡逛露天市集,欣賞街頭表演,單是這些畫面,已經為當地增添不少生氣,特別吸引,逛得特別開心。 澳洲悉尼,在悉尼大橋附近的市集「The Rocks」,每逢星期六日都開滿攤檔,數目非常多,賣的盡是當地的藝術手作,有飾物、手造香皂、蠟蠋、手繪碗碟、畫作和服飾等等,琳瑯滿目,有些手工藝品,還會附上說明書,講述材料的出處,製造過程等,十分細心。這些手作,價錢一點也不平宜,不過由於是手工製品,尊重藝術創作的人,必定會認為是物有所值。 在攤檔附近,臨近海邊,沿路盡是不同類型的街頭表演,有雜技,有跟觀眾互動的遊戲表演,而音樂演出則較為普遍,這些音樂人會自己作曲彈奏,並錄製光碟即場出售,當天見到一個年輕男子,將結他平放,就如彈奏古箏一樣,用勾及拍打弦線的方法,有時又拍打結他不同部位,奏出音樂。同行的友人是結他愛好者,指青年的造詣不錯,難度也高,在陽光底下,海景面前,這位音樂人顯得非常享受及投入,畫面相當迷人。 再走到悉尼歌劇院外,海濱擺放很多枱凳,坐滿享受海景的人在飲食談天說地,十分熱鬧,莫說遊客,我想就算是當地居民,也是假日共聚的好地方。 在塔斯曼尼亞的霍巴特(Hobart),每逢星期六的Salamanca Market,都是聚集居民及遊客的好去處,除了售賣很多當地的農產品外,也有很多手工藝品,以及街頭表演,十分有放假氣氛,是到當地遊覽不能錯過的景點。 香港也有這類市集,不過規模相對小型得多,街頭表演,大家可能會想起旺角行人專區,可是擠擁得互相嘈雜,技藝也十分參差。至於偶爾在行人隧道內的演奏,卻是孤單的獨佔一隅,不會像外地市集,猶如嘉年華會一樣,為市集增添氣氛,路人也是行色匆匆。 總不明白,香港有一個美麗的尖沙咀海旁,可是多年來仍未能發展成熱鬧繽紛的市集及露天餐廳,讓居民及遊人盡享,我們的海傍,只有一些景點拍照的攤檔,售賣手工藝品的小檔卻是疏疏落落,而本來唯一的海景露天咖啡店,也要關門,不知道地產商會將這個地段變成怎樣。 每一個地方,都應該有機會讓藝術家盡展所長,能夠造成氣候,自然人流亦會多,香港缺的是有品味的市集。 《情迷舞台》這個專欄,今天是最後一篇文章,十分感謝老總從2008年開始,讓我在這個平台,跟大家分享舞台及文化,七年是一個不短的日子,下星期開始將會在另一個版面,與你們分享另一些題材,希望繼續得到大家的支持,也順祝大家有一個美好的2016年! 我的推介:《亂世英雄》 改編自人氣漫畫《火鳳燎原》。一切就從呂布被擒開始,一夜之後,也就在白門樓作結。所向披靡的呂布,中了公子獻頭的詭計,終被曹操所擒。呂布與兩大幕僚陳宮、張遼淪為階下之囚,天下英雄引頸以待呂布生死。天將泛白,劊子手登上了白門樓。那一天,根據歷史記載,三人之中只有一個活了下來。但歷史卻沒法讓人知道「活下來」的真相! 演出團體:A2創作社 原著:陳某 編劇:張飛帆、陳仕文 導演: 黃曉初、    陳仕文 主演:郭鋒、邵仲衡、陳仕文、文傑聰、鄧智堅、李俊傑、郭穎東、喇英、林娜 日期:明年1月14至17日 地點:香港文化中心劇場  

2015-12-24

一種信念,一種追求,能夠堅持,就能成就心中所想。在澳洲塔斯曼尼亞中部一個超級寧靜的地方,一位藝術家,就是這樣默默地創作他的木雕藝術品,成為這裡的地標,所有人知道你到該鎮遊覽,都一定會向你介紹這個不能錯過的藝術館。 生於澳洲東南部的Greg Duncan,少年時無心向學,甚至被趕出校,在荒野中流連,學懂欣賞叢林的美態。做過很多工作,但沒有一份讓他感到開心,喜歡雕刻的他,感到人生很沒意思,有一天,與他的哥哥聊天,哥哥問他到底喜歡做甚麼,Greg說希望像他哥哥一樣成為藝術家,他的哥哥便鼓勵他付諸行動。 結果他開始做雕刻,甚至成功賣出自己的作品,慢慢他希望能有自己的作品展覽。在1990年初,他首次到訪塔斯曼尼亞尋找適合的木材用作雕刻,他愛上這個地方,最後選擇在中部,Lake St Clair所在的Derwent Bridge落腳,買了一幅地及一間小平房,踏進展館,先迎來是幾件小型作品,包括:帽、皮手套、大衣等等,令人驚嘆的是,你明知是木材,卻栩栩如生,雕刻及打磨得猶如一塊真布真皮活現眼前,雕功的技巧令人佩服。 展館的重點,是一個「仍在進行中」的展品《The Wall》,他用一塊又一塊的候恩松(Huon Pine)作畫,每塊松板都是一米濶、三米高、一百毫米厚,每塊重250公斤。他在每一塊松板上雕刻,幾塊雕刻拼在一起,成為一個故事,而整個展覽將會有用一百塊候恩松,即是作品會是一百米長,這個展覽館在2005年開幕,到現在作品仍未完成,尚有大約十塊松板尚未雕鑿,他用意是要讓人看到創作的過程。   作品的難度相當高,在這麼薄的平面上,做出十分立體的效果,展現出來的也有不同質感,有人的面部表情、肌肉、衣服、動物、鐵器,全部都十分細緻,好像利用一支畫筆一樣畫出來,但卻是利用不同工具雕琢,一邊觀賞,一邊嘖嘖稱奇,實在是隱世藝術。 更加欣賞的是他的創作理念,首先他認為木材是一種難度很高的素材,他卻偏偏向難度挑戰自己,而他不少故事,是關於澳洲的伐木工人及水利工程的人員,認為他們是開拓國家的先行者,做著一點也不簡單的工作,因此他希望透過作品,呈現他們的努力及貢獻。另一些作品則集中於瀕危絕種的動物,希望人類更加愛惜大自然。 偉大的藝術作品都是源於生活,與人溝通,並且讓觀賞的人有共鳴及感到有所聯繫。而Greg 的故事,更加讓人明白,每個人都有其獨特才華,未必人人都要走相同的道路,讀書不成不代表人生就是完蛋,重要的是自己知道想走的方向,努力堅持,一樣有出頭天。 我的推介: 《抱歉,我正忙著失戀》   失戀,可以被醫治嗎?為了回答這個問題,醫科畢業生在網上找來了幾個「失戀入膏肓」的人,成立了一個分享互助小組。然而,某個他只懂在小組中不斷泡妞某個她又堅稱自己沒有失戀只是為了「幫人」才來。原來「失戀」並不是大家想像般簡單?幾個失戀同路人互相嘲笑,甚至五十步笑百步,以嬉笑怒罵方式唱盡失戀苦況!失戀時的荒唐行為再現,讓我們一起笑著曾經的自己,度過一個不一樣的聖誕!   演出團體:7A 班戲劇組 編劇、導演:一 休  演員:鄭嘉俊、馬沛詩、黃嘉威、阮煒楹、梁依倩 日期:本月25至27日  地點:香港文化中心劇場  電郵:ngaijo@gmail.com      Facebook:Ngai Yee Shan Jo     

