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ashion and the City -
2016-08-22

你以為只有失戀或無戀可失的人,才會渴求心靈慰藉,否則網上那些「宇宙萬能key」式的勵志句子圖,何以打不死永遠都有點擊率?查實有關時裝的勵志post也多得可怕,每日碌吓Instagram,神枱級香奈兒、聖羅蘭、Karl爺的說話,通通被奉為金科玉律,不斷每日重post又重post;我心諗,時裝愛好者的心靈係咪脆弱得咁緊要,需要不斷提醒自己我很時尚、我很有個人風格、我……呢? 時裝界legend給引述得最多的,斷估是聖羅蘭先生這句「Fashions fade, style is eternal」,有個給行內人看的網站edited.com就造了一張新圖,來諷刺這些時尚萬能key,「如果風格是永恆的,我就失業了」,嚴格上來講,這也是呃like的一種,但這種自嘲自行對號入座,至少呃到我一個like。 繼續Pokémon 這位來自Texas的兩子之母Nicole,係一個織物迷,趁住Pokémon熱,手織了一大批寵物小精靈,隨意放在Pokéstop任人攞,很羨慕Texas的訓練員呀!這批織物實在太可愛了,比起淘寶出現大量粗製濫造趁勢刮一筆的小精靈產品,Nicole有heart得多,最重要她不是用來牟利,還將織法鋪上個人網頁,等大家齊齊學織,點止要俾like,直頭要俾心心!有興趣自己織番個小精靈,網址在此:www.ravelry.com/designers/nicholes-nerdy-knots。 Email: [email protected] Fashion and the City  雜誌小薯仔編輯一名,誤打誤撞亂入時裝beat多年,愛時裝作為創作的一面,憎時裝的snob及離地。  

2016-08-15

呢期興講IV值,我係中咗Pokémon GO毒,有玩這隻game的朋友一定知我講乜,IV即Individual Value,一隻寵物小精靈(係,我會堅持用港譯的)值不值得升呢,單看CP(combat power) 一定「瀨嘢」,還要將攻擊、防禦、耐力各種潛能計算在內,才能預計每隻小精靈值升與否,簡言之,就是IV值。 常常跟有型及講求個人風格掛鈎的時裝,豈不更加應該講IV值?盲目追求大牌子,就好似單看小精靈的CP一樣,只看門面,虛榮心滿足到了,但一出街個個千人一面,尤其大大個品牌logo掛在心口的潮流好像回來了,我最驚,所以更加要追求個人價值。時裝的IV值,比只講門面的CP值,有趣得多了,所以今日話題輕鬆點,講講我覺得比較有趣的小品牌。   Wales Bonner 25歲聖馬田畢業的Grace Wales Bonner,剛拿下LVMH Prize年輕設計師大獎,成為注目新星,我想快要高飛脫離小品牌行列了,但她的作品風格十分有趣多元,跨性別、地域、文化共冶一爐,她的男裝糅合不同年代及種族文化,以及性別界線模糊,尤其將custom jewelry應用在男裝上一點不突兀,比起J.W. Anderson的女裝男著來得太camp,她的拿揑有分寸得多。 Life in Perfect Disorder 這個來自紐約的小品牌,單係品牌命名經已一絕,今年靠一粒小小的乳環又吸了不少睛。對這個品牌所知不多,只知adidas也跟他們聯乘過,雖然這個乳環意念有少少gimmicky,但表現手法都幾有趣,像戴著釘滿乳環頭套打劫的壞學生系列、穿上神枱級設計師名字的數字波衫,很有幽默感,尤其是黑色又帶有自嘲意味的,好難得。 Email: [email protected] Fashion and the City  雜誌小薯仔編輯一名,誤打誤撞亂入時裝beat多年,愛時裝作為創作的一面,憎時裝的snob及離地。  

