金融講ED - 渾水
2016-07-12

渾水發現這陣子殼股低估的情況很嚴重,有一些甚至折讓一半左右,即是說是主板殼低過6.5億元的殼價以及創業板殼低過3.5億元的殼價。渾水趁周末比較空閒時做了一些進階少少的數據分析,找到一隻被低估的創仔殼REF Holdings(8177),可用作例子輔以分析這個現象。   殼股被低估可以有很多質化(qualitative)的解釋,例如監管嚴了,嚇怕了市場,不過這是市場的過分解讀。以近月以言,由上市委員會架構改組、到「自願」延長禁售期乃至創業板強制IPO等,都只是針對未上市的公司而已,已上市的殼不受此限。相反因為減少了未來預期供應,估值理應進一步上升。比較合理的解釋是市場氣氛差了,資金不足,因為上次「港股大時代」時,成交日日過千億元,每一隻股票自然水漲船高。現在有脫歐陰霾,市場成交縮少,明顯不足以支持市值追近殼價。   殼股的炒作和集資能力也是服從經濟學上的Law of diminishing marginal return定律,炒得多會有損耗,解釋了點解有些過度集資的殼股價值偏低。因此,上市一年來又未集過資,兼低於殼價的殼股就是最值得價值投資了。以創業板為例,我化身excel股民做數據量化分析,以「一年內持有七成或以上貨源集中」和「2億(元)市值(大幅折讓殼價)或以下」做規限,結果數據上鎖定了10隻股票,例如應力(8141)、Fraser(8366)……等太多所以不盡列明,當然也包括了REF。   因為有一些疑似啤殼的公司,業務只是剛剛好應付上市要求,一旦上完市後就會因上市費用而出現虧損。因此,第二個選股條件是「上市後出業績公告有盈利」,結果在10隻以內剔除3隻。   由於剩下7隻殼股,選項還是太多。渾水知道,一般殼主偏好多現金這類輕資產的公司,如果要數最多流動現金的,那就是非REF莫屬。因此,我再深入研究了REF的底蘊,因為這隻殼股經數據分析後的確價值被低估,有同路人也發現這個事實。所以在中央結算系統持倉中,渾水也發現,廣發證券和中投證券正大幅增加持倉,這類證券行是內地背景,很大機會是內地資金大媽股民見股票平,然後慢慢增持去炒作。有這班大陸資金密密收貨,而且公司股價在上市配售價0.75元之下,也算是風雨同路,收貨也收得相對安心了。    作者為兼職上市公司ED (Executive Director),正職係90後廢青、偽文青   https://www.facebook.com/muddydirtywater 逢周二、四刊出

