尋開心 - Middle
2016-12-13

「如果一對情侶,男方最近覺得感覺淡了,但女方不察覺、仍然深愛著對方,那可以怎麼辦?」 「有第三者嗎?」 「沒有。」 「有試過告訴對方嗎?」 「男方不敢讓女方知道,女方對這段關係十分認真,日常生活也十分依賴男方,男方怕她知道後會崩潰。」 「為甚麼會覺得對方一定會崩潰呢?只是真心誠意地讓對方明白自己的感受,試試一起思考有沒有其他可能性或出路,難道這樣做就是會令對方覺得崩潰嗎?」 「陳開心,你想得太簡單了。對情侶來說,情變可是比政變更加嚴重,一個弄不好隨時會弄成血案………你有看新聞嗎,之前就有個女子因為被男朋友提出分手,結果用刀刺了對方十幾刀。」 「那是個別情況吧?而且你跟她相處了這麼多年,你認為你原本一直喜歡的這個女生,也會是那種人嗎?」 「………當然不是,但我不想讓她受傷。」 「於是?」 「於是,我就繼續裝作如常,扮演一個仍然愛護她的男朋友;只是越是假裝下去,愈是發現內心的感覺大不如前。有時她想見面,我卻不想見,不想令她難受,只得編造各種理由,說有事要做、剛巧約了人;她也沒有勉強我,可是這樣欺騙下去也很累,對她,也會有一種罪疚感。」 「然後,你就變得更不想見到她,不想回覆她的訊息與電話;然後,那點本來已經愈來愈淡的感覺,卻變成壓在心裡的重擔。」 「你說對了。」 「既然如此,為甚麼還是不選擇對她開心見誠?你以為這樣逃避就不會傷害她,但是你那甚麼都不說、不自然地裝作自然,卻又不能完全掩飾內心的冷漠與距離感,這樣子往往最傷人。」 「………但她似乎一點都沒有察覺啊。」 「我看,你對她的情意是真的所剩無幾呢。你捨得對自己說,她很好、她沒事,因為你一直努力在假裝,卻不會想,她可能也在對你的假裝而努力假裝。」 「我覺得這不太可能呢。」 「或許,但怎樣也好,你還是要向她好好坦白吧。」 後來,他還是沒有對她坦承自己的感受。直到半年後,他終於喜歡了另一個女生,他才下決心要向她提出分手。原本他以為,把真相告訴她的時候,她一定會崩潰甚至大哭,但想不到,她沒有流半點眼淚,就只是微笑應說、她知道了,就只是祝福、希望他們以後會幸福快樂………「還好,當時她沒哭,否則我一定會更難受。」他看著我呼氣,笑了。 「………那就好。」我這樣說,心裡歎息。   周二刊登 Middle,小說《十二首歌》作者,作品散見於港台星馬。 email: mid810@gmail.com facebook: www.facebook.com/MiddlePage  

2016-11-29

「有時當一段關係去到最後,你就會發現,原來之前就算有多親密快樂,到頭來都不過是虛情假意。」 「為甚麼這樣說?」我看看她。 「例如,總是說很想來見我,但每次也只是說說而已。」 「可能他有事在忙?」 「是啊,他總是表現得好像很忙,忙得連短訊都沒有時間回覆,總是已讀不回;但最初認識的時候,他明明都很快回覆,明明會和我短訊到凌晨都不想去睡………」 「很多朋友在開始認識的時候,都會這樣吧,好奇或新鮮感,令人想投放更多時間在對方身上。」 「真的是這樣嗎?」她看一看我,說:「我跟你最初認識的時候,也沒有試過這樣子短訊不絕吧。」 「因為我不喜歡和人短訊。」我做個鬼臉,又說:「或者應該這樣說,你們對彼此都有特別的感覺,所以才會在開始的時候,變得格外投入吧。」 她沉默了一會,冷笑說:「然後當感覺變淡了,就不想再理會對方?」 「但你喜歡他嗎?」 「如果不喜歡,又怎會成為朋友?」 「只是你的喜歡,未必等於他想要的喜歡吧?然後他發現他想要的是愛情,而你卻不能肯定,這就是曖昧其中一種最讓人難為的情況吧。」 「但他明明說過,他最喜歡待在我的身邊。」 「前提是,你也喜歡他、想他永遠待在你身邊才行。」 「………但他明明說過,我們是最好的朋友。」 「前提是,你們本來真的是一對朋友才行。」 「不能發展成情侶,就不可以做一對朋友嗎?」 「那又是你的真心所願嗎?試想想,做一對普通朋友,我們每一個月也未必碰面一次,你傳我短訊,我可能會過了半天才會回覆,你跟我說笑話,我可能只會給你冷笑,你特意告訴我的事情,我未必會用心記住,更別說我會去陪你做一些無聊事情、談通宵電話;你生日,我未必會特意去和你慶祝,大時大節,我可能又會寧願約會其他朋友………你真的是想和他去做這一種朋友嗎?」 「除了這種朋友,難道就不可以做一對比較親近的朋友嗎?」 「你們是已經做過了,然後,他如今給你這一個回應。」 「………陳開心,你說得太殘忍了。」她苦笑。 「其實我只是想說,他對你未必完全是虛情假意。當然,如果他有甚麼事情對你撒謊,那是他的不對;但不要勉強在這一刻繼續去做朋友,可能也是一種解脫?」 「但可笑是,我仍然會當他是最好的朋友。」 「這不可笑,你只是被這個朋友暫時拋棄而已。」 「難道將來我們就可以變得像從前一樣?」 「將來的事,誰知道呢?」我嘆氣,反問她:「如果再回到從前一樣,你又會想跟他一起嗎?」 然後她不說話了。那個答案,也許連她自己也分不清楚。   周二刊登 Middle,小說《十二首歌》作者,作品散見於港台星馬。 email: mid810@gmail.com facebook: www.facebook.com/MiddlePage  