2016-08-08

一向都唔打機(其實係唔識)嘅我,自從Pokémon GO開通之後,都發咗癲咁投入捉精靈狂熱,甚至連奧運開幕,都上不到心,更不要問我最近有何勁爆時裝新聞,充其量是Raf Simons終於入主Calvin Klein吧,就好像你跟開的artist或電影導演有新動向,總會關注或期待一下,在我心目中,Raf是artist,遠遠多於一位時裝設計師。   More is Less 為甚麼時尚離我愈來愈遠?我不知大家的經驗,只能說說自己,以前深愛的設計師可是一年才兩度發表作品,沒有甚麼pre乜乜pre物物capsule crossover勞什子一大堆,沒有Instagram,沒有即時live streaming,沒有網購,更加沒有see now buy now這些gimmick,我不是說互聯網的不是,畢竟我享受過網購的方便,不用飛到十萬八千丈遠也能買到心頭好;但以前接觸心愛設計師作品的經驗,是純粹又神聖的,因為得來不易:你要定時定候去搶剛出版的外國時裝期刊,才能獲取最新資訊、你喜愛的款式可能香港無入,要勞師動眾託海外親友幫你撲……現在?你動一動指頭,乜春都送到你面前,afford不起名牌正貨嗎?海量copycat於各大「快時裝」集團源源不絕供應,單係睇都覺得飽滯,更不要說想擁有了。    當頭起不起 我是這樣看吧,因為一部份人開始厭倦太過豐盛的物質生活,反思甚麼才是生活真正需要,也明白再不take action,這個地球打柴的速度可能會被我們想像中快,荷李活太多末日電影已不厭其煩告訴我們。愛惜地球,第一步最易做的,就是減少消費和浪費吧,可惜時裝界朝這方向仍然是蟻行,甚至反其道而行之,一年出七八九個系列,製造大量的新衫、新image、新代言人,卻不見得新了甚麼意念來,我心目中有好幾個當頭起牌子都是如此。   霎眼嬌時尚 Vetements很新嗎?愈看愈覺霎眼嬌,我真心覺得Demna Gvasalia整醜了Balenciaga,將街頭風格糅合高級時尚,Nicholas Ghesquière將科幻元素放進Balenciaga那季系列早就做了,而且靚好多。Alessandro Michele把Gucci改頭換面,那種nerdy溝vintage溝亂搭的風格,其實Miuccia Prada一直在做,Alessandro Michele贏的,只是styling,而不是創新。為了地球行行好,不是創新那個新的話,我真的不覺得有需要再製造出來了。 Email: [email protected] Fashion and the City  雜誌小薯仔編輯一名,誤打誤撞亂入時裝beat多年,愛時裝作為創作的一面,憎時裝的snob及離地。  

2016-08-01

因為工作需要,要看很多時裝新聞及資料,由以前「lun」雜誌,中途變為時裝網頁,到現在要在自己面書專開一欄,只擺有關時裝的page,皆因資訊太多太泛濫,我不想一開Newsfeed,就給這些所謂「時尚」的資訊吞噬。   這個世界有很多事情比Kim Kardashian穿甚麼或甚麼都不穿更重要,有時間都寧願捉多幾隻精靈,至少行吓公園呼吸一下新鮮空氣,都比看這些垃圾資訊好。   有些名人與時裝多看會倒胃 不是一心要找Kim及她老公Kanye West的碴子,能夠跳過這兩公婆的新聞我已盡量跳,(其實好難,每季時裝周及一年一度Met Gala已經走唔甩),只是時裝跟名氣界的「勾結」,已去到避無可避的地步,像上周Balmain秋冬季找來這兩公婆代言,全新一輯宣傳短片及硬照,鋪天蓋地每家傳媒都有報,你走得去邊?就算是自己喜歡的電影明星,看得多都審美疲勞。 到底時裝界要賣名氣賣到幾時,才能真正返回衣服本身?當連玲姐都要靠心心tee來養起成頭家,如Hussein Chalayan這般公認的天才,也搵不到一餐安樂茶飯,時尚街拍滿目的fashion comes and goes,你今日仲會著Kenzo老虎print嗎?曾幾何時它大熱到不行。   你知唔知高級時裝貴在咩? 今時今日,高級品牌靠名人效應、靠一兩個print或手袋食胡,速食時裝集團則個個禮拜有新衫上架,時裝設計佔時裝的比重仲有幾多?更不要說art & craftsmanship了,可能你會說,Chanel仍然堅持保留其Maisons d’Art工藝坊,但Dries Van Noten從八十年代起,已在印度開設小workshop,以合理待遇聘請工匠,將當地印染及刺繡工藝默默承傳,又有多少人在買他的衣服時深究過?如果要真金白銀定時給這些設計師品牌添香油,至少也供奉給默默耕耘的一批,而不是不知多少成落了明星口袋的牌子。 Email: [email protected] Fashion and the City  雜誌小薯仔編輯一名,誤打誤撞亂入時裝beat多年,愛時裝作為創作的一面,憎時裝的snob及離地。  