2016-07-07

香港電視(1137)王維基的自導自演的開台劇《選戰》由電視搬了上真人版,公布了參選港島區立法會選舉,比起5月那一次放風,今次明顯多了政綱和對答上的準備,不過,主軸依然係「Anyone but CY(ABC)」。建制派的ABC主力是田少,兩星期前跟他黨友胡漢清大狀晚上三人飲幾杯,交流了一些對ABC的睇法。因為內容和時機敏感,所以不多說了。 先不論政綱上的爭議,王維基幾善用social media和media,這些選舉工程是老牌政客要學。善用之,可以好黎明咁逢凶化吉,現在連樹根如此智力都開始掌握到這種技能。由Facebook live到記者會都籌備得很出色,選舉網站亦做得很有質感,很有柯文哲競選網站的味道。玩網不是年輕人的專利,年紀輕一截的連勝文輸了給柯文哲,香港眾志玩Facebook不及田少,慘變香港中箭,社民連黃浩銘叫首投族投票的也太老。 在記者招待會中,其中一個發問焦點在於質問王維基到底親泛民還是親建制,這個問題簡單地事情二元了。自民主黨跟中聯辦談判,到激進勢力抬頭乃至本土主義,光譜也不是這麼容易二分,反而碎片化了,而且可以兼容不同的定位。雖然他在電視牌照上摔了一跤,香港電視曾長時間找了泛民友好、佔中三子陳健民入主董事局,兼且ABC,因此既定印象會覺得他偏泛民。 階級決定其性格,王維基階級是本地商人。本地商界的龍頭,例如四大地產商一早有向中方示好,有投資有政治利益的合作交換。好像王維基這類主力做香港生意的本地薑,雖然是政協,但沒有甚麼「抵押品」讓中方代管。用爛仔術語,就是無付買路錢,無付保護費。我相信王維基自己也安於讓人感覺介乎泛民和建制中間的模糊定位。太親泛民,他自己無所得益,根本票源拉不走,尤其是免費電視牌照受害者這個光環燒不長;他今次選的是港島,聚集了中產和傳統精英,這班人勢利功利,不愛受害者的光環,他政綱中支持三跑、支持港珠澳大橋、開放郊野公園等,正是跟這班主力票源的階級性格不謀而合。剛好,這班人當中也有很多ABC,而且王維基的知己袁小姐是唐英年一系,背後代表的本地商界財力是維基今次參選的樁腳和支持來源。 普世價值、道德感召敵不過利益瓜葛,你看梁家騮就知,為了醫護界的既得利益有多拼命,往死裡打,拉布拉得比人社更厲害。CY這幾年是傷了本地商界的多重利益,王維基是出師有名的,他比梁家騮更有領袖魅力、公關形象更好、政治手腕更高,連梁家騮也這麼拼,所以維基要贏也不是無可能的。  作者為兼職上市公司ED(Executive Director),正職係90後廢青、偽文青 https://www.facebook.com/muddydirtywater

2016-07-05

曾經有一隻跟David Webb有過關係的股票,易手後供完股然後又再供股,當然Webb在第一次供股時已損失止蝕了,現在已是52周新低了。為免得罪人,我不打算評論這隻股票。 David Webb是一個叻人,他的股票分析能力比市場上90%的分析員優秀,我話嘅;不過,聰明有時會被聰明誤,今次要看看他的投資方法出現了甚麼問題。 David Webb的選股偏愛工業、製造業股,當然他的方式跟巴菲特的價值投資有相似的地方,會睇盈利模式,睇基本因素及睇企業管治等。 過往十年,若果跟他買股,都是輸少贏多,一來他選的都是基本面不錯的股票,二來他選的股多數有不錯派息,一般散戶至愛。 選股是無問題的,不過,操作卻是有問題。David Webb選的股票都是比較乾身,也就是貨源歸邊一點,但他買股票的Size卻是尷尬的,他偏愛買多於5%的股份,那麼當然要公布身份囉;但他的持股卻是少於10%,那麼他又無辦法影響董事局,也就是無法在企業管治角度向管理層施加壓力。 Webb跟他投資的公司管理層的關係疏落,不算一致行動人士,有時甚至是偏向敵對一點。他玩的那一套是美國盛行的股東維權。因為他大名,又有政商界影響力,甚至有輿論支持,某雜誌高層跟我稔熟,他說Webb會寫信請求幫忙「煲大件事」等。他玩的那一套是美國盛行的股東維權,所以在管理層眼中,他是個麻煩的存在,所以一個不高興,可能只是派息少一點,就會搞到好大鑊。尤幸,香港股票無集體訴訟,否則Webb真係易請難送。 Webb算是被動投資者,他和公司管理層的關係有點像收保護費和被保護的關係,即係買了股票,隻股票要穩定,慢慢升有息派,否則就會搞鬼你。這種操作方式本來持之有效,不過,因為他投資的都是工業、製造業股份,工業製造業在香港是夕陽,在內地也不見得經營容易,加上殼價升得太急,所以這些股票都走上暗殼之路,但賣了給別人,整個企業管治模式就會改變,所以也就是會遇上對手。 另一個問題在於流動性問題,他買的股票都偏低調不出名,貨源又歸邊,偏他又買得多,如果要沽貨也不是易事,有時被迫輸幾格,所以他面對對手時,也只能打泥漿摔角。 最後,Webb真的是被動投資者,他不像巴菲特會跟管理層打招呼,也不像巴老或巴老老師葛拉咸一樣會做刁,會起肉拆骨或玩可換優先工具買高盛等。若果我錢有他那麼多,要做一個成功的被動投資者,真是買樓好過買股。  作者為兼職上市公司ED(Executive Director),正職係90後廢青、偽文青 https://www.facebook.com/muddydirtywater

