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鳥窩 - 邵音音
2016-11-18

李安(圖)導演新作《比利.林恩的中場戰事》全球上映了,影評人林娉婷小姐謂男主角祖艾雲貌似初出道的陳冠希。世界找到兩個相像的人,也是難得的緣份。 《比》片以當今電影工業極致的技術拍攝——3D、4K和每秒120格播放速率,聽聞全球只有5家戲院能播放出最佳效果,台北和上海各有一家,香港很多觀眾朋友特別乘坐飛機去看,真是幸福的追求。 雖然我們只能從3D上領略李安革命性的突破,但已很興奮了!對於現有的電影技術,他提出了最高的要求,在科技、文化和藝術上每一次都有進步,作為先行者在試驗中求突破,才有這部電影誕生。他稍後會開拍一部關於拳王阿里的故事《Thrilla in Manila》,相信以更高技術呈現高速的拳擊,效果定必更嘆為觀止。 在我的身邊,也有這樣的電影英雄:《全力扣殺》和《救火英雄》等電影的特效大師黃智亨。當初何超儀提出要拍《全》片時,我心想:誰會看羽毛球題材的電影?片中許多逼真畫面,都是出自他的巧奪天工技術,羽毛球速度快、體積又細小,但在電影裡,我們看到球在慢慢地飛躍,伴著小塵埃,感覺像真又美,這些細節,輔助了一部電影的成功。至於《救》片,憑出神入化的影像,黃智亨、關卓豪及黃樹基更曾獲提名《第51屆金馬獎》最佳視覺效果獎,但名落孫山。可惜可惜! 李安以《比》片和《Thrilla in Manila》試身,我又聯想到翁子光導演的《踏血尋梅》,在贏得無數獎項及口碑之前,也是用《微交少女》作試驗。導演的用心良苦,然後一步步邁向理想和夢想,需要不斷努力和進取。 馬丁路德金為美國黑人力爭自由前,入讀最好的學校,增值自己,加上不斷嘗試爭取,結果讓很多優秀的領導者,突破固有看法,對黑人改觀了。因為他們相信,將來黑人同樣有很多高智慧和優秀人材,理應得到平等的地位和尊嚴。 李安在電影裡不斷追求進步,雖然現在世上只有極少數戲院能欣賞到完整的效果,但他已成為運用極致技術的第一人。為李安喝采!因李安而驕傲。李安的電影,帶來革命性的突破,《比》片令電影技術以至內涵都更上一層樓,毫無疑問是華人之光! 邵音音~七十年代出道,曾兩奪《香港電影金像獎》最佳女配角。

2016-11-11

徐師傅走了(1929-2016)。天津人士,祖父徐春發、父親徐得順都是中國著名京劇花臉。從香港演藝人協會成立,就參加義工隊,一直投入服務社會工作。2013年及2015年香港電影總會及武師公會,都分別向他頒發成就獎及傑出貢獻獎。 他不是巨星,但他是優秀的武行老前輩,是我們尊敬的長輩。沒有他,不會有許多香港具代表性的電影佳作,亦沒有出神入化的武打片,一代人的青春是寂寞的。 徐師傅全名徐松鶴,一個道骨仙風的名字,就像其人。6歲習武,一身堅強體格,挺拔英武,就像松中白鶴一樣挺立、高潔。許多人未曾聽過他的名字,但多半看過他演出的電影,他有時是配角,有時是武指,或是為男女主角演出武打場面,亦是李麗華、樂蒂、林黛、鄭佩佩、凌波、陳寶珠、何莉莉、方盈、施思和貝蒂等的專用替身,稱得上是「替身王」。 身為專業武打演員,他的鐵拳鋼掌,與明星們的花拳繡腿結合一道,才有那些影史留名的經典電影。跟他合作最多的導演是張徹,包括《鐵手無情》,《飛刀手》,《金燕子》及《潘金蓮》。而合作無間的男演員則是劉家榮,作品有《陸阿采與黃飛鴻》、《魔鬼天使》、《飛俠神刀》、《玉面俠》、《大羅劍俠》、《插翅虎》、《三招了》、《神刀》和《金燕子》,李小龍每部電影他亦有參與。還有香港的珍寶:陳寶珠,徐師傅和她演過《總有一天捉到你》、《無敵女殺手》、《觀世音三服紅孩兒》、《活骷髏浴血五仙觀》、《五毒白骨鞭》……他的作品數目,要以海量計。 然而,演藝圈很現實,你若成名,封神塑金成為大明星下,每個人都記得你的名字,哪怕只是拍了幾場戲的客串性質,徐師傅在很多電影海報裡都沒有具名。這是常態,也是電影業裡很多無名功臣的共同寫照。 這樣說,並非抹殺了巨星們的功勞。最近,另一位一代傳奇巨星謝幕,她在銀幕上形象美麗摩登,影迷無數,然而她在用自己的電影,潛移默化地傳播著樸素的理念:忠孝仁義愛國愛家。1959年,她在《新民晚報》這樣寫著:我是從舊中國生長過來的。那時我還小,不怎麼懂事。可是在上海,在昔日的租界𥚃,我稚弱的心靈上早就布滿了屈辱羞愧的陰翳。帝國主義的耀武揚威,為所欲為;反動統治者的昏庸無能!賣國殃民!那時真是甚麼樣的國家?甚麼樣的年月啊!她和徐師父均是戰亂裡出生,成長在中華大地上的一代人,目睹了遭外國侵略時國力薄弱國人的苦難! 不管是巨星還是幕後功臣,都是電影裡重要的組成部分。而每部電影,每個演員明星,都有自己的社會責任,傳播正能量,為年輕人樹立正確的價值觀。前一代人終會逝去,就像今天的她和徐師傅。然而影迷在懷念他們時,會想起他們的美好和正能量,會由衷地說一句:他(她)是我值得喜歡的偶像,我沒有愛錯這個人。永別了!兩位大師。我也會像你們一樣,在電影界做個有尊嚴的中國人! 七十年代出道,曾兩奪《香港電影金像獎》最佳女配角。

