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股北望 - 宣震
2011-03-03

臨近「兩會」,市場內外,愈來愈多地談到了兩個字——穩定。談到穩定,我首先想說的,其實不是A股,而是最近被境外媒體反覆熱炒的,內地北京上海街頭的所謂「茉莉花革命」。 從這些媒體的報道來看,似乎是暗流湧動,但實際上,在這兩個周末,和北京、上海等地的一些朋友的交流中,絕大部分人對這個沒有任何概念,壓根兒就不知道這事。個別在當天路過現場的朋友的觀感則是:一大群警員、老外,以及小量湊熱鬧的圍觀人群。 我這裡不討論「茉莉花革命」正確與否,只是就現實狀況來得出結論:客觀地說,目前內地沒有「茉莉花」飄香的任何可能。穩定,仍然是內地政治的主旋律。 當然,上面說的和A股沒甚麼關係。接下來的穩定,回到A股市場。 昨天清晨,我還在夢中,就被一陣電話鈴聲驚醒。朋友很擔心隔夜美股大跌、油價大漲,問我要不要清倉? 今年以來,我已經數不清接過多少類似的電話了,加息、上調存款準備金率、CPI(消費物價指數)創新高,等等等等,一個又一個的利空不斷地撲面而來。 可是,回顧已經結束的兩個月,A股市場最大的特點就是「穩定」。從去年末開始,伴隨著接連不斷的利空,A股市場經歷了近年來罕見的悲觀預期。然而,不管是上海還是深圳,主板還是中小板,各個指數都頑強地承受住了這種悲觀預期。 不僅如此,目前除創業板指數外,上海證券綜合、深圳證券綜合和中小板這3個指數都正在構築扎實的頭肩底形態。 以上海為例,如果按照頭肩底的形態要求,左肩構築時間是8周,那麼,目前右肩或許也將持續8周左右。換言之,整個3月,A股很可能將延續這種個別股份活躍的區間震盪,期間每一次的快速下跌都是短線不錯的買點。 所以,我給我朋友的答案只有3個字: 「當然不!」   作者為中央電台經濟之聲、浙江衛視及杭州電視台等多家媒體證券欄目特約嘉賓、職業投資者。 逢周一、四刊出

2011-02-28

內地A股走勢一切正常,沒甚麼好聊的,所以今天換個話題,談談油價吧。 北非的茉莉花革命延續到利比亞,也燒到了油價,美國NYMEX原油價格時隔兩年半,再次衝上100美元大關。很多人對此感到憂心忡忡,我看到最悲觀的預測是原油價格未來將超過200美元,甚至已經有人開始擔心,是不是第四次「石油危機」即將來臨。而我,好像沒有那麼悲觀,按照我個人的猜測,就中期而言,油價很難站穩在100美元之上。 我對油價幾乎沒有任何研究,因此,只能說是「猜測」。做出這一猜測的依據,是在內地頗有市場的——「陰謀論」。 與糧食、有色金屬等其他大宗商品相比,原油有著其非同一般的特殊性。糧食消費跟隨人口,主要集中在非發達國家;而有色金屬,則隨著內地經濟的快速崛起,中國正在成為全球最大的買家。 而原油則不同,雖然近年來中國的原油進口量逐年遞增,但就消費結構而言,它目前依然是所有大宗商品裡面,唯一由發達國家充當主要消費群體的品種。 這就意味著,糧食漲、有色金屬漲,都不會傷及美歐等發達經濟體,甚至在很多時候,還可以以這些品種的價格波動為工具,來從中獲取政治利益。 但原油則不一樣,如果原油價格高燒不退,那被灼傷的,首先就是發達經濟體。 所以,我們看到,糧價漲的時候,美國總統奧巴馬沒有出來講話;銅價漲的時候,奧巴馬也沒有出來講話。而這次油價一漲,這位老兄就急衝衝地站了出來:「我們確信,能夠經受住當前利比亞等地局勢緊張帶來的負面影響,油市的總體情況將趨穩」。這說明甚麼?說明油價的大漲,已經涉及到美國的核心利益了。 所以,我們同樣看到,OPEC(石油輸出國組織)的老大沙特隨即表態說:願意也有能力填補利比亞留下的供應缺口,坊間也不斷傳聞OPEC有可能調整其產量政策。 油價一定不會低,因為老美是絕對不會讓中國用上便宜的油的,但油價也肯定不會高燒,因為那樣的話,美國人也會被燒糊塗的。     作者為中央電台經濟之聲、浙江衛視及杭州電視台等多家媒體證券欄目特約嘉賓、職業投資者。 逢周一、四刊出

