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看到的‧‧‧‧‧‧ - 小紅帽
2016-05-03

上周說到,阿婆「順姐」出現在急救室外,肉體還在裡頭剛蓋了白床單,而靈魂卻在外面,行動自如。她出來時看見我,垂詢藥房在哪裡。她一心取藥,卻渾然不曉得已離人世。當時手上多了一張白紙,大小約A5,上面密麻麻黑點,隱約是文字,又像符號,再湊近看,卻又模糊起來,沒法看懂。 順姐一再追問哪裡取藥,我看著地上顏色條指示,卻不想坦白告訴她真相,只好亂指了。這時候,還沒待開口,身邊突然多了一黑影人,耳邊遠方傳來聲音︰「不可以俾佢知道自己已經死了,她受不了呢個刺激。」 聲音黑主人約6呎高,可能比我想像還高一些,因為他已彎身說話。他的五官仍然看得清,是一個男人,但國籍及膚色卻全然看不出來。他所謂與我說話,純是心靈感應,腦海裡出現聲音,而非對話,嘴巴從沒張合。他待我沒再異動,便轉身與婆婆談起︰「順姐,今日來覆診啊?來晏咗了,醫生跟護士都返去了,你都早點返去了。」順姐看了她一眼,和氣的說︰「強仔,你都喺呢度啊。而家都咁大個仔,高咗咁多,仲乖唔乖呀?細妹點呀?」黑影人跟順姐拉起家常,又問及其家人,身體老人病如何。 順姐突然如沐春風,瞇起兩眼說道︰「我而家身體愈來愈好,今日仲特別精神,手腳都無痛了,真係好,成個人好似輕了很多。」我回望了急症室那搶救的紅燈早已熄滅了,心裡不禁戚戚然。(待續) 小紅帽,會計師樓工作,天生有陰陽眼,卻從來怕向人提起。 facebook / msn / 電郵:[email protected]

2016-04-26

昨天說到,送來的阿婆叫「順姐」,當時正「靈魂出竅」,肉身正急救,而靈卻在身邊遊遊蕩蕩。聽說她獨居,家人已移民離港,被剩下。她平常也有來這醫院看病,但都只關乎老人慢性退化,沒多大事兒,78歲仍生龍活虎、健步如飛。 當天早上,離家買菜,據她(靈)自己跟救護站警員說,為了「煲湯」。「順姐」坐著時候,也足見五短身材,估計站起不足5呎,圓胖乎。銀白短髮理得妥貼,圓臉眼小耳朵大。身邊放了根手杖,置於床邊,旁邊還斜掛脹起大布袋。她跟病床一起沒入救急房,不消十分鐘,單獨從內走出......看來,阿婆沒救了。   她左手拿傘子跟張白紙,右手提著菜,拐杖沒了。安靜及平穩到我跟前,擦下眼睛問我︰「請問,藥房在哪裡?」原來躺進來的她,整人呈暗黑,臉跟掌心都沒半點血色;現在可大不同,不但臉色紅潤而目光炯炯,且說話時聲音反來了點少婦音調。恍惚,這時候,原來滿臉皺紋的她,火車軌少了許多,皮膚緊湊了不少,頭髮變灰,不帶誇張說,真有點TVB舊劇《糖心風暴》裡「細契」關菊英的影子。(註) (註)靈識物語──人死後,以靈之形態。很多時候,反老還青還蠻普遍。老者回到中年,甚至於青年。銀髮轉黑絲,肚子縮回,皮膚如化妝品廣告詞︰「肌膚回復生機」。這種反年狀,猜想跟其心境相關。這些靈均具備某特質︰「心境很平和,隨遇而安。」沒因離世而「死不如生」,呼天搶地。相信心態決定外表,樂隨天意自然沒了恐懼,貌隨意轉,回到兒時樂觀生命,自然回復生機。(待續) 小紅帽,會計師樓工作,天生有陰陽眼,卻從來怕向人提起。 facebook / msn / 電郵:[email protected]  

