飛躝(血淚)史 - 飛男、飛女
2016-09-01

在freelancer的世界裡,寫手跟sales的關係就好像歡喜冤家,有時是敵對(因為許多Sales都會要求寫手完成一些不可能的任務以滿足客戶要求),有時是同伴(招架難搞的客戶要互相幫忙掩護)。 我認識的大部分Sales都是話頭醒尾的聰明人,就算是難捱的工作都會有方法迎刃而解,大家可以好來好去地相處……唯獨有一個是我和飛女都十分害怕接觸的刊物sales,在背後為他改了一個花名:「金剛圈」! 人如其名,這位表面十分和善的so-called「好好先生」,每次開口總會像唸咒一樣,令人覺得活像令孫悟空頭痛欲裂的金剛圈!「金剛圈」令人最煩悶的一點,是他解釋工作上的失誤:為何他會失約不跟我這個寫手一同見客戶?為何約他早上見客又不可,下午又會不能?為何事事都要我這個卑微的寫手跟客戶周旋? 「金剛圈」總會用喃嘸佬打齋般的聲音講出一輪廢話──「因為架車要迫返去公司……」、「因為在家和街上看不到公司電郵……你讀出來給我聽吧」、「因為這個客每次都會拉我食飯,我不想去……」他每一次的解釋都跟我撰稿的工作完全無關呢!奇怪的是「金剛圈」可以在這份刊物屹立十幾年,難道他受到重用的過人之處……就是唸喃嘸和打齋? 一男一女兩個資深副刊記者,N年前一齊下海撈散,從此不想再受公司制度束縛。

2016-08-26

暑假對我們這些畢業了幾個世紀的大叔而言,本來是沒甚意義,不過在這個兩個月接聽電話的時候,就會明白暑假帶給我的影響。前日接到一個電話:「你好,飛男,我係ABC公關公司,XYZXYZXYZXYZ……」我跟電話另一端的女生說:「唔好意思,你嗰邊好細聲,可以大聲啲嗎?」女生似乎有點不好意思,繼續說:「其實我哋今次要代表XYZXYZXYZXYZ……」我有點不耐煩:「小姐,你嗰邊真係好細聲,我聽得好辛苦……」似乎女生沒有想過我的感受,繼續用她微弱的聲線說話……我忍不住跟她說:「不如你email份新聞稿俾我啦,拜拜。」然後收了線!飛女就叫我稍安毋躁,「呢段時間好多大學生intern喺PR firm實習,睇開啲啦!」說到這裡我,忽然想起另一位朋友的經歷——關公:「請問係咪C小姐?」C:「係。」關公:「我係代表XXX公關嘅,請問你係咪仲喺XXX報紙做?」C:「我走咗囉喎……」關公:「咁唔該,再見。」C小姐為「被收線」一事忿忿不平,覺得這個公關公司很不尊重,又有朋友覺得是敵對媒體搞事……其實我覺得只不過是一個少不更事的intern正在update media list而已。各大公關公司,懇請你們先教教intern一些工作基本技巧,否則真的會惹來「關公災難」! 一男一女兩個資深副刊記者,N年前一齊下海撈散,從此不想再受公司制度束縛。

2016-08-19

不少人對一些行業工種一知半解,在網絡上吹兩吹就講到似層層,所以有必要站出來澄清一下。繼上一回傳統前輩誤會今天副刊記者的待遇,朋友兼舊同事A先生跟我分享了一個攝影網站一篇奇文,內容提議有興趣攝影的朋友辭職去當freelance攝影師。節錄一些「精華片段」: 「好多人覺得做freelance攝影師好難,可能會說收入不穩定……大家不用那麼灰,因為有方法可以讓大家嘗試解決這些問題。」其實,但凡選擇做自由職業的人士,就等同做生意一樣,怎會有保證的穩定生意額?「攝影師應該交出最好照片以得到登出照片的機會。」這裡談的是job已接工已開,登出的機會,攝影比賽投稿麼?   「小編的朋友就試過講明拍十張照片……客人多帶幾十件衣服來要求拍照,這時你會帶model拉大隊走人,還是捱義氣拍攝?走人一刻沒錯你很霸氣,又怕得失客人。這時你會怎樣做?」提出問題但又沒有提供解決方案,叫初初投身freelance行業的朋友點好呢?   「婚攝job很多攝影師都在做,有些或者是靠朋友關係才能接到的……」如果你的天分不在人物攝影上,難道做不成攝影師?「這是理想的畫面,一開始可能大家都無錢請助手吧!」請助手之前,我想應該留錢先買器材吧?一套燈多少錢?數碼機背又要多少錢?要影到可以令客戶滿意收貨,尤其是廣告用的advertising photography級數的作品,相片質素的要求和器材可以掛鈎。誠然,大前提除了有錢,是你是否懂得用這些器材!   A說:「寫這篇文的小編,你到底做過攝影師未?亂吹一輪而又有人信以為真裸辭做freelance攝影師,累死好多人呢!」   喜歡攝影和以攝影為生是兩碼子的事,我倒覺得想入行的前,不妨做做助手,從旁觀察一下才是上策。   