2016-11-15

很多人都問過志華,為甚麼會喜歡思瑩。 「喜歡一個人,又怎會有太多理由?」 但是她有男朋友吧? 「她有男朋友是一回事,但我還是可以喜歡她。」 她也知道你喜歡她?「也許吧。」 那她有給你任何回應嗎? 「沒有,我們只是朋友嘛。」 你不想知道她喜不喜歡你嗎?「其實我大概知道答案。」 是喜歡,還是不喜歡?「這重要嗎?」 會不重要嗎?難道你不希望喜歡的人會喜歡自己? 「我覺得,能夠待在她身邊、對她好,就已經足夠了。」 這算是一種不求回報的愛嗎? 「說是愛,就太認真了。」 但你對她如此認真……… 「認真地待人,是做人的基本要求吧?」 但很多朋友都覺得思瑩是在利用你。 「為甚麼這樣說呢?」 例如每次她需要你的時候,你就會隨傳隨到。 「那是因為我本身就很空閒。」 空閒是一回事,但不代表可以被任意支配呀? 「我沒有不情願呀。」 難道你不覺得辛苦嗎? 「是你們主觀地覺得我辛苦而已。」 喜歡一個人但始終不能成功,怎麼看也會覺得辛苦。 「那是你們看得太認真吧?」 你不是認真地喜歡她嗎? 「認真,只是我不會讓自己太想去得到罷了。」 為甚麼呢? 「反正都知道,結果是不會得到。」 但你一直付出,不會期望能有一點打動她嗎? 「但我們就只是朋友吧,打動她又有甚麼意思?」 你應該為自己爭取一下的,起碼讓她更重視你多一點。 「她都早已有另一半,再怎麼重視我們也只是朋友。」 那至少也要有好朋友的尊重吧? 「她身邊不乏這樣的好友,我也不覺得自己好得要被她如此重視。」 即使你心裡是那麼重視她? 「這本來就不是講求公平的事情。」 即使別人都覺得你愚蠢或可笑? 「其他人怎麼想怎麼看,我又理會得幾多………」 那即是,你從一開始就已經預期自己會輸,所以就不會主動爭取? 「我只是不去期望太多。」 不去期望,就不會有失望嗎? 「這個世界有很多事情都讓人失望,何必再讓自己為多一樣事情而失望?」 但不知為何,聽到你這樣回答,反而讓我有點生氣……… 「陳開心,是你想得太多了。」 其實你快樂嗎? 「總括而言,還是可以的。」 你每天都會這樣催眠或說服自己嗎? 他看著我,沒有再回答。 最後,就只是輕輕地呼了口氣。 周二刊登 Middle,小說《十二首歌》作者,作品散見於港台星馬。 email: mid810@gmail.com facebook: www.facebook.com/MiddlePage  

2016-11-01

「有空我們再見面吧。我們下次再約。但這些說話,說了多少次、多少年,有些人還是不會再見。」 「………你好像很感慨似的?」 我看看潔文,只見她看著手機裡的短訊在輕輕皺眉。 「陳開心,你有試過想見一些朋友,但是始終都不能見到嗎?」 「多少總會試過吧。」 「試過多久沒見呢?」 「唔………沒有特意去記著呢。」 她望一望我,苦笑:「是不重要的朋友嗎?」 「不是不重要,只是想到大家平時都忙,就算彼此想見也未必有空,那只好叫自己學會體諒。」 「體諒………但體諒不能維繫友誼。」 「也許吧。」我呼氣,又問她:「你還沒答我,為甚麼這樣感慨。」 「沒甚麼。只是有時覺得,多少人的友誼,是在不知不覺中變淡。」 「例如呢?」 「例如………以前有些朋友每天都會見面,都會和對方說『明天見』,但漸漸我們愈來愈少機會見面,『明天見』這句說話,反而不常聽到。」 我笑了一下,說:「通常可以明天見的,都是公司的同事或老闆。」 「就是這樣了。反而本來重要的朋友,就只可以偶爾約出來見面,每次見面,也只是找一家餐廳吃一餐晚飯而已,不像以前會有很多不同的活動,吃晚飯就像是一場例行公事。」 「那吃完晚飯,也可以再去其他地方吃甜品嘛。」 「前提是,要對方也願意出來晚飯,或是想繼續做朋友。」她看著手機,默默地呼氣。 我往她的手機螢幕看去,裡面是她與另一個人的短訊對話,那個人我也認識,是一個以前曾經喜歡過她的男生。最後的一個短訊是她所發出,「有空的話,我們出來吃晚飯吧」,而對方之後就只有已讀不回。 「但有時候,做朋友也是不能夠勉強。」我說。 「我這樣算是勉強嗎?我只是想和他見面,像以前一樣,和他做一對無所不談的好朋友。」 「你又怎知道,他以前也是真的想和你做好朋友呢?」 她默然了一會,然後說:「他說過我們會友誼永固。」 「是在甚麼時候說呢?是你知道他喜歡你之後嗎?你應該知道,那番話裡面有著多少真心,還有放棄的決心。」 她不說話了。 「體諒他,也放過他還有你自己吧。」我輕輕拍一拍她的肩膊,又說:「除了思念那些想見但不能見的人,偶爾也可以試著喜歡,明天會繼續見面的人呀。」 「………說易行難。」她苦笑。 「不難呀,就例如,你今晚請我吃大餐,我就會很開心的了;我開心,你也會開心,不是嗎?」 「………我沒錢請你吃大餐囉。」 「麥當勞的開心樂園餐很貴嗎?」 我對她做個鬼臉,她沒好氣地笑了起來,對我說:「我們下次再約吧。」 「………哼!」                            周二刊登 Middle,小說《十二首歌》作者,作品散見於港台星馬。 email: mid810@gmail.com facebook: www.facebook.com/MiddlePage  

