獸醫城中行 - 王啟熙
2016-04-29

香港正式踏入炎炎夏日,這季節最易出現食物中毒,因此以下我將談談如何保障食物安全。對一般市民而言,有四個基本方法可以避免食物中毒。 第一,要徹底清潔。應經常保持雙手乾淨。父母更要留意洗手方法,處理食物前,用含梘液的暖水洗手最少20秒;每次換尿片和上廁所後也要這樣做。餐具或砧板要用含梘液的暖水清洗。香港人習慣以冷水洗碗碟,但其實用熱水洗最有效。我們應該培養這個習慣,也請確保你的家傭這麼做,因為這才是最徹底的清潔方法。鋅盤旁邊的抹布往往又濕又臭且布滿細菌,容易傳播疾病,故使用前後都要用熱水洗淨。 第二,要分開生熟食物。把生熟食物一起放在雪櫃,細菌很易由生的食物傳播到熟的食物去。因此生熟食物應分開擺放,並用不同的砧板處理。在我家裏,紅色砧板切肉,綠色砧板切菜,藍色砧板是水果專用,黃色砧板則處理熟食。 第三,要徹底煮熟食物。為甚麼同是吃了受感染的雞,卻不是人人都生病呢?因為我們會將雞煮熟,連病菌也一併殺死。人們愛吃魚生,但也要留意店舖的衛生,如果切魚生的人鼻涕直流,或者戴口罩時露出鼻孔,恐怕那就不是理想的店舖了。長者、小孩或身體虛弱的人,外出用膳時也須留意店舖衛生。 第四,應善用雪櫃。買了生肉和海鮮回家,請馬上放進雪櫃。不要把吃剩的食物在室溫放置超過兩小時,如果它們仍然很熱,可以分成幾份再放進雪櫃。在夏天解凍食物時,可把食物由冷藏格放到雪櫃,也可浸在冷水裏或以微波爐解凍,並即時煮熟。 遵守以上衛生四法,便能保證食物安全。 現任城大生命科學課程總監/周五刊登

2016-04-22

你能相信,香港的動物買賣監管並不包括寵物嗎?這個漏洞是由於以前商業寵物繁殖和動物領養未普及,方便人們交易寵物。 然而,這漏洞引致一個涉及動物福利的問題。香港法例第139B章《公眾衞生(動物及禽鳥)(動物售賣商)規例》要求動物售賣商申請牌照,但如果屬於寵物則獲豁免。問題是,如何確定被售賣的動物是否商人的寵物?事實上根本不可能。很多動物售賣商因而利用這漏洞,逃避法律監管和牌照規限,包括政府巡查、動物的空間規定、繁殖場的衞生要求等。 為了阻塞法例漏洞及保障動物福利,食物及衞生局提出修訂此法例,包括規定所有售賣狗隻的人都要申請牌照。如果只是在家裏繁殖幾隻狗,須申請某一種牌照;如果是商業繁殖,便要申請另一種要求更嚴格的牌照,並且嚴謹地保護動物福利。這個制度較合理,而且更能保護動物。 網上動物售賣商也不能逃過監管,因為修訂的法例要求售賣狗隻的廣告必須列明售賣商註冊編號,若售賣者並未註冊或偽冒註冊商,執法人員有權拘捕。 有人批評是次修例不夠徹底,買賣動物只會繼續合法化。他們說的不錯,此舉可說是朝正確方向邁出一大步,行政部門實在值得嘉許,所有愛護動物的人都應予以支持。修例若最終不獲通過,政府便可能會停下來,不再提出修訂建議。 各位如支持這法例的修訂,可致函食物及衞生局和漁農自然護理署,表達意見。城大動物醫學院專業教育及發展總監/周五刊登