2016-07-25

Zara最近又捲入抄襲別人原創設計的醜聞中,我在想,這也是新聞?天橋上大牌的設計,不用半年,類似的款式便會在各速食時裝集團「落地開花」,大家早已見怪不怪,行家們包括我自己,有哪位不曾在睇騷時已在估哪幾款會大熱跑出,成為平牌「參考」對象,估中還要沾沾自喜暗讚自己好眼光,大有當buyer的潛質(不知醜,我說我自己)。 今次單新聞炒得比較熱,是因為被抄對象是獨立細牌設計師。來自加州的Tuesday Bassen,不甘創作心血被抄,將自己跟Zara的設計並列放上Twitter,星星之火就此燎原,先後超過20位獨立品牌設計師都發聲,還開設網頁shoparttheft.com,愈揭愈多,而且不斷更新當中。   侵權定義雙重標準 其實時裝抄款根本是個死症,問心講句,細細個讀書時候荷包乾涸,買不起玲姐(Comme des Garcons)的腫瘤裝,對坊間的廉價抄款也曾心動過;香奈兒Classic Bag、愛馬仕Birkin的參考/變奏/致敬版本,甚至擺明侵權的老翻,到今日仍然成行成市。大牌遭抄款行內公認甚至默許,細牌遭侵權卻引起掀然大波,算不算雙重標準?何止雙重,N重標準都有,不要說我成日一味踩廉價時裝大集團,不少有名有姓品牌都好不到哪裡去,例子是幾年前Valentino的Rockstud鉚釘系列爆紅,不但坊間無名抄款眾多,連許多二線甚或一線牌子都爭相推出類似/inspired by的款式,行家心裡有數,但打死也不說,「講咗唔怕俾人告到甩褲咩!」   污染地球的Fast Fashion 從今次細牌伸冤一事當中,有一點值得欣慰,我想當然地覺得大家都有些少鋤強扶弱的正義感,「盜亦有道」,你rip off大牌子也算了,人家財雄勢大,有無抄款一般消費者都買不起原裝正版;但細牌就不然,心血被抄直接影響生存空間。Fast fashion集團靠大量生產壓低成本,成為地球污染一大元兇這筆帳都未算清,連尊重創作知識產權這條底線都踩到盡,你問我哪樣才算是lesser evil,我答不來,我只能說,作為消費者,身體力行少點無謂消費,真要幫襯也從可持續發展及尊重原創等多角度考慮,愈來愈多人有這份醒覺,積少成多集腋成裘,才有反過來撼動這些evil corp (看《Mr. Robot》看得多壞了腦)的機會。 Email: [email protected] Fashion and the City  雜誌小薯仔編輯一名,誤打誤撞亂入時裝beat多年,愛時裝作為創作的一面,憎時裝的snob及離地。  

2016-07-18

美籍非洲裔設計師Maxwell Osborne寫公開信挺身支持Black Lives Matter,呼籲時裝界不應再袖手旁觀,引發了一連串不大不小的迴響,包括《華盛頓郵報》及《紐約時報》資深時裝作者撰文,質問何以時裝界對動盪的世局似乎一無所感,例子如法國接二(希望不會)連三發生恐襲,但巴黎時裝周依然歌舞昇平,《華》的作者Robin Givhan甚至問,時裝界跟世界脫節太久,能否再度聯繫? 表態容易 時裝如何回應社會的方式,其實是個恆常母題,說時裝離地,是因為主流充斥今期流行,一窩蜂叫你買這買哪的報道,甚麼今夏十大必備、必跟名人衣著等等,看得人不只厭倦,直頭厭惡;但若是兜口兜面式的回應,好像剛過去紐約男裝周有個新牌子,將捕魚業濫捕破壞海洋生態的訊息,以生化危機標誌印滿成件衫作表態,又take it too literally,缺乏美感。   改變才難 一如所有創作,如果淪為文以載道的工具,只會扼殺思考空間及創作自由,時裝不應只是社會的迴音筒或應聲蟲,不關乎政治立場鮮不鮮明,而是有無(想)make a difference。改變方式有好多種,有些直接,例如Brexit將Remain或Leave著上身,西太后近年每季時裝騷都有一款表態tee,由「Save the Arctic」到「I am not a Terrorist」,表達她當季關注的議題;有些卻比較迂迴,但當中的心機及創意,更值得推介同大家分享。   Make a Difference 看過近日《Quartz》一篇專訪,倫敦聖馬田MA畢業生Tina Gorjanc計劃將Alexander McQueen的DNA培養出皮革來造衫造袋,乍聽叫人側目,以為又是一些譁眾之作。聽來似科幻小說發生的橋段,McQueen 92年Jack the Ripper系列,有用到他自己的頭髮造衫,Gorjanc取得這件衫的物主同意,抽出部份頭髮作DNA樣本,用作複製McQueen的皮膚用來做衫造袋,若果計劃成功,她不打算作大量生產,而是期望透過這個看似驚人之舉,刺激業界思考,作為再生皮革一個發展方向,於vegan leather以外,還有lab-growth的皮革可用,再引申到皮草、到……從此將時裝業殘殺動物的一頁劃上句號。Think big,act bigger,衷心希望這位時裝系畢業生能夠成功,這才真正回應到時裝是否making a difference。 Email: [email protected] Fashion and the City  雜誌小薯仔編輯一名,誤打誤撞亂入時裝beat多年,愛時裝作為創作的一面,憎時裝的snob及離地。  

