亞里叭叭 - 亞里安
2014-02-06

今日年初七,人日,想學任達華廣告問大家:「今晚11點,你會做啲乜嘢?」又再等倒數?Sorry,今夜沒煙花,新春煙花應該已於年初二燒完,只怪香港自97後那年煙花特別多開始,甚麼大節大慶都總愛放煙花玩倒數,如此樂此不疲燒銀紙粉飾太平山下,如此每年例牌公布有甚麼新圖案新花款之類又如何,眼前所見等同年度式重播畫面,根本有搵笨實之嫌,背景選曲如是,主持旁白如是,煙花名目如是,群眾反應如是,炮竹一聲真的可以除舊歲?那為何香港本土民生快樂指數卻一直向下墮,大家如此盲目追捧放煙花玩倒數之同時,是否應當醒覺我們曾經共享的民主自由空間同樣在倒數? 紅日的追憶 那些年,所指是七十年代尾到八十年代中,港人過新年沒有甚麼煙花大匯演,太平山下真太平,新春期間百貨商店尚可休息一兩天,一家大細睇賀歲片真心笑不停,人人尋芳開心四萬咁口,喜氣洋洋,洋溢四方;今時今日,零售業嚴重傾斜自由行導向,十九區陸續相繼淪陷,物價通脹與日俱增,睇賀歲片只能皮笑心不笑,眼淚心裡流是真相;然而,那些年的大除夕夜,你又會做啲乜?如果你是六、七十後的樂迷,等睇《日本紅白歌唱大賽》絕對是開心事,沒錯,這個NHK紅白歌合戰自1951年第一回至今,仍是日本最具代表性的年度盛事,於2013年12月31日舉行的,剛好是第64回,唉,又見這血染的數字。 不過,當下J-pop確早進入今非昔比的失勢時代,被K-pop韓流全面趕上是不爭事實,問題是:何解七、八十年代J-pop可以傲視全亞洲?好簡單,只因當時J-pop出產大量高質素的原創歌曲,且有唱作實力派及青春偶像派兩大陣營全放送,前者位位自彈自唱獨當一面,後者個個俊男美女,各有強勁幕後音樂製作班底配套,更重要是他們共同創建J-pop鮮明個性,所謂「有陣只此一家的日本除」,既有悅耳動人的東方旋律美,亦混入不同優良的西洋編曲風改造,不似近十多年來的全球Hip-Hop/R&B一體化,令J-pop獨特本質鉛華盡洗,同流合悶之下,難怪令人更懷念當年的紅白好時代。 少年的告白 那些年,TVB總會安排在除夕夜轉播紅白,甚至試過於年假期間的下午時段再重播,全賴夠群星拱照大匯演的熱鬧人氣,又適逢J-pop大行其道,我們都視之為過新年最期待的日本音樂節目,也慶幸曾有緣共度如此美好的J-pop光輝歲月,總比新生代如今過年強迫重溫該台的假普選「勁歌」自己友頒獎好得多;中學時期自己最喜愛的,有型格十足的澤田研二及清純可人的柏原芳惠,其他當然少不了松田聖子、近藤真彥、西城秀樹、中森明菜、河合奈保子……等數之不盡,沒有網絡的舊時代,想得到有關J-pop偶像資訊已非易事,何況可以睇到他們的最新電視演出。 記得當年分別有兩本最受歡迎的J-pop月刊雜誌《平凡》及《明星》,必屬fans定期追看的集體回憶,每期必附有不同偶像海報貼紙紀念品之餘,書內彩頁且成為本地音樂潮流刊物轉載的圖片來源,如《好時代》及《新時代》等,某年的新春期間,報攤上更找到一些本地出版發行的偶像特刊,就如自己珍藏至今的《搖擺精英》及《Nippon 偶像》,前者屬歐美樂壇偶像如David Bowie、Duran Duran、Culture Club及Japan等,其中更有一幅極搞笑的自製Boy George手執「恭喜發財」揮春照片,後者就等同是紅白歌唱的寫真集,封面所見有齊以上提過的偶像之外,亦有真田廣之及藤谷美和子兩位影壇明星。(待續)

