麥聖希 - 麥聖希
2015-12-14

美國雜誌《村聲(The Village Voice)》這樣形容《愛是最大權利》:「只有怪獸才會(看)到影片的最後還不感動得眼濕濕。」 先不說電影中的明確訊息,它的前設可以說是天方夜譚。一見鍾情但一方罹患絕症的動人故事,那種無條件的大愛,像《斷背山》一樣的愛到天荒地老,排除萬難地愛到分離仍是愛的橋段,但更感人的是,這不是童話故事,而是改編自真人真事的愛情故事,是有血有肉,在地球的某一角落、某一時空曾經發生過的一個故事,一部關於希望與戀愛權利的電影。假如《接近無限溫暖的藍》是童話的現實版,那麼《愛》便是現實版的童話,可遇不可求。   She is my partner! 這把雙刃刀,一邊衝著觀眾淚點而來,另一邊就衝著平權而來。多年前成功的例子有湯漢斯飾演愛滋病患者的《費城故事》(跟《愛》片編劇是同一人),今次要提出的問題是,已經是合法伴侶的一對戀人,一方罹患癌症,要把退休金留給另一半的時候,竟然被駁回,原因是她們是「女女」。但若是一對異性戀伴侶呢,這還會是問題嗎?這不是歧視還是甚麼? 茱莉安摩亞飾演的女警,克盡己任23年,為公義賣命,但站在法庭面前,偏偏被所謂的公義出賣,褫奪她的所有,諷刺至極。她在男權沙文主義極強的警隊工作,出櫃過程談何容易?但為著真愛,不但克服壓力,從介紹女伴(愛倫比芝飾)是「She is my roommate」到後來的「She is my partner」,更為著自己即將要離世而為她安排日後一切,不惜與當權者對簿公堂,挑戰社會制度,問一個非常簡單和基本的問題──為甚麼沒有戀愛的權利?不一樣又怎樣?   喚醒異性戀 別以為《愛》是拍給小圈子和同志社群看的題材,剛好相反,同志社群一定深明它的意義和觸動心靈的地方,它的可貴之處,其實更在於它要「直人」的異性戀社會知道現時制度的荒謬,所以戲中才有一個從暗戀到明戀茱莉安摩亞的同僚米高沙倫,在她身旁照顧她,為她奔走打官司,完全接受她的所愛是另有「她」人,一直為她守護到底,宣揚另一種大愛;之後更有新澤西州小鎮的居民,以至她的其他大男人同僚,到最後連維護傳統價值觀的法官也為她們的故事所動容,勇敢直視修改法例,實實在在地顯示了一個社會正在進步,異性戀社群也可支持同志權益,明白平權的意義,而我們的香港,連討論非歧視的機會都被褫奪,究竟這個自稱亞洲世界之都的地方,視野有多國際化?大家心知肚明。 之前是電影文字人,現在是電影推廣人以及大小影展搞手。生活冇電影會身痕。  

2015-12-03

電影是反映時代的一種工具。 當然,這只是電影的其中一項功能,尤其是活在當下的香港,不到你沒有感想,那種要發聲的必要,是環境使然,不是導演們感情豐富。選擇用電影這媒介去表達,是基於那種迫切性,就等於我們有呼吸的必要,是與生俱來求存的生理反應,不是因為我們選擇去呼吸,是我們不得不呼吸。   鮮浪潮壓軸登場 這已經不是甚麼見解,在這刻的香港,不管你是哪個階層,對政治有多大興趣,你的生活早已與政治和由政治滲透的生活共存,所以早幾年,鮮浪潮短片比賽已經有《七一生日不快樂》、《三月六日》、《罪名》等作品出現,齣齣都單刀直入、鏗鏘有力,之後還有紀錄黃之鋒和學民思潮的《未夠秤》,以及首齣捕捉和呈現雨傘運動的《名字的玫瑰──董啟章地圖》(只有部分,陳耀成執導)、杜可風眾投作品《香港三部曲》(三段之一),全都實實在在的反映時代,與時代對話,而今年壓軸的則是《十年》。 《十年》不是直擊雨傘運動現場,也沒有紀錄和再現雨傘,但心情是後雨傘的情懷,遍地開花後種籽萌芽的成果。5齣短片,由5個年輕導演執導,5個題旨,5種風格,但共同的前提是,10年後的香港。   5個導演  5種風格 郭臻的《浮瓜》,是政治目的肆無忌憚的入侵選舉,一場鬧劇看似兒戲卻又何等寫實,啼笑皆非的底下,是叫人隱隱作痛的心神。黃飛鵬的《冬蟬》,是當文化和歷史都在這個社會逐漸消失時,美好的東西只能化為標本才得以保留,但感情呢?人呢?造成標本可留存下來嗎?是風格最突出的一部,夢囈般的獨白,既抒情亦哀怨,那種無力的抗拒,就像主角說了多少遍也於事無補。中段是歐文傑的《方言》,輕巧跳脫,是粵語10年後被邊緣化至的士司機都搵食艱難的警鐘,那種狼狽和無奈,其實現時「北漂」過的人都一定感同身受。而周冠威的《自焚者》則最大膽、最沉重,英國領事館門前自焚而死的究竟是誰?港獨分子還是另有其人?導演對政局的憤怒,躍然紙上,而那種革命前夕人心惶惶的恐懼,感染力強。最後是伍嘉良的《本地蛋》,屬最圓熟之作,10年後,「本地」兩字已成忌諱禁字,兒子已成當代的少年紅衛兵,《多啦A夢》漫畫已成禁書藏在地下密室的景象,那種文革氛圍襲人而來,回想起來,叫人心寒。 10年,看似很遠,其實很近。這些劇情全部有跡可尋,那種大難臨頭的迫切性,有點令人窒息,我們也該好好反思,否則連呼吸也變得奢侈。調子縱然是悲觀,但只要一同努力,逆境也可逢生,為時已晚,其實為時未晚。 註:《十年》於百老匯電影中心特別上映,查詢詳情可瀏覽http://www.cinema.com.hk/tc/movie/details/8633 麥聖希 之前是電影文字人,現在是電影推廣人以及大小影展搞手。生活冇電影會身痕。  