2016-10-18

「最近她過得好嗎?」 浩賢與嘉雯分手後,仍不時會來我這兒,探問她的近況。 「其實,她好不好,也已經與你無關吧。」我嘆口氣,心裡有點不耐煩。 「陳開心,我知道,是已經與我無關。」他頓了一下,又說:「只是我實在好想知道,她的一些近況,她最近過得好不好。」 近況,我苦笑一下,回想這一年來他來探問了多少次。他們分開後,他問我她有沒有好傷心、有沒有不捨得他;她生日時,他又會問我有沒有誰為她慶祝;她有了新戀情,他就來問我她的新男朋友好不好;她失戀了,他又想知道她會不會很不開心、是否需要人陪伴………問題是,我跟嘉雯不太熟稔,也不常見面;我所知的近況,就只是看她的臉書更新而已。 「我知道這會麻煩你,但我的臉書已經被她封鎖了。」他無奈地說。 「你的臉書被她封鎖是一回事,你還不想放下,是另一回事。」我看著他,不留情地說下去:「當初是你跟她提出分手,她生氣得從此不要再見你,你之後反而念念不忘,你有想過自己是為了甚麼嗎?」 他默然了一會,說:「或許是我真的不好,我沒有好好留住她,是我不對。」 「是你不好,但你沒必要再這樣關心她,你愧疚,但不等於她如今需要你的打擾。」 「是的………或者你說得對。」 他低頭苦笑一下,就不再探問下去。 「其實你是想和她再一起嗎?」我又說。 「她也不會想聽的吧。」他沒否認。「而且又是你說,她不需要我的打擾。」 「任性地打擾,跟誠心地想再一起,有時可以是不一樣的事。當然我不是叫你現在就立即走去人家面前說要求她原諒,這只是自私的行為;但如果你真的想再追,就惟有靜候一個機會,可能對你來說是有點煎熬,但說到底,如果你真的錯了,也是罪有應得。」 他不說話,像是在咀嚼我那番話的意思,過了一會,他又苦笑問:「是的,我會等,但我也要知道多一點她的近況,才可以重新接近她。」 「其實你真的想再接近她嗎?」我反問他。 「當然喇,為甚麼這樣問?」他呆呆地問。 「那這一年來,你一直這樣來向我探問她的近況,卻從不敢主動去找她,又真的可以接近到她嗎?還是其實你只不過想沉溺在回憶裡面,不想放開,希望她還會像從前一樣喜歡你?」 他不說話,之後也不再問下去。 後來,浩賢還是沒有向嘉雯重新和好,她結婚,也沒有邀請他出席婚宴。有一天,他向我介紹他的新女朋友,說自己終於有勇氣重新和別人發展戀情。我看看他的新女朋友,那張與嘉雯有點相似的臉,再看看他一臉滿足的笑容;我想,自己實在不應該再說得太多。(完)             周二刊登 Middle,小說《十二首歌》作者,作品散見於港台星馬。 email: mid810@gmail.com facebook: www.facebook.com/MiddlePage  

2016-10-04

世榮與女朋友分手後,安兒就時常陪在他的身邊。 他想上街,她就陪他四處逛。他想旅行,她就幫他定行程。他生病了,她到他的家幫他煮白粥。他生氣了,她總是去做先哄回對方的那一個。 旁人都以為他們是情侶關係,但安兒心裡明白,世榮仍然掛念以前的女朋友,對她並沒有太多認真,就只是想有個人陪自己療傷而已。只是安兒還是甘願留在他的身邊,因為她跟世榮一樣,在幾個月前跟男朋友分了手。能夠遇到世榮這個同病相憐的人,對她來說不完全是壞事,至少可以各取所需、偶爾可以暫借他的溫柔。 可是這段日子並不長久。在他們出發去日本旅行前,世榮的前女朋友回來了,想要和他再一起。世榮當然不會反對,很快的就回到前女友的身邊。只不過這一件事,他沒有向安兒透露過半句,還是按照原定計劃,和她去日本旅行;因為他認為他們只是普通朋友,從來沒有發生過甚麼,那又何需去交代甚麼? 但安兒後來還是從其他人口中知道了這件事,兩人鬧翻了,沒有再見面甚至聯絡。偶爾他會跟朋友數說她的小器,她又會跟同一班朋友痛罵他的幼稚。由本來相依的兩個人,變成一對不再見面的怨偶。每逢世榮會出席的場合,安兒都一定會率先避走;反之也是一樣。朋友想勸,但都無從入手,從此大家只好有默契地不要同時邀請他們出席聚會。 「為甚麼要告訴我這些事情?」聽到這裡,我問安兒。 她看看我,不說話,然後低下頭來。 我吸了一口氣,問她:「實情是,你跟世榮並沒有鬧翻,那些鬧翻都不過是掩飾你們暗地在一起?」 她依然不答話,就只是輕輕苦笑。 「還是其實,」我也苦笑了一下,續問下去:「在他們分手之前,你們早已經走在一起?」 「陳開心,」她又看一看我,反問:「你覺得我們會有將來嗎?」 「不能見光的關係,又會有甚麼將來?」我嘆氣。 「那麼,我至少可以繼續去做他的後備?」 「但你應該知道,後備從來都不是獨一無二的位置。」 她又再不說話了。 後來,世榮跟女朋友又再分手,因為他結識了另一個女生。安兒繼續扮演著和他已經絕交的舊朋友,他有沒有新女朋友,彷彿都與她沒有半點關係。偶爾我會在她的臉書裡,看見她分享《最佳位置》這首歌,陳慧琳或趙學而版本都有,但還是陳慧琳的比較多。我勸過她,不要再繼續等世榮、不要再去見他。她卻只是笑笑搖頭,偶爾笑說這樣子其實也不錯,偶爾又會說,自己已經不抱半點期望,只要自己此刻還會笑,又何必再去想太多,何必離開這一個應該屬於自己的位置。 周二刊登 Middle,小說《十二首歌》作者,作品散見於港台星馬。 email: mid810@gmail.com facebook: www.facebook.com/MiddlePage  