2011-02-24

初春的A股果然是乍暖還寒,在多重因素的共同影響下,周二出現大幅下跌情況。 引發大跌的主要是兩大因素,首先是和全球市場一樣,對利比亞等北非國家的局勢惡化的擔憂,導致了周二全球金融市場的巨幅震盪,A股自然也不能「免俗」,關於這一點,大家都已經瞭解,就不詳述了。 另外一個因素,就是本周流動性突然緊張。在周一和周二兩個交易日,交易所的國債7天回購利率,從3.09%飆升到最高的7.12%,資金壓力陡然增加。究其原因,一個是上周五宣布,上調的存款準備金率0.5個百分點,而今天是正式實施時間,也就是說,今天將有3,500億元(人民幣,下同)左右的資金,被中國人民銀行所凍結,但這並不是最關鍵的。 最主要的是,中國石化(386)在昨日發行230億元A股可轉換債券,吸引了大量的資金參與申購。不少研究機構測算,本次申購將凍結資金5,000億元左右,中金公司更認為,凍結資金量或將超過2萬億元,這大大加劇了短期的資金壓力。 在這兩大因素中,利比亞局勢只是誘因。因為在A股的歷史中,這種突發性的周邊地緣政治因素,一般不會對A股的走勢帶來中期的實質性影響,而只是短期的、脈衝式的影響而已,這次我想也不會例外。 至於流動性緊張方面,按照中石化的公告:此次可轉換債券的發行,網下申購資金於本月28日解凍,網上申購資金將於3月1日解凍。也就是說,到了下周,市場的資金緊張狀態就會得到很大的緩解。 顯然,導致周二股市大跌,基本都是短期因素,而影響市場中期趨勢的基本面因素並沒有發生變化。相反,在本周中央政治局會議上,還明確提出了在防通脹的同時,「要防止經濟出現大的波動」,這表明,決策層不會為了抑制通脹而刻意犧牲經濟增速。 從本質上說,股市周二的大跌是市場多空(即看好和看淡)分歧較大,同時指數連續上漲四周之後,空頭(即造淡)力量短期集中釋放的必然結果。在目前指數點位、平均估值都比較低的大背景下,市場並不具備持續大跌的基礎,這種「集中釋放」往往會給投資者帶來比較好的趁低買入機會。   作者為中央電台經濟之聲、浙江衛視及杭州電視台等多家媒體證券欄目特約嘉賓、職業投資者。 逢周一、四刊出

2011-02-21

在上周五晚間,中國人民銀行(人行)再次宣布,上調存款準備金率0.5個百分點。這是今年以來的第二次上調,此次調整之後,大型銀行的存款準備金率達到19.5%,再創歷史新高。 據統計,上周和本周約有超過2,000億元人民幣央票和正回購到期,3月份的到期總量更是高達7,000億元人民幣。如果再考慮到從1月末開始,人行為緩解春節前的市場流動性緊張,因而實施的巨額貨幣淨投放,如果不採取相應措施,勢必再次出現流動性氾濫。因此,我認為,和前面幾次上調相比,本次存款準備金率的上調,其目的更多的是為了吸收又趨氾濫的短期流動性。 本周是2月的最後一周,是典型的資料真空期,3月初,就將迎來每年一度的「兩會」。從以往的歷史經驗看,如果沒有特殊的變化,在此期間,貨幣政策一般也不會調整,因此,樂觀估計,本次上調之後,市場將有3至4周的政策真空期。 由於擔心上調存款準備金率,上周五市場出現了一定幅度的調整,但調整幅度並不深。 按照前面的分析,未來數周的政策真空期,將使得投資者對政策利空的擔憂有所化解,有利於行情的進一步延續。 就市場自身而言,目前依然處於良好的上升態勢。記得我以前說過,在A股市場中,30日線能夠比較好地反映市場的中短期趨勢的變化,我自己比較看重30日線的得失。 從左面的圖中可以明顯的看到,目前上證綜合指數已經站穩在30日線之上,而且從上周一開始,30日線也拐頭向上,對指數的上揚提供了良好的支撐。所以,我認為,本周A股市場繼續震盪向上,依然是個機會率較大的趨勢。   作者為中央電台經濟之聲、浙江衛視及杭州電視台等多家媒體證券欄目特約嘉賓、職業投資者。 逢周一、四刊出

