教育部落 - Joyce Wu
2016-12-05

剖腹生產的那天早上,我的心情還是很輕鬆,滿心期待跟這個在自己肚裏的小生命見面。整個手術過程都很順利,進了手術室不一會,已聽到嬰兒的哭聲,充滿着生命力,而我們,懷着感恩的心,正式成為父母了。除了我們,爺爺嫲嫲公公婆婆親戚朋友都十分興奮,一下子整個大家庭都為着小生命的來臨充滿著喜悅。 當姑娘將寶寶抱到我的面前時,我仔細的觀察著她的臉、小手小腳......我很小心的擁抱著她小小的身軀,心裏不期然湧起一種莫名的感動,很想很想好好的教養她,保守她,無條件的去愛她。愛,是很真實,亦需要親身去經歷。 在寶寶出生的首兩天蜜月期過後,我的心情像過山車的向下墜。我很希望用全母乳餵哺,但餵母乳的過程原來是這樣的艱辛啊!愛睡覺的我要每兩至三小時餵哺是個苦差,開始時,寶寶把我的乳頭咬傷了,那種痛不能言喻。 在往後的幾個星期,我的心情跟身體狀況都不佳,在這樣的狀況下熬過了第一個月。開始時我真的想把自己藏起來,因為無力感及挫敗感實在太大了。但作為過來人,我真心的覺得在這段時間跟朋友訴訴苦是很有效的。 亦因為這樣,我在第二個月時,身體及心情都好多了,並能真正享受跟小寶寶一起的時間。周一刊登 Joyce Wu 筆者畢業於劍橋大學,為Cana Academy Limited的創辦人。 column@canaelite.com

2016-11-14

在上兩星期講到自己過去大半年在青少年小組事奉上遇到的點滴,其實,建立人真的是個長期的工作。雖然開始時遇到很多挑戰,亦曾有過放棄的念頭,但是,一直的堅持讓我見證到自己及青少年人的改變,亦讓我更能進入他們的世界裏用他們的方式去溝通。 帶小組差不多有半年的時間了,我們這些組長決定搞一個running man的outing,並讓青少年組員去安排。就是這個outing,讓大家熟絡起來。Outing 遊戲的玩法是這樣的:每位小組導師跟四位組員組成一個團隊,目標是要保護自己身上的名牌不被別組撕走,同時亦要將別組組員的名牌撕去。當其他組的名牌都被撕去,而自己任何組員身上還有名牌時,該組就算贏。 記得遊戲時,兩組組員遇上了,其中一組問另一組人在有盡頭的小巷有沒有人,組員竟「出賣」導師,供出跟自己同組的導師就藏在小巷內,然後立即跑掉,同組導師在小巷內勢孤力弱,名牌當然被別組的組員撕掉。 雖然該組的導師被青年人「出賣」了,但亦因為這件事,大家打開了共同的話題,樂透地討論著導師如何被「出賣」。 這件事讓眾導師跟組員的關係大有進步。雖然當時我懷著身孕,只能坐着觀戰,但有了共同的話題後,組員放下了那種當我們「透明人」的想法,大家多了朋友式的溝通。 願在往後的日子裡,大家都能互相扶持,一起同行。       周一刊登 Joyce Wu 筆者畢業於劍橋大學,為Cana Academy Limited的創辦人。 column@canaelite.com

2016-10-31

上篇講到作為青少年小組家長遇到的困難。頭幾個月真的有多次再放棄的念頭。但想深一層,自己當年亦有反叛的時候,況且青少年人是未來社會的棟樑,有能力的話自己亦應該出力,而且自己的孩子未來都會經歷青少年人的階段,所以這是個學習的好機會;而最重要的是,若我在信仰的崗位裡是要事奉好這個群體的話,我有信心可以做好。 之後的幾個月,這個青少年小組的秩序還是跟以往一樣的混亂。曾經帶領過青少年小組的導師,跟我們這些新丁分享他們當年的經驗。原來他們當年帶領小組,在第一丶二年就是經歷過這樣的一個光景。到孩子們升上了中三,人慢慢地定下來,若他們認為你是他們可以信任的人,他們就會把自己心裏話跟你分享,當然有孩子可能到中學生涯過後都不能跟你混熟,但是作為小組家長,有幸成為青少年人成長生命上的一位良師益友,是多麼幸福美滿的事情呢! 同路人的分享真的很有用。我們這一組的家長要先學習的並不是單單去維持秩序,而是學會調整自己的心態與期望,因為建立人的工作是長期的,若我們從透明人變成為可以正常溝通的人已經不錯了。 此外,我們亦要學習等待,相信默默的付出是可以結出果子來。周一刊登 Joyce Wu 筆者畢業於劍橋大學,為Cana Academy Limited的創辦人。 column@canaelite.com 

