金融講ED - 渾水
2016-10-25

截稿前,聖馬丁(482)仍停牌,因跟公司建議公開發售及發行新股有關。除我在友報專欄提及披露問題外,聖馬丁無啦啦要搞股本活動集資,必有其因。查看下,是因公司資不抵債和有持續經營的考慮。 據聖馬丁2015年年報,核數師立信德豪在獨立核數師報告的強調事項有這樣的講法:「在並不發表保留意見的情況下……貴集團於截至2015年12月31日止年度產生綜合虧損淨額108,912,000元……貴集團流動負債超過其流動資產29,137,000元……顯示存在重大不明朗因素,或會對貴集團的持續經營能力造成重大疑問。」雖然核數師並不發表保留意見,但不代表公司無事,因核數師身份獨立,也要明哲保身,考慮到聖馬丁上年蝕過億元,又有流動負債問題,故對核數的基本假設「going concern assumption」有重大疑問,算做預示聖馬丁可能爆煲的序幕。 據聖馬丁在8月29日公布的中期業績,情況似乎未有改善。雖然公司有5.12億元資產淨值,但當中包括3.02億元存貨和4.01億元應收貿易帳款、應收票據及其他應收款項,經營狀況非常惡劣。為改善balance sheet,公司曾短時間做過兩次配售集資動作,包括於今年1月13日以配售價0.5元配售合共1.04億股配售股份,集資淨額約5,120萬元;也於6月14日以配售價0.4元配售共7,500萬股。雖做過兩次股本集資活動,但公司基本因素未見改善。 同時,公司約1,580萬元的銀行存款、帳面值約5,040萬元的租賃土地及樓宇及約1.23億元的投資物業正作抵押。估計那些存貨、應收帳等都不是一時三刻可收到數,如果咁唔好彩公司被人追抵押大數,公司可以直接清盤玩完。大概有董事局中人嗅到味,公布中期業績後不足一個月,就有獨立非執行董事跳船。 雖然聖馬丁本身已有資不抵債風險,但它的財務動作仍進取,在今年9月21日續借錢給2個借款人。也由於借款金額太大,突破five-test,故要依上市規則第14章作披露。借款人一借4,170萬元,借款人二的協議比較複雜,共借1.58億元。問題來了,公司本身已經好唔掂,仲要愈來愈差,連核數師都有懷疑,但今次加埋俾人借了2億元出街,哪有這麼多錢,仲有所有借貸都無抵押品,會唔會太過分?更大的問題係,借款人二成為公司的附屬公司之前,聖馬丁持有借款人二的11%股權。這樣把1.58億元借給自己的附屬公司,會唔會太明顯,又會唔會做得太狼死呢?    作者為兼職上市公司ED(Executive Director),正職係90後廢青、偽文青  https://www.facebook.com/muddydirtywater

2016-10-20

法治不彰,則公義不顯,法治不單止係香港文明的基石,也是香港金融、股票市場制度的基石。香港的金融人表面明白,心裡不明白。現在睇香港新聞,訊息量太多,負面麻煩新聞太多,愈睇愈頭痛。梁頌恆、游蕙禎兩位年輕的候任議員「支那」宣誓,官場個個義憤填膺,殊不知更大的憲政風波在後。   官場之外,金融人也有所行動,離不開公開譴責、聯署,連同立法會的商界、金融界、金融服務界的議員都有跟隨大隊離場,引致立法會再次宣誓時流會。金融人是商人階級,投機性格,他們的行動到底出於道德民族大義的感召,還是出於計算,我不推測。   我自己活躍圈子的金融老闆,講梁、游兩人,都係破口大罵,我很犬儒,只會納悶,不會出言反駁。我跟梁、游同齡,自然是同情、諒解多於其他觀感,因為我們這一代對中國、華人民族認同係極低。當我選擇去做金融落得滿身銅臭,專心賺錢做港豬;他們卻是民選代議士,要負上議政責任,代表了年輕人,佢哋去了做政治這些dirty work,我心裡有點戚戚然。   「支那」對錯真係難講,字詞考據、訓詁有一個角度,華人身份認同是一個角度。我能夠認同譴責、聯署、要求道歉等,是文明社會做法,但我不能夠接受行政借司法之手,去破壞立法機構。一講到道兒,不得不提清末思想家梁啟超。   梁啟超對大中華派的貢獻是近代引入了「國家」、「中華民族」概念的先行者,「支那」這個民族用字的廣泛運用,跟此君不無關係。討厭「支那」的朋友,應該要讀讀他寫的;不過,中國思想之外,其實梁啟超都係一個「財演」,佢都會講股票市場的運作。例如,他曾經講過股份有限公司必須在強而有力的法治國家才能生存,在白話文章《敬告國中之談實業者》,有提過相關想法。何謂法治?小學雞都知道,行政、立法、司法三權獨立就是法治社會的建構組成部分。如果法治被破壞,咁仲玩咩股票?大戶鬥惡鬥巧取豪奪就可以了。   另外,見到那個在性侵智障院友一案走得甩,但無罪假定、受害人無法作供是法治,市民會憤怒,但也認同這是局限,是法治一部分。除了祈求蝙蝠俠出現,我們也只能尊重這個法制的設定。然而,律政司出手,卻是踩過了界。我也不知道,跟特首選舉、背後的利益版圖權鬥有無關係,但這是憲制危機。最可憐的,不是憲制被破壞,而是一個風波吹過來還懵然不知,更熱烈歡迎風波的襲來。   到底一句「支那」重要,還是法治的核心價值重要?我永遠都係選擇後者。你可以討厭梁、游,可以用文明方式對付他們,但不能賠上香港的核心價值。     作者為兼職上市公司ED(Executive Director),正職係90後廢青、偽文青  https://www.facebook.com/muddydirtywater 逢周二、四刊出

