咖啡雪糕佬 - 林卓廷
2016-05-31

「六四」燭光,不單照亮維園,更照出人性的善良和醜惡。面對良知的拷問,有人選擇沉默、避席,有人為屠夫政權塗脂抹粉,不惜讓歷史一一記下他們的醜態,留下罵名。 這些年,建制派的謊言和歪理可恥可笑:「天安門沒有死人」、「歷史自有公論」、「放下包袱向前看」、「六四真相未清」、「沒有鎮壓就沒有經濟起飛」、「美國佬背後指使」……有些人不斷希望淡化屠城,扭曲歷史,令世人遺忘,讓燭光熄滅。 有些人,打著民主旗幟,二十多年來青筋暴現、力竭聲嘶喊著「平反六四」,近年變臉,狠批平反六四的訴求;有些人,由長期的傳統愛國思想,近年改為推崇港獨思潮,對六四的看法亦由痛心疾首的國殤,變為事不關己的歷史事件。最近,更有個別大學學生會領袖,以非常涼薄和刻毒的言論,侮辱支聯會和參與燭光集會的朋友。當今世道,人鬼難辨,黑白不分,幸好還有「六四」的燭光照亮香港,照遍人心。 相對於學生「領袖」的惡言,建制派過去的謬論明顯相形見絀。近年,傳媒已不再叫建制派回應六四的問題,反而聚焦年輕一代的看法,突出部分年輕世代和支聯會的分野。客觀效果而言,沒有最荒謬,只有更荒謬的激進言論,令建制派無需再公開面對良心的拷問。 六四何時平反?無人能料。但忘記歷史,不單愧對先烈,愧對自己,更愧對下一代。星期六,我只想靜靜地哀悼,為六四英靈添一點燭光,從燭光看破世道人心。 六四,維園見。 民主黨總幹事

2016-05-24

上周五下著雨,我和反圍標大聯盟的成員,在其士物管門外,靜候大圍富嘉花園業主朋友,他們一到,我們近二十人聯同記者朋友,立即衝入大堂,搭「」上樓,留下一名成員慢慢和保安「登記」。 走入其士接待處居然空無一人,我拿拿聲叫成員在「其士」金碧輝煌的招牌旁邊,貼上「其士還錢」的橫額和標語。 「先生,呢度唔貼得嘢㗎喎﹗」女職員面色發紫。 「你同老頂講,今次爆大鑊,叫佢即刻出嚟搞掂佢啦!」六尺四回。 「林生,我哋有會議室,不如入去慢慢傾。」其士高層現身。 「慢慢傾?今年一月富嘉花園業主大會已經合法程序,通過決議,要求其士將儲備金交還法團保管,你們一拖再拖,唔好講咁多,幾時還錢?成千萬喎﹗」六尺四開波。 「我哋預咗交番出嚟,不過要等民政處調解……」高層死頂。 「調你個頭,合法決議你唔跟,喺度打死狗講價?民政處同你簽約㗎?根本唔關事!」六尺四先回一板。 「林生,你知啦,有業主聯署要求推翻決議嘛……」高層再死頂。 「有人聯署就唔使跟已經通過的合法決議,咁不斷搵人聯署,你咪攞住筆錢直到永遠?」六尺四反抽。 「我哋張票喺律師度,唔喺我地度……」高層開始頂唔順。 「你律師行喺深圳㗎?叫佢即刻送過嚟還錢啦﹗十五分鐘內無合理回應,我們會將行動升級﹗﹗﹗(出現回音)」六尺四警告。 十五分鐘後 「我地會搵日將張票攞落去富嘉,公開交還。」高層又想拖。 「宜家法團主席、傳媒朋友在場,咁仲唔夠公開,唔好講咁多,即刻還錢!否則行動升級﹗﹗﹗(再次出現回音)」六尺四步步進逼。 「等……等……我即刻叫律師嚟,兩點三交收。」高層拆唔掂,最終頂唔順,先交出817萬元支票,餘款之後核完數我再幫小業主追過。 步出其士,我覺得,幫小業主收數呢行,絕對有得做。 民主黨總幹事

