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股北望 - 宣震
2015-09-14

市場還是有效的。 從上周二開始,關於「改革」的新聞突然多了起來。上周三,劉鶴(編按:中共中央財經領導小組辦公室主任)在浙江調研時表示,結構調整要靠改革、靠創新、靠企業家精神,之後,李克強在夏季達沃斯會議上也強調了改革與創新,「沒有搞大規模強刺激,主要依靠改革增強經濟活力」。與此同時,各類改革方案陸續出台:部分區域全面創新改革實驗區總體方案、生態文明體制改革總體方案,以及周日晚間公布的國改方案和即將公布的軍改方案。 就A股本身而言,上周面臨著不小的壓力,尤其是在資金面上,信託公司總量大概在3,000億元人民幣左右的各類傘形甚至單一結構類信託被要求月底前強行平倉;而部分前期於7月救市中有國家隊買入的股票,在上周出現集體向下異動,市場比較一致的猜測是國家隊拋售導致。但這些拋壓並沒有能使A股在上周繼續下跌,不管是主機板還是創業板,都收出了8月18日暴跌以來的第一根周陽線。這表明,密集的改革措施和表態還是起到了一定的正面作用。 這些改革會不會真正喚回市場人氣?這是判斷後市的核心因素。我覺得,目前下結論還為時尚早,需要進一步的觀察和等待。如果說,上半年「改革牛」的關鍵字是「無法證偽」的話,那麼股災之後,「無法證偽」已經遠遠不夠了,需要的是「證實」,需要讓市場能夠在各類改革方案中感受到改革的真正誠意。而觀察的第一個點,就是今天早上各部委有關國改方案的政策吹風會。 當然,短線方面,需要等待的另外一個原因,就是部分信託的強平,由於有本月15日、本月25日等幾個明確的強平時間點,大量的場外資金更願意等這些籌碼殺出來之後,再進場撿便宜貨。 作者為中央電台經濟之聲、浙江衛視及杭州電視台等多家媒體證券欄目特約嘉賓、職業投資者

2015-09-07

小長假的一頭一尾,A股都有大事發生。 上周三晚間,中金所宣布採取措施,繼續提高保證金比例到40%;限制投機持倉,單日開倉不得超過10手。消息一出,市場譁然,因為這些措施實際上是宣布了期指的死刑。 從查配資到去槓桿,再到中金所上周三揮刀自宮,所有的一切都表明,伴隨著股災,從郭樹清時代開始的,以加槓桿為核心的證券業創新已經被全面清算,或者說推倒重來。 不僅僅是A股在去槓桿,整個中國經濟同樣在艱難地去槓桿,財政部長樓繼偉在G20財長和央行會議上明確表示:目前中國也進入了去槓桿階段,這可能需要數年時間。同時,今後5年是中國經濟結構調整的陣痛期,包括結構性改革的主要任務也要在2020年前完成。 當然,對於A股投資者來說,更關注的是周小川行長在同一場合對股市的表態:目前股市調整已大致到位,也是我說「一尾」的大事。 周行長的這一表態當然是代表了官方的態度,不過,僅有表態是不夠的。按照樓部長的說法,會有5年的陣痛期,既然有那麼長時間的陣痛期,拿甚麼來保證股市調整已經大致到位?另外,客觀的說,管理層在股災,包括在811匯改過程中的拙劣表現,大大打擊了市場的信心,推倒容易,但要想重來,就不是那麼簡單了。 重來只能靠真改革,在我看來,這個「真改革」包括兩層含義,第一是改革的進程必須要加快,只有這樣才能夠重新喚起市場對改革的信心,第二,也是更重要的,改革需要更強有力的落實,這是我上期談到反腐的原因。我認為腐敗是體制的原罪,既然是原罪,如果體制不改,那除了「反」之外,還需要有某種形式的豁免,不然,只能造成同樣是體制性的官員不作為,這種「不作為」對經濟甚至對政治的負作用絲毫不亞於腐敗。 周行長的表態或有助於短期穩定市場,但長期而言,我更想看到的是「重來」的真正到來。 作者為中央電台經濟之聲、浙江衛視及杭州電視台等多家媒體證券欄目特約嘉賓、職業投資者

