勝向敗中求 - 黃國英
2016-05-09

上周尾段開始博港股反彈,因為累積跌幅大,主流睇法悲觀,但下跌期間成交量低,兼且以個別股份走勢推敲,整體氣氛並非太差。於是兵分兩路,一邊以指數貼價牛證投機,另一邊則逐漸收集個別股份,兩條戰線收效暫時大有分別。 選擇貼價牛證,是因為有一大堆藍籌將會除息,所以牛證會有百幾點折讓,加大了槓桿比率,而且假如在未除淨前已經陣亡被收回,就變相多了百幾點來墊底。這個方法風險高回報高,合情合理,但問題是需要投入頗大的心力,槓桿極高,而且在牛證殺倉區域之內,隨時會有死亡漩渦效應,所以要金睛火眼去揾入市機會。 最難是要有再接再厲的鬥志,與及戒急戒躁。就算一次全軍覆沒,下一次要博到過倍回報其實不難,但假設先輸一局,會有兩個可能,第一是會太心急,很快又去出擊想翻盤,第二則是輸到手緊,遇到好機會也不敢再試,要在兩者之間找到平衡並不容易。另外,原本以為炒牛熊證原理和炒期指根本一樣,可是少了延長交易的時段,心理壓力會有不同。牛熊證預設止蝕位,理論上應該較為輕鬆,但自己實在太過習慣短兵相接,近來夜期又波動,感覺上便不舒服。 何況A股無端白事在上周五轉弱,有一大堆中資股跟跌,拖累恒指。可是自己根據魏則西事件主力趁低吸納的騰訊控股(700)股票,已經有些少甜頭,表現大幅跑贏同期恒指。兩條戰線一勝一負,拉勻計沒有特別,並非大錯,但也算是浪費了一次機會。貼價牛證死亡率高,運用得宜,依然是相當好的投機工具,難怪殺完又殺,投機者還是前仆後繼,但要駕馭這個方法,大前提真的是要有高超的捉轉角位技巧,與及強勁的心理質素。如果沒有這些條件,便不應該用貼價牛熊證。 今次經驗的另一個教訓,是選擇個別股份很可能愈來愈重要。其實强弱分明的情況並非只是局限於中港,美股也是差不多,當地生物科技股段段有得跌,和節節上升的互聯網龍頭股走勢反差極大,互相抵消之下,納指表現平平無奇。股份之間相關性低,是市場趨向成熟的表現,其實也很理所當然。整體成交大打折扣,撇開那些塘水滾塘魚的創業板私人派對不計,市場表現一定會由一班久經戰陣的高手所主導,不會胡亂再信一些愚蠢的故事,所以分差會放大,而好股實在太少,就會令到指數表現受到限制。 基金持有騰訊正股及call。   作者為豐盛金融資產管理董事。

2016-04-25

上星期三早上開始轉策略博調整,以短線角度而言,時機把握好到絕,可惜有一種失誤叫貪勝不知輸。低位沒有平倉,反而加注疊上去。   翌日大市不單止收復失地,還要升凸,不過,自己並沒有動搖,再度加注,今次學乖了,把握機會在開市初段局部撤退,但之後的節奏就被日本官員出口術打亂,忽然之間失去方向。   接戰幾個回合之後,本月份要輕微虧損,跑輸大市。港股持倉的盈利,被美國增長股的調整所抵消。而以這個月轉方向次數的密度,以及股份之間兩極分化的嚴重,短炒部分要輸也是無可奈何,如果上周中後段不是以末日期權作為工具,損失會更加嚴重。   自己當然沮喪,但今次不必過度反應,因為情況真的十分特殊。假設自己不是主力造淡而是造好,感受很可能是一模一樣。恒指何嘗不是幾番上衝之後無功而還,如果不是買中幾隻熱點藍籌,其實一樣無得贏,例如燃氣股和中資保險股便要中伏。   近來好友要輸,淡友一樣要輸,唯有食雞胡低買高沽才有機會贏。可是大市成交偏低,以自己的注碼,是沒有可能出出入入,何況不幸遇上最終的突破,這種策略便會輸得很慘。   以考試作比喻,今次的試題相當難,不要矮化自己,記住對手一樣是苦戰,否則只會愈來愈急,隨時陷入惡性循環。應該平心靜氣,慢慢等對手露出破綻才強攻。雖然是自己生意,理論上壓力較細,可是一樣極之重視短線的留放,是絕對不會容許電影《沽注一擲》中大幅捱打的狀況,但是現時狀況是大市微升,自己微跌,問題並非嚴重,亦基本上是任何正路長線基金都一定會遇上的問題,起因是短期資金流向蓋過了基本因素。失去先機之後,一定要等下次機會,是沒有即時補救的方法。   時時刻刻去到盡,不留遺憾,固然是相當重要。可是不能夠過火地去追求完美,段段都要有得贏,只會將自己逼得太緊。長線投資算是有規可循,但短線投機則始終要看天時地利人和。當形勢比人強,要知所進退,暫避其鋒。   現階段忍手,代表會有一段時間任由長期持倉的部分自由上落,以目前大市不好也不差的氣氛,問題應該不大。其實對於坐貨不用太大擔憂,大生大死的市況是不會經常出現,亦要對自己選股的眼光要有信心。      作者為豐盛金融資產管理董事。逢周一刊出