2016-10-18

坊間對於梁君彥擔任立法會主席的批評,都係搔不到癢處。要知道梁公可以登上權力寶座,背後是有「老闆」的祝福和加持,因此那些「18間董事」、「唔啱投票程序」之流的論述係得啖笑,因為「老闆」神通廣大,事前一定已經知道,也默許了這些情況。要讓梁公知難而退,唯有令其「老闆」覺得他不忠無能,這才是王道,一切要從「老闆」立場出發。 不妨從「老闆」角度去分析一下梁公這位打工仔,國籍問題是一個大缺口。例如梁公一直屬於愛國愛港陣營,但卻持有英籍多年不放棄,「老闆」多少一定唔高興。 又例如,梁公有商人投機的性格,也令到「老闆」填appraisal會扣分。梁公一直在穩操勝券的功能組別跑出當選,找他做立法會主席一職,一定早在今屆立法會選前很久已部署定,可是梁公偏要等建制派歸大邊,主席之位十拿九穩的情況下才肯放棄英籍,老闆看在眼內,心裡不是味兒,不過,這尚未算大殺傷力武器。   更大殺傷力武器在於放棄英籍後能否拿回?這兒有一個很有趣的講法。因為我想向某位崇優崇英的才子自薦做文案,所以委託了前輩作中間人安排飯局,才子提到英聯邦國家想到一個後殖民地時代扶植政治買辦的安排。當地持有英籍的居民可能為了從政需要,被迫短暫放棄英籍,但事前可以向英聯邦國家的領事見面協商,表示這是逼於無奈的政治現實,因此被迫放棄國籍,但承諾當選後會繼續效忠英聯邦,不傷害宗主國利益。如果領事覺得無誤,又無傷害宗主利益,下台後還是可以重新申請英籍。梁公在放棄國籍過程中,實在又太多疑點,例如梁公獲批的行政效率遠快於一般申請,不排除梁公跟英國有秘密協商,朱凱廸去英國,也應該要查一查這件事。更重要係,梁公雖然放棄英籍,但無向老闆承諾過唔會拿回,老闆也沒有方法guarantee梁公不會拿回。 建制派有外國國籍,口裡說不,身體很誠實是常態。要知道老闆眼中,梁公的階級定位是商人,不是最根正苗紅那一幫人,但梁公不是嘍囉小卒,他在祝福下攀到如此高位,也不對老闆坦誠,實在枉費了老闆多年來的栽培和信任。 在老闆角度去睇,梁公處理梁頌恆、游蕙禎的誓詞風波也不夠強硬。的確,截稿前他有委託大律師覆核劉、羅的誓詞,但劉、羅只是「嘍囉」,最令愛國愛港陣營痛心疾首的是梁、游的辱華、港獨言論和立場。建制派已自發開工,梁公卻偏偏冷處理,大概是新官上任,想低調也想跟非建制陣營打好關係吧。本來梁公上位已在老闆眼中屬名不正,現在連老闆眼中的第一任務也hea做,你估老闆點睇?再者,比梁公更忠誠,同為老闆心腹的手下,又點睇呢?     作者為兼職上市公司ED(Executive Director),正職係90後廢青、偽文青   https://www.facebook.com/muddydirtywater 逢周二、四刊出

2016-10-13

自從諾貝爾經濟學獎公布後,竟然無乜評論人講,前日因失眠以及興之所致,竟然把今屆諾貝爾獎的資料看了一遍,出奇地諾貝爾那份官方長49頁的報告也不深,數學屬本科生能力範圍。我自問不是學者,無謂班門弄斧,太深的演繹要交由學者處理,既然無人講,咁我講淺白、簡單有趣的部分吧。 今屆得獎人分別是Bengt Holmström和Oliver Hart,另一主力講經濟增長的Paul Romer繼續大熱倒灶。Holmström和Hart今次憑著在契約理論的貢獻獲獎,Holmström的貢獻在於「Informativeness Principle」,Hart則在於「Incomplete Contract」。 先講契約的原理,簡單如買賣合約,一買一賣自然看似無乜問題,但社會人文活動的合約方式各有不同,例如勞工合約,計時薪定跟表現計錢已經大有學問,例如常見的問題就是Moral Hazard(淺白講:即事與願違,好心做壞事)和Principal-agent Problem(淺白講:即老闆食爽棍或下屬揸流攤),原因係因為合約持分人的利益出發點唔一致。Informativeness Principle的貢獻就係針對這個問題,意圖在合約設計上參考打工仔的表現。好像一間上市公司的CEO,他的人工唔應該純考慮會計指標的改善、公司股價等,而係所有可以觀察到的因素都包落去,例如對手公司的股價。 Informativeness Principle有指導一些有趣的含意,所謂最優化的打工仔合約設計應該係考慮了「一籃子因素」,變成一個指數(index)去量度打工仔的公司表現,因此現實好多CEO就係「paid for luck」。 跳出象牙塔的框框,現實好少公司有人咁好心機去用指數概念去釐定CEO人工,呢一種指數定人工的方式在有單一控股股東(Dominant shareholder)的公司會比較常見,同時亦都俾到學者一個insight去了解企業管治(Corporate governance)。 讀書時有讀過Holmström-Tirole,大概係講借錢、揸流攤、誘因的經濟模型。2014年得獎者Jean Tirole同Holmström有一直合作做研究,也同是MIT背景,應該係朋友。 至於Hart的貢獻是針對Hold up Problem,淺白講即係明明合作可以最優化,但合作又驚俾自己友反咬,所以就利用產權分配方式定立契約,變相講公營、私營之類的課題。好友徐家健教授指,這個做法跟張五常同出一源,的確份報告有引用張五常個老師高斯,同埋提及過transcation cost economics這類字眼。相對地我是覺得Holmström指導出來的含意比較有趣。  作者為兼職上市公司ED(Executive Director),正職係90後廢青、偽文青 https://www.facebook.com/muddydirtywater

