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媽me些牙 - 鄧明儀
2016-05-18

當下香港的上一代看下一代,總是不順眼,「依家啲後生仔唔知諗咩?」下一代看上一代,卻認為是講都嘥氣,十個著九個都想「換咗我阿媽」。成年人視考好試、溫好書、搵好工為人生所有,認為衣食無憂就是快樂;年輕人其實只簡單希望做自己,既不想盲從主流,卻又連把夢想說出來的勇氣也沒有。 少年本該不知愁滋味,偏偏刻下的少年卻是愁緒揮不去。到底是成年人的世界愈來愈狹隘,還是年輕人的夢想愈來愈離地?多謝也佩服阿King (張經緯) 繼《音樂人生》後,再次透過鏡頭傾聽少年怎麼說,從破世界紀錄的萬人音樂會同唱《歡樂頌》開始,紀錄九個來自不同背景的年輕人對時代作出回應,成了這部赤裸裸的紀錄長片《少年滋味》。 片中9個新生代由10歲到24歲,有認為人存在是無意義的Brian,「我的夢想是不想長大。」有背負著教師父母沉重期望的Vicky,「父母想我做醫生,但我想做artist。」有經常在現實與理想掙扎的風紀隊長Angel,「我認為生活只有補習及溫書,很憨居!但又會漸漸跌入這個洪流中。」有被母親從早到晚催迫練琴及做功課的芷蓉,「我其實好想玩、好想休息。」有把自由掛嘴邊的Nicole,「就算是奴隸,也有仰望藍天的自由。」有愛用文字表達自己及紀錄社會的「文青」樂恩,「我的夢想是做作家,但要搵食養家,這是現實與生活的矛盾。」有來自青海的新移民華仔,「我從未喜歡過香港。」有活在被同學欺凌陰霾下的凱婷,「因為我肥,所以被欺凌。」還有幾乎把所有公餘時間都在幫人的「義工王」Paul,「跟父母價值觀不同,他們覺得我在走『不正常』的路。」所幸,還有音樂,給他們喘息的空間。 他們都有各自各屬於少年的夢想,都有屬於少年的甜酸苦辣。「老餅」們,與其一味指責,不如細心聆聽,從中反思一二。兼職大學「講師」、全職非典「港媽」。

2016-05-11

剛在港播畢的內地真人騷《一路上有你2》,三對夫婦中,最讓觀眾感動的,肯定是張智霖與袁詠儀這對金童玉女,二人拍拖8年、結婚15年,彼此間的默契已磨合成左右手般合拍。他們還在最後一集化老妝,模仿30年後的老夫老妻向對方自白,細說著生活也許會讓激情漸漸化為灰燼,但只要有愛,即使彼此一無所有,也願放下身段向對方靠近。   這亦是新片《北京遇上西雅圖之不二情書》要說的主題。雖然電影主線該是吳秀波飾演的地產經紀與由湯唯飾演的賭場公關,因一本書《查令十字路84號》而展開11900公里的緣分遊戲,但最讓觀眾動容的,是由秦沛飾演的爺爺與由吳彥妹飾演的奶奶,那段「執子之手,與子偕老」的傳統愛情。   這對旅居美國的華人老夫婦,當年在中國沒有結婚證、沒有鑽戒,僅用幾頭驢做聘禮把愛人娶來,二人相濡以沫70載。從不會說甜言蜜語的爺爺,在耄耄之年與奶奶步入教堂,並說了一段發自內心的結婚誓詞:「老太婆啊,你身體沒我那麼好。你別怪我說話不好聽,我看八成你要比我先走。可我想一想啊,那也挺好的。你看你,膽子又小,又笨。如果我先走的話,家裏一大堆事,你怎麼處理?你又愛哭,都七老八十了,還改不了。留你一個人在那哭,我更不放心了。人死之前有病、有痛,確實招人煩。不過你放心,你再煩我也不會嫌你。當然了,我脾氣不好,你要是到了那一頭,願意的話就等一等我。如果你不願意,你就找一個脾氣比我好的。那咱倆就說好了……」我的眼淚立即奪眶而出,並想起我的爺爺嫲嫲。爺爺以前常說:「她向左走,我也要靠左走多幾步,總之不可各有各走,否則兩條線會打交叉,或者愈走距離愈遠。」他倆鶼鰈情深60載,直至死亡把他們分開。   在現代「愛只用來做」的速食世代,能像戲中的爺爺奶奶,或現實中我的爺爺嫲嫲,只願一生愛一人,並在歲月的見證下,仍然忠貞「不二」的,才是愛的真諦與本質。 兼職大學「講師」、全職非典「港媽」。