2016-06-28

有時因為工作需要,有時因為喜歡跟奇人打交道的關係,總會接觸三教九流各路人物。因為金融圈很大,有一些意想不到的服務,是有人暗地裡提供,當然也有些人是胡謅亂吹。有一些人只是在夜場打個照面,他說自己是Rat Hole,後來經朋友打探才知他是撈偏門的。   Rat Hole這個字我不知道應該怎樣翻譯,印象中《華爾街狼人》有出現這個字眼,大約是好像老鼠偷偷摸摸咁,將錢搬來搬去咁解。其中一門在市場上一直有人提及,內地很盛行的叫「股票傳銷」。具體的操作方式我不知道,因為我沒有參與當中,自然不知這一路是怎樣搞,怎麼搵食。香港人民智比較高一點,這一門在香港比較難做出甚麼花樣,但在內地卻是非常盛行,因為地大人廣,不是每個城市居民都接受過高等教育,去三、四線城市騙些鄉下農民卻是大有商機。   有一些是傳銷實物股票,在香港要把實物股票去港島區搞入倉都可以搞你一個星期,何況內地?分分鐘搞幾個月,我相信傳銷就是看中這個入倉的機會成本,所以有這樣的操作。   最近友報踢爆一個以宗教,儒墨道法、陰陽五行等口號去哄人買股的股票集團,我估原理是相若的,至於為甚麼會踢爆出來?那大概是因為當中分錢不勻,又有股權奪權,或得罪了仇家,所以對家就報料踢爆。這些股票傳銷本質跟種金騙案無疑,在大陸網站中得知,他們會以各種方式去吸水,例如私募基金、P2P業務等,連《貨幣戰爭》的宋鴻兵也無故被人借其名扯上關係,惹上麻煩。   這些內地撈家有些撈得風生水起,賺個幾億不是問題,但錢總要有出路,畢竟這些錢見不得光,因此賣殼去香港炒股票就是其中一個出路。不過,最近也有失敗例子,例如創信集團(676)的潛在買家失聯,就是因為這個原因。至於跟「永恆」亞洲電視有過關係的中晉系和國太投資,也是想炒股票,但變成失敗的例子,搞衰了中國趨勢(8171)。   劉德華在《賭俠1999》系列跟化骨龍解釋,撈賭有千門八將,像特攻隊一樣;金融界各路英雄都有,終歸是活在同一個圈子,知道別人做甚麼就可以了,太偏門的則做點頭之交可以,卻要避免有錢銀合作來往。    作者為兼職上市公司ED (Executive Director),正職係90後廢青、偽文青  https://www.facebook.com/muddydirtywater 逢周二、四刊出  