2016-07-29

失驚無神Pokemon GO登陸香港,從此有智能手機的朋友都變成精靈訓練員小智。先別說在外國玩到被車撞、被人打劫等「抵死」(或者抵佢哋死)新聞,我身邊已經有很多同輩對這股精靈熱潮嗤之以鼻,「咁白痴好似喪屍咁,做乜要玩先?」總之就一派對此玩意作出全盤否定;冷不防某大地產旗下的商場,公開表示會開放吸引精靈的「誘餌裝置」,他們就忽然很熱心,「點玩㗎,點捉㗎?」幸好,老嘢中我算有玩過(雖然不積極,手頭上只有十隻精靈),還總算可以指點一下他們。 朋友都問我幹嘛會投入這股熱潮,老老實實熟悉我的人都知我從小到大不入機竇不買Gameboy不打TsumTsum之類的手遊,但眼見這個可以把平時宅在家中的人都拉出戶外遊玩,就知道這遊戲的力量不可小覷;更重要它是我估計到這是一個商機無限的大生意:用真金白銀買捕捉精靈的工具是「面嗰浸」,更深層次的是一些活動或地點想吸引人流,不妨引誘大量精靈出現,人群就會被一同「引誘」到來……發展下去,極可能有某某商場的高分數專屬精靈、甚麼活動的限量精靈,這些當然又是用錢「誘餌」出來。 做我們媒體、PR這一行,真的要了解一下市場動向,尤其在疲弱的消費環境下如何「誘人」,分分鐘要靠這些精靈們呢!你精靈咗未? 一男一女兩個資深副刊記者,N年前一齊下海撈散,從此不想再受公司制度束縛。

2016-07-22

做freelance writer又好做in-house的寫手又好,無時無刻都要接受挑戰,尤其是客戶時常會向你的IQ、EQ做「壓力測試」。在月刊打工的朋友B先生剛接到一個艱巨任務,要為一個醫藥產品寫雜誌鱔稿,他遇上最典型的中小型醫藥客戶問題──要在有限的空間內,一次讚美產品幾乎可以「死人都醫翻生」、全線系列十幾個產品的個別詳細介紹、創辦人有幾宅心仁厚擁有遠大的理想、四、五個用家心得的分享、兩個明星代言人對產品的正面評價……「但啲相又要大大張夠清楚喎,創辦人個頭像唔可以太細,阿代言人我哋使唔少錢所以一定要大,之但係產品又要好清楚咁俾讀者見得到先得!」如是者,大家就會發現坊間很多書刊上,許多出自中小型廠商的藥品和保健產品的廣告,看起來都是「密不透風」。   B本着「顧客永遠是對的」的精神,許多問題都迎刃而解,不過當提到「大相」的問題,B就動真氣。「個客竟然俾咗一張某周刊用過嘅產品相片叫我照用!我問佢有冇買斷個版權,佢好天真咁講:『冇喎,不過全香港都知佢執咗啦!』我話本書係摺埋但間公司仲喺度,俾人告硬。天真客戶竟然話『咁你P吓張相啦,撳一吓咪得囉!』」假如所有的稿都是「撳一吓」搞掂,那些圖騰一樣的廣告稿就不用我們為顧客左度右度! 一男一女兩個資深副刊記者,N年前一齊下海撈散,從此不想再受公司制度束縛。  