2011-02-17

國家統計局剛剛公布的1月份CPI(消費物價指數)同比增長4.9%。對於這個數據,經濟學家們有不少爭議,其焦點在於數據低於預期的原因,很多人認為,是CPI權重的調整,人為拉低了CPI0.3%。 如果是純學術討論,那沒有問題。但如果就此去質疑這個數據,那我覺得有些過於鑽「牛角尖」了。 首先,針對這個問題,國家統計局已經特意做出了說明:用2010年舊權重測算,1月的CPI同比上漲4.918%,反而比按新權重測算的4.942%要低。顯然,從統計局的測算結果來看,並不存在所謂的「權重調整導致數據被人為拉低」的說法。 其次,即使你不相信統計局的解釋,還是堅持認為,通脹被人為控制了。但是,不要忘了,你可以不信,但中國人民銀行(人行)信,其他的決策部門也信。尤其是人行,在未來5年,人行制定貨幣政策依據的是新權重下的CPI,而不是舊的。 不管信或是不信,但這就是現實的數據,未來5年必須要去相信的數據。所以,從現在開始,理性的做法是盡快適應新的權重,而不是一味糾纏有沒有「拉低」。 除了CPI,還有兩個數據也同樣引人注目。人行也在周二晚間公布了1月的信貸數據:信貸增長速度雙雙回落,廣義貨幣供應M2增長速度為17.2%,增幅同比回落8.9個百分點,環比也回落2.5個百分點,接近了人行制定的全年16%的控制目標。 數據表明貨幣當局對信貸的控制已經初見成效。我覺得,這或許意味著未來上調存款準備金率的次數,會少於市場的預期。 此外,1月的進出口數據,尤其是出口數據也遠好於市場預期。這說明內地經濟依然保持強勁勢頭,進一步驗證了我之前做出的一季度經濟不會大幅下滑的判斷。 總體而言,在研究了1月的宏觀經濟數據之後,得出的結論是,通脹壓力雖然依然很大,但優於原先的預期,實體經濟同樣要好於原先的預期。所以,我覺得市場的「春意」更濃了,正處於兔年的第一輪行情之中。   作者為中央電台經濟之聲、浙江衛視及杭州電視台等多家媒體證券欄目特約嘉賓、職業投資者。 逢周一、四刊出

2011-02-14

節後第一周,內地股市雖然只有3個交易日,但在這3天,市場所透露出來的信息卻極為重要。 從去年年底開始,我說的比較多的兩個詞是「情緒」和「預期」。悲觀的預期和情緒是近兩個月市場的主旋律:市場普遍認為,通脹無牛市;在貨幣政策緊縮的壓力下,市場將繼續向下尋求支撐。 即使節前大盤出現反彈的「五連陽」,市場依然一片悲觀。在春節期間,不管是我看到的一些分析評論,還是周圍朋友的交流,悲觀情緒佔據了絕對上風。再加上開市前,中國人民銀行的加息,對於空頭(看淡)來說,一切都似乎是那麼完美。 但是,這3交易日,即使周三由於受到加息消息的打壓而短暫下跌,但周四和周五不但迅速收復失地,還穩穩地站上了2,800點。說的簡單一點:有利空、有悲觀的情緒和預期,市場卻「該跌不跌」。 「該跌不跌」,那就說明,過於一致的悲觀情緒,在邏輯上肯定存在著漏洞,而正是這種漏洞,使得市場中開始出現某種力量,來對抗悲觀的空頭情緒。 我覺得,悲觀情緒的最大漏洞,是來自於對宏觀經濟的過度悲觀:認為高通脹引發強緊縮,強緊縮引發經濟減速,從而產生滯脹。 我認為,這種邏輯過於悲觀,就像前面兩期專欄文章談到的,我判斷從本月開始,通脹壓力不會繼續增大,而是會小幅回落;同時,內地加息周期也已過大半。 至於經濟減速,從去年第四季度的資料分析,我也認為,肯定要好於市場的悲觀預期。總而言之,經濟雖然會小幅減速,但出現空頭們所描繪的情形的機會率,幾乎為零。 按照我自己的經驗,如果高度一致的情緒與市場的實際走勢出現背離,那往往也是市場見底的重要信號之一,用A股市場的行話來說,就是目前已經到了「情緒底」。 因此,我認為,A股從去年11月開始的下跌,已經基本告一段落,或許還會春寒料峭,或許還會乍暖還寒,但畢竟已經感受到了絲絲的春意。   作者為中央電台經濟之聲、浙江衛視及杭州電視台等多家媒體證券欄目特約嘉賓、職業投資者。 逢周一、四刊出