2016-06-23

在「贏在射精前」爆紅當日,我被大台邀了想講關於社會上流的問題,由於節目內容是時事性和社會性,而不是太財經,所以我一口答應了。 其實,我自己也無辦法講出一個上流的所以然,我甚至乎好難解釋自己的工作性質,不過,這些話題是歷久常新,嘉賓講咩唔重要,只要遇到岑應這類神級監製,找到一個無敵的soundbite,那就有可觀收視了。 射精的準確日子是父母雙方協定,做兒女只能聽天由命,無得插手。我相信好多父母心裡都有這樣的計算考慮,只是沒有宣之於口。如果我是「贏在射精前」個仔,我會有點納悶,點解自己會有一個咁爆的阿媽。 射精前,你決定唔到,但射精後的人生發展,會開始多一點話事權,例如歷久常新的性交轉運騙案,絕對是贏在射精後,擊敗所有毒男。 又例如換畫快過食飯的Taylor Swift,她每任男友射精後、分手後,都會被寫成一首首歌,然後轉換成點擊和商業利益,這也是絕對的贏在射精後。 遠的不說,近的就可以以麥明詩為例子,林作之所以會紅,並不是因為陶傑、清洪的加持,而是因為他的女朋友是十優港姐麥明詩。現在這對所謂的金童玉女情變,假如你想更進一步,跨越自己的階級,不妨考慮追求麥明詩。 飛雲的「機會嚟啦」和阿源的「這些機會不是屬於我的」只差一線,差在你有無能耐踏前一步。在娛樂版,大家都知道鴨王虎視眈眈,好明顯佢也看透了這個道理。 剛好,家中有幾本講關於上流的經濟學書,包括Joseph Stiglitz的《The price of Inequality》(圖)、Thomas Piketty《Capital in the Twenty-First Century》和G. Clark的《The Son Also Rises》。 Stiglitz幾年前在香港講,話滴漏效應已經失效、Piketty話資本回報會大過經濟增長、Clark那本未看完,不過,導言很好笑,暗示了溝女溝仔也是向上流的其中一個旁門左道方法,睇嚟要上流,都係要溝麥明詩了。 上次講成功需被幹,故事很好笑,不過,今次有個更好笑。話說有一位模樣看似只有25歲,又在大行做後勤的靚女,以「自己的方式」冧熟了老闆,找她在上市公司做管理層。因為上市公司的披露原則,所以也披露了靚女的年齡,平時靠化妝、美圖秀秀的她雖然看似25,實際已是3張幾。佢自己以為巧叻叻去跟她那些「搵食搵老闆」的姊妹分享自己的上位事蹟時,卻被姊妹笑她原來已經咁老。結果,走去嚷著要老闆改announcement,刪了自己的年齡。 我聽完這個故事,當堂嘔了十九幾萬両血,而家社會唔係唔俾機會你上位,但拜託成熟點有智慧點,唔好有咁智障的要求好不?  作者為兼職上市公司ED(Executive Director),正職係90後廢青、偽文青 https://www.facebook.com/muddydirtywater

2016-06-21

身為股市魚缸的一分子,每日都聽到怪風聲。雖然這些風聲很多時都係老點,因為市場入面吹水佬好多,老點人的也很多,被老點完再周圍唱的最多,不過空穴來風,未必無因,有人無啦啦放風,多少都有自己的目的。久而久之,會練造一身聽風辨影的功夫,這套功夫會強化了自己所有事情的分析能力。 最近有兩路人馬都提及一隻股票,這隻股票的幕後人對外宣稱自己低調持有兩隻創仔殼,但卻是出了名莫財。第一路人馬講起這隻股票感覺好似水魚,被人呃錢搵笨那種,佢對這隻股票投下信心一票,係因為佢背後另有高人「指」佢一條明路,甚至誓神說出「包你輸」這類豪言,所以水魚就跟買了。「包你輸」是一個害人的講法,因為講呢句說話的人,九成九在你輸前就已經走了路,「包你輸」唔係解做「輸了包底」,而係「包保你一定輸」咁解。另一路人馬係屬於前線工作者,比較親近指揮官,佢跟我說這隻股票時是吐苦水的語氣,因為指揮官又哄又呃,害佢輸了幾十萬。一路人馬說得,一路人馬說唔得,應該點信? 這個例子是很好的聽風思考訓練。經濟學訓練教識,凡競爭必定有輸家贏家,要睇清楚事實真相,就要從輸家贏家去出發,這跟權術思維也是一樣。第一,我係信前線工作者一套多一點,因為前線有一些地方要落手落腳做,佢的講法會騙人但總有幾成是靠譜的。第二,要睇客觀大環境,現在個市靜到最打得最狠的人都停手。無啦啦竟然有個莫財的人凸個頭出嚟,通常都係搵人笨居多。 無啦啦講聽風,係因為我想講少少林榮基的事,因為林榮基同市場風聲一樣,都係好多講法,每個講法都有不確定性。首先咁講,林榮基的勇氣,是值得一讚的,對於個別媒體的抹黑反應,你可以看成對家行的一步棋,也是一個背景測試。不過,有很多事情,除了訴諸陰謀論,我真係想唔通。 例如,到底初初邊位仁兄要林榮基提供客戶資料?既然都已經狠到可以活捉人返內地,要資料何必要這樣搞?總有前線人員可以用「自己方式」去獲得這些資料,我相信銅鑼灣書店的保安在前線人員眼中,也不是特別嚴密。 第二,為何林榮基有聯絡何俊仁的機會?跟李波的處理又不盡相同。現在事後去睇,泛民和何俊仁在這件事上贏了政治資本,贏了市民印象,這又如何解讀?第三,林榮基無啦啦提出港獨言論,又向泛民對住幹了?搞乜啊。 通常這些無法解釋的現象,我哋都慣性用「內地權鬥」去處理,不過,這個解釋近乎陰謀論,因為這會引申更多問題,例如邊個同邊個鬥、點鬥、點影響林榮基。適逢選舉年,好多事都會變得敏感,政治真係好複雜,那是因為權力的本質好複雜;相反,錢和金融真係相對簡單,只要掌握錢的流動方向,分析通常都錯不了。每次一想到政治,頭就痛了。  作者為兼職上市公司ED(Executive Director),正職係90後廢青、偽文青  https://www.facebook.com/muddydirtywater