2016-04-15

日前,我有幸前往深圳龍崗,參觀當地的先進漁場。一家創新公司正在試驗以黃銅和紅銅製造漁網,用以養殖魚產。各位可能奇怪,傳統的尼龍漁網既便宜又堅固,且容易修補,為甚麼要開發金屬漁網呢?   其實傳統尼龍漁網的問題甚多。首先它們容易破爛,需要經常修補,否則漁獲容易逃脫。二來尼龍漁網可能勒緊漁獲,令魚產窒息甚至死亡。不過,尼龍漁網最大的問題是生物結垢(Biofouling)。海洋動物和植物愛依附任何接觸到的東西表面,如果拋一條麻繩下海,麻繩不消一會便會纏滿海鞘、藤壺、海藻和各種黏附性生物,這些生物會破壞漁網。   漁網有幾種功能,首先是困着漁獲,但被生物結垢破壞的漁網難以發揮這功能。其次,魚網要讓海水穿透,好讓被困的魚兒呼吸到海水的氧氣;但生物結垢會減低漁網的穿透性,也令吃剩的魚糧無法流入大海,而積聚在漁網內難以分解。這些黏附性的生物在夜間會消耗氧氣,減低漁網夜間的氧含量;同時它們十分尖銳,可能刺傷魚產皮膚。   黃銅和紅銅製造的漁網可以解決生物結垢的問題。一個銅製漁網使用一年後仍然光亮如新,因為浮游動物和植物不喜依附到金屬物料上。創新漁網能減少修補成本和清潔時間、改善水流、不會損害漁獲、令魚產更健康。有人擔心用銅網捕來的魚有銅臭味,已證實是無稽之談。   至於缺點呢?這種新產品價值不菲,商家曾經以代替品作試驗,例如在漁網表面塗上銅層,但最終證實還是完全由黃銅和紅銅製作的漁網功能最好。銅製漁網屬於長遠投資,短期成本較高,但效果明顯。     城大動物醫學院專業教育及發展總監/周五刊登

2016-04-08

各位猜一猜,每年全世界的觀賞魚交易涉及多少條?是1千萬條還是1億條?答案是超過10億!當中包括約4,000個淡水品種和近1,500個海洋品種。 這數字實在驚人,整個行業僱用了數以萬計的人,總值為150億美元。美國的牛肉出口業,每年才約值60億美元。全球有超過100個國家出口觀賞魚,五個最大的出口地包括香港,佔整個行業約11%。 市場上的觀賞魚中,有90-96%為淡水魚,牠們並非野生捕獲,而是水產養殖。屬於海洋品種的觀賞魚之中,則有超過90%由野生捕獲而來。因此,當有人指觀賞魚影響自然生態,當然是指海洋品種的觀賞魚,而這種說法不無道理。 觀賞魚交易影響自然生態,近年情況日益惡化。從前的魚缸裏只有魚,今天卻要以活礁、活石和無脊椎動物裝飾。根據報道,單在2005年,全球交易了150萬公斤活礁和150萬公斤活石。有時個別品種會特別受歡迎,例如美國動畫《海底奇兵》上映後,海葵魚(Anemonefish)的需求急升。 觀賞魚生意蓬勃,也間接破壞魚類棲息地。收集淡水魚對環境的影響相對較低,但在野生環境捕捉觀賞魚時,那些紗網和陷阱網往往纏在珊瑚礁上;捕捉過程中又可能用上化學劑,如氰化鈉、氰化鉀、漂白劑、奎納丁、魚藤酮等,破壞生態環境。 消費者可以向分銷商施壓,確保貨源來自信譽可靠的商家。然而,要讓消費者明白「買魚也應講究環保」的觀念,也非易事。城大動物醫學院專業教育及發展總監/周五刊登