2015-11-19

利益申報:本人不是動畫迷,也不是哈日族,但因為這3個字而進場——浮世繪。   浮世繪,大家都知是甚麼回事,放在日本藝術史上,就是十七世紀的版畫藝術,是描繪日常生活、風景及戲劇等的藝術形式,在日本旅遊時,從逛博物館、買手信和紀念品以至看色情漫畫,你都會見過或接觸過這些作品的真跡、複製品或挪移拼湊的流行藝術。它的影響遠至當年的梵高,他某些作品的風格就是受當時的版畫所影響,甚至乎我們的魯迅亦極欣賞和曾經讚賞過浮世繪的作品,其中最廣為人所熟悉的有《冨嶽三十六景》的富士山、沖浪圖、情色部分的《章魚和海女》、男女性交等,還有大量的靈異神怪的鬼神傳說及地獄景觀等,都是仍能流傳至今的日本江戶年代創作品。 葛飾父女軼事 《百日紅》這齣動畫,雖不是浮世繪作品特集,反而以當時的人物出發,選取當中的代表人物葛飾北齋和其三女葛飾應為(阿榮)生平作故事骨幹,並以阿榮的故事作主軸。跟大部分藝術家一樣,他們的生活何其潦倒,葛飾北齋每天要為萬字堂供稿,生活捉襟見肘,雖然阿榮畫技了得(同是浮世繪畫師),可輔助他創作,但因他脾性古怪,早與妻子分居,而女兒亦生性怕醜,終日在父親的蝸居裡埋首創作,而後來得以連繫她的情感世界的人,反而是她的四妹阿猶。 故事基本上在兩個層面上發展,一是展示葛飾父女的畫風,片中的情節如:他們一晚完成巨龍傑作、花魁小姐的長頸女人的鬼魅故事、阿榮畫風未夠成熟,畫了地獄的淒美景象卻欠缺觀音助陣,結果厲鬼現身纏繞主人等。另一層面則是帶出阿榮的感情空虛,父親葛飾常批評她太害羞、不懂哄男人,但最受不了的批評倒是,指她的色情作品太過寫實失去趣味,認為沒試過魚水之歡的她又怎能畫出神采?於是她便打算去妓寨體驗人生的一課,誰知半推半就與歡場女子共度了一宵。   疼愛四妹 反而,她與阿猶的相處卻更見其女性一面。阿猶天生失明,阿榮對她特別照顧,有空就帶她到橋上湊熱鬧,聽喧鬧的聲音,嗅芬芳的味道,感受江戶時期的繁榮,又或是看她在雪地上與朋友歡鬧,都讓她聊以安慰,但阿猶常常自責自己失明不能照顧父母,認為會因此下地獄(地獄與極樂世界也是浮世繪的母題之一),她最後更病入膏肓,在塵世中消失。她離世那場戲,刮起一陣狂風,遠在另一地方的葛飾父女也全然感受得到,風過後,留在席上的,就只有那花朵微小的百日紅。 之前是電影文字人,現在是電影推廣人以及大小影展搞手。生活冇電影會身痕。  

