睇咗當食咗 - 于逸堯
2016-05-11

新光戲院,今天大家都會把她當成一個戲曲中心。最多因為豹哥江美儀麥包的《羅生門》,才會進一步把她當成通俗話劇的表演場地吧。新光的舞台,在近代的而且確有不少伶人,在那兒渾身解數過。其實香港不是沒有戲曲表演者,也不是沒有戲曲文化。縱使有可能演者和觀眾的平均年齡不低,但有新光這一點自強自立,亦算生機盎然。偏偏花了我們幾十億血汗錢,在沒有戲曲泥土和養分的西九龍,以老外高高在上看馬騮戲的態度來建一個戲曲中心,我實在不能明白。但願只是我眼界淺不懂事,亦祝福香港戲曲文化吉人天相。 許多人可能已經忘記,新光其實還是個戲院。在不演戲曲時,也會放電影。早前看到有排期上映《賓虛》(“Ben-Hur, a Tale of the Christ”)這部1959年發行,拿下11個奧斯卡的史詩式荷李活經典。它最有名的除了製作費高昂、票房收入名列歷史性前茅之外,就是它的壯觀場面。那時還沒有電腦特技,萬人空巷是需要一萬個活人才拍得出來的。《賓虛》就用了上萬臨時演員,二千五百餘匹馬和二百多隻駱駝,成就了那些偉大場面。所以香港人有句歇後語:「賓虛咁嘅場面」,就是來自這齣戲。 我沒有機會在大銀幕上看過《賓虛》,所以打算去新光看。怎料它依舊叫座力驚人,一票難求。看不到《賓虛》,鬱鬱不歡,決定自製場面來安撫自己。找到一家開業不久的日式燒鳥店,他們最近推廣「浜焼」。浜焼 原指臨海燒烤,即捕即燒新鮮海產。我從前見過一些香港的店,那個「浜焼咁嘅場面」有把鮑魚連殼,放在明火上活活燒死的情景。這裏的場面沒有這種殘忍,北寄貝、大蝦、榮螺、帆立貝及蠔,都平安地在客人前燒好。這個場面,沒有驚嚇只有鮮香,心情也跟着好起來。美食治療又一次成功了。 地址:「八焼鳥屋」(Yayakiya)九龍尖沙咀漆咸道(位於赫德道)29至31號地下   電話:2723 9833 土生土長香港六十後大叔,音樂工作者暨飲食文化讀物寫字員,歡迎瀏覽Instagram生活及飲食記趣:YUYATYIUPMPS,面書請找于逸堯。

2016-04-27

母親節將至,許多人可能都開始為怎樣跟母親大人過節而思量,也可能為送給母親一件甚麼樣的禮物而頭痛。我想在此跟大家分享一則關於我自己的小故事。 我愛吃,父母也愛吃。母親雖是江蘇人士,但平常吃東西不愛帶甜味的。不過她沒有對甜品有任何抗拒,而且愛嘗試新的事物。兩老退休後移民加拿大,我獨個兒在香港工作居住,和雙親聚少離多。每逢回加國探親,總希望帶些我在外面吃過的,新奇好吃的東西給他們。 有一年我在巴黎,友人引領我到聖日耳曼德佩區「Ladurée」的茶室,我吃了人生中第一個馬卡龍(macaron),是經典的玫瑰味。我一吃罷這粉紅色杏仁小圓餅,馬上想到一定要與父母親分享。那時候世人還沒有注意到馬卡龍,最接近香港而有Ladurée門市的地方是日本。我便打探誰會在我回加國之前遊戲東京,順便幫我把一盒馬卡龍帶回來。結果就是這樣,幾經轉折親手把這些小圓餅送到父母親那裏去。爸爸不愛甜品,我便和媽媽一起逐個口味小心擘成兩半,一人一口愉快地吃著吃著。   今天,馬卡龍成行成市,Ladurée也早來到香港了。母親已經走完了她塵世的旅程,我也無需再為母親節張羅些甚麼。我很慶幸當年不怕麻煩,迢長路遠的把這個心意帶給媽媽。她可能並不欣賞馬卡龍,但她會知道我是想把最珍貴的、美好的東西送給她。今年看到Ladurée有特別為母親節,推出由澳洲插畫師Kerrie Hess繪製的禮盒,及兩款分別為「朱古力熱情果」及「雲呢拿銀箔」口味的節日馬卡龍,令我想起和媽媽一起的那些快樂時光。 還有機會於今年母親節和媽媽團聚的諸位,不管是馬卡龍也好甚麼都好,給她最好的,她會知道她會明白,而你也會永遠擁有和至親一起的點滴寶貴記憶。   Ladurée Hong Kong Boutiques,尖沙咀廣東道17號海港城港威商場三樓3224號舖   查詢:21755028 于逸堯~土生土長香港六十後大叔,音樂工作者暨飲食文化讀物寫字員,歡迎瀏覽Instagram生活及飲食記趣:YUYATYIUPMPS,面書請找于逸堯。  

2016-04-13

常常覺得香港人很不可思議。明明從幼兒班開始便學習中文英文,但不少人偏偏對這兩種語言都帶有恐懼心理。街上遇到外國人用英語問路,許多時我們只懂報以微笑;中文的情況也好不到哪裏,不論是短訊還是長信、網上還是實體,多寫一兩句馬上執筆忘字,白話語法亦狗屁不通。但當語言變成了日文,許多人又馬上扭開腦袋裏面智慧的燈,憑文中寥寥無幾的數粒漢字,便能把意思都猜出來,簡直一副語言天才的德性。 更不可思議的,是把日中雙語的隔膜不費吹灰之力地打通。好像早陣子一個蛋糕的電視廣告,便用了想像和堆砌出來的疑似日文,令不懂日語的大部分香港人,變成好像能看懂日文一般過癮。至於借用日文詞語,現在就連嚴肅的報章社論,也偶爾會看到明明是日語的詞彙,被當成了中文一樣理直氣壯運用自如。 我不懂日文,但也可以在這裏自力研發一個疑似日文的文章題目出來。我想大家也許都似懂非懂地看懂了罷。注意日本流行文化的朋友,看到我把人家劍士的姓名倒掉過來,強行二次創作變成另一意思,必定想來揍我一頓。不過,我這個靈感是空穴來風;日本籍好友剛從東京過來香港,正值賞櫻季節,帶來香港也有分店的和菓子老字號「源吉兆庵」的應節點心。一包三件如花嬌美,其中一個叫「桜衣」的,保質期最短。於是馬上拆開她漂亮的包裝紙套,「剎那」之間有若群「桜」展「咲」一般驚艷迷人。這個「桜衣 Sakurai」的外皮,有點像一瓣淡粉紅色法式薄撐,包裹着紅豆泥,再配上蜜餞櫻葉及鹽漬櫻花,濃甜中帶清爽的味道及花兒的幽香,真正是「食咗當睇咗」一片漫漫的櫻花天影,省了日本來回機票連住宿,划算! 土生土長香港六十後大叔,音樂工作者暨飲食文化讀物寫字員,歡迎瀏覽Instagram生活及飲食記趣:YUYATYIUPMPS,面書請找于逸堯。

/136



C觀點

中原城市領先指數

廚神

旅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