2016-04-01

誰愛吃香蕉?我一向愛吃香蕉,而且香蕉在世界各地都會買到。但誰會愛吃複製香蕉呢?單是提起複製肉已經叫人嚇得耍手搖頭。複製肉類最早上溯至1996年的複製羊多莉(Dolly),如今中國甚至能複製各種動物,例如牛、羊和狗。總有一天,我們的食物是複製禽畜,家裡養的是複製寵物。   基於動物福利的理由,歐盟於2015年10月已禁絕複製動物作耕種用。然而,中國眼見肉價在過去10年急升三倍,自然希望能研究複製動物作為代替品。   最近,美國食品及藥物管理局(FDA ) 首次認可供人類食用的基因改造三文魚,雖然這項研究發展了10多年,但卻等到近年才真正通過複雜的法律問題,才能正式端上我們的食桌。雖然當局規定這些基因改造三文魚必須在封閉的池塘內養殖,以防牠們流入大海,但仍有很多人堅決反對任何基因改造的食物。   話說回頭,很多愛吃香蕉的人都不曉得,現時大部分的香蕉屬卡文迪什香蕉(Cavendish),其實也是複製另一品種而成。上世紀中,香蕉的原始品種是米歇爾大香蕉(Grand Michel),但因為某種疾病而絕跡,後來便被卡文迪什香蕉取代。但如今一種嚴重的香蕉疾病名為黃葉病(Panama disease)又開始威脅這品種。   一旦有疾病侵襲,若人們不加以處理,疾病是難以控制。以香蕉為例,解決方法是選擇另一種免疫於黃葉病的品種,再想盡辦法複製它。幸好這問題也算容易解決,畢竟香蕉是水果,不像動物般須受孕而生。但我好奇地想,當大家知道放進口中的香蕉是複製食物時,又會聲嘶力竭地反對嗎? 城大動物醫學院專業教育及發展總監

2016-03-18

我上星期在拉斯維加斯看了一則新聞,不禁慨歎人類總是重蹈覆轍。 美國俄勒岡州首府塞勒姆市(Salem)有個很受歡迎的公園,去年僱用了一個山羊「兵團」對付外來入侵植物。最近市政府承認,山羊兵團幾乎見甚麼吃甚麼,僱用牠們的代價比聘請專業庭園師高5倍,還令公園臭氣T  熏天,只好把牠們「裁掉」。   該市最大的Minto-Brown Island公園佔地9.1英畝,本地植物遭到亞美尼亞黑莓和常春藤入侵。去年秋天,市政府提出試驗方案,引入75頭山羊吃掉這些外來入侵植物。然而,根據市政府的報告,這群山羊體味濃烈,養護成本高達20,719美元,光是食水便花了4,203美元,還有監督費2,560美元。其他公園聘請囚犯維護公園的成本約為4,245美元,是山羊兵團的五分一。租借山羊的Yoder Goat Rentals公司老闆卻說山羊很受遊客歡迎。   遊客當然對山羊無任歡迎,因為牠們令公園添了幾分農場感覺。然而山羊兵團「通吃」本地植物和入侵植物,更專挑美味的楓樹和榛子樹吃。在公園某一處,牠們吃掉黑莓樹的葉子,留下光禿禿的荊棘。一個世紀前,港府引入猴子吃掉九龍山頭的毒草,以免毒草染毒水塘,但結果猴子只挑喜愛的東西吃,如今繁殖到近三千隻,比山羊為患更難處理。香港最初發現紅火蟻時,有人問我從南美輸入食蟻獸是否可行。你能想像在太子花墟,有一隻隻爪子4吋長、頭部又長又圓的毛茸茸巨獸走在行人路嗎?   世事無絕對,唯一可肯定的是,不論放眼世界和歷史有多少反面教材,人類總是不斷重蹈覆轍。 現任城大生命科學課程總監/周五刊登