2016-07-11

時尚本來應該跟美麗劃上等號,不是嗎?譬如我們說呢個女仔好貪靚,通常都是指喜愛時裝或美容的女士;但上周好幾單時裝新聞,不單止跟美沾不上邊,反而叫人搖頭嘆息,難怪我一位早已離開時裝傳媒的朋友說,「(仍然)愛時裝,但不愛時裝業」。 九十年的殺戮 一個品牌能夠last 九十年,當然值得盛大慶祝,Fendi返回發源地羅馬許願池搞大型時裝騷,一個個名模「輕功水上飄」般貓行,場面是夠夢幻了,但明知這個品牌是以甚麼起家,衣服靚到曉飛、工藝如何首屈一指,也實在沒辦法讚下去。PETA(善待動物組織)英國分部到場示威是例牌指定動作,我明白做行家的不易為,如此盛事難道不報嗎?但至少也要平衡報道,PETA UK於其社交網頁說得好,「每一件fur都是殺戮(all fur is a product of torture and misery),如果Karl Lagerfeld的愛貓Choupette,知道自己的主人會如此對待動物,不知會有何感覺。」 我也明白一個品牌引以自豪的傳統,無可能一下子連根拔起,但要顯示設計功力、巧手工藝,用faux fur不可以嗎?Karl爺不也是試過在Chanel做過全人造皮草的系列?用faux fur就表示品牌降格了嗎?抑或無藉口set高price margin?當這一個個問號都是用鮮血劃上,你就當我「too simple, sometimes naive」,但我會keep asking。 一下閃燈一記耳光 其實我想寫「兜口兜面X」,廣東話粗口的確傳神,但都是算了。Kate Moss早前於洛杉磯機場遭半百狗仔隊狂影,引發攝影師好友Nick Knight設計這款T恤為她抱不平,黑色T恤上的反光粗口,是要當閃燈正面打上去才會出現,原意就是人(狗仔隊)不犯我(Kate Moss),我不犯人。這個設計原意是好,想深一層,要「X」的不只是狗仔隊,沒有愛看這些無謂跟蹤的讀者,又何來這麼多狗仔傳媒? Giveaway變Job Away 美國娛樂名人網站《The Hollywood Reporter》出了單不大不小的醜聞,旗下時裝作者Merle Ginsberg被指獲贈Marc Jacobs手袋而作出有利品牌的報道,事件發酵後作者文章於網站絕迹,傳聞作者因此被炒。事件主角在其個人社交網絡呼籲,說沒有因為餽贈而寫 (I never ‘sold’ stories),認為這種行為卑劣可恥;《The Hollywood Reporter》回應是不就個別人士去向評論,至於Marc Jacobs並無就此事回應。 這單新聞真係燒到我嗰疊,要利申我都收過不少禮,品牌送禮原意係打好關係,基本上不用靠送禮,單係報道對象同廣告客戶身份重疊,已經會叫人落筆時手下留情,何況今時今日人人都話自己係KOL,係真心推介定收錢/禮做嘢,從何監察?又監察到幾多?自己既是行家也是受眾,唯有自律,不然像近日某大食評網風波,為了牟取暴利而自毁長城。 Email: [email protected] Fashion and the City  雜誌小薯仔編輯一名,誤打誤撞亂入時裝beat多年,愛時裝作為創作的一面,憎時裝的snob及離地。  

2016-07-04

最近又有一個玩食字的T恤牌子給捧到比天高,事緣Kendall及Kylie Jenner這對超級KOL(Key Opinion Leader)姊妹花,於母親節穿了這件Kris tee鋪上Instagram,這個叫Urban Sophistication的兄妹設計組合,就給時裝傳媒追捧為千禧一代的rising star;看過二人的作品,全部玩食字T恤衞衣,聊作一粲的還可以,這套伎倆10年前Henry Holland玩得仲抵死萬倍,這不是退化是甚麼? 70's 先破後立 我的slogan tee回憶是七十年代Punk Rock樂隊Sex Pistols的《God Save the Queen》,時裝界代表當然以西太后Vivienne Westwood為首,年輕人對社會不公的不滿及控訴,一一透過音樂及時裝來表達,影響整整半個世紀。 80's 政治表達 英國設計師Katharine Hamnett透過slogan tee表達立場,反核戰、愛惜地球、反思時裝工業的訊息不勝枚舉,雖然很hard sell,但其志可嘉。 00's 戲謔時裝 就算到了千禧年打後,slogan tee的政治意味減輕了,Henry Holland的slogan tee系列叫Fashion Groupies,揶揄時裝潮流一窩蜂跟風的現象,而且他的食字既押韻又傳神,也有自嘲成分,層次高幾班。 今日 膚淺無聊 由直接穿上KOL名字,到Selfie與Celine合成的Celfie,仲有索性就咁寫住衛衣是衛衣的slogan tee,我實在看不出這樣做人肉billboard就甚麼趣味可言,let alone taste level添啦! Email: [email protected] Fashion and the City  雜誌小薯仔編輯一名,誤打誤撞亂入時裝beat多年,愛時裝作為創作的一面,憎時裝的snob及離地。  

