麥聖希 - 麥聖希
2016-06-07

若要數電影史上最具爭議性的導演,帕索里尼認了第二,相信都冇人敢認第一。 首先是,他的電影一方面開創了反思道德標準的社會寫實風格,另一方面又借中世紀的神話或寓言,加入不少裸露、性愛及荒唐的場景,坦蕩蕩地將人類的慾望、人際關係、道德和宗教的規條重新定位,大膽露骨,遺作中以《沙勞》最為震撼,毫不忌諱地探索政治上的貪污、對權力的慾望、性變態(暫用傳統的觀念去理解)、性虐待、性暴力、性愛與法西斯的角力與共融,永遠被列入電影史上最具爭議性的電影之一(或之首)。   影史上的叛逆者 而帕索里尼本人,他的事蹟以至死亡都是何其傳奇與神話化。這位二十年代出身,七十年代被謀殺的導演,既是意大利經典電影大師,亦是詩人、作家、劇作家、畫家和政治家,在當時的歐洲享負盛名。他的左傾思維,對資本主義和消費主義的批判,對中產階級的反思,都是他的作品以至生活中常見的話題和主張,而他在現實生活裡亦公開承認同性戀身份,是天主教國家意大利的禁忌,令他備受社會抨擊。所以,他裡裡外外,從創作到現實生活都是個徹頭徹尾的離經叛道,從邊緣挑戰主流傳統的叛逆者。   如實重組 電影《帕索里尼》(Pasolini)正是他生前最後24小時的紀錄。該片沒有刻意將這位導演的生平拍成傳記,也沒有刻意將他被謀殺一事拍成懸疑謀殺案,反而聚焦在他生前的最後一天,讓觀眾看到他的不同面貌,以及不同常態的生活片段。觀眾從畫面上可知,他跟英格麗褒曼開會見面,見到他正在為《沙勞》作最後的剪接工作、與友人談論他的最新小說草稿、在火車站旁勾搭少年換取即時快感、在家中與母親居住的閒常軼事,以至在羅馬一年一度男女同志匯集的盛況,統統都既生活化又富歷史意義。導演阿伯費拉拿沒有簡單地鋪敘一個因果程序,又或為他的爭議性人生妄下判語。他在電影開首引用了帕索里尼的說語,穿插一段模擬帕索里尼生前作品的片段,跟他的現實生活並置,虛實交錯,讓觀眾有距離地反思和認識這位導演,拒絕消費他那傳奇一生。 該片開首引用了帕索里尼曾經說過的一句話“to scandalise is a right, to be scandalised is a pleasure.”此話正好概括了這位導演的一生。電影結尾的一宗謀殺案,其實早已事先張揚——1972年11月2日,他在羅馬近郊的一個海灘上,與年輕男妓歡好時被狠狠的毒打,然後再被汽車輾過致死。 麥聖希~之前是電影文字人,現在是電影推廣人以及大小影展搞手。生活冇電影會身痕。  

2016-05-24

康城之所以是康城,除了它所選的電影外,參與過程也會不自覺為它加分,那就是對電影的一份尊重。 眾所周知,所有出席首映的觀眾都必須穿著晚禮服,男的要打煲呔,女的要穿高跟鞋(去年更因此變成女權討論),而電影放映後需拍掌鼓勵,基本上,站立拍掌3分鐘是禮貌,超過5分鐘才叫真正的好電影,所以,傳媒時常將有觀眾拍掌來表示該片受歡迎,很多時都有待商榷。          辛潘創歷史新低 而「喝倒采」亦是現場體驗之一,通常發生在早上8時30分的記者場,今年中後段開始已不時出現「被噓」電影。首先是奧利華阿薩耶斯的《Personal Shopper》,電影設於現實,但主角Kristen Stewart 的攣生兄弟逝世後幽靈回魂,被轟荒誕;康城新寵薩維杜蘭的《It’s Only the End of the World》則被指MV味濃;而《Drive》導演尼古拉斯溫迪黑芬的新戲《The Neon Demon》,由時裝界玩到食人,被指誇張不合邏輯,更有記者爆粗離場;而最震撼的莫過於辛潘的《The Last Face》,全場噓聲四起,雜誌《Screen》僅俾0.2分,創下歷史新低!   大熱作空手而回 的而且確,今年的康城不算豐收之年,其實個人心水是羅馬尼亞導演Cristian Mungiu的《Graduation》,導演技巧精準有力,電影感強,寫女兒出國的故事,同時又批判當地貪污問題及婚外情等,既懸疑又寫實,不可多得的好片,可能導演之前的《4月3周2日──墮胎日記》已經得過金棕櫚大獎,所以今次只拿下最佳導演獎,並與奧利華阿薩耶斯的《Personal Shopper》平分此獎項。反觀另一齣呼聲很高的德國片《Toni Erdmann》是觀眾至愛,講述父親見女兒做事過分認真,不惜千方百計搞笑,教她凡事只要一笑置之,此劇本混入悲喜劇元素,非常討好,演員出色,只是略嫌鏡頭未夠精練,結果與《Paterson》及《Elle》一同空手而回。   薩維杜蘭獲獎惹爭議  相反,今屆跑出的都是口碑一般,沒有多少人討論的作品,如安芝亞雅萊的《American Honey》,該片評語兩極化,講述潦倒的18歲少女展開公路旅程,有情懷但片長過長,而Asghar Farhadi獲得最佳劇本及最佳男主角的《The Salesman》雖然不俗,結尾也夠壓場,帶出不少階級與及寬恕的訊息,但比起導演的《伊朗式分居》就有點失色。而最大爭議的,莫過於薩維杜蘭的《It’s Only the End of the World》,普遍評論負面,講身患絕症的男主角決定回家的故事,用心是好的,但手法著重聲畫似MV,這都屬其次,問題是,該片得到「格蘭披治大獎」(Grand Prix),所以才惹來反響。最後,勇奪金棕櫚大獎的《I, Daniel Blake》,是堅盧治第2次獲得同一獎項,題材是英國的食物貧窮,富感染力,雖然不是他最佳作品,但以這位良心導演的往績,那種對社會低層人士的關顧,再度獲獎令在場觀眾激動拍掌。 麥聖希~之前是電影文字人,現在是電影推廣人以及大小影展搞手。生活冇電影會身痕。  