2016-11-04

今次要談及的主人翁是導演唐家輝,他是香港演員、導演和編劇,代表作有《夏日殺手》、《陰陽路》系列和《男人不可以窮》等,其編導的新作,網絡電影《少女龍婆》,我有份演出,我很喜歡該片的海報,感覺驚悚又香豔,在萬聖節氣氛的餘溫裡,這樣的題材,再適合不過了。 至於與我搭檔的女主角郭奕芯,去年我們已合作過《同班同學》,她是很有活力的年輕人,倍受香港新一代所喜愛。在《少》片中,她為了找尋男友的靈魂,答應我互換靈魂的陰陽契約,更可震懾鬼怪,過程中橫生枝節,呈現一半少女一半龍婆的通靈體質,繼而引發一系列驚叫連連的情節,這也是片名「少女龍婆」的由來。 片中的荒島,其實是大嶼山其中一個小島,島主Tony是導演的好朋友,他與太太買下整個小島,在島上種菜,全部陳設都以環保為主,收集了許多被廢棄的東西用來裝飾,原始又有創意。所有工作人員住在島上,島主更請來好友,為我們炮製一日三餐,全是新鮮蔬菜,清新又好吃,拍完之後,又送來一大箱青菜給我帶回家。 為拍攝其中一幕,導演讓道具組去找蛆蟲,哈哈哈!三更半夜,去哪裡找蛆蟲?他想蛆蟲從眼骨裡爬進爬出,結果連廁所糞便池也找不到……這令我憶起小時候在台灣生活,每家的廁所都是挖出來的,內裡全是白色的蛆蟲。這些情況,在現代人眼中是不可想像的!我問導演:「你見過這種蛆蟲嗎?」他答:「沒有,只在電影中見過,夠核突!」時代在不知不覺間突飛猛進,中國人從苦難、戰亂中生存到現在,新一代的某些年輕人,又何必取笑曾經在苦難中成長的中國人是「支那」呢?中國人一路走過來是不容易的。 還有一件讓我記憶猶新的事。當我拍攝時,導演讓其他內地演員觀看,除了餵蚊子,還是餵蚊子,這班年輕演員仍毫無怨言,很難得!其實這小島非常純美,看完《少女龍婆》後,不妨相約三五好友去島上休假,也可重溫該片的取景。 每年萬聖節,香港人總愛奇裝異服一番,畫上恐怖的妝容,三五成群自己嚇自己,小朋友們trick or treat,大人們集結蘭桂坊,或湧向海洋公園「哈囉喂」,度過一個不眠之夜。扮鬼也好,被鬼嚇也好,這追求的是刺激,也是一種快樂。但願《少女龍婆》也能給你帶來這樣的快樂。 邵音音~七十年代出道,曾兩奪《香港電影金像獎》最佳女配角。  

