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ashion and the City -
2016-12-12

大鑊,真係好大鑊。做了時裝雜誌十幾年,每年這個時候,例牌就是準備禮物大特輯,影派對衣飾、揀手禮物這些指定動作,面對堆到成個會議室都係的press sample,多年經驗累積已有occupational hazard,對大時大節早有恐懼症。 交換禮物製造垃圾 聖誕還好,至少火樹銀花充滿冬日氣氛,農曆新年那些以生肖、大紅大金的應節別注product,其實肉酸到要死,就算名牌又如何;英國格仔老牌繡個福字的冷頸巾,一看就知是主打自由行品味,根本是物質及精神上雙重污染,送都無人要。最好笑是公司聖誕派對,老闆指定要玩交換禮物,平時收收埋埋品牌送來的濕星小物還嫌不夠多嗎!互相交換轉贈咪幾好,堅持硬性規定一定要送買回來的,到頭來同事們最開心收到的,還不是實用的超市禮券?!   不夠持續的時尚 說這麼多,不外乎想講現今消費過度的社會,節慶已忘卻初衷,不是趁難得的假期跟家人好友相聚,而是一味的買買買,以禮物代替關心與情意。我原先還想寫個sustainable一點的送禮指南,建議大家若未能免俗要置裝或送禮的話,有甚麼品牌可選擇,原來是……沒有,基本上一路已奉行可持續發展及cruelty-free的品牌,luxury brand依舊只有Stella McCartney可揀,愛馬仕有一個秘密部門,以剩餘物料製造的Petit h系列,勉強稱得上sustainable?(我都好懷疑),但以動物皮革做的動物形態擺設,就算不以動物權益角度來看,也足夠諷刺了吧。   買少啲買好啲 綠色消費的其中一個面向,就是「買少啲,買好啲」(Buy less,buy better),大時大節的打扮,像cocktail dress、evening clutch等衣飾,根本平日很少機會著,有冇可能跟朋友閨密互借調換來穿?若果真要買,可否先從二手服飾店考慮?其實像救世軍、Green Ladies這些志願機構旗下的二手服飾店,款式新淨on trend甚至連名牌都有可能找到,二手重用也算得上減廢。本地網上換物平台「執嘢」今年更會在聖誕節之前搞pre-Christmas Swap,透過以物易物,可以向聖誕消費say no,詳請可上他們的面書專頁了解( www.facebook.com/jupyeah/ )。 Email: fashionandthecity2016@gmail.com Fashion and the City  雜誌小薯仔編輯一名,誤打誤撞亂入時裝beat多年,愛時裝作為創作的一面,憎時裝的snob及離地。

2016-12-05

我以為香港地政治騙子多,最大嗰位梗係爭取緊連任嗰個,做官有做官的騙,民間有民間的呃,本土派新星拍吓個蘿柚走去讀書,留下一盤爛攤子等港人硬食……這裡講時裝我也不才講政治,人類的劣根性係universal嘅,外國就發生了一宗時裝詐騙事件,被騙品牌多達4、5個,歷時超過年多,只可說,現實比小說更離奇。   冒充大書造型師 上周英國時裝傳媒《Dazed》透露,由去年年初開始,一位名叫Arnaud Henry Mensan的男子,冒充是《Dazed》的造型師,先後向多個歐美品牌借衫影相,藉詞會在多分時裝傳媒如《Dazed》、《AnOther》、《i-D》及《Elle》等刊出;此人在Instagram活躍多時,擁有9萬多追隨者,個人簡介中又聲稱,身兼多本潮書時裝編輯身份,兼且位列#BoF500 (Business of Fashion業界影響力排行榜)之一,幾個品牌不虞有詐,總共借出高達數十萬港元服飾,結果?梗係劉備借荊州、一去無回頭!  《Dazed》接連受到被騙品牌查詢下揭發此事,事主們亦已一一報警,中招的品牌及設計師,如Sadie Clayton、Bradley Jordan等,都不是港人熟悉的名字,除了意大利經典鞋牌Berluti。單是Berluti,借出的press sample總值已超過十萬港元。   香港行頭窄不易受騙 這類型詐騙事件香港都有,但香港時裝傳媒行頭窄,一通電話打聽下,就可即時踢爆,我亦收過時裝公關電話,查問某某向他們借衫,某某是否我同事等等。歐美國家橫跨整個大西洋,行家多如牛毛,仍然以講個信字就算,也反映到業界奉社交網絡為金科玉律,一見個instagram戶口有成5位數字followers,便立即仆倒飯應,雖然咁講有點涼薄,但這是事實。   過分信任社交媒體 除了對social media頭腦發熱要深刻反省外,連基本求證也馬虎了事就更抵打,好像專門報道時裝法律的Fashion Law網頁,就已撰文跟進,表示這位騙子的instagram帖文不僅偷其他攝影師作品當原創,又魚目混珠作假tag,例如他tag @eliesaab,查實品牌官方instagram是@eliesaabworld,只要做多一個動作,click一下去看一下,西洋鏡當可拆穿,咁都呃到人,仲要呃咁耐,真係一個字:奇! Email: fashionandthecity2016@gmail.com Fashion and the City  雜誌小薯仔編輯一名,誤打誤撞亂入時裝beat多年,愛時裝作為創作的一面,憎時裝的snob及離地。  