2016-05-04

黎明4D演唱會本該是場災難,但誰想到平素低調的他竟能高調地利用fb,掌握「道歉的藝術」四大要素:態度誠懇、坦白認錯、承擔責任、提出解決方案,並以最迅速的直播短片方法連番道歉——包括4次「對唔住」、5次「唔好意思」及5度鞠躬,天王情真意切,粉絲無不滾動。事後,不但贏得全城召喚「黎明不如做特首」,而且被視作把「關公災難」變掌聲的最佳範例。 人誰無過?錯就要認、打就企定,尤其作為名人,更要有名人的承擔與氣度,像黎明坦言:「遇到好多困難嘅時候,係好難笑得出,但也要keep住微笑。」當然,犯下大錯,光笑住講聲「對不起」豈足以亡羊補牢,可成功的道歉卻能四両撥千斤,助你從地獄折返人間,把大事化小;最怕像一些領導人物,習慣了在「上對下」的權威體制裏,有錯死唔認,還要大話冚大話,將小事化大至萬劫不復之地。 關於道歉這門道德哲學,有幸讀了由研究「羞恥」和「屈辱」的心理學權威亞倫.拉扎爾教授(Aaron Lazare)撰寫的新書《道歉的力量》(On Apology)。他在書中指出甚麼是有效的公開道歉,也道出甚麼是不得體認錯、混淆視聽的道歉、附加條件的認錯、被動的認錯、帶有質疑的道歉、向錯誤的對象道歉、牛頭不對馬嘴的道歉,以及人們不願道歉的其他理由等。 書中又列舉多個中外古今關於「道歉」的感人故事,包括「教宗為傷害猶太人的歷史道歉」、「林肯為美國的蓄奴制道歉」、「拳王阿里的道歉」等,這統統都在善意的提醒我們,當我們承認犯錯並決定補鑊時,成功與否,取決於我們心懷多少誠意、是否準確又全面地認錯,這方面,梁特首該好好向黎天王學習。 「道歉」(英文apology)與「辯護」(希臘文apologia),其實只是一綫之間,「成功的道歉能化解屈辱、挽回尊嚴、修復關係。」在這個歷史轉型的新時代,放下自負,謙卑道歉,才是當權者「得人心得天下」的不二法門。

2016-04-27

這邊廂香港,當25歲的梁頌昕連一件行李也得靠父母處理、26歲的連詩雅在拍攝《跟住矛盾去旅行》處處要兩名助手服侍,二人盡顯「港孩」、「港女」本色時;那邊廂的日本孩子卻是,自己的書包自己揹,自己的垃圾自己帶回家,自己走路上學,自己造玩具,自己洗菜切菜,甚至自己收拾行李去旅行,皆因日本父母教孩子從小時候開始從小事做起,養成自己的事情自己做的習慣,長大後不要麻煩別人,就是對自己負責。   就像改編自真人真事的電影《小花的味噌湯》,主角千惠說:「我沒錢、沒權、沒地位也沒財產,甚麼都沒有,我能留給女兒些甚麼?」最後,她決定用生命僅餘的時間,把「自食其力」像最珍貴的禮物一樣送給女兒。   故事講述由廣末涼子飾演的千惠,婚前發現自己罹患乳癌,本該無法生育,卻在渡蜜月停止化療期間意外懷孕,所幸,夫婦同心抗癌,跟著神醫每天吃玄米飯及味噌湯,不但在死神手中搶回健康,而且誕下天使般可愛可親的小花。可好景總是不常,千惠被發現癌症已擴散,在生關死劫間,她在想必須為女兒留下些甚麼,於是在小花五歲生日的那天,給她送了一條圍裙,並從那天起傳授她一身做家務及煮飯的好功夫,「只要身體健康,將來不管去哪裏或是做甚麼,都能好好生活;念書是其次。」   現實中的千惠於2008年辭世,小花亦已升上小學四年級,卻仍然堅守與亡母的約定,每朝早風雨不改的為自己與父親煮玄米飯及味噌湯,而千惠丈夫信吾更於2012年把亡妻的網誌,出版成《小花的味噌湯:安武家面對生命的8堂課》,讓不少在溫室裏育兒的父母閱後汗顏。   父母教孩子學會生存,成為挺立的大樹,是對孩子最大的愛;孩子認真看待生命的價值,對自己負責,才是對父母最大的回饋。 