2016-05-19

第69屆康城影展剛好進行了一半,電影的走勢跟當地天氣一樣,陸續明朗起來。剛到埗的幾天,總是一天放晴,一天下雨或陰天,直至這兩天,天氣終於穩定下來,天天放晴。周末的海灘也開始多了不少弄潮和曬太陽的本地人,回復康城熱鬧的一面。今天受著環球經濟放緩的影響,到場的「生意人」明顯比以往少,大家還在擔心這是否最冷清的一年,幸好,本地人也來捧場,湊湊熱鬧,令今年盛會不至於黯然失色。 大師表現平平 電影方面,開首的幾部大師作品未見突出,老將如活地阿倫、堅盧治、妮歌嘉西亞等,雖然各自精彩、各有所長,但亦只屬保持水準而已。活地阿倫的《Cafe Society》平實正路;堅盧治的《I, Daniel Blake》批評社福界的官僚制度,讓退休和貧窮家庭得不到所需,為社會缺乏的一群發聲,但就沒有帶來太大驚喜。妮歌嘉西亞的《Mal de Pierres》則從女性角度出發,拍瑪莉安歌迪雅這熱情、慾望高漲的女性,在五十年代的法國如何掙扎於丈夫與心儀對象之間,整體優雅但結局有點令人難以入信。   Alain Guiraudie失手 而中青代的如羅馬尼亞導演Cristi PUIU,他在《Sieranevada》借家庭聚會帶出「家家有本難唸的經」的道理,題材雖然老掉牙,但勝在運鏡流暢瀟灑;法國導演Bruno Dumont這位兩屆康城評審團大獎得主,他在新作《Slack Bay》中,風格徹底轉型,但過分用力和卡通化,中後段開始跌watt;南韓導演朴贊郁的《小姐》,改編自「女同」小說《Fingersmith》,布局精巧懸疑,女角們演出大膽,但綜合起來又像是欠缺靈魂的工藝品。而近年慢慢備受矚目的Alain Guiraudie,其前作《Stranger by the Lake》,當中大膽露骨的「男同」情慾戲可謂震撼康城,今次有冷不防的特寫鏡頭,但整體流於抽象,隱喻新家庭的建立的可能性,惟結果有點令人譁然甚至摸不著頭腦。 現時傳媒影評人評分最高的兩部,分別是占渣木殊的《Paterson》和Maren Ade的德國片《Toni Erdmann》。《Paterson》是典型渣木殊風格,輕巧幽默,一個閒時愛寫詩的巴士司機,為人踏實、穩重,與漂亮的太太雙宿雙棲,電影從他的眼睛去看這個城市裡的人的生活,每天抱怨的同事、酒吧裡欲拒還迎的一對「情侶」、下班時遇上很會寫詩的小女孩,還有家裡那頭會演戲的老虎狗,都為這個灰冷的都市加添幾分人情味和詩意。反而《Toni Erdmann》則很遺憾,我錯過了一場記者場後再也追不回來,惟有等最後一天重映所有參賽電影時補看,據說這部3小時的電影,莊諧並重,一針見血地剖析了家庭與國家之間的溝通問題,既有娛樂性亦有思考性,實在是拭目以待。 麥聖希~之前是電影文字人,現在是電影推廣人以及大小影展搞手。生活冇電影會身痕。  

2016-05-13

又一年了!今年康城影展(Festival de Cannes)用上法國新浪潮導演高達的傑作之一《春情金絲貓》(Contempt)劇照作為大會海報,非常搶鏡,令整個康城主要會場的氣氛,當堂活潑有生氣起來。 今年盛會才剛開幕,人潮還未真正出現,之前曾有報道指將有預防恐襲事件措施,現在尚未實行,但據聞,除了以往的入場安檢外,今年還有警察在街上突擊檢查「搜袋」,以增強阻嚇作用,幸好我暫時未被截停,但門外的守衛和街上警察的裝備,的而且確強了很多。   《Café Society》熟口熟面 至於參賽作品方面,早在名單公布之時,大會疑被指名單欠新意,入圍的都是耳熟能詳的大師,艾慕杜華(Pedro Almodóvar Caballero)、戴丹兄弟(Dardenne Brothers)、堅盧治(Ken Loach)和朴贊郁等,但總是欠缺新人作品,當然大會也有他們的說法──作為全球最大的影展,這些作品是影迷必看的,出現多部大師作品也在所難免。這理解是否屬實?仍有待證實,但主辦方搜羅的大導大師,真的甚具分量,包括開幕電影《Café Society》。 此片是活地阿倫(Woody Allen)第14部在康城首映的作品,題材不算新鮮,套路全在導演舊作中見慣見熟──三十年代的美國,爵士樂、荷李活、迷人璀璨的明星生活、一段兩情不能相悅的故事。橋段沒有甚麼問題,手法也沒有出錯,只是調子有點過於認真,喜歡活地阿倫的人都知道,他的強項是那種帶點神經質的喜劇感,所以,當他要嚴肅認真的在銀幕上談一次戀愛,自然看得人不夠爽,總覺得缺少了甚麼幽默的點子,那一點點的活地式神采。   期待朴贊郁 是枝裕和 反而,之後播映的羅馬尼亞電影《Sieranevada》就更神采飛揚,故事發生在巴黎恐襲事件後3天,主角父親離世後的40天,一家人重聚,悼念亡人,某日下午,一家人在房子裡的幾個房間進進出出,攝影機跟著他們遊走,似是捕捉又像竊聽他們的對話,內容有評論時事的,如挑剔宗教和戲謔神父,也有回憶舊事甚至大爆夫妻床事趣事等,3個小時的片長,看著演員們妙語連珠,場面調度流暢自若,亦莊亦諧,少了導演Cristi PUIU成名作《The Death of Mr Lazarescu》的社會控訴,卻多了更多更立體的人性觀察,不愧為羅馬尼亞新電影的中堅分子。 而接著而來的亞洲作品,有南韓朴贊郁的《小姐》和日本代表是枝裕和的《比海更深》,兩部都極具看頭,拭目以待! 麥聖希 之前是電影文字人,現在是電影推廣人以及大小影展搞手。生活冇電影會身痕。  