2016-11-28

我明白hard facts有時真係好難啃,日日講時裝業如何破壞環境、殘害動物及剝削工人,不要說shopping mood,真是乜mood都無;正如食肉,當了解畜牧業殘忍對待動物及消耗能源,就算未能完全食素,也會想減少食肉,減輕畜牧業對環境的影響。   對時裝也應如是觀,買少件衫、買二手衫、甚至跟朋友撈亂衫交換著吓,一樣可以滿足大家對「新」衫的渴求;與其擺在衣櫃一年著不到幾次,拿出來跟朋友recycle交換穿,又可發揮襯衫功力的小宇宙,這算不算一種可持續發展的「型」?   一年不買衫 香港也有人發起了一年不買衫的承諾,對我來講不難做到,因為以往實在買得太多,基本上現在是處於贖罪狀態,為多年積落的浪費贖罪。若然真的對打扮很有要求,又或者因為工作或whatever原因,很需要置裝的話,也應有要求一點,花些工夫上上網,尋找一些可持續發展的品牌,不要隨便上淘寶或其他廉價快時裝,因為這些衣服,其實並不廉價,你慳了自己的荷包,卻將成本轉嫁由我們的地球及其他生命來承擔,這種「型」,你能說服自己購買嗎?   100%循環再用 可持續發展經已是時裝業一個不可迴避的議題,連番遭抨擊的fast fashion chains亦在輿論壓力下開始正視,當中行得最前的要算H&M (係,神又係佢鬼又係佢,至少佢有應機)。在剛舉行的「Fashion Positive」web seminar會議上,H&M委任的可持續發展專員Cecilia Brannsten透露,集團的願景係能夠100%採用循環物料生產。甚麼是循環物料?簡單點說即係可循環再用的物料,例如Levi’s就試過將膠樽轉化為牛仔布。Brannsten沒有透露具體時間表,唯有期望公眾及輿論繼續監察。   全面停用有害物料 高級品牌那邊又如何?Stella McCartney是眾所周知cruelty-free品牌,也承諾生產過程確保對環境及工人友善,其中一個方向是跟其他品牌共享資源,例如原材料紗線、染料等等,將浪費減至最低,願意加入的品牌有H&M及Tommy Hilfiger等。而擁有Stella McCartney及Gucci這些高級品牌的Kering集團,近日亦發表報告,表示會邁向一個更綠色的生產方式,承諾在2020年全面停用任何有害物質,減輕水源污染、化學有毒物及碳排放,但仍然無承諾放棄使用皮革。長路依然漫漫,但已經開始有選擇。 Email: fashionandthecity2016@gmail.com Fashion and the City  雜誌小薯仔編輯一名,誤打誤撞亂入時裝beat多年,愛時裝作為創作的一面,憎時裝的snob及離地。  

2016-11-21

這個11月像活在《美國恐怖故事》中,本地有人大釋法,世界有特朗普當選,早移居美國的朋友們直頭想即刻book機票返香港,我馬上按住,因為香港一樣可怕,if not worse;關心環保及動保的老友,則奔走哀號特朗普上台是動物災難、地球末日,作為一個普通人、消費者,該如何自處?   拒絕快時裝 紐約大學Center for Global Affairs副教授Michael Shank,及推動可持續發展時裝的Zady.com創辦人Maxine Bédat於fastcoexist.com撰文指出,縱然「當奴侵」不承認氣候變化、擁抱石油及煤礦工業,作為消費者仍然可以透過一己之力減少碳足跡,首先就由我們的衣櫃開始:拒絕再買快時裝。   重彈之必要 你覺得這是老調重彈?就是因為有重彈的必要。時裝業仍然是石油業以外第二大污染地球的工業,2016年最新數字,是全球每年製造超過1,500億件衫: 生產一件純棉T恤就要用上2,700公升水; 一件普通到不能再普通的人造纖維fleece外套,每洗一次都會排放1.7克的microfibers,最終流出大海; 仲未計生產衣物又會排放多少碳,想想這一連串對環境的侵害,絕對恐怖過咁多季《美國恐怖故事》加埋,還未計皮草業對動物的傷害。   血汗工廠到處都有 我看《Business of Fashion》轉載的文章,剛剛上周美國勞工部才發表報告,單係今年4月至7月期間,經已對77間位於南加州的成衣工廠發出票控,這些工廠工人最低時薪只有4美元,遠低於美國最低工資10美元/小時(香港呢?不要再說了),而這些工廠都是快時裝集團的生產商、合作伙伴,當中有我們熟悉的名字:Forever 21。因為發展中國家的血汗工廠情況備受關注,不少快時裝也有所忌憚,或將部分生產線轉回美國境內,然而在天子眼皮底下,一樣有血汗工廠。   洪水來臨前 我不是只針對Forever 21,這個只是引子。Forever 21發言人當然例牌發聲明,表示會嚴肅了解及跟進事件,可以有幾嚴肅、跟進會否有下文?點解只等政府或法律部門出手?作為消費者,關心一下自己個衣櫃,將污染地球、殘害動物、壓搾工人的品牌「永不錄用」,一個人肯做冇用,個個咁做就一定有用,想到「侵」上台後的世界,我腦海中浮現國家地理頻道最新推出的節目《Before the Flood》,馬上行動吧,不要等一切已經太遲。 Email: fashionandthecity2016@gmail.com Fashion and the City  雜誌小薯仔編輯一名,誤打誤撞亂入時裝beat多年,愛時裝作為創作的一面,憎時裝的snob及離地。  

