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媽me些牙 - 鄧明儀
2016-08-30

每年9月,都是父母為子女爭升小學額的戰線開始。像剛過去的周六,有傳統名校舉行小一招生簡介會,好友跟近2,000名父母一樣通宵輪候派籌。據其校長估計,今年約有3,700人爭150個位,並強調收生著重學生的「童真」。出席完講座的好友慨嘆:「即係要勁過甄子丹,一個打25個……當你為人父母,先知香港教育真係黐咗線。」另有家長表示,花了數萬元為兒子報讀機械人研發課程、面試訓練班等。   所謂的「童真」?彷彿是天方夜譚。   從沒一個世代的父母像現在的焦慮,他們都習慣了「高成就導向教養 」(Overachievement Oriented Parenting),把無休止的活動填滿孩子的生活。然而,現代神經科學研究都在告訴我們,「真正的潛能」惟有通過無所事事的時期才能實現,「真正的自我認識」亦只有在放空的狀態下才會展現;有著名心理學家更發表最新論文《休息不是偷懶》:「允許孩童做形式不拘的白日夢,及處於其他類型的心不在焉狀態,對於發展社交技能是必要的。」   日前跟親子理財專家李錦飯聚,談到現代父母的過度緊張,說很喜歡他最近在電台以《玩.讓孩子多玩》為節目主題。剛修畢教育碩士的他笑言,其兩個寶貝仔就是成功的實驗品:「其實只要放鬆讓孩子自己玩,孩子感到快樂,其認知、語言、社交、情緒管理、身體協調、想像力、集中力、創造力都會提升。」   這與我的「Eat、Play、Love」育兒之道不謀而合,更感動的是同日下午聽到犬兒幼稚園校長在家長會的一番話:「我們K1不教讀書寫字,K2會根據不同學生的程度教簡單的認字。我明白香港家長的緊張與壓力,但我們的教育宗旨是,不強迫學生做任何事,只鼓勵學生盡情的玩,好天要玩,落雨天更要玩。」   讓孩子活得像個孩子,才是成長最必需要的。 兼職大學「講師」、全職非典「港媽」。

2016-08-24

扭開收音機,聽到梁詠琪憶20年星途感觸落淚,並宣布為了回歸家庭而「封咪」的消息,「這忙碌的20年來,有得有失,失去的可能已經追不回,不過慶幸的是,今天的我仍有機會選擇。」讓我感同身受! 是1996年,初入行的我訪問初出茅蘆的梁詠琪,當年如天使般瑩瑩發光的她,首次大談愛情,坦言自己是那種「不愛則已,一愛就死心塌地」的女孩……然後,我們在那些年的平行時空,各在談不被看好的戀愛,各在談失去自己的戀愛,甚至在戀愛的十字路口選艱難的那邊走。 然而晃眼20年,當年的美麗好勝少女,已奮勇跳過很多障礙物,靠著智慧與柔軟走到今天,並「選擇」在下半生為了所愛,真心來演那個不必個個都稱讚、無意討好各人的新角色,「隨性去找被錯過的小確幸,四出收割忘了吻的吻。」她在新歌《B面第一首》唱出不少女性的共鳴。 刻下的梁詠琪是最幸福的,不但嫁得西班牙好老公Sergio,而且誕下超萌混血女兒Sofia,還可以「選擇」在這個「好時辰」劃上休止符。「對我來說,結婚生女是我最大的成就!現在是最好的好時辰,家庭和事業的平衡,成就感和幸福感都剛剛好。」她在訪問中自白女人的大志。 一切,取決於「選擇」。正如我選擇離開那些我看不起的人,選擇重返純真的校園執教鞭,選擇像那個說出皇帝沒穿新衣的小孩般我手寫我心,選擇以最多也最深的愛陪伴兒子成長,選擇轉裝上陣做最真的自己,選擇被出賣後依然相信人,選擇努力捍衛自己的選擇。 幸福是,仍有機會「選擇」,一切未晚 ! 兼職大學「講師」、全職非典「港媽」。