2014-01-23

年近歲晚,又要年度「大掃除」,幾年前,跟友人笑談人生,分享我們累積三十幾年的影音體驗,友人問:「有冇諗過為自己的影音收藏做定身後事?」我答:「萬碟帶不走!」由卡式帶、黑膠唱片、CD、MD、VHS影帶、LD影碟、DVD、Blu-ray……等, 如閣下同屬儲碟族,碟山碟海,必有同感,試問有誰不想「在家千日好」,可惜大多數都總要「出外搵飯食」,事實是「萬碟帶不走」不止是身後事,活在當下,幸好尚可以「唯有pod隨身」。 隨時隨身聽 以前影音產品最好玩之處是總可以自行錄製,黑膠唱片有卡式帶,CD有MD,LD有VHS,將心愛的playlist帶出街隨身聽是一件樂事,絕對多得1979年全球首部Sony Walkman的誕生,都說日本有兩樣改寫樂壇文化的原創發明,其一是Walkman,其二是卡拉OK,一聽一唱全包圍,大家都樂做一個自由行Walkman,自此至今,全球Walkman系人類有多沒少,後來還有一個極出色的中譯之名「隨身聽」,記得2000年日本二人組合Supernova第五張專輯《Diary Of The Headphonist》,封面如《進擊之巨人》Walkman變奏版,意味著Headphonist耳筒族大行其道;然而,說回黑膠時代的自製卡式隨身聽,由預先編定playlist,到逐碟逐首順序錄製,完成後再將曲名資料親筆寫上,有時更會自行設計盒帶外觀,完成後的珍惜滿足感,絕不能跟電腦檔案copy & paste的極速神算相提並論。 唯有pod隨身 新生代沒有早期Walkman的同步感受,2001年卻透過iPod進化成podman新紀元,想不到只是一年之隔,Supernova的Headphonist預言已即時應驗,踏入21世紀後的荷李活末世電影裡,更不難找到「唯有pod隨身」的啟示,好像《魔間傳奇》、《太空奇兵Wall:E》及《末世天書》,三位主角幾乎都是過著獨行俠式的末世生活, 他們都共同擁有一部不同世代的iPod,成為末世生活的唯一精神寄託,Will Smith是第3代版本,也是較幸福的一位,還可以配套擴音器播放且不乏電源供應,Wall-E是第4代版本,利用放大鏡將iPod畫面自行變成自製電視機,丹素華盛頓亦是第3代版本,需要長期自備一個重量級充電器提供電源,原來,末世最常見的都是2003年出產的第三代iPod,記得當年自己亦曾以近四千元置入一部40G版本,個人認為它仍是至今最有型的iPod,只此一款的四粒獨立按鈕設計是焦點所在。 直流順逆流 今時今日,智能電話新世代,streaming隨身又視又聽才是王道!不是上Spotify自由免費聽,就是以iCloud存放自己的音像館,一切由3G/4G/WiFi直流輸送,問題是:「到底一部智能電話又打機又影相又聽歌又睇戲又上網又FB又whatspp……就快近乎萬能之下,你要用多幾多個『尿袋』來消耗?你會幾用心去細聽細賞一首歌一齣戲?」近日,地鐵扶手電梯的溫馨提示,已非甚麼靠左靠右企定定之類,竟是勸告大家不要迷頭迷腦睇手機,免生意外,想一想,如此「唔睇路」都市症候群,手機倒跟「導盲犬」沒分別;說到底,科技如何進步也需適可而止,回想以前出街隨身聽,人人一邊聽歌,一邊還會留意街上景致,又或身邊的人與物,自製眼前即興MV畫面,細味曲中情,心境思路也自然更廣闊,總比花心神於沒完沒了爛鬥爛的濫資訊洗腦模式「有機」得多。