2011-02-10

春節長假的最後一天的晚上,中國人民銀行(人行)宣布再次加息。 消息傳來,頓時讓溫暖了整個長假的投資者的心涼了半截。大家都在擔心:節後的第一個交易日會不會開門就「大黑」。 幸好,雖然昨日A股大幅低開,但並沒有低開低走,如果考慮到節前連續反彈之後,本身就有調整的要求,兔年第一個交易日的市場總體走勢還算平穩。 人行此次加息,說明1月的CPI(消費物價指數)肯定會比較高,需要提前採取緊縮措施。這也是我在周一專欄中不看好節後短期走勢的主要原因。 此次加息之後,一年期基準利率回到了08年金融危機前的水平。當然,如果與即將在15日發布的1月CPI資料(對於該資料,目前市場的預測基本在5.2%至5.8%之間)相比,依然是處於負利率情況。 由於是負利率,幾乎所有的人都認為,今後還一定會有再次加息的動作,這個我當然也同意。但是,在加息的次數上,我比大部分市場人士要樂觀。 從內地乃至全球各國央行的歷史資料分析,在高通脹時期,「正利率」從來都只是一種理想化的狀態,各國央行幾乎從未讓「正利率」真正出現過,我堅信這次也不會例外。 我大膽的預測,就目前1年期定期存款息率為3厘水平看,除非通脹失控,人行行長周小川是不太可能將基準利率提升到3.5厘的水平之上的,未來繼續加息的次數不會超過兩次。 更何況,本次通脹的主要成因,並不是經濟過熱所造成,而主要是食品價格的季節性波動,以及國際大宗商品價格上漲帶來的輸入型通脹。如果加息過度,會對正在復甦的實體經濟帶來重大打擊。 因此,在本次加息過後,我個人認為,如果未來數月的CPI真的如我於周一預測的那樣,能夠出現回落的話,那麼,人行在繼續收縮流動性時,會更多的採用提高存款準備金率等數量型調控工具,而不是加息。 所以,就整個加息周期而言,我認為,目前已經走過了三分二,而如果按照「標題黨」的寫法,我甚至可以把這一期專欄的題目取成:加息周期或近尾聲。   作者為中央電台經濟之聲、浙江衛視及杭州電視台等多家媒體證券欄目特約嘉賓、職業投資者。 逢周一、四刊出

2011-02-07

老天爺還是很給人們面子的。 與陰冷無比的1月份相比,從大年三十開始,全國各地的氣溫,都開始明顯回升,用女兒的話說:「太陽公公又重新露出了笑臉」。上午去西湖邊走了走,迎面吹來的,彷彿已經是和煦的春風了。 老天不僅給人們帶來了溫暖和陽光,還恰到好處地帶來了降水。根據當地氣象台的預報,從今天開始,久旱的山東,將在今天迎來「小雨雪」。雖只是「小雨雪」,但多少也能對旱情起到一定的緩解作用。 節前很多人擔心第一季度的通脹(CPI),尤其是1月份受天氣、節日等因素的影響,食品價格漲幅明顯,因此市場對節後公布的1月份CPI,有著較高的預期,普遍認為會再創新高。 同時,由於原先有所謂的「千年極寒」的說法,市場同樣擔心本月的天氣,也會拖累CPI。 現在看來,本月以來全國範圍內良好的天氣狀況,將會給本月份的CPI,提供一個相對比較寬鬆的環境。 此外,考慮到去年2月的CPI基數較高、春節過後食品價格,將出現季節性回落等因素,我不妨做個樂觀的預測:如果未來沒有極端氣候,本月份及其後幾個月的CPI,突破1月數據的可能性不大,將於本月10日公布的1月份CPI,有可能成為第一季度,甚至前5個月的高點。 與數據直接相關的,當然是中國人民銀行(央行)的貨幣政策,我相信在本周公布1月的數據之後,本月加息的可能性很大。 不過,如果我前面的預測靠譜(可靠)的話,接下來幾個月的CPI,不再連創新高,而是小幅回落,那央行會如何應對?原先大家預期第二次加息有沒有可能會推後?我覺得不是沒有可能。 所以,對於節後的行情,我覺得很可能會出現探底回升的走勢。由於節後一開盤,馬上就面臨著數據,以及加息預期,而且技術上,上證綜合指數於2,800點一帶也有著很強的壓力,短期走勢並不會很樂觀,指數衝高回落,出現調整的概率偏大。不過,等到加息這一利空兌現之後,隨著接下來幾個月CPI的穩定,指數有望繼續反彈。   作者為中央電台經濟之聲、浙江衛視及杭州電視台等多家媒體證券欄目特約嘉賓、職業投資者。 逢周一、四刊出