2016-08-17

被迫走的舊同事呻:「他們現在只維護自己利益。一邊扮關心你,一邊推你去死,我覺得好恐怖!」現實生活中,「你死好過我死」的戲碼天天在上演,比喪屍更喪盡天良的人就在你我身邊,這亦是剛成為最賣座韓國電影《屍殺列車》要道出的主題:人性比喪屍更可怕。   雖說喪屍片題材千篇一律,但《屍殺列車》耗資逾8,000萬港元、動用100名臨時演員、40名化妝師,炮製不一樣的打喪屍攻略,直教荷李活喪屍片靠邊站,國際雜誌《Variety》亦大讚「顛覆荷李活災難片的陳腔濫調」,亦是繼06年《韓流怪嚇》、09年《海雲臺》及12年《火海108》後,再次向世界宣告,韓片可媲美國際級數。   故事是《人性的弱點》現實濃縮版,對人性醜陋的刻劃推到極點。講述一場神秘病毒疫情於韓國爆發,市儈的金融經理石宇(孔侑飾)承諾陪女兒由首爾到釜山探前妻,不知就裡登上一架恐怖列車,車上有一女生被神秘病毒感染變喪屍;就這樣,乘客無分貧富、職業或地位,開始一個咬一個……   442公里車程變成度秒如年,有人大難臨頭各顧各,關上列車門置別人於喪屍口下不顧,有「自私精」賤得把同伴推去屍口,甚至有人「劣幣驅逐良幣」去排斥好人。然而,亦有人在自私中顯無私,冒死去其他車廂救人,而當中藏著的親情、友情、愛情更盡顯人性光輝一面,教觀眾尖叫中有淚!   最後,女兒秀安給父親當頭棒喝:「你以前就係成日顧住自己,所以媽咪先會走。」離開戲院時,我想起表面溫文正直、西裝筆挺、口說道義,但實質「做咩都淨係諗自己」的他,由人變喪屍露出獠牙的一刻! 兼職大學「講師」、全職非典「港媽」。

2016-08-10

最近,閱畢季羨林之子季承撰寫的新書《我和父親季羨林》,回想其已故父親生前的種種;另一邊廂,也在追看RoadShow為「國學大師」饒宗頤籌備4年並製作一連十集的《學藝期頤》,想起自己多年前有幸訪問過「南饒北季」,以及與饒公私交數十載的「詞學泰斗」羅忼烈、「會走路的植物百科全書」胡秀英(已故)等國寶級知識分子,都是畢生難忘的經歷。 關於「知識分子」,我想起台灣名編劇吳念真寫的一段文字:「我定義的知識分子,是在一群人裏面,你的知識比大家多一點點,可是你會把多的那一部分奉獻給大家,那才叫知識分子。知識分子很少,現在知識都是賺錢的。你看現在書店裏的書,都是要在30歲之前賺到一億,你的知識比別人多就會比他更發達。」 今日的知識分子,絕大部分是「士可殺也可以辱」,然而,對坎坷半生的季羨林來說,知識分子該是「士可殺不可辱,不低頭,也不覺得絕望,始終往前走。」胡秀英則認為,知識分子應該是「耕他人未耕之田,開他人未開之礦。」昔日的知識分子都在幹著別人眼中微不足道的小事,累積起來,才成就了他們國際上的地位,包括其學術、人格各方面的魅力,像饒宗頤。 今年,是這位文化巨匠的百歲華誕。像饒宗頤這樣的文、藝、學三者兼備的學者,其世界裏,就只有學術研究,走到耄耋之年,仍然放不下筆,孜孜不倦的繼續撒種施肥。「只要你真正喜歡你的工作,就不會覺得苦,你便會覺得有無窮的樂趣。」饒公親身演繹了甚麼是「以有涯追無涯」的快樂學習之道。 兼職大學「講師」、全職非典「港媽」