2016-10-11

長假期適逢撞正十大傑青,成個面書都被人洗板,其中一位姓黃的得獎者竟然不是分享自己的公益慈善、為香港貢獻之類的心得,而是搶先分享自己的買樓上車心得,恍如上車買樓就是傑出青年的代表。淪落至此的十大傑青,頗丟人現眼,希望日後會有改進空間。 胡兆康獲獎是實至名歸,他是抗癌勇士,在保齡球方面屢為香港爭光。傑出青年的定義可能各有差異,因為「傑出」這個字係含糊。雖然又未至於「為往聖繼絕學、為萬世開太平」、「先天下之憂而憂」咁陳義過高,但又點估到大家原來傑出在現今的標準,係鬥資產、鬥快上車、鬥持有幾多物業,莫非佢作為傑青代表就無買樓上車以外的貢獻?有其他更值得別人尊重的地方? 我不是酸葡萄,以現在的資產收入,樓我是供得起,我也是上市公司董事,商界地位不差於那位得獎人,只是辛棄疾話「求田問舍,怕應羞見,劉郎才氣」,劉備是看不起這些在動盪時代只想買田買家,志氣咁小的人。 近十多年開始,傑出青年開始頒獎給藝人、歌手,演藝事業成就係咪傑出青年,真難說,如能多一分人文、社會關懷或者會更佳,例如Emma Watson推動女權運動,就真係世界傑出青年代表囉。例如張學友,四大天王,也是香港代表吧,卻難與外國傭人相處。 傑出青年的報名表格有一項問到底參加者有無犯罪紀錄,其他形式的罪案我不清楚,不過,講到金融、股票界惹上官非的,歷年傑青之中倒有幾個熟悉面孔,例如蔣麗芸議員的姊妹蔣麗莉,可見傑出青年也是會違反社會秩序,算是一個諷剌嗎?至於歷年得獎者當中,也包括梁特梁振英。嗯,我沒有補充。 「傑出」固然難定高低,但沒想到「青年」都係令人搔不著頭腦。十幾歲是少年,也算青少年,二十幾歲當然是青年啦,三十多歲就勉強說得過去,但四十而不惑,四十歲怎講也是壯年吧。不知怎解,近年得獎者竟有四字頭的人,大概是香港的向上流動機會不足,錢和買樓成為了核心價值,所以青年的各方面發展有限,出不了頭,只有讓那些買到樓、沒有靈魂個性的人做傑青吧,連得獎年齡都可以搞到咁荒謬,真奇哉怪也。  作者為兼職上市公司ED(Executive Director),正職係90後廢青、偽文青  https://www.facebook.com/muddydirtywater

2016-10-06

商品大王羅傑斯(Jim Rogers)表示,人民幣是唯一能夠長期挑戰美元地位的貨幣。他認為,終有一天全球所有人都會使用人民幣。為甚麼我會覺得羅傑斯係手天使?因為我覺得佢好神聖而手天使本身也是神聖的義務工作,因為手天使係要透過一雙手,去幫無能為力的朋友,去解決朋友最逼切、最切身的需要。 如果從一個哲學命題去睇「終有一天全球所有嘅人都會使用人民幣」,呢句係一個近乎套套邏輯(tautology)的恆真命題,因為無可能錯,也無可能被驗證,因為「終有一天」係唔知幾時,可能一萬年、一億年後。正如凱恩斯的名句:「In the long run, we are all dead」到底long run有幾長?無人知。 要處理到底人民幣會唔會挑戰到美元這個問題,首先要處理人民幣的流通性問題。 人民幣是不能在國際間自由兌換,如果要挑戰美元,首要解決這個問題,否則乜都唔使講。 貨幣係交易媒介這個入門概念,係一個普通中學生都明白的道理。美元之所以盛行,係因為有很多美元計價的產品,除了中國本身的內部消費,相對少的貨品、服務輸出要以人民幣計價,因為貿易方都係公認美元係最可靠的貨幣計價單位。至少有這兩個問題,人民幣要先處理掉。 用一些比較「喱民」的講法,貨幣都有「錨」。美元以前是行金本位,黃金就是那個「錨」。至於中國有很大段的人民歷史都係以銀做本位,例如明朝曾經有大明寶鈔,但後期也是用金花銀被民間取代,又剛好在禁海運前,撞正世界殖民地、大航海時代,從西班牙、葡萄牙、荷蘭的船隊輸入了不少白銀流入中國。 現在美元的錨是其國債,就是賭其不爆煲,賭其強大信用,賭其軍事力量。人民幣要取代美金,條路還很遠呢。 中國政府、中國資本家會多謝羅傑斯,因為佢嘅工作係厭惡性,更難得佢係一個外國勢力的代表。 羅傑斯現在收了山,定居新加坡,佢睇中國可能同一個普通旅客睇中國可能相差無幾,因為佢見到的總是最好的一面。就算睇住堆冷冰冰的中國官方數據,也難驗證其真偽。講到尾,由外國人去endorse中國,總係零舍有說服力嘛。     作者為兼職上市公司ED(Executive Director),正職係90後廢青、偽文青 https://www.facebook.com/muddydirtywater 逢周二、四刊出