2016-10-28

多數朋友都知道我的性格一向敢言、敢認、敢承擔。最近,我拍了一個Braologie的網絡廣告,想不到會這麼受普羅大眾的歡迎,我無端端變成女權發聲的英雌。觀眾看了,好笑又開心,媒體又給我標籤為「有個性的人」,其實,那是編劇和導演的成功,我只是幕前的表演者。 物以類聚,我身邊當然有一班「有個性之人」,雲翔導演是其中之一,他常笑說「年輕二十年,我也可當主角」。其實現在的他仍是年輕人一名,放下導演筒,站在攝影機前,仍是魅力十足!尤其任何時候,他像一道陽光,臉上總帶著笑容。或許有些人擁護他的作品,因為有大膽的情與慾,但我感覺到的,是他對生命的探討與熱誠。 在和他合作《遊》時,於馬來西亞的海灘上拍外景,講述一群在台灣九份遇上交通意外的死者,他們的靈魂排隊上船去另一個國度,當時請來許多模特兒,男男女女全裸體,我一邊拍攝,一邊發抖,由於馬來西亞屬回教國家,若因此而被拘捕,會很麻煩。但同時亦證明,沒有一點勇敢或冒險精神,是拍不出雲翔電影的。戲裡戲外,雲翔也是個熱血的年輕人,勇與謀加上朋友們的傾力支持,他得以繼續自己的電影夢,那屬於他的烏托邦! 出生於貴州的雲翔,像內戰時許多避難者的經歷般,輾轉到港,以香港為踏腳石,又遠赴澳洲。才華、努力、奮鬥使他成為我眼中吃穿不愁的成功人士,他卻選擇了用電影表達對生命的探討。那個終極的命運,我們哪裡來?去何方? 去年此時,隨著他的電影,登台於台灣及日本,他受歡迎的程度,我亦為之幸福。 多數時間,他住在泰國,常去深山寺廟,跟和尚溝通、聽佛,他真擁有了閒雲野鶴的生活。剛拍完的一部新戲,也是在泰國取景,他告訴我,老和尚住持圓寂了,並決定把那地方賣給地產發展商,所以要趕快取景。記得1973年時,有朋友帶我來過,請這位和尚指點迷津,大讚他是活神仙。記得他說過,我是將軍領導命!我當時想,領導?我只是一個默默無藉無方向的弱女孩!想不到,2016年我會再來,拜他的銅像,真是緣來! 七十年代出道,曾兩奪《香港電影金像獎》最佳女配角。

2016-10-21

雲翔導演的作品,每次都與生命有關,《同流合烏》充滿了想像、生死、情慾……又一部先鋒作品。他一向擅長此類題材的創作,尤其引用了三島由紀夫許多的話,使我又藉此片懷念這位日本文學大師。 上一部《遊》我有份參演,以若干零碎的故事,一位心理醫生的船上旅遊,拼湊出對生死、愛戀、靈魂的多重思考。而這一部《同流合烏》,人物簡單,一對大學戀人,因為一位特立獨行、詩人氣息洋溢的老師介入,身體與慾念、理智與情感,像詭秘的夢境,像柏拉圖似的瑰麗而稱奇。 雲翔的習慣,電影不宣傳,只為喜歡他作品的人而拍,他還深入同志們特別感同身受的「性與愛的臨界」、「化學效應」,影片中一切都相對合理化。雲翔的細膩表達,獨特的眼光,充滿了個人風格的一幀幀畫面,把對人性的探討,提升到新高度。我值得欣慰的是,香港是個包容的城市,院線也百花齊放地放映著各品種的電影,使各種不同喜好的人,能選擇各自喜愛的電影欣賞。   男主角賀飛京劇出身,功力紮實,對於真愛的尋追旅程,面對性的原始須求,愛情是否因此更加牢固?抑或變得輕易取代而不堪一擊?陳啟泰的戲份不多,但在一位學識深厚、身經不戰的主持人而言,有穩重、突出的演出,氣質非凡。首映當晚,他興高采烈到場,門口接待的公關小姐,卻正招呼其他賓客,忽略了他,及後,他一言不發地走了。很可惜,這是個小小誤會,他應該欣賞一下自己優秀的演出,有他的出現,相信當晚會生色不少。 三島由紀夫曾被某個世代亞洲同志視為精神領袖,雲翔以這位文學家的《金閣寺》、《薔薇刑》等作品元素,再到哲學家蘇格拉底及柏拉圖的巧妙融入,凸顯同志內心尋求一個「自我解放」的烏托邦。古往今來,那一片安寧的心靈家園,《同流合烏》一部釋放美與愛的電影。 邵音音~七十年代出道,曾兩奪《香港電影金像獎》最佳女配角。