2016-08-03

在剛過去的書展中,家長們除了搶購補充練習外,還有兩本「星級教育媽媽」撰寫的新書賣斷巿,一本是麥明詩母親麥何小娟的《我的女兒麥明詩 — 一張白紙到10優的培育經歷》,另一本是陳美齡的《50個教育法,我把三個兒子送入了史丹福》。   書中,麥太以專家言,由孩子的基本能力、心理發展到解難能力等,分享「人生勝利組」是如何煉成的;另一邊廂,挾美國史丹福大學教育學博士的陳美齡,則公開如何把知識當寶物送給孩子,並培養孩子自我肯定的能力、自立能力、發問能力等,到最後教出三個同樣被史丹福取錄的兒子。她們同樣是不談理論,只以自身實例告訴大家,養育教子是人生樂事,這明顯與現世代「盲目催谷子女」的怪獸家長迥然不同。   能把孩子送入劍橋或史丹福等國際名牌學府,是無數家長畢生大志。然而,我更喜歡中大校長沈祖堯在其新書《筆遇》的一段話:「我相信一個會感恩的年輕人,才是社會未來的領袖。」他早前在書展講座時更談到,大學每年均取錄許多「尖子」,但他們的目標並非回饋社會,而是畢業後要在哪一間大企業工作、何時買第一艘遊艇、如何賺更多的錢等,「如果是這樣,我覺得這個教育是失敗的。」   當社會都在強調成績與分數時,讓今時今日的家長都以為,子女多才多藝、文武雙全,就能擠進「人生勝利組」以便繼續追名逐利,因而製造出大堆「高分無品」或沈祖堯所指的「高智商的利己主義者」,卻往往忽視了「品格教育」才是最重要的課題,更重要的是,孩子長大後有沒有一顆感恩之心 - 遇上逆境不抱怨,遇上順境會感恩,擁有時懂得回饋 – 才能成為社會未來的真領 袖。 兼職大學「講師」、全職非典「港媽」。

2016-07-27

遵守承諾,上周六帶學生去看電影版《導火新聞線》首場試映。短短60分鐘的,牽動著我在傳媒20年來的愛之深與責之痛。 多謝電影公司朋友及梁小冰仍稱我做「汪海藍」,但曾幾何時,我其實是「方凝」,一位有熱誠、有理想、有使命的記者,在「沒有真相,只有頭條」的年代,仍會像方凝般說出:「記者確實是『飢餓的一群』,但我們不能像飢餓的老鷹般,不顧一切去啃食一個快將餓死的小孩。我們必須有謙虛的自覺,求知的渴慕去處理新聞,這樣才是一個記者,一個傳媒應有的態度。」 然而,過去報業美好的時光已不復返,一如電影中的記者「兩面不是人」,近年既要面對紙媒寒冬,又要面對一些無心無知無良的管理層,要贏讀者人數、要贏hit rate、要贏時間、要贏廣告……但片中各主角卻一直在問:「係咪為咗hit rate咩都得?做新聞係咪只係為咗數字?」值得我們思考! 電影版100%香港製造,最大亮點是加入了吳孟達飾演電視台小職員譚銳智,美中不足的是欠梁小冰飾演的「皇阿媽」汪海藍。故事講述智叔不滿女兒七年前被富二代姦殺,兇手卻因官商勾結及司法漏洞獲判無罪,他於是在電視台以炸彈挾持人質,誓要為愛女討回公道,從而點起新聞道德之爭的導火線。 「新聞到底該怎樣?」這是我經常問學生及同事的。是站在「新聞自由」的高台上濫用「新聞自由」?是有片有所謂的「真相」?是巿場導向新聞?是挾「公眾利益」作藉口侵犯私隱?是我不殺伯仁、伯仁卻因我而死?是挾「公信力第一」的旗幟做流水作業的新聞?是為了「獨家」而見死不救? 我的答案得一個:「『事實』是新聞報道的底綫,我們一定要堅持不懈。」並用微小的力量,與「輝爺」打番場逆轉勝。 兼職大學「講師」、全職非典「港媽」