2016-06-16

報道上多了關注《攻殼機動隊》這套日本漫畫,那是因為這套漫畫以香港為藍本,最近也有在香港取景拍電影。也許這是諷刺,本土的主流大製作要去中國大陸拍,反而荷李活大製作如蝙蝠俠、變形金剛卻愛在香港本土取景。城內的人想出來,城外的人想進去。身為全港唯一一個金融界別的本土派,渾水今日想食字,借「攻殼」、「機動」講講本土金融發展和上流。 階級決定性格,也決定命運,香港做金融的年輕一代對入投行是趨之若鶩。好像我這些非紅二、富二、官二、海歸,就算我讀的大學也不是特別標青,也不是讀那些收生門檻最高神科,入投行只能揼石仔,也發揮唔到自己才幹。好像十多年前,我讀小學的年代,那陣子真係出了一堆風雲人物,梁伯韜、鍾楚義、袁天凡等。後來這班人才脫離大行,自立門戶,出來做「攻殼」部隊,搞殼相關的業務。梁伯韜在市場尚算活躍,意馬(585)他有從中參與、鍾楚義買了資本策略(497)、袁天凡持有過的盛洋(174)則賣了給大陸水。出來自己搞,才能賺大錢。 然後,這十幾年來有無這一類呼風喚雨的人?無,只有些比財演高級少少的星級分析員而已。 太迷信大行無用,普通本土香港仔在大行入面搏殺,最盡只能做到中、高層。條條大路通羅馬,出來攻殼做刁,才是香港本土金融業剩下最後一個大餅。渾水認識一位在本土做Equities Capital Market(傳統投行也有這個部門)的前輩,負責搵人分「飛」,透過密做殼刁也賺了億億聲。做刁除了要有錢、識人,也很講你如何在規則以下去出謀獻策賺錢,比大行做文件工作更接近市場,因為「攻殼」也要「機動」,例如「向下炒」、馮永祥的「一仙全購」、南太電子的「清盤私有化」、奧瑪仕(959)的「無限CB」等都是跳出原有框架去做刁。這些怪招,都是本土的香港金融人在細行歷練度出來的絕橋。做殼刁這部分是香港仔的專長,以保薦人為例,如果佢地幫唔到潛在上市公司處理好初步文件,就會被聯交所「貼堂」示眾。暫時全香港被貼堂的有8間,其中3間交銀、光大、國泰君安、安信,國際大行則有摩根大通,佔超過一半,這些大行比香港本地行更有資源、更大團隊、更強配套,結果做起刁上來反而不及本地細行機動有效率。 在凡人眼中,往往形容到殼是萬惡,原因在於佢哋唔熟市場這一部,二來評論要搵東西罵才能增加存在感,三來佢地隱然知道這一部分可以發圍,但又怕自己既得利益被人上位吃掉,典型old seafood心態。太前線的操作的確可能有操控市場之嫌,但成條金融圈食物鍊咁長,好多部分唔使鋌而走險也可以賺大錢,例如保薦行咁。我不是保薦人但也同情他們,明明是操控市場的錯,港交所(388)指引信卻針對他們的生存空間,有無評論員為他們發聲? 沈旭輝話:「中國需要香港,但是否需要『香港人』,那是另一回事。」有點道理,天行健,君子自強不息。香港金融人要爭氣,就要在香港仔最專長的本土攻殼部分賺錢搵生存空間。  作者為兼職上市公司ED (Executive Director),正職係90後廢青、偽文青  https://www.facebook.com/muddydirtywater 逢周二、四刊出

