月巴事 - 月巴氏
2016-01-27

過去的我為自己set了不少情感的禁區。但可能老了,睇開了,我開始縱容情感發作,以致情感經常缺堤,像肚屙。   1.最近令我情感爆發到激動如肚屙的一件事,是利志達在法國安古蘭國際漫畫節、明天開波的個人展。 2.不禁遙想起小學五年班的我。我就讀的小學,在牛頭角下邨。那裡有一間名字相當古怪的書報攤,汗牛。每逢放學,我都會(在校方不發現的情況下)走到汗牛,瀏覽漫畫的封面——零用實在有限,在既要食早餐小息又要飲汽水(而仲未計搭車)的情況下,每選購一本漫畫,就好似買入一隻股票,孤注一擲(或者咁,我成世人未買過股票)。 3.偏偏想買想睇的漫畫又實在太太太太太多。五年班前,情況還好,因家長不容許我睇香港漫畫,話打打殺殺,但五年班後,迷上邱福龍而同時踩入青春期的我,開始反叛,唔俾我睇?我偏要睇。但我最鍾意睇的不是打打殺殺那一些,不定期出版的《小強漫畫集》才是最愛。   4.如果你有我咁成熟而又有睇漫畫,應該知道這一本《小強漫畫集》的特色。當中刊登的,都是不同新秀(大部分應該是助理)的短篇作,有些水準已很高,有些則明顯甩甩漏漏,但共同點是:在他們水準不一的作品中,你都可以看到他們對漫畫的熱忱。唔記得邊一期,刊載了一篇作品,風格同其他好唔同。故事名字我忘記了,但依然記得:1.手畫好靚;2.我唔太明個古仔講乜(嗱嗱嗱我當時讀緊小學五年班咋,連青春期係乜都唔多知);3.作者名字是,利志達。 5.差唔多同一時間,我在一本售價六蚊的雜誌《模型王》看到一篇訪問,被訪問的咁啱就是利志達。訪問內容我忘記了,但呢世都記得利志達在訪問中說的兩句話:「寧作不通,勿作庸庸。」——其實我唔明(再次強調,我當時讀緊小學五年班咋)。但唔明之中,又好似明明哋喎——無論點,切.勿.平.庸。   6.插曲:呢句(我唔太明白的)話自此成為我的座右銘,而因為這一句座右銘,我付出過不少沉重代價:例如會考中文科作文,我不甘平庸(而置成績於不顧)地竟然寫咗個短篇小說,結果——唔合格。嘿,唔合格咪唔合格囉,反正我當時的志願是做漫畫家、或畫家,總之都係同畫畫有關啦(萬料不到我的美術科成績是F,而F絕不代表fine)。 7.讓時間flash back返去六年班時。人好奇怪,愈不明白的事,總是愈有吸引力——我正式迷上了利志達。當知道他自資出版了一本名叫《同門少年》的漫畫集時,我專登揀一日唔食早餐小息又唔飲汽水,只為了在放學後可以立即仆去汗牛買《同門少年》。同樣,很多古仔我似懂非懂,但那些畫面和版面設計(是的,即使當時年紀小,已經睇得出當中的內文設計同睇開的香港漫畫好唔同),好正吖——那時已有買鋼筆網紙(一張日本製網紙盛惠三十蚊,黐筋)練習畫漫畫的我,尤其喜愛利志達不用網紙、純用人手打網的方法,一筆,一筆,描畫。   8.有些古仔,我總算睇得明了。記得一個短篇,一個漫畫助理經常去某書店買書,原因是該店有一個靚靚sales姐姐;幾頁之間,沒有旁白,已交代了一個暖暖的愛情小故事;另一個短篇,主角是一名漫畫家,他正在苦思怎樣處置自己作品的一pair男女主角,點知呢pair角色突然跳出稿紙,向創作人爭取自己的命運——我看見一種震撼。然後,由短篇到長篇,《黑俠》、《刺秦》、《天妖記》、《石神》……我統統捧場。最記得有一年書展,我同朋友在某攤位苦等,等待《黑俠》合訂本送來——終於俾我哋等到了,利志達還即席為我嗰本《黑俠》畫了一個黑俠,yeah! 9.時間一直向前走。我已經冇再諗要做甚麼漫畫家了,甚至冇乜睇香港漫畫了,而同時利志達的漫畫作品也少見了。對於香港漫畫的問題和死因,我不打算在這裡討論,但我一直想問的是:Why利志達作品一直以來都只能被認為另類?而另類,在香港是一個標籤,一個彷彿注定永不能被接納的標籤。勿作庸庸,難道在香港就注定冇運行?   10.時間再向前走多啲啲。我真幸運,邀請到利志達為自己第一本小說繪畫封面和插圖(幾十年前去汗牛買《同門少年》的我點會想像到有呢一日?)。在我心中,利志達是個外冷內熱、認真的人。我不知道他日後會否再畫長或短篇漫畫(講堅,比起齋寫字,畫漫畫是一種辛苦十萬倍的創作方式),且讓我用這一篇短文,預祝達哥展覽超順利。繼續畫自己想畫的。 撰文:月巴氏 facebook專頁: https://www.facebook.com/fatmoonba blog:http://fatmoonba.blogspot.com/ email:fatmoonba@yahoo.com.hk    

2016-01-20

先後收到幾位讀者email。他們都有志於寫作,想我分享一下寫嘢上的心得和秘訣……   哈哈,撞啱我份人夠nice(而且又未諗到題目),一於無私公開吧。但先旨聲明:作為一個「長年累月文字處理技術員」的我,所能無私公開的,也只是一些處理技術,勉強算得上心得,但肯定不是秘訣。知冇? 首先,講明先:任何人都有資格寫嘢。 塵世間總是有些人會話自己冇寫嘢天份,但天份是甚麼?像我,出世時只識飲奶(和嘔奶),也不會知道自己原來竟然擁有食buffet的巨大天分。所以,唔好理天唔天分,你對寫嘢必先有一個欲望(可以極度澎湃也可以OK澎湃),就好似我,一去到各大小自助餐場地,就會立即好想吞噬全世界!(澄清一點:對比寫嘢,我對食buffet的欲望大好好好好好好好多。) 未開波寫嘢,你就要先知道自己究竟有冇欲望去寫嘢。如果有,嘿,你可以繼續睇落去。 OK,有欲望嘞,但怎樣開波?正如溝女,如果沒有「溝」這第一步,一切都是空想,而且注定冇女(俾女溝是萬中無一的事,這裡不討論萬中無一的事)。   當你知道自己有寫嘢的澎湃欲望後,自然要寫(否則這個「知」只會附帶一連串dead air,像特首);但寫甚麼?呢一樣我答唔到你,畢竟不是作文堂交功課,所以你必需要有一個「想寫甚麼」的明確想法,才可以開波。這種出於自由意志下的寫嘢,才是有意義的。不然,只是「被寫嘢」(我們都應該清楚,除咗「被愛」、「被發達」、「被笠高帽」,大部分舉動一加上「被」字,都唔慌好嘢)。 或許霎時間你冇乜頭緒,這是好正常的(正如我每當食buffet時,往往不知道第一碟攞乜),唔緊要,作為「長年累月文字處理技術員」的我可以俾少少頭緒你。還記得我人生中首次有寫小說的欲望,是因為中二時睇了幾本衛斯理,覺得正喎,同時(唔知點解地)覺得:其實自己都可以寫番本喎……於是買了一疊400字原稿紙,寫了人生中第一個科幻小說《鑰匙》——但寫唔完,因為有再澎湃的欲望,也不等於就能夠完成(正如我每一次食buffet都不能夠食晒所有好想食的嘢),要完成一個長篇故事,所需技巧實在太多,那麼,惟有先從短篇故事或短文開波。而在過程中,其實是不斷的模仿——睇好多書的人,不一定會寫嘢;但寫嘢的人,通常都會睇書——睇別人點樣寫嘢,當你睇得夠多嘢,自然知道自己鍾意寫乜嘢,以及唔鍾意乜嘢……然後就是不斷地寫寫寫寫寫嘢。完。 What?冇嘞?係,寫嘢就是這麼一回事。毫不浪漫,死寫爛寫,而且極度孤獨——作狀啲講,寫嘢是自己同自己對話,我從未見過有人可以一邊同靚女講嘢一邊寫嘢(人同此心,假如我有機會同Scarlett Johansson講嘢,唔係仲掛住寫嘢吖?)。不過,好nice的我,還是可以講多幾樣注意事項。   1.我不知道simple是否一定beautiful(Scarlett其實sim唔simple?我不知道),但簡單,的確有簡單的好。正如豬肉佬,幾咁親切可人!肉類分割技術員?感覺好麻木不仁。 2.正如講嘢是講俾人聽,寫嘢,也是寫俾人睇,希望別人明白,所以要用「人話」,人聽得明的說話。但事實證明,有些望落是人的人,例如「自大膽量展示高級技術員」、「艱辛外遊獨力承擔而不用自己錢技術員」,講的寫的,都唔似人話。 3.你不是哥倫布,不需要鑊鑊都用發現新大陸的心態寫嘢;但一些太過阿媽係女人的事,就可免則免,否則,效用只會像事隔多日後警方才發press release表示「李波現在內地」一樣。 4.不要立亂動用一些連你自己都不明白的四字詞語,例如「一帶一路」——除非你正在寫的是施政報告吧。 最後講多樣秘密。我除咗會考美術攞F,就連中文科作文嗰part都一樣月巴。連我這類不合格的人也可以畫嘢寫嘢,Hey,這不就是一個最真實動人的勵志故事嗎? 撰文:月巴氏 facebook專頁: https://www.facebook.com/fatmoonba blog:http://fatmoonba.blogspot.com/ email:fatmoonba@yahoo.com.hk  

