勝向敗中求 - 黃國英
2014-06-16

NBA季後賽之所以好睇,是因為兩支球隊要在個多星期之內多次對壘,首先爭取四場勝仗。球隊期間陣容一樣,每場戰局卻未必相同,因為教練會因應狀況不斷調整戰術,針對有利的配對盡量搶分,揚長護短。其實狀況和我們與市場對決大同小異。 最近兩周相當無癮,雖然整體只是輕微損失,但把握不到可以原本往上爬的機會,一來一回相距甚遠,對士氣也有些打擊。失望的主因在於注碼調配,基本注碼項目通常都中,可是那些加大注碼,有信心的重鎚出擊卻多數輸,所以贏輸次數比例雖然無問題,戰績卻不理想。面對這情形,和NBA球隊教練一樣,是需要停下來,分析敵我之間強弱項,然後作針對性的部署,就如上一場當熱火的韋迪負責嘜馬刺的戴奧的時候,後者便要不斷利用身高的優勢強攻內綫搶分。 自己的打法,一向已經是長短倉並行作戰,近期最經常出問題的,是在香港的股份短倉,可能有兩個理由,第一是港股市底整體轉為向好,第二則是自己的倉位太大,在這種平淡市況之中成為了被攻擊的目標,畢竟淡倉始終是公開資料。是哪一個理由並非最重要,重要的是既然在這個配對上不利,便要懂得避重就輕,減少在香港造淡,甚至減少在香港炒期指,而不是死牛一便頸,以為在甚麼地方跌倒,就要在甚麼地方起身。 有利可圖的項目,則多數是揀啱股票去坐盤。所謂坐盤,並不是短炒幾個百分點,而是目標遠一點,至少望一成以上。買得太細又有兩個理由,第一是嫌成交太細,買得大,萬一睇錯要高速撤退並不容易,第二則是今年初不幸在中細價股連中幾招,心理上有點怯。自己知自己事,真正關鍵是第二個理由,中細價股成交差不是近期獨有,以前自己一樣夠膽坐去爭取回報。既然近來這方面成績開始改善,便不妨加強進攻,要增強心理質素,就唯有在選股功課上做多些工夫,經過這幾個月戰鬥之後,其實對市場口味的認知上,有些全新體會,對揀股是有幫助,不應該太怕去冒險。 另外,並非完全放棄對沖的工作,因為最近戰績分析可能只是反映市況的變化,市況好轉自然淡倉輸多過贏。不過,對沖一定會揀成交相對活躍的海外市場,起碼自己的倉位不會過分招搖,而且市場深度比香港好,短炒出入不會蝕差價,打法可以維持機動性。事實上,就算同樣是造淡為主,在海外市場的成績也比香港好,例如炒日經的成績便相對好,證明自己和當地的市場心理能夠有所聯繫。既然如此,便繼續強打日本,避開香港,是沒有必要在自己的弱項磨爛蓆。炒賣當然是捨難取易,無謂向難度挑戰。 作者為豐盛金融資產管理董事

2014-06-09

「Alex,無見咁耐,估唔到你hold up得仲算幾好喎!」 一位朋友久疏戰陣,準備回歸,近期頻頻出中環與行家見面,希望逐漸尋回對市場的觸覺,所以見了不少人,有所比較之下,忽然衝口而出,對自己作出了以上的評語。所謂hold up得好,是指精神上,而不是戰績上。雖然近期指數上表現有所好轉,自己其實還是陷於苦戰之中。 從他口中得知,近幾個月,頭痕的基金經理絕對不只自己一個。不論戰績好與壞,心理壓力都比以往大,部分原因應源於大家在部署上的改變。不約而同,都是將手上持股名單縮短,朋友交託同事代理的組合,減到得13隻,更誇張的行家縮到只得10隻一樣有,而他們的管理規模比自己更大,每隻股票投入逾億元。原來自己的精簡行動,還未算去到太盡。近期市場走勢的特色,是成交低波幅細。理論上在這環境,理應是將注碼打散,一旦市況逆轉,也可以有多幾個逃生門撤退,業內打法卻是反其道而行,當然不是無的放矢。因為在緩緩上升的情況下,要賺大錢唯有「焗坐」,要坐的話,先決條件是坐得安心,要坐得安心就唯有狂做功課,而做完功課之後,能夠有信心坐得長坐得大的股票,其實有如鳳毛麟角,於是便只好收窄範圍。與其藥石亂投,倒不如集中火力。 組合集中,作用有辣有唔辣,風險和潛在回報同時提升,若改用該打法便較易精神緊張,因每個失誤都舉足輕重。每當有新消息,就要極速思考及回應,這種壓力已大,但令人崩潰的,反而是無消息觸發而出現的大上大落,如3月中開始增長股大調整,無端白事股價由天堂跌落地獄,期間沒有明顯催化劑。假如看不開,會認為一切太過無常,隨之而來是一份無力自主控制的感覺。有些人雖然未輸大錢,面容已開始沮喪,就是源於上述壓力,與及心裡面不知如何是好的疑惑,估計主力炒科網股的較多會有這種狀況。 自己還未失常,有兩個原因。第一是生性較樂觀,經歷過許多風雨,就算在苦戰中,相信可又一次找條血路殺出去,第二是在縮短股票名單之餘,卻增加指數產品比重,即在組合其中一部分,其實是超級分散,減低過分集中帶來的心理壓力。這個股市八成股票衰,只得兩成好,但好的公司中,超級巨企居多,故指數表現是比個別股票平均為佳,而且沽期指對沖股份是傳統打法,這個套路明顯被針對,經常可見是跌股不跌市,或是升市不升股,用指數產品往往有意外收穫。這種擦鞋仔戰術毫不吸引,但精選十隻,膽戰心驚之餘,還要不時被無厘頭走勢挫折士氣,故加入考慮自己心理狀態後,暫時仍是上策。等到市場成交有改善,才修訂策略也不遲。   作者為豐盛金融資產管理董事/逢周一刊出