2016-10-04

上星期講過一些「對賭」性質的合約安排,今個星期剛好有一個孖沙出擊。李嘉誠父子及旗下3個慈善基金會透過認購股票掛鈎票據(ELN),取得相當於中國郵政儲蓄銀行(1658)H股11.62%權益。這一種ELN就是誠哥跟發行商場外對賭的合約。   依我理解,ELN的零售市場不算大,而且比較集中在內銀股,大概係內銀股的公眾形象相對吸引,不及細價股波幅太大,容易公平開價;而且又有押倉價值,所以用來做衍生工具對賭的underlying asset,買賣雙方都唔會有太大懷疑。今次郵儲行的上市可以話係星光熠熠,保薦人、帳簿管理人都是地球上最強的bulge bracket、中資大行,亦都只有這些超級大行的配套和網絡,才能直接跟誠哥去做這一單過百億元的對賭協議。   誠哥今次對賭的ELN一定比市價更吸引,條件更優厚。第一,因為單刁的額夠大,大刁有折扣是中四經濟學八股文教落的「規模效益」。第二,郵儲行屬新股,不像其他內銀股ELN有成熟的場外市場,業務表現和股價有往績可尋,因此風險一般較高,也較難量度,所以比市價平是合理的。第三,最明顯不過是今次班deal maker係要借誠哥的名人效應,因為誠哥向來少出手,今次借了個「金漆招牌」去做marketing做公關宣傳,媒體大肆報道,不知多少基金落搭入股,淨係呢樣都要計平個價俾誠哥啦。   因此,這也解釋了,既然誠哥真係睇郵儲行,點解唔直接做基石投資者用真錢入股,而要同投行搞場外對賭呢?因為場外對賭的錢輸贏都只係合約雙方輸贏計數喎,除非合約內容另有安排,又或者與之對賭投行本身有權操作那15%的綠鞋額外配股權,否則贏輸對賭的錢以一般ELN的安排,是不會落入郵儲行口袋中。以現在上市公司的披露要求,這些對賭刁的具體內容不為公眾所知,所以真係無從判斷。   ELN的特點是升,就本金利息同你計,又或者同投行場外搞掂贖番;跌,一係就埋單計數,再唔係以接貨價勁溝貨。以誠哥跟超級大行的關係,就算真係唔好彩穿了價要埋單計數,都係睇條數點「對」啫,平常大家咁多刁來往,總有方法左對右對去擺平。   今次郵儲行上市係一個好的教材,金融市場有名人效應,趙薇啊、翠如BB啊等等。有時細心留意,王敏德和羅霖等都經常出席上市敲鐘,咪又係博有人報道,做好公關。歷史沒有如果,假如當初澳至尊(2031)請得到代言人蔡少芬夫妻落力幫手搞公關,可能就唔使第二次上市了。那陣時國際配售只需要逾1億元,是但搵個專業投資者入一張較大的「飛」已經搞掂,何況唔使實數入錢,間行會提供孖展嘛,又或者三、四個人入中型的飛都已經搞掂,咁簡單都上唔到市,當中應該有一些不為人知的秘密。     作者為兼職上市公司ED(Executive Director),正職係90後廢青、偽文青   https://www.facebook.com/muddydirtywater 逢周二、四刊出

2016-09-29

新聞見到滙豐控股(005)委任英國招聘公司Russell Reynolds尋覓候選人,有意找下一任的滙控大班接班人。 以現在滙控的規模和志向,不難預期下一任的接班人只係一名高級打工仔。例如,傳統名牌大學畢業、有大行或國際級諮詢顧問公司歷練、公關印象不錯、可能有一些公職等等,僅此而已,跟以前的大班,自然不能同日而語。 獅子銀行係百年老舖,屹立在殖民地主義盛行,英國大舉在世界搶地盤的時代,一間銀行自然不是一間普通跨國企業咁簡單,要有東印度公司的覺悟,搞生意之餘,也要做政治任務。 例如清朝左宗棠西征、甲午戰爭的軍費周轉融資,就是獅子銀行包辦。清末開始輸入鐵路技術,既有物流生意目的,也有戰略意義。咁起鐵路的錢從何而來?自不待言,又有獅子銀行的份兒。 一百多年前的泰國銀行發鈔,日本金融的諮詢,都要依賴獅子銀行的助力。所以,獅子銀行的大班,不單止係一公司的話事人,更不單止做外交工作,直程係外國勢力入侵別國的代言人。 因此,做滙控大班都係英國信得過的人,藍血啊、爵士啊之類。控制了一個國家的金融,就代表控制了其經濟命脈,不論和平日子定係戰爭狀態,都要向你獅子銀行打招呼。獅子銀行的大班,就像咬住別人喉嚨的獅子一樣般咁強悍。 說到香港植根的大班,不少都是跟政治沾上邊的人。最慘莫過於日佔時期,死在赤柱軍營的Vandeleur Grayburn,佔領期間被迫幫日本人印錢。打份工,可以打到鞠躬盡瘁,死而後已,很有當代諸葛亮的影子。 去到英國和中國講主權回歸的重要關頭,當時有政治目光的滙控大班沈弼,提出主權換治權,也周旋在華資之中,既幫包玉剛收購九龍倉,也幫李嘉誠做vendor financing,吞掉和黃,定下李氏企業的基石。 可惜,江山後代無人出,像這樣的一號人物,都不復見了。獅子銀行經歷這麼多年的洗刷衝擊,現只剩下一個品牌形象,去到美國就成為別人的提款機,三不五時巧立涉嫌洗黑錢的名目抽水;就算想遷冊香港,落地生根,試問又點夠中資鬥?過往的政治能量,俱往矣。所以,獅子銀行的下任大班,都係一個逗份糧的打工仔而已。 作者為兼職上市公司ED(Executive Director),正職係90後廢青、偽文青 https://www.facebook.com/muddydirtywater