2016-03-14

最近陸續有市民因吃了生蠔引致食物中毒,有些還是在某高級酒店的餐廳「中招」的。食物安全中心因此禁止涉事的生蠔進口及在港出售,包括產自美國華盛頓州Penn Cove和愛爾蘭Drumcliff Bay的生蠔。 我一向稱生蠔為「海底吸塵機」,因為牠們一直待在海裏,吸盡所有經過的水流。你想像一下流浮山的生蠔養在近岸,漁船、餐廳、食客近在咫尺,海水經牠們一吞一吐過濾了,污染物就留在兩片貝殼之間。 生蠔的病原體諾如病毒多在冬季爆發,故又稱「冬季嘔吐病毒」。受污染的蠔含有弧菌,其中的副溶血性弧菌會導致肚痛、腹瀉、發燒、嘔吐等等。蠔亦會受鎘和鉛等重金屬污染,攝取過多鎘會影響腎臟,而鉛則影響神經系統的發育。 我向來不吃生蠔,一來不覺得牠特別美味,二來生蠔屬於高危食物。各位身邊總會有認識的人曾經因為吃了生蠔而食物中毒,命中率奇高。可恨的是,即使把蠔徹底煮熟,雖然能消滅諾如病毒,卻無法消除蠔體內累積的鎘。 理論上,產自美加和歐洲的生蠔品質較佳。當地政府每兩星期監測海水品質,若發現水質有異即禁止捕蠔。雖然經過尚算嚴格的品質監測,過去兩個月在香港仍發生食物中毒,實在令人難以理解箇中原因。 從西方進口的生蠔即使品質較佳,還需要安全可靠的運輸,確保生蠔全程冰鮮。在生蠔安全送抵香港餐廳後,到牠在碟子上讓你開懷大嚼前,期間還是有可能招致食物中毒的風險。 為了一時的口腹之慾,導致自己上吐下瀉甚至留院,我實在覺得不值得。 城大動物醫學院專業教育及發展總監

2016-03-04

澳洲雞蛋最近成為大眾焦點,因為當地傳媒揭發某些雞農在雞隻飼料中添加人工染色料,令雞蛋的蛋黃顏色特別鮮豔。由於澳洲當局沒有監管動物飼料的添加劑,因此這種做法可以避過食物規管。   中國食品的信譽欠佳,不時爆出醜聞。我認識很多人因此覺得吃中國食物可免則免,都改為購買相對安全可靠的澳洲食品。誰知如今連澳洲雞蛋也合法地造假,令大家極之震驚。一天我跟同事共進午餐時談及此事,他表示十分沮喪。   這些添加到動物飼料的染色料是天然化學物質「類胡蘿蔔素」(Carotenoids),最常在海鮮發現。我們看見花蟹嫩紅,黃花魚色澤金黃,便是多得牠們身上的類胡蘿蔔素。   這些顏色對動物可說是生死攸關,鮮豔顏色可以幫助求偶,或成為危險警告。動物身上的顏色組合,既有助溫度調節,也是群體之間的暗號,甚至能反映動物的健康狀況,例如三文魚顏色愈鮮紅,表示牠的白血球愈少。魚類或甲殼類的胡蘿蔔素有多種,其中一種為蝦青素(Astaxanthin)。它可以由化學合成,每公斤售價高達二千美元,高密度的蝦養殖場常會使用蝦青素。   人類愛以貌取人,例如總認為雙頰通紅的小孩,一定比臉色蒼白的小孩健康。因此,大家也深信顏色鮮豔的大蝦或三文魚扒更加美味,即使明明那是後天加工的。食物工業自然投市場所好,因此澳洲雞農生產這些蛋黃顏色鮮豔的雞蛋,說到底也只是為了滿足消費者。   要改變這種陋習,我們應以身作則,不要輕易憑外表挑選食物,實而不華的食物其實更好。 城大動物醫學院專業教育及發展總監