2016-06-27

上個禮拜心情都幾谷底,迷你倉大火奪去兩位消防員寶貴生命,英國脫歐已成定局,時裝界留歐立場一向清晰,脫歐公投通過就像噩夢成真,英國時裝協會、法國高級時裝公會、意大利時尚協會一致表達憂慮,固然是意料中事,就連正在巴黎男裝周,發表Loewe 2017春夏男裝系列的英國設計師Jonathan Anderson,直言為了追看Brexit的結果而徹夜無眠,他形容今次是一場噩夢。   大家搞不清楚今次公投的真正含意,首相卡梅倫要負全責,英國傳媒也沒有做好本分,語氣是相當重了,連主力做創作的Jonathan也動了真格,可見今次Brexit傷了幾多創作人的心。   留歐 脫歐世代差距 作為一名小薯仔編輯,留意脫歐對業界的影響好自然,但不會上心,反正大企業的主腦們自有滿肚密圈,市場亦會消化不利消息;反而《衛報》訪問了幾位英國年輕人,他們的反應簡直可以用悲憤來形容,看後十分為他們難過。 「我們是歐洲人,我們是世界公民,我們的聲音不被重視,反而讓90歲的老人主宰了我們的命運。」 「以歐盟做代罪羊的謊言今日贏了,為的是甚麼?為啖氣而賠上我們的未來。」 「75%的年輕人(18-24歲),投了同理心及進步的一票,這班人才是未來的主人。」   畫地自封妨礙創新 這些發自肺腑的話比起甚麼大市波動、英鎊大跌更叫人心情激盪,相對起英國首相卡梅倫那套官腔,就更顯得蒼白無力,而且抵佢死,誰叫他拿自己的政治前途來豪賭,還要連後生仔女的未來也賠上。這幾位年輕人的心聲,說是任何創意工作者的心聲也不為過,時裝界的人才流動向來都無邊界,整個脫歐論述都偏向自我保護及排外主義,很難令重視創作自由的人信服。 Email: [email protected] Fashion and the City  雜誌小薯仔編輯一名,誤打誤撞亂入時裝beat多年,愛時裝作為創作的一面,憎時裝的snob及離地。  

2016-06-20

今日世界真係好紛亂,上個禮拜我已經想講Brexit,時裝界如何看待脫歐的問題,支持留歐的英國工黨議員Jo Cox,遭主張脫歐狂徒襲擊致死的前一日,英國時裝協會公布會員民意調查結果,超過九成支持留歐;經過上周四這單悲劇,實在好難叫人支持一個同仇恨及暴力掛鈎的議題,雖然我不是英國公民,這個公投我沒有置喙的餘地,但對於hate crime,人人都有權利發聲。 這些新聞實在叫人好氣憤,有些人就是壞了腦,好地地已有一個民主機制去決定去留,偏偏要往仇恨及暴力方向走。   品牌背後的歐洲金主 So far以我有限的了解,時裝界主張留歐的理據都頗充分,例如時裝本身經已是一個非常國際化的工業,無論人才流動、創意走向早已融和兼容並包,不少英國新銳牌子都有法國時裝集團support,Christopher Kane就有Kering注資;巴黎大牌創作總監有英國人主政(Céline的Phoebe Philo);聖馬田、RCA的學生更是來自五湖四海;就算是將基地設在倫敦的品牌,設計師好多時都不是英國人,例子多不勝數,由Hussein Chalayan到Mary Katrantzou到Roksanda Ilincic,都是移民或移民後代。 或者脫歐派會話,脫離不等於閉關鎖國,一路以來的交流互動不等於從此中斷,我不知實際情況影響有幾大,至少從獨立經營品牌的角度來講,脫歐立杆見影,因為好多布料都是從歐洲特別是意大利輸入,一旦脫歐,意味住採購成本上升,對一些小品牌,可能是致命的打擊。   脫歐=畫地自封 這些影響都只是牽涉實際生產,更深層的影響可能是文化上的。《紐約時報》訪問了英國品牌Peter Pilotto兩位創辦人,Peter Pilotto及其拍檔Christopher de Vos和創作團隊超過七成都不是英國人,如果脫歐通過,旗下員工可能要離開,或者,是索性整家公司撤出。 時裝以及許多創意產業,美學觀就是自由開放無邊界,正如Boudicca設計師Zowie Broach所言,「My aesthetic is global」,今次脫歐的種種自我設限及封閉氛圍,跟創作本身,原本就有一種格格不入的感覺。 Email: [email protected] Fashion and the City  雜誌小薯仔編輯一名,誤打誤撞亂入時裝beat多年,愛時裝作為創作的一面,憎時裝的snob及離地。  