2016-09-27

由於最近在市場上幫忙跟進的幾份合約刁,都有一些「對賭」成分,今次借題發揮講一講金融市場上「對賭」合約的本質。「對賭」係口語上的講法,相對學術的講法叫「風險轉移」。好像Swap,其中一方以浮動現金流交換另一方的固定現金流,因為雙方各自承擔的風險不同,有人想進取,相反有人想保守,所以就有刁傾。不過,這些合約本質上是對賭的,也就是零和遊戲,即一方贏意味另一方要輸。 窩輪在特定情況下,也是零和遊戲。假如underlying asset的價格突然波動,窩輪發行商無法對沖Delta或其他風險,如果發行商又咁好心唔延時開價,咁嗰一刻散戶和發行商就屬對賭關係,一方贏即意味另一方要輸,無得齊齊贏街外錢。再複雜點,去到「I kill you later」這類合約,就更加是對賭到不得了,連上市公司高層如榮氏,都可以著這道兒,中信泰富的故事相信炒股資歷夠厚都一定聽過。 至於去到上市公司的財技層面,也有一些類近「對賭」性質的東西。好像利潤保證,也算有對賭意味的合約條件。一般上市公司收購項目都會面對資訊不對稱的問題,就算做足due diligence都未必知道項目的真偽及其盈利能力。分期付款是其中一個保證買方的處理手法,不過,現在比較流行是利潤保證,即項目舊主保證每年會達到一定的盈利目標,否則就會把差額倒貼給買方,這是保障雙方的處理方式,買方可以收足錢,同時賣方又可以有誘因睇實件項目,增加大家埋到刁的可能性。不過,想深一層,這些利潤保證的刁,除了給予買賣雙方信心外,也是給予市場信心,增加項目本身的可信性。 又例如put option,也是上市公司常見的對賭財技,上市公司有時做好形象,增加市場知名度,會找上策略性投資者。不過,策略性投資者好像大孖沙、大基金等不是省油的燈,不會貿然入股,可能會要求上市公司老闆本人發一手put option跟他對賭。如果上市公司股價低到某個水平,大孖沙、大基金為確保自己不輸錢,就會行使put option,向上市公司老闆討回差價。 至於如何知道上市公司有無參與這類對賭?可以有幾種方法,衍生工具的對賭可以從年報的入帳方式睇到手影,不過,具體合約內容不會完整公布,而且坦白講,咁細微的資料好少人會睇足,就算分析員都唔會,通常要到爆煲先知自己中了伏。另一種就係睇聯交所披露易,但正如我所講,具體合約內容按現時的上市規則的披露要求,不必完整地公開,只用公開淡倉或借貨部分而已,所以都係靠估推斷出來。 對賭非萬惡,好像中信泰富咁,可以因此輸大錢;但亦有例子因為輸對賭合約而被迫追貨買上,令公司股價升上幾十倍,所以站在散戶立場,這是雙面刃。不過,有一樣東西是必然正確的,就是有關對賭安排的合約,最好愈披露得多愈好。  作者為兼職上市公司ED(Executive Director),正職係90後廢青、偽文青  https://www.facebook.com/muddydirtywater

2016-09-22

交稿時,有關梁特和財爺曾俊華的聯合記者招待會尚未開始,事態發展何去何從確實未知,不過,官僚權鬥已經打到白熱化,卻是可以肯定。到底由1.7萬伙單位,改成4,000伙單位係咪涉及好大利益?當然大,但未到想像中過萬億等級數般大。 問題當然是出在程序公義,到底邊個有權去改變土地規劃?如何改變才合程序?當中又是否涉及利益輸送?搞了大頭佛是誰家的責任?   這點是主流報章的報道都有提出的疑點,更重要是現在香港這個彈丸之地,都有「山高皇帝遠」這些封建特質。原來香港政府要發展,是敵不過當地的土皇帝。 候任立法會議息朱凱廸的團隊盤根這麼多年,當選後卻乘勢爆了這個問題出來,睇嚟選舉的確係議題的催化劑。事情本身不簡單,尤其接近行政長官選舉,所有東西就變得更加複雜,自然會多了幾分陰謀論的猜測。本地簡單的土地發展,都可以搞到滿城風雨。 有意競選的朋友,除了要跟北京打招呼,也要跟既得利益者打招呼,因為要贏就要make a deal。 「上市諮詢文件」係一個刁,「橫洲」也是一個刁,這個前哨戰已經打到如火如荼,到真正打泥漿摔角入閘後,仲唔打到花生指數上升去到52周新高?這一年只怕同類的事件,會陸續有來。 行政系統現在成為了權鬥的角力場,市民係輸家,既得利益者係輸家,整個官僚也是輸家,點燃火藥引的朱凱廸係輸家,大概連fisherman lok的球隊橫洲工業都係輸家。   行政內鬥,政府如何管治呢?每一次去到這些大混亂的事件,總叫人想起毛澤東「天下大亂,達到天下大治」,各持份者互相打擊,互相制衡,在大操盤手眼中這才是最均衡的管治狀態。 有時政治不用講到太複雜,可以借鑑於瘋魔一時的港產片系列《古惑仔》,一些好簡單道理係可以從中領悟得到。 《古惑仔》講黑幫,也講權力,更講社團組織點樣運作。次次陳浩南、山雞唔夠打,都會叫「外國勢力」幫拖,例如台灣的三聯幫和日本的山田組。今次呢壇嘢搞了個名堂出來,叫「官商鄉黑」,看似很有道兒。 我比較有興趣的是,到底最後會有甚麼外力參與,去對抗所謂的「亂港四人幫」,嘿嘿。   作者為兼職上市公司ED(Executive Director),正職係90後廢青、偽文青 https://www.facebook.com/muddydirtywater 逢周二、四刊出