2016-11-14

講到規模肯定不如淘寶或ASOS,但來自洛杉磯的網購店Nasty Gal,呢幾年都算係網購風頭躉,尤其創辦人Sophia Amoruso今年首度登上《福布斯》的「白手興家女性(Richest Self-Made Women)」排行榜,排名仲要高過Beyonce。上周傳來Nasty Gal申請破產保護令,《福布斯》急急將她除名,一沉百踩,也不爭在我來參一腳。   前半部勵志 Sophia Amoruso發跡史,前半部非常勵志,短短十年間由在eBay賣二手tee的小網店,輾轉成為年收入3億美元的大型網購公司,自傳《#Girlboss》成為《紐約時報》暢銷書,連Netflix也看中她,將其成功經歷拍成同名電視劇,由荷李活明星Charlize Theron監製,計劃明年推出。   進步前衛新一代 Amoruso跟社交網絡長大的新一代一樣,非常outspoken,著書立說侃侃其談Girl Power,撐平權運動撐LGBT等等,其edgy又進步的取態,令她成為不少熱愛打扮的少女模範,尤其她在剛過去的美國大選明撐希拉莉,回應特朗普以Nasty Woman來侮辱希拉莉,特別趕製一系列服飾,就為網購帶來一大筆進賬。   言行不一 表面看Nasty Gal是一個女子自強不息的成功故事,但數年下來負面新聞一樣多,包括抄襲其他品牌設計,不合理解僱懷孕及患上危疾的員工等,不少指控都透過庭外和解及賠償解決,但依然陸續有來,最新一單是今年6月,美國配飾設計師Pamela Love,入稟控告Nasty Gal抄襲其三款註冊設計。   對人nasty待己寬 抄襲指控不細數了,反正大家有眼睇,其他fast fashion集團也日日抄款;但口口聲聲講平權講Girl Power,卻趁員工懷孕及患上危疾時,以其他理由解僱。最叫人髮指是2014年8月,Nasty Gal成立#Girlboss Foundation,宗旨是資助來自不同層面的女性,在設計、音樂、時裝及藝術各方面發展所長,同年9月卻大手遣散公司27名員工,接近全公司員工比例的十分一,但公司在12及15年分別獲外來資金入股及注資,盈利處於增長期。這是哪一門子的Girl Power?三個字:好偽善。想不到「Nasty Woman」倒下來,連這位「Nasty Gal」也不能倖免,有人話希拉莉不是敗在特朗普手上,而是輸在選民看穿她的偽善,那Nasty Gal的敗陣,是不是也可作如是觀? Email: fashionandthecity2016@gmail.com Fashion and the City  雜誌小薯仔編輯一名,誤打誤撞亂入時裝beat多年,愛時裝作為創作的一面,憎時裝的snob及離地。  

2016-11-07

上周四Kenzo for H&M聯乘系列發售,我不只沒有幫襯,直情連發售日期也忘了,就像此事沒有發生一樣,身邊好些行家也不見得熱切期待,看報道連外國反應亦相當一般,英國版《Vogue》網頁也立即專文探討這個所謂high-low時裝聯乘風光不再的現象。   濫聯濫乘 由04年H&M跟Karl Lagerfeld開啟了品牌聯乘的風潮,此後H&M每年都找來高級品牌聯乘,Stella McCartney、Viktor & Rolf、Comme des Garcons等等都係盛況空前,去到2010年的Lanvin可以話係顛峯,開售前一晚不惜通頂瞓街排隊搶衫的大有人在,同期其他時裝集團也紛紛仿效,不論高低檔次實體定網購,Target x McQueen及Rodarte、Uniqlo跟Jil Sander的J+、NET-A-PORTER x Peter Pilotto……這些都是成功例子,但反應差一點叫人遺忘的更多,而且愈近期的愈見失色,去年的Balmain for H&M比較有noise,斷估是設計師Olivier Rousteing跟起用的一眾名模Kendall Jenner本身都高調到不行,你無法在網上世界無視他們的存在而已。同一招數用上十多年,多受落都有厭倦的一日。   高不夠高 話雖如此,只以Kenzo跟H&M今次例子來引證high-low這條方程式不再奏效,也不夠說服力,老實講句,無論是時裝人或一般大眾,Kenzo只可以說僅僅觸及high fashion門檻吧,實情由Humberto Leon和Carol Lim這孖設計組合接手後的Kenzo,已經跟街頭風格好接近,價位不是那麼高不可攀,所謂signature的設計風格,在很多街牌中也找到;如果H&M今次聯乘對象是Chanel或Hermes (可能性接近零)也慘遭滑鐵盧的話,才跟我說這條方程式已死吧!   揀錯對象 今勻聯乘最大的死因,一來品牌不夠legendary,二來不夠當頭起,殿堂級數的難成事,退而求其次最好找到當紅炸子雞,像Gucci的Alessandro Michele或Vetements的Demna Gvasalia都是當下最熱名字,尤其是後者,我實在好想看到Vetements索價七、八千的一件hoodie,跟H&M聯乘後定價$799有甚麼分別,橫睇掂睇都係一件印上logo的純棉衞衣而已。 Email: fashionandthecity2016@gmail.com Fashion and the City  雜誌小薯仔編輯一名,誤打誤撞亂入時裝beat多年,愛時裝作為創作的一面,憎時裝的snob及離地。  