2016-02-26

最近有報章報道,一名日本女子把清潔劑倒進魚缸,殺死30條金魚後,強迫16歲女兒把金魚屍體逐條吞下,作為對她的懲罰。這是日本一年內第五宗被舉報的虐兒個案,可是這些父母仍能擁有孩子的撫養權。這宗個案涉及虐畜,而且是明目張膽地謀殺動物,實在令人髮指。 資料顯示,近七成虐畜者有其他刑事罪行紀錄,且大多涉及家庭暴力。他們會以威脅傷害寵物的方式,迫使其他家庭成員對他服從,從而控制對方。事實上,68%的被虐婦女指出,她們承受的家暴正是針對其所飼養的寵物。而更令人擔憂的是,這些虐畜行為有87%在婦女面前發生,75%在兒童面前發生。 當家庭出現暴力,虐畜通常是最先發生的,家人及鄰居往往很易察覺。因此,社工處理家庭暴力個案時,不能漠視虐畜問題;而動物福利機構拯救動物時,也不應忽略有家庭暴力的可能性,因為這兩種罪行是如影隨形的。調查一宗狗隻在大暑天被困天台的虐畜事件時,很可能會發現另一個更嚴重的個案。 那麼,該怎樣解決家暴與虐畜呢?我認為社工應與動物福利機構合作,互相分享資源、資料庫和人手,也可以在這些機構成立專責小組,並從法律層面考慮禁止觸犯家庭暴力罪行的人飼養寵物。社工也可以跟獸醫合作,互相通報可疑的虐待個案。 無論是家暴或虐畜,我們都要在各方面打擊,不應姑息。只有杜絕暴力,才能建立和諧關愛的社會。 周五刊登

2016-02-19

美國最高法院大法官之一斯卡利亞(Antonin Scalia)於2月12日逝世,享年79歲。他的死訊立即引來政治角力,因為他留下的空缺令各方虎視眈眈。民主黨認為奧巴馬總統應履行憲政責任,立即提名新任大法官。共和黨則主張留待下任總統提名,但這個建議十分荒謬,因為現在未有「下任總統」,表示大法官的空缺得懸空最少一年。 共和黨不願由奧巴馬總統提名新任大法官,是恐怕奧巴馬總統會藉此改變最高法院的天秤,令最高法院加入更多自由派的聲音。 大家可能疑惑,美國政治紛爭與我這個獸醫專欄何干?如果你關注動物福利問題,這件事就有莫大關係,因為奧巴馬總統可能得以糾正斯卡尼亞帶到法庭的嚴重失衡。 斯卡尼亞是原教旨主義的支持者,認為憲法是死板的,應該按照立法原意來解釋,並反對一切改變及進步,例如他想推翻羅素韋德案中保障婦女墮胎權的判決,投票反對保障同工同酬的法案,認為女性不受憲法保護等等。 如此看來,你不難想像他會怎樣看待動物權益。他維護在香港視為虐畜及違法的鬥雞、鬥牛、鬥狗等活動,認為法院要考慮這類活動愛好者的答辯權利;他將虐畜行為牽扯到言論自由去,聲稱人類惡劣天性不應由政府定奪,又認為只是動物權益分子比較好辯,但另一方也有權據理力爭。 對這位大法官而言,儘管動物不願意自相殘殺,人類卻有希望觀看的權利。我捍衛言論自由,但若要我捍衛虐畜者的自由時,恕我不能苟同。 香港城巿大學動物醫學院專業教育及發展總監周五刊登

2016-02-12

食物及衛生局於2月初舉行跨部門會議,討論在中南美洲爆發的寨卡病毒,宣布將其列為法定須呈報傳染病,並建議要前往爆發寨卡病毒地區的孕婦和計劃懷孕女士採取防蚊措施。 當一種本已經存在的病毒發展為在廣泛地區擴散,或感染個案有所增加,便可界定為新出現病毒,而寨卡病毒正是兩者兼有。世衛指寨卡病毒已傳播到超過20個國家。正值巴西今夏舉行奧運會,這病毒可能重挫巴西旅遊業。寨卡病毒會從多方面打擊感染地區。在現階段疾病只影響嬰孩,但不久其他國家可能對染病地區發出旅遊警告,屆時便會影響到經濟層面。寨卡病毒是起源於動物的傳染病,首先在烏干達的猴子身上發現,去年迅速在人類間傳播,世衛估計至今年尾將達400萬宗感染個案。這反映人們對起源於動物的病毒掌握極少,實應加強這方面的科學研究,以免疫症來襲時手足無措。 香港至今還未錄得人類感染寨卡病毒個案,但如果病毒繼續肆虐全球,香港早晚會出現第一宗個案。這病毒可經白紋伊蚊傳播。白紋伊蚊在本港常見,也會傳播登革熱,其有紋條的身和足容易辨認。北美洲正值寒冬,有望減低病毒的傳播速度。 由於寨卡病毒會經蚊子傳播,懷疑受感染的人必須以防蚊網保護。幾年前,我有一位居於新加坡的叔叔染上基孔肯雅熱,此病亦會由蚊子傳播;先是其家傭染病,但染病期間沒有用防蚊網,結果我叔叔也受感染了。小工夫可拯救生命,各位不可不察。 現任城大生命科學課程總監/周五刊登