2015-12-18

想不到,走到澳洲塔斯曼尼亞西岸,一個偏遠小鎮思特雅寒(Strahan),居然也有話劇演出,劇場是半露天,最神奇是這個演出,竟然是由父傳女,承傳下去演出超過二十年,次數超過5,000場,成為澳洲最長壽的劇目。 演出很簡單,只有三個演員,沒有燈光,沒有音樂,只有簡單的服裝及道具,最複雜算是布景,在演出期間砌出一隻船。故事是以1834年,思特雅寒(Strahan)一個真實故事改編,當年大英帝國將重犯送到塔斯曼尼亞一處偏遠的小島莎拉島 (Sarah Island),這裡當時被形容為地獄,臭名遠播,因為囚犯都被虐打及惡劣對待,在1822至1833年期間,一共有約一千二百個囚犯被禁於這小島,後來政府在塔斯曼尼亞南部的阿瑟港(Port Aurthur),興建一座更大型的監獄,並將犯人分批用船送到新監獄,最後一批十個囚犯,決定騎劫船隻逃走,並成功逃到南美洲。話劇就是呈現他們劫船逃走的經過。 劇場可容納一百多觀眾,演出形式像兒童劇,主要都是邀請觀眾參與,開開心心熱熱鬧鬧地完成,沒有甚麼高超演技可言,也沒有甚麼舞台效果,不過作為遊客,也看得很開心,而且透過戲劇方式能進一步認識這個地方。湊巧地我也被選中成為其中一名「演員」,同台演出了一小段。 跟主角 Kiah 傾談,她說自己做了這個演出22年,她的父親Richard Davey就是這個劇團(Round Earth Company)的創辦人,Richard 是一位專業的導演、演員及劇作家,我們欣賞這個演出《The Ship That Never Was》,也是由他所編寫,起初18年,Kiah跟父親同台演出,父親在幾年前病逝,她則接手父親的角色繼續演下去,現在每天都會演一場。聽罷她的故事,特別感動,想不到劇團及演出,也可以代代相傳。 這個劇團已經有超過四十年歷史,特色是走訪不同國家或地方,演出屬於當地的故事,他們曾到過世界很多不同國家,跟當地的藝術家合作,也演出關於原住民的故事,後來他們選擇在塔斯曼尼亞落腳,創作有關塔斯曼尼亞的題材,我看的這個劇目,最初在首府霍巴特(Hobart)公演,後來獲邀到思特雅寒(Strahan)長駐演出,在故事的真實地點上演,更加有意思,也成為當地一個重要旅遊項目。 一個只有800個居民的旅遊小鎮,也能支持一個長壽的話劇演出,為甚麼有近800萬人口並著重旅遊業的香港卻不能?多年來我已經很想製作一個屬於香港故事的獨有演出,這次看罷演出,給我更大的啟發,盼望我能將之變成現實。 我的推介: 《戇大人》 改編自俄國現實主義文學大師果戈里的諷刺喜劇名作《欽差大臣》。故事講述市長召開緊急會議,告知手下一眾官吏有政要高官將會出訪的消息。驚慌失措之下,他們將路過的潦倒小伙子誤認為微服出訪的高官,爭相巴結,阿諛奉承。小伙子莫名其妙受到無上禮遇,還差點成了市長的乘龍快婿。當真正的高官到來之後,這一連串的笑話和鬧劇,究竟如何收場? 演出劇團:中英劇團 原著:果戈里 改編:司徒偉健 作曲/音樂總監:Frankie Ho 填詞:陳文剛 導演 :黃龍斌 指揮 :何嘉盈博士 編舞 :黃龍斌、姚詠芝 現場樂隊:新世紀青年管弦樂團 演員:中英演員 日期:本月26日至明年1月3日   地點:葵青劇院演藝廳 電郵:ngaijo@gmail.com      Facebook:Ngai Yee Shan Jo

2015-12-11

在年初的時候,以為今年會稍為放慢腳步,可以有時間多看書,結果劇團的工作及演出一浪接一浪,很多突如其來的計劃,打亂了步伐,回首一看,感到自己實在是超額完成很多的工作,充實而快樂。 年初接到業主通知,要收回我們租作排練室的單位,殺我們一個措手不及,那個單位只租了一年半,儼如新裝修一樣,投資的心血一下子化為烏有,剛巧那個月份正值要排練演出,結果在百忙中,四出尋找新的單位,幸運地很快找到合適的地方,便得要立即搞裝修,為了節省金錢,還記得那個時候,日間排練,晚間及深夜到新單位自行裝修,幸得一班朋友仗義相助,在限期前完工,簡直是挑戰不可能。 搬遷當天,小小的排練室,居然塞滿七架中型貨車的空間,然後我們只用一天在新單位內大致清理好雜物,幾天後,就開始使用排練室。 屈指一算,自從5月1日搬進以來,已經在這兒排練了劇團5個演出,包括《笑之大學》、學生演出《最Dry啪啪啪檔》、「無障礙劇團」的《星圖》、《和媽媽中國漫遊》以及《情信》,期間還讓一個業餘團體在排練室做演出,另外做了一個集展覽及表演的《HK make sense》。半年時間,搞了這些作品,真不可思議。 猶記得,舊有單位業主提出要收回物業,我們簡直就是晴天霹靂,現在回看,又感到是上天的安排,因為不是被逼搬到這個大一倍的新排練室,有些大型演出,如演員人數達30人的《星圖》,根本無法排練,也無法演出《情信》的同時,做到場地裝置展覽,所以有時塞翁失馬,真的是焉知非福。 今年也為劇團,多次走訪外地。年初,獲「新加坡濱海藝術中心」邀請,在當地的「華藝節」演出《和媽媽中國漫遊》;年中到過台灣的阿里山,與當地的山區原住民作文化交流;到韓國首爾,參加演藝交流會,觀賞了很多展演,也看到當地的大型百老匯舞台製作;到上海參加「國際藝術節」,再次演出《和媽媽中國漫遊》;到中山演出《情信》。每次出外,都是一個很好的體驗,加上每次都碰上很友善及非常幫忙的主辦單位,讓我們留下美好的回憶。 明年,會有更多的計劃,現正醞釀中,假如一一成事,未來兩年都會很精采。有時候,想慢下來,卻又因緣際會地遇到不少機會,感到有興趣,也不計較會用自己很多時間。期望未來能夠製作更多有意義及高質素的演出,感動你及我。 我的推介: 《床纏故事》 女人意外懷孕,走進手術室,尋找解脫;卻在病房遇上另一少女,期待新生命的誕生……妻子以為愛可以征服所有,以為忍耐丈夫,便可維持真愛。丈夫變本加厲,暴打不休,妻子夜夜任由宰……男人患了抑鬱症,思想是自由地飛行,卻被過去的種種不快羈絆,究竟被縛的是身體,抑或是心靈呢?一張床,三個故事,訴說執念讓人迷失、讓人沉迷、讓人消亡意志,且看我們如何自處。   演出團體:藝君子劇團 編劇:黃釗鑫 導演:黃呈欣 編舞:施卓然
 演員:李穎蕾、曾浩嵐、黃釗鑫、尹偉程、施卓然 
日期:本月18 至20日 地點:葵青劇院黑盒劇場 電郵:ngaijo@gmail.com      Facebook:Ngai Yee Shan Jo     