2016-05-17

很多市民初次見到我,除了話「原來你咁高」,仲話記得我「專搞圍標」,我每次都會笑住澄清「係『反』圍標」,輕鬆地打開話題。 其實,反圍標的問題一點也不輕鬆,小業主每年因圍標損失幾十億元,不少基層老業主,無收入,無資產,唯一的自住的舊樓慘遭圍標,連棺材本都被掠奪,甚至要按樓支付維修費﹗ 我參與的反圍標運動,經過近三年努力,逼使政府承認圍標問題,然而承認問題不等於著手解決問題。民政事務局最新公布的《建築物管理條例》的修例諮詢結果,顯示政府仍然對問題「軟手軟腳」,借用「卿姐」口頭襌「好離譜囉」。 近年,反圍標大聯盟多次接獲個案,當屋苑出現嚴重爭議,小業主要推翻法團的決定,甚至撤換法團,只能根據法例,提交5%業主聯署,要求召開業主大會。然而,有部分法團主席及委員千方百計,拖延甚至拒絕召開大會,包括拒絕接收業主聯署;主席辭職但保留法團委員一職;以至毫無理由,就是拒絕開會。如果小業主急於推翻懷疑圍標的工程,但遭法團一方面耍手段拖延開會,另方面法團急於簽約,開展工程,造成既定事實,小業主無力對抗,欲哭無淚。針對上述法團委員蓄意嚴重違反《建築物管理條例》的情況,大聯盟建議修例,如法團委員無合理辯解,又拒絕民政署指令作出糾正的話,政府應追究法團委員的刑事責任。 雖然大聯盟向民政事務局鋪陳事實例子,提出理據,但民政署高層似乎仍然停留在「七十二家房客」的年代,一味強調法例應著重鼓勵業主參與,不應對法團委員施加刑責,以免窒礙業主參與。然而,今天的屋苑小則幾百戶,大則數千戶,日常管理工程開支由數百萬到數億元不等,法團委員掌管龐大的屋苑資源,有權就應有責,如法團委員蓄意違法,漠視政府,更欲哭無淚,我不認為因為「法團委員是義工」,就可以不受法例的制裁,否則恐怕會吸引不法之徒擔任義工,負責監管屋苑巨額開支。 當然,我認識不少正直和有承擔的法團委員,但我相信的,不單是個人,更信一套完善的制度。作者過去文章,請看FB:http://goo.gl/NprQPZ。民主黨總幹事

2016-05-10

談到人類近代浩劫,不得不提「納粹屠殺猶太人」和「五十年代末的中國大饑荒」。前者導致六百萬名猶太人死亡,後者餓死了三千六百多萬中國人! 納粹德國戰敗後,多名高層在紐倫堡因戰爭罪行受審,部分人的抗辯理由是,他們只是遵照元首希特拉命令的執行者,如違抗命令,自己亦會受害。 中國大饑荒時,誇大地方農產量的地方官員步步高陞,如實上報者,即遭批鬥,甚至被毒打至死,為官者為保官位和性命,於是層層作大,到上級徵糧時,連農民的穀種都搜刮清光,作為填數,無視老百姓死活,最終導致人類史上最嚴重的人為大饑荒。 歷史告訴世人,不少大悲劇其實不是希特拉或毛澤東這類人一手造成的,而是獨裁政權的官員、不同的民族、教會、傳媒、學者等選擇沉默、屈從,甚至助紂為虐的「共業」! 上述的慘痛歷史,我是寫給陳黃淑芳中學的老師。   有關群育學校遷校到屯門的事件,陳黃淑芳中學的校長以「濫交、吸毒、黑社會」等用詞抹黑群育學校的學生,反對遷校建議,建制派議員齊聲以各種藉口附和,但最令我驚訝的是,居然有七十九名陳黃淑芳的老師和教學助理聯署要求「重新評估上述建校對該校學生及對屯門社區的影響」,我希望聯署的老師捫心自問: 一、聯署前是否知悉校長的反對信中有關「濫交、吸毒、黑社會」內容? 二、是否同意校長的反對理由?老師要求「重新評估影響」是否附和校長的反對理由? 三、如不同意所謂的影響,為何不拒絕簽署?老師是否為保住份工,「被迫」聯署呢? 當然,縱使違背良心參與聯署,為害遠不及大屠殺和大饑荒,然而當社會上各範疇的人士,尤其知識分子,不斷屈從,任由核心價值扭曲,甚至參與惡行,積小惡終成大惡,總之社會上各個崗位的人士,莫以惡小而為之,否則自毀長城。 最終,紐倫堡大審判拒絕接納納粹高層「聽命行事」的辯護理由,畢竟人皆有是非之心。 民主黨總幹事