2016-09-19

幾個月前跟朋友吃晚飯,朋友是位會考十優及高考狀元,當年憑著不多的資源以及自身的努力,考上了美國長春藤大學,並得到全數獎學金的資助。他,是個典型的獅子山下的努力例子。 席間大家分享了現在的學習趨勢,以及學生的上流機會。他覺得IB的普及某程度上造就更大的青年人上流差距。記得當年自己讀IB時,香港只有數間lB學校,到了今時今日,IB學校達到數十間,而大部分都是國際學校或傳統名校,能讀IB課程的學生,絕大多數來自中產或以上的家庭。當然,我自己十分認同IB的教育理念,但同時亦認為朋友所說的話有他的道理。 若我們從數據上分析,學生若修讀本港的DSE,要拿到5**的百分比很低,不到百分之二。而學生若讀IB的話,拿到7(每科以7分為最高分)的百分比應該達到百分之十到十五,而且以我改卷好幾年的經驗,別的地區的學生是沒有像亞洲學生般以操練式學習去提升分數,所以若對比DSE及IB考試,其他條件一樣的話,我認為大部分學生在IB更容易取得較佳成績。所以相對而言,亦某程度上認同朋友的觀點。 當然,以上的觀點不一定正確,因為兩個課程所評核學生的能力不盡相同,而且在選科、教學質量等都可以影響學習成果。我想分享以上觀點,是希望目前的IB學校能提供更多獎學金學位,讓更多家庭背景不同的學生都可以享受教育帶來的上流機會。 周一刊登 Joyce Wu 筆者畢業於劍橋大學,為Cana Academy Limited的創辦人。 column@canaelite.com 

2016-09-12

小寶寶快要出生了,我的心情既興奮又緊張。回想過去這十個月的奇妙之旅,很是特別。 記得剛懷孕的首三個月,有某些日子會累得很,回家第一件事就是躺在沙發上休息。很多朋友首三個月都會嘔吐,感恩我在懷孕期間沒有吐過,有的只是累一點吧。自己是知道有一個小生命在自己的肚子裡成長,每天都有不同的發展,但我卻又暫時感覺不到他的存在。我還是傻乎乎的去跟他說話、唱歌,每星期都會去寶寶網站去了解該星期寶寶的發展,如寶寶甚麼時候會有心跳發展手指腳趾的情況等,想像一下寶寶在自己肚裡是怎樣的一回事。 記得第二十二周的某一天,我彷彿感覺到寶寶在自己的肚裏踢了一下,但由於感覺並不強烈,我並不能完全確定是我的幻覺還是真實的感受到他。在往後的幾天,肚裏的踢動愈來愈頻密,我真的感受到小生命是確確實實的存在,他就在我的肚子裏跟我每天二十四小時都在一起。 往後的日子,小寶寶每天都會在我的肚裏打功夫,望著肚皮,會有像漣漪般的起伏。頑皮的我有時會用手指去點一下小寶寶的手腳,他又會縮回去。我們就是這樣的在一起生活了十個月。 這樣的生活模式快要結束了,而小寶寶快要正式來到這個世界了!我很期待啊! 周一刊登 Joyce Wu 筆者畢業於劍橋大學,為Cana Academy Limited的創辦人。 column@canaelite.com

2016-08-29

上星期觀賞了中國女排在奧運對塞爾維亞的冠軍戰,中國隊最終在決賽憑穩定的發揮,團隊的力量以3:1戰勝塞爾維亞,獲得冠軍。 我覺得中國隊教練郎平的管理哲學很值得現代管理人參考。首先,郎平以大中國隊的理念去強化隊中的人才儲備,讓自己可以在出賽的人選上有更多選擇。其實公司的發展亦應用相同的方式去思考,公司要強大起來,優秀的隊伍是不可或缺的。 作為管理人,必須要有先見之明,廣招人才,好讓在用人方面有更大的靈活性,讓人才管理不會出現斷層。第二,郎平是一位很有魅力的領袖。她把團隊成員團結起來,一起對外,在排球這很重視團隊精神的運動裡把群體的力量發揮得淋漓盡致。現在很多人上班並不單單要「為份糧」,大家亦同時追求工作上的意義及滿足感。若能在工作的環境裡員工可以團結一致,並找到工作意義,享受到工作帶來的滿足感的話,大家工作的效率必能提升。一田百貨前CEO在這方面就很值得大家學習。第三,郎平在用人上以「誰狀態好誰上場」的概念,模糊了正選和後備之分;此外,她亦肯起用新人,為團隊的新舊接班作準備,如入國家隊一年就能代替師姐曾春蕾打奧運的龔翔宇就是好例子。 記得以前在管理顧問公司McKinsey and Company工作時,像我這樣剛畢業的職場新人亦有機會參與CEO級數的會議,而且此類頂尖的跨國企業在用人上很著重員工的能力,香港分公司裡最年輕的合夥人是三十歲以下的。我自己亦很相信young and smart這一套升遷方式,這樣會讓團隊的活力及向上流動性增加,長遠對公司發展十分有果效。 周一刊登 Joyce Wu 筆者畢業於劍橋大學,為Cana Academy Limited的創辦人。 column@canaelite.com