2016-01-13

2016年1月12日凌晨收工搭巴士返屋企時,我聽《Starman》聽到咇咗滴淚。   1.《Starman》,David Bowie 1972年專輯《The Rise and Fall of Ziggy Stardust and the Spiders from Mars》裡的一首歌。David Bowie化身外星人Ziggy Stardust的一張概念專輯。日後被公認,因為這專輯,開展了glam rock年代。第一次聽,是1999年的事。 2.我不敢稱自己是David Bowie樂迷,但他肯定是我.敬.佩.的.人。 3.其實我是到九十年代中開始認真學聽歌後才聽Bowie。當時香港有(唯一)一本音樂課本,《音樂殖民地》,我便透過當中的介紹,真金白銀買碟去試。衷心多謝袁智聰。 4.聽Bowie的歌是九十年代的事,知道這個人,卻是晨咁早的事——小學時,已經常聽到「大衛寶兒」這名字,而每當聽到這名字時,又總是連埋「樂壇變色龍」這稱號。變色龍,在今日香港,專指那班兩邊擺的牆頭草,又或立場可以隨時變的政棍,但當用在Bowie身上,是指他風格和形象千變萬化從不定型,而又勁在每種風格形象他都駕馭得來。 5.由1967年迷幻年代推出了第一張專輯(而他玩的不是迷幻),歷經七十、八十、九十年代跨越千禧再到現在這一刻,你從不會覺得Bowie是一個只能食老本的經典(過氣)歌手——他根本不需要動用、或販賣甚麼集體回憶,反而是keep住有新作面世,涉獵不同音樂類型——他與時間一同前行,而不是永恆停留在某一個已逝去的時間點上。 6.我在九十年代聽Bowie,其實是一次上溯:先聽他在七十年代最華麗妖豔的glam rock,然後再聽回他初出道的歌曲——聽的原因是,Kurt Cobain曾在他只此一場的unplugged live中cover了《The Man Who Sold the World》,嘩我鍾意到不得了,好想聽回原版究竟是怎麼樣……我們都知道Kurt Cobain是玩grunge的,而David Bowie又強在連grunge(嚴格來說是偏向hard rock)都玩過——由他帶頭的樂隊Tin Machine,即使被認為是他音樂生涯上一段冇乜value的過去,但,超,有乜所謂呢?你玩唔起,佢玩得起(後來Bowie說,Tin Machine對他來說是一個恢復音樂元氣的project)。當然,還有他跟Brian Eno合作的「柏林三部曲」,讓我聽到邁向深邃音樂意境的David Bowie……大佬,當我連做(好)一樣嘢都感到相當艱難時,Bowie卻做了好多,好多都是勁嘢。 7.塵世中有三種勁人。A:跟你同時代的,成世人只能創造一樣勁嘢,而這樣勁嘢注定會被後來的勁嘢掩蓋,注定被時間遺忘,但至少,他真的創造了一樣勁嘢。B:比你早出世的,在過去創造了一樣勁嘢,而你在日後才發現,方知道原來有人曾經創造了一樣事隔多年後依然好勁的勁嘢,timeless。C:最後一種,在以前已經晨早創造了好多勁嘢,你後來遇上他,並發現他的勁竟然不止於past tense,還跟你在同一條時間bar上,一齊以現在進行式存在,繼續創造,繼續創造勁嘢。這一種人,從不讓自己的創造力枯竭,因為他從不會自滿於過去所創造的。 8.David Bowie是第三種。這是我敬佩他的真正及唯一原因。不像某些人,所謂現在(甚或未來),就只得過去,終於變成了自恃食salt多過你食rice的old seafood。所以當我知道他病逝時我極度憤怒——Why咁多隨時乜都冇做過兼且已經同時代嚴重脫節的old seafood,可以繼續阻住地球轉賴死唔走?甚至冇病冇痛延年益壽咁款?反而要這麼一個從來沒有離開過時代的勁人因癌而離去?有冇搞錯? 9.2016年1月12日下午搭巴士返工時我聽《Heroes》,1977年的歌。歌詞說的,是Bowie目睹的一個真實故事:一對愛侶為了自由而不惜一切逃亡。1987年Bowie在西柏林演唱這歌,這次演出,被公認為促使了日後柏林圍牆的倒下。「I, I will be king / And you, you will be queen / Though nothing will drive them away / We can beat them, just for one day / We can be Heroes, just for one day」 10.我再一次聽到咇咗滴淚。 撰文:月巴氏 facebook專頁: https://www.facebook.com/fatmoonba blog:http://fatmoonba.blogspot.com/ email:fatmoonba@yahoo.com.hk