2014-01-16

相信,聽過《Merry Christmas Mr. Lawerence》的人,比睇過的多百倍也說不定,當然,不是指郭富城的本土同名之作,而是坂本龍一於1983年的電影配樂首作,這首經典main theme單是由12/8 拍Legato始動的一節引子,聽足一世也不為悶,何謂非凡的懾人旋律就是這樣,每次重聽都總有莫名其妙的催化誘力,如跌入漩渦樂在其中,坂本教授也曾分享過此曲編奏弔詭之處,正是如何花心思創建此Legato連音循環不息的魅韻,2013年年尾,終於首度推出《Merry Christmas Mr. Lawerence》三十周年雙碟紀念版,回味戰場三十的情意結。  香港的戰場上 回到1983年,本地樂迷最先接觸有關《Merry Christmas Mr. Lawerence》,先由 David Sylvian主唱的主題曲細碟《Forbidden Colors》出發,是坂本教授跟他繼1982年《Bamboo Houses》單曲後第二度合作,跟住是電影原聲唱片,然後,相隔近一年才看到公映的電影版本,並配上一個倒不錯的中文譯名《戰場上的快樂聖誕》,那是1984年7月,跟不少fans同樣曾到碧麗宮戲院朝聖一番;不得不提,1983年本地有一本名為《音樂通訊Musical Express》的音樂雜誌,更率先以此片的日本版影帶做封面,並於同年10月舉辦過三場Video Show,雖則是VHS電視播放私影院形式,每位$20收費可先睹為快,卻成為一時佳話,如今回想,奇就奇在,電影於1983年在日本及歐美首映之同年,竟已有原裝影帶公開發售。   大衛的戰場上 當年由於找來好友David Sylvian主唱主題曲,而並非由片中主角David Bowie主唱,加上自此坂本教授再沒跟Bowie 有任何其他合作,故此一直有他倆鬧不和的傳言,後來坂本教授先後於專訪憶述拍攝期間二三事,表示曾跟Bowie你彈結他我打鼓Jamming半小時之餘,二人於康城影展重遇,卻又感Bowie態度有不同,令他難以捉摸,當然, 坂本教授亦有解說當年確曾邀請過Bowie主唱,可惜他以只想一心做演員為理由婉拒;結果換來另一大衛,成就此首公認神級之作,曲題源自三島由紀夫1953年的同名同志小說,且轉化為達明一派的同志代表作《禁色》之名,更過癮好玩,一本以惡搞當代音樂人為主的日本漫畫刊物《8 Bit Gag》,經常將坂本教授跟David Sylvian描繪曖昧暗戀關係。   珍藏的戰場上 自己首張擁有的《戰》日版LD影碟,是1995年購於日本的新星堂,有幸於1998年坂本教授來港宣傳專訪為它簽名留念,後有兩款不同的英版DVD,再到Criterion Collection系列推出的藍光碟版本,各有不一樣的Bonus Features值得擁有;不過,論最特別的私藏分享,是九十年代初於銅鑼灣松坂屋,購入日本著名音樂盒廠牌Opus,其中Screen系列內的《Merry Christmas Mr. Lawrence》音樂盒,早已絕版多年,後來Relaxing Orgel系列的音樂盒音樂CD《坂本龍一Collection》亦有更多音樂盒版本提供。至於今回三十周年的SHM-CD雙碟版,碟二輯錄的26首從未發表配樂版本是焦點所在,當中不乏原裝demo及不同長度的變奏版本,如長達五分半鐘的主題音樂M-34,前奏加長及採聲混音不一樣,又或個人至愛《Ride Ride Ride》純音樂版本,驚喜不絕,美中不足是沒有《Forbidden Colors》MV及任何罕有錄音;另外,當年電影原聲的純鋼琴版專輯《Coda》,亦同樣以全新SHM-CD推出,並有Seigen Ono參與重新re-mastering,提升更完美音質。  

2014-01-09

欲罷不能,上期分享完2013好好聽,今期再有2013十個Like,心水推介以下十張好碟。 Ulrich Schnauss 《A Long Way To Fall》:這些年來Schnauss集中以song-oriented為主的獨音創作元素,《A Long Way To Fall》既有上回《Goodbye》曲式伸延,旋律感強而有味;序曲《Her And The Sea 》媲美七十年代德國progressive電音變奏,《Like A Ghost In Your Life》 唯美ambient chill-out小品,同名主題曲詩意境界的配樂,整體貫徹精緻細膩的電音魅韻。 M83《Oblivion》:首回電影配樂提升拿手的post-rock電音氛圍,如一幅幅浩瀚壯麗的未世風情畫,跟主角Jack Harper身處的荒蕪末世互動;序曲《Waking Up》電音跟絃樂合奏出濃濃的《創戰紀》張力再造,《Supercell》則有《黑夜之神》標誌式結構改組變奏,夢幻淒美的《Jack’s Dream》及挪威唱作人Susanne Sundfor主題曲《Oblivion》同屬美不勝收。 La Honda《I See Stars》:原名Sarah Joyce,有新Karen Carpenter美譽的巴基斯坦女歌手Rumer,初出道時以Sarah Prentice之名,於2000年合組的英國四人樂隊La Honda,首張專輯《I See Stars》終告重見天日,依然找到更多很六十年代的pop-folk美樂薰陶,同名主題曲旋律清新雋永,一聽入心,中段懷舊而優美的和聲過門有驚喜。 Sankt Otten《Messias Maschine》:德國電音二人組群星拱照全新專輯,包括Can鼓手Jaki Liebezeit為三首單曲帶來非凡的Krautrock迴響,Ulrich Schnauss為《Im Himmel angekommen》添上簽名式的電子層次感,來自美國post-rock樂隊Maserati主腦Coley Duane Dennis,更以出神入化的echo-guitar彈奏,如Pink Floyd跟Kraftwerk碰上的微妙電幻,構成2013最出色的電音專輯代表作。 We Are Loud Whispers《Suchness》:東京女與西雅圖男,承襲一貫東瀛北歐無菌清新氣息的二人新組合,電音加木結他,且不時引入Brass吹奏,如《You Surround》找到昔日Zabadak樂團的真善美pop-folk感覺,也注入不少dream-pop與點滴glitch電音火花,隊名本身的反諷意識,跟他們簡約細膩又晶瑩剔透樂風,倒又不失幽默玩味。 Capsula《Solar Secrets》:西班牙三人獨立樂團第九張全新專輯,終如所願,得到偶像David Bowie合作夥伴Tony Visconti名師監製,如虎添翼更上一層樓,初聽序曲《Riverside Of Love》的post-punk懾人張力,好比The Chameleons上身一樣,《Blind》又是另一首型格十足的garage-rock佳作,全碟騷靈搖擺玩出神采。 Darkside《Pyschic》:美國ambient/down-tempo二人組首張專輯,沿途愈聽愈有深不可測的吸引力,由開首11分鐘多的《Golden Arrow》電幻實驗progressive始動,到第二首只得1分鐘多的《Sitra》,然後《Heart》及《Paper Trails》以blues rock手法演繹,大膽破格,有技巧又編唱皆精,2013好玩奇妙之作。 Porcelain Raft《Permanent Signal》:來自個人喜愛的Sunny Day Sets Fire主將Mauro Remiddi化名的獨立出品,比上張《Strange Weekend》更沉鬱低調,集結Placebo、Radiohead及Blonde Redhead精華元素,令人不自覺墮入迷失氛圍之中。 Gold & Youth《Beyond Wilderness》:加拿大四人電子新樂團,不難發現深受八十英倫新音樂養分孕育成長,爽朗電子節奏跟電結他伴奏,找到源自New Order、DM、Roxy Music等變種基因,女成員Lousie Burns主唱的細碟《Jewel》人聽人愛。 Sebastian Plano《Impetus》:阿根廷獨立音樂人,加盟德國廠牌Denovali Records的首張專輯,以新古典鋼琴跟弦樂主導下的感性人生,偏向唯美憂傷的配樂布局,每一下動人琴音,都有點滴在心頭的思潮起伏效應。