2011-01-31

滬渝開徵房產稅、繼續提高二套房貸首付比例、近60個城市的限購。在前兩次調控未果之後,中央政府在春節前推出了針對房地產行業的第三輪調控——新「國8條」。 由於前兩次調控的結果是「雷聲大,雨點小」,因此新「國8條」出來後,似乎大部分內地的學者和專家們並不看好調控的結果,更有不少人質疑,實施房產稅的法律依據。 如果就事論事,這些質疑並不是完全沒有道理。不過,對於房地產的調控,不能簡單地從經濟的角度來看待,我個人認為,連續三次、力度漸強的調控措施,實際上已經清楚地表明,在現階段,調控房價已經成為了一項必須要完成的「政治任務」。 既然成了政治任務,那麼,對於中央政府來說,這個時候,經濟層面的考慮顯然不是第一位的。如果新「國8條」依然是無功而返,可以想像,勢必會有更有力度的第四、甚至第五輪調控,包括經濟和非經濟的手段,直至調控任務完成。 你可以繼續去懷疑調控的效果,去質疑調控的法律依據,不過,在內地獨特的政治經濟背景下,談到「政治任務」,我往往會聯想到另外四個字:「壓倒一切」。 而且,這也不是第一次把經濟議題當作政治任務了。在08年底的「四萬億元人民幣」刺激方案,就是典型的中國式的「政治任務」。所以,我也很好奇,為甚麼會有那麼多的經濟學家們去非議房地產的調控。 內地有一個還算著名的財經作家,依靠出書、講課,賺了不少錢,他從來不買股票,而是每年都會買一套房子。我沒有做過詳細的調查,但我相信,這種現象應該不會只是個案。 恕我以小人之心來度專家之腹,所謂「屁股決定腦袋」,屁股坐在一堆房子上,當然不會希望房價跌了。 最後回到A股,近一年以來,我一直不看好房地產類股。在調控已經成為政治任務的今天,我更會堅持自己的觀點:別拿自己的錢去對抗「政治任務」。 這是春節前的最後一期專欄,所以要給大家拜個早年,祝各位讀者春節快樂!身體健康!!財源滾滾!!!   作者為中央電台經濟之聲、浙江衛視及杭州電視台等多家媒體證券欄目特約嘉賓、職業投資者。 逢周一、四刊出