2016-06-13

我是愈來愈不時裝了,上周那篇講時裝的社會責任,東拉西扯從愛馬仕仍未肯停用稀有皮革造袋,到時裝業的污染問題,好幾位朋友看了有感而發,講到時裝業的原罪問題,朋友A說她愛時裝、不愛時裝業;朋友B說時裝到底要答個根本問題,時裝跟環境保育是否mutually exclusive? 早陣子這位朋友推介看Netflix新上架的紀錄片《Requiem for the American Dream》,片子詳細訪問了美國左翼學者Noam Chomsky,以他多年來的看法,總結出美國、以致全球財富集中在少數人的「邪惡循環(vicious cycle)」。   製造消費欲望 不要以為我又轉台,他提到財富及權力之所以能夠高度集中,列舉了十大原則,當中有一項跟時裝業很有關係,就是Manufacturing Consent:製造需求,營造消費欲望(共識),少女有空就逛商場,買不起那麼多,window shopping也是好的。 由上世紀實體商店購物的模式,到今日online、mobile shopping,情況只有變本加厲,看過一篇Quartz的報道,美國人在過去30年買多了衣服,由91年平均一年買40件,到13年的63.7件,即是說每周買多過一件衫,但花費在衣服的開支卻逐年遞減,由六十年代佔經常性開支的10%,跌到2013年只佔3.1%。   買fast fashion=浪費 單從數字來看,花費少了卻得著更多,作為消費者應該歡喜若狂?先不說質與量的關係,個人消費行為都轉嫁到以整個社會以至環境來承擔,不用我說,fast fashion之能夠以不可思議的低價銷售,一句講晒!就是要大量生產來降低成本才能做到,大量到甚麼地步?我找不到這些速食時裝集團每年生產多少噸衣物,但H&M去年營業額高達250億美元,Zara亦錄得15%以上增長。單是美國,每年每人平均丟棄70磅衣物,14年就丟掉逾1千萬噸衣服往堆填區,得一成五的美國人會將舊衫送往回收,當中能夠循環再生的物料只佔20%左右。英國也好不了多少,一項調查發現,英國女人每年買下卻未穿著過的衣服,平均高達逾500英鎊。   堆填區是即食時裝的最後歸宿 以上種種,不是一句「女人天生購物狂」就可以輕輕開脫的了,還未說到網購的盛行,時裝、美容Vblogger、IGer及KOL的泛濫成災;剛看到法國設計師Christophe Lemaire加入Uniqlo,開設一條全新系列Uniqlo U,以前我可能會暗暗bookmark,滿心期待去掃貨,今日我腦海浮現的卻是舊公司……旁邊的垃圾山。 Email: [email protected] Fashion and the City  雜誌小薯仔編輯一名,誤打誤撞亂入時裝beat多年,愛時裝作為創作的一面,憎時裝的snob及離地。  