2016-01-06

由1月1日至3日,當大部分人都去咗玩,或用自己(自願的)方式度過呢三日假,我就全程匿在家,對住notebook開心打paper。 我唔太識我的意識 錯,一點都不開心。不開心在自己冇得玩,不開心在冇得玩之餘仲要做,不開心在做的同時唔明自己做緊乜——因為太深。 這份paper,有關Philosophy of Mind。Mind已經難明白了(你夠膽講你100%明白你女友或你老闆的mind嗎?)還要講mind的philosophy,簡直難明到crazy。 但更crazy在,撇除份功課好難做(每寫一段前都要揭書,而且唔肯定自己寫的啱定錯),又真係學到嘢喎。 很理所當然地,我們總覺得人就是分「心」和「身」兩大part(難怪有不少電影電視劇都會出現以下歹毒對白:「我就算得唔到你個心都要得到你個身,吼!」),沒有「心」,我們不過是隻徒具軀殼的喪屍,但問題是,「Body」你睇得見摸得到,個「心」呢,點睇?點摸?就算挖你個心出來用顯微鏡望幾粒鐘,我都望唔穿你心裡諗緊乜。 後來,科學讓我們知道:所謂心理狀態,不過是腦袋狀態的呈現——原來是大腦裡嗰啲神經元,唔知點解地用自己方式而影響了你,才令你產生各種神奇奧妙的心理。所以,第日當女友話你不再愛佢,你不妨咁答:哎呀!其實只是我的神經元不再愛你,嚴格來說我的神經元不代表我的心場…… 偏偏有樣嘢依然是科學解決唔到理解唔到:意識。例如,我「食親buffet就興奮到停唔到口」這一種感受的意識經驗,是你同佢及其他buffet客人都不能明白的,就算睇住我係咁攞係咁食,對於我的感受,你同佢及其他buffet客人都不能如我般清楚——其實連作為當事人的我,都唔知呢嚿「食親buffet就興奮到停唔到口」的意識感受究竟存在喺邊忽,偏偏每逢見到一列長長buffet枱,呢嚿意識又會用自己方式纏住我,令我不得不係咁攞係咁食。 咁奧妙嘅嘢,講已經難講,更何況要寫?難怪我篇paper寫到成pat恍如意識流的liquid屎。   我的自由唔太自由 另一篇paper,晨早交咗(因為deadline比較早)。這一科,哲學與文化批判,相對來講實在啲,但實在啲,不代表淺啲。 因為這一科,讓我認認真真地睇了一次傅柯那本《規訓與懲罰》——的大半本。這本書,廿年前,睇過一次,但當時只當課外書,遇上唔明的地方,咪由得佢唔明囉……當年睇,是因為傅柯在一開波,就寫了一場在歷史中有發生過的超bloody酷刑(有條友想行刺路易十五,事敗,被判四horses分屍……偏偏那四隻horses好似未食飯,扯唔開條友,以致酷刑進行得充滿拔甩的同時亦相當甩轆)。當時還年少,只以為傅柯咁寫是想提高本書的娛樂性,但原來他是借這個bloody開場,來凸顯現代司法和懲罰方法那種(懶係)人道(下的陰濕)。 時代不同了人類文明了,張揚的酷刑(表面上)已不復存在了。在現代司法制度下,針對的是人的行為,而不是個人,懲罰,不再是給予body痛楚,而是要糾正行為,讓被判犯事的人重回正常軌道——困住佢,是因為佢行為未經糾正,對正常社會是一個潛在危險。至於冇犯事的人,為了令他們繼續守規矩做個(符合)正常(行為定義的)人,就需要動用繁複的紀律和嚴密的監視,務求人人都規行矩步,並將「規行矩步」四集字刻喺個腦度,變成思想的一個重要部分。於是人人(表面)都好乖,因為人人(心裡)都淆底。人人都活在一個恍如監獄的自由社會,自由只體現在我想打邊邊時可以揀大X樂定大X活,而你也可以當眾揀游先生定劉公子,so free!   各有各的方向與被迫 即係咁,基於任何人的意識感受永遠不能被外人理解,當一個人說自己出於自願,不排除佢正在把被迫屈喺個心度。 而一個荒謬社會之極致,就是要令你用自己方式,把被迫說成自願。 我好慶幸自己讀番書,yeah。 撰文:月巴氏 facebook專頁: https://www.facebook.com/fatmoonba blog:http://fatmoonba.blogspot.com/ email:fatmoonba@yahoo.com.hk  

2015-12-30

古語有云:吾日三省吾身。黐線。現代人生活步伐急促,加上又要忙於食Buffet,省到半嘢已經難得。   但一年一省,還是可以。尤其一年將盡時,更加是自省的好時光,反問自己過去一年(冇)做過乜、多少快樂與哀愁,以及有幾多逆來順受。以下是一個「食到無窮Fat自多」的月巴佬自省過程。為求懶有趣味,本文將採用一種嶄新的精神分裂寫作手法,亦即自問自答。 月:最近忙乜? 巴:寫paper寫paper寫paper寫paper寫paper寫paper寫paper寫paper寫paper寫paper…… 月:Well,其實你答一次便可以。感覺如何? 巴:好正好正好正好正好正好正好正好正好正真係好正總之就係好正! 月:寫paper需要睇好多書嗎? 巴:幾本總需要吧。畢竟能力所限,唔似得某啲人咁掂,我一日頂籠只能睇三十頁學術書籍……最衰寫paper唔准用雜誌作為參書考目,嘿,抵特首叫啲商家佬唔好捐錢俾大學。但如果班人真係咁聽話,又算不算是另一種形式的官商勾結? 月:OK……可以交代一下讀書的理由嗎? 巴:因為我唔叻。 月:點樣謂之叻? 巴:好似阿叻。但當我知道阿叻學歷不高時,我立即後悔,早知去報國力書院或傳說中的蘇文大學。 月:好似問極都只在邊皮徘徊,不如轉問其他:2015你最難忘的一個人是? 巴:太多,過去一年實在太多出類拔萃到我難忘的人了,如果一定要講一個,盧寵茂。他的所作所為所言令我明白到,強如醫生,讀過咁多書,一樣會受傷,受傷時一樣渴望別人慰問,如果得不到預期的慰問,仲會識嬲,實在是一個性情中人。 月:性情中人是咁解的嗎? 巴:說到性情中人,其實我又何嘗不是?過去我會為自己爆粗而歉疚,現在不會了,冚家…… 月:有沒有難忘的說話? 巴:官.到.無.求.膽.自.大!過去一年高官們都好大膽,大膽地用公帑,大膽地頻頻外訪。 月:你似乎講來講去都是別人的事,但現在明明是進行自我反省。 巴:在這個官到無求膽自大的年頭再配合性情中人和容易受傷的醫生及阿叻諸如此類出類拔萃人士夾擊的情況下我依然食得屙得瞓得翻瞓亦得,我認為自己已經能人所不能。 月:感覺好逆來順受。 巴:有啲上一代人講,因為他們逆來順受,才能擁有今日成就。 月:但你是嗰啲上一代嗎?嗰啲上一代同你有親嗎?嗰啲上一代有So過你嗎? 巴:嗰啲上一代有獅子山精神嘛…… 月:獅子山只是一座咁啱望落狀似Lion的山,但無論似乜,都只是一座山,山只是山,甚麼精神都只是嗰啲上一代人加落去;精神再慢慢凝固成一個規訓式緊箍咒,箍實你呢一代、下一代、下下一代,直到永遠。 巴:嗚嗚……咁哪一天我們會飛? 月:不如問哪一天佢哋先捨得死。 巴:而偏偏佢哋的人生超級續航。 月:一聽到呢四粒字即刻想高歌一曲今天我…… 巴:Hey唔該你咪再唱。年尾流流我唔想發火。 月:最後一條:你交咗稅未? 巴:頂頂頂頂頂!今天我……預祝大家新年快樂。 撰文:月巴氏 facebook專頁: https://www.facebook.com/fatmoonba blog:http://fatmoonba.blogspot.com/ email:fatmoonba@yahoo.com.hk