2015-12-04

製作每個演出,能夠有一個好的劇本,以及一個好的創作班底,基本上已經成功一半,如果再加上吸引的宣傳,效果更是相得益彰,因此每次如何想出有趣及創意的點子,當中有很大學問,又相當好玩。 創意思維能夠推出與眾不同的方案,可以提高銷售,也可以解決問題,這讓我想起日本一個很有趣的例子。據報日本每年有多達二百萬部單車被棄置,日本政府每年要花上超過十億日圓清理。為甚麼會有那麼多單車被丟棄呢?原來日本的大學生,就讀期間大部分都是以單車代步,但當畢業後,他們沒有處置單車,將其賣掉或者轉贈,就這樣放在一旁不理,結果日復一日,破舊的單車成為垃圾,既浪費之餘也影響環境。 或者很多人想到,可以翻新這些單車,循環再用,問題是,如何引起大眾關注問題的嚴重性,將這些被人擱在一旁,沒有人看見的問題重新被看見呢?後來一個組織想出,創立以大學生為目標市場的單車共享系統,要吸引更多人加入共享的行列,他們推出一個創新計劃叫做 Saddle Blossoms,希望改變公眾的行為。 創意團隊先選定一間大學,然後將校園內的破爛單車的座墊拆除,運到工作室,由熟悉園藝的伙伴,在每個座墊上,植入花泥及能夠快速成長的種子,經過半個至一個月,當植物從座墊生出來後,他們再將座墊重新安裝回破舊的單車上,校園內的單車,一夜間每個座墊都長出植物,有些甚至開花,這個奇景自然惹起人的好奇及關注,繼而引來大量媒體報道。 團隊還將植物生長過程拍攝下來,在每個座墊貼上QR Code,讓人用手機一掃,便可以看到植物在快鏡下的生長,希望令人重溫被遺忘的時間及感受時間的流逝,將這些逝去的時間,轉化成藝術品一樣讓人欣賞,因為這個計劃,加入單車共享的人數倍增,從而減少棄置單車的數量。 計劃構思很簡單,卻因為突破平常的思考模式,製造了一些空間錯位的效果,在視覺上特別搶眼,從而惹起更多人的關注,這是我們平時做宣傳時,經常絞盡腦汁,希望想出特別的點子,吸引眼球,最重要,當然是引發行動。 我想,廣告創作人每天也是在挖空心思,希望想出好的方案,讓產品令人留下深刻的良好印象,繼而令顧客購買一試,當然會否重複購買,就得靠產品本身,常說好的廣告讓差的產品死得更快,因為一下子吸引很多人購買,最後貨不對辦,廣告說得天花亂墜,產品卻一無是處,再經口耳相傳,立時更多人知道產品不濟。就像我們製作舞台演出,每一次都不能掉以輕心,因為觀眾進場一次,與期望落差太大,可能永不回頭,所以有好的點子宣傳,也得要有高質素的作品配合,反過來,好的作品也要有噱頭及品味的宣傳,吸引觀眾入場,才不致白費創作人的心血。 我的推介: 《凱撒》 根據莎士比亞《凱撒大帝》改編。凱撒登上權力頂峰,無視預言者之警告,逐步走向獨裁,卻遭布魯圖斯為首的反對聯盟刺殺。凱撒死後,布魯圖斯才發現,追求的所謂「公義」,根本敵不過人性…… 演出劇團:創典舞台 導演:陳焯威 改編:陳基惠、陳焯威、冼振東 演員:冼振東、蘇育輝、蒙潔、黃曉暉、周家輝、郭喜熹、李子楊、葉潤霖 日期:即日起至本月6日 地點:葵青劇院黑盒劇場 電郵:ngaijo@gmail.com      Facebook:Ngai Yee Shan Jo

2015-11-27

一直以來,都喜歡嘗試創新,這樣在創作過程中會增添很多好玩的元素,尤其是不同界別,不同領域的合作,更加能夠互相刺激,擦出意想不到的火花,這是創作人期待的。 剛結束的演出《情信》,先找來本地品牌 Chocolate Rain的設計師Prudence Mak,為演出作布景設計,Prudence 的風格色彩斑斕,活潑浪漫,跟我們之前兩次演出的簡約主義,感覺很不同,起初布置後都有點擔心會否太過花俏,不過由於賦予女主角一間夢幻小屋,卻引發導演及演員有不同的創作空間,包括如何好好利用不同的小窗爬出爬入,結果更能突顯女主角跳脫的性格,作為演員,有了這樣的一個凸間,如何融入其中很重要,反過來,布景亦能刺激導演及演員的想像,所以這次演出,程小曼這個角色,跟前兩次的演繹,也有點不同。 刺激是雙方的,Prudence跟我們說,我們這個作品,激發她創作了一個小繪本,在慶功期間她跟我們分享她的畫作及故事,描述一男一女突然分隔兩地,一方不斷寫信,對方卻接收不到,最後信件化成「信雨」,灑落一地,多麼的浪漫。拿著她的手稿,心底確實非常觸動,沒想到,舞台劇《情信》會催生另一本《情信》,十分期待這繪本的面世。   另一個跨界別合作,是品酒專場。因緣際會,跟一位品酒師談起這個演出,大家想到引入葡萄酒元素,我跟導演都是愛喝葡萄酒之人,加上這個演出的情懷及氣氛相當合適,於是一拍即合。品酒師穿針引線,為我們找來贊助商。其中兩場的品酒專場,觀眾會有兩杯酒,一白一紅,要在劇情特定位置喝。有觀眾在演後分享,開初時的一杯白酒,甜美芳香,配合兒時快樂的情懷,到中年時的那一杯紅酒,複雜且令人感到苦澀,十分切合劇情。作為演員,也有特定的酒,那杯酒,在演出前飲過,香味濃郁,可是在演出時,當角色在情緒最低落時大啖喝一口,酒精卻有種在喉頭火燒的感覺,壓得透不過氣,平時常說借酒消愁,那一刻,真正感到酒入愁腸愁更愁。 不同媒介,不同領域,都有其學問及不同元素,當不同界別走在一起,運用得宜,往往都能產生很新鮮的效果,正如玩中西合璧,無論是音樂,無論是視覺藝術,本來好像風馬牛不相及的東西,放在一起,有時確能互相生輝。 在自家的劇場,限制少許多,可以創作及玩味的空間更加大,所以常說,劇場創作是極需要空間及時間,期待在自家劇場,醞釀更多創作,也期望能有機會,跟更多不同界別的人互相碰撞,一起創作更多有趣及有意思的作品。 在香港演完十二場,隨即到了中山演出,由於成本問題,沒有將香港的布景運到內地,劇院預先找來一些簡約的枱凳,我們就地取材,有甚麼我們便用甚麼,即時打造另一個感覺的布景,連帶台位燈光都要重新思考,一天時間演員就要重新適應及牢記走位,實在是大挑戰。 我的推介: 《斷到正》 這邊廂:「相親摘錯日;搞出大頭佛。男人唔生性,一鋪斷到正。」 那邊廂:「老婆捉錯姦、港女鬥一番,遇上黑幫嚇一餐。」    編劇突破寫實荒誕,以偷情疑雲、法式愛情為包裝。透過喜鬧風格透視人性,展露了都市人鬱結所在。喜愛笑鬧也好,分析也好,總會有你的得著。   演出劇團:觀塘劇團 編劇:鄭國偉 導演:梁榮忠 演員:張紋嘉@hotcha、鄭國偉、張貝琳、黃頌明、林子傑、張翼東 日期:12月10至13日 地點:牛池灣文娛中心劇院 電郵:ngaijo@gmail.com      Facebook:Ngai Yee Shan Jo   