2016-07-21

中國演員郭濤因為與兒子石頭參加《爸爸去哪兒》而被封「模範老爸」,他特殊的教育「留白教育法」曾一度引來熱議,「優秀的父母要擁有一種放空的智慧,多給生命留白」。早前他更用13萬字寫成《父親的力量》,書中道出他由男人蛻變成父親的血淚史,以及當中的睏惑、疲累、絕望、頭痛,卻感謝孩子教會他成長,「怎樣做爸爸,我心裏沒有答案。沒有人天生就懂得做父親,這是需要不斷學習的。」 然而,不是每位父親都像郭濤會學習、肯承擔、想成長。像日本「溫情大師」是枝裕和新片《比海還深》裏的「雙失」中年良多,他討厭爛賭的亡父連累母親大半生沒過過好日子,24孝母親只能寄望兒子能出人頭地,偏偏良多身體裏流淌著父親爛賭的血液,讓他由文學獎作家淪為兼職私家偵探,生活拮据得連贍養費都付不起,每月只能靠呃呃騙騙才能見兒子一面。 片中最震撼人心的一段是,被良多勒索的少年不屑的說:「我不想成為你們這樣的大人。」理想早被現實磨滅的良多無奈地答:「你知不知有幾多人可以做想做的自己?」導演不斷從容而平實的問良多,其實也在問我們:我們小時候的志願是甚麼?我們的人生有甚麼不正常?我們怎麼會走到這個地步?我們甚麼時候變成了我們不想成為的大人? 電影最後以一場颱風,把良多和家人聚在一起,與心感虧欠的母親細說亡父,與既陌生又親近的兒子在公園互訴心願,與曾經深愛的前妻促膝而談,當以為可破鏡重圓之時,妻子卻當頭棒喝:「要做好父親、要親子,為何不在離婚前做?」暴風雨並沒改變良多的命運,一家人繼續各有各的生活,只是心裏已盛載著溫暖的回憶,以及鄧麗君的歌聲,「比海還深,比天還藍……」 兼職大學「講師」、全職非典「港媽」。

2016-07-13

對於我這類相信英式教育的家長來說,擁有140年歷史的著名英國寄宿學校Mount Kelly剛正式宣布落戶香港,成為首間駐港的英國傳統寄宿預備學校:凱莉山國際學校(Mount Kelly International School),並將於2017年正式運作、今年9月開始招生,誠然是個好消息。也多謝該校邀請我在剛上周六出席活動,分享育兒心得。 席間,從英國遠道來港的董事會成員Rick Johnson細說他對「全人教育」的看法:「在未來二、三十年,會有很多我們根本無法預測的職業,所以學校要培養的,並不是甚麼專業,而是有思考力、洞察力、判斷力、溝通力等瓣瓣掂的領袖。」我很認同Rick的講法,這就正如國際著名管理大師大前研一所說,我們的孩子將面對一個千變萬化、沒有答案的時代,沒有所謂成功楷模或方程式,因此,我們刻下要培養的是孩子的「生存力」,即是不管把孩子放到世界哪一個角落,都活得下去,就算赤手空拳,也能靠自己掙一口飯吃。 我的育兒心得其實說簡單也簡單,就是「eat、play、sleep + love」,即在0至6歲嬰幼兒敏感期,盡量讓孩子食、玩、瞓,並給予滿滿的愛與陪伴;另一邊廂,6至12歲另一個重要階段,則要為孩子選擇「未必最好,但最適合」的學校。以犬兒為例,當年報考6所幼稚園,3間傳統教會幼稚園、3間著名國際幼稚園,結果前者全軍盡墨,後者全部錄取。我們在賽後檢討,相信兒子「每事問」及「冇時停」的性格乃成敗關鍵,對許多傳統學校來說,兒子可能是多口、百厭、唔聽話,然而在西方教育來說,卻是富想像力、觀察力,好奇心。 這說明了,用欣賞的眼光,一定會看到孩子的長處;用挑剔的眼光,每一種行為都可以是短處。這亦是剛上映的《海底奇兵2》所帶出的主題:父母相信孩子,孩子就「一定得」;開口閉口衰仔、蠢仔,則教孩子易放棄。說到底,孩子是頑劣是優秀,是蟲是龍,還得看家長能否換個角度,把負面看成正面吧! 兼職大學「講師」、全職非典「港媽」。