2016-10-14

秋風送爽,空氣裡夾雜了一絲涼意,亦帶來了令人悲哀的消息:與我拍戲合作最多的王萊姐,離開了她綻放美麗89載的人世間。 王萊姐是香港電影裡亮麗的一道風景。她早年在上海影壇出道,第一部電影《神龕記》未獲上映,也就是禁演。輾轉來到香港,繼續演藝事業,拍電影超過半世紀,塑造角色過百個,是真正的「千面女郎」。 在我心裡,一直將王萊姐視為偶像。那時代,大家都在搶時髦,逛先施、永安,買真絲襯衫衣裙,一件衣服的價值,隨時差不多等於買房子的首期。正當大家都沉醉於名牌裡,王萊姐勸告我不要亂花錢,錢賺來不易,萬一不紅的時候,會一毛錢收入也沒有,花無百日好,要懂得收集柴火,等著寒冬時取暖。當時,我聽不懂她的苦苦相勸,但覺得她是個很實在的人。 她又告訴我,當她17歲時,賀賓的話劇來到其故鄉吉林,無意間看了,突然對話劇有瘋狂的痴迷,於是偷偷地離家出走,跟著話劇團毅然離開了父母。可以感受到她那一團青春夢想的火焰。 又一次,她告訴我,「唉!李導演真是的,我都幾十歲了,還要我露……」但她一邊搖頭,一邊笑著,依然遵從李導演的意思去演。她從不計較角色、戲份,總是一部電影裡不可或缺的部分。所以在高手如雲的金馬獎評選裡屢屢入圍,一共摘下四屆金馬獎最佳女配角,成績無人能敵。王萊姐最後一次奪得金馬獎,是憑李安的作品《推手》,她還笑說應該獲頒最佳女主角。一點一滴,就是喜歡王萊姐的實在為人。 對於王萊姐,我帶著遺憾。收到她離世的消息後,我訂了花圈,然而花店竟然沒有將花圈送出。惦念著送她最後一程,得知是中午12時出殯,我早上6時起床,10時45分到達殯儀館,工作人員卻稱她於9時多已被送走了!我失落地在冷雨中淌淚……她走了,我沒法跟她告別!這讓我想起王萊姐生前在舞台劇演西太后時,得知母親病逝,沒能見最後一面,而她仍堅持演出,事後她崩潰哭倒在後台。 我和王萊姐最後一次相見,是在看何冀平的《德齡與慈禧》,已經隱居多年的她,和當年在邵氏電影裡一樣充滿魅力。那獨有的明星光彩,也是身為一位高尚女性的魅力。 永別了王萊姐!天上繁星點點,那顆不爭光華卻熠熠生輝的星光,是你! 七十年代出道,曾兩奪《香港電影金像獎》最佳女配角。

2016-10-07

這段時間,整個中國大陸都為這部電影而瘋狂,它就是由曾國祥執導的《七月與安生》。八十年代後一代人,是在這故事的陪伴下度過青春時光,作者是神秘的網絡作家安妮寶貝。她使我想起我那年代的瓊瑤,以及現代的李碧華。 還記得早年為了滿足粉絲心理,接拍了李碧華的《迷離夜》,每晚坐在鵝頸橋吹西北風,寒流刺骨,卻使我有機會獲得「金馬獎」提名,可說是雙料幸福成績單。在此多謝李碧華和陳果給我機會,也多謝他們應承我讓陳靜參與演出。對我而言,《離迷夜》是一部人生美妙的交響樂,終於有幸拍攝李碧華小說的電影,但她總是保持著神秘,躲在一角看我們的演出,然後給予陳果意見。 和李碧華一樣,安妮寶貝陰鬱頹靡,卻又在字裡行間滲透出對生活細節的追求,兩者都是神龍見首不見尾,難識廬山真面目。如今,安妮寶貝已改名慶山,《七月與安生》是她十多年前風靡的網絡小說。 一開始買下小說版權的是王家衛,但過了版權有效期,也未開拍,輾輾轉轉,終於落在曾國祥手裡。安妮寶貝的文字,是意識流的寫法,許多表達難以用言語解釋。曾國祥團隊一班年輕人,用他們的理解、演繹,誕下這個超級寵兒,在金馬獎更獲得6項提名。 愛情、友情、親情構築起我們每個人的生命,有時它們彷彿根本混雜在一起。《七月與安生》模糊了愛情、友情、親情的邊界,曾國祥處理手法的高明也在於此。或許跟我一樣,觀眾會一度分不清誰是七月?誰是安生?我想,她們根本已經血肉一體了。相信大家都有同一個疑問:我是七月抑或安生?若你是七月,那誰是你的安生?如果你是安生,那誰是你的七月?你們可要走進戲院,才能看過清楚! 波多野裕介的音樂,陪伴著七月與安生,成功讓觀眾沉醉於曾國祥的電影語言裡。在此也祝賀兩位女主角周冬雨和馬思純,有分角逐「金馬影后」。 《七月與安生》活生生的世界,給我們另一種感受,說也說不清,只能說曾國祥真的犀利! 邵音音~七十年代出道,曾兩奪《香港電影金像獎》最佳女配角。  