2016-06-14

豬肉是民間常吃的消費品,不過,市場上的豬肉概念股不多,出名的有萬洲國際(288)、雨潤食品(1068)和惠生國際(1340)等。萬洲和雨潤食品是市值偏大的股票,而且也沒有明顯企業活動,偏離了我擅長的分析範疇,反而比較細細粒,容易食的惠生就值得一提了。 惠生截稿前市值只有3.4億元左右,由於相差主板6.5億元殼價一截,因此可以按定義歸納為殼股範圍。最近公司的股票結構出現了變化,因此惹來了賣殼疑雲。該公司本月6日出了通告,要點有兩個,第一就是「不尋常價量變動」;第二就是主要股東以場內方式,以每股0.78元出售了17.03%股份。其後,公司委任了2名新董事,董事局也變了班底。 主流認為,這是賣殼舉動,我不敢100%肯定,但從套路上去估,這是合理懷疑。一來有部分股票脫了手,二來一朝天子一朝臣,有新管理層進了場。雖然無法判定,但不妨先假設這是賣殼再分析。渾水套入潛在新殼主的角度去睇,惠生的確是能引起新主去買的靚殼。 除了估值之外,惠生另一個吸引潛在新主的地方在於其殼肉,亦即是業務。以前賣殼,一般不重視業務,因為在交收過程中會退回給舊主,例如以實物分派形式進行。不過,現在一隻殼股的業務就變得更舉重輕足了,因為現在聯交所在交收過程中會引用上市規則第13.24條「不足夠業務」規定去限制殼肉的轉讓。這也間接影響了殼股生態,因為新主情願買殼連肉一次過,免了麻煩。因此,靚的殼肉係會有溢價。 以往殼股被詬病的問題在於「啤殼」,即係業務的底子太弱,一上市就盈警。然而,從報表上去睇,公司2014年的年度溢利係1.04億元人民幣,2015年則升至1.17億元人民幣,業務係keep住賺錢,比起市值去睇也賺得不少。換言之,殼肉的質素不差,而且豬肉價格持續上升,這些業務優點也是買家做due diligence會考慮的地方。如果有買家有意買這隻殼,這也是一點也不令人意外。 渾水另一個懷疑的地方,在於公司本身比主板殼價太低估,大概是因為中、美恐襲、A股MSCI或英國脫歐公投等大環境因素,所以股價比起大股東賣貨價還要平。如果惠生真的一如所料去要賣的話,如果股價沒有炒上到6.5億元就交收,這豈不是白白便宜了潛在新主?這也是渾水看不透的地方。     作者為兼職上市公司ED(Executive Director),正職係90後廢青、偽文青   https://www.facebook.com/muddydirtywater 逢周二、四刊出