2016-10-31

作為(不入流的)時裝媒體人,能夠有個專欄讓我手寫我心,應該感恩,不諱言在以往工作的媒體,從來沒有這份奢侈,想真心評價某個系列,不用說到會否得罪品牌,老編也第一個設下關卡,明明醜到眼痛也只能輕輕帶過;你說在面書怎樣吐糟也可以,這就更突出問題癥結所在:不僅是自我審查,不僅是商業考慮,而是有怎樣的讀者,就有怎樣的媒體。   過度消費惡性循環 時裝媒體千篇一律的買買買文章、速食時裝個個禮拜出新衫,這個過度消費mode,就是主流。寫了十多年這些垃圾文章,一旦脫離了這個vicious cycle,如今下筆寫這個專欄,反而有少少舉步維艱的感覺。好像我成日罵fast fashion是過度消費的元兇,製造垃圾污染地球,知行要合一,現在每次見到稍為入目的新衣,腦海就立即連線到家中塞爆的衣櫃,掏出腰包的念頭就會煙消雲散。   明星.派對.紅地氈 又如得知明年紐約大都會博物館,將以川久保玲做主題,會有一絲興奮劃過,隨即而來卻是千萬個疑惑,明年5月MET Gala開幕,會有多少專注在玲姐的設計生涯,定係成個面書都給Kim Kasdashian等荷李活名人著到鬼五馬六來洗板?當然我也很期待Anna Wintour跟玲姐雙雙踏上紅地氈的畫面,作為一位低調、隱世,對明星、派對、紅地氈統統敬謝不敏的設計巨匠,與一位於時尚界呼風喚雨、但行事作風都跟自己南轅北轍的人並排,會是何等有趣的風景,一連串帶來的implication,也值得我們深思。   時尚的真正價值 策展人Andrew Bolton在公布這個消息時表示,「(正因)我們身處一個時尚和設計師愈來愈不重要的時代,更加要專注在創意方面貢獻極大的設計師身上,讓人們記起時尚的真正價值」。將設計師等同創意的話,我也同意設計師/創意愈來愈不重要,大牌時裝屋創作總監的音樂椅轉了又轉,但business as usual,無論如何talented,沒了誰天也不會塌下來。 MET Gala過去數年的主題,最叫人動容的要數到紀念Alexander McQueen那屆的「Savage Beauty」,因為真真正正看到創意之力量是如何inspiring。往後的Punk與時尚,因為Anna Wintour與Vivienne Westwood不咬弦,「惡魔」當這位崩教母透明;中國主題,我只記得Rihanna條pizza裙;講科技與時裝的Manus x Machina,入圍展品出色,參與的明星卻著到離晒題,慘不忍睹。 以玲姐創作生涯為主題,若果仍然重複明星、派對、紅地氈這個loop,連最遺世獨立的設計師,也給拖進這蹚渾水,時尚的真正價值,是否真的能夠給喚醒及記起? Email: fashionandthecity2016@gmail.com Fashion and the City  雜誌小薯仔編輯一名,誤打誤撞亂入時裝beat多年,愛時裝作為創作的一面,憎時裝的snob及離地。  