2016-04-18

「為何良木折腰,柳絮卻可輕卸掉?」這兩句歌詞,是自己最近給一位執迷於造淡朋友的回答。他深深不忿,不是說好了等「支爆」的麼?明明之前中國的官方數據已經沒有甚麼公信力,為甚麼上星期卻可以刺激港股向上突破?點解筆者會背叛長期立場去追買,不是應該要像電影「沽注一擲」中的主角們,一味死守的麼?   投機炒賣,尤其是造淡的話,真的有如耍太極一樣,是不能硬碰硬,而只可以順勢而行,借力打力。從來沒有投資者買股票的目的,是買來斬倉的,所以跌市的重點,是市場需要感到恐懼,覺得之後會愈跌愈多,有如無底深潭。   中國經濟前景依然不明,可是這個問題大家放在焦點討論已經至少大半年,習以為常。除非有突破性發展,否則已經不能再嚇倒投資者去斬倉,何況現時情況和兩個月前不同,當時油價跌人民幣預期仍然會跌,恒指睇萬六甚至睇萬四,現時兩大主要憂慮已經紓緩,恒指在萬八點又已經證明了是有支持。   假如自己會堅持造淡,其實在2009年金融海嘯後世界重新正常化,股市大升一役已經應該被市場淘汰。好友對比淡友永遠有頗大的心理優勢,就是大不了便死守,如果不用槓桿,頂多是輸光入市的資金,但淡友是有可能要抬錢贖身。「沽注一擲」這部電影之所以好睇,就是因為是講述一次萬中無一的機遇,如何被幾名基金經理去掌握,是特殊案例而不是常態,朋友妄想輕易複製,明顯是學壞師。   大部分人的心目中,都是用簡單的二分法,不是牛市就是熊市,其實絕對可以是不生不死的上落市,非牛也非熊。在2010年至2014之間,恒指走勢正正如此,只不過去年中央炮製一個人造牛市,繼而爆煲之後,我們才覺得股市一定會大生大死。港股正在進行一個正常化的過程,回復以往大型上落市,偶然間有些短期趨勢。不妨忘記2015的大起大落,重新回憶之前的五年是如何應對,不做大好友,也不做大淡友,專心吼機會做一個騎牆派。   長遠而言,悲觀立場不變,但暫時頂多是避開那些不能創造價值的板塊。要狠狠去造淡,就一定要等待另一次令到市場恐慌的事件出現。 好友淡友各有捧場人,騎牆派卻永遠不會有型有格,正如柳樹一樣,不過,真正重要的,是不會被一次強風便吹倒。如果自己盲目固執,早就消失,認同的掌聲根本上一文不值,不用迷戀。      作者為豐盛金融資產管理董事。 逢周一刊出

2016-04-11

剛剛將兩年前「十倍奉還」Talkshow放上YouTube,為6月的新Talkshow作宣傳,原來當時對於Facebook市值的預期,是3,800億美元,曾經看似遙不可及,經過兩年來股價倍升之後,只不過還差二十個巴仙就達標。Facebook是長期重倉股,可惜自己打法太過保守,比重應該推到百分之十以上就更理想。 再看Talkshow內其他推介,主要是死掉SolarCity及萊爾斯丹(738)兩隻,整體上算是十分有交代,要經得起兩年時間的考驗,其實並不容易。當然Talkshow愈受歡迎就愈好,但準備過程中得益最大的是自己,整理思緒濃縮成為兩個小時的講稿,固然有助提升功力,日後重看就像一面鏡,強逼自己面對昔日的長處及弱點。 最近自己將持倉水平大幅推高,因為預期中國將會步入日本式的迷失,股市不會大崩潰,兩極化發展的情況卻會更加嚴重。選股的方向比以前清晰,基本上分成兩類,有突破能力的知識型公司與及最穩健的資產型公司。重溫Talkshow的經驗後,提醒自己要對自己的眼光有更大的信心,只要控制住注碼,不要賭得過分,就不會太過容易被短期的波動所牽引,所以傾向比較進取的部署。 SolarCity之失,是死在一個短期泡沫之中,當時市場給予的溢價太高,而對比同系的Tesla,商業模式上的爆炸力是遠遠不及。Tesla長遠是一家電池公司,前程無限,但就算只是當作電動車公司來看,也是一等一的國際品牌。既然買SolarCity也是博Tesla,倒不如一早單頭買Tesla,所以當時放SolarCity在主力陣容之內,是有架床疊屋的謬誤。 至於萊爾斯丹,則是高估了公司的執行能力。當時萊爾斯丹透過網購崛起,和昔日行業王者百麗(1880)成為強烈對比。可是既然萊爾斯丹能夠以弱制強,外國品牌一樣可以透過電子商貿殺入中國。對比他們,萊爾斯丹擁有的只不過是輕微的先行者優勢,結果證明是不夠,最終和百麗一同沉淪。這個教訓說明,網購改變生活模式之後,所有中國品牌,無論高中低價消費品,一律避之則吉,要買中國消費概念,只可以考慮幾家經營通路的公司,不必亦不能多心。 投資者永遠偏向本地股票。所以為免再因為自己以為只是小冒險而累人,今次在挑選港股方面,會謹慎得多,以穩為主,當然亦相信2018年重看的話,這個陣容也足以跑贏大市。 (基金持有Facebook及Tesla) 作者為豐盛金融資產管理董事