2015-12-23

手機講究續航力,其實人也一樣。尤其在香港。   原力有乜用? 睇《星戰》,當睇見女主角原力覺醒,立即可以隔空呼喚光劍,同歹角格起劍來——超,有乜用? 我可以肯定,如果女主角活在香港,就算空有一身澎湃原力,也只是一個廢青。 因為她實在太有立場太嫉惡如仇。就算歹角利誘她加盟到自己嗰一方,她也不為所動,實在太不識趣——在香港,不識趣,只會減低你的人生續航力。不識趣,等同罪。 但塵世間任何事都要付出代價,你希望你的人生(像家強般)超級續航?就要預咗作出犧牲……整件事太深奧,我決定援引一些成功地超級續航的現實例子,讓你更易明白。   超級續航人物代表 1.阿叻——大鑊,近幾篇文都情不自禁地提起他,證明他真的極具參考價值。對於佢話如果自己後生啲甚至做到Facebook創辦人的言論,我絕不懷疑。畢竟他人到中年還夠膽外面著see-through裡面著泳褲示眾,仲有乜難倒佢? 2.性情中人——事實證明,只要閣下爆粗對象政治正確,是完全沒問題的,而且更可獲委任其他公職……冚家——嗱嗱嗱我即學即用,我也是性情中人。 3.吳克儉——民望如浮雲,支持率也只是數字,對官位絲毫無損,局長續航能力匪夷所思,好正! 4.王晶——Why佢可以屹立影壇咁多年、續航能力咁強勁?咪多得你同你繼續捧場囉。 5.「家駒」——這例子有點不同。家駒明明不在人世,卻是一位(剩餘價值)超級續航的樂壇傳奇,因為勝在求其搵個人笠件紅色褸就扮到,亦因為勝在家強一樣能夠照攬如儀——家強表情話俾我知,佢真係攬緊阿哥(即使冇人覺得係)。   超級續航下的一些異變 原力只能幫你call劍和格劍,續航力卻足以令一件事改變、變質,但冇所謂,續航力永遠是優先考慮,變唔變質?Who cares? 1.Beyond——這已經成為了一個令家強冇咁幸福的名字,難怪當他攬著那個「家駒」時,個樣好慘。 2.勁歌總選——搞了咁多年,已差唔多變成「星夢娛樂旗下歌手之夜」,即使依然以樂壇盛事包裝,盛事到在電視城錄影廠閉門進行,連頒獎嘉賓都冇,但有理由相信,依然會長搞落去……(註:三十年前的1985年,勁歌總選在紅館舉行,出席歌手包括張國榮、梅艷芳、陳百強、張學友等等,頒獎嘉賓計有周潤發、鍾楚紅、黃霑等等) 3.Uber——曾經是創新的代名詞,如今,變成挑戰香港法治核心價值的代表。整個變化,唔使半年。 4.天災——已暗地裡變成人禍,但依然被包裝成天災。無論人禍定天災,都阻不了超級續航的發展。   Finally,How to提升續航力? 這一part,我只提供兩個名詞,請自行參透。 1.深圳——一個令香港自卑、如果香港做到一半已經很好的地方。 2.肥肉——食齋使人瘦,肥肉令人肥;想提升續航力?仲唔快啲去搶? 海濶天空下,May the續航force be with you! 撰文:月巴氏 facebook專頁: https://www.facebook.com/fatmoonba blog:http://fatmoonba.blogspot.com/ email:fatmoonba@yahoo.com.hk  

2015-12-16

塵世間有好多人生格言,其中相當著名的一條肯定是:不聽老人言,吃虧在眼前——同你講得出呢一句的,巧合地,都是老人。 月巴K小時候就被灌輸過這句格言。他不明所以,向他灌輸呢句格言的老人咁答:「因為我哋食鹽多過你食米!」那一刻的月巴K很震驚——他本人已經自命飯桶,每一餐都要食上兩大碗飯,拆開計算,都唔知當中包含了幾多粒米……但實在估唔到竟然有人的食鹽量比他的食米量還要多! 一直謹記這句格言的月巴K,好快地長大成人,好快地搵到份工(有老人曾經同佢講:唔返工的人正廢青!)。在連商品都講究競爭的時代,月巴K明白自己不過是件(冇乜競爭力的)商品,他不想在競爭中敗陣,他想找尋幫到他的職場導師…… 好好彩地,月巴K在公司遇上一個位列管理階層的老人A,感覺OK易相處的,因為這位老人A無時無刻都愛將「好正!」、「好靚!」、「真係好正!」等等感情色彩強烈的話語掛在口邊,問老人A噚晚餐放題點?「好正!」點正法?「啲嘢食好靚!」靚成點先?「靚到真係好正!」不像某些人懶有料咁,唔深唔講(但月巴K又好似從未聽過老人A評論一些較嚴肅課題)。 有一鑊,老人A拉埋月巴K列席管理層會議,作為全公司最低級員工的月巴K既淆底又興奮,淆底在要面對一眾高層,興奮在可以目睹老人A(及一眾高層)在會議桌上的卓越表現。可惜,月巴K注定欣賞不到老人A的表現——佢冇開會,佢去咗旅行。 散會,有個人走埋月巴K身邊講咗句:「唔好對人不對事,但老人A連會都唔開真係唔得掂。」說話的是老人B,非管理層,但又相當高層嗰隻,但凡由管理層作出的決定他都贊成,毫無疑問地贊成——在剛才會議月巴K便見識過老人B在贊成方面的爽快表現——問心,管理層的大部分決定實在贊成唔落,但老人B都能夠諗都唔諗就贊成,實在令月巴K肅然起敬。 但月巴K好奇:老人B究竟是用甚麼角度去審視一個決定?月巴K咁好奇,是因為他曾聽過老人B講「唔好對人不對事」——言下之意即係要對事不對人?但老人B又講過「唔好對事不對人」喎……而最強勁一次是幫某高層護航時,老人B竟然能夠將兩句結合:大家唔好對人不對事,或者對事不對人!——大鑊,月巴K完全聽唔明吖,但更大鑊是一眾管理層都狀甚明白吖! 月巴K沮喪。他發覺自己唔適合呢間公司(偏偏冇諗過可能係間公司唔啱佢,畢竟曾有老人同佢講:我食鹽多過你食米!永遠都係人去適應環境!)。就在這個極度沮喪的moment,月巴K在走廊遇到向以行蹤神秘見稱的老人C——他曾是公司CEO,後來以健康為理由辭職唔do(抑或係被迫走?謎),但事隔多年後依然生猛,更經常返公司以智囊身份提供意見……老人C對月巴K說:「我鼓勵你~返內地~唔理你進修定實習~總之就係返~內地。」原因呢?「只要~中國發展~一片光明~香港~前景同樣光明~」 離奇是每次遇上老人C,都是講呢兩句。月巴K疑惑:老人C明明沒有讓他的兒孫返內地,又憑乜鼓勵人哋咁做?而「只要~中國發展~一片光明~香港~前景同樣光明~」這一句更加未經過驗證,廢的程度猶如「只要火星發展一片光明,地球前景同樣光明」…… 月巴K好多疑惑!而最嚴重的一個是:競爭條例實施後人人鬥平,老人A、B、C呢三條老嘢還能夠在這個競爭社會裡生存,是否就因為他們太cheap,定太賤?無論點,只聽呢班老人言,吃蕉在眼前——錯,係只有蕉皮,俾你踩的。 撰文:月巴氏 facebook專頁: https://www.facebook.com/fatmoonba blog:http://fatmoonba.blogspot.com/ email:fatmoonba@yahoo.com.hk