2015-11-10

由於工作關係,在電腦屏幕上看了,已經叫我很喜歡;也是由於工作關係,看了第2次,但這次在銀幕上看,更是喜歡,當字幕滾動出來,燈亮了,便要接着介紹導演和兩位男、女主角出台分享,那刻的我心神還未出戲,問題就要發問,負責主持分享會的我差點在觀眾前出醜,只好把情緒壓下去,好讓場面不致尷尬。 說的是《百日告別》,由林書宇導演執導,林嘉欣和「五月天」的石頭主演。 早陣子的《刺客聶隱娘》和《我的少女時代》,都是優秀的台灣電影,但它們的情感均沒有《百》的深刻、深邃。《聶》是刻意的抽離,打斷電影與觀眾的七情六慾關係;《少》則感染力強,但屬即食兼流於童話式的單純,兩者均沒有《百》那種世故和練達,以及情感上的層次和豐富度。   男女主角 點頭之交 一場車禍,將兩個喪偶男女串連在一起。《百》沒有荷李活式的戲劇化,沒有二人相遇、相戀然後共藉新愛來共度難關的陳腔濫調情節,畢竟兩人曾經這麼深愛過,假若單憑兩個小時的電影時間、百日的悼念光景便可找到慰藉,未免太兒戲,太過自打嘴巴了。導演就是看透人情,輕輕的安排他們沒有怎樣相遇、相識,反而是在佛教儀式上碰上於是點點頭而已,火花沒擦上便要告別,各自各繼續生活,到結局再次相遇,是偶然、緣分讓他們再次碰上,沿著羊腸的山路往前走,含蓄微妙地暗示了希望,釋懷地擁抱未來。   各自的100天 真的!不是過來人是拍不出這樣深刻的故事,林書宇導演就是10年前失去哥哥、3年前失去妻子的人,三十來歲其實只是個大男孩,便要面對重重打擊,那種傷痛,真是不能言語,亦非旁人所能足道。《百》比導演前作《星空》更世故,亦比《九降風》更溫柔,述說失去摯愛後的100天,是挖空心肺、正值療愈的關鍵時刻,瀰漫一片哀愁,但又絕不愁雲慘霧。兩位未亡人的事後生活,通過兩條線的平行發展,對倒式地對照着兩人如何從失落中慢慢站起來。石頭是憤怒、罵人、酗酒與性慰藉,收藏鋼琴就是要把所有與伴的記憶和物件,消失於自己眼前和腦海;而林嘉欣則是要盡量留住記憶和所有物件,不想它們從此消失於自己的生命裡,甚至要偽裝未婚夫還沒離開,與他去一趟尚未出發便已終結的冲繩蜜月之旅,那種傻、那份眷戀,看得人心酸、心痛。   平衡剪接回憶與現在 《百》的導演和編劇,在處理一男一女的不同反應時細緻動人,平行發展得來,又有著共通點將他們連繫,睹物思人的不同處理,人去樓空、觸景傷情的不同震撼,男女有別,但同樣是一往情深,回憶與現在,剪接得行雲流水,二人在床上幻想伴侶猶在的情景,精彩動容,從依戀到慢慢放手,再漸漸走出陰霾,時時刻刻的提醒我們要珍惜眼前人,畢竟,花開花落終有時。 麥聖希~之前是電影文字人,現在是電影推廣人以及大小影展搞手。生活冇電影會身痕。  

2015-10-15

Listen:你想年輕時早早出櫃,還是結婚三十多年,忽然一天受不了,要向老婆和世人公告出櫃嗎? Listen again:即使讓你結婚了又不出櫃,但結婚生日,日月消磨,分房分床的瞓,這樣的生活,你覺得快樂嗎? 這不只是對自己誠實與說謊的問題,其實是個非常實際、每天都要面對的問題。當然,當事人有當時的故事,你對自己說,好像戲中主角一樣,「我不想傷害老婆的感情。」做好人當然容易,但隱姓埋名連自己都差點認不出來,日轉星移、日復一日的隱藏,很可能會變成20年後、30年後的悔疚,到時亡羊補牢也來不及。同枕廿年才發現,兩公婆原來一直同床異夢,這種感覺,不得不叫你心寒。 隱藏性向60年 《人生有彎轉》的主角勞倫(羅賓威廉斯飾),60歲遇上比他最少少一半的少男,那種觸電感,那種翻天覆地的變化,就似是這六十多年隱藏身份所累積的一種追悔,悔疚當初沒有好好對待自己,以為不想傷害別人,誰知最後連老婆、上司和朋友都一一傷害了,工作、前途、婚姻一Q清袋,但又何苦當初呢? 導演沒有在這個暮年出櫃的故事上整色整水,劇本細緻鋪排了主角慢慢醒覺,每天照料病重的父親,為其倒數人生最後光陰時,反思了許多許多。一次的街頭巧遇小鮮肉,當外間以為是色慾作祟,以及賤賣青春的時候,其實更多是他找了60年都找不到的歸屬感,一種精神和感覺上赤裸祼的舒泰釋然,只有自己人才能明白,做回自己的快感。所以,之後他們的見面是用金錢換來的時間,只是「你好嗎」的關心,沒打算在肉體上佔便宜。只是那份關心,漸漸變成超越金錢的一種關係,漸漸將勞倫平靜的天地,翻雲覆雨起來。   羅賓威廉斯遺作 電影看完了,真要慨嘆羅賓威廉斯這麼優秀的演員,真的離開了,銀幕上少了一個真正的演員。整部電影基本上由他一人帶動,但從不覺悶,他的細緻眼神、神不守舍的表情、心不在焉的狀態,全都演得絲絲入扣,絕不陳腔濫調,那向父親出櫃一段,幫一對同志伴侶做樓宇按揭一場,那些充滿戲味、眼眶快容不下淚水的眼神,看得人很心酸。 《人》的結局是主角樂觀釋懷,展開人生新的一頁,正如他那個不從批判的好友所說「maybe it’s never too late to start a new life you really want.」真的,重回自己,沒有遲這回事。 之前是電影文字人,現在是電影推廣人以及大小影展搞手。生活冇電影會身痕。    