2016-06-06

不知從何時開始,網民告訴我重要的事情要講三次,所以不厭其煩,今日繼續講時裝的社會責任。 Hermès Birkin bag拍賣又創新高,上周於香港佳士得的拍賣,創出 逾230多萬港元成交紀錄,同一時間,我面書好多朋友都在瘋傳善待動物組織PETA Asia一段影片,一個個高級名牌皮包打開是活生生動物的五臟六腑,觸目驚心;不知葉劉及一班富貴太太們,有機會看看這條片會有啥感覺。 嚴重污染環境Cheap Fashion 我當然也有share這條片,只是覺得一介網民/平民,除了上網口誅筆伐以外,就好像甚麼都做不了,很有點鍵盤戰士,「得個噏字」。剛好又看到PETA有新招,竟然是加入愛馬仕做股東(還有Prada)。PETA法國分部發言人上周踩入愛馬仕股東周年大會發難,跟品牌CEO Alex Dumas當面對質,質問愛馬仕幾時才肯停用稀有皮革?堂堂時尚大牌總裁當然不會似香港某位長官或其官僚般視民意如無物,雖然都是例牌官方式的回應,好像不會採用非人道了結生命方式的養殖場,又或者品牌這方面的規定較國際法還要嚴謹等等,肯正面回應,始終好過無。我好期待下次Prada召開周年大會,嘿嘿。 PETA這個抗爭手法好值得欣賞同學習,不是說當面對質令對方顏面無存,就叫成功爭取,而係透過不同的方法引起公眾關注,施加壓力。純感覺無數據支撐,這方面動物權益組織是做得比較有效,始終血淋淋殘殺動物的畫面,係容易掀動情緒得多;相反,fast fashion chains成為全球第二大污染工業,日講夜又講,cheap fashion的增長速度依然跑贏大市。 企業積極開發再生物料 好在英美國家的消費者,這方面的意識好像愈見提升,雖然H&M、Zara和ASOS這些廉價時裝集團仍然好龐大,但當中都有異軍突起,其中一個就是Reformation。有留意歐美一班fashionista動向的,都會發現這個品牌的蹤影,美國其實近年有好多標榜100%採用可持續發展物料的品牌,Reformation就是其中之一,除了物料之外,連生產以致銷售鏈都經嚴格考量,甚麼血汗工廠、壓榨發展中國家勞工的新聞,絕不會發生於這些品牌身上,一切以綠色先行。 再前進一點的是英國的Worn Again,嚴格來說這不是一個時裝品牌,而是一個致力研究物料再生、循環再造的組織,其中一項做了3年的chemical recycling實驗,就是可以將不同的布料/物料,透過化學分解,還原成為全新一樣。Worn Again的信念好驚人,他們希望做到能夠零開發,若果成功的話,時裝業就不用再種植更多的棉花,也不用再製造人造纖維,因為地球上已經泛濫成災的膠樽,足以夠我們的後代、後後代,著足好多世。 Email: [email protected] Fashion and the City  雜誌小薯仔編輯一名,誤打誤撞亂入時裝beat多年,愛時裝作為創作的一面,憎時裝的snob及離地。  

2016-05-30

 《福布斯》上周公布2016年度全球2000大企業排名,根據四大準則:營業額、盈利、資產及市值來排序,因乜解究忽然轉財經台?不是啦,《福布斯》亦有將2000大當中劃分細項來比較,例如零售、科技及服裝業等等,全球廿大服裝業首位竟然唔係Nike,而係Dior,驚訝! 離地時裝 In case you are wondering,Global 2000頭三位都是中國企業,其實同2015年排名一樣,而且都係銀行(依次為中國工商銀行、中國建設銀行及中國農業銀行);科技界方面,今年Apple(排第8)仍然領先Samsung(排第18)。相比起這些超級企業,服裝業簡直是小巫見大巫,就算以首位計的Dior,於全球排名都只係第216位,可見時裝是多麼離地的一回事。   LV無影 廿大當中,不乏好多香港人都熟悉的高級品牌,奇怪是LVMH集團中,只得Christian Dior入榜,Dior佔整個集團四成多的股份,品牌亦不止Dior一個,旗下還有Dom Pérignon、Veuve Clicquot、Givenchy及De Beers,相反,龍頭LV不見影;而Gucci母公司Kering以整個企業作計算,都只是排543,要追上還要加把勁。   Nike一枝獨秀 雖然睇數字Nike屈居第二,但細看企業成分,Nike只以單一品牌來計,已能成為全球服裝業排名亞軍,這個老二簡直是屈機,而且還拋離競爭對手adidas不知幾多個馬位。而速食時裝(fast fashion)集團中,以Zara為首的Inditex領先H&M,已不算新聞,其他如Uniqlo及Gap要追都有排追,跟一般坊間印象十分吻合;反而排第四、作為三星旗下服裝集團的Cheil Industries原來咁勁,因為沒有進駐香港,我都係睇報道先識得這間企業,但都反映出韓風真的席捲全球呀!   周大福係服裝業? 最最百思不得其解是,周大福竟然榜上有名,受惠於幾年下來自由行強勁的消費力,周大福雖然是香港企業,入榜並不出奇,出奇是福布斯將之撥歸為服裝業,難道《福布斯》認為珠寶業都係列作服裝?真係搲爆頭,唔明。(《福布斯》全球2000大排名:www.forbes.com/global2000/ ) Email: [email protected] Fashion and the City  雜誌小薯仔編輯一名,誤打誤撞亂入時裝beat多年,愛時裝作為創作的一面,憎時裝的snob及離地。  