2016-04-25

兩個問題︰1. 人死後,知道自己已死嗎?2. 死後,懂得往哪裡去嗎?答案︰1.有人知,有人不知。2. 很多都不曉得自己往那裡去,除非有帶路人,他們,在我眼裡,就是黑影人。 上周說完少女靈急症室經歷,幸運,同一天,讓碰上另一位阿婆靈,其事也以兹寫作。急症室當時坐滿,很多帶著口罩的病者怨聲載道,輕微流感的也跑這裡,導致非緊急的常排上7、8小時也未知。 突然,一陣響亮「BEE」聲自門外傳來,室內紅色警告燈跟著閃爍,院內廣播告訴大伙,危殆傷者準備到達。不少好事病患引頸以待,注視白車送進,我......也八卦,是眾人之一。病床由救護員送進,步伐緊但有序,直闖急救房。其中一位跟護士說了串技術英文,大意「沒了脈搏,沒有呼吸......瞳孔......」病人經過身邊,發現白髮阿婆,身上纏滿儀器。在我眼裡,她懂分身。一方面,肉體的她躺在床上,覆著白布,接上氧氣,手掌跌出床外,仔細看,掌心發黑;另一面,靈阿婆坐在床緣,到處張望,輕搖擺著身子,腿來回擺動,只差沒吹上口哨。急救房幾位護士緊張進出走動,醫生卻好整以暇,還有心情說笑,逗得旁邊護士樂呵呵。 從簾外偷看,阿婆靈沒關心自己垂死,反而好奇心臟監測儀器,自己偷偷按鈕。(待續) 小紅帽,會計師樓工作,天生有陰陽眼,卻從來怕向人提起。 facebook / msn / 電郵:[email protected]  

2016-04-19

昨天說到,少女靈與我撞個正著,她直行無礙,而我卻打了冷顫。這個時候,黑影靈突然像回過神來,原來還凝視門外救護車,瞬間轉移目標,腳不觸地,快速飄至我跟前。靠近看,才發現其也是人模樣,只是滿身被黑氣籠罩,且雙眼眼白多,而黑珠子小,有點像貓眼,又像半瞳孔。他惡狠狠衝我傳話︰「你沒見到我在辦事嗎?識相趕緊避開,否則有你好受。人鬼殊途,別多管閒事。何況……想管也管不了,她的路已然定下,沒法兒改變。」其實黑影靈由始至終都沒聲張,但我卻切實聽到他的話。這是心靈傳音?天曉得。 我憐惜這女生,看其骨瘦嶙峋,之後將遇到甚麼更慘的厄運。當個好人,嘗試多嘴問及其出路。女生著了迷般,原地不動,正受黑影人所操控,像被催眠。另一方面,他也跟我傳話,道出其身世及未來之去處。如開稿時所述,女生自殺而歿才14歲,動機是甚麼?她那漿糊般的腦瓜子最後也搞不清。黑影人續道︰「這種人不但浪費生命(這生),而且禍及下世。不妨告訴,她即將轉世,而且很大機會再次為人。不過,她這生欠債,之後將加倍奉還。世界上糊塗人多的是,以為自殺是辦法,一了百了。錯了,生命不是遊戲,不可RESET,做夢吧。這輩子以死來逃避問題,困難,來世也照樣面對,而且情況只更艱難,遭遇更痛苦。」傳罷,黑影人便再不打話,繼續「遙控」女生往大門遁去,臨別時好心叮囑︰「別再留在醫院,否則你早晚得病。」(完) 小紅帽,會計師樓工作,天生有陰陽眼,卻從來怕向人提起。 facebook / msn / 電郵:[email protected]  

2016-04-18

上周說到,急症室出現少女靈,對身旁一直監視她的黑影人心感不滿,突然揮拳以對,卻被團黑煙捆綁,寸步難行。黑煙足有前臂般粗,而且氣圈中間模糊不清,像有股白氣冒升。那女生掙扎了會,拚命大喊︰「放開我,放開我……」於一旁站著,與他們只有5米之距,我也不無緊張。黑影人對其求饒無動於衷,像沒聽到似的,只定睛看遠方藍燈閃爍救護車。只擦眼片刻,黑煙圈消失,女生瞬間也安靜下來,再盤膝而坐,喃喃自語。我嘗試走前打聽,但黑衣人卻惡狠狠瞪我,可我不害怕,當時是大白天,憑他也傷我不得。女生沒理會我倆,只於地上,以手指畫圈,也寫字。我與黑影人對峙之間,女生又突然失去意識,雙眼緊閉,機械動作轟然站起,一步步朝我走來。猝不及防,被她撞個正著,整個靈體穿透我身。(註),驟然打起了冷顫。(待續) (註)靈識物語—— 靈一般不會與我們在世人身體接觸,即使彼此靠近,也盡量避開。不過,也曾彼此相撞,可能出於其受到迷惑、或屬本身失魂所致。據經驗,靈即使撞上,也不會受傷;而我作為在世人,身子卻像一下子掉進冰窟窿,但這種嚴寒感,瞬間消失,最後身體也沒落個甚麼害處。 小紅帽,會計師樓工作,天生有陰陽眼,卻從來怕向人提起。 facebook / msn / 電郵:[email protected]