2016-04-27

提到北韓,大家會想到甚麼? 大抵是北韓民眾為金正日離世而哭崩昏倒的景象、金正恩的髮型、被迫修剪成相同髮型的民眾、前親信張成澤活生生被狗咬死的新聞、金正恩前女友被槍殺,以及那齣揶揄北韓的荷李活電影《The Interview》製作人受恐嚇……還有,九十年代大飢荒、苦難行軍的悲哀及偷看韓劇被處決。這些傳聞或事件,統統為這神秘國家添上更傳奇、更不可理喻、更令人難以置信的色彩。 但事件到底孰真孰假?有多少是真實的新聞?又有多少是誇張失實的傳言呢? 為北韓大平反 紀錄片《洗腦遊戲》開宗明義要問個究竟。一位西班牙導演與團隊深入神秘國度,不但直擊拍攝當地境況,採訪北韓人民、官員以至學者,探討他們是否如媒體報道般糟糕。 該片甫開場便將「兩個北韓」作出對比,展現西方傳媒眼中的北韓,是何等的瘋狂、可悲、惡劣和荒謬集於一身,同時又呈現了北韓人民是何等快樂和滿足現狀?鏡頭下,人民一樣有得食有得住,住屋、醫療、大學、食物、衣著以至生活基本所需,統統免費,全部由國家提供;他們不用交稅,也不用付房租,相對香港來說,簡直是個烏托邦,而且,城市有新建設如博物館、娛樂消費場所、水上樂園、健身房及現代化居所,樣樣有齊,生活日益改善。這些這些都與我們從西方主流媒體接收的信息大相逕庭,究竟當中有多少是誤解?   媒體效應 《洗》片導演的身份頗值得參考,他是西班牙人,所以採用的不是傳統美國新聞觀點,也不像南韓或當地人般有角色衝突,多了點客觀的成分,而他在電影中訪問的北韓官員,亦是從西班牙移居北韓的僑民(相信亦是導演能夠採訪的原因),角度完全為北韓大平反。他在片中指出,西方的荒謬報道既無知又粗暴,將西方意識形態強加於北韓這共產國家中,不斷將北韓塑造為邪惡軸心國,當有任何不利西方國家利益的言論和新聞時(如核武),觀眾和媒體便很容易對號入座,將北韓的所作所為解讀成恐怖行為、思想,成為西方媒體機器下的典型示範。其中,CNN編輯說,因為北韓是個封閉得像黑洞的國家,所以它不會對西方的誤解作出解釋,所以,一切對北韓的報道都會成立,這正是一種危機。 這種洗腦遊戲,究竟是北韓政府對人民的洗腦手法,還是西方媒體對我們的洗腦呢?當我們沒法得到這個國家的第一手資訊時,我們該如何判斷?紀錄片裡一切美好景象,有造假成分嗎?鏡頭前出現的人民,講的是真心話還是經過彩排?《洗》沒有給我們一個答案,但正好提醒我們,不論站在甚麼立場也需客觀分析,小心思考媒體的論述。 麥聖希~之前是電影文字人,現在是電影推廣人以及大小影展搞手。生活冇電影會身痕。  

2016-04-22

一看牌面,直覺很容易會告訴你:《緣來說再見》(Already Tomorrow in Hong Kong)是另一齣《蘇絲黃的世界》,鬼佬看亞洲女性的作品。是的,電影是老外和美籍華人女子在香港蘇豪相遇的愛情故事,背景就是五光十色的香港,但劇情發展下去,慢慢發現電影不是要探索香港的文化或傳統,反而是借助香港特有的城市魅力,發展一段不同背景的兩人情愛。香港只是背景,人物才是重心。所以,它不是很容易令大家對號入座,說亞洲女性在「異國」戀中扮演的角色,又或是亞洲(女)人在外國(男)人眼中的形象之類的東方主義描寫。它委實是齣浪漫愛情劇而已。 相遇再重遇 這段愛情,當然一看便知是Richard Linklater(李察連利加)的《情留半天》(Before Sunrise)系列戲軌,因為一次邂逅,美籍華裔女子在蘇豪問路,遇上在港住了10年、懂得用廣東話講價的鬼佬。2人沒有很戲劇化的一見鍾情改寫人生,而是,他們在那個晚上,一面在香港的街頭踱步,一面通過交談慢慢認識對方。儘管一晚的心曲暫且劃上句號,但一年後,他們又再在香港這小島上碰上,這次大家都好像已有默契,不再讓機會溜走,所以他們再在香港的街頭繾綣留戀,似有還無的「像霧又像花」下去。 可能由於導演是(美籍華裔)女性,整齣電影背後的意識有別於一般主流電影,又或是男性導演的處理。主角們兩次相遇、兩晚的對話,作用往往在於發現對方已有女友、男友而變得靦腆,甚至是因此而令雙方關係無疾而終,雖不致大吵大鬧、拂抽而去,但一個眼神的轉變、對答突然生硬起來等情節,卻凸顯了一段關係中「信任」的重要性,這不止在於女主角的思想,男主角亦如是。大抵這會被指成童話故事,已不合時宜了,但正是這種單純的傳統美,感覺有種重回現今社會遺失的價值觀般,換著是時下的電影,可能已變成杯酒過後、滾完床單後的翌日才懵然醒覺,努力懺悔等假道德橋段了。   夫妻檔擔演 兩位主角都有點眼熟,女的是Jamie Chung,在兩集《醉爆伴郎團》均有演出,雖只屬配角,但觀眾必有印象,算是現時荷李活炙手可熱的亞裔女星(她其實是韓裔),而男的則是Bryan Greenberg,他於《Prime》的姊弟戀中嶄露頭角,之後有《Friends with Benefits》、《Bride Wars》等,而現今2人在現實中已是夫妻了,他們拉埋天窗之時,聽說是在電影拍竣後,在參加不同影展時發生。 戲裡戲外,都是浪漫。 麥聖希~之前是電影文字人,現在是電影推廣人以及大小影展搞手。生活冇電影會身痕。  