2016-09-20

「這三個月來,我們每星期都會約會一次,去吃飯、看電影;每天上班的時候,我們也會在臉書和對方短訊,沒有間斷。你問我們是甚麼關係,我也想知道………」 「那你去問她不就知道嗎?」 「我怕失敗。」 「怕失敗,就不要去想談戀愛吧。」我苦笑。 「陳開心,我只是不想努力過後,自己卻像是做了一個傻瓜。」 永豪喜歡淑華,但一直都不敢讓對方知道。她喜歡郊遊,他經常都會陪她去離島旅行,我們取笑他交了一個爬山朋友,他卻辯稱,至少也看過很多動人的風光。 淑華本來有一個男朋友,但兩個月前因為男友另結新歡,於是回復了單身。永豪一直覺得自己只是一個陪伴她打發時間的伴,因為她偶爾會表現得還掛念以前的男朋友;只是叫他不要去見她,他又不捨得。 「我覺得自己是一個觀音兵。」他嘆氣。 「難得你會這樣評價自己。」我忍不住取笑,又說:「但說回頭,也沒有人強逼你要去做兵吧?」 「………現在才放棄,不會可惜嗎?」 「你放棄了甚麼呢?或者該說,你得到過甚麼?」 他想了一下,回答:「就是因為從沒有得到過,才更加想要得到好結果吧。」 只是他一直都沒有向淑華表白。不是沒有機會,例如在她生日那天,她答應和他去吃晚飯慶祝,他原本打算表白,但最後卻不知道為何放棄;有朋友追問為何放過大好機會,他說是因為覺得她不會答應自己。漸漸,每次聽到他有感情煩惱,我們都懶得再問更多,不是因為他的膽小,而是大家都覺得,他只是想有一個人去喜歡他、多於他去喜歡一個人。 「想有人喜歡自己,難道就是不對嗎?」他問。 「當然不是。」我答。 「我付出了這麼多時間心血,她卻一直表現得優柔寡斷、若即若離,傳她短訊不是遲回覆、就是給我一個敷衍的表情符號,難道我就是要被她這麼玩弄嗎?」 「我覺得,她對你若即若離,是她的問題,只是你也有你自己的問題;你不如反問一下自己,你對她這個人,其實有多認真?」 「陳開心,你覺得我不認真嗎?」他有點生氣。 我笑笑,不想再回答。 一個月後,淑華突然跟另一個人走在一起,志豪未曾在她口中聽到過這一個人。因為這一件事,他更覺得自己一直被淑華玩弄,並決定跟她斷絕往來。不久之後,他跟另一個人走在一起,一個喜歡他已經一年的女生。以前他總會嫌她性格優柔寡斷、有點公主病,但想不到她原來喜歡自己,而且對他的話也言聽計從。 「是她向你表白的嗎?」我後來問他。 「是呀,你怎知道?」他有些意外。 「猜的。」 我心裡嘆氣,幸好,他沒有再問下去;也幸好,後來兩人發展得還不算太差。                       周二刊登 Middle,小說《十二首歌》作者,作品散見於港台星馬。 email: mid810@gmail.com facebook: www.facebook.com/MiddlePage  