2016-04-12

昨天說到,年輕女學生輕生,以割腕結束性命。她瘦身材,短髮,死時身穿單薄T-shirt,短褲拖鞋。其實我不認識她,也沒與她交談,可說全沒交流。她突然於急症室呼叫,吵鬧不已,才引起注意。當天中午因事來到醫院,在急症室候著。突然有把女聲從分流站傳來︰「救命啊,我想死啊......」。起初也以為是純爭吵,沒認真打聽。後來片刻安靜,心想糾紛平息;但過了一會,聲音重來,而且還超過了擾人分貝:「救命啊,我不要你們理我,放開我,我要死,沒人可以幫我......。」說這些話,語氣很橫,而且聲音刺耳,好像是電影巫婆的配音,與她那年輕外表格格不入。 說時遲,那時快,女生身影,突然從白牆穿出,還邊說邊鬧,左手腕還纏著白色紗布,染紅。她身旁,黑影人出現。他身上呈暗,五官中除眼睛,沒法看清。她彷彿跟著女生走,身後亦步亦趨,但從不超越。未幾,小女生情緒沒見穩定,決定於急症室裡繞著走發洩,後來更索性在半米高空飄浮,而黑衣人還守於地上,於數個身位後「監察」。她飄過之處,旁人都沒何異樣,唯獨嬰兒突然嚎哭。來回幾次,已經「飄哭」了三個分別躺在嬰兒車及手抱懷中的嬰兒。 而我始終在後方二排坐著,等待看到甚麼。果然,女生與黑影人剛起了衝突。女的飄回地上,對於一直被黑衣人跟隨,耐不住性子。她突然回過身來,揮拳打他。電光火石,她的雙手卻出現一圈黑煙,團團鎖困。(待續) 小紅帽,會計師樓工作,天生有陰陽眼,卻從來怕向人提起。 facebook / msn / 電郵:[email protected]

2016-04-05

上周說到,日本的靈「好」求助於我,正聽她說不幸意外死亡經過,她並遇上了其他靈。她接著說起︰「當時眼前一亮,來了個男人 (靈)。他渾身都黑,只有眼睛是白的,還有耳朵,帶點青色。他看了我一會,告訴我已經死了,是靈,要過不一樣的生活。他說話時語速很慢,慢得叫人都有點不耐煩。我告訴他,我不想死,我很害怕,人死了甚麼都沒有了,而且要離開親人。我還有一家子要照顧,我不能死。最重要,我怕死,我不要,我要繼續活。」   「好」說的時候原來站著,突然雙腳一軟,便噗通一聲跪在我跟前。我不知如何是好,趕緊著她起來,並安慰道︰「妳別這樣,每個人也有始有終。死亡未必如你想的可怕,它只是另一個開始。你應該捨棄包袱,忘了以往在世的事情,好好過於世上日子,之後等機會再輪迴。」她根本沒聽我說完,悍然的彈起,衝到我跟前,有點歇斯底里的說︰「我不要死,我害怕死,我討厭死。我現在就要離開這塊鬼地方,走出去,回到世上。」說時遲,那時快,她再一次在我跟前跳海,這已經是半小時內,第二次跳海輕生。   當然,同樣她也約3分鐘後,毫髮未傷的再出現我跟前。我當時心想,這個靈需要不是一個人如何幫她,而是讓她知道,生命不可重來。生意的意義,不是強行留著,而是放開離去。但對著一個如此執著的靈,沒辦法再勸,即使如何做,也沒法做出甚麼結果。為了不想再見她跳下去,我只好加緊腳步離去,任憑她怎樣追來。(完) 小紅帽,會計師樓工作,天生有陰陽眼,卻從來怕向人提起。 facebook / msn / 電郵:[email protected]

2016-03-22

今天續談「怕死」,人會怕死,鬼也會怕死。幾年前,曾在外地遇到一中年女人靈,她害怕死亡,簡直到瘋狂地步,竟然因害怕死而再自殺......。她在生前,或亡故後,仍對此惶惶不可終日,死後甚至猶有餘悸,仍東躲西藏。她......稱呼自己為「好」,生活在東京西邊的海邊公園,一直徘徊不去。我單獨來這裡看海,當天下毛毛雨,遊人不多,只釣魚人偶爾收穫。我獨自海邊看風景,身邊沒有人,只她一個靈出現,走過時我也裝作沒見。誰知道她突然衝到旁邊,二話不說,作勢跳海。一跳跨越欄杆子,我本能伸手抓她,眼看拉到左手,卻撲了空氣。她像專業跳水運動員般,直插海上,沒點水花,以比賽姿勢分評比,穩拿99分。之後約半分鐘,看著海上平面,只些小浪,半個身影都沒。   我還沒定下神來,突然背後被拉了袖子,猛回頭,「好」女士出現咫尺間,立時嚇得腿有少發軟。「好」當時身穿黑道的高領毛衣、黑色長褲及尖頭皮鞋,外面再套件皮大衣,不過看來尺碼是XXL,衣不稱身,像罩被子似。很瘦,脖子縮在衣服,看得出很細,像枝火柴撐起頭顱。其雙眼下窩深陷兩大黑塊,眼睛小但瞳孔放大,並布滿紅絲,些少恐怖。對於這種神經質「瘋靈」,一向少招惹,急著離開坐車。但她卻不放過,我邊走、她邊跑。 我停下來,走到旁處,氣急說︰「你跟著我做甚麼?我沒事情可幫。我只是來旅遊的......大姐。」 她定睛的看著我,沒說話。(待續) 小紅帽,會計師樓工作,天生有陰陽眼,卻從來怕向人提起。 facebook / msn / 電郵:[email protected]    