2016-03-21

上周美股焦點之一當然是醫藥股Valeant(VRX)再爆煲,一夜間暴跌逾五成後,輾轉續向下。著名基金經理Bill Ackman成新聞人物,高速輸掉逾10億美元案例畢竟不多,亦非常吸引眼球。 Bill Ackman風格非常高調,因有需要運用本身影響力。股票便宜,往往是代表存在瑕疵,這類型基金藉公開持股,令人憧憬公司管理有改善機會,提升估值。他的組合同時非常集中,有兩個可能性,第一是如要左右上市公司決定,每項持股份額不能太低,而他尚未去到巴菲特級數,不能做到有一個分散的組合,而又隻隻都落重注。第二應是本身自負,信心爆棚,樂於以一個高風險打法爭取高回報。何況要符合其選股方向的公司不會太多,要買得大,要便宜又要有改善空間,今日資訊發達,不會有太多寶藏。   這種風格當然有死門,會放大個別失誤帶來的衝擊。當VRX出事,市場便會關注Ackman手上其他的持股,形成火燒連環船,令他面對的壓力進一步加大。由於在VRX 的持倉太大,出事之後根本無路可退,不容易大手沽貨搵對手接,而且一旦認輸,亦難以估計支持者會有甚麼反應,形成一個進退兩難的局面。 作為外人,Bill Ackman的困境好像不外一齣肥皂劇,但其實是一個值得細心考慮的投資機遇。在VRX上他是大錯特錯,可是並不代表其他的判斷一樣出現了問題。這一刻Ackman被市場圍剿,可是那一班趁火打劫的豺狼,肯定只是以短期操作,防守力好不過Ackman太多。加上隨著VRX股價愈跌愈多,對於Ackamn組合的打擊也會逐漸降低,引申出來的壓力會慢慢紓緩。所以策略上應該從仗義相助的一方出發,落井下石則已經太遲,最大壓力的階段應該已經過去。 最正路的選擇,一定是Ackman剛剛已經減持的Mondelez(MDLZ),講明暫時不會再沽,而且近期基本消費品板塊氣勢如虹,被減持的其中一個原因,很可能是因為最容易搵買家。當然他的另一個考慮,應該是MDLZ相對穩定,潛在升幅未必太多,正如賭馬一樣,要填追數,就唯有買冷門博。自己和他不同,有耐性亦有能力去守,亦不貪心,自然是一個好機會去出擊。(基金持有MDLZ)     作者為豐盛金融資產管理董事。逢周一刊出

2016-03-14

上星期五曾經有衝動去買一套鼓放在辦公室,效法電影《沽注一擲》主角擊鼓鳴冤發洩。內銀將不良貸款債轉股,當然是一個極之負面的消息,居然有許多評論認同這個政策,港股則愈挾愈有。輸錢兵家常事,但面對世界的荒謬,難免會氣上心頭。 在上周四至周五之間,前後不足十二小時之內,接連出現兩個獵熊陷阱。先是歐洲央行放水之後,股市先升後跌然後再升,繼而是內銀債轉股,令港股低開,然後不明所以轉為高走。自己近期睇法偏淡,認為量寬政策效力已失,這種環境之中,只要稍為固執,肯定已經重創,最後能夠力保不失算是好彩。 當歐洲減息市況抽升的一段,自己相當冷靜去加淡倉,可惜在美股大跌的時候,太貪心沒有平倉,如果不是在早上見美股收得高,又在香港有淡倉,於是先行撤退,這些倉位可以慘敗。至於港股方面,由於睇得更淡,也沒有把握機會平倉,結果也是要由贏變輸。 雖然長期睇淡立場不變,但和電影主角不同,死守甚至加注並非自己的打法,因為並沒有條件去接受先死而後生,跌兩三成就肯定會被市場淘汰,何況經歷過金融海嘯一役,股市是否輕易再有一次超級大死也是疑問。自己反而選擇掉轉槍頭追買,炒一轉短線,理由是應該有一大班淡友在這次雙重獵熊陷阱中伏,等待解套,正路市場是不會這麼仁慈,提供好位好讓他們逃生。如果看法正確,這次升勢應該變成段段快放,買些3月底到期期權就能夠以小博大。 今次行動,是純粹以博弈角度出發,真真正正地實踐有智慧不如趁勢,與其抱怨市場不理性,不如融入,嘗試轉化成為一次知炒機會。依然會有些底線,例如怎樣也不會買內銀,另外,當然也會密切留意下次轉向的訊號,港股始終是在熊市之中,而中國的解決方案,不外都是治標不治本,重新再跌的機會較高。 股價的變化,關鍵在於市場的情緒,沒有人買股票的原意是斬倉,要怕輸才願意賤價沽出。既然債轉股暫時不能觸發恐慌,便不能硬頸,要耐心等待下次市場人踩人。當然這樣反手造好幫手挾,也只是速戰速決的短期策略。   作者為豐盛金融資產管理董事。