2016-08-22

這幾星期身邊很多朋友都在忙著看奧運比賽,而作為排球迷的我,­當然是很緊貼女排的比賽。 今年中國隊在奧運分組賽發揮一般,­小組賽分別輸了給美國丶塞爾維亞及荷蘭,­只能以小組第四名出線進軍八強。­當大家都不看好中國隊要在八強淘汰賽要硬撼世界第一丶過去兩屆­奧運冠軍兼有主場之利的巴西隊時,奇蹟發生了,中國以3:­2贏了巴西;及後在四強淘汰賽重遇荷蘭,並以3:­1淘汰對手進入決賽。當大家覺得中國隊的狀態「終於回來了」,­並有幸運之神眷顧,我認為這一切的發生,­很大程度跟教練郎平的管理智慧有莫大關係。 郎平是八十年代中國女排奪得三連冠的靈魂人物,­退役後,她教過不同國家的隊伍,2013年,­她臨危受命,回到中國帶領當時陷入低潮的中國女排。 ­郎平在短短三兩年時間,把中國女排從低谷中帶領出來,­讓中國隊重返世界女排一流隊伍之列。去年中國隊贏得世界盃冠軍,­今年里約奧運得以勇奪冠軍,­郎平出色的領導和管理智慧絕對功不可沒。 在管理上,郎平以大中國隊的理念在全中國招賢納士,­強化中國隊的人才儲備,在用人上,以能者居之為至上,­不會單單拘謹於球員年資,此外,為強化球隊信念,採取一人犯錯,­全隊受罰的原則,­再配合上她多年的排球技術及實戰經驗去指導球員,­成就了今天的中國女排。我覺得郎平在管理球隊的智慧,­很適用於現今的管理學上。如何應用,下周詳談。 周一刊登 Joyce Wu 筆者畢業於劍橋大學,為Cana Academy Limited的創辦人。 column@canaelite.com 

2016-08-15

近來在不同的場合上,有很多家長都會問:你們劍橋畢業的,多數做甚麼類型的工作?你們的工資水平是否特別高?我是否值得多投資在子女的教育上,以讓他們更有機會進入名牌大學,好讓他找份好工…… 我估計大家對名牌大學的畢業生都有一份迷思,猜想他們必定會拿到好工作(何謂好工作待會再去探討)丶有好前途等。平心而論,在我畢業的年代,名牌大學的確讓很多畢業生拿到很多高收入的聘書,如投資銀行分析員丶管理諮詢公司顧問丶事務律師……那個年代每個同學都收到好幾份聘書,大部分時候是人選工,而非工選人。雖然如此,同學們所晉身的行業,都離不開所謂的high end industry,有點沉悶,生活圈子亦有點離地。 雖說名牌大學畢業生在找工作上可能有點優勢,但是在尋找工作上還是要看經濟周期。我畢業後的幾年,很多師弟師妹都找不到上述類型的工作。即使經濟轉好,名牌大學這種優勢卻又讓很多人變得很保守,不敢去嘗試高風險或自己有興趣的行業。畢竟大部分名牌大學畢業生要去放棄這種很多師兄師姐走過的路的機會成本太高了。 尤其工作了好些年頭的人,大部分都已經在工作上升上了一定的位置,要放棄現有的一切去作改變是很難的事,當然大家在工作上都會有不錯的收入,但亦因為這收入讓人不敢去改變或實踐夢想,追夢變成了奢侈的行為;此外,金融行業的周期愈來愈短,因此工作上的不穩定性亦提高了,這是大部分名牌大學畢業生所要面對的。周一刊登 Joyce Wu 筆者畢業於劍橋大學,為Cana Academy Limited的創辦人。 column@canaelite.com