2016-09-06

「我當他是朋友,但我真的不明白,為甚麼他如今待我像個陌生人。」 「為甚麼這樣說呢?」我問她。 「打電話給他,他都不會接聽,傳短訊問他,他又已讀不回。」 「可能只是他在忙吧。」 「忙?他常常都去跟其他朋友見面約會,哪裡忙了?」 「你怎知道他常常和朋友見面?」 「………看他的臉書,聽他的朋友說的。」 「你經常追看他的臉書嗎?」 「就是看了才知道,我們的距離原來變得愈來愈遠。兩星期前,他原來和其他朋友去了日本旅行一星期,我也是直到昨天才知道。」 「在那七天裡,你都沒有在他的臉書看到他的日本旅遊照嗎?」 「可能他是有心不讓我看見。」她苦澀地說。 「哦………」 「其實以前他說過會跟我去日本旅行。」 「是嗎?」 「但現在他都忘記了,寧願跟別人去,還打算隱瞞我。」 「但你最後還是知道了,只是比較遲才知道而已。」 「以前,他甚麼事情都一定會先告訴我的………我所有事情也會先告訴他,也跟他說過他是我最好的朋友,我們以後都要友誼永固的。」 「但是他呢,他也是這樣想嗎?」 「他也說我是他的最好朋友呀!」 「我想,如果你這樣問我,我也是會這樣答你的;但問題是,他是不是真的這樣想呢?」 「……陳開心,我不明白。」 「你對他由始至終都沒有一點喜歡嗎?」 「喜歡,如果不喜歡,又怎會做到一對朋友?」 「那即是友情的喜歡了?但他對你呢,也是友情的喜歡嗎?你想和他做一對朋友、甚至是一輩子的好朋友,可是他又是不是跟你一樣,從一開始就只是想做一對好朋友?」 「………如果他不是,為甚麼又要騙我呢?」 「也許他是覺得,有天可能跟你真的在一起吧。」 「………但是他現在已經當我是陌生人。」 「小姐,因為你只是想他做你的好朋友嘛。」 「所以他寧願當一個陌生人、不再理我?」 「這個問題,大概就只有他自己才會知道答案。」 「………而他是不會告訴我答案吧,他都不會讓我找到了。」 「或許吧,又或許,將來你們又會再有做朋友的緣分呢。」 「………陳開心,你相信男和女真的可以做一對好朋友嗎?」 「為甚麼你這樣問?原來你自己也不相信嗎?」 「我只是對友情愈來愈沒有信心。」 「別亂想太多,跟他做不成朋友,不等於跟其他人也做不成朋友。至少,我也不會想要做你的男朋友,嘿嘿。」 「………你真的好煩呢!」(完)   周二刊登 Middle,小說《十二首歌》作者,作品散見於港台星馬。 email: mid810@gmail.com facebook: www.facebook.com/MiddlePage  

2016-08-23

有時候,你對一個人好,但是對方未必會知道珍惜。 曉睛與俊豪是在大學認識的朋友,雖然不同學系,但很談得來;畢業後各散東西,兩人卻一直有聯絡見面,閒時會約出來飯聚。只是俊豪比較熱心工作,很多時約定見面也不了了之。曉睛也沒有太多埋怨,就等他想起她的時候,答應他的邀約。 俊豪對一些事情很有記心。例如他會記得很多朋友的生日,也會留心別人的衣著與口味。曉睛很欣賞他這個優點,覺得他是一個體貼的人。只是偏偏,他偶爾會忘記她的生日,也會記錯她的喜好、工作、甚至在乎的事情。她喜歡寫作,但俊豪就以為她喜歡繪畫;她喜歡去日本旅行,但他就總是記錯她去了韓國,還取笑她一年去幾次未免太多。漸漸曉睛也不辯解,由得他繼續誤解或記錯,因為她知道,他其實對自己並沒有真正在乎。 有一次,俊豪被公司派去美國實習半年。直到他出發前的兩星期,曉睛才知道這個消息。她打電話給他,沒有問他為甚麼不通知自己,就只跟他說,在公司抽獎得到一部新手機,但她用不著、想轉送給他。她知道俊豪一直都想換手機,只是他為人節儉,即使手機的效能愈來愈差,但他都不捨得更換。俊豪欣然答應,兩人相約吃飯見面時,他才告訴她會到美國實習,有新手機使用就可以拍更多照片。她裝作意外、笑說這麼巧合,然後祝他一路順風;她卻沒有告訴他,這部手機其實是自己付錢去買,其實公司從來就沒有辦過甚麼抽獎。 「你覺得這樣開心嗎?」聽到這裡,我忍不住問她。 「不開心呀,當然不開心。」她瞪著我說。 「那你為甚麼要這樣委屈自己?」 她默然一下,然後說:「再不開心多一點,也許可以讓自己更早一點心淡吧?」 「也許你會心淡,但有些傷口,卻可以留很長很長時間;你裝作無視它,但不等於它不會痛。」 「………陳開心,你很討厭。」 半年後,俊豪從美國回來,曉睛依然是最後一個才知道消息。她在短訊裡問他美國的見聞、也問他那一部手機好用嗎,他卻說他沒有用那一部手機,因為公司給了他另一部新手機,讓他在美國工作時使用。她沒有說甚麼,就只是留下一個微笑符號回應。俊豪說遲些約出來見面,她說好,之後兩人沒有再說些甚麼,之後兩人還是沒有見面。每年他的生日,她都會傳一個短訊給自己,祝他生日快樂,也願自己可以早一點忘記。 即使他不會知道,即使就只有她自己在乎。     周二刊登 Middle,小說《十二首歌》作者,作品散見於港台星馬。 email: mid810@gmail.com facebook: www.facebook.com/MiddlePage  