2016-03-15

今周繼續談死亡,如何去接受它。武俠片常有對白︰「你受死吧。」令對方束手待斃?當然沒人會聽他的。可是,當面對真正死亡來臨,到底要如何面對?反抗?抵觸?接受?嚮往?當應該分開兩層次討論︰ 1. 面對可能出現之死亡;2. 或一定出現之死亡,該何從?當面對的乃可能出現之死亡,應......避之。 危險及危疾出現,正常人盡一切辦法,尋求避死方子。死亡只是可能結果,如果還有一線生機,也該努力躲避。如果沒有盡力而真死了,即謂故意找死。浪費生命,摧毀自己。 讀者應了解,筆者很反對別人尋死。既然死亡已經注定,何必故意提速實現。任何困難也不應「以死相助」,把壓力、痛苦跟悲傷留給在世親人,這是轉移責任,懦夫愚女。況且,尋死之人必將承擔死後被遺留世上囚禁之苦。因此,萬不得已,也不該丟棄生命。當然,如果是身體機能不行,而求助於安樂死,筆者卻同意。生命本有其切實「意義」,活得有希望才有價值。身體是最重要載體,讓肢體地上蠕動,讓思想空中飛翔,讓意念遊走虛實之間,皆是生命體現。如沒法實現其中,安樂死實是最後解脫。筆者以後遇此情況,也一定求死,務請諸君支持。 另一方面,當面對真正死亡來臨,便不應該再設方想法去躲,相反應接受他,擁抱他。甚麼是真正死亡? 病死、老死或預期自己大限將至,皆真將死矣。(待續) 小紅帽,會計師樓工作,天生有陰陽眼,卻從來怕向人提起。 facebook / msn / 電郵:[email protected]

2016-03-08

昨天說到,我們要預備死。死亡其實離開我們不遠。資料顯示,在這地球上,人類每小時死6千人,每天死約15萬人,每年大約5.6千萬人。走在路上,每天也有人會遇到意外,只是這個人不是你本人,或所認識。但只要年紀愈大,周遭親戚朋友的死訊,便像銀行請求借款電話般,絡繹不絕,煩個半死。更何況打開電視新聞,連上手機4G,只要打開新聞網頁,那裡今天死了幾個,明天掛了百個,絕不是新奇事吧。(註) 因此,既然死亡都是常事,我們便先了解他,並把他真當成常事即可。了解死亡本質,一次蛻變。把死亡與輪迴連著看,即如是︰「毛蟲成長,有一天,告別了過去(死亡),吐絲成繭,把自己包裹在安全密閉空間(肉體轉成靈體)。漸漸地,身上細胞根據遺傳基因指令,轉換成另一種型態模樣和生命形式(根據輪迴法則,靈體分離,與其他靈體相結合)待破繭而出時,已改頭換面,成為亮麗的蝴蝶(完成聚合分離,成了另一個人或動物或昆蟲或物件)。(待續) 靈識物語──很多人覺得死人是大事,壓根兒不應該發生。每次發生甚麼空難、海難、或交通意外、或醫療事故。媒體家屬總覺得死者死得冤,如果沒有ABCDE發生,就不該有人死。其實,意外......就是意外。並不是每次死人,也找到人負責。人出生是天意,死......當然也是天意。深信「閻王註定三更死,決不留人到五更」。人何時死,甚麼時候死,怎樣死,都已鐵板釘釘,終究改變不了。 飛機掉下來,不管誰當機師,終究也成火球。火車撞了,不管車長是誰,終究也會脫軌。一條船沉了,憑船長如何操控,也逃不了海難。(待續) 小紅帽,會計師樓工作,天生有陰陽眼,卻從來怕向人提起。 facebook / msn / 電郵:[email protected]  

/136



C觀點

中原城市領先指數

廚神

旅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