2016-04-12

 《How may I help you help them?》這正是《不正常麗莎》男主角米高的暢銷書書名。 米高專門寫心靈雞湯、輔導世人,讓客戶服務業的業績躍升百倍,他能醫世人卻不能自救,《我怎樣可以幫你去幫助他人?》的書名,其實很諷刺,他事業有成、粉絲萬千,電影甫開始卻見他愁眉苦臉、身陷囹圄,而且婚姻面臨失敗,不知去向。   城市人的落寞 這也是導演查理考夫曼的一大特色,他的編劇作品《無痛失戀》、《玩謝麥高維治》、《腦作大業》、《何必偏偏玩謝我》中的男主角,通常都陷入中年危機,有著性格缺陷、不善社交,不斷反思自我存在意義,所以,《不正常麗莎》的米高在演講前的一日一夜,就遇上一連串怪人怪事以及他的摯愛──女主角麗莎。她不是一般的人見人愛、被蜜蜂簇擁的花朵,反而,她極缺乏自信,初見偶像米高便胡言亂語,靦靦腆腆,是另一種因現代都市過於發達,導致人際關係瓦解的徵兆。但兩人一見如故、一拍即合,差點佳偶天成。 這種城市人的落寞、心靈上的空虛,很是查理考夫曼筆下的都市。該片中,男主角一開始遇到的人,如飛機上捉著他手的陌生人、聽不懂他口音的的士司機、酒店內搭訕的bell boy,全都外表友善卻無聊無心,就算是米高打電話報平安,與老婆的對話都顯得見外生硬,兒子更單刀直入要索取禮物手信,甚至乎,米高的前度也是因失戀而活在寂寞當中的人,感情脆弱、神經敏感,每個都市人都顯得格外孤單、刻板古肅而且面目無神。   突破動畫傳統 考夫曼將此片拍成動畫的一大特點是,那些都市人的面目全都一式一樣,不論男女老幼全都一副面孔,連聲音也一樣,用同一把聲音配上米高的老婆、兒子、前度、飛機乘客、的士司機及酒店員工等,全都一聲一樣,起初會以為是自己聽錯,慢慢就領略到導演的用心,他是在諷刺都市人的冷酷虛假(跟《玩謝麥高維治》遙相呼應),只有米高和麗莎的面孔和聲音是與眾不同,兩人都是有血、有肉、有感情、有煩惱的人物,藉以凸顯他們相遇時那種「眾裡尋他千百度」的心動感覺。 其實,《不》片是齣不正常動畫,沒有誇張的電腦特效及魔幻情節,用上的反而是何等平凡、樸實的寫實風格,它如真人演出的作品般,巨細無遺地看到主角小解、做愛、口交、呻吟和高潮浪迭,性感又感性,全部形象化、大膽地突破動畫的領域(面孔上下兩截的原因是face-replacement定格動畫的技巧)。該片全無真人演出,但又能演出人性最真、最脆弱的都市感情(難怪威尼斯影展也頒了個評審團獎給它),那面孔的平板、缺乏個性及泥膠木偶的動畫技術都在說明,我們在現今社會中活得身不由己,不停在扮演別人的木偶而已。 之前是電影文字人,現在是電影推廣人以及大小影展搞手。生活冇電影會身痕。  

2016-04-01

三谷幸喜的作品甚有特色,只此一家,別無分野。(一)題材淺顯易明,大眾受落、有所共鳴,且對白幽默鬼馬,點子甚多,往往能在歡笑聲中頓悟人生,歡樂今宵。(二)舞台感重、著重場面調度,儘管人物眾多,也能拍得有條不紊,層次分明。(三)群戲及演員甚多,粒粒明星級,主角、配角在電影裡有各自的人生舞台、自己的小故事,主角固然要撐起主線,但沒有配角們的襯托也不能成事,結果就是目不暇給,明星們過足戲癮,觀眾更覺抵睇,於是乎,叫好又叫座。 二創《銀河鐵路999》? 今次的《銀河街道搞搞搞》,一見片名已知是搞笑喜劇,跟兒時電視劇《銀河鐵路999》有關,又跟搞笑鹹鹹地笑話有關,很不錯的片名。公元2265年,從木星到土星有一條曾經車水馬龍的銀河街道,但地球的移民潮已經過氣,現在一路一帶都荒廢凋零起來,於是,在太空工作的人要申請參加自願遣返計劃,太空運輸署也派出探員來調查,以及分析太空站的存在價值。 這樣的戲軌,一聽已覺過癮,接著就是一輪太空的生物和角色造型,會自動舐郵票的小狗機、巨型可愛曱甴自動走入曱甴屋,還有耳朵特長的驢星人、買太空漢堡包的濕立立蛙星人、用長脷舐人代替握手的巴巴烚下、隱身護衛隊管理員襪子裡襪超人及其他古靈精怪的搞笑人物,完全符合三谷先生的幽默風格,而片中這些外太空元素,雖是科幻的基石,但其實那種懷舊復古,是他所說的「懷舊的未來」,用未來作幌子,帶出人際關係逝去的感覺。   探討情感問題 首先是內容的前提,在銀河街道上的sandsand33太空漢堡店面臨被清拆的可能性,電影一開始就帶出應否保留舊有東西的問題,然後不同外星人到訪漢堡店尋找舊情人、偷懶打蛇,甚至一些怪雞人物和情節,都在這漢堡店逐一登埸,說出自己的小故事和瘋狂的想法,而主線其實是綾瀨遙和香取慎吾這對夫妻的感情問題,到最後重返主旨。sandsand33若繼續不事裝飾,不搞搞新意思的話,只會走上被淘汰的路,一如他們夫妻之間的關係,若不好好維繫最終也是徒然,所以不要放棄。 三谷明顯借此言志,除此之外,還有面臨偷情的官仔骨骨地球人、襪襪超人和他的女友(最後被戴綠帽)等支線,其實也是回應主題,看不同外星人如何處理感情問題。在這金星和木星連成一線的時候,古語有云:所有生物,不論大小都會慾火焚身。如何滿足男人那一盜二卑三妾四妓五妻的快感?當妻子在男人的快感排行榜中排榜尾時,夫妻們該如何應付?這正是三谷的喜劇外衣裡,真正要探討的感性問題。 之前是電影文字人,現在是電影推廣人以及大小影展搞手。生活冇電影會身痕。  