2016-10-24

時裝常常跟cool(酷)劃上等號,其實跟cruelty(殘酷)更匹配就真。我不是說潮流來去像《Project Runway》中Heidi Klum所言,「今日你是in的,明日可能就out了」那種殘酷,而是literally真正的殘忍,對動物而言。   從狗皮說起 關注動物權益的朋友給我傳來一單新聞,「PETA Asia」(亞洲善待動物組織)去年11月派出臥底到訪中國一個狗皮工場,揭露裡面殘忍血腥的狗皮製造過程,有片有真相,非常恐怖,引來外國動保人士發起聯署,促請Michael Kors停售毛皮產品,何解只針對Michael Kors?因為Michael Kors雖說是美國品牌,但不少產品都是made in China,當中還包括毛皮製品,將矛頭只指向Michael Kors不是百分百公平,至少PETA以及發起聯署的動保人士,也無法證實Michael Kors毛皮產品的來源,是否包括中國這家狗皮工場,但以cruelty-free標準來計,美國算是走得比較前的國家,對美國品牌要求嚴苛一點,無可厚非,亦有不少美國大牌,早已宣告停用毛皮(fur-free但不是leather-free),好像Ralph Lauren、Tommy Hilfiger、Calvin Klein等,但Michael Kors仍然對此置若罔聞。   殘酷就是不酷 再來就是一個更嚴苛的問題,當大家都逐漸明白時裝是個對動物殘忍的工業,卻視如不見、知而不行;Thetrendspotter.net年初列舉了10個eco-friendly的時裝品牌,當中只有Stella McCartney稱得上是luxury brand (https://www.thetrendspotter.net/2016/03/eco-friendly-ethical-fashion-brands-to-watch-in-2016.html),連Stella自己今年接受papermag專訪時,也對此現象表示不滿,「Sadly, fashion is so old-fashioned. It’s so uncool」。   遲來的質問 我們一方面會對Stella McCartney多年來堅持cruelty-free大加讚賞,但真正加入這行列的設計師品牌,除了她一個也沒有。時尚界講創意先行,每季星光熠熠的時裝周,一年一度時裝奧斯卡《MET Gala》,多年來的焦點從來沒有講過時裝的sustainability。歐美近年有不少細牌標榜ethical sourcing,例如用植物皮革vegan leather、用有機棉organic cotton、確保供應鏈公開透明、減少生產過程污染、揀選奉行公平貿易的合作夥伴……等等,這些嚴苛的標準,一一都是生產成本,連細牌也可要求自己恪守,但我們從來不問Fendi、Louis Vuitton、Chanel、Prada(名牌眾多實在不能一一盡錄)這些超級品牌,卻一擲萬金面不改容。今次聯署針對的是Michael Kors,對我來說,是late better than never了。 Email: fashionandthecity2016@gmail.com Fashion and the City  雜誌小薯仔編輯一名,誤打誤撞亂入時裝beat多年,愛時裝作為創作的一面,憎時裝的snob及離地。  

2016-10-17

今季時裝周好多花生,Kim Kardashian於巴黎下榻酒店被「老笠」、Vogue Runway編輯們開炮鬧時尚博客,這些另類花生騷sidetrack了唔少視線,我想返回作品本身,今季好些一路走來、始終如一的神枱級牌子,貫徹風格同時仍有新意,靚到暈;反而有些當頭起,都係睇到暈,不過係搖頭搖到暈,唉!   Dries Van Noten 今季Chanel將大皇宮變成數據中心,但我覺得最佳場景設計大獎應該頒俾Dries Van Noten及日本花道藝術家Makoto Azuma。花與Dries的設計基本上分不開,今季他找來之前回顧展已合作過的Makoto,將23楝冰封了的花磚作為貓台布置,模特兒一路行冰磚一路溶化,凍結的花磚表達了瞬間冰封的美麗,但終歸會化為一灘死水,如此詩意表達生命的流逝及美麗的短暫,簡直是驚為天人,當中對時裝的反思及自嘲,更是叫人回味再三。   Comme des Garcons 你話玲姐(川久保玲)做來做去都係同一套路,將人體線條、衣服比例反覆推敲,顛覆約定俗成觀念;今季她玩bubble size超大化,從未見過嗎?當然不是,但她定調今季為invisible clothes,卻由頭到尾很難無視這些超級「掗拃」衣服,就可體會當中吊詭之處,到底甚麼是可見?甚麼是不可見?可見/不可見的,到底是人還是衫?   Chanel 讚過些original的,也要說些不那麼原創的作品,就算是Karl爺又如何,今季這個數據中心科技概念,我覺得就很泡沫,一點原創性都無,兩位戴頭盔的模特開場,似白兵不特止,這個商標一早就給Daft Punk註冊了,後來者無法超越,美其名是致敬(?),衰啲講句就係copy了。連衫也沒有甚麼可說,彩色光束圖案也太搬字過紙了罷,其他的tweed jacket套裝,我甚至分不出跟上季、上上季、上上上季……有甚麼分別,還望資深時裝評論人指正。   Balenciaga 天呀,很久沒見過這麼醜的衫,玩80’s、玩大墊膊、玩bulky、玩概念不一定要放棄靚呀,何況這些silhouette都唔係未見過,那些spandex貼身褲/襪/鞋炒埋一碟,以前Margiela都做過了,如今換上紅黃藍橙,只是為扭而扭;玩紅白藍膠袋超級大袋概念,亦是彆扭到無倫,這些look我只想起《少林足球》的阿梅,拜託!快啲返火星啦,地球有這麼醜的衫,真的很危險。 Email: fashionandthecity2016@gmail.com Fashion and the City  雜誌小薯仔編輯一名,誤打誤撞亂入時裝beat多年,愛時裝作為創作的一面,憎時裝的snob及離地。      