2016-05-23

今日來個碎碎唸,想不到集中寫一個題目,就東拉西扯讓我呃一次稿費好吧! 上周末愛馬仕搞過季服飾清倉,Miu Miu、Coach和Burberry等高檔名牌都搶先減價應市,尖沙咀、銅鑼灣吉舖處處,個個都說香港進入零售寒冬,我沒去湊熱鬧,但名牌一減就見人龍,看報道愛馬仕清倉有200人排隊,Miu Miu店亦見人龍,一減就有人接貨,某程度上即是說明本身貨品就是overpriced,不見得甚麼都要算上經濟不景氣頭上。 你有你講寒冬,有些品牌就是跑贏大市(暫時),波鞋界有adidas的NMD,niche一點有時裝品牌Vetements,其招牌洗水併布爛牛就賣成近萬元一條,還要一出sold out,抄款者如恆河沙數,不瞞大家,我到現在還沒有看過真身,到底是否真的穿了曉飛,還是會怎樣?   最初諗住圍威喂 最抵死是前日看了《Telegraph》訪問Vetements的創作大腦、當下時裝界紅到發紫的Demna Gvasalia,坦言自己及身邊的朋友也不會癲到(crazy fashion enough)買自己的品牌,還說有這個閒錢,用來旅遊更好。弔詭之處,品牌創立的原意,本來是Demna自己及圍內老友玩票性質的系列,他無意將品牌定價比天高,卻正由於規模細,生產數量少,無法將成本壓低;承蒙大家厚愛,他說若然負擔不起一件皮褸(約3萬港元),也希望大家可以買到他的一件乾濕褸(約1.4萬港元)云云。   一個月糧一條老牛 Ironic?是不是?我也覺得Vetements的東西很玩味,但去到這個叫人咋舌的價位,值不值得?每個高級品牌都經歷過這麼一段hype的時期,Givenchy的Riccardo Tisci、Celine的Phoebe Philo、Gucci的Alessandro Michele,現在到Balenciaga及Vetements的Demna Gvasalia。以前我會說真心愛一個品牌,愛一位設計師,每季添少少香油是應有的respect,但一萬元一條牛仔褲,也太過了吧?香港的入息中位數都是萬四蚊咋! Email: [email protected] Fashion and the City  雜誌小薯仔編輯一名,誤打誤撞亂入時裝beat多年,愛時裝作為創作的一面,憎時裝的snob及離地。  

2016-05-16

上個禮拜Calvin Klein推出16春夏新廣告,其實唔使睇都知一定有裸露、一定有年輕貌美男女模特兒,擺出惹人遐想姿勢,基本上自從八十年代波姬小絲那個Calvin Klein Jeans廣告以來,品牌就係靠sex sells呢招,近幾年無論出動到Justin Bieber定Kendall Jenner呢班年輕偶像名模都好,其實迴響都經已大不如前,今次舊橋再炒花生成功,好大程度上係觸動到性侵呢條底線。 嗰啲「道德重整會」會長之流嘅睇法,我覺得不值得討論,好似Kendall Jenner拎住個切開一半嘅西柚,令人有陰道嘅聯想,以前David Mapplethrope嘅蘭花系列,都經已開創靜物情色攝影嘅先河,今勻充其量是模仿甚或致敬;去年亦有一個美國內衣品牌Thinx以相同類比來宣傳,亦掀起過一陣風波。   反客為主挑戰父權 今勻最大爭議的一張相,係model腿張開,由攝影師低角度高炒影上去嘅裙底照,給一個反對性侵的組織National Center on Sexual Exploitation (NCOSE)出聲明譴責,認為品牌將性侵美化甚至正常化,要求Calvin Klein道歉及將廣告下架。 我同意呢張相係成輯廣告中最具侵略性,第一眼嘅感覺係幾令人唔舒服,但細睇模特兒嘅目光直望鏡頭,並唔係一般遭偷拍嘅苦主般渾然不覺,又或者好似AV女優嗰種誘惑眼神,配合埋廣告標語「I flash in #mycalvins」,完全係嗰種「我大你敢唔敢睇」嘅態度;成輯廣告都係挑戰緊嗰種物化女性嘅主流男性凝視,係sex appeal,但唔係appeal to man,而是appeal to woman。   全由女性話晒事 順帶一提,這輯廣告嘅攝影師Harley Weir係女性,好多作品都以女性作重心,好似佢為Proenza Schouler初春系列拍攝嘅短片,就開宗明義探討各種女性關係,如母女、姊妹、女女(朋友、戀人)等,既有情,亦有性,動不動因為涉及性嘅題材,就搬物化女性嘅罪名來扣人帽子,因住變道德塔利班而不自覺。 Email: [email protected] Fashion and the City  雜誌小薯仔編輯一名,誤打誤撞亂入時裝beat多年,愛時裝作為創作的一面,憎時裝的snob及離地。  

/136



C觀點

中原城市領先指數

廚神

旅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