2011-01-27

呵呵,很奇怪的標題。 PE,就是市盈率,它主要反映公司的安全邊際;PEG,是PE/淨利潤增長率,它著重關注公司的成長性。按照PEG的理論,PEG小於1,就代表已經具備了較高的投資價值。 舉個例子:假如一家公司能夠保持連續數年50%的增長,那50倍的PE並不貴,而另外一家公司,如果只有10%的持續增長,那超出10倍的PE就屬於高估了。 所謂PE和PEG,簡單來說,就是價值和成長型,實際上是代表了兩種不同的投資理念,前者是傳統意義上的價值投資,而PEG,則是相對激進,願意冒更大的風險,去追求較高的成長型收益。 按理說,在一個成熟的市場,這兩種投資方式是完全可以共存的,就像巴菲特(Warren Buffett)和索羅斯(George Soros),走的是兩條截然不同的路,但同樣都是偉大的投資家。 但在A股,PE和PEG之間的PK(Player Killing,單挑)從來就沒有停過。而且似乎永遠在兩個極端中搖擺。去年小盤股遠遠跑贏大盤,PEG大行其道,人人高喊PEG,談PE你都會覺得不好意思。最近中小板指數持續調整,銀行和地產類股份見底反彈,於是市場一致譴責小盤股的高PE,中小板的股票成了「燙手的山芋」,被各路資金瘋狂拋售,甚至已經有人在預言中小板的「泡沫」將徹底破滅。 從左面的圖可以看出,目前中小板指數依然運行在08年底以來形成的上升趨勢之中,目前該上升趨勢線的位置大概在5,500點一帶,這一趨勢線將構成中小板指數的重要支撐。 從估值角度來看,我測算在5,500點附近,中小板指數的動態PE為33倍左右,已經低於2010年前三季度中小板的業績平均增幅,這無論如何都算不上一個有大泡沫的估值。所以,我覺得,在市場的恐慌情緒中,中小板的機會或已悄然來臨。   作者為中央電台經濟之聲、浙江衛視及杭州電視台等多家媒體證券欄目特約嘉賓、職業投資者 逢周一、四刊出

2011-01-24

不少朋友對今年的市場看得比較悲觀,擔心會不會讓08年的悲劇重來。他們的邏輯是這樣的:通脹持續高漲↓逼迫貨幣政策不斷緊縮↓流動性快速下降↓實體經濟受到影響,GDP(國民生產總值)增速下滑↓經濟出現滯脹。而在這其中,他們尤其擔心的,就是今年第一季度的GDP增速會快速回落,從而引發對市場的估值修正。 在本月20日,當去年第四季度超預期的GDP資料出來之後,我以為他們會變得樂觀一些,因為在我看來,這或許說明,今年第一季度的資料也未必會像他們想像的那麼悲觀。不料,溝通下來,他們悲觀依舊:去年第四季度的超預期增長,加大了政策緊縮的壓力,所以還是不看好。 增長速度回落,要擔心滯脹;增速超預期,則擔心緊縮。這怎麼看都似乎是一個悖論,但在股票市場裡,這卻是不斷在發生著的現實。人不是機器,人是有情緒的,情緒產生了變化,看待問題的視角自然也會不一樣,這就是所謂「牛眼看高」與「熊眼看低」。 所以,研究市場,很多時候更需要研究的,是市場的情緒,究竟有那些因素能夠影響市場的情緒。 回到市場,現在市場的主流情緒顯然是悲觀,那麼,怎麼樣才能讓那一雙雙「熊眼」轉牛呢? 最有效的方法,當然是宏觀經濟方面的積極訊號,一、二月份的CPI(消費物價指數),第一季度的GDP,緊縮政策的力度和頻度,這些事件明朗化之後,都有可能隨時改變市場的情緒。 另外,可以從技術層面來判斷,下面是最近幾個月的A股圖表(左下圖)。圖中我們可以發現,在這一輪的調整中,30日線是一條極其重要的壓力線,指數的數次反彈都受制於這條均線。事實上,在很多時候,30日線也一直是被看作是A股中期走勢的生命線。因此,指數何時能突破30日線的壓制,也是情緒是否扭轉的重要訊號。   作者為中央電台經濟之聲、浙江衛視及杭州電視台等多家媒體證券欄目特約嘉賓、職業投資者 逢周一、四刊出