2016-03-14

執筆之時是3月13日,普通的一個星期天。但20年前的3月13日,一位導演離我們而去,他是奇斯洛夫斯基。 九十後的影迷可能聽過這名字,但未必看過他的作品;八十後的,相信看過作品,但又未必是在銀幕上看;七十後呢,自稱影迷又或者真正喜愛電影的,相信是在電影院感受過及愛上他的電影(只是程度不同而已),也很有可能會為20年前收到的噩耗而感到失落、打擊,一如他的作品《兩生花》中,當波蘭的Weronika心臟病發逝世,法國的Veronique 便感到一陣襲人而來的憂傷,不能言語。總之是,知道生命失去了某些東西,一如奇斯洛夫斯基去世的消息,同樣地震撼,同樣地叫人神傷。他的作品早已和影迷們心靈相通,他的離去,就像在我們的觀影生涯中掏出了一個空洞,不能填補,留下了莫名的失落和感傷。   難以名狀的感性 沒看過這位波蘭大師作品的觀眾,很難說得明白作為影迷的感受,看過或有所感召的,不用我多說,你自然會完全懂我意思。於我而言,他的電影的震撼,就是影像化了人的感性,那些難以名狀,但又一直在我們身上感受得到的,如第六感、機緣及命運,那些捉摸不到,但在人際間、生命中感受到且存在的東西,他的電影都一一呈現了出來,把抽象化的東西都變成故事、角色和實體,浪漫、感性的感動著我們。 《兩生花》提出了一個問題:假若地球上某個國度存在著另一個你,你會怎樣?聽起來是平行宇宙、大煞風景的科學知性問題,但莫非這才是我們頓然感到憂傷的真正原因嗎?是地球另一個我正在失落,所以你也感到憂傷?這是女性獨有的多愁善感嗎?還是這裡的我聯繫著那裡的另一個我?多浪漫的概念。   何謂一見鍾情? 又或是,《藍白紅三部曲》要重新演繹自由、平等和博愛的概念,就如他早期的電視劇《十誡》,將聖經的十誡放在現代社會,重新演繹它的意義一樣。兩部同樣是將虛無、抽象的想法,通過電影、影像叫我們明白。首先,《藍》是喪夫喪女後,要掙脫記憶牢籠的一種精神自由,而《白》片是戀愛中永遠不能達到平等的平衡點,最後的《紅》則是緣分播弄,當你以為你和他是一見鍾情時,很有可能,你們曾經在咖啡店裡擦肩而過,在旋轉門上迎頭碰過面,或者你開門時的手正重疊著他上次開門留下的指紋,甚至你曾經打錯電話時說了一句對不起,電話筒另一邊的他正聽著……這些這些都在告訴我們甚麼是緣份,叫我們重新思考何謂一見鍾情。 能拍出這樣細膩的感知和玄妙的人生觀,任何人都不枉此生了。 之前是電影文字人,現在是電影推廣人以及大小影展搞手。生活冇電影會身痕。  