2016-09-30

1965年,《仙樂飄飄處處聞》誕生,立即風靡全球,橫掃當年奧斯卡5項大獎。那年,我正處於人家形容的荳蔻年華,在台灣生活的日子,沒希望、沒夢想、沒前程,行屍走肉般活著,卻因為一首“Do Re Mi”的旋律,警醒了我的青春豆芽夢。 早前,傳來在片中飾演大女兒「麗莎」的Charmian Carr逝世的消息,終年73歲。腦海裡隨即迴旋著她和男友淋著雨、傾訴著“I am sixteen. Going on Seventeen. ”卻是一次不回的時光,那亦是我們僅有的一次青春。 Carr出生於演藝世家,父親是音樂家,母親是演員,和很多明星成名的故事一樣,朋友幫她報名參加選角,最後在無壓力下試鏡,脫穎而出。 20歲的Carr,接受唱歌跳舞訓練歷時半年後,演活了16歲半的麗莎,為我們徬徨的那一代年輕人,釋放了內心的情感,並盡得全球影迷的心。《仙》片之後,她拍攝了《夜來香》電視電影,後來下嫁牙醫丈夫,相夫教子之餘,又創辦了室內設計公司,米高積遜是她的顧客兼好友。她寫過兩本書《永遠的麗莎》和《寄給麗莎的信》,出席簽名會、演講,接受名嘴奧花雲費訪問,那是我最後一次見到她。 Carr的離去,不但激起我們對《仙》片的回憶,更是一種驚醒。因為她生前患上甚特殊稀有的腦退化併發症。 羅耀輝導演與惠英紅合作的《幸運是我》,細訴了濃濃的人情,年輕的陳家樂,又如何接受及關注惠英紅的阿茲海默症?人情,是癡呆老人最需要的,片中有一幕,惠英紅畫著家樂熟悉的面孔,但她覺若有所失,怎麼也想不起,想了好久,終於她笑了!呵!原來是家樂那紅紅的胎記。情感的相互依靠,這真是一家人該齊齊去上的一課,太重要了! 我們紀念離去的偉大明星之餘,願我們也珍惜在世的身邊人。 邵音音~七十年代出道,曾兩奪《香港電影金像獎》最佳女配角。

2016-09-23

在夏末秋初的微涼中,看日本導演是枝裕和繼《海街女孩日記》後的新作《比海還深》,整個人會如同電影的基調一樣,泛起淡淡的惆悵。   這位以家庭生活見長的日本導演,自白拍攝這部電影的靈感,是來自聽到鄧麗君八十年代歌曲《別離的預感》中的一句歌詞:「比海還深,比天還藍,要再怎麼樣的愛你,我想我也是做不到了」。   故事圍繞一個「失意人」展開,阿部寬飾演15年前獲得文學獎的男主角良多,一直懷才不遇,唯有不光彩地做私家偵探,查探些出軌案件謀生,前妻允許他每星期探望孩子一次,她又有了新的愛人,他卻仍舊念念不忘;沉迷賭馬,欠債,惦記著要去典當父親遺產裡的畫,卻早被同樣愛賭錢的父親拿去低價賣了,一無所獲。   沒甚麼波瀾起伏的劇情,有的卻是最平淡真實的人生。尤其是樹木希林飾演良多的母親,當滿腹心事的兒子難得回家,她問:「要不要一起吃蛋糕?」然後倒速溶咖啡,熱水沖泡,再從冰箱拿出硬得挖不動的乳酸雪糕來吃。她還自己沖酸梅湯,煮一手好菜,得知孫子一家要留宿,立刻忙不迭鋪起被褥高興極了。他們走的時候,又在陽台張望起來,那種家常味道,就如同一個親近的身邊人。從她與兒子,與孫子,與兒子前妻微妙的互動上,我們可以感受到,或多或少的,每個人某程度上都遺傳了上一代的性格,宿命一般,無力又生生不息。   就如同在那個風暴的夜晚,當良多年幼的兒子問:「你成為了想成為的大人了嗎?」多少人能給出篤定的答案呢?就像多少人的一生中,能找到那個愛得比海還要深的人呢?生活最多的,仍然是柴米油鹽罷了。 最難滄海意,遞與路邊花。 邵音音~七十年代出道,曾兩奪《香港電影金像獎》最佳女配角。  