2016-08-08

很多學生都覺得牛津劍橋是夢寐以求的學府。學生報大學時,只能報其中一所,那麼學生決定報哪一所時需要考慮那幾方面呢? 首先,大家應比對想報讀的相關課程。比如在經濟科,劍橋提供的是純經濟科(Economics),對學生在數學上的底子有很高的要求,此外,劍橋亦有提供Land Economy,學科內容包括經濟丶環境及法律等範疇;而牛津提供的是經濟及管理科(Economics and Management)丶又或是哲學政治及經濟科(PPE - Philosophy, Politics and Economics),課程內容及結構都不盡相同。 第二,報讀牛津或劍橋的相關科目除了面試外,一般都有入學考試,而入學考試的模式亦不盡相同。例如以報讀經濟科為例,劍橋需要學生做一份卷,題目包括數理問題以及經濟學為主的文章。而牛津的經濟及管理學則要求學生考TSA考試。TSA的內容包括了50題選擇題,題目涵蓋邏輯思考及數理能力測驗,此外,考生還要寫一篇文章,題目可以是跟時事丶文化丶創作等有關係,目的是要測試學生的寫作丶思維組織能力以及對時事的認識等。 另外,香港考生報考劍橋,大部分都可以選擇在香港面試(如醫科丶建築科就要飛去英國面試)。至於牛津考生,則須飛往英國面試。 除了以上的幾點外,學生亦可考慮到申請獎學金的名額丶個人喜好等去決定報考牛津或劍橋。     周一刊登 Joyce Wu 筆者畢業於劍橋大學,為Cana Academy Limited的創辦人。 column@canaelite.com 

2016-08-01

上星期認識了一位新學生,當天家長跟學生一起來找我,想我跟他們談談學生的學習。 學生在英國讀書,要升上十年級(中四)。自從學生到了英國讀書後,成績就開始退步,因此家長很擔心學生的學習。在首半小時內,家長主導了整個會面過程,言談間表達了對學生成績的憂慮,又強調不特別期望學生能有出眾的成績,只要達到「搵餐飯食」的目標就可以了;但同時,家長又不斷提到某親戚的孩子成績有多好,首半小時學生只是垂下頭沒有說話。 在這些面談當中,了解家長的想法固然重要,但了解學生的想法亦非常重要。於是,我請家長出去,讓我跟學生可以好好談談。原來,學生對自己的期望真的如家長所說的「搵餐飯食」。一個將要升上中四的孩子定了這個目標,一定有其箇中原因。原來,學生覺得學校老師的教學方式不能讓他理解明白,而來自香港的其他同學成績卻又十分優秀,久而久之他選擇相信自己能力有限,於是將目標愈調愈低,可以說是沒有目標可言。 認識到這樣的孩子往往讓我心痛,因為我相信孩子的可能性是無限的,只要他有目標丶學習動機及適當的栽培。短短一小時的會面,我實在不能做到甚麼。我只能給3個小錦囊:不要小看自己丶將現時的訂定目標慢慢向上調(現在是沒有目標可言嘛)丶找尋合適的學習指導,讓學習得以慢慢提升(那麼自信就自然會回來)。 周一刊登 Joyce Wu 筆者畢業於劍橋大學,為Cana Academy Limited的創辦人。 column@canaelite.com

2016-07-25

上星期分享了兩本最近讀過的好書,本星期會分享這本書《A book about innocent》。 在英國居住過的人應該會知道有這個品牌,而innocent的產品在香港的一些高級超市亦有賣的。其實它賣的是純天然丶完全無添加的smoothies。我當年在英國讀書時已經很喜歡這個品牌,而喜歡的除了它的健康飲品外,還有那個可愛突出的標誌。 說回這本書吧,它總結了Innocent從籌備丶發展的故事,作者在書裡分享了創業路上的重要學習。我覺得有幾點的分享對創業者來說是很受用的: 首先,創業數據說明一百個初創公司裡有九十五個都過不了第一年,所以初期在資金的運用上更要小心。很多點子其實可以用很便宜的方式去測試市場反應,Innocent在剛開始的時候就請一千位客人在飲用後投票,以表達創辦人應否辭去現在職業去創業。 同樣在推廣上,他們用很低成本的方式去推廣,如找報章雜誌做訪問以增加曝光機會,同時亦將產品在能代表品牌定位的地方裡出售丶如健康食品公司丶高級餐廳或百貨等;此外他們亦將公司的車塗成像牛的模樣,在大街上行,吸引大眾的眼球。 作者覺得最重要的一環還是團隊建立,而要建立能夠互相效力的團隊,公司必須要吸引有相同理念的人加入,因此訂定好公司的理念與文化尤其重要。我相信這本書對有意創業或已創業的讀者來說確實是很有啟發性的。   周一刊登 Joyce Wu 筆者畢業於劍橋大學,為Cana Academy Limited的創辦人。 column@canaelite.com 

/136



C觀點

中原城市領先指數

廚神

旅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