2016-08-09

偶爾會聽到這樣的故事—— 雪雯五年前結婚了,有一個孩子,但是和丈夫關係不睦,彼此之間並沒有太多愛情。 有天雪雯遇上了也已經結婚了的家俊,他跟雪雯一樣,對太太已經沒有感情,想離婚,但又因為已經有了孩子,而遲遲沒有作出決定。也許是因為同病相憐,又也許是本來已經互相吸引,雪雯與家俊暗地裡交往了起來。 最初,她在他的身上找到一種有人明白自己的感覺,以及久違了的心跳、激情與溫柔。即使明知道這樣的發展並不應該,但兩個人還是一起度過了多少個節日,反正她的丈夫也不會在乎她在不在家;只是有時家俊找不到藉口私會,讓雪雯對他更加念掛。 然後,一年過去,她愈來愈發現自己離不開這一個男人。家俊也知道她的心情,說過會跟太太離婚;只是她一等再等,卻看不到有半點進展,偶爾忍不住向他追問,卻令他不勝其擾。他生氣地說別要給他壓力,否則以後就不要再見;為求可以繼續跟他見面,於是她只好不再問,但每當猜想他回到家裡與家人相處時的模樣、他平時對家人的著緊神情,她對自己那見不得光的身份也愈來愈不安。 一些朋友曾向雪雯勸說,不應該再與家俊這樣下去;他最後還是不會與太太離婚的,他就只是想騙你、拖著你而已。可是雪雯實在捨不得放手。直到有天,她無意中在他的手機訊息裡發現,他在其他地方原來認識了另一個女生,比她更漂亮年輕,他回覆的訊息對話,也比回覆她的更快更溫柔。她心裡感到晴天霹靂,只是表面上卻裝作不知情,即使之後他愈來愈少約會自己、甚至拒絕她的邀約,她還是不敢去揭穿他已經另有新歡。來到這天她方發現,自己其實並沒有去過問的資格。就算有多傷心失落寂寞,他也不會表示太多的關心,反而還會怪她,為甚麼見面的時候總會沉默不語。 「陳開心,你說我可以怎樣做?」 她一臉難受地問我。 我看著她,心裡嘆氣,反問:「你會跟你的丈夫離婚嗎?」 她呆了一下,沉默半晌,最後回答:「他不會答應的。」 偶爾會聽到這樣的故事,每次我都會這樣反問當事人。 他們大多都會這樣回答,始終了斷不了。 後來雪雯與家俊不歡而散,只是不久後她又遇上了新的對象,一個也是已經有家室的男人;這個故事,如今還是繼續循環沒止息。   周二刊登 Middle,小說《十二首歌》作者,作品散見於港台星馬。 email: mid810@gmail.com facebook: www.facebook.com/MiddlePage  

2016-07-26

詠思其實知道,志民心裡另有喜歡的人。 只是她還是裝作不知道,繼續和他見面、吃飯、逛街,裝作一個普通朋友,去聽他的感情煩惱。 「既然他都不喜歡我,那不如默默的祝福他。」她這樣說。 「就算祝福也可以保持距離嘛。繼續見面,不是會讓自己更難過嗎?」我問她。 「我覺得,想念一個人但不可以見面,似乎比較難過。」她笑著這樣回答。 雖然是笑,但我知道她其實並不太好受。志民失戀的時候,她想給他鼓勵,但他總是不會回應她的訊息。可以約到他見面了,他也是只會在她面前失魂落魄,不知道眼前的人有多擔心自己。然後等到他復原,詠思卻很少機會見到他,因為他又將一副心神放在別人身上。 我對她說:「你這樣繼續不表達自己的感情,他也是不可能會感受得到啊。」 她看我一眼,輕輕回答:「陳開心,其實如果真有心的話,他又怎可能會完全感受不到,你說是嗎?」 「這像是『先有雞還是先有蛋』的問題。」我苦笑。 「或者從這個角度來看,他對我是完全沒有半點愛情的感覺吧。」 「或者從我的角度來看,你只是沒有信心可以得到他的喜歡吧。」 她不答話,只是看著我,一副沒我辦法的表情。 但後來,詠思還是向志民表白了。她特意約他到他們最喜歡去的餐廳,在吃過晚餐之後,向他說「我喜歡你」。他一臉呆住,她於是再問他「你喜歡我嗎」,但他還是呆住。 「其實你那時候就已經知道答案了吧。」我說。 「其實從一開始我就已經知道答案了。」她低下頭說。「他心裡始終有更加喜歡的人,只是他沒有說出來、沒有承認而已。」 「………那你為甚麼又要特意向他表白?」 她呼了一口氣,看著我笑:「因為我不想自己喜歡的人,也跟我一樣變得膽小………我希望自己可以為他做些甚麼,讓他有勇氣去向他喜歡的人表白。」 這是她的解釋。 但看著她眼眶晶瑩的淚水,我知道,她其實是想讓自己心息、不要再對這個人心存希望而已。 「而且他也有回應我的表白呀。」她勉力再笑了一下,說下去:「他對我說,他也喜歡我………」 「傻瓜,夠了。」 我讓她挨在我的肩上,又拿了一張紙巾給她,然後聽著她的啜泣聲,心裡默默嘆氣。 有時向對方說喜歡,其實只是用來代替道別。說了之後,就要讓自己重新開始。 只是有些人,還是要過了很久很久,才可以找回開始的力氣而已。(完) 周二刊登 Middle,小說《十二首歌》作者,作品散見於港台星馬。 email: mid810@gmail.com facebook: www.facebook.com/MiddlePage  