2016-09-15

正上映的香港電影《幸運是我》,是一部幸福感超標的電影,亦是羅耀輝導演的心血之作。 我常勸喻年輕導演,拿著劇本找投資老闆時,最好是有商業價值的題材。在商言商,起碼老闆肯投資前提,是有信心能賺錢。可是,羅耀輝導演堅持要拍題材一看就知並不商業化的《幸運是我》。 《幸》片內容圍繞惠英紅飾演的芬姨,她患有阿茲海默症,即是老人易患的腦退化症。我們大多數家庭都有老人,難免有部分都出現容易遺忘事情的現象,相信觀眾會有切身的體會。羅導演的家人亦患有阿茲海默症,為了拍好電影,他花了3年時間,到療養院作很多資料收集工作,讓劇本有血有肉。 不過,儘管如此用心,我還是替他的拍攝計畫擔心。曾幾何時,看電影是香港人生活的一部分,但現在,大環境如此,生活指數飆高,很多人都不開心,進戲院的習慣已被漸漸抹去,也不再是快樂指數的一部分。 每次到歐美,路過戲院,發現不管是甚麼題材的電影,總有支持的影迷,令我更為港人對電影的冷漠而傷感。因此,當羅導演開拍時,我號召朋友參與,鼎力支持。總體來說,《幸》片是在一個快樂的氛圍裡拍攝的。劇組都是充滿活力的年輕人,熱熱鬧鬧,我在戲中飾演一位茶餐廳老闆娘,她刻薄又吝嗇。我很喜歡這個角色,雖然並非主角,卻有發揮機會。電影裡,男主角家樂喜歡女孩小月,但小月最後要返回廣州,有緣無分,擦肩而過,那份淡淡的憂傷,他們演繹得很好。周俊偉、劉雅瑟、黃輝翔等優秀的年輕演員,演活了小清新中的正能量。《幸》片更喚醒年輕人對家中長者的重視,這是它最成功的地方。 而我個人,拍攝期間,母親從三藩市回港,在我拍攝茶餐廳一場戲時,她客串演客人。這是年輕時並不支持我拍戲的母親,第一次這樣身體力行地支持我的工作,讓拍了一輩子電影的我非常感動、珍惜。世事多奇妙,你永遠不知道它的答案。與家人的相處,對於親情的認知,我們在世為人一輩子都在不斷領悟。《幸》片仍在上映中,年長者邀上兒孫,年輕人帶著長輩,一齊去看吧——親情是我們終生修習的課題,電影裡,有他(她),有你,也有我。 七十年代出道,曾兩奪《香港電影金像獎》最佳女配角。

2016-09-09

近日獲邀出席林建名博士80(虛歲)大壽,全城名流雲集,觥籌交錯間,齊齊為他慶賀、祝福,酒不醉人人自醉。參與其中,實乃一大幸事,也是城中盛事。因為,不管是林博士,抑或是他背後的家族、親人,都是不折不扣的香港傳奇。 關於林博士,年長一代大多知道他諸多豐功偉業,他除了是時裝大亨,還擔任港九潮州公會理事長、東方體育會會長和香港國術總會會長等社會公職,服務大眾。早在1975年,他已出任保良局總理,1981年還獲英女皇頒授榮譽獎章。2011年5月29日,「中華名人錄」舉辦的首屆「卓越華人」頒授典禮中,他更榮獲「卓越華人獎」。 林博士能有這樣的成就,與他的家族培育是分不開的。父親林百欣先生,在香港也是家喻戶曉。當年,家家追看的劇集《我來自潮州》,勵志積極,發人深省,男主人公便以林先生為原型。生於廣東的林先生,1937年到香港經營製衣業,1947年創辦麗新製衣有限公司,勤力兼有勇有謀,業務遍布全球。1987年,他收購鱷魚恤有限公司73.9%股權,同年亦購入亞洲電視10%股權,1988年增持三分一股份,變成家喻戶曉的「亞視老闆」、電視大亨。林先生在職期間,主導拍攝大量以中國傳統故事為題材的劇集,除了在香港熱播,內地也廣為傳播,成為幾代人的難忘回憶,並傳播中華文化,好一顆愛國之心。 世人仰望林氏家族的財富,也需要學習他們艱苦奮鬥的精神。世人傳頌林氏家族的傳奇故事,也不要忘了他們對社會、國家盡到的義務和責任。 林百欣先生已經故去,名垂千古。而今鶴髮童顏的林建名博士精神矍鑠,願他長壽、安康,繼續為國家為社會作出貢獻,將林氏家族的偉業,寫進香港人的心裡,寫進歷史。 邵音音~七十年代出道,曾兩奪《香港電影金像獎》最佳女配角。