2014-01-02

還記得2012的末日論?2013真如所願,是一個自我提升的新時代重新降臨,從一位樂迷角度來看,倒真是一個意想不到的豐收之年,回顧2013的好好聽,無論是新知舊雨,都有不少值得回味的精采專輯作品慶重生。  樂極迎新知 2013樂壇新人類水準極高,首推利物浦五優生Outfit《Performance》,曲式旋律有個性,混雜八、九十年代的英倫新音樂風,找到一些源自Radiohead、China Crisis、Kings Of Convenience及Blonde Redhead的成份薰陶,從而認識Double Denim這個獨立廠牌,並發現另一驚喜,紐約電音新女后Empress Of,原籍西班牙的23歲女唱作人Lorely Rodrigue的化身,首張EP《Systems》內一曲《Hat Trick》,美不勝收的浪漫dream-pop電音,媲美Liz Fraser遇上Julie London的所謂「超新聲」,同於美國發跡的異國電緣,亦有OOFJ二人組,女主音Katherine Mills Rymer是南非人,負責音樂的Jens Bjornkjaer是丹麥人,他們的《Disco To Die To》又是2013驚艷之作,延伸Portishead及Goldfrapp式「電幻夜迷離」魅影,兩首細碟《Death Teeth》及《Pinstripe Suit》 詭秘異常曖昧情慾的音像構圖,足以媲美David Lynch及Angelo Badalamenti《Twin Peaks》基因分裂新變種。 至於英國倫敦的四人迷幻搖擺樂團Splashh《Comfort》,則成功重拾shoegazing的感官衝擊,細碟《Vacation》更引入迷幻surf-rock元素,其他如《All I Wanna Do》、《Need It》及《So Young》都屬上乘之作;多倫多的二人新貴Moon King《Obsession》肯定令八十英倫Indie-pop迷一聽鍾情,細碟單曲《Only Child》由夢幻和聲到編曲手法,不難找到當代4AD或Cocteau Twins的同系餘韻;英國二人組合Public Service Broadcasting亦終於2013年發表首張專輯《Inform-Educate-Entertain》 ,玩純音樂演奏為主,混合electronic及post-rock於一身,引入大量四、五十年代的英國政府宣傳片,及一些舊電影片段等獨白sampling,玩創屬於PSB自此一家的獨特音樂風格;當然,蘇格蘭三人電子組Chvrches《The Bones Of What You Believe》如何將synth-pop開心番埋嚟,令電音迷樂而忘返;不得不提,還有We Are Loud Whispers《Suchness》、The Night VI《Still Thinking Of You》、Daughter《If You Leave》……等,多不勝數。   舊雨翻尋味 2013亦有好多八十慶回歸之音,先說至愛Depeche Mode轉投Columbia旗下的《Delta Machine》,評價一般,最大驚喜是今回Dave Gahan作品比Martin Gore明顯好聽得多,如《Broken》及《Secret To The End》;相比之下,OMD《English Electric》繼續回饋死忠電音迷,比上張《History Of Modern》更上一層,贏得一致口碑;Visage相隔近三十年回歸之作《Hearts And Knives》不復當年勇是預料之內,細碟《Shameless Fashion》玩回百分百新浪漫型格,已算不錯;Karl Bartos亦有自2003年《Communication》後的十年回歸新作《Off The Record》,只屬不過不失,以《Without A Trace Of Emotion》,爽朗鏗鏘的動感電音,Karl Bartos首度唱出多年來背負Kraftwerk包袱的真情剖白;Goldfrapp亦帶來自出道名作《Felt Mountain》後的代表作《Tales Of Us》,全碟旋律優美,簡約雋永,感性得讓心靈盪漾;然而,2013有兩張公認最佳回歸之作,分別是Pet Shop Boys《Electric》及Daft Punk《Random Access Memories》,前者終告一洗多年悶風,重返最拿手的Euro-dance勁歌熱舞,後者愈是期待愈是美麗,找來多位舉足輕重樂壇猛人互擦火花,其中《Giorgio By Moroder》見證新舊兩派電音奇才的世紀相遇,Giorgio Moroder大師竟玩自我介紹,殺你一個措手不及,出奇過出奇蛋。  