2016-04-20

好友陳智遠前日傳來「最新好消息」:「古諮會押後皇都戲院評級。我現在要大量搜集有關皇都的故事與回憶,妳肯幫手就太好喇!」智遠知道皇都正被地產商收購,擔心它難逃被清拆的命運,自去年12月開始撰寫有關的文物價值評估報告,更聯同一些保育團體於上周五發出危急聯合聲明,促請古諮會將皇都至少評為一級歷史建築。 說來,我這個「老北角」有點慚愧!不是智遠,我不知道皇都一竹籮的威水史——前身為璇宮戲院 (1952至1957年),1959年改建成皇都戲院大廈;不少國際級音樂家及歌舞團都曾在此表演,17歲的鄧麗君也在這裏初踏台板;其屋頂上建有外露式拋物線型的混凝土桁架設計,上面有著名藝術家梅與天的大型飛天浮雕「蟬迷董卓」,不但全球獨一無二,而且是本港現存最舊的戰後單幢式戲院,見證了戰後電影業百花齊放的光輝。 我生於北角繼園台的豪宅,後來做電器代理的爺爺生意失敗,我們幾姊妹隨父母搬到北角春秧街的排房。對大人來說,恍如由天堂搬到地獄;對小朋友來說,豪宅與劏房無甚分別,只是家裏由本來養番狗及鸚鵡,變成樓下春秧街巿一蚊一隻的雞仔吧了!後來家裏環境改善了,搬到北角大型私人屋苑百福花園,三個中學死黨均是福建人,當然住在有「小福建」之稱的北角,一個住堡疊街,一個住僑冠大廈,另一個就是住在皇都內的住宅單位。 在叮叮電車聲響襯托下,座落於英皇道的皇都戲院,當年稱得上是年輕人蒲點,就等如今日的銅鑼灣Sogo,也是我們四個「M Club」小妮子不見不散的集合地,無論是睇戲、改衫、剪髮,或是買鞋、飾物、眼鏡、卡式帶、明星相,統統都在戲院商場的小迷宮內。 只是,昔日的黃毛小丫頭已成幸福人母,今日的皇都亦韶華老去,封存的舊記憶卻講不出有多重,已載不動許多愁! 兼職大學「講師」、全職非典「港媽」。

2016-04-13

好友被氣得七孔冒煙。話說她早前帶兒子去參加寫生比賽,親眼目睹有小女孩全程由母代筆,好友幾番阻止不獲該港媽理睬,小女孩則露出慘慘豬樣,結果竟然由「出貓」的奪冠。我跟好友慨嘆,就是這種怪獸家長,以為愛子女心切,其實可能「愛你變成害你」一世。   情況就好像育有一子兩女的梁特首。大仔傳昕是劍橋生物化學系博士,專門研究幹細胞;曾「自封公主」的二女齊昕於倫敦經濟學院法律系畢業;孻女頌昕則畢業於劍橋經濟系,與「人生勝利組」麥明詩是同學,現於史丹福大學修讀國際政策研究碩士,更曾先後於8間國際私人大機構做實習生,其近乎完美的學歷與見習履歷讓一眾港孩恨得牙癢癢。可惜的是,日前被爆出的「行李事件」鬧得全城熱烘烘,指特首夫人迫機場人員為女兒送行李入禁區,再加梁特首護女心切及一眾高官護主情急,連累一向低調的梁頌昕被封「第一港孩」。   嚴父慈母組合下教出的兩個女兒,一個太麻煩,一個太聽話;一個萬聖節當街摑母,一個機場不肯拿行李……本來該羨煞旁人的「第一家庭」,卻給不少溺愛子女的中產父母來個當頭棒喝。   幾米都說,我的錯都是大人的錯。當我們嘮嘮叨叨的埋怨這個港孩、廢青充斥的年代時,又有沒有認真檢討一下,到底是誰把孩子從小訓練成不會綁鞋帶、不會切生果、不會自己洗澡、不會拿行李、不會處理大小二便、飯來張口、衣來伸手、事無大小都依賴大人或傭人,甚至漸漸讓孩子喪失為自己生活與生命負責的能力?   說穿了,只有萬能的父母,才會培養出無能的孩子。正如美國著名作家阿爾伯特.哈伯德(Elbert Hubbard)的名言:「當父母為孩子做太多時,孩子就不會為自己做太多。」與其授之以魚,不如授之以漁。   愛之,更要教之。 兼職大學「講師」、全職非典「港媽」。