2016-05-03
2016-04-26

我上星期首次獲《明報》記者朋友邀請到其總部做訪問,原來是有關「巴拿馬文件風波」,訪問完成後,我順道拜訪其他朋友,友人介紹了一位「高人」我認識,原來是神交已久的《明報》健筆「安裕」先生(執行總編輯姜國元)。世事難料,當晚先生就被解僱了!   自從《明報》將總編輯劉進圖調職,空降對香港認識極淺的大馬傳媒人擔任總編輯,之後引發多次的編輯爭議,其實一連串事件早已為《明報》敲響警號。   人才是傳媒最重要的資產,大馬總編寧願棄掉最寶貴的資產,甚至不顧損害報章的聲譽的後果,以資源為藉口摒棄行內外人所敬重的第二把交椅,難免令人質疑,炒人決定旨在箝制《明報》員工,令員工日後更「識do」。   《明報》報格向為平實,對事實的追查和堅持更值得讚賞,政治上亦不見得明顯傾斜,如此溫和的傳媒,仍屢遭由上而下的嚴厲打壓,實令人心寒。   兩年多前,《am730》記者朋友邀請我供稿,我考慮到《am730》當時被無故抽廣告,備受打壓,於是一口答應。今天《明報》安裕遭無理解僱,進一步打壓的訊息已非常清楚,受影響的不單是《明報》,更是香港所有傳媒,寒蟬效應已成。為聲援安裕,聲援《明報》朋友,聲援新聞和言論自由,我認為香港人必須一同為自己,為《明報》發聲!   今日不明不白,明天不平不鳴。

2016-04-19

「梁家婦女」機場行李門事件越演越烈,不單引起數千人到機場抗議特首濫權,更令前港區人大代表朱幼麟公開爆料,指和梁振英通話的國泰職員「講到喊」,以及國泰向知情職員下封口令。 早知如此,何必當初?身為特區首長,女兒行李的芝麻綠豆問題,何必過問呢?總有正途最終將行李交到「蝦女」手上,何需搞到咁大鑊呢? 被傳媒揭發後,原本還有撲火之策,就是公開道歉,說明身為人父,急女所急,一時莽撞,壞了規矩,今自責悔疚,承諾絕不再犯,並讚揚一直堅守制度的員工,我相信如此認錯,新聞不出三日即完。當然,歷史並沒有如果,而且,肯放下身段,坦白認錯的,也不配梁振英的「英名」吧。 事已至此,恨錯難返,今天道歉已於事無補,何況一眾高官已放棄底線,歪理盡出,挺梁到底。   還記得,特首選舉論壇中,唐英年指斥梁振英「你呃人」的經典場面,現時香港人非常期待的,是「講到喊」的國泰職員,不畏強權,挺身指控「梁特首」濫權經過。 當然,最期待的,還是胡錦濤公開訓斥董建華「查找不足」一幕,最終令董腳痛下台,今天只需將主角換成即將來港的張德江和「蝦女爹哋」梁特首,劇力依然。 談起董生,想起董太,至少董太懂得自己「爭取」A1頭等位,毋須老公和航空公司職員通電,不會令人「講到喊」。 董生董太,香港人,懷念你。 作者過去文章,請看FB:http://goo.gl/NprQPZ  民主黨總幹事