2015-08-31

說句實話,我自己完全沒想到上周A股會走成這樣子,雖然認為創新低是個大概率事件,但指數在前3個交易日竟然毫無抵抗地跌破3,000點,最低探2,850點,確實出乎我的意料。 上周四、五,A股出現明顯反彈。對於這輪超跌反彈,有人歸功於中國人民銀行的雙降;有人歸功於中信証券8名高管被抓;有人歸功於國家隊再進場,而更多的人,則不約而同地用這三個字:「閱兵紅」。雖然A股本身和閱兵毫無關係,但市場普遍預期,一個相對溫暖的A股市場似乎更符合管理層甚至是決策層的意圖,證金公司再次申請逾萬億元銀行同業拆借的消息更是大大強化市場的這種預期。 當然,閱兵畢竟是短期因素,因此從短線看,本周A股仍面臨較大波動。技術面上,前期3,373點被擊穿後,已成為上行的強阻力,此外,目前年線也約於3,400點,這同是短期很難超越的位置。所以,倘衝著「閱兵紅」而進場的投資者,那逢高派發一定是他本周的首選策略。 我並不是特別看重所謂的「閱兵紅」,因它很難影響到A股中期趨勢。我認為年內A股將取決於下面幾個因素:經濟方面,匯率是最核心因素,周末國務院召開專題會議討論金融,強調要「穩定市場預期」,我認為,這需要穩定的「預期」主要是指匯率,而非A股。非經濟方面,主要有兩點,一是我上周說過的「真改革」、二是可能有很多人未必會認同:反腐,限於篇幅,這點下周再續。 作者為中央電台經濟之聲、浙江衛視及杭州電視台等多家媒體證券欄目特約嘉賓、職業投資者

2015-08-24

內地A股再次應驗了熊市中「久盤必跌」的魔咒。從上周二開始,各大指數紛紛掉頭向下,到上周五收盤,上證綜合指數重新跌回到了7月8日3,507點的收盤位置,創業板指數已創出本輪熊市收盤新低,兩指數離7月9日最低點均只有一步之遙。伴隨著指數不斷走低,周末在微信群裡發生一件很有意思的小事:某大證券商例行的周末調查居然冷場,出現罕見的樣本數量不夠情況。這或許多少可以反映出當前市場低迷情緒。 指數已逼近救市底,但從整個周末的市場氣氛來看,似乎悲觀才剛剛開始。不僅僅是低迷的經濟數據、拙劣的救市手法,周邊市場方面也讓人膽顫心驚,新興市場新一輪貨幣貶值潮,所引發的全球金融市場動盪,在上周五晚間隨美股的暴跌而達到高潮,全球市場避險情緒快速上升,而這又必定會反射回A股,本周主機板和創業板指數創新低正成為市場共識。 確實,就短期而言,A股形勢不容樂觀。從周線上看,A股各大指數在上周已基本出現了收斂三角形形態向下破位徵兆, 雖然未必會出現破位後的理論量度跌幅,但它對短期市場的殺傷力是顯而易見的。 創新低的機會率明顯增加,那創新低之後呢?這可能目前市場分歧比較大的。我個人判斷是,如果本周創新低,那短期會因為技術面的背離而出現反彈,至於中期,則取決於改革的力度。經濟在未來數季度難有起色,要扭轉頹勢,唯有真改革。其實不僅是股市,整個國家的未來都取決於改革,取決於兩年前十八屆三中全會所制定的改革60條能不能認認真真、不折不扣的落實。   作者為中央電台經濟之聲、浙江衛視及杭州電視台等多家媒體證券欄目特約嘉賓、職業投資者