2016-10-03

巴黎作為時裝周尾站,向來被認為是重頭及壓軸,今季幾個大brand——Dior、Saint Laurent同Lanvin創作總監都換血,派首張成績表當然成為焦點,結果?Business as usual,驚喜無乜。 Christian Dior新人事舊作風 Valentino皇牌創作組合二分一Maria Grazia Chiuri過檔Dior,更是品牌首次由女性掌舵,自然是焦點中焦點,Chiuri亦好聰明,將其首個Dior系列塑造為女性主義抬頭,在這個一圖勝千言的Instagram世代,穿上「We should all be feminists」T恤,就能代表你是女性主義者,不用等到出年夏季,淘寶應該就會出現類似意思的slogan tee,諗起都乏味,我寧願繼續我的死硬派band tee好過。 也不是說這個系列沒有可取之處,至少Chiuri挪用Hedi Slimane年代Dior Homme的昆蟲圖案用在己身,男裝/男設計師當年經典print,應用在今季女裝/女設計師新系列上,有點幽自己一默;塔羅牌圖案應用在其簽名式tulle dress上,夢幻及浪漫感跟其在Valentino時期如出一轍,不是不美,只是驚喜元素欠奉。     接手Saint Laurent有壓力 聖羅蘭先生留下的legacy,既豐富復沉重,接得住這燙手山芋有幾人?前任Hedi Slimane給人鬧足數季只做自己嘢,將YSL的Y裁掉,更被認為冒天下的大不韙,將品牌連根拔起,罪過、罪過。鬧歸鬧,品牌在Hedi主理時期確實有起色,至少手袋賣得,現在由相對地不是太大名氣的Anthony Vaccarello接手,壓力之大不言而喻。 不是想太harsh,但Vaccarello首個系列實在太……沒有甚麼可供談論,黑皮、bias cut、off shoulder單膊裙子,都是他個人簽名風格,太one-note,搬番過檔前東主Versus或其個人品牌都可以,但他說過要逐步來,慢慢將品牌眾多經典一步步帶回貓台,只怕顧客沒有這般耐性。     Lanvin新帥未見用功  講到壓力,從Alber Elbaz接過創作總監位置的Bouchra Jarrar應該更大,Elbaz在位14年間,Lanvin從一個過氣名字,成為時裝人最愛牌子,他給台灣老闆娘逼宮下台求去,在每個時尚人心目中仍然為他忿忿不平。基本上這個山芋,較Saint Laurent那個還要燙手,Jarrar把鉸剪曉飛都擺不平,何況她根本未有這個功力。 這個系列其實已不是Jarrar上任首張成績表,Resort 17已默默登場,感覺是無事發生,S/S17只是重演一次,增添了一些戲劇性元素,羽毛、襟花等配件,貴氣不是沒有,但演繹手法好舊,尤其那個大花print,感覺好dated,老實講,再咁落去日本郵輪(池早丸)。 Email: fashionandthecity2016@gmail.com Fashion and the City  雜誌小薯仔編輯一名,誤打誤撞亂入時裝beat多年,愛時裝作為創作的一面,憎時裝的snob及離地。  

2016-09-26

時裝周日程緊密到不可思議,上周才寫了好幾個紐約牌子,倫敦還未消化好,米蘭已差不多行完,巴黎本周接住上,看不完的衫及人,要在衫海中排眾而出,單靠設計還管用嗎?   膠化聯乘 四大時裝周之中,向來倫敦以行得最先、最創新聞名,Alexander McQueen、John Galliano未成名前,都是倫敦聖馬田學生,每季的MA畢業騷,都是發掘時裝界The Next Big Thing的地方;今季最大的talking point,卻落在Christopher Kane跟「史上最醜鞋子」Crocs的聯乘。美醜這回事主觀判斷成分多,我不知Crocs是否大部分人心目中最醜,至少在我心目中,跟它一樣醜的鞋款不是沒有,但這個聯乘除了出其不意,跟Kane的衫關係不大,換上另一個輕便鞋品牌都可以,例如個個時裝友都有的Birkenstock,又或者Teva都得,看不出這樣的合作有幾organic,反而很「膠」,就跟Crocs給人的感覺一樣。   食住個勢 最叫人嘆息是,今時今日要賣衫,創意先行可能要食穀種,創意也有乾涸期,食住個勢不失為保命做法,但有名有姓大牌子推出新系列,卻充滿另一大牌影子,真係叫人情何以堪,我明白市道差,搞不出gimmick,跟大圍走是保險做法,看見Burberry竟然Gucci化、Mulberry本跟Vetements風馬牛不相及,但不知何解竟然成為雙生兒,若果我是品牌設計大腦,我會掩面,「不要再說了」。   沒有最多 只有更多 找到必勝方程式的牌子,也不要滿心歡喜,如何保持長勝將軍寶座,也叫人費煞思量,Gucci的Alessandro Michele將品牌DNA洗得一乾二淨,換上天花亂墜的新衣,目不暇給的細節元素,一季兩季三季下來,跟住呢?沒有最多,只有更多,每看一次恍如宇宙大爆炸的新衫,心想下次他又可以弄出甚麼新花樣,他就給你看更多,差不多每吋布料都給他用盡,刺繡釘珠花邊打窿乜都齊,不是不美,人們常用「美得叫人窒息」來形容,那只是比喻,唔通真係捏住你條頸咩!但現在的Gucci真的令我有「唞唔到氣」的感覺,我想看的是設計、是點子,而不是戲服。 Email: fashionandthecity2016@gmail.com Fashion and the City  雜誌小薯仔編輯一名,誤打誤撞亂入時裝beat多年,愛時裝作為創作的一面,憎時裝的snob及離地。