2015-09-23

老實說,勵志片真的看了不少,怎樣才能再有新意? 《閃亮的歌聲》,平凡不過的片名,卻有著不一樣的戲軌——天賦一把天籟之聲的女兒,生長在一個聾人之家,父母聽不到的歌聲,怎樣支持女兒尋找夢想? 就是這個矛盾,讓這個故事更富戲劇性,更有人性。貝耶一家四口(英文片名《The Bélier Family》)只有女兒能聽能講,人靚聲甜,備受音樂老師賞識,除了挑選她在校內音樂會中與校草2人合唱外,更重點栽培她,力推她到巴黎試音表演。但那邊廂,她一直在家中擔當與外界溝通的橋樑,一旦離開了那個農村家庭,家族養牛的農場該如何照顧?誰在市集擺檔賣芝士?誰去幫父親選村長,幫傳媒翻譯訪問?一連串的問題,都令這個本來開開心心的小康之家添上麻煩,女兒面對理想和家庭責任,該如何抉擇?父母面對女兒的自身前途,難道要從中作梗?但女兒走了後,又該如何是好?   摩擦 衝突 囗角 個人理想與家庭責任的矛盾,電影中屢見不鮮,八十年代方育平的《半邊人》,已講述過女兒要傳統地顧家,背上家庭這把無形擔子的故事。有時候,這種抉擇是哀哀愁愁、無奈的二擇其一,但《閃》片卻兩邊逢迎、兩面討好。從起初的矛盾變成摩擦、衝突、囗角和不被諒解,但一家人最終能走前一步,嘗試了解對方,最終父母慢慢明白,女兒的天賦本錢,雖然自己聽不到亦未能體會,但通過旁人和音樂會上各家長的反應(拍攝那場比賽時屬靜音狀態,鏡頭放在聾人父母的主觀角度,用以感受女兒的歌聲,大有畫龍點精之妙),肯定了女兒的才能,而女兒則由最初因家庭責任而透不過氣,到慢慢改口風,暗暗地放棄去巴黎闖天下的機會,甘心留低打理家庭雜務,雙方都願意讓步。   感動但不煽情 事實上,哪有一個家庭沒有矛盾,沒有爭拗?重點是,雙方如何諒解對方。這齣法國片沒有以單一立場去看和解決矛盾,很有人性、很坦率地讓雙方表達自己感受(母親更直言生了個能聽能講的女兒,跟他們不同,是種不幸),最終讓步替對方著想,也就是貝耶這個家庭的價值觀,同樣是導演通過故事想表達的信息。 一齣電影,很多時不用太多太戲劇性的元素,才可令作品新穎和有創意,憑著人性化的描寫,看似平淡、生活化的章節往往最動人,最易引發觀眾同感。《閃亮的歌聲》,感動但不煽情,輕鬆幽默但沒有為搞笑而搞笑,勵志卻沒有簡化理想,試圖製造假的玫瑰園,親情之間的諒解,盡在結尾的歌曲歌詞中:My dear parents, I love you but I'm leaving, not running but flying. 麥聖希 之前是電影文字人,現在是電影推廣人以及大小影展搞手。生活冇電影會身痕。  

2015-09-21

今年的亞洲電影不算突出,除了康城期間首映的侯孝賢《聶隱娘》、賈樟柯《山河故人》之外,其餘都是零星的知名導演在不同影展推出新作,但雨點都不大。 園子溫的《The Whispering Star》沒有太大的野心,但一反其過往的風格,沒有色情暴力,一切「正常」 得多,是要獻給日本福島核輻射洩漏的生環者,部分場景在當地取景,但更大量的埸景是在太空中行駛的太空船艙,女主角(導演現實中的妻子)在太空船上的任務,是要為僅能生存的人類速遞送貨,而她在船艙內百無聊賴,終日想八卦所送的包裹究竟是甚麼東西,當人類臨近滅亡時,還有甚麼物件更重要? 意念非常獨特,手法也大膽突出,黑白攝影,差不多全默片演出,全靠動作行為交代情節,最終女主角也窺探了速遞的是甚麼物件,原來最後對人有意義的,都是平常最微不足道,但能勾起回憶的私人小事件,去到這段也不無觸動。唯漫遊太空的段落過於重複,埸景變化不多,好不容易才熬到結尾。 蔡明亮的《那日下午》則剛從威尼斯影展完成首映,在多倫多的放映反應不俗,電影基本上是紀錄片,靜止的鏡頭,在山谷的破屋內拍攝,捕捉了蔡明亮與李康生的對話,時而談到私密的感情生活,時而談及他們合作的方法,當中絕少曝光的是蔡李之間的微妙關係,官方不是情侶,但活像情侶的關係,像霧又像花,很弔詭,亦很私人,有點讓觀眾竊聽他們對話的感覺。 而洪尚秀的《Right Now,Wrong Then》,則是他典型的愛情輕喜劇,同樣是導演主角去到別的城市,遇上年輕貌美的女主角,在飲酒食飯中慢慢建立關係,而今次是兩段式的二元結構,第二段重複第一段的情節,只是細節不同,二人的關係就發展至不同的方向,有點像舞台的演出,趣味盎然。   香港及北京百老匯電影中心負責人。愛電影,搞影展,寫影展。