2015-08-17

人民幣上周二突貶值,連續3天中間價大減;在岸、離岸人幣匯率巨幅波動,讓市場膽戰心驚,盤中拋壓陡然增加。確實倘人民幣就此形成長期貶值預期,將對A股或經濟都帶來巨大衝擊,悲觀者甚至認為中國人民銀行此舉貿然捅了一個「馬蜂窩」。這種悲觀情緒直到上周四上午人行召開吹風會,明確指匯率調整基本到位後才扭轉,相對應的,A股當日下午開始探底回升。匯率是大課題,這裡無篇幅展開,但最起碼,中間價再呈大幅波動前,對A股短期影響已結束,驚魂一場後,A股又將回到原來軌道。 證監會周末指,證金公司「在今後若干年不會退出,但一般不入市操作,當市場劇烈異常波動、可能引發系統性風險時,仍續以多種形式發揮維穩作用。」筆者認為這表明兩層含義,1)救市基本告一段落,2)證金公司將成為事實上的平準基金而長期存在,消息有利A股,A股亦正慢慢恢復健康,而上周亦是7月救市以來,盤中國家隊身影最少一周,此起彼伏熱點對場外資金吸引力逐增,市場正靠自身努力來艱難地恢復元氣。所有熱點中,國企改革熱度最高,央企及上海、廣東等地方國企上市公司上周表現出色。 我認為必須把國改本身和國改概念炒作區分。說實話,雖然目前1+N頂層方案未出,但我對此一點不敢樂觀,認為低於預期是個大概率事件。但對A股來說,這卻定是近期最火題材,用我的話來說,國改就是接下來最大的「政治」,炒國改就是「聽黨的話」,是最大的「講政治」,因此也一定會是近期贏面最大的投資策略。   作者為中央電台經濟之聲、浙江衛視及杭州電視台等多家媒體證券欄目特約嘉賓、職業投資者

2015-08-10

上周五中午,朋友很急切地在微信上問我:下午是不是應該清倉?因為甘肅電投剛剛公告定增獲批,這是不是意味著再融資重新開閘?「當然不是」,我回答,不僅不是,這對A股來說,是個利好。在A股總體估值仍高企下,倘再融資不開,那這些高估值央企、地方國企及小票們的外延式增長之路就會被徹底截斷。從博弈角度看,管理層敢於重新開閘再融資,說明他們對市場已有足夠把握,不擔心因再融資而引發再次踩踏。上周五晚,中海發展、中海集運及中遠航運等多家中海及中遠系上市公司同時因重要事項停牌,市場料這兩大海運央企或將被合併。 上周一我建議夏休,那麼一周後,我認為,短期市場正醞釀一定機會。上周5個交易日,空頭(看淡)數次發力,但約在3,600點均無功而返,表明該支撐力度明顯增強,3,600點一帶形成中短期市場底的可能性增大。我上周指機構投資者現時倉位普遍不重,這表明只要市場底形成,資金面上不會有太大壓力。有中短期底部、有資金,市場能不能起來,最關鍵是看有無熱點。整個周末討論最多是中海中遠,「中國神船」已成微信圈裡最新熱詞。因前期南北車盈利示範效應,筆者認為這對場外資金吸引力是巨大的,中海中遠系雖全部停牌,但其他各類央企被資金哄搶概率非常大,這或形成一個階段性市場主題。當然主題不限於此,各種跡象表明面臨續下滑的經濟數據,「穩增長」已成當前宏觀經濟首要任務,地下管道、充電樁為代表新能源汽車、電網建設等穩增長主題於上周反覆活躍,這同是值得關注。未來數周應有一波值得參與的反彈。 作者為中央電台經濟之聲、浙江衛視及杭州電視台等多家媒體證券欄目特約嘉賓、職業投資者