2015-12-09

特首拉家強自拍那一夜,可能太凍令我產生幻覺,好似看見昨天的我飄過……   人非草木,也不是一嚿石,是會變的——其實草木和石都會變,只是它們沒有意志,那種變,純天然。 人的變,卻是一種選擇,一種由意志定斷的選擇。今天我心血來潮,想同大家分享我本人的一些微妙變化。 《閱讀篇》 .昨天我搭10粒鐘飛機睇唔到10本書。│今天我搭10粒鐘飛機只能詳閱10個空姐。 .昨天我一個月睇唔到30本書(但能夠食足30日buffet),失敗。│今天我一個月依然睇唔到30本書(兼已經不能夠食足30日buffet),更失敗。 《嗜好篇》 .昨天我不介意(但不enjoy)阿姐高歌。│今天我很介意(兼不enjoy)聽阿姐高歌。 .昨天我鍾意邊聽《傲骨》邊跟住唱,好認真地唱。又其實,昨天我一聽見《傲骨》就起雞皮。│今天我仲會唱,但唱得極其甩轆,營造滑稽,達致諷刺原唱的效果(務求不用負上刑事責任)。又其實,今天我一聽見《傲骨》就想——嘔。 .昨天我好愛在K房唱K(昨天大家都只在K房唱K)。│今天我好怕在大庭廣眾唱K(今天大家都在大庭廣眾唱K)。 .昨天我閒來無事就會like & share改圖。│今天我like & share前會先諮詢法律意見。 《名人篇》 .昨天我覺得Treegun係時候升級。│今天我覺得Treegun不需要升級(因晨早已被封頂)。 .昨天我覺得李克勤同陳克勤好唔同。│今天我不覺得李克勤同陳克勤好唔同。 .昨天我以為網絡紅人好叻叻。│今天我方知網絡紅人原來叻唔過阿叻。 .昨天我戥唯唯(輸俾G.E.M.)唔抵。│今天我戥G.E.M.的確實至名歸。   《政治篇》 .昨天我一廂情願以為食水理應不含鉛。│今天我才知道食水含不含鉛需有合約寫明(不排除第時食水含不含屎都要事先講明)。 .昨天我整美食車只需整架木頭車。│今天我整美食車必先擺低60萬入場費啫(Why我唔直情買架私家車?)。 .昨天我不明白成立創科局有乜用。│今天我不明白成立創科局有乜Q嘢用。 《基建篇》 .昨天我只會問一條橋有幾難起先?│今天我至知一條橋原來真係咁難起喎。 .昨天我冇要求興建 / 乘搭高鐵。│今天我冇要求興建 / 乘搭高鐵(唯獨這一點,冇變)。 《音樂篇》 .昨天我仍是少年所以太年輕了,深信搖滾就是改變建制。│今天我已是中年所以挑通眼眉,看清建制可以反過來改變搖滾。 .昨天我覺得特首歌藝明顯欠佳。│今天我覺得特首歌聲(在家強和音下)恍如天籟。 《結語》 沒有昨天的我,哪有今天的我?你說昨日已死舊夢不須記,而我只想問Why一定要變(得咁難睇)?變化是否就等於進化? 我不知道。我只知道,無論點變,唯獨一件事,不變:就快又要交稅了。 撰文:月巴氏 facebook專頁: https://www.facebook.com/fatmoonba blog:http://fatmoonba.blogspot.com/ email:fatmoonba@yahoo.com.hk  

2015-12-02

陳太與李太,塵世間最尋常的C9。這天在街市菜檔不期而遇……   同學仔,請先細讀以下故事 陳太李太住在同一屋苑同一樓層,平日(盡量)不相往還,但人生在世,總有撞口撞面的時候。 每當撞口撞面,就像塵世間最尋常的C9,不外乎談論街市啲菜點賣、啲魚新唔新鮮;但更多時候是講自己個仔,嚴格來說是藉著講自己個仔來突出自己有幾掂 & 對方的不是。 陳太個仔,在一間normal學校就讀小三,很normal的一個小學生。正因為太normal,陳太很想個仔冇咁normal,但同時又懼怕一旦變得不太normal,就會同這個要求人人最好normal的現代社會脫軌。講到尾陳太最大心願是:個仔要乖,聽話。 李太個仔,在一間normal國際學校讀書,很normal的一個國際學校小學生——但在李太眼中,佢個仔絕不normal,全因為佢接受的不是normal香港細路硬食的normal教育……她最希望個仔叻——有冇智慧不重要,總之要叻,叻是一種做俾人睇的外在行為,一種在香港社會獲高度認可的外在行為。 陳太和李太其實也有共通點——都鍾意睇電視,嚴格來說是鍾意睇TBB,不同是,(成日自以為a little bit洋化的)李太會睇埋明豬台。畢竟大部分節目都附設麗音和中文字幕。 陳太就冇乜所謂,電視播乜佢睇乜。就像學校要佢個仔考乜,佢就會叫個仔溫乜。但求全力以赴,考到最好。 (補充一點:她們屋苑的食水被驗出含鉛量爆標。陳太在早排區議會選舉票投建制派。李太乜都冇投,她不是選民。) 尋常的一天,陳太李太在(由領展悉心管理並經過悉心裝潢的)街市菜檔遇上了。 陳太自問是個得體C9,若無其事(但又掩不住洋洋得意)說:「我個仔操TSA愈操愈好,連班主任都讚佢叻。」 李太自問是個得體兼幽默的C9,立即笑笑口(但又明顯皮笑肉不笑)說:「Great!叻唔叻得過阿叻先?哈哈哈!」 陳太應酬C9經驗值豐富,自然聽得出李太暗藏機鋒話中有話,但又不便發作,惟有說:「睇阿叻講贏嗰啲乜鬼網絡紅人真係笑死我~~妳個仔最近點吖?」李太將把聲鍊高八度:「Well,其實我都冇乜理佢,反正佢又唔使考TSA……唉講真,我都想佢學似你個仔咁成日有得操,所以我好贊成TSA!」 陳太好想中止這場對話,但就像高鐵及港珠澳大橋工程,找不到嗌停時機:「其實成績好唔好其次,望都係望佢乖。」李太(堅持皮笑肉不)笑說:「係咪好似嗰個鄭咩嘢弘咁吖?」陳太滴汗——點解眼前呢條死八婆會知道我是阿Fred fans(這個連老公都不知道的事實)? 滴汗的陳太強裝鎮定:「哈哈哈咁講真嗰個唯唯叻好多~~」輪到李太滴汗——Why眼前呢個bitch得悉我情迷唯唯? 雙方都在滴汗但又扮冇事,誰也贏不了誰,各自返歸煮飯。 夜深,陳生第二朝開早,瞓咗;陳太個仔第二朝都要返早,但還在努力做練習;陳太為免嘈親個仔,改用myTV重溫心愛節目。至於李太,正在迫李生就個仔的birthday party增加撥款。(完)   就上述故事,身為同學仔的你認為: A.陳太好親切,好似我媽咪。 B.李太是個明白事理的家庭主婦。 C.陳太個仔做TSA做得好開心,開心到唔願瞓。 D.TBB是個滿布乖人叻人的好地方。 E.以上各項皆是。 撰文:月巴氏 facebook專頁: https://www.facebook.com/fatmoonba blog:http://fatmoonba.blogspot.com/ email:fatmoonba@yahoo.com.hk