2016-06-07

友欄《免費早餐》多次提及,年輕人向上流的情況,解釋了到底我哋呢一班80、90後廢青的上流機會如何,那麼到底我哋係咪成功須父幹?我自己有多番體會。 坊間最common的批評是,人力資源食價,唔肯俾高人工的fresh graduate,又或者係「老屎忽阻住晒」之類的論述。 我畢業第一份工作是在法資大行做,那陣子有一種叫VIE的保障法國當地大學生的政策。以我所知,即使大家的工作性質相同,只是我睇Asia Pac,佢睇Indonesia咁,但人工可以相差5倍,而且晉升階梯也比我哋這些金融本土派明朗,後來我就離開了。 大學生的畢業工資的確很久沒有上升過,輸通脹也輸死了,不過,客觀來講,大學生的供應也是比之前多,到底而家個市價係咪一個合理均衡,真係要交俾學者去處理。 人力資本決定了勞力市場的價值,如果要將這個價值發揮到淋漓盡致,你要有一個獨市、monopolize的技能。張五常經常引用的例子就是鄧麗君的歌聲,金融圈要發圍,自己都要有自己一套。 都係嗰句,識人點都好過識字,要做刁,首要就係識老闆,有network,專業知識當然要有,但都只係其次。我自己的專業技能係對listing rules、 takeover code同股票案例的理解和分析,當然也因為傳媒關係,累積到一些network去發展,這算是獨有的。 至於坊間最流行的CFA、FRM,我見很多朋友都有去考,當然我自己也不例外,我是肥了兩次佬。第一次裸考,第二次也無去,這也算是人力資源投資的一種。不過,從上市公司角度去睇,考了無大用,CPA會更重要一些,但很視乎你係金融圈做咩範圍。 以我所知,除了「成功須父幹」之外,也有「成功須被幹」。我認識的朋友圈中,也有靠身體去換取金融圈的地位和利益,我自己就無乜道德批評,因為金融界只有利益和錢,沒有是非對錯,別人犧牲只需對自己負責,我哋旁人也不能多插嘴。 不過,我聽過最離譜過分的是,有一位月薪8萬元的上市公司執行董事,本身也是靠這條路上位,正職原本是在Subway整麵包,所以話金融世界真係無奇不有。我的董事酬金跟她相差幾倍,所以我是金融界的真.廢青。  作者為兼職上市公司ED(Executive Director),正職係90後廢青、偽文青  https://www.facebook.com/muddydirtywater

2016-06-02

香港股市每一日都在進步,近期最嘆為觀止的係華仁醫療(648)施展神級財技硬啅了銳康(8037)整隻殼,而且百鳥歸巢,一次過把銳康街貨整收囊中。最厲害係繞過複雜監管條例同當中唔係用自己一分一毫,這是源於華仁醫療跟銳康換股協議。 該換股協議係自願性質,原理是華仁透過大量(這是非常重大收購事項級數!)印股換取銳康股東股權,方案係「每7股華仁換2股銳康」。但該換股方案有2個先決條件:1.通過特別股東大會;2.華仁同一致人士要在截止日期前有逾50%股權。 關於第一點,這是舉手遊戲,華仁醫療背後大哥是股壇醫療界老手,當然已輕鬆解決。關於是第二點,華仁本身只有19.62%,如無法令剩下三成多散戶覺得吸引,覺得有套戥(arbitrage)機會,換股方案不能成事。據一位亦師亦友的朋友分析,在5月10日截止日期前,銳康股價是0.26元,華仁則是0.108元。2股銳康是0.52元,7股華仁則是0.756元。正常套戥操作當然是先買銳康再換股成華仁,再沽出街獲利。事實上,綜合文件的「價值比較」也present到這個方案好吸引,說到銳康是溢價(偏貴)而華仁則是折讓(偏平)。我相信不少股民都有意做類近操作,所以第二點就通過了。   事有湊巧地,在截止日期後,這個錯價套戥就消失了。華仁股價急跌了,我心中有一個解釋但當然不方便說出來。唯有可以搬上台面的解釋是,因為華仁終歸要發行極大量的股票才能換股,所以每股的價值自然被攤薄,市場上是反映著這個因素。 換股方案的客觀結果是,華仁取得了銳康77.27%股份,變相硬啅了整隻殼,也是圍乾了整隻股,在散戶手上把貨源盡收囊中。至於,華仁的代價就是印多了新股票,股票被攤薄了而已,當中無付出過現金,是非常好明的空手入白刃。 說起銳康,集團主席張鴻一直活躍股壇,近年處於半退休狀態。我自己跟張大哥有幾面之緣,最近一次是有專做偵察式報道的雜誌寫錯他狙擊「九一一」,他知道我跟那邊雜誌頭兒相熟,就著我去國福樓擺了餐「和頭酒」解釋原委,其實明明唔關我事,但我埋了單,不過大哥當然無計啦。自此之後,各有各忙,也沒有再聯絡了。   作者為兼職上市公司ED(Executive Director),正職係90後廢青、偽文青  https://www.facebook.com/muddydirtywater 逢周二、四刊出