2016-09-02

在這裡我要講個秘密,秘密就是不可告人之事,故大家看完後,若看不明白的話就算吧! 郭子健首次執導的《野.良犬》,男主角是樂壇巨星陳奕迅和一個性格邊緣的小男孩,在內地、台灣及香港的選角中,他清新自然的演技,讓他在金像獎與香港導演年度大獎中脫穎而出。他那憂鬱又期待的眼神,也改變了我和郭子健的一生。 秘密的背景很簡單又老套。一個年輕的四川姑娘,大著肚,每天在羅湖橋頭等情郎,等到抱著兒子,依然在等,有很多好心的過客投錢幣在地上,好心的鄰居又介紹她及新生兒當小演員,這樣餬到一餐半餐。後來,媽媽結婚了,新爸爸開著長途車,買一些新鮮瓜菜回家,其樂也融融。但媽媽依然期待一個承諾:替孩子申請去香港唸小學,小孩反而告訴媽媽,我現在有很愛我的爸爸及家庭,我們不要再回想過去。 從那時到現在,看著他一步步走來,我跟他說英文很重要,媽媽就送他上補習班。我說學武術很重要,他又學得一身好武術。孩提的童年,他都在艱苦中奮鬥努力。 南韓公司在內地招考練習生,他從兩千多個身懷十八般武藝的競爭者中脫穎而出,日復日的艱苦訓練,從談吐禮儀重新學起,一如我們年輕時在邵氏一樣。所不同的,在邵氏可有家人陪同,而在南韓則猶如「斷六親」,就算母親前往當地,也只能見到該公司的代表。 南韓13人新人男團「Seventeen」,氣勢銳不可擋,本周日(本月4日)將來港舉行簽唱會,聽聞門票已搶購一空,希望大家永遠愛那位男孩,他代表了堅強,努力、奮鬥,積極面對人生! 七十年代出道,曾兩奪《香港電影金像獎》最佳女配角。

2016-08-26

我的摯友羅耀輝導演的心血之作《幸運是我》,終於上映在即,身為有份參演這部電影的我,光榮之餘,也如電影的名稱一樣,感到幸運。   這是一部充滿情懷的溫馨小品。患腦退化症的芬姨與邊緣青年旭仔,原本素不相識,點滴的緣分,或許正如芬姨常掛在嘴邊的那句「做人嘅嘢就係你幫吓我我幫吓你」,兩人成為了相互依偎取暖的所在。芬姨幫助旭仔的生活重回正軌,重新感受親情的溫暖;旭仔則幫助芬姨戰勝病魔,以一顆年輕人的心,融化她的生活。   惠英紅和陳家樂可圈可點的演出,獲得澳門電影節最佳女主角及最佳男配角殊榮。惠英紅的細膩,深情詮釋了一個腦退化症患者的孤獨與徬徨,當她終於像旭仔般敞開心扉,回憶昔日的歌廳歲月,那種站在舞台中心的光彩,是我這一輩經歷過夜總會歌手歲月的人才會明白。而陳家樂頗有進步的演技,也把一個年輕人的蛻變之路,刻劃得溫馨而豐富。   值得一提的是,電影配樂波多野裕介,他以不同的曲調,烘托了電影的感情。無論是年輕人相處時俏皮的背景音樂,抑或是芬姨回憶當年時充滿年代感的鋼琴與色士風時代曲,都是有聲有色,如同絲絨般熨貼順滑,牢牢抓住觀眾的心。   看完電影的幾日後,我身體略為抱恙,臥床休息時,不禁回想起故事中的情節,誰會珍惜當你還擁有?過好每一個當下,幸運是我。 邵音音~七十年代出道,曾兩奪《香港電影金像獎》最佳女配角。