2016-09-20

我又要再講證監會同港交所(388)的諮詢文件了。不過,文件內容已經講無可講,只要稍有智力都能一眼看穿當中不合理之處,道理都已經講完。今次這場諮詢文件風波已經上升到官場鬥爭、大孖沙角力的level,所有這個level的人都已歸了邊,捍衛著自己的既得利益的盤口,反而講講當中的政治角力,就會發現趣味。   首先,一定要把credit送給友欄《免費早餐》的徐家健教授。此君觀察力強,講出了一個無媒體報道,但又舉足輕重的論點,就係史美倫主理的金融發展局公開表示反對諮詢文件,內容跟主流的反對論點相若,只是在歷史遠因、架構上再寫得複雜一點,有興趣可以查看。   政治有趣的地方出現了,金融發展局的當然委員就係財經事務及庫務局長陳家強。陳家強過去個半月多次公開支持諮詢文件,說這是「微調」、「可以提升效率」、「平衡市場發展」等,今次有陳局長參與的金融發展局公然反對,即是摑了陳家強一大巴。被摑面不只陳局長,還有證監會。現任的證監人員,包括歐達禮、唐家成當然出聲支持,連離了任的梁定邦也出聲支持,不過,睇嚟證監自己一派人的口徑都未統一,因為史美倫係前香港證監會副主席,今次卻利用金融發展局這個平台反對。   反對時機可謂恰到好處,金融發展局的表態在證監延期之後,也在梁伯韜、李君豪及羅家瑞等商人高調反對之後,即是所有官員、商人歸邊之後。順帶一提,史美倫除了係香港證監會前副主席,也是前中國證監會副主席,出身上海史姓一系,家世顯赫,跟中央關係良好。在一般傳媒印象中,她跟不少bankers、大孖沙也關係良好,這些背景都很有參考價值,說明了「一些」道理出來。   至於講到金融發展局,在官僚架構是一個四不像,這是梁振英政府的產物。梁特上場硬推五司十四局不成,但政治酬庸還是要做,所以搞了一個無財委會批budget,可接受民間捐款的諮詢組織,非常耐人尋味。至於梁特跟史美倫的關係如何、跟史美倫背後的「朋友」關係又如何?是否梁粉?我不敢說,也不好說。   諮詢文件內容複雜,就算有財金底子的博士級官員都睇唔明,但無可否認,稍有政治智慧都知道諮詢文件是涉及幾萬億元的利益關係,是一個可以make deals的大殺力政治資本。現在1,200人嘅特首選委開始有人備戰,特首前哨戰也如箭在弦。財爺曾俊華向來主管政府的財金系統,今次陳局長表了態支持諮詢文件,架構上都相對獨立的證監也支持,官僚外圍友好馬時亨也支持,又說明了「一些」道理來。至於金融發展局背後的利益集團反對,也說明了「一些」道理來。   政治真係叫我這些25歲自以為金融精英的廢青大感頭痛,講到尾我只係想風花雪月,賺賺閒錢,倒不如學凌凌漆話齋:「打打殺殺嘅嘢唔好預我,我睇鹹帶好過。」     作者為兼職上市公司ED(Executive Director),正職係90後廢青、偽文青   https://www.facebook.com/muddydirtywater 逢周二、四刊出