2013-12-19

又到聖誕,看新聞又見美國人在感恩節Black Friday如何瘋狂購物不久,香港工展會的一蚊福袋,見到公公婆婆爭個你仆我碌,當任何大時大節都淪為搶錢商機好日子,這個世代是否只剩下「消費與頂你個肺」的生活模式?大家天天不明所以邊鬧「頂你個肺」邊幹活,每月出糧亦不由自主「消你個費」來換取暫借的洩慾快感,那麼,聖誕節是否又必然Merry Christmas好快樂?或許,完全多得一首又一首傳統聖誕詩歌,如與生俱來的快樂頌,一直長伴我們千世紀;幾十年來,好多歌手樂隊似乎都同對聖誕歌曲情有獨鍾,總有至少一兩首聖誕歌或聖誕專輯普天同慶,今期亦跟大家分享個人不同年代的聖誕佳音備忘錄。  難忘的1984 「再聽這古老擴音機,就似是置身於1984……」是本地二人組合Swing曾如此懷念《1984》,到底1984年的聖誕節有幾令樂迷念念不忘?Band Aid《Do They Know It’s Christmas》是當年英國一連五星期的聖誕冠軍歌,當大家都忘於籌備派對,準備衣著打扮,又或選購禮物之同時,可曾想到有些地方有些人,根本連聖誕節也不知是何事?上世紀最矚目的樂壇善舉盛事,一首既好聽又有意思的群星大合唱,之後分別有1989年Band Aid II及2004年Band Aid 20的延續篇;然後,Wham!《Last Christmas》亦是1984年的聖誕名曲,翻唱版本眾多,時至今日,依舊年年大派用場,又有誰在意曲中本屬失戀傷心聖誕之真諦?近年以The XX玩出低調電味的BBC現場版,及Scala & Kolancy Brothers的詩歌版最引人入勝;另外,Frankie Goes To Hollywood《The Power Of Love》感動心靈的三皇來朝MV,又或Spandau Ballet《Round And Round》借四季佳節喻意循環兜圈的人生道理,全屬1984的古老擴音機珍藏回憶。   回味的1995 1995年日本二人電子組合Dip In The Pool推出《Miracle Play》聖誕細碟單曲,日文為《天使降臨之夜》,旋律優美動人,甲田益也子如天使般的聲韻,閉上眼靜心細聽,總自動浮現一幕幕白雪飄落的和諧景象,曾幾何時,成為自己每年聖誕的「不設劃位」電台節目指定選曲;同年,Minimal有幸跟黃耀明合作《萬福瑪利亞》一曲,並於聖誕時分,再來一個名叫「Go Tsim Sha Tsui East」的混音版本,當年平安夜晚上,在銅鑼灣時代廣場的倒數派對,亦被明哥邀請一起現場演出這個Remix版本,回味無窮;實在,自己跟明哥的聖誕混音似乎特別有緣,1997年有《來 (The 2nd Coming)》,2000年有《罅隙》Chill-Out版,2004年則有《劃出彩虹》為聖誕活動演出的X’mas期限混音版。   失樂的2013 今年又如何?個人而言,唯一驚喜就只得Erasure《Snow Globe》合輯,首推十六世紀拉丁聖誕詩歌電氣改造的《Gaudete》,開首即來Andy Bell天使清唱,再轉入Vince Clarke手到拿來的Syn-pop編曲,重拾一點Depeche Mode初出道的Analogue魅韻構圖;另外,我會選擇Goldfrapp《Tales Of Us》,根本它絕對是屬於冬天,尤其至愛的—《Annabel》,十度以下的冷空氣氛圍下的寂靜美,倍覺對號入座;然而,去年2012末日陰霾下,大家可能錯過了的Tracey Thorn《Tinsel And Light》聖誕合輯,是重溫好時機;如今聽著明哥剛發表的全新主打《太平山下》,又想起1988年達明一派《今天應該很高興》,原來25年過後,活在山下的,一天比一天好焮,多麼多麼的瘟症,彼此仍見證在面前,阿門!  