2016-04-12

毫無疑問,「我爸是梁特」事件是赤裸裸的濫權行為,若非權貴相逼,哪一個航空公司員工會違反一貫做法,冒險將別人的行李帶入禁區?一旦內藏違禁品甚至武器,行李運送員「水洗都唔清」,隨時惹上官非。   但最令我憤怒的,不是梁振英家庭濫權,更非梁振英否認其事(因為預咗),而是政府為掩飾一人之錯,公然扭曲制度,將此濫權事件歪曲為常規常態,連所謂「特事特辦」都拒絕承認,令行之有效的制度崩潰,威脅公眾安全和利益,亦令機場和航空公司前線員工面臨永無止境的詰問,為何梁振英女兒可享受「代攜行李服務」,其他人卻無法受此禮遇呢?   人當然會犯錯,只要制度完善,將可彌補錯誤,警戒犯事者,再向公眾傳遞清晰的訊息,界線在此,不可逾越!梁氏一家明顯過界,相關部門和機構理應指出他已違規過界,而非按著梁的步履,重劃界線,甚至將界線洗擦掉,強指世間本無界。正正是政府經常指鹿為馬,掩飾錯誤,導致問題越滾越大,市民對政府的不信任越來越嚴重,最終無信不立。   制度的建立絕非易事,訂立規章,任命合適人選執行法規,過程中不時檢討修正,逐步讓公眾了解、尊重和遵從,制度權威方能建立,發揮作用。然而一人濫權,眾人包庇,摧毀艱苦建立的制度權威,造成的禍害比濫權更為嚴重。   很多港人對梁振英深惡痛絕,可恨不少高官背棄良知,公然顛倒黑白維護惡行,早上照鏡,不覺自己面目可憎嗎?作者過去文章,請看FB:http://goo.gl/NprQPZ  民主黨總幹事

2016-04-05

小學時,常識科教導「高薪養廉」的概念,認為政府只要提供優厚俸祿,公務人員貪腐被揭發的代價太大,從而壓抑貪腐誘因。因此,香港的高官收入,在國際社會名列前茅,甚至遠高於西方國家元首,也是合理的。   直至許仕仁案,暴露出平民百姓難以想像的事實,原來每月三十多萬元的俸祿,對於一些人而言會入不敷支,甚至債台高築!我經常強調,在法庭公開的案情,往往是調查結果的冰山一角,更多的資料,由於未達至「合理定罪機會」的嚴格標準,所以未被公開。如果許仕仁案令香港人「一葉知秋」,多名高官涉及貪腐更是「黃葉漫山」,顯示香港貪腐寒風澟澟。上「梁」不正下樑歪,身為特首帶頭摧毀香港的廉潔標準,一眾高官上行下效,有權用盡,有錢賺盡,甚麼Whiter than whiter(白過白紙)淪為空洞的口號,總之人心不足,「高薪養廉」越來越蒼白無力,總之優厚俸祿之外,千方百計搵真銀!方法包括(但不限)於以下絕世好橋:   一、思歪式秘撈:上任公職前和大企業簽訂顧問協議,答應幫手推廣生意,無需向政府申報,穩袋幾千萬元,只要不提供服務,就無違法,至於為何可以不勞而獲?你懂的。 二、先知式囤地:無論做地政署、規劃署、民政署、路政署、房屋署……只要預先知道政府發展規劃,再在周邊土地入貨,申請增加樓面面積,甚至改變土地用途,投資眼光一定準過誠哥。 三、萬字夾換豪宅:不用學外國青年用萬字夾經十幾次交換物品,最終換到豪宅,高官只需要在交換物品網站開個戶口,然後拿個萬字夾,再補些少錢,自然有人「無啦啦」願意換間豪宅過你,當被揭發,只需要強調一切經交換物品網站安排,打死唔認識得對方,重申已經申報、交稅和由律師處理,然後反擊批評者「基於臆測和懷疑便作出不公及失實的指控,深表遺憾」,肯定完勝! 作者過去文章,請看FB:http://goo.gl/NprQPZ/ 民主黨總幹事