2016-03-07

量化寬鬆原本已經沒有特別說服力,加上中國式三個字在前面,更加不會有人信。中國近期的發展,擺明是去到飲鴆止渴的階段,但求解決眼前的問題便算。 大家對於大印銀紙的後果,已經有豐富的經驗。總括而言,是債券貴樓價貴,股票則只會曇花一現。出現這個現象,是因為量寬只會惠及少數有渠道借得平價資金的有錢人,讓他們去套息差或者買物業收租,對實體經濟幫助有限,亦會加劇貧富懸殊。 企業喪屍化,永生不死,卻沒有盈利前景,所以買企業債無問題,股票則不用客氣。而在這種環境中,銀行處境最危險,回報大幅下跌,放貸稍一不慎,就會輸到永不翻身。香港兩隻國際銀行股前車可鑑,內地銀行紀律只會更差,這個權重板塊相信將會低處未算低。 另一方面,普羅大眾見物業價格上漲,爭相盡快上車。有錢人就不思進取炒樓或者收租,年輕人或者中產則淪落到一世人被一層樓綁住。   舉個例子,由2000年至今,港產科網股無一隻成才,就是因為半途而廢,轉為做數據中心收租,而年輕人的夢想,普遍矮化到買樓甚至上公屋,不敢冒險,社會整體怎會不迷失。如果炒樓是出路,香港也不會有今日。 美股能夠成為唯一的例外,是因為有一批能力超強的品牌公司及科網公司頂住。由於強者愈強,佔市場指數比重愈來愈高,才製造出股市強勁的假象。美股一樣有大堆早已步入熊市的股票,美國亦有很多憤世嫉俗的年輕人,背負大筆學生貸款,工作又不如意,只是社會的陰暗面太普遍,欠缺報道價值而已。 明知量寬是一條死路,中國兩年前才會嘗試去搞人造股票牛市,現時迫於無奈再用這個方法,完全是買時間。根本無辦法解決問題,上星期五深圳股票普遍大跌,明顯國內人也投不信任票。 今次中港股票回升,應該當作是大時代迷你版,日後隨時會有一個更大的熊市跟尾。當然新一代基金經理都是只爭朝夕的一群,好淡互劈,此刻市場太多淡倉殘留,依然向上,但要存有戒心,警惕下一次逆轉的出現。這個市場宜炒不宜揸,去年自己僥倖逃出生天,完全因為第一日開始升,就已經做好爆煲的心理準備。    作者為豐盛金融資產管理董事。 逢周一刊出