2015-11-20

紐約的百老匯及外百老匯,以及倫敦的西區劇院,享負盛名,是舞台藝術愛好者的朝拜之地,就算連平日在香港不甚看這類演出的人,遊覽當地時,也會選擇一至兩齣舉世聞名的作品欣賞。 香港的舞台演出的興盛及普及,遠遠比不上紐約及倫敦,但也不乏優秀作品,無論是本地還是來自世界不同地方。最近在香港的「世界文化藝術節」,看了三部演出,剛巧分別是舞蹈、音樂及戲劇,各自各精采。 開幕節目是來自阿根廷「布宜諾斯艾利斯探戈舞團」的《貝隆夫人》,阿根廷盛產探戈舞,自是這舞種的佼佼者,吸引入場原因是以貝隆夫人為主題,多年前由麥當娜演出的音樂電影,至今仍然印象深刻,非常喜歡,很有興趣看看搬到舞台,以探戈為主軸的舞劇,又會是甚麼一回事,可惜劇情欠奉,基本上都是一隻舞接一隻舞,你說是甚麼故事也可以,跟貝隆夫人勉強扯上關係。儘管如此,舞者的演出確是非常精采,他們的每個轉身,雙腳快速的撩動,技藝高超,充分展示探戈男女間的調情,加上出色的現場演奏,為演出加分。 來自日本的「鼓童」,其演出《打男》更是令人拍案叫絕,很喜歡欣賞日本的太鼓演奏,看著每一吋肌肉的變化,全身的張力,擊鼓時的震撼,投入得總令人有一種回不過氣來的感覺。導演坂東玉三郎特意在每一曲澎湃的鼓樂後,加插一段樂韻悠揚的鋼片琴,或者輕鬆玩味的小鼓樂,紓緩觀眾繃緊的情緒,然後再迎接另一首每下鼓聲都震到心嵌深處的作品。 「鼓童」這個團,每年有三分一時間,都留在日本中部新潟對開的佐渡島修煉,他們的大本營就設在這個小島,團員說他們每天都要在森林練習,這個有香港八成大的島嶼,人口不到六萬,想像在這個人口稀疏四面環海的島上練習,自能吸收大自然的靈氣。這次演出完場時,劇院內歡呼聲不絕,很多觀眾站起來鼓掌,是在香港較為少見,可知他們的演出,震懾了多少人心。 最後看的一個演出,是本地旗艦團「香港話劇團」的《緣移戲劇班》,由美國「普立茲戲劇獎」得主安妮貝克編寫,故事以戲劇訓練班為背景,透過不同的戲劇訓練,讓劇中各人,漸漸挖開自己的內心深處,釋放自己,認識自己,改變自己。劇中充斥大量的戲劇訓練及遊戲,很有興趣知道,從沒有接觸過這些課堂的觀眾,能否像我們一樣投入及那麼有共鳴。 此劇很能展演戲劇的威力,就如香港話劇團藝術總監陳敢權在場刊所言:「戲劇可算是研究人心及人性最貼切的一種藝術,一方面讓人真正認識自己及深思生命,另一方面也讓人在舞台上分享人生感受。」舞台劇的魔力大概如斯。 我的推介: 《石頭與金子》 以小人物日常反映制度崩壞的都市書寫,透過獨特文字的觸覺,展開不平凡的敘事角度,描繪肉體生活。眾多演員演繹一位女保安員的獨白,漫談一個發生在公共屋邨裡沒有人相信的日常異境。在耀眼奪目的新自由主義底下,當「打工」沒有辦法讓你告訴別人,你是一個人,那麼生活,還需要多一些顏色,來支撐著。 演出團體:前進進戲劇工作坊 導演/文本:馮程程 音樂:許敖山 演出:鄭綺釵、黎玉清、陳瑋聰、梁天尺、陳秄沁、韓梅 日期: 即日起至本月23日 場地: 前進進牛棚劇場 電郵:ngaijo@gmail.com      Facebook:Ngai Yee Shan Jo