2016-04-06

此時,此地,腦裏反覆哼唱Eason的《十年》:「如果那兩個字沒有顫抖……如果對於明天沒有要求……」還記得07年,葉兆輝博士一句「回歸十年,你該寫點甚麼」,讓我鼓起了勇氣,連續數月沒日沒夜的資料搜集、組織、訪問、回帶、重播,撰寫成《回歸 ·十年 ·人事》一書。十年,像是一個約定。 然後,在再走過另一個十年之時,是獨立電影《十年》那份創作的勇氣,觸動發起香港人的某條神經,在政治恐懼中Vs道德勇氣下,香港電影金像獎評審勇頒「最佳電影」給《十年》,協會主席爾冬陞亦勇撐《十年》:「我們最需要恐懼的,是恐懼本身。」他們敢做敢說的勇氣,惹來全場尖叫。 關於勇氣,我想說的……除了《十年》,還有由泰隆艾格頓(Taron Egerton)與曉治積曼(Hugh Jackman) 主演的新片《我要做鷹雄(Eddie the Eagle),都在喚醒大家,如何讓不可能變可能。 電影改編自英國著名跳台滑雪運動員Michael Edwards的真人真事,講述自小有膝患的Eddie夢想成為奧運選手,可他無天資、無台型、無技巧、無支持、無金錢,是「輸在起跑綫」的N無人士,同學、老師及父親都紛紛嘲笑他「永遠不會是奧運選手材料」、「無人想知你係乜水」、「放低你的垃圾夢想」,情況就像刻下的《十年》,被一眾資深電影人批評為「製作成本低」、「無技術」、「不專業」、「不賣座」、「大笑話」及「黐線」等等。 偏偏,Eddie憑著一股傻勁,不但感動了酗酒的前跳台滑雪天才Bronson任其教練,而且在歷盡艱苦、受盡恥笑後,終於在88年代表英國出戰加拿大冬季奧運會,雖然最終包尾,但卻跳出了國家隊及個人最高紀錄,其「永不言敗」的勇氣更感染全場觀眾、媒體及運動員起立鼓掌,由一隻飛不起的企鵝變成別人眼中的「飛鷹」。 任何事情,只要有勇氣,為時並未晚。

2016-03-30

潔白可愛如天使的台灣4歲女童「小燈泡」,遭33歲陌生漢王景玉割頸斬首,聞者痛徹心脾!當台灣藝人紛紛表示須判處死刑、近百名民眾在地檢處圍毆疑犯、社會組織呼籲萬人上街撐死刑時,「小燈泡」母親卻能在如此疼痛之下,理性而清晰地表達訴求:「我認為,這樣的隨機殺人事件,疑兇基本上在當時是沒有理智的,這不是靠立甚麼法、怎麼做處置,就能夠解決這個問題,我還是希望能從根本、從家庭、從教育,來讓這樣子的人,消失在社會上面,我希望我們以後的子子孫孫,都不要再出現這樣子的人。」一字一淚,鏗鏘有力,撼動人心。   「小燈泡」祖母亦哭訴:「這社會病了!」病,是因為貧富、幸福太懸殊?這邊廂,是擁美國南加州大學碩士學歷的中產夫婦,育有三女一男,妻子還剛辭去高職厚薪回家帶孩子,生活美滿如月,旁人路過都會回望及羨慕的一群;另一邊廂,卻是長期吸毒及有家暴前科的「啃老族」,曾服兵役,退役後一直無業,平日大吼大叫、四處搗亂,明顯對社會充滿仇恨的一群。   是甚麼或是誰在王景玉心靈種下仇恨的苗,最終走上殺人狂魔之路?暫時還未知道!我只知道,從不少研究資料顯示,孩子行為邪惡、殘忍,70%源自小時候家庭不幸、父母品德或家庭教育等問題,例如自尊心受到傷害的嬰幼兒,長大後大多數會焦慮不安、欠安全感、自信心低,甚至沒有同理心,嚴重的更會有「反社會人格」,成為暴力犯的機會比一般人高29%。   我不相信,有孩子天生是惡魔或是天使,正如古希臘大哲學家柏拉圖(Plato)說:「任何壞人也不是出於本意成為壞人的。」我只相信,社會愈是病、人心愈險惡,我們愈要教孩子善良;並且希望,天下父母能從家庭與教育的根本中多分享、多分擔、多關愛,來讓這樣子的人,永遠的消失在社會上。 