2016-02-29

香港股市絕對有病,恒指只不過跌兩三百點,個個都覺得股災來臨,因為跌完似乎永遠彈唔番。相反如果捉中一個500點的反彈,就已經自封股神,感覺上難中過廿倍獨贏,而享受勝利之餘,便是急急腳沽貨。 上周四自己成功抄底,有些進帳,但贏錢不外乎是靠期指,所買的幾隻股票拉勻根本得個桔,反映出氣氛依然虛弱,升勢只是挾淡倉。今次沒有以期指作為主力,因為相當睇淡銀行股。國際銀行監管嚴格,連維持營業額也岌岌可危,中資銀行負責中國式量寬放水重任,風險回報不成比例,就算是本地銀行,也有被中資銀行邊緣化的問題,近期大量中資公司在國內借平錢,還掉境外貸款,令本地銀行忽然水浸。由於銀行股佔市場指數比例大,自然不想買太多期指。 所以揀了幾隻中大型實業股去博,一來價殘,二來是只要業務穩定,就可以受惠於國內資金其實不缺的狀況。選擇上周四行動,是由於當日A股暴跌,而自己不認同流動性收縮的擔憂,恐慌反而加速見底,加上港股明顯跌得少。事後證明市場氣氛的判斷是對,但如果純粹以速戰速決的角度來看,工具的選擇則是錯。 反彈幾百點,是不會扭轉投資者沮喪的心情。他們一樣是無心坐貨,只是想去搶雞胡。要有把握一隻股票會有反彈,其實是要有大量淡倉,所以衰股反而短暫性變成好股。至於自己所選的公司,可能質素的確較好,業務有前途,但沒有衍生工具放大淡倉,投資者又沒有耐性去等收成,一時之間相當難升。 處理這種股票,是應該用一個適可而止的注碼去坐。2月份上半場經歷過一次極度恐慌的階段,估計未來會有一個修復期,氣氛偏向好轉,而且國內的流動性根本不差,一個中國式量寬正在進行。當然水頭充足,股市一樣可以死,大部分企業變成喪屍,擁有不死之身,盈利無力改善,股價亦只會跌。不過在喪屍環境之中,最終一定會有些公司可以突圍而出。 其實現時港股是近似2013年至2014年之間的A股,當時上證綜合指數一邊在挑戰建國底辛亥革命底,另一邊仍然有一批逆市奇葩出現。今次和之前金融危機的主要分別,是在於整體流動性,資金鏈未見斷裂,可是大家都不想冒險,離場揸現金。如果相信貪念還是會回來的話,少數有能力愈做愈大的公司,股價便會捲土重來。   作者為豐盛金融資產管理董事

2016-02-22

已經超過一年未試過大幅跑輸大市,這個2月居然輸得多過1月,感覺當然不爽。正面去看,今次低潮暴露了自己一些操作上的死穴,長線核心持倉、對沖盤以及短期炒賣3條戰線都要輸,對自己而言真的經歷了一個完美風暴。總結而言,強弱互易,低成交,大波幅,短線不斷轉方向,就會是自己操作上的惡夢。   1月份環球大市雖然跌得急勁,但由於趨勢持續,對沖及短炒都比較容易,加上個別核心科技股在業績公布後上揚,所以不至輸太多,如果不是月尾失諸交臂,甚至有機會反敗為勝。不過,事後回看,當時靠淡倉守住,沒有趁機減倉提升現金水平,亦算是種下了禍根。 自己對於核心持股的處理是盡量死守,可是今次由於累計虧損已經到達警戒線,便執行紀律沽貨鎖定損失。當中寨卡病毒的出現,導致郵輪股急挫,可以說是欠運,不過,幸運之神長遠而言是公平的,所以還是有高估了自己炒賣能力的問題,導致核心持倉的留放不理想。   關鍵其實是短炒的部分,萬一頻頻失手,就會可能造成死亡漩渦,拖累其他部分的操作。今次低潮中,更深切體會自己的風格是先由短炒打起,帶動長線持倉,既然如此,便要更加小心處理短線的操作。2月份的困局,是在於太多三番唔食,反過來倒輸三番,無定向風成為自己的殺手。頻頻食細牌,只會做壞手勢,折衷辦法是分開兩三注,分段入市及撤退,即使市況飄忽,也不至常常由贏變輸,而且每日開工前,要更加慎重思考市場的趨勢及關鍵支持位阻力位。   另外,就是加大了外匯方面的運作,因為連股票指數期貨的深度都已經有問題,往往見到轉向的訊號才行動已經太遲,就要改用外匯活躍的優點。當然知道外匯市場對手水平更勁,不過,暫時氣氛和股市一脈相承,算是有路可以捉,總好過在股市中不斷左一巴右一巴。 當然2月份可能是特殊個案,如果上述不利條件經常性一齊出現,自己一早已經被市場所淘汰。不過,黎明前的黑暗期有幾長,無人會知道,亦唯有一直在戰,才可以第一時間感受到曙光的出現。變招是暫時性措施,保住性命及軍心,卻不能本末倒置,忘記以往持之以恆的成功方程式,否則一旦明顯趨勢來臨,就會嚴重走雞。投資之所以難,是難在要攻守兼備而又要懂得拿捏平衡點。    作者為豐盛金融資產管理董事 逢周一刊出