2015-11-25

與喵生活七年幾,我變成大叔,他也變成大叔。最弊是,變成大叔的我暴躁了,變成大叔的他也暴躁了。   兩個暴躁大叔共處一室,拗撬難免——主要是佢鬧我,由佢起身嗰刻便開始鬧我。Why我知道佢鬧緊我?嘿,我好歹是個返工多年(俾人鬧過N次)的受薪階級,單從語氣,已能判別佢係咪鬧緊我。即使我真的聽唔明佢鬧乜。 我惟有用手掂吓佢,奇蹟地,佢立即收口,行出房外。當我以為一手便平息了一場即將發生的家庭糾紛,佢又行去我床邊,再鬧,鬧得比前一次更惡。我再一次用手掂佢,佢又立即收聲行出房外……這循環重複了三、五、七次(視乎我眼瞓程度而定),我屈服,起身,緊跟佢步伐行出房,穿過走廊,行到出廳(寫到自己好似住在幾千呎豪宅咁)——佢要求的,不過是要我陪佢出廳,給他「掃掃」——用雙手來回掃 / 摸勻佢全身,然後他體內某個神秘地方便會發出「咕咕~」聲響。 咕咕。這應該是塵世間所有喵奴最喜歡的聲音。但如果每朝嗌醒我要求「掃掃」的是Scarlett Johansson,我會更落力。 當我以為滿足了他而準備轉身閃返入房之際,暴躁的他,會失驚無神用手抓住我的腳,然後一嘢唔該便咬落我腳踭對上的脆弱位置!——嚴格來說他不是咬,是磨,係咁磨,令我感受到自己正在遭受Torture! 一個施虐者最鍾意聽乜?Yes,就是被虐者的呻吟和求饒。我一邊呻吟一邊哀嘆著「No~No~」,他才願放手及放口——就在我鬆口氣之際,他一個反身,便又抱住我的腳,咬/磨我腳板上那些有Blood奔流中的血管!嘩呢下我真心淆底(但又OK享受被裸體的佢抱住隻腳,好變態吖!),惟有拼命呻吟拚命地嗌「Sorry Sorry!」——每個早上,我第一句講的不是「Good Morning」,而是「No~No~」和「Sorry Sorry!」,實在成何體統。   夜半無人私語時,又要Say Sorry 我是夜歸人。一開門——其實門都未開、純粹扭緊條Key之際,已聽到屋內那位大叔在嗌——不是歡迎經過一天辛勞的我終於歸家,而是鬧緊我Why咁夜先捨得歸家。然後自然是服侍他(即「掃掃」),服侍得他不滿足時又要遭受其Torture…… 有一晚我真的頂唔順了(因為日頭返工極不如意),決定重拾大叔應有的尊嚴:「夠嘞!」離奇地,佢冇再鬧,慢慢地,行番入佢間房(冇錯,我同佢長年以來分房瞓)。 成晚都冇出過嚟。冇出嚟食消夜(佢個糧兜放在廳)、冇出嚟飲水(佢個高智能電動飲水器放在廳)、冇出嚟屙屎或尿(佢個開放式砂盆放在廳)。於是去佢房。他伏在他秋冬專用的休息處(春夏,會改瞓另一度),背向房門,冇瞓,在望窗——似乎有點Sad地。一種無法形容的感覺在心裡滋長。我伸出手,輕輕掃他幾下,再輕輕說了聲:「Sorry。」 他發出了一下類似「Well」的聲音(其實我從未聽過佢嗌「喵」),體內唔知邊度發出「咕咕」聲,舔我的手腕,再一嘢咬我手腕對下的血管。佢原諒了我,願意再Torture我。   What is it like to be a 喵? 因為讀番書,才知道有位叫Thomas Nagel的鬼佬,發表過一篇論文《What is it like to be a Bat?》——即使我們(自以為)了解晒蝙蝠的大腦構造,但我們始終不能以蝙蝠的身份去明白作為一隻蝙蝠的感受——蝙蝠動用超聲波了解世界時有乜感覺?唔知。感受很私人,蝙蝠也有佢的私人感受。 我的喵也有他的私人感受。相處七年幾,我自認OK明白他的習慣和脾性,但由始至終都不能代入他,去明白他——即使我試過伏喺地下用佢的視點睇我渺小的屋企(依然好渺小!)、學佢伸脷去飲流下來的水喉水(好辛苦!),甚至是偷食佢的吞拿魚罐罐(好淡!)——我依然是以人的角度去理解我的喵的感受,我唔會知佢感受。 這裡存在了一種無奈。這種無奈,永恆存在。或許我能夠做的就是:期望每朝早,有得聆聽他的暴躁,享受他的Torture,努力令他咕咕。 撰文:月巴氏 facebook專頁: https://www.facebook.com/fatmoonba blog:http://fatmoonba.blogspot.com/ email:fatmoonba@yahoo.com.hk  

2015-11-18

真正的道德是甚麼?——這是月巴諗足半世人的問題。 1.「你大個咗要做好人!」小時候大人對月巴的教誨。 其實月巴不明白,Why一定要大個咗先做好人?正值細路黃金時間的自己,是否容許做壞人? 撇除年歲呢啲數字問題,更重要的問題是:怎樣才算是好人? 專記無聊嘢的月巴記得,其中一位教誨過佢的uncle,事業好有成,努力為老婆仔女提供優質生活,後來唔知從邊個姨媽姑姐口中得知,uncle原來在外面有另一個老婆另一頭家。究竟uncle係(太)好人定壞人? 2.月巴人生中首次(似乎)感應到良知呢樣嘢,是小學某天放學,見到dirty的地上坐咗個更加dirty的乞兒。月巴本想掂行掂過,唔知點解地,他突然感到體內唔知邊part在隱隱作痛——但這種痛又跟平時撞親或絞腸沙的那種痛截然不同……再次唔知點解地,他返轉頭,走到乞兒面前,把自己的零用——大嗱嗱六蚊(那是1986年,六蚊可以用來買一本四蚊雞的海豹叢書,餘下兩蚊仲可以好豪咁買零食),放落那個吉吉哋的乞兒兜。 「多謝。」乞兒用一把無力的聲音說。霎時間,月巴唔知俾乜回應,彈吓彈吓逃離現場。 而之前那種奇怪的痛,消失了。 第二天,月巴把這段經歷話俾兩個同學知,同學名字分別是「道德智」和「道德偉」(化名),簡單講,都是品學兼優嗰類啦。「佢做得乞兒,一定是佢本身有問題——」道德智未講完,道德偉便搶著說:「Why你幫呢個乞兒,但又唔幫其他乞兒?而你覺得幫咗呢一個乞兒就係做咗一件好事,證明你好幼稚。」月巴當堂語塞。 「要幫,就幫那些慈善機構,而不是幫個別的一兩個人。」月巴已分不清是道德智定道德偉說的了。但一直記著這番話。 3.機會來了——歡.樂.滿.東.華。月巴託大人幫佢打電話,捐出他當時全副身家100元正,然後望實電視,直至望見他的名字顯示在電機螢幕上:「肥小朋友$100」。 月巴好心急,心急想將自己為善不甘後人之舉話俾道德智和道德偉聽。得到的回應分別是:「你捐嗰100蚊而電視登你個名出嚟成件事,好廉價。」(by道德智);「你捐錢俾《歡樂滿東華》,咁《星光熠熠耀保良》呢?《慈善星輝仁濟夜》呢?仲有《博愛歡樂傳萬家》呢?你於心何忍?」(by道德偉) 月巴再次語塞,但塞塞哋的同時亦嬲嬲哋:1.對我這麼一個細路來講,捐出大嗱嗱一百蚊都叫廉價?2.我並非輕視《星光熠熠耀保良》和《慈善星輝仁濟夜》以及《博愛歡樂傳萬家》,但都想問問TBB,Why唯獨安排《歡樂滿東華》播到第二朝?而且例必全台精銳盡出?月巴疑感:自己對《歡樂滿東華》比較有親切感,會否同TBB的安排其實好有關?而事實是,《歡樂滿東華》歷史較悠久、深入民間程度亦高好多囉……以上,都影響了月巴對慈善機構/節目的認知(好多年後,月巴終於明白)。 4.真正的道德是甚麼?——唔知。 唔知還唔知,但道德時刻依然keep住同你擦身而過——當你見到有細路跌落井,你應該會即時去諗How to救個細路,而不是懶理智地研究個井設計上有冇問題,更加不會懶偉大地去趕住聲討沒有把井口封好的人,又或呼籲身邊的人去把塵世間所有井口封好——那一刻真正需要你去及時解救的,是那個獨一無二的細路,而不是甚麼原則、理念甚或意識形態。 此時此刻,有些道德被評為廉價的原則,有些道德已進化成一種高高在上的廢噏。在把FB頭像轉與不轉藍白紅之間,我們審慎地迷失。   撰文:月巴氏 facebook專頁: https://www.facebook.com/fatmoonba blog:http://fatmoonba.blogspot.com/ email:fatmoonba@yahoo.com.hk