2013-12-12

從來都對所謂熱潮不太著意,尤其今年歐美捲土重來的黑膠唱片回歸熱潮,需知道,黑膠遇「熱」即溶,遇「潮」濕會發霉,熱與潮都是黑膠死敵,所以,不要再說甚麼黑膠熱潮;這令我想起2007年的膠事,當時市面上推出首部USB黑膠唱盤,傳媒亦爭相催谷過一輪黑膠熱潮,最後又如何?其實黑膠唱片一直都有保持一定出產量,樂迷們應該知道這些年,HMV不少分店早設有黑膠唱片專櫃,好像中環置地舊店,古典部出面有兩個12格大櫃的貨量,曾幾何時,經常到此進貢,購買不少7吋及12吋細碟,說到底,根本只是一個「物極必反」的音樂市場現象,多於甚麼熱潮不熱潮,更不應變成人云亦云盲目追捧的潮物。 CD末日詛咒 去年匈牙利有一個廣告媒體Muzzia,惡搞一場名為「CD is Dead」的葬禮巡遊,眾人高舉印有CD 1982-2012的黑布,最後所有參與者將大量CD棄置入棺材內,象徵網上數碼音樂,已全面取替CD,而CD已完成了它在音樂界的歷史任務。到底CD是否真的快將壽終正寢?近十多年來,自私人電腦及網絡愈趨平民生活化,MP3音樂數碼檔案應運而生,令整個聽歌習慣全新起革命,或許,當將CD轉入電腦檔案的動作叫做rip之同時,是否已埋下R.I.P.之同義之詛咒,君不見人人都樂於將新買的CD如此慣性rip入電腦後,從此這張CD就不聞不問放棄置一旁,直至某天一時興之所至,想拿出來一聽,怎料發現CD原來已自動報銷,只因不少用料低劣的CD及DVD,是可以出現龜裂、發霉、氧化、塗層脫落……等毛病,當年承諾的耐用問題,倒跟香港五十年不變世紀大騙案相若。當然,CD仍有它僅存價值,只限於Deluxe Boxset的珍藏特別版多容量精選取向,與及AV發燒友的貴價靚聲CD市場。 黑膠輪流轉 還記得,八十年代中後期,CD開始逐步取代黑膠唱片市場地位,到九十年代,人人都嫌棄黑膠大大隻難收藏又阻地方,大量棄掉家裡的黑膠唱片,結果滿地盡是黑膠棄嬰,有誰料到,風水輪流轉,如今CD殊途同歸,大家又嫌棄它物非所值,反再重投黑膠懷抱,好比追尋回味久違了的初戀無限Touch,取得不一樣的analogue原音滋潤,由親手從唱片封套拿出唱片,慢慢放上唱盤,對準坑紋輕放下唱針,又或調較平衡及清理唱針……之餘,好比辛曉琪《味道》:「想念記憶中曾被愛的味道」,那是一陣由黑膠封套跟唱片散發的獨特氣味,沒錯,無論是全新及二手黑膠唱片,總能提供一種難以言喻的非常感,不得不提一套至愛電影《快樂從心開始》,英文片名為《Reign Over Me》,主角Charlie強制自己選擇性失憶,逃避面對妻女死於911客機事件真相,過著與群眾疏離的自製空間生活,花了6年時間重新儲藏好多舊黑膠唱片,全屬其成長時期聽過,但未擁有過的回憶,藉此尋回昔日情感。 膠人膠樂事 回歸基本,MP3又好,CD又好,黑膠又好,有人愛罐裝咖啡,即開即飲,有人愛即磨咖啡,慢慢享受,各取所需,始終聽歌態度才是重點,愛樂從心開始,沒必要甚麼都需掛上「潮流興」三個字,有心嘗試聽黑膠是樂事,不是潮事,等同養寵物一樣,都應停一停,想一想,他日又會否嫌棄黑膠阻地方而後悔莫及;早前,有記者問我認為今次黑膠回歸熱潮可以維持多久?我答道:「沒人會知,也不用預測,真正愛黑膠聽音樂的,根本懶理這些!」