2015-08-03

上周三下午,打電話給一個朋友,鈴響許久後傳來一個睡意朦朧的聲音:我這裡是半夜1點,找我幹嘛? 不僅是這位朋友,周圍有好些朋友都已經遠離股市,開始休假。也不僅僅只是這些出去旅遊的,最近兩周,我對身邊的朋友做了些草根調查,即使是那些天天還堅持在電腦前看盤的,倉位基本上都不到三成。至於公募基金,據我瞭解,相當多的公募倉位控制在80%上下,在現行遊戲規則下,這也算一個不重的倉位了。 如果單就籌碼分布而言,這一般是市場接近底部區域才會出現的持倉結構。但是這一次,不管是身邊的朋友,還是我自己,似乎都無法樂觀起來。 周末,中國人民銀行發布協力廠商支付管理辦法徵求意見稿,市場普遍認為,這是對互聯網金融的重大打擊。它首先會嚴重影響到創業板的走勢,因為在上一輪創業板牛市中,互聯網金融幾乎是其中最重要的炒作主線,其次,考慮到上周交易所對數十個量化交易帳戶的查封,以及一直在進行的「去槓桿」,市場開始擔心,金融創新會不會出現倒退? 在我看來,這其實正是股災後遺症開始顯現的重要標誌。不要以為這只是A股本身的問題,股災對經濟的影響是全方位的,就拿最宏觀的GDP來說,有機構做過測算,在上半年7%的增速中,證券行業提供了其中的1%,如果扣除證券業,上半年實際GDP增速或許僅在6%左右,換而言之,股災對下半年GDP的拖累會非常明顯。 這正是我個人不敢樂觀的主要原因,在股災後遺症沒有全面暴露,以及決策部門對後遺症的態度沒有明朗之前,市場面臨的不確定性太大。 「好漢不賺6月錢」,確實如此,現在或許最適合的就是休息,在休息中等待不確定因素的逐漸明朗。 作者為中央電台經濟之聲、浙江衛視及杭州電視台等多家媒體證券欄目特約嘉賓、職業投資者

2015-07-27

提起筆來,突然覺得索然乏味。不少人說目前是個不正常的市場,我完全同意這種看法。打個比喻,雖然在本月9日見底後,股指已連升3周,但整個市場,不管做多做空,幾乎所有投資者在下單前都會惴惴不安地偷偷望「國家隊」一眼。事實上,最近兩周A股每一次盤中波動,都與「國家隊」撤與不撤的傳言與澄清有關。 截至現在,已投入救市的資金總額並沒有一個官方資料,市場猜測大致在5,000億至1萬億元人民幣之間,如果再加上證券商、保險等同盟軍,我個人估計,或許已接近萬億元。所以,從某種意義上說,我覺得「國家隊」就是目前A股市場上唯一的做市商。 這正是我覺得索然的原因,有「國家隊」在,多數投資者就只能放棄原有的投資策略,而把主要的精力放在與「國家隊」的博弈上面。比如說反彈的高度,很多人,包括不少大券商策略分析師都認為,在4,300點至4,500點間,道理很簡單,當時21家主流券商曾承諾過4,500點下方不賣股票,市場就把4,500點理解為管理層認為可以賣股票的位置。再比如,目前佔主流的觀點認為,9月習大大訪美前市場是安全的…… 這是場很無奈的博弈,卻也是當下不得不做的博弈,用我的話來說,現階段,炒股必須要「聽黨的話」。所以,如果你投資A股,那就請你每天準時收看新聞聯播吧。 作者為中央電台經濟之聲、浙江衛視及杭州電視台等多家媒體證券欄目特約嘉賓、職業投資者

2015-07-20

上周四早盤「國家隊」再次出手,化解了上周三開始千股跌停,上周四、五A股連續兩天出現反彈,在我看來,這表明市場情緒終於開始穩定下來。市場的恐慌告一段落後,人們自然會開始去思考未來會怎麼走,還有沒有牛市? 暴跌之前的這一輪牛市,市場的共識是與經濟無關,這也可以從「國家牛」、「改革牛」、「槓桿牛」、「資金牛」這些稱呼上得到驗證。而本次暴跌,拆除槓桿是最直接誘因,「槓桿牛」自然已灰飛煙滅,沒有了槓桿,「資金牛」也走向了盡頭。至於「國家牛」 和「改革牛」,在5月匯金公司高官做出嚴厲批評之後,上述說法也似乎被證偽。如果用一句話來總結:本輪牛市的所有邏輯都已經消失了。 剛剛公布的第二季度宏觀經濟數據中,7%的GDP增速高於預期。不過,從草根調研以及各種高頻經濟數據來看,微觀層面的惡化並沒有明顯改善,「被7%」的可能性不小。經濟好轉,企業盈利增速提高,是化解高估值最有效辦法,所以,經濟見底好轉是牛市得以延續最重要的前提。但現在看來,經濟回升似乎還遙遙無期。 所有的一切好像都表明,A股的牛市已經結束。不過,只有一點是我目前還比較疑惑的:如果牛市結束,那「中國夢」怎麼辦?對於中國夢可以有各種解釋,但我相信對於一般老百姓,尤其是城市中產階級來說,熊市造成的資產嚴重縮水,一定不是中國夢。而在現階段,中國夢的破碎是執政當局無論如何不可接受的。因此,雖然理性上我實在無法樂觀,但直覺上,我又覺得不應該過於悲觀,只要中國夢還在,股市長熊的機會率應該不會很大。  作者為中央電台經濟之聲、浙江衛視及杭州電視台等多家媒體證券欄目特約嘉賓、職業投資者