2016-02-15

金融海嘯一役,自己大舉撤退,現金水平高達六成以上,剩餘的持倉也只是一些流通量低的二三線,被迫要等市況好轉才可沽出。然後一味短炒過活,左穿右插大半年,才開始慢慢重新建立核心持倉。非常時期用非常手段,因當年形勢是系統性崩潰,一大堆股票跌到零,根本不出奇。 估不到今時今日又要再度用上這種緊急措施,現時現金水平已經去到四成左右,短期內應不會大幅加減。部分原因是想先鎖定今個浪的損失,否則很難去追,但當年美國被調低評級以至歐債危機等,都沒有如此保守。自己從來不怕冒險去堅持信念,今次的客觀狀況真的有所不同。 08年是資金鏈斷裂,公司生存普遍受威脅,情況當然比現時嚴重得多。今次不敢掉以輕心,因是公司喪屍化,長生不死,卻沒有盈利前景,一味得個做字。股票不會跌到零,低價則成為常態。 只不過是在踏入2016年後的個半月,中資股平均已跌兩成,一堆中小型股更跌四成以上,正正反映這種預期。自己相信中國會盡力保住人民幣匯價,問題只是要付出甚麼代價,對企業而言也不會是好事。 當然新舊經濟交替,一批輕資產新商業模式贏家崛起,可是美股牛市已經行了6年,有前途的好公司估值絕對不低。如果投資者趨向保守,現時水平要再跌一成至兩成,其實相當容易。而且短期之內看不出有甚麼催化劑可以逆轉情緒,政策威力明顯已經大減,日本行負利率,日股反而爆煲,證明不斷舊調重彈,是得不到市場的信任。 依然保留六成核心持倉,是防止自己過度悲觀。長遠而言,贏家公司其實頗為明顯,而眼前調整的幅度,只是在乎市場的心情。何況今次的危機,潛伏了至少一兩年,市場曾經不斷置之不理,繼續炒上,忽然之間當作沒事發生,歌舞昇平,也不是特別出奇,所以策略上會保留這些認為可以長期創造價值的公司。 短炒方面,應該將股票分成強勢組和弱勢組,強勢組並非操作重點,簡簡單單適量持有便算。弱勢組反而才是兵家重鎮,波幅會相對大。挾淡倉反彈的特色是又快又勁,但是會十分短暫。所以每次博反彈,應該用短期call,反而如果吼高位開put的話,不妨長短期put兼施,因為跌浪可以段段有,速度卻甚慢。這個星期難得弱勢股反彈,中後段值得密切留意買put時機。   作者為豐盛金融資產管理董事

2016-02-01

今次1月尾反彈,自己的留放是完全不合格。如果夠兇狠,1月份應該反敗為勝,可謂白白浪費一次轉危為機的機會。蘇州過後,又要蟄伏,近期原本已經是無定向大上大落,月初階段大堆數據公布,可以預期走勢會更加飄忽,不是好的行動時機。 表現差有兩個原因,第一是保守兼跟車太貼,很早已經追到輸少過5%,遠勝大市,算是頗有交代,一甘於平淡,就不夠決心繼續冒險,沒有認真推高淨持倉,結果最後兩三日好淡相抵,整體組合只能以相若水平過終點。 也不完全是心態問題,1月尾反攻期間,香港泛起盈警潮,個別板塊還在大跌,例如中資保險股,對於博反彈的信心打了折扣。 再加上最後一日也看錯了日本公布負利率後的走勢,當時日股急升後急跌,以為正如中國一樣,利好政策的效力只有一陣間,於是在第二次回升時造淡,結果慘敗。   第二則是要兼顧的瓣數太多,由於管理的金額已經遠遠高於2008年,不能夠太過集中火力,否則萬一要慌忙撤退,就會自己挾自己。雖然不至於過度分散,不過造淡的項目也去到十多個,要把心一橫全部平倉,事實證明了並不容易。當走勢弱不禁風,懂得窮寇莫追已經算是好,一定會有傾向想繼續保留。到補倉動力撻著之後,帳面利潤便不見了一大截。 做基金經理辛苦,是在於律己以嚴的性質。表現要好過平均是應該,贏不到錢其實也不是罪過,但自我衡量的基準,永遠是自己應有的水平,這個1月份執行上有落差,是嚴重失諸交臂。 跑贏大市卻跑輸自己,感覺上相當不爽。上述錯誤之中,睇錯日股是可以接受,急跌那一段走勢相當誤導,而自己也不覺得今次政策有大作用,歐洲的經驗可作借鏡,只不過日股近期跌幅大,才有力短暫回升,等轉弱後會再追沽。 可以造好的地方,主要是在低位要肯平更多的淡倉。減少對沖,組合的波動就會增加,但其後要有回報,就不能保守,而且減少倉位,亦可以降低兼顧的難度。理論上轉角出現後一次過平倉最有效率,實際上操作上難以完美,淡倉應該要分段逐步套利。最後當然要引入人手分擔偵測的工作,因為範圍擴闊了,年紀又比上次危機長了8歲,精力打了折扣。    作者為豐盛金融資產管理 逢周一刊出

