730視角 -
2010-08-30

父親在眾目睽睽下於馬尼拉機場遭射殺,自己也曾經身中五槍的阿基諾三世,兩個月前當選新一任菲律賓總統時談及國家的現況時說過:「你不是超人和愛因斯坦的合體,不能在忽然間掌握所有問題的解決辦法」。的確,阿基諾的治國能力備受各方質疑,而在最近挾持人質事件發生後的巡視、會面和講話片段當中,這位民選總統的梨渦淺笑最深入民心。雖然他事後盡力解畫,表示「笑是憤怒的表現(expression of exasperation)」,但在香港人的眼中,一個笑容相信比起槍林和彈雨更具殺傷力。「梨渦雖俏,悲歡竟逆料」。 荷李活式的人質營救場面大家看得太多,對於菲國警方的能力,普羅大眾亦難免寄望過高,最後腥風血雨的直播畫面沒有提供大團圓結局,從否認到憤怒,然後討價還價再到失望,一夜之間,成為了七百萬人的集體悲痛回憶。這次事件,不單打擊港人日後重遊菲國的信心,更打破了以「食、玩、買」為精神支柱的旅遊信念,或者讓香港人看得不明不白的,是阿基諾這份能夠置生死於度外的幽默感。然而,試圖真切理解「另一個世界的人」對生命價值的漠視和冷感,又何嘗不是遊歷世界的過程背後,一種設身處地的「曲線」體會?「夢已消,花依舊玉人渺」。掀起仇恨的情緒,既無法治標,也不能治本,倘若仇恨真的能夠改變世界,我們的世界早已變得更加美好。 香港是世界上最幸福和最健忘的地方之一,經過這次的集體經歷,我們還是會如常地出走,踏遍天下,然後慢慢忘記珍惜、知足和常樂。所以,從悲傷哀慟的情緒之中振作過來之後,仍然值得記住偶爾發生在「另一個世界」的不幸故事,因為,這都是屬於我們的故事。   張俊聲 青年工作者,熱愛草根次文化,討厭寫字 電郵:chutaufok@gmail.com

2010-08-27

菲律賓人質慘劇是港殤,在電視新聞轉播着的大半天裡,香港人猶如親歷其境,全城悲憤。對很多香港人來說,這是首次港人成為國際新聞中的受害者。這次慘劇,也為香港人上了一課慘痛的「國際事務入門」。雖然我們一直自詡為「國際都會」,卻只偏重在經濟方面。 對菲律賓的認識,一是菲傭,二是到旅遊消費,三是較少人關注的,當地貧窮、貪腐、內亂的問題──直至這一次,香港人成了受害者。特區政府反應不足,缺乏經驗,即使已經歷過泰國包機事件,在外國的危機處理上力有不逮。中國人在外被挾持是外交事務,在一國兩制下,中國政府應有主動角色。中央和特區政府應如何分工協調?中菲兩國有領土爭議,中央政府救人明顯力度不足,背後有否政治盤算,港府無力插手,是否代表在國際間安全問題上就只能留下空隙?在專業和技術上能否爭取參與空間? 另一方面,香港出現了「罷請菲傭」之類敵視菲律賓人的聲音。雖有人說「不要一竹篙打一船人」,卻遭回應為「懶理性」。當大家都想離菲律賓能有多遠有多遠,「民主小女神」周澄卻要跑到那兒參與非牟利組織Focus on the Global South的研究計劃。Global South?真不知有多少人會關心各國間政治和經濟上的互動,如何影響各地社會發展。香港人應藉此機會反省,菲國社會、經濟和政治問題嚴重,受苦的不止今次家破人亡的香港人,還有離鄉別井養家的菲傭、貧民窟中的孩子、爭取社會公義被迫害的異見人士。這次慘劇讓香港人與菲律賓人一起成為了受苦者,應該促進了解和關心,而非煽動種族仇恨;「菲傭無辜,但班香港人都無辜!」的說法,無疑自比為兇手門多薩。   賴勇衡 香港大學文學士(哲學),香港中文大學文學碩士(中國政治),喜愛電影,一臉書塵的社會尋道者。 電郵:brucelai@hotmail.com

2010-08-26

媒體早成為我們的眼睛,誰都難忘823在電視直播看到、聽到在馬尼拉慘劇發生的種種。第二天早上,很黑色,報紙頭條只是用上兩個字:「港觴」,足以掀動大家噸計的情緒。除了「觴」痛外,還有香「港」這個文化身份;一夜間,不少人跟所有菲律賓的人和事馬上對立起來,甚至把仇恨轉嫁在更為弱勢的菲傭身上(有未核實的報道說,有菲傭向工會投訴被港人因挾持事件而解僱)。面書、微博滿布對菲律賓「魔警」、政府的咒罵,更甚是把憤恨提升為對所有菲律賓人的不屑。那張一群女學生在巴士前拍照的照片,如汽油彈般怒爆各大群組,還有各種流言和猜測,如有三名港人是被菲警射殺,也要多謝加料如電影情節的獨家報道,真是叫人難以分辨。此外,在微博,有大陸朋友把它提升為對港人的仇恨,也有上升到中國人跟菲律賓背後的美國之間的恩怨,真是如照妖鏡一樣,甚麼都出來了。 媒體賣給我們的是「現場感」及「迫切性」,大家來不及細想時,本能反應就是非黑即白、愛恨分明的判斷。怒火極速在網上蔓延,可以理解的,但稍冷靜時,其實,也看出我們驚愕、無力及一向以來對世情的無知。不是要說風涼話,一個枉死都不應該,但我們除了認定菲警無能外,可理解當事人的處境?對菲律賓政府向來視人民為草芥,經常殺害維權人士及記者,寧要軍威不要人命的「作風」又知道多少。不是說,死人的結果是預料的,不,絕不,但專政之虎其實這樣近,親眼看見時,才動心,因為有港人,才會痛。每天其實不公不義的事都在分秒發生,義憤之餘,也要有更強的心力及清明的眼睛,懇請不要把悲痛化為連綿的仇恨;只願大家有更大的關愛,而不是更小的民族仇恨。   俞若玫 文字工作者,相信差異在微小,美麗在尋常。電郵:green_7086@yahoo.com