2015-09-18

由於每年「多倫多電影節」都與「威尼斯影展」舉行日期重疊,在電影節的中期就往往是威尼斯公布得獎名單之時,而且得獎作品很多時亦會在多倫多參展,今年也不例外,獲金獅獎的《From Afar》和名落孫山的《The Wait》也相繼在多倫多作北美首映。 兩部電影都是導演的第一部作品,《From Afar》是委內瑞拉的同志電影,亦是有史以來第一部獲金獅獎的南美電影,而《The Wait》則來自意大利,是典型的歐洲藝術電影。   《From Afar》能以第一作品一擊即中,原因有很多,外圍因素是題材夠exotic,當大家連一部委內瑞拉的電影都未看過的時候(包括筆者),就來一齣同志電影,一方面夠神秘色彩,另方面亦凸顯了威尼斯發掘新電影新導演的野心,尤其是重整後的威尼斯有點失勢,每每借助這種有點子的電影來突出自己的影展態度和藝術取向。以戲論戲,《From Afar》的確出色,聲音攝影非常仔細,貧民區的囂鬧對比中產室內的寧靜,鏡頭的景深調控,亦用以反映角色開始失衡的狀態,而重點更在於不一樣的題材,中年中產的同志,閒時愛消費年輕伙子,但只會遠觀而不褻玩焉,一切點到即止保持距離。起初小主角只是金錢買賣,但當他逐漸對這位買家產生興趣,中年同志就反主為客,愈走愈遠,關係逆轉,將現代關係中的權力和不穩定性處理得非常微妙。 《The Wait》的影像和攝影異常突出,大抵與他師承風格大師索羅天奴有關,不過內容略為單薄,講茱麗葉庇洛仙飾演的母親,面對喪子之痛,如何應付從巴黎前來的兒子女友?影片一直鋪陳母親如何隱瞞兒子逝世的消息,刻意留白很多重要的情節,讓觀眾不禁要問為甚麼兒子逝世?母親又為何隱瞞?又為甚麼母親的態度又自相矛盾等等,都浪費了形式和美學上的大膽和創新。 香港及北京百老匯電影中心負責人。愛電影,搞影展,寫影展。  

2015-09-17

「多倫多電影節」每年都會舉辦一連串座談會,從紀錄片到電影工業,以至融資、製作、發行和宣傳各個範疇都有,而重點之一就是Asian Film Summit。 「亞洲電影高峰會」近幾年的焦點都放在中國,今年則涉及網上發行的新渠道、外國人在中國如何克服文化和商貿等困難,而打頭陣的是賈樟柯的大師班。 由「多倫多電影節」的藝術總監主持,賈導隨著康城新作《山河故人》的特別放映、出任全新的競賽環節「站台」的評審(欄目亦取自他的電影《站台》),在台上分享了他的電影創作,從最初受到安東尼奧尼、布烈遜的電影開始,在北京電影學院裡慢慢倒頭過來發現中國電影,那年代的《馬路天使》和《小城之春》對他的創作影響至深,賈樟柯的電影中的小人物描寫,個人在社會變遷中的影響,一直是他關注的議題,而這靈感則啟發自於這兩部電影。 隨著中國經濟的急促發展,個人就容易失衡,一方面不會追悼逝去的舊有價值觀,另方面又難以投入新社會的變遷,過程自然地産生了孤獨感,一如《山河故人》裡的趙濤,從初戀到相戀、結婚再到離婚,經濟亢奮就換來了個人失落,那種傷感,正正反映內地過去30年的社會變遷。 無獨有偶,電影節內的另外兩齣中國電影,也多多少少帶出同樣的情感,管虎的《老炮兒》,講的是馮小剛這個昔日黑幫,如今已是身患重病的老頭,每天面對著李易峰兒子的新思維新作風,以及代表新勢力的吳亦凡。而何平的第一齣現代愛情故事《回到被愛的一天》,則是現代北漂一代的哀歌,表面是個兩情相悅的故事,其實骨子裡亦反映出外國文化對個人在新中國生活下的影響。 香港及北京百老匯電影中心負責人。愛電影,搞影展,寫影展。