2016-01-25

市況終於看似穩定下來,轉眼之間,大家又經歷了一次金融危機。損失有限,暫時埋數這個月輸半成左右,一定比傳統長倉基金好,因為資金規模細,而且有做對沖,但如果輸少已經可以當贏,自我感覺良好,便是最大的悲哀。有危就有機,有波幅一定有機會,要好好反思怎樣轉守為攻。尤其要趁目前難得出現的緩衝期,好好思考部署。 1月份要輸,損失來自三方面。第一是睇錯市搏錯命,去年底見遲遲應跌不跌,以為市場偏好,兼且認為投資者不會再一竹篙打一船人,資金會選擇性流入較健康的新興市場,於是主力加大了在南韓的注碼,結果當然敗。 第二是又一次栽在香港的中型股之上,下跌期間交投太差,除非願意以低殘價格大幅蝕讓,否則只有死守,這些股票的跌幅百分比都相當驚人,兩成半基本上是公價。第三是長期核心持倉,較大部分都是美股。即使跌幅不及港股,由於注碼大,蒸發的金錢不遑多讓。 上述三點,都有可以改善的地方。進駐南韓人生路不熟,因此主力只是以指數產品出擊,當時唯一買的個別股份是科網公司Naver(035420)。如果全力買Naver,其實是不用輸,情況和在香港買騰訊控股(700)相似。其實南韓的大股如三星電子、汽車及鋼鐵等,全部都有瑕疵,會拖累市場指數的表現。今次失敗引證,無論去任何巿場,ETFs也不會是好選擇。 經過去年6月慘敗一役,香港中型股的持倉範圍已經收窄,今次證明了還要進一步再減少,一定要充滿信念,義無反顧的精英部隊才值得加入。而且由於在逆境中一定跌到傻,所以好景時至少要局部減持來控制風險。自己手上有幾隻中型股打算等反彈壯士斷臂,其實證明了當日入市時尚未夠嚴謹,以後中小型股是寧缺勿濫。 至於美股核心持倉唯有是硬食,不能過分高估自己,一味得個炒字。 可是,今次為了控制風險,低位時也無奈犧牲過,代表注碼太大。經歷完一場風暴之後,核心持倉的水位已經降低,應該可以承受下一次震盪,不過,真正重要的,是需要十分認真思考,究竟對後市大方向的看法如何,是否有需要檢討及修正buy and hold這部分的策略。如果不甘平凡,想逆流而上,費盡心思當然是必需的條件。 (基金持有Naver期貨及騰訊)    作者為豐盛金融資產管理董事

2016-01-18

請問水往哪裡去,答曰:都蒸發了往天上。 港匯轉弱,反映外資沽貨之後,索性離場,一去不復返。每次資產價格大跌,總有人會問咁多錢到底去咗邊。商品跌,新興市場股市跌,成熟市場股市一樣跌,是有資金轉投貨幣基金及國庫債券等穩健資產,但兩者相比,一減一加之後,明顯是有巨額財富不見了。 理由很簡單,因為那些帳面財富,可以說是從來沒有真實存在過。以港股為例,每日的成交額,其實不及整體總市值的百分一,不夠一千億元的成交,去決定二十幾萬億元股票的最新巿價,有絕大部分的股票,根本沒有出入巿場,當日上升時,不外是紙上富貴。所以不見了的錢,應該看作是蒸發了。金融市場不是一場零和遊戲,而是會出現正和或者負和,可以齊齊贏,亦會齊齊輸。 帳面財富蒸發,是會觸發漩渦效應。物業業主及股票投資者,忽然之間覺得身家縮水,無論是再投資,又或者去消費,都會變得謹慎。當社會中金錢的流轉速度減慢,賺錢便會變得更困難,令生意的價值進一步下跌,所以金融危機可以看成是信心危機。 泡沫爆破之後,新興市場會比成熟市場難搞,因為政府危機處理的紀錄太少,營商環境保障又不足,加上平民百姓福利偏低,更加容易節衣縮食。要像美國般於08年大死而後生,絕對不容易。政策予人信心不足,嚴格而言,資產價格跌得又不算多,很難吸引人去冒險投資。   暫時還是看不見曙光,自己近期最大的失誤,是未有完全停止趁低吸納,淡倉的進帳,只是對沖了持倉部分的損失,應該要忍到下星期專心博月尾反彈便算數。 在港匯轉弱的環境中,有兩個板塊應該要重點避開,第一是交易平台,包括港交所(388)及證券商股,第二是本地地產股。香港流動性減少,意味港股即將進入塘水滾塘魚年代,短期成交量未跌,是因為撤資而價格第一次跌得急,正如當年中國大媽1,200美元一安士狂買金一樣,第二次再跌就會買賣兩閒。 至於地產價格下跌的心理預期一旦形成,隨時一發不可收拾,何況地產商的死穴是量跌多過價跌,最重要的一點變化,是香港長遠而言會好難搵食,個人認為,一個地方的地產價格主要是看重這一點。 (基金持有港交所put)    作者為豐盛金融資產管理董事 逢周一刊出