2015-11-11

看完《哪一天我們會飛》的我,沉重得要立刻睇番場《007》。   其實我應該簡單一點,唔諗咁多,單純看成是一個中年女子檢索1992年的中六回憶就算了。 問題是,1992年的我,咁啱,都讀緊中六。 不知是幸或不幸。那一年我沒遇上叫我抓緊未來機遇寫下短期長期夢想的阿Sir。在中文學會擔任「宣傳」職務的我,也不需要為那個玫瑰園宣傳甚麼(如果不是戲裡彭盛華被勒令去砌一個一燒即冇的紙製玫瑰園,我早忘了這名詞)…… 更加沒有出國尋夢/留港建港的掙扎——我根本只能夠留在這裡吧。 1992年我煩惱的只是:怎樣迎接殘酷的A-level(至於大學選乜科,是後話)。 我自然知道五年後將會發生乜事,也記得三年前發生過乜事,而我卡在這個中間位,只顧留心《龍珠》劇情發展。   檢索一次自己青春這回事,注定是殘酷的——而余鳳芝的青春,大概就像我們大部分人:懵懵懂懂,對未來的自己沒有甚麼驚天動地的偉大想法,甚至連夢想也要諗好耐先勉強嘔到個出來交貨。「過去」帶給她的痛,只是一個個逝去片段:現任老公對自己曾幾何時的熱情、下落不明的蘇博文對飛行的追逐…… 「過去」給「現在」所帶來的唯一攻擊,是遺憾。面對遺憾,我們可以嘗試修補一下,但大部分人的處理手法通常是:由得呢啲遺憾繼續遺憾落去吧。而且遺憾好奇妙,有時還會為我們帶來一種自虐的浪漫,陶醉在箇中的失落感。 失落的余鳳芝,眼見「現在」乏善足陳,決定找回「過去」的那一個她。 結果搵來搵去,只搵到一個事實:那個離開香港找尋夢想的蘇博文已經不存在了——注意,蘇博文找尋夢想的地方是英國,而把蘇博文不再存在的事實告知余鳳芝的,是一個上海女子,這個上海女子,偏偏又同自己老公有過一手…… 哦,事實原來是這樣的:97前,去英國,冇好下場。97後,留港的夫婦,不斷被現實(戲裡主要講經濟環境)消磨,老公被(冇taste的)大陸客戶捽,出trip飲醉後搭上一個上海女子,而成齣戲最睇通睇透的旁觀者,就是這一個上海女子。   這些英國夢香港人上海妹的安排設置,令我絕不能夠把《哪一天我們會飛》單純看成是《我的少女時代》那種檢索逝去青春的故事。但我明嘅,此時此刻,要說一個以香港作為背景的故事,實在好難把現實政治情況架空(一旦架空晒,又肯定俾人話離地),講得太硬,又令(討厭政治的)觀眾耍手擰頭,惟有用隱喻吧。 總之,你會覺得《哪一天我們會飛》肯定不止於拍一個青春故事(那些隱喻其實好明顯),但就算剝除晒那些英國夢香港人上海妹,依然好睇,好睇在那一段1992年的故事,如實訴說了香港(band 1學生式)青春的美麗與哀愁、快樂與苦澀。 而令我沉重得散場後立即要睇《007》的原因是:當余鳳芝彭盛華知道了「昨日已死」這個事實後,他們唯一能夠做的,是回到母校,從旁指導還坐擁青春的師弟師妹們整紙飛機,再走到獅子山下放飛機,放一隻隻終.將.跌.番.落.地.的.飛.機。哪一天我們會飛?要睇你哋呢班後生仔。因為我哋大人既要返工又要湊仔,間中仲要抽時間去旅行四圍睇。 我終於明白,Why「夢遺」這個term不停在戲裡出現。所有夢想,像夢遺,只能在一片虛幻的夢裡無自主意識地進行、完成,然後只剩下一躂漬,你不得不面對的手尾。 007不同。面對過去的痛,快意恩仇,一槍搞掂。 (但我依然希望大家入場支持,支持那三位新演員游學修、吳肇軒、蘇麗珊,他們堅做得好,香港的確需要這一類新面孔。黃修平拍青春片段亦的確好睇,作為導演,他是有時代承擔感的。) 撰文:月巴氏 facebook專頁: https://www.facebook.com/fatmoonba blog:http://fatmoonba.blogspot.com/ email:fatmoonba@yahoo.com.hk

2015-11-04

慢人十年,終於自己俾錢買飛睇咗《我的少女時代》。先旨聲明,我鍾意。     鍾意,不因為我俾咗錢睇,而是因為有共鳴。 共鳴來自——中學時(由低中到高中到預科)的我也有溝女,但偏偏在漫長溝女過程中沒有遇上林真心。 但有冇共鳴是否就足以作為鍾意 / 唔鍾意一齣戲的立論?像《星球大戰》,我鍾意吖,但我有駕駛過X-Wing Fighter嗎?我細路時遇見過賞識我的Jedi嗎?我老竇是黑武士嗎?而且好肯定,在我有生之年穿越大氣層的機會都極度渺茫(但穿越大氣層難啲?抑或高鐵和港珠澳大橋不再超支順利起完兼啟用難啲?好難答)。我唯一的太空體驗,就係入過吓太空館咋。 但我不是說《我的少女時代》是甚麼電影史上偉大作品,作為一齣戲(一個創作),問題OK多。   1.角色設定太典型——壞學生的壞純屬自欺欺人的表面行為,因為佢內心深處背負著一段沉痛過去;醜學生又其實天生麗質,醜,只是因為keep住戴眼鏡兼選錯髮型; 2.太戲劇性了——尤其尾段,當女主角終於撇脫地拋開那個被俗世困著的世故自我,WOW,好事立即接踵而來,太理所當然地完美了吧; 3.(紅足幾十年演唱會飛依然咁難買的)劉華,出場未免太多。 但這只是一齣戲。一齣戲掂咗,經過口耳相傳,便成為了一個潮流,潮流,就是令塵世間大部分有留意潮流的人唔follow唔得……然後再口耳相傳,令平日不太留心潮流的人都爭住去睇……至於齣戲本身是否真的咁無與倫比唔睇唔得?成為了潮流嗰一刻,可能係;但事隔多年後,可能冇人再記得,甚或醒覺:超!我都唔明Why當年啲人會話好睇……   所以單從這一刻去看:我鍾意《我的少女時代》的原因是——就算掟開晒以上三個問題,依然有一點擊中我,而這一點,才是《我的少女時代》令我產生共鳴的核心。 「你喜歡現在的自己嗎?」——這是成年版林真心在某個累透晚上聽電台時,聽到DJ說的一個問題。然後,她打開N年冇揭的紀念冊,檢視了一次自己的青春時代。 就是這條尋常問題擊中了我。這是一條係人都應該識答但又最難答的問題。 現在的自己,自然是由自己一手造成,由經歷了無數個(自己的)選擇所造成;如果我的答案是「我不喜歡現在的自己」,便同時涵蘊了「我不喜歡過去多年來我為自己所作的選擇」——既然不喜歡,Why當初(我)又要(自己)咁揀?   像林真心。她的少女時代曾經唔靚(即使明明好靚,後來亦變番好靚,但又明顯及不上校花陶敏敏咁靚),讀書唔算叻(又唔算渣,總之就是校內不起眼的那一種學生,Yes,即是你同我),但在校慶那一天為對抗大人的不公,也展示了一次連佢本人都估唔到的勇氣;而她喜愛的人更在最後喜愛了她(即使沒結果) …… 然後,長大了,做一個被下屬暗地裡睇唔起的中層阿頭,拍一場全程處於下風的拖,過去廿年發生了甚麼事我們不知道,只有一點可以肯定:現在的她,終於成為一個連她本人也不喜歡的她。而她不知道原因。   但編劇為她安排了一個(戲劇性的)奇蹟,也讓戲院中的你我他,在回到現實的一瞬間,帶著暖意不再孤單。即使暖意好快消散,我們又要再一次面對「現在的自己」。 現實中究竟有冇人咁出類拔萃,能夠喜歡現在的自己?——有。例如林鄭。 一個人如果不是相當喜歡(及極度滿足於)現在的自己(所做的),又點能夠咁有自信地話天堂已經預位俾佢?官到無求膽自大,勁到天堂位自留。 (補多句:我鍾意《我的少女時代》,不代表我就不會看《王家欣》和《哪一天我們會飛》。兩件事來的。) 撰文:月巴氏 facebook專頁: https://www.facebook.com/fatmoonba blog:http://fatmoonba.blogspot.com/ email:fatmoonba@yahoo.com.hk  