2013-12-05

若問對我平生最愛的唱片之一,Tears For Fears(TFF)《The Hurting》必屬首三位,那是TFF一個灰暗起步點,由Roland Orzabel及Curt Smith為首的TFF光輝歲月,其實就只維繫於八十年代的「黑擇明」三部曲,1983年《The Hurting》是悲慘世界 、1985年《Songs From The Big Chair》是曙光初現、1989年《The Seeds Of Love》是豐盛人生,期後分道揚鑣,再到2004年《Everybody Loves A Happy Ending》大團圓結局;不知不覺,《The Hurting》原來已經面世三十周年,隨著唱片公司最新推出的此套3CD+DVD特別紀念版boxset,一起追憶三十年淚影傷痕。  坐擁瘋狂世界 對《The Hurting》的個人情意結,絕對源自孤寂少年,面對未知世界的恐懼心態出發,有人會形容為只是強說愁的少年十五二十時,實則,時至今日,《The Hurting》的感染力與日俱增,如今長大成人後,有感自己原來已身處歌曲的現實世界內,逃不了,走不掉……正如《Mad World》的啟示應驗,當人類在瘋狂世界不斷兜圈又兜圈,光陰不斷燃燒又燃燒之時,三十年過後,這個世界比之前變得愈瘋愈狂,失常又失控,只因「Everybody Wants To Rule The World」多過想「Change The World」,甚至早就已「Kill The World」,我們最後只能於《Pale Shelter》得到臨時庇護,大家活像受困於霸權制度裡的《The Prisoner》,當年TFF已提問:「Is It The Start Of The Breakdown?」你們仍盲從為下一代在甚麼起跑線上定生死而自尋煩惱?《Suffer The Children》早嘆謂親子的愛不應是這樣!   十八個月心血 從碟內《The Hurting》的製作專訪特集,回看TFF盡情分享鮮為人知的二三事,同屬傷痕斑斑,單是唱片監製也換過好幾位,他們當年跟Mercury Records的早期合約,由兩張細碟成績定去向,怎料《Suffer The Children》及《Pale Shelter》敗陣而回,幸得當時的A&R經理Dave Bates力撐之下,成功爭取繼續合作之緣,據Roland表示,原來《Pale Shelter》曾經找錯Mike Howlett做監製,Mike本是一位很出色的唱片監製,跟他合作過的有A Flock Of Seagulls、OMD、Blancmange……等,全屬當代出名的英倫電子樂隊組合,不過,由於他主導TFF仿傚類近The Human League《Dare》電子跳舞節奏的流行樂風,即是全用上Linn Drum鼓聲做節奏底層而不滿,難怪事後他們亦曾以Re-recorded形式再版發行,結果,經過多重波折後,《The Hurting》合共花上18個月時間才告完成,才成就出此張TFF驚世典藏。   尋找傷痕基因 《The Hurting》尋根之路,一切從著名心理學家Arthur Janov名作《Primal Therapy》開始,既是全碟歌曲靈感泉源,連TFF之名也來自其1980年《Prisoners Of Pain》一句「Tears as a replacement for fears」之餘,亦曾想過用History Of Headaches為隊名,慶幸他們當機立斷;Roland不諱言備受Gary Numan《Are Friends Electric》及《Peter Gabriel 3》音樂薰陶影響,遇上鍵琴手Ian Stanley又是感恩,他為TFF早期創作提供大量電音製作上的支援,功不可沒,實在,TFF成功糅合新派電子清新搖擺元素的音樂個性,自此一家;此3CD輯錄大量罕有珍貴的不同錄音版本,及Peel Sessions等Live Sessions,好多都屬初CD化,絕版多年的《In My Mind’s Eye》1983年演唱會實錄,更首度以DVD復刻,再加上兩本用心編印的紀念圖文集,足以引證「愛過痛過亦願等」是此文最貼切的標題及完稿之句。