2016-03-23

「我曾經以為優獸巿是一個和諧共融、完美無瑕的城巿,但原來並不是。我們都有自己的不足,我們都會犯錯,但我請求大家嘗試著,去了解大家,去包容大家,令我們的家變得更美好。」在剛上映的廸士尼動畫《優獸大都會》 (Zootopia) 中,新紥師妹朱廸 (Judy Hoops) 在片末的一番話,讓我久久不能釋懷! 本以為是一齣輕鬆淺白的廸士尼動畫,故事主綫不過是不甘平凡的小白兔,排除萬難成為首隻獲銀雞獎的兔警花,並不惜一切到動物烏托邦「優獸巿」追夢,最後成功偵破一宗世紀綁架案。可動畫下半場卻來個反高潮,不但顛覆了我們對各種動物的定型與偏見,也讓我們從獸性與法治的對決中得到反思。 在「優獸巿」這個所有動物都嚮往的夢想之都,居住了來自世界各地的大小動物,進化了的捕獵獸與被獵獸均能文明地相處,牠們像人類穿衣服、有夢想、有專業、有態度,事事講求法紀。直至朱廸成功破獲一宗動物失蹤案,15隻「被失蹤」的猛獸無故狂性大發,在傳媒渲染、政治化粧與黑幕下,全巿動物都「被恐懼分化」,佔90%的被獵獸紛紛懷疑只佔10%的捕獵獸天生野性難馴,引起了社會嚴重的撕裂。然而,所謂的大同世界背後原來善惡虛假難分,友善親切的猛獸被標籤、被歧視、被排擠,甚至被欺凌,表面馴良的綿羊副巿長竟是製造社會矛盾的始作俑者,「呢個世界係要靠嚇,就算要我射死晒全巿的捕獵獸都仲得。」社會秩序愈混亂,巿民愈水火不容,愈對當權者有利。 忽然覺得很心寒!去年的「雨傘運動」與年初一的「旺角暴動」,讓香港人一而再的「被恐懼分化」,這不正正就是政圈近年流傳的「愈亂愈有利梁振英當選論」嗎?想起早前誠哥語重心長的以「黃台之瓜,何堪再摘?」勸港人勿再做傷害香港的事,否則,香港繼續自亂、內鬥內訌、拉布剪布,誰摘黃瓜?誰是漁人?大家也許心知肚明!     兼職大學「講師」、全職非典「港媽」。

2016-03-16

接二連三的學生自殺身亡個案後,政府再狂推早前的宣傳片「全城fun享正能量」,看著高永文口號式說:「享受生活,與人分享,正面思維,每日開心啲,其實好簡單。」另一邊廂看到網上瘋傳的教育局「不自殺契約」,我欲哭無淚!卻想起台灣電影《太陽的孩子》海報上的一句「有一種力量,叫溫柔」。毋須口號,毋須契約,只須溫柔的陪伴,就是孩子跨過難關最大的力量。 也許陪伴孩子哼唱:「天將暗了,你還願意等多久?心受傷了,你是否也默默承受著這一切?如果生命繼續向前,總能看到前方的路會開;如果生命繼續向前,不論遇到壞的、好的,都是值得經驗的。不要放棄自己,生命不會重來。」此曲剛摘下台灣金馬獎「最佳原創電影歌曲」,叫《不要放棄》。「雖然明知輸,也不可放棄」——也是兩位導演提醒自己,也告訴觀眾的主題。   電影原形,是勒嘎舒米花了兩年,把母親與花蓮原住民復育梯田的過程拍成紀錄片《海稻米的願望》,鄭有傑看後深受感動,找他合作改編成《太陽的孩子》。故事講述阿美族Panay厭倦了醜陋的傳媒業,又遇上老父重病,索性辭工從台北返部落,與原住民引水復耕稻田,在幫助被邊緣化的部落找回原本的生活同時,也找回迷失的自己。可一直謙卑地使用大自然的原住民,偏偏遇上興建度假村的地產霸權,含淚質問:「土地沒了,家也沒了,我們要到哪裡去?」 從何處來,往哪處去?最感人的一幕,是抗爭中的婆婆問驅趕他們的原住民警察: 「孩子,你們的部落在哪?」電影簡單而誠懇的要我們放慢生活、思考生命的根源,「人在世上,甚麼才是重要的?錢再賺還有,但有些東西失去就無法再回頭。」導演在電影分享會上說得擲地有聲。 但願太陽底下,每個「不一樣」的孩子,都能夠堂堂正正站在自己的土地上,不被排擠,不被歧視,不被驅趕,並感受太陽的溫柔與溫暖。 兼職大學「講師」、全職非典「港媽」。