2015-11-13

一些早年已經到內地做舞台表演的朋友,說內地有些觀眾仍停留在大戲棚看戲的時代,在劇院內剝花生是等閒之事,多年後的今天,內地觀眾隨意進出劇場的文化,仍然維持。比較亞洲幾個地區的劇場文化,以日本及南韓最捧。 舞台演出之前,一般都要播放場地規則,內地同樣會做,內容與在香港的大同小異,不過他們的手機文化更加強烈,上次在上海觀賞一個現代舞演出,可能內容較為前衛,中途不少觀眾開始感到有點不耐煩,離場的離場,仍然留下的,有些則專注於自己的手機,坐在樓上的觀眾席望下去,見到一遍螢火蟲在飛舞一樣,他們不單止在答短訊及瀏覽社交網站,更甚的是在觀看電視劇,除此之外,手機鈴聲也在此起彼落。 跟內地劇院負責人聊天,他們也說感到很無奈,劇院曾經嘗試利用儀器干擾通訊,可是卻惹來觀眾投訴,說出一大堆法例,說劇院無權這樣做。在內地看表演,另一樣很騷擾的是有些演出不設遲到觀眾進場時間,在香港,假如你在演出開始後才抵達,帶位員會要求你在門口等候,等到特定時間,才能夠一次進場,可是內地的演出卻很極端,劇場在演出前至少半小時已經可以讓觀眾入場,的確有不少人會這麼早就進場,卻總也有遲到的觀眾,由於不設遲到觀眾進場時間,遲到的朋友,隨到隨進,因此在開場後半小時,門口不斷開開關關,十分擾人。 香港的劇場文化,觀眾遲到是頗為普遍,因此演出往往都比原定時間遲5至10分鐘開始,但在南韓,演出都是非常準時開始,而大部分的觀眾也會在開場前10分鐘左右,已經就坐。 至於電話鈴聲,我上次在南韓看了幾個演出,都沒有在演出途中聽到電話鈴聲。除了觀眾,日本及南韓的帶位員都是訓練有素,絕對尊重演出,減少對台上演員及觀眾的騷擾,他們帶遲到觀眾進場時,都會很小心地,不讓外面的光透進劇院,即是確保一扇門關上才會開啟另一扇門,日本的帶位員,在帶領觀眾途中,甚至整個人蹲下,將電筒幾乎貼近地面,讓人能夠看到路面之餘,又不會分散其他觀眾欣賞台上演出的注意力,十分專業。 觀眾們也有要求,就是觀賞途中你不能俯身傾前,尤其是坐在二樓,因為你俯身時很容易阻擋後面觀眾的視線,假如你這樣做,帶位員或者觀眾都會立即提醒。 做個為他人設想的觀眾,遲到、電話鈴聲、檢查手機、談話都會影響其他觀眾。舞台表演是講求當下,每個人都全情投入,才能成就最完美的演出。 我的推介: 《布拉格1968》 一九六八年,捷克共產黨更換領導人,由杜布克(Dubcek)接任。杜布克頒布新的社會主義願景,放寬對人民和企業的管制,讓不同政治黨派成立,容許國民有更多言論自由。但是,捷克共產黨內部保守勢力不滿,向蘇聯要求「拯救」捷克。蘇聯以及華沙公約國的五十萬軍隊三路入侵捷克,坦克衝上布拉格街頭。捷克各地人民上街抗議蘇軍入侵,人民以身阻擋坦克。其中布拉格查理斯大學的學生,決定以抽籤方式,輪流自焚結束生命,以圖激發世人。大學生 Jan 抽了第一籤,成為自焚抗議的第一人。   原著劇本、音樂及歌詞:Gerry Docherty and Bill Kinross 音樂總監及編曲:劉穎途 翻譯及填詞:鄭振初博士 聯合填詞:黃明樂 導演及舞台美學設計: 余振球 主要演員:陳健豪、麥智鈞、施標信、麥貝夷、何穗盈、尹溥程等 日期:本月27至29日 地點:葵青劇院演藝廳 電郵:ngaijo@gmail.com      Facebook:Ngai Yee Shan Jo     

2015-11-06

一直很欣羨大劇團,或者外國的藝團,有自家的劇場排練,在未正式演出前,已經有實景排戲,是多麼的幸福。 排演一個舞台劇,一般用上一至兩個月的時間,全天候排練。排戲需要基本的臨時布景,例如枱椅及台階等等,好讓導演開台位,演員也要習慣走位。有自己固定的排練室,已經是一種幸福,因為不用朝桁晚拆,布景可以安放在需要的位置,道具也不用搬來搬去。 不過一般的排練室,比起劇院內的舞台面積細很多,在排練室內,演員從沙發走三步就到餐桌,不過到了真正的舞台,可能就變成走八步才到,距離遠了許多,有些動作,如果需要與台詞,或者音樂配合,演員去到舞台就要在短短兩天內重新適應,另外,在排練室中的布景,一般都是用相類似的傢俬替代,演出用的布景,要到演出前幾天,在舞台作最後彩排時才真正接觸得到,大小高矮可以截然不同,演員的走位動作也要作出調整,所以香港的舞台劇演員,適應能力真的是超強。 本地的大劇團,地方充足許多,排練空間幾乎與舞台實際大小差不多,有些時候,甚至可以在排練時,已經搭好演出用的布景,因此省卻了要在幾天內適應的煩惱。中小型藝團當然沒有這種奢侈,不過,我們最近搬到較大的排練空間,並在這個空間內演出,所以在排練前,可以先從布景設計出發,想好了布景的安排,搭建好所需的布景,然後就在這個將會演出的實景中排練。在排戲時,可以充分利用布景的每一部分,感到某些位置欠缺甚麼,就即時想出擺設的東西,演員在實際演出空間排練,實在是非常幸福,感覺也非常的爽。 今個月中演出的《情信》,跟創作Chocolate Rain的本地設計師麥雅端合作,她擔任布景設計,除了設計演出空間的布景之外,整個排練室,也重新布置,這幾天,一車又一車的裝置運到我們的排練空間,她與她的團隊,一手一腳在不同的角落布置,親力親為,由大門口開始,掛上不同的裝飾,牆上則掛滿以愛為主題的畫作,不同地方亦擺放大型的公仔,整個排練室,全然換上新裝。 這個劇目是第三次公演,由於布景重新設計,很多走位及演繹變得很不同,配樂換上了兩個結他手,作現場演奏,感覺非常新鮮。另外,這次還與紅酒品酒師合作,揀選了兩場演出,免費派發兩杯不同的紅酒,男生與女生的酒都會不同,然後著觀眾在演出期間,某兩個特定時候呷一口手中的酒,讓味蕾與劇情以及情感混合,看看可以產生甚麼化學作用。 我的推介: 《從八十號 K 開始》  一個關於地球是圓還是三角形的爭論,牽引出八個集體曠課少年。他們漫無目的,見車搭車,遇船坐船,像八隻斷了線的風箏,隨著看不見的氣流飄移。他們身不由己,無所依附,在失重的狀態中努力尋找方向,為自己建立座標,企圖走向世界盡頭,得見地球真貌……   製作:香港演藝學院戲劇學院 編劇/導演:潘惠森 主要演員:胡希文、翁煒桐、梁仲恆、麥智樂、郭爾君、張蔓姿、陸鵬羽、黃庭姍、樓嘉豪、龔淑怡 日期:本月16至21日 場地:香港演藝學院演藝實驗劇場 電郵:ngaijo@gmail.com      Facebook:Ngai Yee Shan Jo