2016-03-29

地政總署助理署長林嘉芬,在轄下錦田發展區附近購入土地,獲利近5,000萬元,涉嫌以權謀私,及違反「公職人員行為失當罪」,廉署調查後,律政司認為無足夠證據起訴。   廉署公布結果當日,適逢李波戲劇性返港,消息被淡化。但案件影響深遠,此例一開,公務員廉潔奉公的核心價值將被摧毀,絕不能就此作罷。   廉署並無如湯顯明案,公布律政司的法律意見,解釋不作檢控的理據。但根據已公布的資料,林嘉芬曾向上級申報購入有關土地,地政總署的最高層居然批准其繼續持有,她亦因此而獲得暴利。   現時地政總署正進行內部紀律調查,但自己人查自己人,如何取信於民呢?就算最終裁定紀律問題成立,但刑事責任已經無法追究了。   從今天起,如要致富,無需要天生有份好Package,無需要冒險做生意,亦無需苦讀做「星球醫生」(即一星期賺一百萬元),只需要決心考入地政總署,早悉先機,得知地區的重大發展,再在周邊策略位置購置土地物業,再和上級申報,引用林嘉芬的例子,要求批准,不單免於刑責,更可靜待土地物業升值,短期致富,既合法,又便捷。我建議地政總署可將林調任掌管人事,日後招募人手時,讓她成為地政總署的「生招牌」,分享其親身經歷「加入地政,『錢』途無限」,必定招徠和林同等級數的「精英」加入,更有助挽留人「財」,為政府省卻不少招聘開支。   香港人,面對荒謬的政局,不加點黑色幽默,早晚會被氣死的。   過往公務員的核心價值是廉潔奉公,避免陷入利益衝突,但梁振英治下,其身不正,上行下效,正常不過。縱使拙作無力回天,還是要道出世道之荒誕。   作者過去文章,請看FB:http://goo.gl/NprQPZ   民主黨總幹事

2016-03-22

我投考廉署的最後一關,要面對三司會審,主席是執行處助理處長朱Sir,另外兩位是防貪處和社區關係處的首席主任,職級等同警隊的高級警司。 被問到廉署網頁上的基本資料時,我只講出重點,並無逐字背誦,防貪處的大Sir面露不滿,反而朱Sir滿不在乎。其後,朱Sir發問一條處境題目,我逐一回應,他亦步亦趨,反覆提出各種情況變化要我回應,最後再問我整體答覆背後的思想脈絡,之後就閉目養神,靜聽其他答問。 加入廉署初期,遺憾未有機會直接跟朱Sir工作學習,直至被調派出席「指揮官訓練課程」才有機會再接觸。當時朱Sir負責分享其調查經驗,我至今清楚記得兩點: 一、查案最重要是Common Sense,但他強調Common sense is not so common(常識不是太普及); 二、廉署人員作為執法者,要無畏無懼,不偏不倚,打擊貪腐。 朱Sir分享其查案經歷,精彩過《廉政行動》,  可惜涉及調查機密,不能和讀者分享。 一名前輩非常拜服朱Sir,他憶述曾就一宗複雜案件提交一份檢控報告(Prosecution File),前輩調查經驗非常豐富,以為報告應無大問題,豈料報告打回頭,朱Sir寫了兩頁英文意見,在複雜的案情中切中要害,指出報告的缺陷,而最能顯示朱Sir功力,是他用墨水筆一氣呵成寫完意見,思緒從未間斷。前輩如何能解讀朱Sir思緒呢?因為墨水筆不同鉛字筆,一停頓,即會出現墨水點,但朱Sir的墨寶猶如行雲流水。 其後朱Sir決定離開廉署,很多同僚覺得非常可惜,我知道廉署失去了一員大將。 最近再聽到朱Sir消息,就是他不獲監警會續約,對,他正是監警會秘書長朱敏健先生。 正如朱Sir所言,Common sense is not so common,今天的香港充斥歪理,強調common sense的人和事,幾稀矣! 後記:有關我投考廉署的Final Interview,請看拙作《Final Question》。連結請見……作者過去文章,請看FB:http://goo.gl/NprQPZ 民主黨總幹事