2015-10-28

《奇蹟補習社》,Movie of the Year!——如果你問我有沒有詳盡或專業一點的影評?我都係嗰句:Movie of the Year!   以下人士,一定要睇! 其實我會加多一句:唔睇唔得。 如果你在現實中keep住俾人話係垃圾,你一定要睇!(如果調番轉,你在現實中keep住話人係垃圾,你一定一定要睇!) 如果你正在千辛萬苦地追尋夢想,你一定要睇!(如果你千辛萬苦地都諗唔到有乜夢想,你一定一定要睇!) 如果你是學生,你一定要睇!(如果你是阿sir或搣時,你一定一定要睇!) 如果你現正為人父母,你一定要睇!(如果你準備為人父母,你一定一定要睇!) 如果你覺得生命無非是食一餐屎宴,你一定要睇!(如果你深感生命是一場食極唔完的屎buffet,你一定一定要睇!) 因為齣戲話俾你知,你一日未死,一日還留在這塵世,你面前就依然存在可能性——冇錯,「可能」預設「不可能」,如果你晨早認命認輸,即是自願把所有「可能」變換成「不可能」。 最重要是,電影劇情並非純屬虛構,而是真人真事。   就算有村架純同我一齊上堂…… 實不相瞞,我做過補習社阿sir。 但當然不是那些被人登報露骨招攬的補習天王。而只是開設在屋邨商場角落,似幫人湊仔多過教仔的補習阿sir。 又當然,我沒有遇過有村架純這類學生。遇到的,是八個分別讀緊中一至中三的學生,連埋月巴的我,屈在一個唔夠二百呎的空間,每星期兩堂,每堂粒半鐘。我需要做的事,如下。 1.維持秩序:最主要是嚴禁某個中一生大聲唱鹹濕歌,即梁栢堅《甜詞》中記載的那些——OK,我自己都有聽有唱,但間補習社唔係我開嘛……咁做,為勢所迫。 2.教做功課:呢樣好正常,也是很多家長目的。學生辛苦,我亦痛苦。 3.落堂後請食Seven軟雪糕:這是由學生提出的課外活動。食緊軟雪糕的他們,每一次都表現亢奮。 4.睇《陰陽路》:也是課外活動,第一集《陰陽Road》是三個學生陪我在希爾頓中心睇的。他們表現得同樣亢奮。 5.講古仔、分享我(微不足道的)人生:學生未必鍾意做功課(換轉我都唔鍾意),但好鍾意聽一個非親非故的人講一些他們未經歷過的事——尤其對於大學生活,部分學生其實OK嚮往,嚮往,可能因為那種聽落好自由的校園感覺(有這份嚮往的,也是補習班中比較用心做功課的人)。 我明白到一點。他 / 她們願意聽我講古仔,是基於一份信任,而因為信任,他 / 她們也樂意地把自己的一些生活喜怒哀樂講我知——即使明知我根本幫唔到啲乜。 老實,我肯定不是《奇蹟補習社》那位把全盤生命貫注教學的補習老師,但我有跟幾個學生講:Come on,無論點,最緊要唔好俾人睇死囉(即使由我去講,說服力明顯冇乜)。 在補習社做了一個學年,然後,畢業,搵工(期間有人問我想唔想教中學,我推咗)。 我不知道那八個學生日後發展如何。只隱約記得其中幾個的樣貌,以及好記得佢哋幫我改咗個花名,大白菜。 我不知道塵世間是否真的存在「愉快學習」這回事,而回看多年返學經驗,的確未見過有同學笑住做練習;入到試場,也未見過考生笑住考……我諗,就算有村架純同我一齊備課上堂做功課,我也只能夠——學習得冇咁痛苦,因為當你明知學習就是為了應付考試,就注定痛苦。 偏偏夠膽高舉「愉快學習」的人,根本不明白考試本質,而呢個人,偏偏就是教育局局長。奇蹟啊。我們應該拍番齣《奇蹟教育局》囉。 撰文:月巴氏 facebook專頁: https://www.facebook.com/fatmoonba blog:http://fatmoonba.blogspot.com/ email:fatmoonba@yahoo.com.hk

2015-10-14

返學後,時間嚴重唔夠使。唔計日常返工和精心繪畫《Robocat》,還有備課 + 導修assigned reading + 寫paper的參考書目………Well,我近乎冇乜睇過。 重新檢視我們信奉的偽真理 但我還是同自己講:好彩有讀(畢竟現兜兜交咗學費嗚嗚)。哲人留下的話語,令我重新檢視一些自小就被灌輸的道理,一些我曾經信到十足十的道理。 像「書中自有黃金屋」。你總讀過書吧,那麼,你買了樓未?OK,知你買咗樓嘞,但你買的只是單位乙個,而不是一間house(至於黃金不黃金呢啲門面嘢我就不同你斟酌了)。當然,總有些讀過書而又出類拔萃的人有能力買到一間house(而house裡又真的放有黃金若干両),但亦只能說,有些讀書人做到有些讀書人做不到。 這句(好似真理的)古諺語一經日常經驗檢視,原來不是甚麼真理,只是一句可能真但更大可能落空的說話,或大話。   你永恆地摸不透的「報應兄」 這一句還算易搞,也有一些,根本無法檢視其真偽。 像「善有善報,惡有惡報;若然未報,時辰未到。」實不相瞞,知性如我在人生中也曾多次講過呢句嘢,即使今時今日冇講出口,心裡面一樣會諗。 塵世間太多離譜的惡人惡行了(惡行自然是由惡人做出來,所以不要再懶理性說甚麼對事不對人),問題是,對於這些(幹出惡行的)惡人,我們奈佢唔何——佢可能係富豪,佢可能係高官,佢可能係(冇紀律的)紀律部隊中人…… 在這個極度無可奈何而又咬牙切齒恨不得煎其肉拆其bone的情況下我們所能說的就是:善有善報,惡有惡報;若然未報,時辰未到。吼!(個「吼」字唔講都得) 講完,心裡就自然覺得呢條惡人終有報應,可能聽日可能後日可能下個禮拜,總之就肯定是在未來一日啦。 如果惡人真的在聽日或後日或下個禮拜得到所謂報應(但怎樣才算是真正的報應?)——總之只要在你有生之年發生,操縱報應的嗰位「報應兄」便像幫你出了一口氣;但如果「報應兄」一味拖拖到你入土為安後才願意出手整治,你點睇?又如果「報應兄」決定放佢一馬,惡人終其一生都食好住好仲安享晚年,你又點睇? 有人可能會話:無論有幾食好住好咪又係一樣要死,超! 我亦可以話:超,咁你千辛萬苦儲夠首期買間貴價劏房供到死先供完,又冇做過甚麼惡行,咪又一樣要死。咁,你個報應咪仲甘?假如死就是報應,我們每一個人都有個報應的deadline。 若然未報,合理時間未到! 受監警會啟發,對於檢視報應我有個嶄新切入點——合理時間。 時間好公平,因為客觀,我的一秒和你的一秒,完全一樣(當然,你一秒所賺的錢絕對可以多過我,但這已涉及多一個範疇,而跟時間本身無關)。 合理時間不同。你的合理跟我的合理,可以是完全不同的道理——1.你老闆勒令你第二朝做好個PowerPoint,佢認為俾足成晚時間你,好合理啦笨;但你心裡面肯定會呻:得嗰一晚?好唔合理!2.Lecturer俾足成個sem我去做paper,好合理;我得嗰一個sem去做paper?好唔合理!——合理不合理,是個永遠無法解決的時間糾結。 再檢視報應。「若然未報,時辰未到」中的「時辰」,究竟指乜?太虛無了。若換成「若然未報,合理時間未到」,即使依然唔知幾時才算合理,但至少,聽落官腔啲,而官腔,對塵世間不少人來說,永遠受用。 但有人又會問:Hey,咁「合理時間」是由哪個時段開始計算呢?——自然是由惡人做惡行的那一個moment開始計算啦笨。這麼顯淺的問題,竟然仲有人(佢讀的書肯定比我多,住的單位肯定比我大)好意思提出,實在好唔合理。 撰文:月巴氏 facebook專頁: https://www.facebook.com/fatmoonba blog:http://fatmoonba.blogspot.com/ email:fatmoonba@yahoo.com.hk

/136



C觀點

中原城市領先指數

廚神

旅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