2015-10-30

《和媽媽中國漫遊》這個作品,好像有其重演的命運,年初才到新加坡參演濱海藝術中心的「華藝節」,上星期就獲邀到上海,參與「中國上海國際藝術節」,又是另一種的體驗。 一年一度的「中國上海國際藝術節」,非常熱鬧,海內外的演出超過一百個,我們有幸成為其中一個演出作品,雖然在之前的洽談及溝通過程很漫長,令我有點不知所措,幸好抵埗後一切妥當,加上我們有超強的製作經理及助理舞台監督,讓我們在非常有限的時間內,順利完成演出。 演出是在當地學院的一個小劇場,抵達校園時,一大隊學生走出來接待我們,頓時心裡感到相當踏實,校方還特意安排一位來自中山的學生,當我們的翻譯,讓我們工作時,偶爾有些用語溝通不來,這位能操廣東話的男生,就成為我們的橋樑,這位男生還相當醒目落力,對我們有求必應,想要甚麼,都立即想辦法滿足我們的要求。 親身到劇場走一遍,看看設備,試試一些技術設施,由於可以入台的時間十分短,只有不足一天,因此刪減了前幾次演出時的泥沙元素,省卻做保護台板措施的時間,改用某些時候灑雪紙替代,效果當然不及撥泥沙震撼,特別戲中落冰雹的場面,但這也是到外地巡演時要妥協的地方。 只得那麼少時間準備,大家都發揮分工合作精神,也幸好這個演出前後台都非常熟練,所以也沒有太大的壓力,不過演出時,仍然出現一點兒的技術問題,就是用作現場演唱的無線咪,接收偶爾受到干擾,影響演唱效果。完場時,雖然他們的反應沒有新加坡的觀眾那樣熱情,站立鼓掌,但六百多個觀眾中,九成也留下參與分享會,主辦單位說這反映觀眾是否喜歡演出。發言分享的觀眾中,除了讚賞演出及表示感動外,有人說在演出期間哭了很多次,因為劇中的媽媽,讓她想起逝世時102歲的曾祖母,勾起對她的回憶,說話時還一度哽咽;有觀眾說後悔過去放太少時間給家人;也有觀眾說一直只想著及擔憂自己的將來,此劇讓她想到,其實生命中還有很多人及事需要關顧。事後主辦單位傳來觀眾的留言,真情流露,我看後也非常感動。  其中一位演員兼導演陳文剛,十多年前在北京以廣東話演出舞台劇時,不斷有觀眾離場,近年在上海的廣東話演出劇目也不算多,這次配上中英文字幕,觀眾也沒有抗拒,只是內地的觀劇文化跟香港很不同,例如不習慣設遲到觀眾入場時間,所以觀眾甚麼時候都能夠進場,在演出期間十分騷擾。 無論如何,這次是一個很好及愉快的經驗,能夠再一次撼動觀眾,正正是我們很想透過戲劇做到的事。   我的推介: 《流徙之女》 改編自英籍華人Helen Tse撰寫的自傳式小說《Sweet Mandarin》,回顧一段橫跨家族三代女人,由廣州鄉村經香港到英國的失根與尋根之旅。於英國成長並已成為執業律師的華人移民第三代Helen,不顧家人反對,毅然放下倫敦的高薪厚職,回到曼城開設中餐館,鑽研家族的祖傳珍味。Helen親自執起鑊鏟,方發現餸菜背後不只百味紛陳,還有家族蜿蜒曲折的流徙歷程,使她重新品味自己既中且英的雙重身世,並且寫下回憶錄《Sweet Mandarin》。   演出團體:一條褲製作 原著:Helen Tse 編劇:鄭廸琪 導演:胡海輝   演員:蘇育輝、黃安婷、毛曄穎、鄧宇廷、謝冰盈、鄭雅芝 日期:11月6至8日 地點:香港文化中心劇場 電郵:ngaijo@gmail.com      Facebook:Ngai Yee Shan Jo   

2015-10-23

到南韓的首爾,參與表演藝術的交流會,除了更加感受到首爾戲劇的成熟發展外,也觀賞了很多舞台表演,其中一個在廢置濾水廠的演出,充份展現環境劇場的震撼。 環境劇場,就是走出劇院,去到一些本來不是用來表演的地方,可以是餐廳、車站、舊建築,甚至森林。這種演出,通常不設觀眾席,觀眾要跟著演員遊走,或者跟著指示走到特定地點觀看演出片段。作品選取在某一個環境演出,當然有其特別意思,因此演出的內容也會配合環境,讓觀眾有更不一樣的體驗。 月初到首爾觀賞的一個環境劇場,是由當地一個由年輕人組成的藝團NONI所創作,地點是位於江邊的一個廢置濾水廠,演出是有關於時間,檢視過去,現在與未來。每位觀眾獲派一個耳筒,跟隨現場的路標,先走進一幢類似辦公室的破樓,沿著樓梯走入每間破落的房間,擺設了不同的裝置,有些是一堆舊鞋,有些是滿牆掛著的光碟,走到不同地方,耳機就會傳來相關的訊息內容,圍繞著有關時間的問題。 在某些角落,貼上一個QR code,觀眾要用自己的手機,掃描後就會接駁到YouTube,播放一段短片,預告觀眾接下來的旅程。一直的走著,突然,望出窗外,幾個年輕人像石像裝置一樣,坐在天台不同角落,一起凝望著江河,非常詩意。慢慢走到主場景──濾水廠內,步進這個地方,感覺已經很不一樣,一個有幾層樓高的藝術裝置,由不同大小的齒輪,及不同款式的打字機裝嵌而成,抬頭望上天花,幾個少年,靜止不動地坐在橫樑上,當下有種莫名其妙的觸動。 最後一個場景,幾位少年由裝置藝術,變成跑酷好手,在棄置的機器中跳來跳去,突然置於天花的水管,灑落瀑布,為場景再添幾分淒美。 這個演出,有好幾幕的畫面令我歷歷在目,年輕的導演是唸舞台美學,演出的少年則是擅長跑酷的高中生,他們用了兩個星期在現場裝置,如夢般美。看罷,只慨嘆香港幾乎沒可能做到這類演出,首先不會有這種環境,第二是政府也不會批准在其場地,作這類高空的「危險」表演。 當地政府已經將這個荒廢的濾水廠,撥出來改建成藝術場地,專門做這類環境劇場及馬戲表演,我們,真的只有羨慕的份兒。 逗留首爾一星期,看了十多個大大小小的演出,不是每一個都精采,有些展演的水準甚至令人失望,在劇場內的展演,香港唯一代表,是三位現代舞者的作品,由Victor Fung編舞,Kenny Leung及Ronny Wong演出,相當精采,令人讚賞,實在為港爭光,讓國際買家看到香港藝術家的高水平。 我的推介: 《Gap Life》 團劇團告別劇壇,大型原創音樂劇場。 老竇離世,一家生活頓時跳掣;兒子困惑,遊走夢想與現實之間。 一個葬禮,發現親戚朋友個個閉翳;這個亂世,我們生活就是如此不濟。 在三十歲前,總要轟轟烈烈死一次! 演出:團劇團 主要演員:朱栢康、楊淇、陳淑儀、伍潔茵、廖淑芬、郭翠怡、黎軒宇、楊偉倫、邱頌偉、林映清 編劇:郭翠怡 導演:陳淑儀、伍潔茵 音樂總監/作曲/編曲:崔展鴻 填詞:黃譜誠、邱頌偉 演出日期:2015年11月20日至12月6日 演出場地:牛池灣文娛中心劇院 電郵:ngaijo@gmail.com      Facebook:Ngai Yee Shan Jo  