2016-07-07

近年與無綫外事部元祖級曾醒明飯聚,他總是雲淡風輕的一句:「明儀,你懂的。」恍若《宮心計》的安插黨羽、清除異己,我見過,我真係見過;人稱的「被退休」、「被辭職」,我懂;而李寶安所謂「飛鳥未盡,良弓升上神枱」的比喻,往輕裏說是「打完齋唔要和尚」,往重裏說不過是「一朝天子一朝臣」,懶理你甚麼開國功臣、鞠躬盡瘁,就算死上幾千百個都是不算一回事,我也懂。然而,當6月21日收到曾生傳來「退休」的訊息:「……成功不必有我,功成其中有我。」時至上周五他last day,我仍未能接受。 5月底時才與曾生、剛「榮休」的彭公等一眾無綫老友飲茶敘舊吹水,並打趣成立了名為「東將西貢街坊大聯盟」的8人小組織,席間,曾生還對無綫處處維護、毫無退意;時隔一個月,便「突然」要他離開服務42年的崗位,其高層們司馬昭之心,路人皆知吧! 被譽為「傳媒之友」、「拆彈專家」、「無綫救火隊」,甚至「大台明福俠」的曾生,無論對傳媒高層、老鬼或小記來說,都幾乎是無綫唯一的對外窗口,無綫收視高低、觀眾投訴、藝員醜聞、關公災難、紅白二事、民選港姐down機,事無大小都係嗰句:「搵曾生啦!」其電話年中無休24小時長開,總是有求必應、有問必答。猶記得曾生跟我說過,最難忘有次冬至,氣溫降至兩度,他正在被窩好夢正酣時,凌晨3點收到某娛記來電說未收到採訪通知,「唔知好嬲定好笑。」他微笑眼開說著往事,點滴在心頭。 不字斟句酌、不恃老賣老、不慍不火,不亢不卑、不卸膊、不離地,堅硬如水,實幹如木,其履歷與人情練達就像《見習無限耆》的羅拔廸尼路——就是我認識20年的曾生。正如陳志雲多年前曾跟我說:「連曾生都話衰嘅人,肯定本身就係衰。」自焚、攬炒……留低的只有更醜陋!  兼職大學「講師」、全職非典「港媽」。

2016-06-29

韓國電影抬頭,始於90年代,而我開始留意韓國電影,應該是由98年那淡淡然的《八月照相館》開始,然而,真正讓我愛上韓片,甚至傻瓜得自修《韓國電影史》,卻是因為朴贊郁「復仇三部曲」之二的《原罪犯》。 猶記得當日步出百老匯電影中心,一直想著崔岷植用利剪剪去舌頭來贖罪的一幕,那種久久不能釋懷的震撼,讓我不禁一個人在凌晨時分,重看朴大導的成名作《JSA安全地帶》及《復仇》(「復仇三部曲」之一) ,往後追蹤其《親切的金子》(「復仇三部曲」之三)、《三更2之割愛》及《飢渴誘罪》等,更崇拜這位被譽為「韓國暴力美學」代表,對於人性善與惡、魔鬼與天使只一線之差的描寫,真實得見骨見肉見血。 坦言,近年韓片在港是靜了,直至久違7年的朴導終於歸位,執導恍若《人性的弱點》精華版《下女誘罪》,今次延續了「復仇三部曲」的復仇與偷窺,卻少了暴力、血腥、多了情慾、幽默,正如朴贊郁早前在康城影展接受訪問時形容:「這是我導演生涯最繽紛的一部電影。」 電影改編自英國作家Sarah Waters的《荊棘之城》(Fingersmith),朴導把背景維多利亞時代改成二戰時期日治下的韓國,當中隱隱透著當年韓國人對日本人掠奪所產生的恐懼、憎恨與輕蔑。故事講述在華麗的大觀園內,人人都有太多不能說的秘密,美麗如白合的千金小姐從小繼承大筆遺產,卻被迫淪為姨丈朗讀古書的禁臠;自命不凡的伯爵其實是偷雞摸狗的騙子,計劃騙財又騙色;楚楚可憐的下女 (女僕) 原是扒手的遺孤,為了生存而扭曲自己。 三個主角,三個倒敍,細說在金錢、慾望等誘惑下,赤裸裸掀開人性的自私、醜惡與貪婪,總之「寧我負天下人,莫天下人負我」,並紛紛以糖衣包裝毒藥,以為布下天仙局引君入甕的,卻呃人者亦被人呃;以為同是天涯淪落人,卻真作假時假亦真……人性本該如此,毫不意外。 最後,機關算盡,往往不敵真愛。說穿了,都是朴贊郁「復仇」系列設局要我們明白的真理。 兼職大學「講師」、全職非典「港媽」。