2016-02-24

時光倒流大半年前,去年5月的康城影展,一齣電影首映後口碑瘋傳,之後的每場放映,不論是傳媒場、買家場全都引來大量好奇之士,看看這齣電影究竟有甚麼能耐,一出場就如此萬千寵愛,結果就是場場爆滿,大排長龍,加場又滿,再加場再滿,排了好幾次隊,數人數的工作人員都說,你半個鐘前才到,依勢所見,你進不了場啊!事關其他人平均都在1小時前開始排隊,結果我失望而回,好幾次。 幸好皇天不負有心人,最終看了。驚為天人。這個題材在電影史上,不知拍過多少遍,當代又好,懷舊黑白片也好,喜歡電影的總會看過三五七部,但這部電影仍能拍出嶄新角度,而且從導演、攝影、聲效、演員以至敘事角度都達致如此高的水平,由首次執導長片的匈牙利新晉導演拍攝,好自然,它就成為我去年的最佳電影。 關子賣完了,電影是《天堂無門》,講述的是納粹時期猶太人在集中營被屠殺的事件。   集中捕捉主角 很久沒看過一齣如此富電影感的電影,對白不多,故事也不複雜,全片主要靠聲畫推動劇情,不是要觀眾去追對白,是要讓大家明白,故事以劇本先行那種。靈魂全在導演身上,讓觀眾去體驗電影,是一種你很想迴避不敢直視,但那種叫人透不過氣的張力卻成為了一種壓迫,令你忍不住追看下去的觀映經驗。 《天》片的英文片名是《Son of Saul》,直接點出了主題。Saul是在集中營「工作」的猶太人,負責在毒氣密室內收屍清理現場,他某次發現1個10歲未到的孩子奄奄一息,於是把他救了,並視為自己的孩子般照顧(其實電影沒有交代他是不是他的親生兒子),千方百計、冒著生命危險把他救離集中營。 全片從第一個場口開始,攝影機已像戴丹兄弟般的盯著Saul,跟著他的行徑,見他在昏黃顯舊的密室工作,幫一批一批進來的猶太人寬衣和沖洗,如屠宰場裡的豬牛,活生生的進來,死甸甸的離開,被拖行,被清理,那種震撼是,人性的薄弱、肉身的脆弱,全在畫面上呈現出來。   聲畫推進劇情 畫面的震撼之處更在於,導演刻意用鏡頭跟著Saul,長鏡頭、少剪接,在4比3的銀幕比例上,觀眾沒有直接看到殘殺的場面,只在主角的旁邊,如偷看似的知道現場的行為活動,再靠細緻的環境聲,如絕望的低泣、垂死的呼叫、放射毒氣的「滋滋」聲和軀體倒下伏地的聲音,觀眾在腦海中構成畫面,那種震撼,比看到血肉模糊、陳腔濫調的煽情伎倆來得更具感染力。而Saul那張冷靜、毫不詫異的表情,每天目擊這種境況,每天例行他的公事,也間接寫出了屠殺的恐懼感,已經麻木了感官,直至他遇上他的「兒子」,人性才被燃點、發亮。 一個新導演能夠一出台便綻放如此光芒,非同小可,大家要記著這名字:Laszlo Nemes,38歲,匈牙利人,明日的大師。 麥聖希~之前是電影文字人,現在是電影推廣人以及大小影展搞手。生活冇電影會身痕。  

2016-02-02

北京的同事看完《老炮兒》,第一個反應是:這種男人已瀕臨絕種! 《老炮兒》的前提是,北京城市急速發展,整個城市的外觀已經是國際都會的模樣,昔日的胡同、舊日的人和事,早已不復存在,跟當地人聊天,很容易會緬懷昔日的美好,如鄰舍的守望相助,人與人之間的關顧溫暖,都是「想當年」的共同話題。在這環境下,馮小剛在戲中飾演的六爺,那個常把江湖規矩掛在嘴唇邊的老炮兒,已經和帝都(即北京)的氣味,隨著舊時代老去而買少見少了。 該片的故事是過氣黑幫老頭營救被軟禁兒子,兒子先睡過富二代女友,更把他的法拉利刮花,誰知被富二代抓著待贖罪。題材不是甚麼驚天的創意橋段,但這樣的戲軌就帶出了新舊的衝突,上一代和下一化的矛盾。盜亦有道,是老炮兒六爺的世界,他有難,發過帖,昔日的兄弟手足,就連雜牌軍也一擁而上,而現在一代,兒子惹禍上身,友儕都各散東西,同佢唔熟咪「見事都躲」,新舊對比之下,價值觀的碰撞,呼之欲出。   北京才是真主角 導演管虎是「第六代」導演,與王小帥、賈樟柯同期出道,前作《鬥牛》已入選威尼斯影展,成名作《頭髮亂了》更是北京「躁動一族」的寫照,而今次《老炮兒》的年輕族群,紋身、唇環、染白髮,甚至飆車、泡女和小混混,全都形象鮮明,活現小鮮肉們一代的無憂無慮,及玩世不恭的人生態度。不過,在管虎眼裡,北京才是他的真主角。先是他成功塑造了老炮兒的角色(馮小剛的演出真的叫人眼前一亮),細緻飽滿,有著典型的純爺們特徵,即是:硬朗、豪邁、大器、不婆媽、講道理、重情義、冷幽默、零廢話及不濫情,再加上他的一口地道北京腔,就是個徹頭徹尾的北方男人,而且片中那些胡同、地標、湖上滑冰、煎餅和平民,完全看得出北京古城的肌理,嗅得到北京的味道(北京有條胡同叫炮局,裡面的派出所是壞人的集散地,而片名的《老炮兒》指的就是那些老是進出這派出所的老混混)。   側寫 批判 能拍出北京的人和城,絕對是因為導演也是北京人,他愛這個城市,更愛舊有的人和事,而他那份愛之心、責之切的心聲,可見於他在片中利用3次側寫去批判這城(更是現代中國)的問題:(一)養鴕鳥那個大戶非官即富,先壓一壓投標的事情,喑示了他的非法勾當;(二)道出吳亦凡這富二代的父親大官,用兒子名字在瑞士銀行存入786萬歐元巨款,以及幫兒子「頂包」撞死人事件全都被揭發;(三)六爺路過有人臨將跳樓自殺的場景,圍觀途人的落井下石,這些都能看出導演不滿世人的操守,北京在變,人心也在變。 麥聖希~之前是電影文字人,現在是電影推廣人以及大小影展搞手。生活冇電影會身痕。  