2015-07-13

上周四,公安部副部長帶隊坐鎮證監會消息成壓垮空頭最後一根稻草。暴跌多日的A股應聲而起,連續兩天現逾千家公司漲停大漲局面,危機初步化解。為救災,各個核心部門在上周終達成共識,先後看到中國人民銀行、銀監會、財政部、公安部,國資委及《人民日報》和新華社背後中宣部表態,更重要是「國家隊」投入真金白銀的大規模進場,有市場人士猜測本輪救市國家隊投入資金或已逾5,000億元人民幣。從上周五眾多漲停板看,反彈能力仍充足,估計本周前段市場仍有望續上行。4,000至4,200點一帶或才遇到真正阻力。股災告一段落後,災後重建就成當務之急。重建前提是反思,市場雖充斥各種境外勢力和內部政治鬥爭陰謀論,我認為多屬意淫。 本輪暴跌始作俑者是A股高槓桿,但監管部門粗暴去槓桿手法體現出權利的狂傲,及股災前期相關部門袖手旁觀背後官員「免責文化」,同是促成股災重要原因。宏觀經濟層面,已有經濟學家測算本次股災或拖累GDP0.5%左右,當然影響絕不僅限於GDP,對金融體制改革的推進,尤其是人民幣國際化進程或成重大負面影響,我甚至認為習李改革大計或被延緩。在上周四、五反彈中,融資餘額快速下降戛然而止,上周五甚至現融資餘額反彈,不少朋友重新加滿槓桿殺回A股,個體而言,在救市期間加槓桿是理性選擇,但也提醒管理層是到重新審視股市槓桿時候了。 前天和券商的銀行研究員聊天,她說這次銀行「真的是嚇壞了」,接下來銀行資金進入股市定受嚴格控制。我相信被「嚇壞」的絕不止銀行,監管層同應一身冷汗,我有理由相信,對槓桿的限制將成災後重建第一步。  作者為中央電台經濟之聲、浙江衛視及杭州電視台等多家媒體證券欄目特約嘉賓、職業投資者

2015-07-06

誰也沒有想到,事情急速惡化到如此地步。   從降息降準開始,管理層雖然也陸續推出進一步安撫措施,但市場對管理層這些隔靴搔癢式的利好完全不予理會,投資者情緒近乎絕望。市場出現極為典型的「踩踏」行情,資金不計成本奪路而逃,每天兩市都有近千家股票跌停,市場流動性枯竭。隨著連續暴跌,除高槓桿配資,資金規模更大的券商兩融盤直接面臨強行平倉地步。不少券商朋友反映,上周四起,融資客戶到達平倉警戒線數量呈幾何級上升,如周末沒有強力措施,那從今天開始,近2萬億元人民幣融資盤很可能面臨大規模強平,因兩融資金主要來源是銀行,若果真如此,一場金融危機近在眼前。   面對如此危機,最高層終於坐不住了。多種管道證實,周末國務院緊急召集各部門,商討救市對策,並在周六晚間宣布暫停IPO(新股招股)發行,已經於上周五發行的也被中止發行。證監會層面,也先後召開券商、基金救市會議,並推出由21家券商出資1,200億元人民幣投資藍籌ETF、4,500點下方自營只增不減等救市措施……   救市總會引發非議,這次也不例外。但是,在我看來,如果到現在還死守所謂市場化原則,那不是閉門造車的書呆子,就是等著看笑話的別有用心者。道理很簡單,如果說上上周還只是吵嘴離婚,那到了現在,就是生死存亡的地步了,再不採取斷然措施,那後果將不堪設想。非常時期,救命是第一位的,只要有助於救命,甚麼措施都可以採取。   至於責任清算、市場重建,這一切都應該是救市結束之後的事情。這一刻,救市是壓倒一切的任務。   作者為中央電台經濟之聲、浙江衛視及杭州電視台等多家媒體證券欄目特約嘉賓、職業投資者