2015-10-16

香港的表演藝術,好些作品已經在海外演出,備受讚賞,不過主要都是靠藝團自己發掘演出機會,單打獨鬥。內地不少城市,甚或鄰近地區如南韓,政府每年都會搞一個博覽會,將當地的演出推介到海外市場。 上星期到了首爾,參加由首爾市政府文化部門舉辦的交流會PAMS(Performing Arts Market in Seoul),來自世界各地的藝術團體,以及表演藝術的買家,聚首一堂,幾天的節目,有展覽、表演、會議等等,讓大家互相交流,也讓各地藝團及藝術家,有被引薦到海外演出的機會。幾天內,看了十多個展演,有舞蹈、音樂及戲劇,主要是南韓的作品為主。 香港的藝團及藝術家,由香港藝術發展局帶隊,一行有八十人,由於舞蹈是這次的主題,隨團的香港戲劇界會有點不知所措,因為沒有展演的機會,也沒有任何場合,被有系統地正式介紹,不過也趁此開濶眼界,也有機會認識其他國家的藝界朋友。要將香港的藝術推到海外,政府絕對需要像南韓政府一樣,在香港籌辦這類交流會,邀請海外買家到港,欣賞展演及與本地藝團交流,這樣才是最有效的方法。 南韓的戲劇走得很前,在首爾位於惠化站的劇場區,原本是大學,搬遷後慢慢被劇團進駐,現在有接近一百個小型表演場地,絕大部分都設在地庫,觀眾席由幾十到二百多個不等,每晚各劇場都有演出,有些演出還連續公演幾個月,每晚演出前,都總會見到排隊購票的人龍,演出後,就有等著跟演員拍照的粉絲,好不熱鬧。 一直都希望香港能有這樣的一個藝術區,不用華麗劇院,只要夠多夠興旺,附近有食肆有咖啡店有小商店,自然會吸引人流,小劇場正是醞釀藝術的好地方,可是香港的地皮矜貴,又或者改建用途涉及多個政府部門,有些地方被丟棄多年也無人處理。   另外趁機欣賞兩個百老匯音樂劇,分別是《Man of La Mancha》(武士英魂),以及改編自電影的《Once》。《Once》是美國的原班人馬演出,英語演出配上韓文字幕,《Man of La Mancha》則以原裝音樂改成全韓文演出,全劇沒有任何字幕,長演三個月,分明就是只靠本地人市場已經足夠,不用靠遊客,試想香港如果有一個中文版的《Phantom of the Opera》,相信很難長演只靠本地觀眾而不用虧本。演出《Man of La Mancha》的劇院設在一幢高級酒店內,地下六層是百貨公司,第七層設有一個劇院及一個電影院,樓上全是酒店房間,香港的地產商,會有這樣的想法嗎?劇院也不是位於市中心,我想相當於香港沙田的位置吧,但一樣全場滿座,香港,能有這樣一天嗎? 常吹噓說甚麼香港要搞一個百老匯,吸引外地遊客來港觀賞演出,單看首爾,十多年前已經有興旺的小劇場區,至於大型製作,則已經引入外國百老匯劇,以韓文演出,香港,會否有人願意投資,做一個香港的百老匯音樂劇?相比之下,香港,真的落後很多,真的要快馬加鞭。 我的推介:《第三波》 一切源自一個學生的提問。「為甚麼很多親歷其境的德國人,可以隨便否認曾經進行大屠殺?」為了讓學生從體驗中學習,年輕歷史科老師Ron Jones決定將課堂轉化成極權組織「第三波」。「第三波」有它的規條、制度、理念,順者,會受同伴敬重;逆者,會被逐出課堂。學生們處於紀律、秩序及權力的高壓框架下,不單投入地享受著,甚至甘願放棄自由!    製作:劇場空間 X Arts’Options 編劇:Joseph Robinette & Ron Jones 翻譯:勞敏心 導演:陳桂芬 演員:白耀燦、鄭嘉俊、勞敏心、布韻婷等 日期:本月 22至25日 地點:上環文娛中心劇院 電郵:ngaijo@gmail.com      Facebook:Ngai Yee Shan Jo 

2015-10-09

文字及語言的出現,有助人與人之間互相溝通,但今時今日,我們又開始返回原始人的年代,喜歡用圖畫傳情達意,不說話就用表情公仔,在社交網站,相片總比文字更受歡迎。 用文字表達自己情感,對新一代好像愈來愈艱難,有人說一張相片,勝過千言萬語,但圖片以外及背後的,卻無法看得到。就算利用文字,都是通過電腦傳遞,看見的都是千篇一律的電腦字體,要看到別人手寫的字跡,真是難上加難。拾起一支筆,慢慢透過筆尖,流露自己的情感,在寫的時候,一邊組織自己想表達的說話,心情是閒適,是焦急,是憤怒,都能讓收件的人,藉助映入眼簾的字跡,慢慢細味。 電子時代,一切都變成數碼化儲存在電腦,因此更加珍惜以往收到的信件,無論是聖誕卡,是粉絲的信件,還是情人的書信,都一一保存,有時候翻閱,別有一種時光倒流的感覺,重新接通當年觸動的情懷,是過去,也是記憶。 六年前,第一次接觸《情信》這個劇本時,已經認為劇中的書信來往世界,不合時宜,當年很少人會寫信,更遑論現在。劇本很簡單,只是一男一女,讀著以往寫給對方的書信,二人從來沒有任何眼神交流,更沒有任何身體接觸,可是每次我們將文本從頭讀到尾時,心裡總有一種莫名其妙的感動及震撼,深深被文字的威力所打動。 有趣的是,我們試過用好幾種不同方式去唸:跟著信件的時序代入,即是以當時的情感演繹;試過用一種回望過去的形式,猶如老年人重看所有舊信件一樣;也試過女主角讀出由男主角寫的信,男主角則讀女主角寫的信。幾種演繹方式完全不同,作為演員的感覺也不一樣,試想像以當時的身份看事件,變成以過來人回望事情,心動及心痛的情懷自不然會有所改變。 編劇艾亞.葛尼(A.R. Gurney)是美國當代著名劇作家及小說家,《情信》這個作品獲提名美國普立茲戲劇獎,在美國百老匯上演超過一百場,不少荷李活影星以演出《情信》為榮,曾擔綱演出的包括米路吉遜、威廉赫特、伊利莎伯泰萊等等。 今次我們第三度公演,鋼琴現場演奏會改為兩個結他手,更不同的是,這次與本地設計Chocolate Rain創辦人麥雅端合作,攜手設計裝置與創意展覽,讓觀眾感受夢幻般的劇場體驗,與主角一起穿梭人生的喜樂無常。Chocolate Rain 的設計深入民心,充滿可愛及浪漫情懷,與這個戲相當配合。整個場地會重新裝置,讓大家進場開始就跌入夢幻世界,先經歷一個浪漫的裝置場景,好好參觀後,再細味文本的一字一句。現更計劃其中的兩場,派兩杯不同口味的紅酒給參加者,等大家在戲中的特定時刻,一起輕嘗,讓味蕾的感覺與文字感情混在一起,相信也是觀眾的另類體驗。 電郵:ngaijo@gmail.com      Facebook:Ngai Yee Shan Jo  我的推介: 《情信》 這是一個橫越一生的愛情故事。故事講述章信南與程小曼,青梅竹馬,互相愛慕,卻又不宣之於口。兩人長期分隔異地,各有不同際遇,但多年來仍然堅持以書信往來,訴說彼此的憧憬、夢想以及憂傷,道出一封又一封的情信,嘗試抓住一段兩處閒愁的關係……   演出團體:糊塗戲班 編劇:艾亞.葛尼(A.R. Gurney) 改編/演員:魏綺珊 導演/演員:陳文剛 現場演奏:阿飛(Alfee Huen)、鍾世英 裝置及布景設計:麥雅端 Chocolate Rain 日期:11月11至22日 購票:ticketing@nonsensemakers.com