2016-01-14

園子溫都算是日本的影壇奇葩,出道時寫詩,專拍獨立電影,風格多樣化,形式和內容都常有新點子,從早期喜歡發掘日本社會問題,如集體自殺、出租家人等,帶出社會上被扭曲的人性、邊緣人物的情愛道德觀等問題,常常模糊了傳統的愛恨對錯。而他近年更是多產,以前大約1年1部新作,慢慢變成2年3部,去年更是1年5部,多產之量已經追過三池崇史。儘管如此,但創意仍然不絕,形式上更趨大膽,從前作《東京暴族》的黑幫廝殺音樂片,到最新的《The Whispering Star》以low tech科幻片格局,講述機械人在外太空速遞舊東西給地球人,實驗性強又不失人情味,既懷舊又有前瞻性,統統都別有新意。 學校旅行變大屠殺 不論內容抑或形式,園子溫總是多變,但不變的就是他對「B片」的執著,而新作《屍奔女子高校》更豈止是B片,直頭是C片,cult都爆!故事講述一次學校旅行,一車女生開開心心嘻嘻哈哈,突然一陣怪風吹過,將旅遊巴及車上女生一分為二,如鐵線橫切豆腐般,全車人身首異處,剩下女主角逃離現場,跑回學校。但怪事陸續有來,老師們突然拿起機關槍亂槍掃射,全校女生慌忙逃生,一直跑一直跑,來到結婚教堂,女主角被迫下嫁豬頭人,一眾女親友又剝衫脫裙大打出手,結果又要繼續逃跑。   殺光所有高校女生! 這個故事,其實改編自人氣作家山田悠介的恐怖小說《奪命捉迷藏》,題旨一樣火爆,就是「要殺光全日本500萬姓佐藤的人」。換在電影版,則要殺光所有高校女生,所以片中處處大肆殺戮,女生們一身水手校服、大象襪,還有短得不能再短的迷你裙,起起伏伏,鮮血滿身的東奔西跑。一如所有cult爆恐怖片,情節的合理性只屬其次,官能刺激才是硬道理(君不見電影各種誘惑),片中女生無緣無故寬衣解帶,功夫格鬥一番,然後血肉橫飛,各種虐殺、分屍應有盡有。故事鋪排不多,誇張又煽情,橋段似是而非得啖笑,甚麼女主角3個身份的轉換及羽毛軟枕等,還有那些甚麼「無限的宇宙有無限個我」、「很多事都一早注定,不是一己之力能改變命運」、「做自己不會做的事才可改變命運」等,這些都是得個講字的偽文藝幌子,大家請勿認真,扮高深和扮有內涵而已。   多多鹹 無厘頭 出色的cult片根本就應該一味超暴力,一味軟色情,多多鹹少少腦,愈誇張愈無厘頭就愈好,見到爆頭、爆漿、爆肚、爆腸,觀眾應該放下理性、拋開拘束,不要邏輯思考,只用感官感受,盡情跟主角一起尖叫歡呼,這才是cult片精粹。 之前是電影文字人,現在是電影推廣人以及大小影展搞手。生活冇電影會身痕。  

2016-01-06

去年的台灣電影,焦點都落在侯孝賢的《刺客聶隱娘》,它亦不負眾望,在金馬頒獎禮上大獲全勝,但不少影評人,包括台灣和香港的都一一指出,去年的最佳台片,其實是這部《醉.生夢死》。 《醉》雖然沒有像《聶》般贏得最佳電影及最佳導演等獎項,但它亦以4個獎項緊貼《聶》的佳績,分別贏得最佳女配角、新人、原作音樂及剪接,實在不俗,但最替它不值的倒是演員獎項。除了女配角呂雪鳳、新人李鴻其之外,其餘的演員如鄭人碩及黃尚禾,甚至是張甯和王靖婷等,雖然戲分不多,但亦甚有發揮,是一部所有演員都有突出表現的作品,難怪該片早在台北電影節上,能破天荒一口氣勇奪6項大獎,包括多個大獎和3個演員獎項。   張作驥突破之作 但委實說,《醉》天生就不是霎眼嬌,導演張作驥一反近年作品的陽光溫情,不再談《暑期作業》的兩代問題,也沒有《當愛來的時候》的棉花糖式愛情撐腰,倒有點像《爸…你好嗎?》的父子溝通問題,只不過,今次換成對母子關係的探討,變性的LGBT元素換成了雙性/同性的發展,全片調子更如同早期的《美麗時光》(尤其是結尾有些微的魔幻結合寫實的筆觸)及《忠仔》的社會寫實,瀰漫著一片憂鬱陰霾的調子。《醉》講述的是一個在社會邊緣掙扎求存的故事,在酗酒命途中苟延殘喘,在夜店混沌的生活中維繫真感情,在無為的人生中幹點大事、找個依靠,這些都早已注定,情節並不討好,尤其是劇中那情緒,那氛圍,還有那間破舊小屋、濕漉漉的窮街陋巷、灰暗陰冷雨下那綿綿的天氣,以及那種迷惘迷失中尋找出路的處境,著實有點叫人透不過氣來。 酒 片中酗酒的母親被丈夫拋棄後,當上媽媽生,獨力撫養兩個兒子,一個一直待在她身旁一起生活,但兒子就受不了她的混沌人生,另一個兒子則剛與男友分手,自殺不遂後從美回台,後來又暗地與「女人湯圓」舞男互生情愫。片中各人就在社會的夾縫中求存,生命的低賤一如戲中的類比:四處亂跑的螞蟻、跳出魚缸的吳郭魚、在街市上任人割宰的豬、垂死前掙扎的小老鼠,以及在屍體上蠕動的蛆蟲,每個人都是何等卑微,何等無力。 電影中那種以物喻人,電影語言營造的氛圍,正是這部作品的成功之處,特別是剪接(由導演操刀),整齣電影的母題,顧名思義就是酒醉,全片每個鏡頭幾乎都有酒的存在,不管是鏡頭內紀錄下來的,還是角色在劇情上喝得醉醺醺。該片的剪接就跟著角色醉後的呼吸和步履同步,沒有很直接明確的交代劇情,時而抒情,時而繃緊,流暢自若,不徐不疾的道出各人的故事,讓觀眾在半醉半醒間,墮入那醉生夢死的境界。 之前是電影文字人,現在是電影推廣人以及大小影展搞手。生活冇電影會身痕。  