2015-09-16

今年「多倫多影展」的幾部奧斯卡片,都有著同一特色——演員非常出色。除了之前談及的麥迪文和艾迪烈柏尼之外,還有尊尼特普和茱莉安摩亞。   《極黑勢力》(Black Mass)中的尊尼特普,完全破格演出,中年犯罪頭子的造型,禿頭發福,煙屎牙兼皮膚粗糙,徹底擺脫其型男形象,加上角色兇殘暴戾,面目猙獰,策動罪案有勇有謀,智慧型冷血大罪犯的所作所為,與其之前的演出大相逕庭,每次出場都散發著一種極黑勢力。故事尚算傳奇,講尊尼特普飾演的出獄監犯與警方合作,提供情報,旨在消滅意大利黑幫勢力,誰知尊尼特普愈見坐大,逐漸失控,警方最終控制不了,他反客為主蠶食警方實力。可惜,結局未算震撼,尾段漸漸漏氣。   茱莉安摩亞的《Freeheld》,跟《極黑勢力》一樣,同樣改編自真人真事,而創作的藍本,則是幾年前獲得奧斯卡最佳紀錄短片的同名作品,時值2005年美國新澤西州的一對女同志戀人,儘管有著世人眼中的26年年齡差異,卻無阻二人熱戀私定終生,可惜好景不常,茱莉安摩亞飾演的探長患上末期肺癌,因為當時沒有同性伴侶的合法地位,而無法將退休金在她離世後轉讓伴侶,於是她和她的同僚攜手爭取公義和平等,故事就是她們從相戀到爭取的過程,場面感人,無私付出令人動容,尤其當茱莉安摩亞病入膏肓的時候,又是她演技屈機演出的時候。相對於「康城影展」推出的《Carol》,兩部同是女同志的愛情故事,一部著重技巧藝術成就,一部則以社會運動,推動社會平等為依歸,《Freeheld》來得更直接感人,更易令普羅觀眾產生共鳴。 香港及北京百老匯電影中心負責人。愛電影,搞影展,寫影展。  

2015-09-15

「多倫多電影節」的焦點始終是荷李活片,在柏林和康城,當然會是歐洲藝術電影,但在多倫多,最好的歐洲片已經在這些影展大哥上公映,反而荷李活片很多都在多倫多首映,不論知名度,也一定會吸引媒體和買家的關注。   而今年打頭炮的則有列尼史葛的《火星任務》和艾迪烈柏尼的《丹麥女孩》。《火星任務》一出口碑極佳,麥迪文飾演的太空人,在一次任務中被遺留於火星,全世界的人都以為他已罹難,誰知他僥倖生存,用僅餘的食物循環再生,直至拯救隊到臨。沒有時下太空科幻片般賣弄特技spectacle,反而從人性出發,拍出絕境逢生的鬥志和積極的人生態度,有點像《魯賓遜漂流記》、湯漢斯的《Cast Away》,調子寫實,不賣弄,不販賣科學物理學理論,視點獨特。而麥迪文基本上一人擔正,火星求存得來風趣機警,可看性甚高。   《丹麥女孩》亦同樣演員出色,艾迪烈柏尼反串二十年代畫家丈夫的傳奇故事,一直甚具瞄頭,加上《皇上無話兒》的導演執導,題材敏感,更叫人引頸以待。艾迪開始時是有婦之夫,偶然爲畫家老婆當模特兒,誰知一當便不可收拾,將他一直對女性服裝的潛藏興趣變成嗜好,從起初欲拒還迎的玩玩看而已,變成徹頭徹尾的真女人,過程當然艱難,也得不到旁人的諒解,但他/她沒有質疑自己的取向和決定,只有愈來愈肯定自己的真正身份,最後更斬釘截鐵的解決一直存在女兒心長在男兒身的困境,完全釋放自我,做回真正的自己。只是導演頗為婆媽,重重複複的左搖右擺,看得人有點不耐煩,否則,它將成為跨性運動的最佳先驅例子。 香港及北京百老匯電影中心負責人。愛電影,搞影展,寫影展。

2015-09-14

近年「多倫多電影節」的聲勢與日俱增,一方面要挑戰歐洲威尼斯這個全球歷史最悠久的影展的江湖地位,另一方面亦借助其位於北美的地理優勢,招攬大量優質荷李活新片,為自己面上貼金,慢慢建立奧斯卡頒獎禮前哨站的定位,媒體自然樂意推許,於是上位甚快,轉眼間它已踏入40周年了。   40年的影展絕不易為,以為它會大鑼大鼓大事慶祝一番,誰知它只踏踏實實的把原來的項目搞好,沒有虛張聲勢自吹自擂。按官方的數字統計,長片和短片的數量共399部,世界首映132個,6,118部電影遞交參展,71個國家作品展出,28塊銀幕展映,16個電影環節,三千多位義工撐起電影節的運作,這些數字跟過往幾年的都差不多,沒有加大碼推出,這種比較平實的態度,其實對搞手和觀眾都有好處,不用疲於奔命為大而大,反而明顯做大的、路人皆見的是封路擺攤檔,把整個King Street West變成行人專用區,設帳篷搞戶外音樂表演、攝影自拍箱及隨街送爆谷雪糕咖啡任食任攞任玩,普天同慶,大人細路不亦樂乎,甚有節日氣氛。   電影方面,最吸引媒體眼球的,自然是一批荷李活片,烈尼史葛的《火星救援》、Eddie Redmayne反串女角的《丹麥女孩》、被譽為尊尼特普突破演技的《Black Mass》、Ellen Page和Julianne Moore飾演同志戀人的《Freeheld》(香港的同志影展將會是釜山影展之後的第三個影展放映此片),還有《續命梟雄》導演新作、Tom Hardy的《Legend》、伊高揚的新作等等,全部都在這10天的影展內陸續推出,看來明年的奧斯卡片亦盡在多倫多了。 香港及北京百老匯電影中心負責人。愛電影,搞影展,寫影展。  