2016-09-19

時裝有個永恆爭論的命題,就是到底時裝是不是一門藝術?   雖然有好多人、包括不少大名設計師,都認為時裝just for fun,又或者著得靚就夠,將之提升到藝術的層次是庸人自擾;但世界各地一年四季都有數之不盡的時裝展覽,一年一度紐約大都會博物館的大型時裝策展,亦早已將時裝當作一門藝術來看待,且不論時裝藝術成分有幾高,至少也是一門創作及手藝,而衡量創作好壞與否,新意及execution缺一不可,四大時裝周之一的紐約已曲終人散,就來以這個標準,評一評我心目中的The Good, the Bad & the Ugly。   The Good Thom Browne 以衫來講,這季未必是Thom Browne最有突破的一季,但整體布局統一完整,以彩色磁磚游泳池配合同色系衣衫,化妝帶出五十年代大戰過後一片歌舞昇平氣氛,衣服以silhouette來講不算多元化,一律以trompe l’oeil錯視手法帶出套裝感覺,雖然trompe l’oeil不是新鮮事,但Thom的trompe l’oeil並非簡單印花,當中有不同物料的拼貼,埋身睇才見真章。   Coach 以重金屬搖滾girl squad概念出發,透視碎花裙主軸配大量embellished細節的皮褸軍褸,跟廢車場的背景相當夾,雖然以春夏系列來講是有點重,設計師Stuart Vevers的意念execute得好好,讚。   Proenza Schouler 我覺得品牌沉寂了幾季,但今季回勇,立體剪裁配以紅藍白黑粗條子,很有建築美感,點睛圖案帶點抽象藝術感覺,可穿性高,但不悶蛋。   The Bad Marc Jacobs Marc的騷向來不惜工本,今季70,s花孩子溝九十年代rave scene,花多眼亂有咁loud得咁loud,但將所有元素披晒上身,卻沒有扭出丁點新意,只是一次總匯集,那對7吋高鬆糕鞋尤其可怕,你抽起是但一件,話在跳蚤市場買都有人信,堆砌有餘創意不足,我不想說他江郎才盡,但今季腦閉塞是肯定的了。   The Ugly Hood By Air 跟色情網站PornHub聯乘不是問題,問題是take it too literally,就咁印個logo上去就算,我看不到有幾provocative;也不是加幾條拉鏈就有fetish意味,玩衣服收納袋意念更不見得新,總之成件事就是噱頭大於一切,醜。 Email: fashionandthecity2016@gmail.com Fashion and the City  雜誌小薯仔編輯一名,誤打誤撞亂入時裝beat多年,愛時裝作為創作的一面,憎時裝的snob及離地。  

2016-09-12

時裝周開鑼,紐約算是回應時代步伐最前的一個,之前鬧得沸沸揚揚的「see now,buy now」模式,Tom Ford、Tommy Hilfiger、Thakoon等率先試行,完騷後天橋新衫可以即買即著,唔使等下季;與其說是回應時代的呼喚,不如話係尋找銷售金鑰匙更貼切,High end市場停滯,Fast fashion抄款又快,品牌唯有以快打慢,期望消費者霎時衝動按下buy那個掣罷。 回應時代呼喚 要回應時代呼喚的,不僅是時裝品牌,時裝傳媒也面對同樣的挑戰。BBC剛推出的紀錄片《Absolutely Fashion:Inside British Vogue》,導演Richard Macer花了9個月時間待在《Vogue》辦公室,第一集就找來英版《Vogue》總編現身說法,講今日Instagram時代印刷媒體面對的困境,片長約1小時,我未看不知有否堅料爆,有心人已將首集放上YouTube,隨時被指侵權會下架,有興趣的要搶先看,唔好等我recap啦。   新媒體舊作品 善於運用新媒體,就算是舊作一樣能引來注意,she_comes_in_techicolor可以說是Instagram網民的時裝寶藏,最近同Byronesque Vintage攜手,搜刮神枱設計師絕版作品發售,有Martin Margiela、COMME des GARÇONS、Nicolas Ghesquière主政時期的Balenciaga等,件件都係collector’s item。睇相憶「故」人,嗰份歷史感穿透個mon湧出來,家陣仲可以擁有,但索價當然不菲,即刻摷吓自己衣櫃,我都有件96年玲姐的乾濕褸(又暴露年齡),諗起自己都有幾件心愛設計師的舊作,都算掹車邊一個惜衫人,同今時今日買買買,穿著一季就丟的fast fashion一代講,唔知佢哋會唔會明? Fashion and the City  雜誌小薯仔編輯一名,誤打誤撞亂入時裝beat多年,愛時裝作為創作的一面,憎時裝的snob及離地。  