2016-06-22

日前有報道指,女西醫網上結識年約半百的算命師,稱拍拖三年間送禮送錢多達2,258萬,惟男方去年突然「失蹤」,才知男方期間原來曾已婚、離婚、又再婚,遂興訟向舊愛追錢。   這位女西醫曾是我們多年來的家庭醫生,在將軍澳區行醫達20年,出名人品好、笑容好、醫術好,並經常免費接受電視台諮詢及訪問,可惜「妙手仁心」偏偏愛上「情場騙子」,當別人紛紛嘲笑她「辛苦賺埋錢俾男人呃」、「聰明一世、低B一時」、「太渴望愛的中女」時,我卻很欣賞她的敢愛敢恨:「但我肯面對現實。」   從來都說,男人不壞,女人不愛。就算多聰明的女人,如果有個壞男人向全世界說要讓妳成為世上最幸福的女人,或者當眾情深擁著妳唱《愛我別走》,妳不要問、只會信:「呢隻無腳嘅雀仔終於肯為我停低。」然而,當男人命中注定要在愛情中遊蕩,而女人則人到中年又不想total lost,除了老土的一哭二鬧三上吊外,其實又可以怎樣呢?   像伍詠薇般在「老公玩完仲要老婆執手尾」後,鞠躬道歉稱會「自我檢討」,然後如常與「慣犯」練海棠同枱食飯、各自修行?像李心潔般盲撐「出軌」彭順,「真實的情感是要互相扶持的,人都會做錯事,生活在一起就要一起學習成長。」然後走出傷痛、放下過去、繼續前行,並為箍實老公而生仔?還是像周慧敏般先分手、後閃嫁「孔雀開屏」的倪震,或者像馬伊俐般輕描淡寫的以「戀愛雖易,婚姻不易,且行且珍惜」去原諒被揭「偷食」的丈夫文章?   男人太賤,只能說,是因為女人太好。她們都相信,愛不是一切,但一切都是愛!並用愛包容對方的錯與「曳曳」,然後一起攜手走下去。有賭未為輸。 兼職大學「講師」、全職非典「港媽」。

2016-06-15

如果不是黃韋龍 (阿龍) 邀約為其新書《那動人時光》寫序,我幾乎忘了方曉童。回憶推回到96年,初出茅蘆的我被梁天偉邀請到「養德堂」兼職,主要負責旗下雜誌的封面專訪,包括《君子雜誌》、《方太世界》,以及阿龍任主編的《閣樓》(Penthouse),後來也記不起為甚麼會成了《Penthouse》御用freelance writer,筆名方曉童,幾年來開宗明義跟無數明星談性說愛。 記得當年的阿龍,蒼白高瘦、斯文青澀,總是一身白恤衫配杏斜褲,既有古代書生的氣質,也有現代知識分子的特質。後來知道他主修中文系,攞過文學獎,曾為人師表達兩年,95年毅然放下身段殺入傳媒,翌年因《Penthouse》社長突然請辭,才30歲的他由小編走馬上任主編 (據說是《Penthouse》各國版本中最年輕的主編),時勢造出這位「成人媒體」英雄。 能妙筆生花的阿龍,卻從不自命清高,只是一直努力的邊學邊做,由策劃、編採寫、翻譯、校對、分色、攝影、發行等都一腳踢處理,甚至一邊廂扮演鹹濕讀者撰寫來信,另一邊廂又變回義正詞嚴的編輯回信。他打破了成人雜誌的傳統採訪及出版手法,當年的舒淇寫真、「日版楊采妮」程嘉美寫真賣個滿堂紅,還有宮雪花、林詩雅、溫碧霞、小沢圓等讓男孩刻骨銘記的封面,統統出自他手筆。 對「她們」,阿龍從不存在丁點褒貶之意,甚至有幾分憐惜、幾分尊敬,「從本質看,我們每天都因為各種代價出賣自己,有人賣時間,有人賣專業,有人賣笑容,有人賣勞動,有人賣尊嚴……艷星不過是一班賣姿色的演藝工作者,理應沒有高低貴賤。」 20年後,走過五湖四海、歷盡燈紅酒綠的阿龍,早已變成別人口中的龍哥,卻選擇在這個時候,把那段勞苦卻美好的動人時光、那些耿耿於心的過去、那些女人的芳香、那些白蘭地的氣味、還有玲玲、思思、晶晶、丹丹、薇薇等鹹與甜的故事,趁很多畫面還未被完全掉淡的時候,用力的回憶,用心的記下 – 在書中記下那些年男孩們的精緻回憶。