2016-07-12

不開心的時候,偉文會做一些事情令自己開心。 例如去海邊散心、和朋友談天說地,訴訴工作的苦況;又或是練習寫字,專注於筆尖之上,平復整理自己的思緒。假期時,他有時又會到墾丁旅行,在沒有人認識自己的地方,感受當地的人情味,看著藍天白雲、讓自己可以盡情放空。 只是他還是會感到不開心。 總覺得有一種莫名的鬱結在心裡徘徊,即使未必真有甚麼事情發生,但夜深人靜、一個人面對黑暗,卻始終不能感到釋懷。他試過多點見朋友,只是當一個人回家,無助的情緒又會翻湧襲來,之前的快樂反而變成一種極大落差。他試過多點練字,但愈寫下去、愈發覺未能寫出內心感受,反而更凸顯筆尖上的抖震。漸漸他開始依賴旅行,每次出發,那點鬱結都似乎可以得到抒解,夜裡也不再失眠;只是每次旅行完不久,他又會變得不開心、只想可以早點旅行,半年一次、三個月一次、兩個月一次、最後變成一個月一次;朋友都笑他愛上墾丁,他卻不知如何解釋當中的無奈與困頓。 「有想過為甚麼不開心嗎?」我問他。 「我也不知道。」他看著我苦笑了一下,又說:「有時我以為是因為工作太累,但當沒有工作的時候,我又會感到自己得不到別人重視;有時我以為自己不適合這份工作,但身邊同事其實都對我很好,上司也不時稱讚我的表現………」 我打斷他:「但你要認真想清楚不開心的真正原因。很多時我們不開心,總會很想立即讓自己變回開心,偶爾會找到方法、可以開心一陣子,但當初不開心的原因卻不會去深入細想,不知道要如何解決面對,卻讓它繼續埋在心裡、令自己更加鬱悶。那麼就算再做幾多事情讓自己快樂一點,但始終不去解決不開心的源頭,這樣下去也只會讓自己變得更累。」 他靜了一會,問:「陳開心,如果那個不開心的原因,是不能夠解決的呢?」 「也許今天沒有方法或勇氣,但將來有方法或勇氣的時候,至少你知道應該要立即解決。」 半年後,偉文決定跟女朋友分手,一個一起了三年、但如今只會每個月見面一次的女朋友。之後他沒有再去墾丁,反而常常約朋友聚會,每次合照他都笑得開懷。問他還會掛念墾丁嗎,他說掛念,但下次去的時候一定會與他最喜歡的人結伴同遊。我說可能要等很久,他說不介意等,真的不介意。     周二刊登 Middle,小說《十二首歌》作者,作品散見於港台星馬。 email: mid810@gmail.com facebook: www.facebook.com/MiddlePage  

2016-06-28

「其實真的不明白,為甚麼有些人可以長時間不見面、不談電話,一年見不上一次,但還會認為對方仍然是自己的好朋友。難道他們不會想,對方的生活可能已經有很大轉變、早已變得陌生?只靠生日時的一句祝福短訊,又怎可以維繫友情?朋友應該要定期見面,才可以讓彼此繼續靠近………」偶爾,詩文會來跟我研究這一個問題。 「是那些朋友本身不怎麼相熟吧?」我說。 「或許,但不少人還是會對別人說他們是好朋友,名不副實。」 「還是因為仍會相信、對方也跟自己一樣在相信著吧?」 「相信甚麼呢?」 「相信就算將來我們的生活會如何轉變,但我們曾經有過其他人與事都無法代替的回憶與情誼,所以即使無論你將來變成怎樣,我都會依然像最初一樣支持你,這算是兩個人之間的義氣吧。」 她沉默了一會,之後問:「陳開心,那為甚麼有些人最後還是會不再往來?」 我輕聲問她:「你又想起詠琳嗎?」 她搖頭,但接著又說:「其實我都不知道自己做錯了甚麼。我一直想和她交好,但這幾年,越是努力靠近,她就愈表現冷淡。我以為她不想我打擾,但偶爾她又會在臉書或短訊群組裡說幾句難聽的話、或嘲諷一下,其他事情反而無法好好再講。約她見面,她也總是有很多藉口拒絕,漸漸我都只能在別的朋友聚會裡見到她,只是每次她都不會主動跟我說話,就好像我是做錯了甚麼、得罪了她。」 「有試過找朋友問她原因嗎?」 「問過了,她反而跟別人說,是我自己想得太多,還取笑我是大忙人、怎好意思要我為她這個閒人而費心。」她一臉疲憊。 這些年,詩文偶爾都會來找我談這些問題。她本身有很多知交好友,只是她還是會為了詠琳這一個認識已經十年的朋友而悶悶不樂。第一年,她說不會讓自己太介意、會繼續努力嘗試交好。第二年,她說不會再想下去、就當對方是一個陌生人。第三年,她還是會為了得不到詠琳的生日祝福而耿耿於懷。她們兩人已經很久沒有見面,我有時會想,也許見了之後詩文會看開一點?又也許,以後不見,才可以讓她更加念念不忘……… 「可能她不是不在乎你,只是用了另一種方式,來表達對你的在乎吧。」我笑說。 「她就不怕我會心淡嗎?」 「你會心淡,只不過還是會記著她而已。」 她瞪著我,想說甚麼,但最後就只是呼口氣,無奈地苦笑。   周二刊登 Middle,小說《十二首歌》作者,作品散見於港台星馬。 email: mid810@gmail.com facebook: www.facebook.com/MiddlePage  