2016-09-05

時裝界真係一塊大肥肉嗎?全球零售市道尤其高檔牌子都陷入低谷,但電子商貿的競爭卻愈趨白熱化,之前style.com轉型為e-commerce的計劃終於落實,Amazon傾力發展時裝及購物頻道,美國老牌百貨公司Macy,連關100間實體店,轉為力谷網購業務。   盡力傾銷無所不用其極,無窮無盡的消費主義,就算你匿到天腳底,只要上到網,都有辦法吸你睛遊說你買嘢。 See Now Buy Now 連一直都唔算好「時裝」的Google,亦公布有大動作,於即將開鑼的2017春夏時裝周,跟逾50個時裝品牌合作,於時裝周舉行期間,以Google搜尋合作的時裝品牌,搜尋頁面會有全新安排,類似carousal的形式,「轉」出品牌最新天橋作品、官方網頁及創作靈感解說等等,最重要一環,若果該品牌是採取see now buy now策略的話,當然可以立即帶領你到購買的頁面。 對於fashion people來講,時裝周期間瀏覽品牌最新作品,上Vogue Runway或其他時裝傳媒網頁,差不多係指定動作,Google此舉,無異想連這一步都可以慳番,直接在Google主頁搜尋經已做到,最首當其衝的,當然是一眾third party,尤其是傳媒及零售商。   Search Engine變成中央集權 試諗下一個原本充當中介角色的search engine,躍身成為主導介面,根本係無得輸,我諗起《少林足球》裡謝賢的經典對白:「球證、旁證、足協、足總、足委,全部都係我嘅人,點同我打呀?」雖然Google負責人出來解話,話只是時裝周舉行期間特別安排,保證不會影響一貫的運算方法。 點都好,縱有疑竇,至少我們還有廣大傳媒一起監察,總好過話自己係百度,其實由頭到尾只喺得一度,係咪? Email: fashionandthecity2016@gmail.com Fashion and the City  雜誌小薯仔編輯一名,誤打誤撞亂入時裝beat多年,愛時裝作為創作的一面,憎時裝的snob及離地。  

2016-08-29

好久沒翻厚甸甸的時裝月刊了,記得09年《September Issue》這部向Anna Wintour歌功頌德的時尚紀錄片嘛?時裝雜誌的9月號,是一年一度晒冷作,鬥封面卡士、鬥廣告數量,連頁數都鬥埋;才數年光景,整個時尚生態都變了,今時今日,仲有幾多人會搬嚿磚咁抬本時裝月刊返屋企? 主流沉悶 今年9月號美版《Vogue》,終於找Kendall Jenner上封面,她一個Instagram post的like,就多過你各國版本《Vogue》加加埋埋,這個封面,《Vogue》IG有15萬likes,Kendall一post就150多萬,標題Generation K還將此妹捧到上天;但這個封面很悶,其餘幾本大書封面的悶度,也不遑多讓,美版《Harper’s Bazaar》找來Karl Lagerfeld拍Kanye West兩公婆,名模Cara Delevingne則接連登上美版《Elle》及英版《Vogue》封面,都是白地灰地大頭半身靚樣靚衫shot,一點掀的興趣都沒有。   小眾高端 同樣靠大星賣封面,同是Condé Nast名下的《W》就有志氣得多,Rihanna這個雙封面,一彩色一黑白,代表戰爭與和平時期的女王,意念統一又切合其歌壇Diva身份,無論是構思布局造型化妝,睇得出落足成擔心機,完全是時裝大片應有的水平;另一本英國時裝雜誌《Love》同樣走小眾高端路線,也搞了一個雙封面,找來《Suicide Squad》兩位女角Margot Robbie及Cara Delevingne以mean girls造型出現,既食到兩位主角人氣,也切合雜誌本身的偏鋒形象,諗過度過不是求其之舉。   非時裝更時裝 就算非時裝類雜誌,8、9月推出的時裝號專題,人物選取都比主流大書有心思及另類,《New York Magazine》找來靠《Stranger Things》重拾人氣的Winona Ryder,德國的《inter/VIEW》則是影后Isabelle Huppert,一看你便有想買的衝動,不會隨時上網俯拾即是,才有收藏的價值。《W》自許Rihanna封面這期是收藏家號,在網媒泛濫的今日,小眾紙媒唯有靠獨特視野,及觀點期望創出一片天,只怕叫好不叫座,也徒嘆奈何! Email: fashionandthecity2016@gmail.com Fashion and the City  雜誌小薯仔編輯一名,誤打誤撞亂入時裝beat多年,愛時裝作為創作的一面,憎時裝的snob及離地。  

/136



C觀點

中原城市領先指數

廚神

旅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