2016-03-15

「你老闆唔嚟開會話頭暈,我見到佢就頭痛!」青衣美景花園小業主向輝煌建築(亞洲)的代表怒吼! 也難怪,1.7億元的大維修,原定1年完成,拖延至今近3年,小業主家園被竹棚包圍,不見天日,苦不堪言。以為只要捱到拆棚,終會守得雲開,豈料「輝煌」居然續牌「肥佬」,被屋宇署命令停工,完工遙遙無期,小業主的憤怒和擔憂可想而知。 更堪憂的,不是錢銀損失,而是飽經風雨的竹棚。風季將至,輝煌停工,停牌公司承諾繼續保養竹棚,有幾可信呢?萬一天降飛竹,傷及無辜,停牌工程公司所買的保險是否承保呢?若果小業主需要承擔最終法律責任,更加無辜。   居民會上,我坦誠告知一眾小業主,事件不會有完美結局,完工日期必定延遲,工程開支極可能上升,成功追討損失絕非易事,我們只能根據法律和合約條款,爭取損害最少的解決辦法,其實各位小業主心裡有數,只望盡量減少損失,早日完成工程。 今次事件顯示,投標時經常強調具備專業資格、維修經驗豐富、獲政府發牌的工程公司,居然可以在一夕間,有牌變無牌,開工變停工,我認為事件只反映維修業界嚴重問題的冰山一角,身為專業測量師的特首梁振英,請不要再叫市民食飽飯,去游水,不如切切實實聽聽「反圍標大聯盟」和「測量師學會」的倡議,成立「樓宇維修監管局」,監察業界的操守和施工質素。   作者過去文章,請看FB:http://goo.gl/NprQPZ  民主黨總幹事

2016-03-08

大話唔難講,難在要記住之前的所有大話,大話冚大話而不露出破綻,還要配合人證物證。 我年輕時犯錯,也曾試圖以大話掩飾,但心裏總不安樂,又怕被揭穿,所以慢慢建立起不講假話的做人原則。不講假話並不代表真話盡講,因為現實往往殘酷,真話可能反而傷人,要做到「話到口邊留半句」,這分寸拿捏絕不容易。 今天走上從政之路,更覺得不講假話的重要。從政者可以堅持不同的信念,但最重要是貫徹始終,朝三暮四、三姓家奴,最為人不齒。 近年網上搜尋工具非常便利,只需幾秒鐘,從政者的重要言行一一羅列,若然今日的我打倒昨日的我,網上即時出現「龍門圖」,遭狠批言行不一,雙重標準,成為「關公災難」。 成為區議員後,一些居民總當我們是生神仙,有求必應。我只有一原則,就是只要求助者提出任何一個合理理由,我都會盡力幫忙,但會如實分析情況,說明困難,不會為討好對方而唯唯諾諾,讓人家心存虛假期望。縱使未能令求助者完全滿意,通常他們都會明白我的苦心和難處。 今天的香港,越來越大陸化,真話不能說、不敢說,有時候連不講假話的自由意志都淪喪,每次見到這些權貴的醜態,我內心總為他們悲哀,更為香港悲哀。但我堅信林肯總統的名言:「你可以暫時蒙騙所有的人,也可以永久地蒙騙一部分人;但是,你不能永久地蒙騙所有的人。」