2016-06-10

好姊妹最近遭奸人設局陷害,自覺「犯了彌天大罪」、「受了很大教訓」,心情跌落谷底,幸得朋友四方八面湧來的鼓勵,還有楊絳先生留下的《一百歲感言》點醒:「我們曾經如此期朌世界的認可,到最後才知道:世界是自己的,與他人『毫無』關係。」讓她更明白到:活在別人的期望,是生命最大的浪費。   心情已經平伏的她,再展現水蜜桃般的笑容:「性格沒辦法改了,天生如此,改了便不再是你不再是我,活著就是為了活出自己嗎。」這亦是我與兒子最愛讀的美國文學兒童繪本大師Eric Carle (艾瑞 . 卡爾) ,其經典童書之一《The Mixed-Up Chameleon》 (混亂的變色龍) 要說的小故事大道理。   故事講述,變色龍既有捕捉蒼蠅的本事,也有變換自己身上顏色的本領,生活原本平淡卻快樂。直到有一天,它來到了動物園,見到很多漂亮的動物,才猛然發現自己的世界不夠好玩,並嚮往其他動物的生活。它開始嫌棄自己太小、太弱、太慢,於是逐一許願,願望自己變得像其他動物一樣 – 像北極一樣魁悟、像紅鶴一樣美麗、像狐狸一樣聰明、像魚般水中暢泳、像鹿般奔跑、像長頸鹿看得遠、像烏龜窩在殼裏、像大象一樣強壯、像海豹般搞笑。   結果,變色龍竟然願望成真,它首先變出北極熊又白又大的身體,然後是紅鶴的長腳及翅膀,還有狐狸尾巴、魚鮨、鹿角、長頸鹿脖子、龜殼、象鼻、海豹鮨狀肢,最後變成了一個滑稽的四不像。可是,它並不快樂,而且開始懷念自己原本的樣子……   故事結尾 “I wish I could be myself” – 做自己最好。我也曾經因為「衝動」、「感性」、「容易信人」、「不媚上、不欺下」、「說出皇帝沒穿衣」等性格缺點,在感情與工作路上跌得傷痕纍纍,但是,當我見到許多人為了一份工變成四不像時,我慶幸,我仍然喜歡現在的自己,仍然能夠講一聲我係我,因為,我就是我本身的傳奇,與他人毫無關係。 兼職大學「講師」、全職非典「港媽」。