2015-06-29

對於絕大部分投資年齡8年以下的人來說,上周A股注定是見證歷史的一周,滬深A股飛流直下,直至上周五幾乎所有股票全線跌停。96年12月和07年530後,A股再次出現崩盤態勢。 與上周五盤後中國證監會新聞發言人輕描淡寫的表態不同。從上周六開始,各種關於救市消息開始出現在財經微信圈裡,果然當晚,中國人民銀行突宣布降準降息。由於就在前幾天,人行旗下《金融時報》還有文章表態說短期「降」的可能性很小,故人行這一舉動被普遍認為,是針對上周五A股崩盤的救市行為。這還不是全部,坊間對昨晚推出進一步救市措施預期很高,因截稿時間,所以我無法對昨晚可能出現的變化加以評論,相應的,也很難對今天的短線走勢做出明確的判斷。 應該說,出手清理配資降槓桿,本意是好的,A股想要真正出現上面所希望的慢牛,也必須要先降槓桿。但是,由於措施不當,使得短期金融風險急速放大,在上周五,市場面臨巨大的贖回壓力,配資、兩融、私募、公募,幾乎所有的都在拋售,以應付已出現和即將出現的贖回壓力,市場出現了短期的流動性枯竭。這也是人行在上周六迫不及待出手的根本原因。 「明明一句話就能哄回來的,偏要鬧到分手了才拿0.25克拉的小鑽來哄,心都傷到了,還回得去嗎?」這不是電影中某個小女生的台詞,而是周末被爆轉的「神段子」。 這麼一輪暴跌後,市場人氣已遭受沉重打擊,到我落筆時,我周圍大部分朋友認為本周還是該利用反彈來調整或降低倉位。在這種市場情緒下,僅憑「雙降」這顆小鑽已經不夠了,我估計,如果想要扭轉局勢,這鑽的克拉數必須得加大,甚至,光有鑽都還不夠……讓我們師母已呆(拭目以待)吧。 作者為中央電台經濟之聲、浙江衛視及杭州電視台等多家媒體證券欄目特約嘉賓、職業投資者

2015-06-22

調整終於來了。 但調整的慘烈程度還是出乎絕大部分投資者的預期:上證綜合指數全周下跌687點,跌幅超過13%,是近7年來的最大周跌幅,僅次於熊市主跌段的08年6月;創業板指數下跌584點,跌幅接近15%。期指方面,由於大量平倉盤湧出,上周五主力合約尾盤甚至被一度打至跌停。如此兇猛的殺跌,以至於很多人它稱為「端午劫」。 對於這次暴跌,有宏觀經濟學家把它歸結於宏觀經濟政策出現的微妙變化,認為寬鬆的貨幣政策可能會有階段性的修正。但在我看來,暴跌最主要的因素依然還是「降槓桿」。上周的文章裡我說過,「死人」可能是槓桿政策轉折的標誌性事件。雖然據說有媒體出來澄清說跳樓和股市無關,但「標誌性」卻被我不幸言中,上周五下午,耳邊到處傳著「哪裡哪裡誰誰誰被要求平倉」的消息。 從小長假期間瞭解的身邊情況來看,高槓桿融資盤的平倉壓力尚未完全釋放,因此,上周二開盤後,在平倉盤的打壓下,A股預期仍將有一個快速的下探過程。至於絕對的最低點,由於平倉盤非常理可以討論,所以很難有個準確的判斷,周圍朋友中,樂觀的看4,400,悲觀的看3,800。不過,不管是樂觀也好,悲觀也好,朋友們的一個共識是:牛市並未結束,這只是牛市中的一次中期調整,是通過強行降槓桿來改變指數上升的斜率,來實現「慢牛」的目的。 因此,我覺得,未來1至2周,可能是一個比較好的重新擇機進場的機會,也正因為如此,這一期的題目取的和上周一模一樣:抄底。 作者為中央電台經濟之聲、浙江衛視及杭州電視台等多家媒體證券欄目特約嘉賓、職業投資者