2016-01-11

被熔斷的,不只是股價,而是包括了鬥志和希望。 2016年開局我們所經歷的,其實是上年第三季的濃縮精華版,不利因素似曾相識,即使是新猷熔斷機制,亦只不過是胡亂暴力救市的變奏。性質類似的催化劑,在第二次發生的時候,威力會遠比第一次低。所以目前的小股災,無論幅度、速度和成交,和上次相比都是小巫見大巫,始終市場對於中國硬著陸的風險,已經早有準備,沒有去年那種霎時間手足無措的感覺。 不算恐慌性拋售,卻不代表很快又可以雨過天青。現時香港股市面對的困局,是根本沒有人想再買,過去幾年,投資H股九死一生。 天真地以為買股票投資抗通脹,只是換來被騙感覺,隨時老來無所依靠。熔斷機制這場鬧劇的最大意義,是反映出中國管理層未能在錯誤中吸取教訓,再將暴力救市背後錯誤的邏輯,用另一個方法呈現出來。中國人才不敢發聲,諮詢形同虛設,所以才會令一個設計大有問題的機制成功推出。在一個權力機構「派膠」無極限,積極以政策干預市場而又無制衡的地方,股票一定不會是好的投資,企業經營環境陰晴不定,惡化的風險又太大。因此經此一役之後,情況進一步絕望。 現時炒港股的心態,已經淪落到和做山寨廠無分別,將成本價嘜高百分之三至五,就是大家的目標價。而投資者之間一樣有惡性競爭的情況。你要賺百分之五,佢執百分之三就先走為敬,咁我就更加唔客氣,利用衍生工具的放大效應,正股只要升百分之一已經有利可圖走得甩。 港股根本無辦法勾畫出一個美麗遠景,剩低一班賭徒泥漿摔角,每次低位反彈少少就沽壓重重,如何會有前途。 要中國管理層脫胎換骨,機會並不樂觀,不再左搖右擺已經萬幸。短炒鬥搶錢,並非一般散戶能力所及,所以暫時離場是最好的應對方法。時間會是最好的解藥,希望中國少做少錯,任由市場自行調節,問題自然迎刃而解。 A股現時是處於嚴重偏高的水平,而新股註冊制肯定將會是戳破這個泡沫的刺針。長痛不如短痛,不必太介意現在投資者的福祉,買得股票應該預有風險,應該繼續執行,這樣中國股票才有望浴火重生。妄想頂住泡沫市,只是維護既得利益者,既艱巨亦無實際作用。   作者為豐盛金融資產管理董事

2016-01-04

要爭取回報,其實一個重點是減少失誤。過去兩年,資源股便成為了不少投資者的負累,美股指數去年的表現是最好的說明,明星大股多,納指有進帳,可是道指及標普500指數便被資源股拖低,原地踏步。 石油容易中伏,因為在許多人的心目中,人類始終要用石油,而且用完一桶就少一桶,長遠供求關係只有愈來愈利好。沒有想過開採技術的進步,新能源的代替,以及產油國油公司為了應付現金需要,被迫低價也要賤賣。在營運槓桿效應之下,油價跌得急,油股跌得更急。 趨吉避凶,今年應該要避開香港本地地產發展股。當然估值已經低,樓價下跌也是普羅大眾的預期,而且香港地產商財政紀律好,不用低價拋售資產來償債,但在油股的下跌過程中,油價及油股估值何嘗不是看似甚低,自作聰明,當時「趁低吸納」,死得才最慘。投資始終是有智慧不如趁勢,跌勢既成,不宜拗頸。   建築成本高,所以樓價不會大跌,是有些道理。問題是用家的心理預期,置業始終是人生一項主要投資,覺得不用心急,有等待的空間,便不會行動,可能要一直等到重新轉勢向上,才會有興趣追買。至於投資者方面,以目前的樓價水位及成交狀況,加上雙倍印花稅的阻嚇,是不會覺得吸引。需求不振,樓價自然向下調整,地產商不會蝕賣只是誤解。當地價下跌,地產商可以平價補充土地一樣有著數,雖然會計上可能會錄得損失。香港地產商還會面對的另外一個不利條件,就是內地同業的南下,將來要貨如輪轉亦不容易。 原本自己並非太淡,香港細,被內地人買起並不難,不過,近期全民關注的銅鑼灣書店事件,可能會有深遠影響。香港一向被視為比較獨立安全的地方,所以香港樓對內地人有吸引力,但這單新聞說明了住在香港或深圳分別已經不大。當然深圳樓價也不遑多讓,不過,深圳有大量科技公司,帶來了一大班新生有錢人,以搵食創富角度來看,是比香港優勝,香港只是勝在治安,連這一點也失去,內地人便沒有理由再追捧香港,倒不如索性移居海外。 如果股票的唯一賣點,是得個平字,通常都不會有好結果。看不出香港地產發展股會有特別利好催化劑,即使假如政府減辣,是長期利好,但短期卻會增加二手供應,以市場的短視性格,股價也不易大反攻。    作者為豐盛金融資產管理董事/逢周一刊出

/136



C觀點

中原城市領先指數

廚神

旅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