2016-06-01

張艾嘉曾說:「每個人心裏,都有一首李宗盛。」他唱出了男人背後的迷惘,寫出了女人心底的失落,無論是《寂寞難耐》、《愛如潮水》、《我是一隻小小鳥》、《讓我歡喜讓我憂》,還是《夢醒時份》、《愛的代價》、《當愛已成往事》,總有一句能把你唱哭。 在自言「年紀大了,老人斑都出來了,但最喜歡現在的自己」的時候,57歲的李宗盛為代言的球鞋品牌110周年,跨越居住過的東京、溫哥華、香港、吉隆坡、北京、台北等城市,並公開他的製琴過程、他台北的辦公室、他代步的摩托車,與當年那個一籌莫展、膚淺幼稚的少年並肩而行,跟著自己的記憶再走一遍,拍了齣12分鐘的微電影。 打開回憶的閘門,李宗盛回頭看自己的人生,怎麼會走到今天的自己?由早年捉襟見肘的東京之旅;到35歲那年,「歌債如山」的他急著逃離原來的身份,來到寂寞但有意義的溫哥華,決定要當個製琴師,並在後來成立了李吉他;然後,在事事講效率講速度的香港,一不小心讓感情變得浮光掠影…… 2004年,李宗盛與林憶蓮結束六年婚姻,留下一句「我們若是錯誤,願你我的愛沒有白白受苦」後移居北京;最後為了照顧高齡的母親,於三年前尋原路回到台北,「我就能夠看見,匆匆離開時那無心品味的茶仍有餘溫,我敷衍告別的人還在那裏生我的氣。32年前的秋日一個下午,在這裏四樓(滾石唱片)我應徵的差事,對於一個只有五首創作、剛剛在行業裏邁步的年輕人來說,天知道意味著甚麼?我不知道這些歌將會有甚麼意義,又要把我帶到哪裏去?」 這位「華語流行音樂教父」選擇在人生這個時候,回想自己所做的事情,百般滋味!「事過境遷終於明白,人一生中每一個經歷過的城市,都是相通的,每一個努力過的腳印都是相連的,它一步一步帶我到今天,成就今天的我。」原來,人生並沒有白走的路,每一步都算數,每一步都決定我們後來的面貌。 兼職大學「講師」、全職非典「港媽」。

2016-05-25

根據聯合國的最新統計,世界各國國會成員平均只有22%是女性,而全球國家領導人更只有約20位是女性。 雖然不少人說,這是一個「她時代」或「姊時代」,但在亞洲社會,「男女平等」似乎仍然是句口號,男女同工不同酬、性別歧視等現象仍比比皆是。妳生得靚嗎?輕則被指「恃靚上位」,重則拒絕男上司性騷擾,分分鐘加薪無份、花紅被扣,最後飯碗也不保;妳有才能嗎?可惜男性天生愛被崇拜,口裏說「愛才」,身體卻很誠實只「愛奴才」,他們只須一些無知無能無心的妹妹仔,像吳若希般以傾慕的眼神問:「典解嘅?」,妳愈有能力愈有主見死得愈快。 可幸,繼南韓首位女總統朴槿惠、緬甸首位女國家顧問昂山素姫、尼泊爾首位女總統班達尼後,台灣的首任女總統蔡英文亦在上周五上任了!「小英時代」不但象徵著一股引領台灣的新力量,也給不少女性打下強心針。被譽為台灣最具影響力的social media《數位時代》,更為此選出19位「WOMEN’S POWER」,藉此向女性們致敬,當中有引領時代的「Leader」、默默耕耘的「Pioneer」、推動新價值的「Advocate」,以及曾被嘲為「穿裙子的不適合當總統」的蔡英文。   59歲的蔡英文,既沒有陳水扁的「貧戶」光環頂頭,也沒有馬英九俊朗的外形與豐厚的政黨資源,更沒有浮誇的態度與許諾,只憑著謙卑、謙卑,再謙卑的聆聽藝術,「我們一起坐下來,討論看看怎麼做比較好。」從20至29歲年輕人手中取得近73%選票。 在520總統就職大典上,蔡英文穿著她最愛的黑白色系褲裝,以一貫內斂的形象,挾著女性領導人獨有的柔軟,傳遞著「不為他人左右」的堅毅說:「國家不會因為領導人而偉大;全體國民的共同奮鬥,才讓這個國家偉大。總統該團結的不只是支持者,總統該團結的是整個國家。」並像母親對自己孩子般承諾,把一個更好的台灣交到下一代手上。 溫柔,卻自信……

/136



C觀點

中原城市領先指數

廚神

旅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