2015-12-31

影展賽果爆冷,十常八九,回想半年前舉行的「康城」,就有這樣的賽前預測:匈牙利的納粹戲劇《索爾之子》(Son of Saul)與女同志電影《卡露的情人》(Carol)一直呼聲最高,侯孝賢的《刺客聶隱娘》亦穩操勝券,大家跟紅頂白。誰知最後是黑馬跑出,由積克奧迪雅執導的法國片《流離者之歌》(Dheepan)勝出,全場譁然。 現在回想,假如《索》片導演László Nemes首次執導便贏得大獎,好像有點那個,沒有「長進」的空間;《卡》與兩年前贏得「金棕櫚」的《接近無限溫暖的藍》題材相近,都是女女相愛的故事,再贏又有點重複;而《聶》則仍有不少西方觀眾看不懂,得獎未免令不少人摸不著頭腦,結果就由《流》片冷手執個熱煎堆,勇奪今年康城的金棕櫚獎。   歐洲難民潮之前…… 當然,《流離者之歌》也絕不失禮,積克奧迪雅都算是康城的嫡系導演,曾經憑96年的《自製英雄》(A Self Made Hero)獲得最佳編劇,09年的《先知》更獲得最佳導演,12年的《銹與骨》(De rouille et d’os)再出戰康城,今年的《流》終於勇奪金棕櫚大獎,一切來得順理成章,奪魁得來其實有跡可尋。只不過,當時的焦點並不在電影上,大抵因為,它不是一部可供媒體炒作的話題電影吧。 《流》片以「難民」為題材,故事發生於現在歐洲難民潮之前,法國一直存在難民如何融入當地社會的問題,而導演積克奧迪雅對少數族裔、社會邊緣人特別關注,今次說的是斯里蘭卡內戰,男主角在危難中拿了死者Dheepan的護照,帶同逃難中的女人和少女湊成臨時家庭,尋求政治庇護。輾轉之下,下個鏡頭已是他們在法國近郊的政府屋村裡生活,默默苦幹但求溫飽,希望可在法國居住下去,結果當然事與願違,屋村裡齊集三山五嶽人馬,黑幫、毒梟、小混混閒來廝殺,不時撩事鬥非,這個本以息事寧人為宗旨的「偽家庭」,最終也捲入漩渦,大開殺戒。   有血有肉 積克奧迪雅的電影,一方面把角色描寫得有血有肉(如春心蕩漾又不愛做媽媽的老婆一角尤其出色),另一方面,他的導演手法紮實且不愛玩花招,今次也不例外,將看似簡單的題材拍得極富戲劇性,將最平凡的元素(難民一家融入當地文化的過程和細節)拍得極具張力,觀眾很容易入戲,被情節吸引,一如其前作《先知》,一部不是甚麼題材火爆、譁眾取寵的電影,全靠導演功力,透過鏡頭與聲畫的運用製造劇力,先讓觀眾慢慢累積情緒,到後段才將情節推向爆炸點,主角在前段一直壓抑的情緒、失落和失衡,以及在社會生存的無力感,一如《Taxi Driver》的羅拔迪尼路,在走投無路之下作出大反擊,向社會、權力者施以暴力,以有形暴力對抗無形暴力。  

2015-12-17

人人有價,大家都知,不是人肉市場買賣那種,而是每個人存在於社會裡的價值,生存的意義,他/她與他/她的家庭、朋友、工作、社會、家國之間的關係,起著某一程度、或多或少的意義,一旦他/她離開,那種失去的感覺,就是他/她存在的重量,但這種重量就不是用秤來衡量,因為感情、一段關係是不能量化的,某天,當你發現自己的存在原來值這個價,或只值這個價時,那種打擊,可想而知。 《人命大富翁》就是要揭示你在市場上的價位。一場交通意外,串連了3個人物,2個家庭,3種社會階層人物,結局就是要告訴你,人命是可以算的,就像大富翁遊戲裡,每單交易都有個價,不過,交易買賣不是一幢樓或一條街,而是一條人命。哀哉。   3個章節 該片故事分3個章節,從一開始交代那宗交通事故後,第一章是「Dino」,算是中產的家庭,樣衰、貪婪,為要攀上上流社會巴結富商投資對沖基金,最終連屋都按埋,冧市之下銀根短絀,女兒又未出身,老婆又懷雙胞胎待產,愁雲滿面。第二章是「Carla」,這位上流富商的太太,是個過氣女星,名媛一名,本想趁色衰之前做點大事,哄老公買下小鎮舊劇院翻新,重振雌風,誰知冧市,投資了的項目自然告吹,老公又不解溫柔,便與別人撻著有染,盤算著下一步。第三章是「Serena、Dino的女兒」,她原來是富商兒子阿富二代的女友,現在的前女友,早已覺得阿富二代語言無味並提出分手,遇上腳踏實地的平民藝術家,被他的才華與性格深深吸引,將一顆心交給他,但一次醉駕,一次陰差陽錯扭轉了局面,扣上了第1、2章中所有人物的命運。   鏡頭精準 3個章節,從3個人物的視點出發,看的基本上是同一故事,它們是各自成篇的小故事,各自獨立得來又互相緊扣。雖然這樣的結構不算甚麼驚艷伎倆,電影史上或當代電影也屢見不鮮,但它卻令生活化的現實故事更加弔詭,更有追看性,場面與鏡頭的精準細緻,簡直是所有有意攻讀電影系的學生的必修課。 首兩章彌漫著金錢至上的社會風氣,人性與道德開始分崩離析,各懷鬼胎,各取所需,每人都是別人利用的資源,一些罪惡都源自人性的貪念和慾望,只有結尾一章才重拾道德、做人的風骨,女兒與藝術家之間情真意切,真愛長存,只可惜最終也敵不過利慾薰心的階級角力,繼續被資本主義生吞活剝。 之前是電影文字人,現在是電影推廣人以及大小影展搞手。生活冇電影會身痕。  

/136



C觀點

中原城市領先指數

廚神

旅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