咖啡雪糕佬 - 林卓廷
2016-02-16

「做甚麼事都得從做人開始」,已故司徒華先生生前教誨讓我銘記於心。 如何做人?我不敢說懂,只是腦海浮現「人皆有惻隱之心」的古訓。 這幾天,我希望問施襲者,假如倒下的警察是你的親人,見到他被人用卡板等重物圍攻,你會有何感想?需知道,卡板擲中頭頸,足以致命。難道只因為這名警察是梁振英政權的基層一員,就可動用足以致命的武力圍攻他嗎? 或者你認為警方先動武,以警棍驅散示威者,難道這就可以打着「以武制暴」的旗幟,置人於死地嗎? 這幾天,我撫心自問,假如倒下的是梁振英,我會怎樣做?毫無疑問,我和不少香港人一樣,對梁振英極為反感,恨其破壞香港的制度和核心價值,但我接受不了,眼白白見到他被圍攻至死。我的考慮完全和政治無關,而是基於最基本的人道精神。   記得新聞報道過,利比亞前獨裁者卡達菲被民兵捕獲後,即場遭多人凌辱至死,我認為縱使他多行不義,亦不應受此折磨,文明社會應以文明的方式處理,包括公開聆訊,讓世人清楚他的所作所為,讓他承擔罪責,讓聆訊過程寫在史冊。 人類幾千年歷史發展,一直朝向文明的方向。歷史中,殺降屠城、凌虐戰俘、濫用私刑的例子多不勝數,但以今天的文明標準,這些行為都被國際社會明文禁絕,說到底,都是基於對人權的基本尊重,這尊重適用於所有人,無論對方是敵是友,性善性惡。 香港雖然無民主,但仍有文明的底線。今次倒下的是警察,下一次倒下的,可能是你或我,無論你站在鐵馬的哪一方,別讓這底線消失,否則慘敗的只會是香港。

2016-02-02

二十年前在中大讀書,獲配宿舍,每逢周末都會返回屯門老家,我通常取道上水,和女友在舊墟拍拍拖,逛逛老店,兩口子溫馨吃個便飯。 誰料到二十年後,我當選了這舊墟的區議員,桃花不再,人面全非,以往經常幫襯的印度咖喱店早已被消失,墟內老店接連因水貨活動而倒下。我的辦事處位於新康街街尾,街頭較近港鐵站,早已被水貨店攻陷,反而位處舊墟邊陲的一些老店仍掙扎求存。 辦事處對面是經營了五十年的「麗生時裝」,老闆娘是婆婆袁太,謙恭樸實。這些「時裝」不是MK Style,而是長者時裝。除了婆仔衫,店內還在很多貨品,價廉物美。由於我的獨特身形,間中要改衫,婆婆的女兒盡責細心,我從不事先問價,只知她們都是老實人。我和二人甚為投契,間中談談舊墟點滴。 月前婆婆強忍淚水告知我,業主加租,「自己無本事」,唯有忍痛結業。大量存貨急需散貨,婆婆已有心理準備,餘下的會捐慈善團體,但我知這些都是婆婆的血汗積蓄,於是呼籲各方好友幫忙清貨,希望圓她的心願,讓她過年後光榮結業。 婆婆的老店結業只是石湖墟的冰山一角,墟內絕大部分老舖已改成水貨店、藥房、化妝品店,一些老冰室、舊錶行、小飯店經歷五、六十年寒暑,見證石湖墟今昔,成為碩果僅存的倖存者。但執一間,少一間,令人反思,為了賺取盡無窮無盡的人民幣,犧牲了恬靜淡泊的社區環境,嚴重影響市民的日常生活作息,終結了鄰里小店幾十年的感情,社區烏煙瘴氣,代價未免太沉重了。 其實,今天的上水石湖墟固然面目全非,請問大家會否和我一樣 ,感到近年的香港越來越陌生呢? 民主黨總幹事

2016-01-26

天氣驟寒,甚有小時候的過年氣氛,時居元朗,先祖父母健在,村中過年特別熱鬧高興。 年三十晚團年飯後,先祖母開始炸油角,開大鑊油炸得油角金黃脹卜卜,另一爐頭蒸蘿蔔糕,臘味香氣滿屋,室外寒風凜凜,屋內溫馨滿溢。 大年初一,電視長開,吃着蘿蔔糕、菜乾蠔豉豬骨粥、 忽然聽到有人大叫「燒炮仗呀」,耳聽澎湃震撼爆竹聲,眼看無記六叔派利是,猶如置身現場。接續村內鑼鼓喧天,舞獅隊登場,在樁柱間騰飛躍動,盡顯功架,今時今日MK蠱惑仔收陀地時的所謂舞獅,只屬趣劇。 小孩子過年忙過不停,不斷到鄰居拜年,利是事小,糖果事大,小時沒有高級糖果,椰子糖、白兔糖是我最愛,朱古力金幣也受歡迎,經常又食又拎。 吃飽了,就搞事,通常搵散裝炮仗插在牛糞上,然後用香引爆,炸得牛糞亂射。我至今不明白,為何總有少數炮仗,一點即爆,走避不及,也應了成龍名句:「大陸的會爆炸」。 過年亦是賭術研習期,鋤大D、十三張、麻將、魚蝦蟹、我也學會,只差牌九,大人玩的,未有機會涉獵。小時利是錢輸得多,知道賭錢害人,大了就免疫了。 長大了,先祖父母相繼仙遊,我再無返老家過年,縱使大商場的桃花依舊盛放,張燈結綵,美輪美奐,我還是緬懷兒時鄉村過年的簡樸幸福歲月,以及先祖父母的百般寵愛。今年初一,向父母親大人和岳丈岳母大人拜年後,還要一如往年,百無禁忌,帶內子和孩子拜祭我的摯親摯愛。作者過去文章,請看FB:http://goo.gl/NprQPZ 民主黨總幹事