2014-05-26

在香港搞生意一個主要困局是市場細,一場伊館投資talk show座位約二千個,客戶再加死忠粉絲鐵票去掉其中七成,但剩餘三成只不過幾百張飛要賣晒也不容易。以熱門IPO申請人數去推算,香港活躍投機人口十萬左右,但通街免費投資講座,再加日日大眾傳媒排山倒海的資訊,要目標群當中有1%肯俾錢及花時間買票入場,事實證明相當難。 自己對去飛速度失望,因為過去兩次理應建立了品牌基礎,尤其是去年排出的股票足球陣非常成功,揀中的股票,整體市值增加過一千億美元,中正大股超級大茶飯,而演繹過程亦算是不錯。現在回頭客數量是合理,卻明顯感覺到沒有潛力由一種小眾cult文化轉入大眾市場。時間是尚早,還有整整一個月售票,可是最近在自己電台節目中做公關,用盡主場之利,亦不外賣多二三十張飛,情況應該是審慎悲觀。 做資產管理工作轉眼間逾十年,學會最重要的一個道理,是對於控制範圍以外的事情,不能太上心,應該聚焦在做好本分。香港投資人口細,吝嗇磅水,用了3年時間證明收費talk show這個產品無前途,惟有接受票房敗仗,自己是無能力去創造一個市場,這樣卻絕對不代表talk show整體會是一個敗筆。朋友說自己曝光率高,令人入場意欲低,可是過去兩年,自己在開show後的下半年,投資戰績有所提升,並非偶然,因為在準備講稿期間,是將自己經驗沉澱再結構化,理出一個所以然,就算是作為第一身,也可在過程中得益。如沒有去年入座率遭行家訕笑的talk show,也未必有令他們不會提的回報率出現,所以眼前工作,是票房順其自然,專心做好內容,將自己當作是唯一的觀眾,向自己交代。 好像這個專欄名是《勝向敗中求》,只是寫了兩期之後,自己的戰績已經穩定回升,開始找回節奏,收復部分失地,而讀者未必覺得特別,甚至可能討厭。自己是一個相當streaking的投資者,贏輸都通常持續一段時間,要縮短輸錢周期的時間,冷靜下來,探討失敗經驗,會是一個有效的方法,所以寫這個欄以時間成本計不化算,額外收益則往往超出想像。所謂贏輸,未必是單單看直接損益帳。 認識到香港投資者人口比例低,亦有另一個啟示,就是在選股方面,應該聚焦在高成長性的公司,心態上不適宜過分去求穩。因為在可見將來,整體資產規模大極也應該會有個譜,根本不需要太多股票去分擔注碼,而憑平庸的回報,要在這個細小市場分一杯羹只會是妄想。所以過去3年前後,3個talk show之間生意躍進,是因為這個蝕本生意在某程度上,協助擺正盤,正式是從失敗中創造價值。   作者為豐盛金融資產管理董事/逢周一刊出