2011-01-21

杭州昨日暴雪。當我深一步淺一步地從家裡走到辦公室的時候,國家統計局的數據已經出來了。市場最為關心的去年12月消費物價指數同比上漲4.6%,完全符合市場預期。  在經過周一的大跌之後,周二、周三A股市場出現了兩天的反彈,然而,市場情緒並沒有因為這兩天的反彈而有所好轉。當周二反彈剛剛開始的時候,我在QQ上問了幾乎所有的朋友,竟然沒有一個人有進場的意願。 不願進場的原因有很多:通脹壓力、貨幣政策緊縮、新股破發(編按:新股跌穿招股定價)、中小盤股票估值風險有待進一步釋放,等等等等。不過,得出的結論都是一樣的,認為目前市場的調整趨勢沒有結束,從右側交易的原則來講,還不是進場的時機。不僅是周圍的朋友,翻閱這些日子的市場評論,也幾乎都是同樣的論調。 在做分析師的時候,我一直強調的是「右側交易」(編按:即在到達最低點或最高點之後,才進行買賣)。因為「右側交易」雖然中庸,但不容易犯錯。而且,目前A股市場最大的機構投資者群體——公募基金,也幾乎無一例外,全是右側交易的忠實擁躉。買方如此,就被迫作為賣方機構的研究員們,不得不「寧右勿左」了。 從右側的角度而言,目前的確還不是進場的好時機,就像我以前說的那樣,恐怕要等到兩次加息,「蜈蚣」落地之後,下跌趨勢才有逆轉的可能。 不過,如果換個角度思考:從「左側」,也就是價值投資的角度來看看目前的市場,或許會有不一樣的結論。大盤股估值自不必說,即使是近期「人人喊打」的中小板和創業板股票,按照去年前3季度的淨利潤平均增幅測算,中小板於去年的平均市盈率為37倍,創業板為56倍。創業板依然高估,而中小板的高估情況卻已經有了很大的改善,與去年的增長速度相比,基本接近了合理的估值區間範圍。 因此,就價值而言,目前除了創業板之外,其他股票品種都已經處於或接近合理的估值區間。當然,這裡有個前提,就是對今年內地經濟形勢的判斷,如果經濟大幅減速,那所有的「左側」就都不成立。而只要這種極端情況不出現,後市如果再跌,那或許就意味著「左側交易」(編按:在下跌到預測的最低點前,逢低買入,上漲到預測的最高點前,逢高拋售)機會的臨近。   作者為中央電台經濟之聲、浙江衛視及杭州電視台等多家媒體證券欄目特約嘉賓、職業投資者。   (因葉尚志出外公幹,《大利是》專欄暫停一天,敬希垂注。)

2011-01-17

小川行長又出手了。 上周五晚間,中國人民銀行(人行)宣布,從本月20日開始,再次上調存款準備金率0.5個百分點。 最近,境內外都在預測加息和上調存款準備金率的次數。我個人的判斷是:加息方面,雖然「實際正利率」在理論上,一直是人行追求的目標,但通過對近十年的CPI(消費物價指數)與同期基準利率對比分析可以發現,「實際正利率」往往只存在於低通脹,甚至通縮時期,而當CPI高於3%的時候,「實際利率為負」幾乎成為一種常態。 在全球都處於低利率時代的大背景下,我個人覺得,這種常態仍將繼續。即使今年CPI數據最終超過4%的預期值,利率的上限也不太會超過3.5厘,大致在3.25至3.5厘之間,也就是說,年內還有兩至3次加息可能。 我甚至更願意相信,保守的人行最終可能只加息兩次,因為高利率對實體經濟的負面影響,也是顯而易見的。相比較而言,人行或許會更多地採取上調存款準備金率的手段,畢竟,它對經濟的負面影響要遠小於加息。我預計在今年內,存款準備金率有可能還會有3至4次的上調。 大家都在預測、都在數「次數」,所以,與前幾次上調準備金率及加息不同的是,面對此次並不出乎市場意料的上調,市場的反映卻普遍悲觀。一個比較形象的比喻是:原先以為加息,意味著靴子落地,沒想到樓上住著的竟然是條蜈蚣,根本就數不清有多少隻腳,不知道還有多少隻靴子要扔了。 更何況, 靴子掉下來,大不了也就是在頭上砸出個包;要是萬一樓上掉下來的是條蜈蚣,那就不是「包」那麼簡單了。 由於害怕掉下來的「靴子」乃至「蜈蚣」,市場的悲觀預期愈來愈重。在這樣的悲觀預期下,市場短期內很難扭轉頹勢。同時,隨著中國人最看重的春節長假的日益臨近,投資者的交易熱情也愈來愈低,因此,目前這種弱勢震盪的走勢,很可能會一直延續到春節前後。     作者為中央電台經濟之聲、浙江衛視及杭州電視台等多家媒體證券欄目特約嘉賓、職業投資者 逢周一、四刊出