2015-09-01

自5月康城世界首映以來,影片的呼聲、評論及爭議不絕於耳,甚至比當年Terrence Malick的《Tree of Life(生命樹) 》有過之而無不及,大家都是康城影展贏家,侯孝賢的《聶》獲最佳導演獎,《生命樹》更是金棕櫚得主,兩片都是現在買少見少的藝術電影,獲獎後一樣掀起同樣的問題——究竟你看得明白嗎? 其實電影的內容並不複雜,也不用怕那些文言古文、中唐安史之亂後的時代背景,又或是,一些隱晦不明的人物關係,簡化一點說,就是女俠客尚存惻隱之心,無法忍心行刺令她心動的表哥,內心的掙扎和痛苦,就從她的行徑、面部表情表現出來。在康城看完電影散場時,反而第一個感覺是「完了嗎?故事才像剛剛開始啊。」   看不懂的話,大抵是因為有錯誤期望,以為它是一齣武俠片,期待飛簷走壁、忠奸分明的俠客和土匪,又或像一般武俠類型片的動作場面,緊湊刺激、動機清晰合理、劇情起伏跌宕等等,但一如侯孝賢的作品,其創作都是刻意一反這樣的思維邏輯,今次更可謂,將作品的藝術性推向極致,以省減的敘事手法,不經意描述外在情節和故事發展,大量借景喻情,將舒淇飾演的聶隱娘的心理活動,通過山水大自然的環境和氛圍呈現出來,過程大量留白,沒有點對點的交代劇情,要求觀眾主動介入故事,搜索角色的行為目的,以及劇情發展的因由。   《聶》片之所以如此傳奇,很大原因是攝影。李屏賓的攝影基本上無懈可擊,菲林拍攝,再轉以數碼放映,層次分明,突顯質感,其構圖、顏色、取景、自然光和自然聲的選取,造就了美到不能再美的圖像,每格菲林都猶如幀幀山水畫,再加上敘事上的留白,情感含蓄內斂,甚具東方美學、詩意盎然的味況。而李屏賓的攝影之於侯孝賢,就等如杜可風、張叔平之於王家衛,缺一不可。   武俠片除了俠義的描寫,就是武術的描寫。自小浸淫在港式武俠片的觀眾,自然以為輕功、反地心吸力的武打場面才是正宗,純官能刺激的連消帶打才算看得爽,侯孝賢的武打卻是相反,是以現實主義的寫實手法來處理,舒淇手執羊角匕首,一躍取人頭顱的橋段,看似兒戲失笑,卻實實在在無添加,一如武俠顧問徐浩峰流派的武俠片和小說,不重奇幻式的快感,只求實感存在的合理性和歷史性。   而「俠」方面,其實更像女性柔情的一面。聶隱娘寡言但不薄情,情感雖不外露但用情至深,她面對曾經動情的表哥下不了手,又愛不上口,只可遠眺靜觀他的生活,奈何如今人面全非,剩下的,只有無奈和悲涼,「一個人,沒有同類」的悲涼,就是戲中轉述「青鶯舞鏡」的故事。青鶯因為沒有同類,所以沒有鳴叫,所以牠站在鏡前便一直鳴叫,舞足了一整晚。那份孤獨,比俠客的獨來獨往更悲涼和悲悽。 之前是電影文字人,現在是電影推廣人以及大小影展搞手。生活冇電影會身痕。  