2014-05-19

睇中無買,又或者買得少,雖然不是輸錢,但同樣可以定性為失誤,感覺甚至乎更差。 年初的時候,在新興市場之中,最看好印度及台灣,一來是技術分析,這兩個市場自從去年11月起,就算其他市場風聲鶴唳也好,表現一樣穩如鐵塔,證明資金持續流入,連調整也不等待,二來是兩者都有催化劑,台灣主要是由具備技術含量的製造業公司所建構,會跟得到美國經濟的復甦,至於印度則當然是大選。 兩者都有落注,卻只不過是基本注揸期指,相比之下,台灣那邊注碼要大一點,因為始終比較熟悉。面對印度近期出乎意料的勁升,雖然是有進帳,心情卻只得後悔兩個字。 後悔的當然是買得少,而買得少的原因是不夠勤力。要大注博,一定要有相當強的信念,而信念的唯一來源是做功課,如果當時肯花心機及時間去鑽研印度,才有可能會較兇狠去出擊。 所以態度不能半點苟且,今次印度淺嘗即止,是因為自己早前更加沉迷高科技股,佔據太多時間,當然從來無想過,兩者之間的表現可以如此各走極端。證明在目前這個後金融海嘯年代,投資者已經極之精明,不同資產同升同跌的日子基本上成為過去,個別發展才是常態,所以對於每一瓣資產的觸覺都有需要去加強。過度集中,正如筆者遇上科技股的大調整,就算長遠信念不變,短期捱打亦太過被動。 印度股市如此澎湃,中港股票相形見絀,其實間接反映出中國在前幾年經濟嚴重透支的現象,資產膨脹、重複建設、公司負債纍纍,再加上人口結構開始青黃不接,所以同樣是人口稠密的金磚四國成員,中印股市表現差天共地。 不過,印度之前一樣有嚴重問題,投資者認錢唔認人,當印度前景出現轉機,一樣往事不計,重新全情投入,所以中國短期雖然還是繼續灰暗,心理上要做好準備,萬一有扭轉局勢的契機出現,便不要輕視那些長期弱勢的中資大股,屆時有機會一飛沖天,如果盲目繼續睇淡,是可能在日後的升勢中被埋葬。 現在時機上尚未成熟,並不應該開始狂買中資股,不過,最近幾個月中國的改革,雖然表面停留在口惠而實不至的初步階段,卻為長遠奠定了向好的基礎,正如病人服藥,是要時間發揮作用,我們需要吼實中國內傷逐漸好轉的跡象,一路做功課一路等,以今次印度升勢為鑑,一旦外資重新愛上,那股動力非同小可。 作者為豐盛金融資產管理董事

2014-05-12

上周四澳門股暴跌,當時跟隨市場恐慌,抑或視作為撈底博反彈的機會,除了是視乎本身對於觸發事件的催化劑的分析之外,另外一個左右行動的主因,其實是本身原有的倉位大細。作戰情緒,從來不會客觀,組合的浮動盈虧絕對有影響。 很不幸,當時選擇了減持,雖然並非在最低位斬倉,上周五反彈後依然十分無癮。沽貨的理由,當然是原本持倉比重太大,要嘗試控制損失,就要跟大隊,可以視之為有壓力下的犯錯。今次行動是否應該定性為失誤,表面上見仁見智,假如上周五繼續跌而並非反彈,反過來就是一個英明的選擇。無論判斷一個行動成功抑或失敗,都不應單單以成敗論英雄,做可以輸,做錯一樣會贏。今次事件自己定性為錯誤,原因是假如原來一股都無,應該是買不是沽,而導致要被動式沽貨,則是自己一手造成,行動原本可以避免。 因此教訓是個別板塊的持倉上限,應該要隨著自己的心理狀態來調節。一個月前同樣的持倉量會頂得住,可是經歷連番挫折之後,今時今日已經是過多。而為了避免重蹈覆轍,趁這一兩日市況暫時穩定下來,要審視其他手上持股,是否存在同樣有持倉比例過高的危險。 整體市場趨勢,還是風雨飄搖居多,就算手上持股尚未被波及,也要做定防風措施,不是有理無理悉數清倉,而是要酌量減持,減低潛在心理壓力,正如各國政府,要求銀行所做的壓力測試一樣。有了準備,以後便不會被市場殺個措手不及。 除了執正組合持倉比例之外,今次事件,進一步引證澳門股這個板塊情緒化波動大的特質,明顯和去年大牛市時段段快放的情況有異。表面估值已經不算太便宜,而且累計升幅大,獲利貨多,形成稍有風吹草動,沽盤便排山倒海。其實今次的走勢,是今年2月5日及6日的翻版,上次是澳門公布博彩稅收,今次則是銀聯事件,市場反應如出一轍。其實股市投資者的行為絕對是過分敏感,賭場生意長遠基調變化未必太大,但一時三刻的生意好壞,則會令股價大上大落,好像這些短期高低潮,會永遠延續下去一樣。 要適應環境,見招拆招,而不是投訴。對手情緒化,未必容易對付,但如市場情緒長期平穩,股價上落沒有心跳,根本不存在獲利空間,故我們要感謝對手這種善變的性格,愈情緒化,代表愈多扑搥的機會。只不過我們在處理澳門股這個板塊的手法上需調節,去年是應長期維持一個較高的數量,去享受重估帶來的長期升浪,今年則要守株待兔,長期持倉量降低,然後耐心等候市場出錯,當旅客數字或政策消息不利,出現過敏式急挫,便是投機的時間。 作者為豐盛金融資產管理董事/逢周一刊出

/136



C觀點

中原城市領先指數

廚神

旅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