2016-05-31

港交所(388)行政總裁李小加逼著壓力,要在下半年及明年首季就市場殼問題進行改革諮詢,其實個諮詢範圍唔單止講「啤殼」,仲包括「反收購」和「長期停牌」等。 我覺得改革諮詢係有必要,不過,大家都認識香港的官僚,諮詢好大機會只係做俾公眾和傳媒的公關,未必有實際成果。因為香港所有政策都有諮詢,但每每都有hidden agenda,有時過分到連官僚代表自己都唔熟書。 先講「啤殼」,我覺得李小加真係有小聰明,因為你要留意港交所官方文件的行文用字,佢哋好少好似我哋行家又或傳媒咁,常常把「殼」字掛在嘴邊,佢哋盡量會顧左右而言他。佢今次名義上話諮詢創業板,其實係借勢暗推佢一直想推的第三板。這一點,你會睇到證監會和港交所的矛盾處,證監會主席唐家成的語氣一直都唔太支持新三板,一來這會增加證監工作量,二來現實環境係香港連創業板的定位和問題又未解決,何苦多此一舉?去番李小加角度睇,港交所要賺錢,集資額要超英趕美,梗係起多壇第三板,多點來密點手接上市刁。   再講「反收購」,這是明目張膽的家長式管治。之前我在am730專欄都寫過意馬(585)的一單刁被硬砌生豬肉,明明只是「非常重大收購事項」,當中又無股權變動,但都老屈成「反收購」,公司也已上訴覆核。這是因為判定反收購除了有「明確測試」外,還有「原則為本測試」。「原則為本測試」係非常主觀的,無明文規定,只剩一些準則參考。我知道港交所擔心的地方,因為新殼主買殼後,係有機會斬件將業務分階段推上市。不過,講真,唔通人哋買隻殼之後24個月要食風唔做嘢咩?折衷的做法咪講到明一旦過了《上市規則》第14章的若干百分比的收購就一律唔准做,咁樣會對大家都好,因為有條文可以跟,而唔係被主觀判定。 至於「長期停牌」係對所有人都輸的行政干預,散戶買錯老千股,自然輸到爆廠,最無奈係對沖基金,明明捉啱路,都要輸錢。因為停了牌,無得買貨補倉,又唔係咁多OTC可以做,其實係搞死大家,呢一點係真係要諮詢。 最緊要係記住水至清則無魚,你要個股市暢旺、你要香港金融從業員有飯開,就一定要切忌家長式管治。全球監管機構的大勢都係以披露為本,而不是以行政干預為本。只要上市時確保資料對投資者公平、公開,就已經符合香港自由市場的核心價值。   作者為兼職上市公司ED(Executive Director),正職係90後廢青、偽文青  https://www.facebook.com/muddydirtywater 逢周二、四刊出

/136



C觀點

中原城市領先指數

廚神

旅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