2016-09-15

選戰過後,關於選舉後的新聞依然不絕,朱凱廸、劉凱龍團隊人格高尚,之前文章已寫過了,全香港也在新聞知其一二。周永勤的風波要執手尾,不過,我最大感覺係新民主同盟的分裂。   因為4名黨成員幫鄭家富站台,破壞黨內團結,所以被開除了會籍。國有國法,黨有黨紀,新民主同盟的做法對錯,是價值判斷;但從實在形勢來看,新民主同盟革走了這麼多長期紮根的區議員,如同自毀莊腳,是弊大於利。因為新民主同盟這個「大台」不穩,這班被革走的區議員人才會被其他組織吸納,是長了他人,削了自己。   政治界這一、兩年,很講「拆大台」,傘後學聯是一例,主張拆大台的朋友跟我是同一個年代、同一個成長背景的人,我很明白他們的想法。因為在「大台」,聲音會被騎劫,權力和話語權會被歸一,而主張拆大台的朋友都有自己的想法,本身也有其影響力,不少是KOL,自然拆之而後快,情願自己另起爐灶。   把自己歸邊、寄放在「大台」,很多時要自己計一計數,因為往往得不償失,大台會把你的才能、名氣、人物關係用盡,但未必給你合理回報,成個餅由大台食晒,就像寄生蟲把一個健康成人的營養吸乾。   我有不少在財經界有才幹的朋友,都是被「大台」吸取精華而吸乾的。最好的處理是幫自己樹立品牌,建立個性,捧自己做KOL,這才是對自己的事業最有回報。就算傳媒界,自從「大台」退下來的主播,個個都撈到風生水起。   講番熟悉少少的金融世界,一樣有很多大山頭,有很多「大台」。至於散兵游勇,單打獨鬥的團隊和人才,還是在市場上活躍做刁。「大台」也是會想吸納這堆人才,有時明明一單刁可以自己獨食成個大餅,但還是會分一點給這些人才,目的就是為了養住個關係。因為人才獨立、自主,就算「大台」吸唔到佢哋加盟,至少也不讓人才流入外人手中。   好像我一出道就非常敬佩的偶像H君,佢成名之時,我還是小學生,所有現在台面台底一等一等的大孖沙都跟他交過手。現在跟他熟了,比較多私下交流的機會,他一直很神秘,但我知道佢跟這兩年彈得很起的J老闆有持續合作,J老闆跟雙馬同級。不過,佢一直無加入大台,只屬外圍組織。他跟我說:「我知大老闆跟KL不對口型,就算KL私下有刁俾我做,我本身也是單打獨鬥,為了大老闆也會推掉。」   政治同財經世界一樣,埋堆和拆大台是一個曖昧又有趣的關係,因為天下大勢合久必分,分久又必合,正如很多獨立候選人,又會被講成西環契仔西環契女,千絲萬縷的關係是有得解釋的。     作者為兼職上市公司ED (Executive Director),正職係90後廢青、偽文青   https://www.facebook.com/muddydirtywater 逢周二、四刊出

2016-09-13

有報道指堪輿學家麥玲玲開不到戶口,因為現金大額出入有可疑,甚至被要脅凍結戶口。我笑了,好像麥玲玲這些銀行監管下的受害者何其多,只是因為麥玲玲名氣夠,所以被煲大了。 風水顧問服務以現金交收,是常識,你知我知,其實銀行打電話嘮叨麥玲玲的銀行職員也知,只不過Compliance麻煩,KYC要求多多。為了份工,只好頂硬上。大額現金、開唔到銀行戶口係呢幾年都係商業世界面對的大問題。政黨香港眾志、黃之鋒開唔到滙豐,以為係政治打壓,實際上係因為外資行被美帝當提款機咁罰錢罰到怕,情願少一事,做舊客也不做生客生意。 調番轉,青年新政開到中銀戶口,卻被講成投共,這是缺乏商業常識之故,因為現在地球開戶難度達到十級,而中資開戶尚有一線生機,自然個個中細企仆著去開戶,英國佬唔做生意,仲有中資嘛。不過,前提都係要識個RM,否則都唔係穩開得成。 想起都覺得無奈,如果一個經濟體系排斥現金、拒絕開戶,咁點營運落去?這已經不是普通商業問題,已經是政治問題了。有商會更頂唔順,早前要求政務司長林鄭和金管局介入關注。權在官手,連戶口咁細問題都做唔好,去到上市億億聲的利害關係,如何取信於它? 難怪諮詢文件搞到業界唔信任囉。 去到渾水熟悉的殼股、Corporate finance圈子,一樣遇到排斥現金問題。一般賣殼都要fund proof證明資金來源,現在好多大陸水都有錢,但因為資本管制搬唔到落來,由以前常用的內保外貸到現在的保險操作,交易成本愈搞愈高。就算勉強落到來,又遇到開戶問題。 至於在金融圈的「現金資產公司」更是打壓不少有現金需要的公司集資。參考《上市規則》第14.82和最近的指引信,只要集資後「現金」多過總資產50%,更會被交易所要求停牌。這兒的「現金」不止講到現金,還包括證券、債券及票據等。 這是極不合理,因為做生意有周期,個別公司要度過行業難關,留幾手現金等待投資機會是合理商業決定,咁樣干預一般公司運作去到國際商業,真係俾人笑到面黃。 現金流動是金融世界的命脈,貨幣理論QTM也有提過貨幣流轉速度(Velocity)和經濟增長的關係,連馬克思的經濟思想都有講貨幣的流動本質。水至清則無魚,又要馬兒好,又要馬兒不吃草,哪有這麼矛盾?官僚政客口徑一致說要搞好經濟,見微知著,一葉知秋,不必搞大白象工程搞一帶一路,做好小處已是成功和重要一步了。  作者為兼職上市公司ED(Executive Director),正職係90後廢青、偽文青  https://www.facebook.com/muddydirtywater

