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ashion and the City -
2016-05-09

上周一晚又係一年一度的Met Gala,去年主題是中國(China:Through the Looking Glass),記得Rihanna著住中國設計師郭培那條pizza裙?我覺得惡品味到極點,不少人都說去年Met Gala及其主題展覽,是主辦者《Vogue》/ Anna Wintour以致全球時裝界,向中國獻媚之舉,但你鬧你事,去年Met Gala卻破了籌款及展覽入場人次的紀錄。 中國神話破滅 諷刺的是,一年過去,China Factor神話經已破滅,不是不心涼的,今年Met Gala的主題正路多了,題為「Manus x Machina: Fashion in an Age of Technology」,講科技與時裝的關係,沒有了中國市場這支adrenaline push,不少大牌都告損手爛腳,係時候認清現實:科技跟創新是一幣兩面,而時裝要moving forward,不能只靠開拓新興市場搵快錢,唯一可靠的,就是腳踏實地創作及創新。   「罵治」賣廣告 就在這個時候,我赫然發現Maison Margiela在面書賣廣告,叫我長嘆一聲,我不得不承認自己是老一脫的人了,首先「罵治」賣廣告這回事,如果Martin Margiela仍然「在生」的話,是絕對不可能發生的;其次,sell的竟然是手袋,還要侃侃而談用上甚麼科技物料及工序,大部分網友只是機械式按like就算,我有時也會,看見自己喜歡的品牌或網頁出現在newsfeed,好多時只是標題看一下就like,但今次真係like唔落,幸好都有網友跟我一樣,寥寥數個回應中都是負評,像「似Birkin」、「無新意,咁就叫創新?多謝晒」。   「單天保至尊」唔work 從一個時裝界先鋒,無論是衣服本身、品牌概念、營銷策略都走前整整數代的牌子,如今「淪落」到跟所有品牌一樣,同樣要賣廣告,sell最commercial的手袋配件類,我不想說慘不忍睹,但當其他品牌都意識到,只靠「單天保至尊」獨沽一味賣手袋已不成,如Chanel、Saint Laurent這些大牌都刻意放輕手袋的比重,將品牌形象定位為高檔的Atelier,「罵治」竟然走回頭路,實在叫愛這個牌子的人,握腕嘆息。對比起今年Met Gala主題的訊息,更是清楚不過,時尚是一門大生意,但這門大生意要賺錢,不創新,只會是死路一條。 Fashion and the City  雜誌小薯仔編輯一名,誤打誤撞亂入時裝beat多年,愛時裝作為創作的一面,憎時裝的snob及離地。 Email: [email protected]  

2016-04-25

這裡的不cheap,係講對地球生態的傷害,相反,係好好好好好嚴重,嚴重到大家每買一件衫,都應該三思而後行嗰種嚴重。 有睇過紀錄片《The True Cost》(Netflix有播),都應該知道時裝業,尤其是fast fashion,經已成為全球第二大污染環境的工業:生產過程中浪費的水源、化學污染物的排放、惡劣的工廠工作環境、對落後地區廉價勞工的剝削……這一切都是inconvenient truth,好難聽,但都係事實。   洗綠行動 為甚麼忽然又講?因為上個禮拜H&M發起World Recycle Week,呼籲顧客交出舊衫,承諾會將舊衣物回收循環再造,每位捐衫的會獲贈折扣優惠。於眾多fast fashion連鎖品牌中,H&M算係比較積極回應社會責任(或者是因為比較早成為眾矢之的):2013年已開始推動可持續發展物料,推出以recycle物料為主的「良心系列」Conscious Collection,有不少論者批評是marketing stunt,甚至是「洗綠」(greenwashing)之舉;某程度上是事實,正如今次這個「世界回收周」campaign,在呼籲回收的同時,H&M卻在鼓勵更多的消費,即是製造更多的污染。 有好多關心時裝界可持續發展的專家及傳媒工作者早已指出,H&M對環境的關注是姿態多過實際,H&M去年營業額高達250億美元,就算推動再多的良心系列,都要12年才使用到1,000噸回收衣料,但以其新衫生產速度,幾日都唔止這個數目,這個良心只是口講無憑。但另一方面的數字,卻說明雖然H&M是蟻行,卻在一步一腳印減輕她對環境的破壞:比對2014及15年的數字,使用可持續發展物料的比率由14%上升至20%、污染物排放減少56%等等,係做得唔夠,總好過冇做。   買衫前諗諗 我覺得對H&M窮追猛打係應該的,但點解唔name other names?Zara呢?Forever 21呢?都應該用同一把尺去追問佢哋囉。仲有,講咁耐都未燒到high end品牌嗰疊,外國不少關注組織如Fashion Revolution及Ethical Consumer,列出40間主要時裝企業的透明度不足,包括其物料供應鏈及勞工保護標準,當中就包括Prada、Fendi及Hermès這些大牌子。 更重要的是,在逼使企業履行社會責任的同時,作為每一位消費者的我們,是否也應該反諸求己,改變一下自己的消費模式?一件價值$49.9的T恤,其社會及生態成本,遠遠高過這十元八塊;每買一件衫前,想一想那隻消瘦的北極熊,不一定幫到這個地球,至少不要再踩一腳就好。 Email: [email protected] Fashion and the City  雜誌小薯仔編輯一名,誤打誤撞亂入時裝beat多年,愛時裝作為創作的一面,憎時裝的snob及離地。  