2016-02-05

近日,愛護動物協會接收了一隻貓,沒等及牠被認領,4天後便把牠人道毀滅。結果引來口誅筆伐,連帶負責管理流浪貓狗的漁農自然護理署,也成為批評對象。 愛護動物協會一年多前接受報章訪問,指機構每日接收逾20隻動物。根據2013年協會年度報告,被人道毀滅的動物達3,930隻,即平均日殺超過10隻。 而漁護署於2014至2015年度,捕獲2,747隻流浪狗,獲領養的狗隻有699隻,被人道毀滅的有1,649隻。 大家都不忍動物枉送性命,但細心想想,落得如此局面,真的只有這兩個機構要負責嗎? 愛護動物協會早於2000年遊說政府引入狗隻的「捕捉、絕育、放回」計劃,得到其他動物組織支持和立法會通過,卻多番在區議會觸礁。 計劃最終在2015年落實推行,由愛護動物協會和保護遺棄動物協會在選定地區試驗3年,希望藉此減低流浪狗的繁殖率,讓流浪狗數目隨着狗隻自然死亡減少,毋須以人道毀滅的方法來控制。 有些香港人貪新忘舊,隨意丟棄寵物,加重了動物機構的負擔。如果香港人習慣以領養代替購買,既能把愛心傳給這些孤苦伶仃的被遺棄動物,又能減少牠們遭受人道毀滅。 漁護署在南區、土瓜灣、沙田和上水有4間動物管理中心,有意領養動物的市民,可向跟漁護署合作的十幾間動物福利機構申請,也可到愛護動物協會在灣仔、何文田、旺角、赤柱和西貢的領養中心。 人人同心協力,動物才更有福。 城大動物醫學院專業教育及發展總監

2016-01-29

特首梁振英在施政報告中宣布政府將立法禁止象牙貿易,並加重對瀕危物種走私及非法貿易的罰則。香港是全球其中一個主要象牙貿易市場及中轉站,這政策總算為多年來全球反象牙貿易運動立下重要里程碑。 其實香港在保護瀕危動物上一直落後於人。管有象牙作個人財物或非商業用途的限制寬鬆,即使違法也只是罰款了事。去年美國和中國宣布全面禁止象牙出入口,如今香港總算稍有進步。 非洲大象的數量由100年前的300萬頭暴跌至現今約50萬頭,每年至少有3萬頭大象被獵殺取牙。象牙獵人總是瞄準象群中最龐大的首領施襲,大象頓時慌作一團,而小象也可能因無法哺乳而送命。 除了象牙貿易,我們也應關心犀牛角貿易。去年7月,香港海關在空運快遞郵件中檢獲價值約134萬港元的犀牛角。   現存的犀牛分屬五個品種,包括印度、爪哇、蘇門答臘,以及非洲的白犀牛和黑犀牛,其中爪哇犀牛是目前最瀕危的哺乳類動物之一,只剩下數十隻,分布於越南和印尼一帶。  有些國家為了保護犀牛的性命,會先把牠們麻醉才取角,然後把牠們放回草原。但這樣仍然會令犀牛喪失自衛能力,而麻醉過程也有致命風險。 人們為了裝飾及身份象徵而購買象牙製品,為了治病而購買犀牛角,因為中醫典籍指犀牛角有清熱、涼血、定驚和解毒之效。不論理由為何,為了一己私利而害得某種動物絕種,都是極自私的行為。  為了讓下一代能在草原或動物園一睹大象和犀牛的神采,我們應從教育做起,讓孩子知道象牙和犀牛角背後的故事。 現任城大生命科學課程總監/周五刊登