2011-01-13

開年以來,A股市場的板塊出現了明顯的分化。銀行和地產等大盤藍籌股於低位企穩,技術形態逐漸修復,並且盤中也時有異動,而去年持續活躍的小型股則走勢疲弱,出現了連續的調整。於是,市場又開始爭論,是不是已經開始風格轉換? 在前面幾期的專欄中,我討論過銀行和地產股,認為地產股在今年沒有系統性的機會,而銀行股則取決於有沒有新一輪的融資,如果沒有,那機會要大於地產股,但同樣,也不覺得那是系統性機會。 因為道理很簡單,長期而言,「十二五」計劃強調的是,經濟轉型和改善民生;短期而言,今年宏觀經濟的主基調,就是抑制通脹和經濟增長減速。不管是長期、還是短期的經濟基本面,都不支持銀行和地產等周期類股份在今年大展宏圖。 那怎麼來理解目前銀行和地產股的走勢呢?我注意到,內地的研究員和基金經理們在談這些品種的時候,基本都會談到小型股:由於目前新興產業、醫藥等中小盤股票的估值較高,因此,這些PE(市盈率)不到10倍的銀行和地產股就顯得較有估值優勢了。 此外,近期市場普遍、並且罕見的對上半年或第一季度高通脹有悲觀預期,也可能是一個重要的原因,悲觀的投資者就需要安全、需要低估值的防禦品種。 透過上面這段文字,我能感受到的是「被動」二字。由於對未來悲觀,所以要被動防禦;由於小型股估值較高,所以不得不尋找低估值的品種。而銀行和地產股與中小盤股相比,最大的優勢恰恰在於安全和低估值。 這種被動,同樣能在這銀行和地產股的走勢中得到驗證:盤中往往是短時間的異動之後,就會回落整理,大家只願意低吸,不願意主動追高買入。 既然是被動,那我並不認為這是所謂的風格轉換,這只是避險情緒的體現而已。有理由相信,一旦市場的悲觀情緒有所緩解、一旦中小盤股調整完畢,估值壓力得到化解,那資金重回小盤股依然是機會率較大。 最後想說的是,如果你真的要避短期的險,那有比銀行和地產股更好的選擇——持有現金。   作者為中央電台經濟之聲、浙江衛視及杭州電視台等多家媒體證券欄目特約嘉賓、職業投資者 逢周一、四刊出

2011-01-10

在1月7日晚,民生銀行(1988)發布公告,推出又一輪的再融資預案,預計通過定向增發募集資金不超過215億元人民幣(約251.3億港元)。而這個時間,距離其09年底H股上市才剛剛過去一年。 民生銀行的再融資,大大動搖了我之前對銀行股的判斷。在去年12月的時候,我曾經專門聊過銀行股,認為銀行股在經歷了去年的大融資後,在未來兩年之內,應該不會再有融資的壓力,因此,我當時的判斷是今年銀行股會有階段性的機會。而新年第一周銀行股的強勢表現似乎也說明,並不只有我一個人有這樣的看法。 09年底,民生銀行H股上市後,其高層曾經明確表示:3年之內不會再融資。不僅是民生銀行,幾乎所有的銀行在完成上一輪的融資之後,也都有過類似的表示。如今,民生銀行食言了,那其他的銀行呢?這只是一家銀行的個案,還是拉開銀行又一輪再融資的序幕? 如果只是個案,那或許還不會讓我改變當初的判斷。但問題是,就在周末,又有媒體(中央電台經濟之聲)報道說:從銀監會了解到,目前系統重要性銀行的具體名單正在確定中,除了已經被中國人民銀行行長周小川點名的工、農、中、建、交五大銀行外,可能還會有更多銀行上榜。 所謂「系統重要性銀行」,指一些巨大的金融機構,他們的問題對某一個國家、或者全球金融體系造成影響,需要更嚴格的監管。 目前銀監會方面還沒有此條消息的正式公告,但即使這樣,也足以讓市場再次膽戰心驚了。 所謂的更嚴格的監管,首當其衝的就是在銀行的資本充足率方面,將會有更高的要求。而對內地的銀行來說,再也找不到比證券市場更好更輕鬆的融資場所了。因此,一旦這條消息被證實,那就很可能意味著在不遠的將來,銀行股將迎來新一輪的融資高潮。 這裏,我只能希望這是一條假新聞(雖然這似乎可能並不大),不然的話,在如此巨大的融資壓力面前,想要指望銀行股有階段性機會,無疑是近乎天方夜譚了。   作者為中央電台經濟之聲、浙江衛視及杭州電視台等多家媒體證券欄目特約嘉賓、職業投資者 逢周一、四刊出

/136



C觀點

中原城市領先指數

廚神

旅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