醫理 -
2016-08-29

對於藥物的認知有很多「傳說」。 有朋友覺得要盡量避免讓小朋友服用藥物,認為藥物對他們的身體有害,又害怕小朋友的身體不能分解藥物,藥物會在體內積聚。其實大部分分解藥物的酵素/酶在出生後數星期已經完成發展。要知道這些酶不單是用來分解藥物,它們在身體亦有其他生理作用。不過由於小朋友的脂肪和水分比例和成人不同,藥物在他們的身體不同部分的分佈比重有異,用藥的分量便要作出調整。若藥物是安全及可讓兒童服用的,只要按照指引,在正常情況下,小朋友對分解和排出藥物是沒有問題的。 另外,有人會害怕吃藥太多會令身體變「馴」。其實這種情況稱之為「藥物耐受性」。長期服用某一種或某一類藥物,可能會對該藥物失去反應。但不是所有藥物都會出現這種情況,要視乎藥物的藥理而定。一般而言, 每種疾病都可用不同藥物冶療,而它們的藥理基礎都不一樣,轉用另一類型的藥物可逆轉藥物耐受性。 其實,對於病人用藥與否,或用甚麼類型的藥物,醫生會針對病人的風險效益平衡作出考慮。所以,要緊記藥物不是仙丹,亦不是毒藥,要用得其所,保持警覺,它們便能有效發揮醫療效用。 (香港大學李嘉誠醫學院藥理及藥劑系列之四)作者為港大醫學院藥理及藥劑學系助理教授胡偉康博士  

2016-08-25
2016-08-23

鼻竅是肺和氣管的門戶,故鼻敏感和敏感性咳嗽、哮喘的關係十分密切,醫學界普遍認為二者屬於「同一氣道同一疾病」。 臨床上敏感性咳嗽、哮喘的患者大多合併鼻敏感,還有合併鼻息肉、鼻竇炎等疾病;有些病人還可能合併蕁麻疹等其他敏感性疾病。因此,積極治療鼻敏感等鼻部疾病,有助於更好地控制哮喘。 敏感性咳嗽、哮喘和鼻敏感的治療,現代醫學大多採用類固醇、抗炎、抗組胺的藥物,效果不理想,還有副作用,這也是事實和共識,故有「鼻敏感沒得醫」之說。 中醫稱鼻敏感為「鼻鼽」,敏感性咳嗽為「風咳」,認為這類患者大多素體肺脾氣虛,容易感冒,外感風寒而誘發鼻敏感、敏感性咳嗽、哮喘的發作;臨床採用補益肺脾之氣,祛風散寒的方法,堅持治療一段時間,常常能收到良好療效。 鼻敏感、敏感性咳嗽的患者症狀消失之後,預防復發更為重要。平時可用黃芪、花旗參、白朮、桔梗及大棗各5至10克煲水飲用。起到補氣強肺,預防外感風寒,預防鼻敏感、敏感性咳嗽的發作,如果病情複雜或較為嚴重的患者,則需要請中醫師處方用藥。 此外,還要注意保暖禦寒,避免冷氣冷風直吹身體,禁忌冰凍寒冷的飲食。在溫度適宜的時候,每日盡可能保證有15分鐘的日曬。 (以上資料只供參考,若有疑問,請諮詢註冊中醫師為宜。) 作者為該學院臨床部高級講師吉鳳霞  

2016-08-22
2016-08-18

黃婆婆(化名)已屆80歲高齡,獨居,患有多年高血壓及糖尿病。去年一次檢查確診診斷患上胰腺癌,自此她每天要定時注射胰島素,並轉介社康護士作藥物指導。初次見面,我為她提供了藥物指導和糖尿病認知的教導,也留意到她獨居的安全問題,我起初提議她安裝「平安鐘」,但她一口拒絕,她說即使死了也不會有人關心。最後經過3個月努力,婆婆才同意我安裝「平安鐘」。 這事以後,黃婆婆在一次家訪中突然問我可否替她尋找失散多年的兒子,我那時才驚訝原來婆婆是有親人的,結果,我找到香港紅十字會的「尋人服務」。等待的歲月是漫長的。兩個月之後,我和婆婆也開始對尋人之事淡忘,誰知一個早上,紅十字會的職員傳來好消息。  終於到了見面當天,我約了婆婆的兒子在一間餐廳門外等候,但由於近期太多騙案,他初時也對我的身份起疑,幾經詳細解釋,他才同意跟隨我上樓與婆婆見面。他的兒子仍說著見面之時要查明婆婆的身份,誰知道走到鐵閘,突然聽到「媽媽!」的一聲大叫,雙方已經淚如雨下地擁抱起來。 這次經歷讓我體會到作為一名社康護士,能夠真誠地對待病人,留意病人的需要,建立良好的關係,令他們感受到被尊重及被愛護,他們就會快樂;令他們快樂,也令我產生很大的快樂,我想這就是真的「施比受更有福」。 (轉載自醫管局內聯網「動人故事」欄目) 九龍醫院社康護理部註冊護士李嘉怡  

2016-08-15

/136



C觀點

中原城市領先指數

廚神

旅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