2016-01-19

多得毛記電視,近期「老」和「屈」二字在網絡世界爆紅。廣東話中,不少詞彙都加老字,讀起來份外親切。 廉署的術語,都有不少「老」字輩用詞,包括: 老琴:代表投訴人,Complainant,「琴」者,Com也,取其諧音。 老報:即是舉報,廉署話齋「有貪必報,你做得到」,唔好聽689講,舉報完,告唔入,唔使道歉嘅。 老證:證人是也。 老畀:其實即係上法庭畀口供,又稱「做老證」。 老妨:「妨礙司法公正」是重罪, 所有執法人員的惡夢,十功不抵一過,入罪例坐,不單打爛飯碗,更由執法者變成階下囚。一念天堂,一念地獄,刀口舔血,切不可越界。 說回「老屈」,姓屈的,也不一定首屈一指,「尊貴」議員吳亮星「洗頭艇召妓論」也只屬拙劣之作,無辜者一旦被強力部門「老屈」,在香港當然是「老妨」,在內地則變成「老馮」。回首中共歷史,反右,文革,八九六四等慘案,被怨死屈死的不計其數,當權派要受屈者寫悔過書,公開「坦白」交代,再供出「同黨」,已成為老屈例牌手續, 再加上人格謀殺,例如在傳媒老屈對方私生活不檢點、逃稅、干犯刑事罪,務求一屈到底,令受屈者永不翻身。 正如「本市市長」所言,香港要同內地接軌,話唔定,香港和內地高鐵接軌後,一地兩檢落實,內地強力部門在港執法,隨時可更便利令香港人「以自己方式」返回內地,有關人士再因為「負罪感和愧疚感與日俱增」,在央視公開承認多年前不為人知的罪行。 嗱!香港人,阿叻「拉晒你地返深圳」的笑片對白 ,原來是警世預言。唔好笑,下次上央視的,不知是你,還是我? 作者過去文章,請看FB:http://goo.gl/NprQPZ 民主黨總幹事

2016-01-12

過去周日,我協助大埔新興花園業主,推翻了過億元的維修工程,此個案破了反圍標大聯盟的多項紀錄: 1,估價差額最大 根據香港房屋協會估算,新興花園收到的最低價標書,較房協估價貴1至1.6倍,舉例原本5萬元的工程,收到的標價為10萬元,甚至13萬元。過往反圍標大聯盟協助的屋苑有關估價的差距,一般只是三至七成。 2,最短時間推翻工程 大聯盟收到求助至業主大會只有一個星期,時間極倉促,我們需研究相關文件資料,提供意見給求助業主,在業主大會前一天,才能首次到屋苑進行街頭論壇,接觸過百名業主,講述工程的疑問。 3,最少業主發起運動 一般而言,業主朋友聯絡大聯盟前,通常都有初步的組織,最少都有三五七個核心成員,今次的領頭業主極少,我要在街頭論壇結束後,再三呼籲才有幾名業主願意成為各座的聯絡人,即晚發動街坊洗樓,動員出席翌日業主大會。   周日下午會場塞爆近700名業主,我笑笑口,知道業主已經覺醒了,最終近七成半業主否決進行工程!會後,有曾參與街頭論壇的業主朋友跟我說,請我繼續幫他們「睇實」屋苑,我無直接回應,問她,「在論壇前,知唔知每個電梯大堂的維修價約140萬元?知唔知自己單位要付多少維修費?」她老實回應,事前「無乜理過」,我笑著再問:「你去街市買嚿大魚,知唔知大約幾錢?」「知!」 她答得爽快。「二、三十元的大魚你知價,十幾廿萬的工程費你卻不聞不問。阿姐,自己荷包自己睇,自己唔睇無人幫到你的,我能夠做,就係提你睇實個荷包。」 她低著頭笑笑口,我也繼續笑笑口離開會場。 作者過去文章,請看FB:http://goo.gl/NprQPZ    民主黨總幹事

/136



C觀點

中原城市領先指數

廚神

旅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