2016-06-14

以前,世傑與明恩經常出雙入對。兩人本是中學同學,他喜歡她的細心體貼,她欣賞他的成熟大方。課堂上,他們會一同研習功課,放學後,又會一同到cafe溫習。假期天,他有時會帶她去海邊散心,夜靜了,她又會陪他聊一會電話。 兩人原本早已約定,要考上同一間大學、讀同一個學科。結果她考上了,他卻直到那時才告訴她,自己早已答應了父母去英國升學。他對她說,畢業後會回來香港,到時一定會與她正式發展。她不敢抱太多期望,但還是祝他早日學有所成。 他走了之後,兩人還是有保持聯絡,臉書、短訊沒有間斷;只是每次長假期,他都沒有回來香港度過。有其他舊同學告訴明恩,世傑其實早已在那邊交了女朋友,放假時更一起去了歐洲自由行;她卻笑說,其實這是他的自由,自己本來就沒權過問太多。她也沒有在臉書或短訊裡揭穿他的隱瞞,還是繼續以好友的身份與他來往。 之後幾年過去,世傑讀完碩士後才回來。第一件事,就是要約明恩出來見面。但是她卻選擇不見他,只因為她已經結識了男朋友,還一起了兩年。 「只是見見面,其實也沒關係呀。」我說。 她不說話,只是微笑搖頭。 「你不想見他嗎?」我又問。 「想。」 「那為甚麼不見呢?」 「因為我已經有男朋友,他也一樣有女朋友了。」她輕輕呼氣,又說:「其實經過這些年,我們都跟以前有所不同,就算以前有過多少難忘的片段,也不等於現在還可以延續下去。」 「我總覺得你是想得太多。」我嘆氣。 「陳開心,是你想得太多才對。」她反駁。 「其實你有沒有男朋友,也是可以再見世傑的,就算曾經曖昧過,但作為朋友見面,本來就很平常。你可能會解釋,你要避免任何誤會或意外出現,來表達你對男朋友的尊重與認真;只是如果這樣說的話,你又是否要從此與所有異性朋友拒絕來往?但你沒有,就只拒絕見世傑,因為他在你心裡始終是一個特別的人………」 她打斷我說:「所以不要再見,才是最好的選擇………」 「選擇見不見面,並不是最重要的問題。」我反打斷她,續說:「不如想想,其實你只是不想面對,自己有多喜歡你現在的男朋友而已。」 然後明恩沒再說話,看著自己的水杯出神。 直到她男朋友上來咖啡店接她,她才微微笑了一下,回復她平常應有的神采。                                                          周二刊登 Middle,小說《十二首歌》作者,作品散見於港台星馬。 email: mid810@gmail.com facebook: www.facebook.com/MiddlePage    

2016-05-31

思敏與阿力已經曖昧了很多年。 兩人本來是同事,但真正相熟,是在思敏離職之後。同事們喜歡定期約出來飯聚,思敏偶爾也會參與。健談的阿力每次都會主動問思敏近況、又說說公司最新的是非八卦,讓思敏在聚會裡與舊同事沒有太大隔膜。漸漸每次聚會都是由阿力負責聯絡思敏,再漸漸,兩人偶爾也會單獨約會,沒有讓其他同事知道。 每次約會,阿力對思敏都很好,對她的很多事情都會特別上心。他會記得她喜歡吃甚麼菜式、看哪些電影,也會留心她穿甚麼衣服,不會帶她去太冷或太熱的餐廳,不會要穿著高跟鞋的她走太多的路。約會後,他都一定會送她回家,即使他們的家相隔很遠;生日時,又一定會為她盛大慶祝。然後生日會搞過幾次、他們的曖昧已經變成眾人茶餘飯後的話題,只是兩人還是沒有在一起。 有些同事問過思敏,是不是阿力不夠好,是不是對他沒有意思;如果沒有意思,為甚麼還要繼續曖昧?如果不夠好,為甚麼還要繼續浪費他的好?對這些閒言閒語,思敏總是苦笑不答。她不知道該怎麼解釋,自己並不是真的想跟阿力這樣曖昧,而是從一開始她就清楚知道,自己不可能跟阿力一起,因為阿力早就已經有一個穩定交往的女朋友。 「他有女朋友,那些同事都不知道嗎?」我問思敏。 「有些同事似乎知道,但我也不太清楚。」她呼氣。 「他自己有告訴你嗎?」 她默然了一會,說:「偶爾他也會提及另一半的事情。」 「那你們有說過喜歡對方嗎?」 「從來沒有。」 「唔,那你為甚麼還要和他這樣下去?」 「是呢,為甚麼呢,陳開心?」 她苦笑反問,我也忍不住苦笑一下。 「如果你明知道他不可能跟你一起,再曖昧下去也只會愈來愈苦。」 「我知道。」 「而最後你還是未必會知道他的答案。」 「………我知道。」 然後又過了一年,阿力突然決定要與女朋友結婚。 是因為他不想再繼續和思敏曖昧嗎、還是他本來與女朋友就有這個打算,思敏不能知道。她只知道,他選擇在聚會裡宣布這個消息的時候,在場所有人看著自己的目光與表情有多複雜——是錯愕是同情是可笑還是可嘆,她都分不清楚。自那次之後,阿力再沒有約會她,也沒有給她婚宴的請柬。思敏也沒有再見那些舊同事,不是因為不知道該怎麼面對他們,只是她不想再去記起,曾經委屈無助的那一個自己。 周二刊登 Middle,小說《十二首歌》作者,作品散見於港台星馬。 email: mid810@gmail.com facebook: www.facebook.com/MiddlePage  

/136



C觀點

中原城市領先指數

廚神

旅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