2015-06-15

神車終於惹禍了。 上周後幾個交易日,網上瘋傳一份遺書,稱因炒股虧損而輕生,當時大家都以為是惡搞的段子。不料,竟然在周末被媒體報道屬實:長沙一投資者投入170萬元(人民幣,下同)本金加4倍融資槓桿,全倉殺入合併完成剛剛復牌的中國中車,本月9日和10日,該股連續兩日暴跌,170萬元本金全部輸光,本月10日晚,意外發生。 首先肯定是要表示哀悼,畢竟是一條活生生的生命,就這麼消失在「國家牛市」中。但是,客觀的說,用這麼高的槓桿去買這個價格的神車,要麼是一個甚麼都不懂的新股民,要麼就是一個徹頭徹尾的賭徒。 周末,證券業協會發文徹底禁止券商為場外配資活動提高便利。在我看來,這是一條遲到很久的禁令,如果早些推出,或許那位投資者就不至於此了。 降槓桿是最近監管層的一項重點工作,我個人認為,這宗跳樓悲劇,也許將成為一個標誌性事件,是槓桿由加到降、出現拐點的一個標誌性事件。 5,000點(上證綜合指數)上方,市場走勢逐漸滯重,我身邊有不少朋友開始討論尋找新的投資品種,其中港股成為大家公認的價值窪地,大部分人認為,如果港股短期內因政改風波而出現下跌,那可能是非常好的買入機會。 我不知道港人自己如何看待港股,從內地投資者的角度來看,內資比重大幅提高,港股逐漸A股化,可能是一個港股長期的趨勢,港股的低估值,尤其是新興行業上市公司的相對低估值,對A股投資者的吸引力已經愈來愈大。「抄底港股」的市場認同度,正在逐步提高。 當然,這裡指的港股,指的是所謂的「港A股」,也就是那些公司和主營都在內地的港股公司。 作者為中央電台經濟之聲、浙江衛視及杭州電視台等多家媒體證券欄目特約嘉賓、職業投資者

2015-06-08

主機板(上證綜合指數)5,000點,創業板4,000點。上周A股市場來到了一個重大整數關口,尤其是主機板,收盤5,023點,還站在整數關口之上。 近幾周來,管理層希望慢牛態度日趨堅決,盤中也現數百點巨幅震盪,但首次震盪兩個半交易日收復失地,上周四的震盪更僅半天就全部收復,市場似無放棄快牛甚至瘋牛打算。顯然這種市場與管理層間的博弈將持續。這個周末,中國證監會宣布修訂兩融業務規則,續收緊對場外配資的控制,降槓桿態度漸強硬。同時基金業協會在周末倡議,提醒公募基金「堅持價值投資導向、堅持以流動性管理為重點、堅持長線投資、堅持投資者利益優先,自覺維護市場秩序」,目標直指部分基金在小票中類似坐莊行為。 市場不理會管理層「慢牛」的呼籲,其實不能說無道理,因A股歷史,從來無慢牛,只要是牛市,必是瘋狂。所謂慢牛,按照筆者理解,一般都是快牛加巨幅震盪,藉震盪來人為降低股指上升斜率,如96年底《人民日報》社論,07年的530都是如此。一位我很尊敬的經濟學家最近在微博所說的:ZF負責製造波浪。波浪會來嗎?從周末一系列政策看,我認為倘本周股指續漲,那波浪定會愈來愈近。朋友問本周暴跌嗎?我回答是:有沒有暴跌我不知道,但我覺得,連傻瓜都能賺錢,且是賺大錢的單邊上漲或許將告一段落,震盪將成為中短期內的新常態。 作者為中央電台經濟之聲、浙江衛視及杭州電視台等多家媒體證券欄目特約嘉賓、職業投資者

/136



C觀點

中原城市領先指數

廚神

旅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