2016-03-01

過年時,我請了一班傳媒朋友到寒舍一聚,準備了滷水雞翼,非常受歡迎,居然吃清光。 這煲滷水自我成家「追隨」我十多年,經歷三次搬家,每次我都在最後一刻才關掉雪櫃,一到新居,即時安置入冰格,才能安心。 十多年來,這煲滷水浸過全雞、雞翼、雞髀、雞蛋、五花腩,我堅持只放鮮雞鮮肉,雪藏免問。食材必須浸熟不能煲熟,否則肉質變韌變老。內子怕肥,總反對我滷雞翼,但每次總投訴滷得太少,「到喉唔到肺」,主因「排骨仔」和「叉燒妹」每次見到雞翼,即胃口倍增。 記者朋友問:滷水不會變壞嗎?其實,每次用後放涼,再置冰格是不會變壞的。 不會越煲越少嗎?食材在較鹹的滷水中,會流出肉汁,只會越嚟越大煲。 要經常調味嗎?主要加些冰糖、果皮、香料、生抽、老抽、鹽,即可調味調色,非常方便。   這煲滷水也「歷過幾番風雨」。滷水最忌大滾,大滾即帶酸,但滷水滾起非常突然,因此要小心看火。試過印傭姐姐忙於其他家務,令滷水滾起味變,殊為可惜。棄之於心不忍,硬著頭皮拯救滷水,奇怪地,經過幾次加料重滷,味道居然不單恢復過來,而且越滷味道越濃郁芬芳,香料越放越少。 樽裝滷水無疑便捷,味道亦佳,但總覺得缺乏個性,而我這煲滷水,味道可能不及大牌子,但紀錄住我成家立室,孩子出世、成長的愉快經歷,這些感情絕非即用即棄的產品可比。而且每次翻熱滷水,滿室芳香,我希望「排骨仔」和「叉燒妹」他日成家,會記起一家人的溫馨片段。 我是舊派人,總覺得萬物更替,實為自然定律,一煲滷水生生不息,有新有舊,至為珍貴。就算買豉油送樽裝滷水,亦無需要將舊滷水倒掉,只需加入共冶一爐即可。 如蒙「叉燒妹」不棄,我定將祖傳滷水加入嫁妝名單,送上父親的永恆祝福,讓滷水留芳下一代。

2016-02-23

近兩年我和「全港業主反貪腐反圍標大聯盟」的朋友,多次協助小業主對抗圍標集團,我們遇到最大的困難,就是業主朋友欠缺專業支援,縱使小業主願意集資聘請專業人士尋求獨立意見,然而不少專業人士向我表明,「呢啲錢,唔敢賺,賺咗唔夠買驚風散」,因為他們知道,插手阻止圍標集團搵食,必然開罪當中的黑社會分子,後果難料。 為此,反圍標大聯盟五大倡議之一,就是要求政府為小業主提供專業支援服務,希望透過官方的支持,減輕專業人士的壓力,聯合他們制衡圍標集團的專業敗類。 市建局日前公布一項先導計劃,在籌備工程的初期,協助業主估價和建議維修項目,令業主有所參考,我認為方向正確,確實有助減低圍標的機會。 然而,計劃有三大缺陷: 一、名額太少 一年半的計劃只有50個名額,反圍標熱線一個月收到的求助數目已達此數,根本是杯水車薪; 二、樓齡限制太高 計劃只准30年以上樓齡法團申請,排拒大量樓齡較短的屋苑。事實上,反圍標大聯盟近半的個案,樓齡都少過30年,市建局的措施變相令圍標集團針對樓齡少於30年的屋苑。 三、忽略中產屋苑 圍標集團開價往往視乎屋苑區份和檔次,再計算業主的承受力,因此中產業主往往較基層業主損失更甚,但市建局的計劃,只容許每年租值少於16萬元的屋苑參加(新界區而言),令中產屋苑無法受惠。 其實,全城關注的翠湖圍標案,決定維修時樓齡未夠30年,今天的租值亦超過16萬元,難道翠湖案的慘痛教訓仍未夠深刻嗎? 民主黨總幹事

/136



C觀點

中原城市領先指數

廚神

旅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