2015-10-02

現場演出的趣味,在於有無限可能性。可以在劇院內,正襟危坐,乖乖地看演出;可以拆走所有觀眾席,讓演員及觀眾在劇場內遊走;也可以在任何地方如博物館或餐廳,搖身變成劇場演出;更可以觀眾其實就是演員。 近年香港的劇場演出,愈來愈多變化。在劇院中拆掉所有觀眾席,演區可以忽然在前方,也可以忽然在後方,觀眾要跟隨演區的轉變,遊走在劇場不同空間,打破觀眾與演員之間的圍牆,有時候甚至會在演區中加上劇場裝置,觀眾在欣賞表演的同時,也能觀賞一些藝術裝置,增強感官的刺激,對演出可能也有深一層的體會。 這些類型的演出通常都是在小劇場,或者是黑盒,因為場地富有彈性,所以可延伸不同的可能性,相反在大劇院的演出,規模及格式都離不開傳統的框框。 香港話劇團過去幾星期,就在咖啡室作了一個破格演出《相請不如偶遇》,整個「演出」只有兩個觀眾,而觀眾其實也是演員,形式相當有趣。這個劇目是由英國藝術家Ant Hampton 及Silvia Mercuriali 創作,兩位參加者相對而坐,戴上由大會提供的耳筒,錄音會傳來一系列的指示,兩人的指示都不盡相同,有時是指示參加者做一些動作,有時是指示參加者跟隨錄音說出對白,兩人就會像演員般對話,於是兩個參加者,在不知內容也沒有經過排練的情況下「演出」,由觀眾變成演員,未經事先排練但又能即時上演,十分玩味。 這個另類「演出」,對從沒有演過舞台劇的朋友,應該有一定的震撼力,被安排對著一位陌生人,即場對話及「演戲」,加上指示當中,有大量時間需要兩位參加者互相對望,對很多人來說,該是很難得的體驗,畢竟日常生活中已經很少凝望別人。參加者除了可以感受做演員,劇中帶出的人與人溝通問題,也值得深思,到底我們一天說了幾多無聊無意思的說話?到底我們的說話是否言詞達意?到底我們能否利用身體語言,例如眼神好好溝通? 對於有舞台演出經驗的演員,也是一個很好的體驗,因為要絕對相信耳筒傳來的任何指示,要全程投入演出,就要相信,即使指示傳來著你喝一口枱面的水,而那杯水混得像血水一樣,因為相信,也要一口喝下。演員在舞台上演出,這種「相信」是非常重要,因為假如連演員自己也不相信角色,不相信台詞,不相信對手,根本很難投入,也很難做得令觀眾入信。過程中也要把自己掏空,專心一意跟隨指示,才能跟得上,這也好比演員在台上演出,必須要放下自己一樣。 期待有更多這種另類演出,甚至有更貼近我們文化的內容,在豐富生活體驗之餘,也刺激更多的思考。  我的推介: 《愛情漫曼谷》   一個演員,經歷了一段異地霧水情緣,看似普普通通簡簡單單,但卻上了人生重要一課,歸來後決意把這個真人真事編成劇本,打算原汁原味搬上大舞台。   演出團體:演戲家族 編劇 :郭翠怡  作曲: 黃旨穎 作詞 :唐家穎  導演 :鄧世昌 主要演員:郭翠怡、 朱栢謙、 溫卓妍、 林沛濂 日期:即日起至本月4日 地點:香港話劇團黑盒劇場(上環文娛中心8樓) 電郵:ngaijo@gmail.com      Facebook:Ngai Yee Shan Jo   

2015-09-25

經營一個劇團,不比營運一間公司容易,就算這一代人營運得好,但劇團的承傳及接班問題,卻是每個劇團都要面對的。 曾經跟其他戲劇人討論,到底一個團的行政總監及藝術總監離開,劇團能否繼續好好運作?對於大型的劇團如香港話劇團,因為有龐大及有系統的架構,問題相對容易解決,中小型團體的運作一般都靠一至兩個最核心人物推動,這個靈魂人物一旦離開,對劇團的影響就相當大。 在2008年創立的「團劇團」,前身是有多年歷史的「灣仔劇團」,創立「團劇團」的何偉龍先生,去年離世,遺願是藝團能繼續運作,並指定接棒人,將劇團交給陳淑儀先生及楊惠芳小姐。可惜,他們剛剛宣布,再營運多一年,明年開始就會停止運作,即是劇團行將解散,得知這個消息無不令人感到欷歔。 接手的行政總監楊惠芳指出,過去何偉龍拼勁十足,一人做著四人的工作量,這個是行內不爭的事實,單看劇團過去的產量,已驚嘆何偉龍的魄力。現在接手的行政總監,日間要兼顧工作繁重的正職,另外也要照顧家庭,一年來每天睡眠時間不足4小時,致令自己身體狀況每況愈下,加上營運劇團出現虧損,不得不作出這樣的決定。 聲明字字有淚,看得感同身受。殘酷的現實是,不少劇團的核心人物,都要身兼數職以維持生計,在劇團,雖然付出時間最多,收入卻可能是最少。很多人常跟我說,因為有興趣所以可以堅持,但我常說,人的興趣有很多,可以是旅遊,可以是閱讀,可以是唱歌,如果只單憑興趣,毋須讓自己那樣辛苦,能夠堅持,絕對不只是興趣或者喜歡,重要的是那份使命。可是看著香港的情況,特別是政府缺乏發展文化的通盤政策,一切靠藝術工作者自己打拼,單打獨鬥,每每奉獻整個工作人生,能影響的仍是有限,大家都抱著社會需要文化,需要藝術,繼續默默為社會貢獻。 也許有人會說,每個藝團都有其生命,尤其是中小型劇團,根本很難找到接手的領袖,因為創團較為容易,有心搞戲劇的人總有自己的一套,未必希望承接其他人的藝術取向,於是新生代的劇團不斷湧現,但是否能夠長久地運作,確是另一回事。 一個劇團隨著靈魂人物離去而結束,是否必然的後果?是否需要處理接班問題?繼續營運或結束,對劇界又有甚麼影響?或許,這是中小型藝團要好好思考的問題。 我的推介: 《忙與盲的奮鬥時代》 香港地,各行各業內隱藏了很多無名英雄,他們默默耕耘,為公司、家庭、為自己想做的事而努力奮鬥,卻從未被表揚。小市民,你覺得自己很卑微?你覺得自己在做下欄的事?不。你們每天付出了數不盡的汗水與淚水任勞任怨、努力地為自己所做的一切,燃亮這個時代的就是你。我們應該要更為自己感到驕傲,因為就是這種小市民大英雄精神:一份令人感動,窩心的精神,撐起了整個香港,撐起了整個黃金時代。 編劇:梁祖堯、邵美君  導演:陳曙曦 主要演員:梁祖堯、湯駿業、邵美君、白只、黃靖程、張國穎 日期:本月25日至10月4日 地點:葵青劇院演藝廳

/136



C觀點

中原城市領先指數

廚神

旅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