2016-09-08

金融市場很特別,吹水佬非常多,由於本人比較怕醜也比較不喜歡吹牛,所以注定我比較難靠把口搵食。有一種流行講法,就係個市場好多人都話「邊隻邊隻殼係我搞」,不停認親認戚。初出道,當然很容易被騙到,因為個「搞」字,可以有幾重意思,參與隻殼的財技一部分可以是「搞」,本身擁有ownership的殼主也是「搞」,甚至乎策略投資者也可以說是自己有份「搞」,可真叫人摸不著頭腦。後來百練成材,會自動當聽耳邊風,見怪不怪了。   其中—種「搞」殼的方式,是提供上市公司的顧問服務和諮詢服務。我們這些投資者睇殼股,自然把它看成投資投機的產物,用來炒炒賣賣,不過,站在殼主的角度卻不同,殼的營運是要成本,維持上市地位要求專業的會計、法律和財務知識。   尤其是這2年,很多新殼王冒起,這門生意就愈見有商機。對,殼是買了回來,但買回來也要一個團隊去打理嘛,這些顧問諮詢團隊也就因此應運而生。這些團隊提供的服務幾周全,包括一般公司秘書服務、印通告及處理文件細節等。   現在分析一下這個business model的好處,因為殼主要組新班底打理隻殼都幾費神失事,倒不如把這些日常工序外判,只要個團隊領袖識到好老闆,基本上長做長有,需求甚殷。   第二,因為團隊會直接知道所有文件工序,項目推行時間表,所以有利「偷跳」、做春江鴨。第三,殼股市場的資訊不夠透明,好像我這些港仔,自問已知道七成香港線的運作,但大陸線我真係一般般,所以這些資訊不對稱下就容易渾水摸魚。例如團隊領袖可以亂吹話自己「有份搞邊幾隻殼」去立牌頭,搵生意,因為團隊真係有接觸過那些殼的日常運作,所以就算外人問起,也會答得頭頭是道,而且一時間不易拆穿。   第四,一般刁maker遇上市好當然日日close deal,日日大魚大肉,但現在這些爛市,個個食風等運到,如果有一些經常性收入,至少可以幫補下,養活自己個班底,所以專業知識的優勢就此發揮出來。   靠這個business model生存的包括著名的D君,因為D君跟新晉殼王有很多合作,有時會聽到D君話隻殼自己有份。後來再三打聽,原來就是我上面大段字所講的一回事。我個人很佩服D君,因為D君成名很早,自己也做過殼主,而且經驗豐富,又有人脈,總之好識營運一隻殼啦,也難怪他在這個business model也吃很香。淡市中,這是比較穩陣的business model。     作者為兼職上市公司ED(Executive Director),正職係90後廢青、偽文青  https://www.facebook.com/muddydirtywater 逢周二、四刊出

2016-09-06

今次立法會選舉結果令渾水大失所望,因為很多的票,都成了deadweight loss,被浪費掉。香港的選舉奉行比例代表制,就算整個陣營的總得票夠多,也不代表可以獲得夠多的議席,要有效獲取議席就要有良好的配票機制。這也是建制陣營永遠出奇制勝的地方,因為建制派無論在樁腳的運用、電腦選票的演算、票站外人口調查的資料搜集都日漸成熟,泛民輸幾十班。今屆泛民的配票策略主要有兩個,第一個就是「臨選前退選」,以及戴耀廷的「雷動計劃」。   「臨選前退選」被黃絲認為是值得respect的行為,客觀事實是多了浪費,因為總有盲毛會投已公布棄選之人,又有人會渾水摸魚,假消息吸納這批空了出來的游離票等。   我覺得這操作最好的比喻是新股上市,申請人(立會候選人)在入上市A1 form前(入紙參選),都會先做pre-ipo審核(黨內競爭),再由保薦人(所屬政團)包辦上市處理(競選活動),然後就是新股認購和分餅仔(拉票和搵樁腳配票等)。   最近新股澳至尊(2031)又減價闖關,再意圖上市,結果新股依然乏人問津,責任就自然落在保薦人無睇清楚股票的底蘊,硬推上馬。 道理是相通的,何解有候選人要退選?就是因為政黨對候選人的審核功夫不足,明明缺政治能量也硬推上馬,浪費了資源,出現自己人互打的情況。   政黨同保薦人一樣,有責任處理候選人和新股上市等事宜。相對地,同期的易緯(3893)卻底子十足,做室內設計的業務有賣點,結果引資96億元、超購過千倍,手法上比澳至尊做得更精彩,也更易令股民信服,投下其有信心一票。正如建制派一早知邊個候選人有料,哪用「監選前退選」?一切盡在掌握當中。   另一個「雷動計劃」則證實了泛民樁腳配票的失衡情況。一般新股上市都有國際配售部分,澳至尊是近年少有的例外,樁腳的運用可看作成國際配售找專業投資者(P.I.)去認購新股。明顯的,建制的樁腳由家教會、宗親會、商會、地區組織、立案法團及護老院等掌控,正如證券行長期有一班可動用又可靠的PI認購新股,也方便Equity Capital Market等中央處理。泛民就是敗在沒有這部分的基建。   題外一講,我跟新界西票王朱凱廸有過一面之緣,中大有次我無厘頭跟了他去菜園村、又聽了他保樹立人的堅持,觀感不錯。至於朱的長期戰友「大龍」劉海龍,則是我讀書時期的宿舍導師,多次對我與宿友的頑皮行為格外開恩,出名品格高尚,他本身又有政治能量,今次沒能排在朱的名單後博入閘,甚為可惜。能讓何君堯冷手執個熱煎堆,讓黃浩銘、黃潤達、李卓人互相票,建制派會感激雷動計劃。     作者為兼職上市公司ED(Executive Director),正職係90後廢青、偽文青   https://www.facebook.com/muddydirtywater 逢周二、四刊出

/136



C觀點

中原城市領先指數

廚神

旅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