2010-08-25

情侶間缺乏互相欣賞是不行的。中國人少有出言讚賞他人的習慣,情侶之間出現負讚賞多埋怨的情況更司空見慣:女人見男友悶悶不樂,問他原委,他好不容易才說出經手人是他的卸膊王上司。「佢係衰,之不過同你講過好多次,叫你醒目啲㗎啦。」女人滔滔不絕。 男人開始黑臉。「阿邊個咪醒囉,埋佢堆擦佢鞋,又扮晒聽話,有咩事都有人保住先,你一味老實冇用㗎,學吓人哋啦。」 「你講夠未呀?」男人激動地說。 本港有調查顯示,「學吓人哋啦」是為男人最討厭另一半跟他說的話之一。女士們,切記。「學吓人哋啦」,是女人不滿男人才會說出口的話,通常說時語帶挑釁的口吻,令人氣結。說這話前請先檢討自己是不是十優女人。 誠然,他需要你提點,但請勿直指他的不足。男人自尊心強要面子,不能忍受愛人將他和另一個人比較;而且事業有成是男人肯定自身價值的指標之一,他事業不順,聽到的只有你指控他力有不逮的嫌棄之言,他的自尊會蕩然無存,自我形象會下滑;同時,人傾向棲息於舒服的環境中,他在你面前自我感覺不佳,便想逃離,久而久之,容易導致雙方關係疏離。男人不輕易將煩惱帶給女人,他願意將困難告訴你,就是信任你。這時你只需輕挽他的手,聆聽他,給他適時的擁抱,並拋棄涼薄話,改說「我會喺你身邊支持你」吧。男人需要所愛女人的仰慕,在他身上,一定有令你欣賞的地方。先改變你的觀念,接納他雖有不足,但仍是你可愛的男人,他配得你的支持。 有你切實的支持,他就能在外衝鋒陷陣。相信他的能力吧─他是你的男人嘛。 方芷晴 小說及專欄作者,專研男女心理,著有多部小說及男女溝通專書。 電郵:fongtzeching@gmail.com 網誌:hk.myblog.yahoo.com/fongtzeching-2007

2010-08-24

第三天下午是繩結課,導師綠林中人已教過基本的繩結了,那天是要實習。九人共分三組,分別要做兩個足球龍門,和改良一個撿回來的三腳架。三腳架做得很穩固,變得更加實用。龍門做好後,我們便到一處草地上架好龍門,用海豚帶來的沙灘波來踢球,進行足球比賽。原來用沙灘波踢球,難度很高,因為球踢來輕飄飄的,也踢不遠,一般的足球技術全部用不上。不過,這反而令球賽更好玩和好看,因為這輕飄飄的沙灘波,拉近了大家的技術水平,連平日少踢球的女孩子們也來踢球,球賽顯得更刺激好玩。因為在滿布牛屎的草地上踢球,所以大家便稱這次為「牛屎足球」。當天晚上,大家睡得正甜之際,被一陣陣大雨聲吵醒。 半夜雷暴閃電又大雨,狂風大作,真正是風雨交加。平日在學校聽到雷聲也會哭的小山羊,難得今次沒有哭,進步不少呢!大雨打在營幕上很吵,和隔璧的營幕對話,也要叫破喉嚨。其中一個營幕竟被大風吹斷一角繩扣,幸好沒有影響結構,也沒有入水。 我、熊人和大白鯊身在營中,雖感到外面大風大雨,幸好營幕紮得穩固,在營幕內既溫暖又安全。導師冒雨走到外面了解到各營幕的狀況後,便返回營幕內睡了。第二天早上,有兩個營幕不幸紮在有積水的地方,一個情況較佳,沒有入水,可是女孩營則入水了,出入也要踏水而過,故此一早便要搬家了。最後一天,同學們去碼頭挑戰跳水。碼頭有兩處樓梯直到海中,由第一級開始名為幼兒級,直到最高的博士級,共有四位同學接受挑戰。最後,每一個人都成功挑戰博士級跳水,然後來一次同時跳水的花式呢!二時,我們在同學做的三腳前合照,抱著懷念和愉快的心情回家去了。 現為鄉師自然學校教師,資深情意自然教育導師,全力推動自然教育及自主學習。 電郵:starfish@mysinamail.com

2010-08-23

/136



C觀點

中原城市領先指數

廚神

旅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