2016-04-18

去年10月離開Dior的Raf Simons,上周接受英國《郵報》訪問,講佢同荷蘭織布商Kvadrat合作出家具布料設計,咁難得搵到Raf做專訪,記者當然唔會咁易放過佢,Raf當然亦識做,成篇訪問soundbite唔少,我推介大家睇全文。 同Dior「離婚」原因 就算成篇文有幫佢宣傳Kvadrat-Raf Simons布料系列嘅成分,Raf講到呢個系列,可以容許佢以一年時間慢慢做,完全冇逼啪佢交貨,Raf甚至去到以婚姻來形容,又話喺今日時裝界呢種合作關係,絕對冇可能發生;我即刻諗,咁即係間接講咗佢點解會同Dior「離婚」唧! Raf講到佢喺Dior一年要做八個系列,一個系列用到的布料,可以上至150款,有時短短幾個鐘內就要決定揀邊款;但今次佢同Kvadrat合作,用咗成年時間只推出三款新設計。Raf係我喜愛設計師之一,佢有本錢選擇急流勇退,可以慢工出細貨,當然戥佢開心;唔只Raf一個(Alber Elbaz、Nicolas Ghesquière),都或多或少講過今日時裝界咁急速嘅生產步伐,係扼殺創意,睇住高級品牌換總監的頻率愈來愈密,話冇關打死我都唔信囉!   急速步伐扼殺創意 最大鑊係,做咁多嘢出嚟,生意亦唔見得有起色,又或者賺極都唔夠,個別例子如Gucci呢兩季急速增長,係因為換上新血,Alessandro Michele係有料到我唔否認,但時裝人貪新鮮如螞蟻「嬲」蜜糖這個原因不能抹煞,可見新意同新鮮感對時裝這門工業係幾咁重要,如果新鮮感一過,Gucci要保持強勁增長,就要睇創作總監同隊team嘅功力,但創作人要交出正貨,首先就要提供理想的創作土壤,一年八個系列,點樣都唔似係理想嘅創作土壤啩!   High end品牌不high end Raf又講到時裝界面對社交媒體興起,對應方法係錯到不能再錯,佢講得好抵死,姑且以我咁渣支筆來譯一下,「天呀,到底應該喺個騷出街嗰日定三日後開始賣呢,又或者應該點樣鋪上Instragram好?……全部都係廢話。30年後呢一切會有人關心咩?我唔覺得囉。」 我認我心地唔好,一睇Raf咁講,我就聯想起Christopher Bailey同而家講到㷫烚烚嘅see now buy now策略,基本上今日高級時裝界嘅問題,係high end品牌不夠high end,叫得自己係high end,價格高昂係正常嘅,但以今日如此流水作業的生產方式,某程度上跟fast fashion有何分別,但fast fashion既可以偷到high end的創意,又可以以少幾個零嘅價格搶你客仔。呢個問題,唔係將發布同銷售同步就可以解決,而係又回到創作嘅根本,啲衫根本唔係好到wow一聲要睇到即刻買,你推再多嘅系列,再商業一啲嘅副線,都係無補於事。到底high end牌子點樣面對當下的困境,有機會再同大家講下。 Email: [email protected] Fashion and the City  雜誌小薯仔編輯一名,誤打誤撞亂入時裝beat多年,愛時裝作為創作的一面,憎時裝的snob及離地。  

/136



C觀點

中原城市領先指數

廚神

旅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