2016-07-15
2016-07-07

近日友儕間的Facebook流傳一個廣告:學士畢業生為得到拍攝廣告機會,甘願不收分文只要credit,大家紛紛發表意見,又跟「港媽以45個like作條件請攝影師開工」或「500蚊拍一個科幻廣告片」兩個case作比較。 友人A覺得,不收費或收一個不計成本的價錢,最後只會形成惡性循環,令客戶不斷找素人討「免費餐」,業界從業員從此冇啖好食;朋友B則認為有些客戶對「性價比」一詞誤會甚深,以為只要「有公仔、有條聲」加上價錢平就可以。姑勿論誰是誰非,我最近有親身體驗:朋友的公司要搞周年慶祝活動,問我們有沒有興趣幫手做公關及統籌,結果因為大家方向不同,加上預算所限而告吹,朋友的老闆揀了一間「熟人介紹有discount」的新公關公司。後來朋友大吐苦水:「老細初初貪平用呢間公司,但後來發覺不特止呢樣唔包嗰樣唔包,間公關公司仲癲到找競爭對手嘅代言人嚟做活動嘉賓,激到我哋吐血,在會議上剷到佢哋上天花板!」 最終朋友要不停為呢間公司所作所為補鑊,埋單時更比當初預算高出一倍有多!礙於是老闆朋友的介紹,老闆惟有照科款。說到這裡我只有齋聽的份兒,只因怕說錯任何一句講都會被誤會為幸災樂禍…… 要補充一句:呢個世界邊有咁大隻蛤乸隨街跳? 一男一女兩個資深副刊記者,N年前一齊下海撈散,從此不想再受公司制度束縛。

2016-06-24

最近在朋友圈內傳着一個話題:去紙化 ── 江湖傳聞某集團會徹底以網絡為本,旗下所有印刷品都在年中停刊!姑勿論是真是假,這都反映出一個事實:智能手機的普及加速了媒體轉型。沒有紙的傳媒會變成怎樣,我和飛男這種由紙媒培育出來的freelancer,暫時感到無法想像。不過說來也奇怪,我跟一些做網媒出身的朋友,尤其是一些KOL接觸過,發覺其實都很想在紙媒上佔一席位,哪怕只是一個不起眼的小小專欄,他們都「恨」有一個......只因這樣的話,議價能力又會高出一籌!說到媒體轉型,這陣子很多刊物的網站都會以視頻甚至直播作招徠,希望從中可以刺激到更多的點擊率,「谷靚條數」sell廣告都會易一點。不過我有一位在女性刊物工作的朋友G小姐,對這種做法嗤之以鼻。G說每次一做直播,就會覺得要出鏡的女同事很慘,「佢哋搞到好似畀人送咗去泰國啲『金魚缸』咁,畀啲經過門口嘅核突佬左揀右揀咁......」原來每次不管身兼記者和主持的女同事們,直播時是試化妝品、瘦面按摩還是跟教練做體操,明明是要做給女網友收看,但一看觀眾list就會發覺十居七八都是男生,而且留言極之過分,「跳多幾吓畀我睇」、「影低啲呀」、「我要同你一齊做......」簡直就是變相性騷擾。「最慘係冇得避,要硬食!」G慨嘆。我是要落廣告的品牌的話,見到這些「觀眾群」,都不知落還是不落好呢...... 一男一女兩個資深副刊記者,N年前一齊下海撈散,從此不想再受公司制度束縛。

2016-06-17

做freelancer,總會識得好多好客戶,當然亦會不幸地遇到幾個衰客,而衰客當中最衰的當然是不找數的人/公司。我和飛男算是幸運,九成九以上的客都是會找數,亦不太用自己追數,所以我倆沒有甚麼追數技巧。不過,「機會」總會活現眼前......我們都不約而同試過被行內一間聲名狼藉的出版公司「走數」,只不過是「雞碎咁多」的稿費,足足可以拖到一年,又要催又要鬧才可以收到,收得到收得齊又不用「抓爛塊面」已經是萬幸。我聽聞過試過有髮型師和化妝師為了追討拍攝時裝硬照的styling fee,不惜特意在辦公時間跑到那出版公司的接待處,然後齊齊躺在地上賴着不走,最後即時可以拿到支票。知情人士透露:「這公司的老闆出名孤寒,但孤寒有孤寒的好,因為他孤寒到不請保安,所以才讓髮型師和化妝師有機可乘瞓接待處,沒有人趕他們走!」之於我和飛男,也試過出絕招──話說為他們其中一份財經刊物做廣告特約稿,要訪問大公司集團主席,「按例」又是拖了我們近半年也不找數,於是我們跟接頭人說:「等我哋問吓xxx大老闆是否未找廣告費,才令我沒稿費先?反正我都跟他攞了名片。」這招「大佢十個」果然好有效,一個星期之後就可以上公司拿支票。不過這個世界就是那麼弔詭,正正經經做出版的公司,好多都在這不景氣環境下結束了,反而這家無良出版公司卻依然屹立不倒……難道做生意就要如此衰格才可以生存? 一男一女兩個資深副刊記者,N年前一齊下海撈散,從此不想再受公司制度束縛。