2015-08-25

NT Live(National Theatre Live) 已經是一個優質品牌了,喜愛劇場的朋友一定知道,也一定捧場,而喜愛電影的影迷,在過去年多的時間裡,也必定慢慢愛上和期待它,熱愛到不能自拔。 當然,劇場的死硬派粉絲或者會嗤之以鼻,覺得錄影過後的演出會失真、失去現場實感和即時震撼。這個是不爭的事實,但死抱着聽音樂要聽現場而不聽CD的,又或者從不(合法)下載音樂,堅持買CD的,也只好說是不能與時並進。在今日科技日新月異的年代,百花齊放、各自各精彩,錄製重播的好處,除了令票價便宜一點、擺脫特定時間和地點限制之外,就是有利拓展觀眾層,而今次NT Live拓展的,就是電影觀眾層,將傳統視為高雅文化的劇場擴展至通俗文化,讓香港觀眾不消半年,便可欣賞到英國的劇場作品。 中近鏡勝現場 形容為愛到不能自拔,真的沒有誇張,英國戲劇的魅力,看過現場演出的觀眾一定不會否定,如今的NT Live就如電影一樣,是現場的錄製版,會有分鏡、多角度拍攝,當然,它不可能像電影一樣,有豐富而多變的影機運動,但最大的好處是它有中近鏡,看到演員的演技、面部表情和情緒變化,這絕對是多貴的劇場戲票也不能買到的優點。當然,這樣就考起演員了。 絕對是意外驚喜的,是Gillian Anderson(姬莉安德遜)。她在《X檔案》的Agent Scully深入民心,卻停留在電視畫面,完全想像不到,她的演技原來是可以如此高班,直逼《Blue Jasmine》(情迷藍茉莉)的影后Cate Blanchett。所說的是安德遜在NT Live《慾望號街車》的演出,據說活地阿倫執導《Blue Jasmine》的靈感,正正來自1947年Tennessee Williams的原版《慾望號街車》(之後就是51年馬龍白蘭度、慧雲李的電影版)。《慾》中的Anderson飾演失婚婦人Blanche,落泊潦倒,暫住在細妹和其老公Stanley家中,起初是久別重逢的喜悅,漸漸是相見好同住難,慾望在流動,暴力在躁動。她和Stanley一方面貌合神離,女的覺得他大聲兼夾惡、粗人一個,男的就嫌女的態度囂張,寄人籬下還說三道四,兩個人火星撞地球,唯一結連他們的,就是對對方的慾望。莫說宣洩出來,當連宣諸於口也會打破3人關係和道德觀念時,唯一出路就是按捺情緒與慾望,但當劇情發展到一發不可收拾時,一切頓然火山爆發,化成暴力,將人性一次過化為灰燼。 《慾》長達3個半小時,但真的沒有一刻讓你可以透得過氣來,場景設計簡約現代,小小的房間,在劇場中間徐徐轉動,全透視、全方位,演員出台入台需更衣過場,完全給觀眾看在眼裡,赤裸裸的,一如劇情一樣,情緒與慾望,赤裸裸、血淋淋。 麥聖希 之前是電影文字人,現在是電影推廣人以及大小影展搞手。生活冇電影會身痕。  

2015-08-17

去年威尼斯影展的最佳男、女主角得主,總有點看頭。《幸福魔天輪》就是一齣由演員主導的電影,導演風格是有的,不過含蓄而不外露,將鏡頭內的一切交給2位演員。 《幸》片故事沒有甚麼悲天憫人、大起大落的戲劇性情節,小品式男女情愛故事,有點點《Blue Valentine》(藍色情人節)、點點《Reservation Road》(復仇之路)的影子。電影妙在開場的餐廳洗手間邂逅,男主角Jude肚屙,弄得廁格臭氣熏天,女主角Mina接著撞上來,卻給門反鎖,兩人被困只好等人搶救,免得雙雙臭死廁格。情況當然尷尬,很有新意和趣味,2人就這樣尷尷尬尬的擦出火花,拍拍拖,拖下手仔,然後當然是上床、結婚及懷孕,準備新生命的降臨。   節奏明快 但只是故事的開始,導演用了幾場戲就交代了以上情節,簡潔爽快,重點戲肉其實落在懷孕後的Mina身上。她變得愈來愈信神婆一套,崇尚自然New Age的種種生活習慣,分娩後嬰兒開始食素,幾個月後不餵奶,食自己種植的蔬菜和天然食品,要淨化身體,搞到BB營養不良,老公勸極亦無效,結果要想盡辦法,靜悄悄把BB帶到教堂餵食。 該片再發展下去,自然不是童話式的一家大細Happy ever after,《幸》片藉著男女主角對BB的撫養,帶出夫婦之間的相處問題。Mina曾多次指出,老竇Jude已經變了,經常怒氣大發,但觀眾看到的,卻是Mina走火入魔、變本加厲,愈想愈有問題。其實她患了產後抑鬱,愈來愈神經質,又怕失去孩子,情況變得不可收拾。   情已逝 執導《幸》片的是意大利女導演Saverio Costanzo,對於這個題材,視點反而沒有怎麼站在女性角度看,可能是原著小說問題,看過電影後,當然可以了解產後育嬰的潛在問題,但重點卻是情已逝。一段以為多美好的戀情,最終也會悲劇收場。 導演處理這個題材時,手法頗為特別,用的音樂風格是希治閣式懸疑,牽引觀眾情緒,不過亦有點過於引導性和戲劇性,而結果意想不到的一筆,當然有點突然,但亦不失玩味。反而是2位主角的演出甚具張力,在經常出現的斗室中角力,刻意減少遠景和外景,製造出一種透不過氣來的壓迫感,令這個夢魘更加逼真恐怖。而值得注意的,是演Jude的Adam Driver,近來他的作品頗多,一個影展可以看到他3部作品,多產之餘亦各自各精彩,像是剛剛上映的《While We’re Young》(玩轉四字頭),又或是之前的《Frances Ha》(凡事哈)都屬有水準之作,絕對是位獨立電影界新星。 之前是電影文字人,現在是電影推廣人以及大小影展搞手。生活冇電影會身痕。  

/136



C觀點

中原城市領先指數

廚神

旅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