2016-08-19

本月22日,香港大會堂將上演電視電影金曲夜,表演嘉賓有王憓、寶珮如、張南雁、白倩蘭及區偉麟等,威利則擔任特別嘉賓。 二胡王子王憓,是著名的演奏家,科班世家出身,香港人的寶藏之一。儘管早前遭逢電話騙案,他還是樂觀地投入音樂,堅持為藝術理想奮鬥,從不放棄。 至於張南雁,她在1984年參加歌唱比賽後加入華聲唱片,獲公司安排報讀無綫訓練班,巧遇劉德華為同班同學,畢業之際,卻遇上車禍,從此消失於娛樂界。後來,永恆公司邀請她唱《武則天》主題曲,她的溫和細膩聲線,令此曲街知巷聞。正當大紅大紫之際,她投奔愛海結婚生仔。兩年前,她患上癌症,過著抗癌的生活,痛苦醫治。我尊重她延續生命的堅強精神,勇敢的抗癌女戰士!勇敢的生命女戰士! 今次演唱會,主要的賣點是電視電影音樂,還有誰比張南雁更合適呢?可是,當主辦單位誠意邀請她時,她卻憂心已抗癌多年,藥物作用導致發胖,況且已上了年紀,因而欠缺信心。我鼓勵她,如此為她度身訂造的機會,是第一次,也許亦是最後一次,當然要為觀眾、舞台和自己唱下去。能夠與她同台演出,不僅是難得的緣分,所以我也加入,算是對她的鼓勵吧!更是我們相識於微時的姊妹情誼的一份留念。 可是,日前我去韶關參與慈善活動,突發心絞痛,倒地不起,一直叫救命,當地的急救設施皆不發達,我痛了十多個小時,一聲不吭地跟大隊回港,到醫院檢查,才知道原來是心臟大動脈撕裂。 這次令我意想不到的是,病發一刻,所有人都享受在演出當中,只有一、兩個人關心我,還好,我得到上天憐憫,逃過一劫。至於本月22日我能否上台呢?暫時我也不知道,執筆之時,我仍在病房中,尚未度過危險期,感到無奈又唏噓,想不到我和張南雁這可能是最後一次的演唱會,也可能因此而化為泡影。 不過,無論如何,我們的情誼,對音樂的追求,都會成為一份寄託。我相信,念念不忘,必有迴響。 七十年代出道,曾兩奪《香港電影金像獎》最佳女配角。

2016-08-12

里約奧運開幕禮上,港隊代表團進場,持旗手歐鎧淳瞬間成了世界亮點,讓全世界看到香港的年輕一代,青春活力,勇於挑戰。有外國傳媒甚至形容歐鎧淳為東方維納斯。而她亦已是第三次挑戰奧運了。 霍啟剛步出時,也成為傳媒焦點,他是奧運港隊的團長。以往,他經常在運動場上拍攝運動員的比賽姿態,以及獲獎一刻。而現在是霍太的郭晶晶,曾經亦是他在運動場上的靈感繆斯。 今年的跳水賽事在戶外舉行,本來運動員們都擔心,戶外的天氣會影響身體適應力,但吳敏霞再次順利奪冠。她已參加了4屆奧運會,是世界上最頂尖的跳水運動員。郭晶晶結婚時,她是伴娘,當時記者們拍下了她不少照片,兩位冠軍,在婚禮上風光一時。 吳敏霞與未婚夫的照片,甜蜜恩愛,羨煞旁人。不知那位記者,在她奪獎時,竟問她會否效法郭晶晶嫁入豪門……就有這種不夠水準的人,會在錯的地方問錯的問題,運動員奪獎背後,付出的努力,訓練辛勞,是超出極限的,根本跟戀愛無關。相戀是緣分,不知為何就有人認為,嫁入豪門就代表成功,真是幼稚又無聊的提問。這麼一位沒水準的記者,也能特派去採訪奧運,氣死我也。 我對孫楊期望很高,起初他的成績不突出,我好失望,心想是否應酬太多,活動太多,但最終還是奪得金牌。人氣急升的傅園慧,有哮喘病,她成功的背後比其他人更艱難,今次大放光彩,而且說話幽默,句句金句,有意思!樂觀進取的態度來展現奧林匹克精神。許淑淨在女子舉重53公斤級奪冠,為中華台北奪得今屆賽事首面金牌。 我感受到運動和藝術是相通的,由這些天賦加勤奮的佼佼者,一代一代傳承、提高,人類不斷挑戰自我,突破自我。 寫到這裡,想到電影《走音歌后》,我覺得每個人都在挑戰及壓力中面對自己的人生路,只要努力不懈,不放棄,一定會等到光明。 其實,我很心疼,我們的運動代表團,在這麼一個受寨卡病毒威脅的國家冒險參賽;游泳池的水由藍色變成綠色;運動場內光線不足;風帆運動員又因污濁的海水而患上皮膚病……愈想就愈可怕! 2016年的夏天,坐在家裡為他們吶喊、加油!繼續期待新的驚喜! 邵音音~七十年代出道,曾兩奪《香港電影金像獎》最佳女配角。    

/136



C觀點

中原城市領先指數

廚神

旅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