2016-06-02

最近法、德兩國都有禁止上司或僱主在下班時間以電郵和即時通訊「打擾」員工,身為自由人的我們就只有羨慕的份兒:我們表面上跟客戶的身份是對等,但很多客戶都會以僱主的心態跟我們「合作」(或者在他們心目中是「差遣」才對)。本來我們都見怪不怪,但求可以準時收到酬勞就沒所謂……之不過有很多客戶晚上打來,談公事只不過是幾分鐘,但找我們吹水甚至是傾心事就遠超十幾倍時間!   有些客戶事無大小都可以打來問一餐、傾一堆,上至員工表現、上司是非,下至養的狗狗要轉食甚麼狗糧、如何制止工人姐姐買餸打斧頭,都可以跟我們吐一輪苦水……難道我倆是他們的「秘密樹窿」,有心事和鬱結就向我們「吐晒出嚟」?基於跟他們有合作的關係着實不好推辭,唯有好好飾演「樹窿」這角色。然而我最怕就是給予意見,因為「十個有十一個」客戶向你問建議,其實都只不過是想你附和他們不濟的idea。扮無知答「呢啲嘢我唔熟喎」,只會令他們覺得我們無能、不可信;答得好駁到他們冇聲出,又會心有不甘,三五七日後又會打來重新講一遍……就好像Bill Murray的電影《偷天情緣》“Groundhog Day”不停無限loop!可以怎樣?工作關係一日未結束,一日都不能堂而皇之避開他們。難怪朋友都取笑我和飛女,說:「假如傾偈時間可以有OT錢收……你們應該老早發達了!」 一男一女兩個資深副刊記者,N年前一齊下海撈散,從此不想再受公司制度束縛。  

2016-05-27

做自由撰稿人,接觸得最多的工作應該就是客戶服務CS所派來的Advertorial「軟稿」,也就是所謂的軟銷性廣告文稿,亦即有「(廣告)」、「資料由客戶提供」等字樣的文章。   可能早在我於某大報館上班時,所有記者都要輪流兼做「軟稿」,所以從來都不陌生;到我離開報館往雜誌社工作時,又不時會秘撈寫「軟稿」,為我日後當自由撰稿人的客路埋下伏筆。   記得幾年前跟舊同事敘舊,她跟我呻:「唉,公司有位新入職的小妹,從編採部調到我管理的CS,做了半天還未正式要她見客,就已經哭著(真的淚流兩行那種)說做不來,翌日就請假,再隔一天就辭職不幹……好似搞到自己被賣落火坑一樣!」人各有志,當然不可以妄為那小妹下結論,不過許多人都認為「軟稿」不過是照客戶意思寫下來,沒甚技巧和挑戰可言,這樣就不盡苟同了。   寫「軟稿」要有觀察力,尤其面對一些「唔知自己做乜」的客戶,一定要做好功課了解產品或服務的特性;而重要的是除了要知哪些要寫出來,更緊要是得要知道甚麼是不可以寫出來!再者,能否取信於客戶也是一大重點,要是在開會時能讓客戶信任「你支筆係掂」,基本上已經成功了一半,翻來覆去被客戶「大修」稿件的機會也大減。如果以為做「軟稿」是簡單任務……少年,你未免太naive了。 一男一女兩個資深副刊記者,N年前一齊下海撈散,從此不想再受公司制度束縛。  

/136



C觀點

中原城市領先指數

廚神

旅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