2016-03-09

在Fb的一句「離開那個陰晴不定的地方………」,觸動了舊同事的神經:「我是一個有底綫的人,沒興趣捲入他們《金枝慾孽》、《甄環傳》式的宮廷鬥爭,你懂的!我放假回來就政變,才領教到他們的宮心計,他們像是沒存在感的娘娘及欠安全感的宮女,背後用了很多手段得到他們想要的,然後一統天下。」 我笑說:「天下?他們的天下太細了!」許多人拋下尊嚴、千方百計,以為可以一統天下,其實他們所謂的天下,不過是「畫地為王」或「畫地為牢」的數十人,然後,他們漸漸與世界脫軌,再不願離開那 comfort zone (安舒區)。 像出爐奧斯卡影后貝兒娜森(Brie Larson)在電影《抖室》所飾演的母親Joy,17歲被擄走並禁錮做性奴,更因姦成孕誕下兒子Jack,兩母子的世界從此就是百呎斗室。5年來,母子倆相濡以沫,並在禁室中編造了一個母愛洋溢的童話世界,電視、枱凳、老鼠、盆栽、枯葉、衣櫃、浴缸、天窗、蛋殼及廁紙筒統統都是Jack的好友,他寧願相信這就是他的天下,甚麼是真的、甚麼是假的,其實已經不再重要,因為他漸漸適應活在小斗室,不想離開那個安舒區。 直至母子被救回到現實,從未接觸過陽光、樓梯、細菌和人類的Jack,反而在大世界喘不過氣,他寧願回到4歲,「媽媽急著衝上天堂卻把我忘掉!」幸而在適應及成長的困難中,Jack最終走出陰霾,重拾正常快樂童年,並在結尾拋下最發人深省的一句:“It can’t really be room if the door is opened.”(若房門是開著的,這個就不是從前的斗室。) 不論成人或孩子,每個人心裏都有無數個禁錮著自己的斗室,只要勇敢打開那道門,就會發現外面的世界其實很大、很美。 兼職大學「講師」、全職非典「港媽」。

2016-03-02

網上最近瘋傳一段日本幼稚園生十級跳的短片,感動全球數以千萬計網民,我承認,我也哭了!片中的幼稚園小男生,試跳比他還高的十層跳箱,一次、兩次、三次……屢跳屢敗,可他並沒有放棄,其他幼稚園生不斷為他打氣,第四次試跳依然失敗,他難過得坐在跳箱上哭了,此時,同學們竟跑到場中間,肩搭肩圍圈圈著小男生,並大聲鼓勵他:「不要放棄」,惹來全場不絕的掌聲,這支強心針讓小男生拭去眼淚,一鼓作氣的向前衝,結果在第五次跳出奇蹟。 奇蹟,總會發生在每個不放棄的人身上——連幼稚園生都懂的道理!這讓我想起台灣導演魏德聖的舊作《KANO》,以及香港新晉導演陳志發的處女新作《點五步》,異曲同工歌頌為夢想而不放棄的驕傲。   前者講述八十多年前的日治台灣時代,一支名為KANO的雜牌軍,由從未贏過到打入日本甲子園的熱血故事,教練總鼓勵年輕隊員說:「可以生氣,但不能放棄!」雖然他們最後輸了,但那種吐出最後一口氣仍不放棄的精神,卻贏得全場觀眾起立鼓掌;後者被譽為「港版《KANO》」,改編自香港1983年真人真事,講述band5中學校長為改變一班壞學生,成立全港首支華人少年棒球隊「沙燕隊」,並擊敗來自日本的水牛隊奪冠的威水史。片中,飾演校長的智叔說得鏗鏘有聲:「校長無講過話要你哋贏,但我有講過,要你哋唔好放棄。」 我們都曾經怕被世界遺棄,而輕言放棄愛情、放棄夢想、放棄自由、放棄尊嚴、放棄自我,甚至放棄與孩子相處的寶貴時間,口口聲聲說要孩子贏在起跑綫上,以為精通琴棋書畫、三文四語、十八般武藝,就能成為人生勝利組,卻忘了最重要的其實是培養子女有「永不放棄」的精神,並狠狠的告訴他們:比賽也好,人生也好,輸贏並非最後的價值,最大的價值是在不斷努力的挑戰自己,為自己打出一個漂亮的全壘打。    兼職講師、全職媽咪;不亢不卑不離地。

/136



C觀點

中原城市領先指數

廚神

旅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