2016-01-25

我每逢在餐廳吃石斑,總會留意魚頭花落誰家。通常是席上的長者才會吃魚唇和吮魚腦,這番功夫動輒花上半小時;大家則對桌上其他美食狼吞虎嚥。人們普遍認為魚頭是上一輩人才吃的,年輕一代總是不屑一顧。雖然我不會爭吃魚頭,但我覺得魚頭才是魚的精華所在。   年輕一代似乎不太享受魚頭,也許因為要吮肉吐骨太麻煩、魚唇的肉質太古怪,或是凸起的魚眼太嚇人。總之若年輕一代舉箸夾向魚頭,也只是為了臉頰上的兩片嫩肉。   西方人也不愛吃魚頭,只愛乾淨利落、已去骨削皮的魚柳。魚頭、魚尾或其他部分則成了加工副產品,用來當作牲畜飼料、農田肥料,或者乾脆丟回大海。   聯合國糧食及農業組織最近關注起這種浪費行為,建議人們應該學習把魚頭端上飯桌。挪威漁民捕魚後,馬上把魚去頭切尾,將不要的部分丟往大海,單是2011年便丟了22萬噸。其實一條魚捕回來,只吃魚柳實在浪費之極,每製造一磅去骨削皮的魚肉,便會產生兩至三磅魚頭和其他部分。   魚骨、魚腦、魚鰓、魚脂都有極高營養價值,含豐富維他命A、奧米加三脂肪酸、鐵質、鋅和鈣質。吃魚頭不單能強身健體,還有助保護環境,免除把魚頭魚尾製成副產品,從而減少加工過程帶來的污染。   所以年輕人啊,花一點時間享受魚頭的鮮味吧。雖然要付出時間,但也不會比你拍照再上載Facebook的時間長很多,而且還可以為地球略盡綿力,我想這些時間是值得花的。 現任城大生命科學課程總監

2016-01-15

我在芬蘭度過兩周白色聖誕,其中一半日子留在芬蘭北部城鎮羅凡尼米(Rovaniemi)。 羅凡尼米位於北極圈,在這個緯度以北就是北極,夏天的太陽終日不降,冬天的太陽幾乎不掛。冬至(12月21日)是一年白晝最短的日子,形形色色的宗教儀式都在這天進行,而我當天的節目是玩雪橇。 負責拉雪橇的哈士奇犬(Husky)也叫雪犬,有西伯利亞品種、阿拉斯加品種,也有混合不同品種。牠們每天要跑很長的路途,既能健身也可消閒。我在當地牧場看到大部分的雪犬,平日每天奔跑最少50公里,在比賽時期甚至奔跑最少250公里。 我的太太坐在雪橇的椅子上,我則站在她後面的雪橇腳架上,我們的雪犬在一小時內跑了11公里,沿途飛雪、寒風撲面。雪犬奔跑起來就不願停下,我得靠裝上鋸齒的腳架煞車,並感覺到雪犬的拉扯力度只算中等。有人認為要雪犬為人類提供娛樂不人道,但我撫心敢說牠們真的很享受這玩意。雪犬不畏嚴寒,身上有像北極熊的雙重毛皮保暖,即使在攝氏零下30度仍會睡在野外。牠們反而怕熱,因此奔跑期間有時會停下吃雪,以降溫和補充水分。牠們總是精力無限,當雪橇未動時,會互相打鬥和叫囂,或者拔足要跑。 請設想一下,雪犬在香港夏天的石屎路上走是何等痛苦?即使香港的冬天也不適合牠們。作為負責任的狗主,養狗時請考慮這一點。雪犬確實英偉又漂亮,但除非香港經歷另一個冰河時期,否則牠們實在不適合在香港生活。 

/136



C觀點

中原城市領先指數

廚神

旅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