2013-11-28

愈夜愈美麗,有時候,我們都愛尋覓暗中作樂的淒迷誘惑,Pet Shop Boys一曲《We All Feel Better In The Dark》,開首Chris Lowe第一句是「The Secrets Of Sexual Attraction」,黑夜總是集結七情六慾,驚喜不絕的未知數,正如我們都不經意情投夜迷離的電音氛圍,自九十年代中,Portishead《Dummy》驚艷初邂逅,不斷追尋這種混合電影配樂煽情結構,跟Trippy電音編排及夢幻女聲互動的迷惑布局,好像Hooverphonic《2Wicky》、Mono《Life In Mono》及Goldfrapp《Felt Mountain》,又或北歐的Huski 《Love Peace Pain》等,當局者迷,一聽一心動,今年繼續有驚豔新發現,他們是來自美國紐約的OOFJ。 情繫分半鐘 回憶跟OOFJ的初相遇,始於他們首張專輯《Disco To Die To》廣告片,分半鐘情定終生,播放選曲《For You》原是非主打細碟,卻如此對號入座,由一段美不勝收的弦樂編排主導,帶點悲調憂傷的懾人造句,轉接上女主音淒美夢幻性感演繹,及細膩電音沿途大包圍,等同Goldfrapp《Felt Mountain》的驚艷延伸,對於傾情「電幻夜迷離」一族,魅韻沒法擋是這種,有趣是此乃《Disco To Die To》的黑膠指南短片,主銷唱片封套包裝設計有多好玩,封底玩體感變色如當年Massive Attack的細碟Boxset一樣,想還原只需放入雪櫃便可,於是,立即找聽更多OOFJ,不得了,愈聽愈不能自拔的跌入這個迷離電音域。 黑白型天使 最初,已倒懷疑如此歐洲味重的OOFJ是美國原產出品,原來女主音Katherine Mills Rymer是南非人,負責音樂的Jens Bjornkjaer是丹麥人,只是大家於美國讀演藝課程結識,且變成他們音樂發跡地,由唱片封面到MV及宣傳照,OOFJ偏愛以黑白示人,Jens是反潮星分子,向來獨沽一味白Tee牛仔褲為主,故此,OOFJ滲透視聽美藝的音樂形象,相當鮮明有個性,且看兩首MV仿造音樂電影的製作取向已誠意可嘉,《Death Teeth》及《Pinstripe Suit》打從很Angelo Badalamenti式的淒迷樂風,到詭秘異常曖昧情慾的影像構圖,足以媲美David Lynch《Twin Peaks》基因分裂新變種,事實上,外國傳媒好評如潮之同時,都一致認定OOFJ是David Lynch及波蘭斯基兩大名導的暗黑驚慄共同體音像化身。 懷舊光影美 不說不知,整張《Disco To Die To》錄製過程,竟同是一趟很Free-form音樂旅程,就當它是David Lynch《Lost Highway》,全碟歌曲均由不同地方灌錄,如《Death Teeth》竟是Katherine南非媽媽家裡完成,連其鸚鵡叫聲也有一起收音入內,當然,貫穿全碟最氣派非凡的弦樂部分,則交由「布拉格管弦樂團」演奏合成,電幻古典得到如此完美禮待互動,一首很東歐甚至俄羅斯味的純音樂《Putinistic》可見一斑,原來OOFJ的電影薰陶並非源自David Lynch,他們只看過David Lynch好幾部電影而已,反卻偏愛二次大戰的俄羅斯紀錄片及英瑪褒曼電影,如果要OOFJ為一套舊片重新配樂的話,Katherine肯定回答:「必不會是大家預期的David Lynch《Twin Peaks》吧!應該是安東尼奧尼《The Passenger》,愛它夠疏離又夠酷!」最後,究竟OOFJ是如何讀法?好簡單,即是O-OF-J。

2013-11-21

女孩子揹著結他自彈自唱,從來都易討人歡心,由英國Julia Fordham、美國Suzanne Vega、日本YUI、台灣陳綺貞到香港盧凱彤,大家都以玩alternative folk pop為依歸,斯文得體配套秀麗氣質,當中甚至有知性派唱作人之稱;個人而言,自多年前迷上來自蘇格蘭愛丁堡的KT Tunstall後,今年又有新發現,正是這位生於加拿大渥太華,近年移居法國的黑人女唱作人Melissa Laveaux,繼2008年首張專輯《Camphor & Copper》相隔五年,以全新姿態推出的《Dying is a Wild Night》,正如碟題所言,確有置諸死地而後生的驚喜不絕。   郵差速遞初邂逅 始於今年四月的YouTube尋樂,赫然見到Melissa Laveaux《Postman》MV,一聽著迷,先由略帶軍樂節奏的鼓擊啟動,再引入Melissa一手型格十足的結他彈奏,就是這樣以同一個很jazz funk又groovy的pattern不斷重複玩變化,偏灰調的風格,沿途配有一些既鬼魅而夢幻女和聲,最特別是Melissa天生獨特的聲線演繹,疑似是Ella Fitzgerald及Sarah Vaughan的混合新聲系延伸,粗中帶幼加少少沙,主旋律的phasing處理有個性,歌者跟歌曲本已夠酷到極,MV概念同樣別出心裁且詭異非常,由全黑人女舞蹈員演出,初出場有一位身穿Tuxedo的神秘女黑人,跟著出現變臉紅衣女在舞動,再加入黃衣女及Melissa的白衣女,最後四個單位在森林相遇,神秘女黑人變出一隻巨鳥將紅衣一族捉走完場,不妨細心推算這四種顏色的隱喻,是否正跟地球人種不謀而合? 多重國籍分身術 從維基資料所見,Melissa雖是出生於加拿大渥太華,卻擁有海地人遺傳血統,難怪構成Melissa經歷非一般的成長期,她說:「我就好似不停於兩個不同世界遊走穿梭,在家面對親人是海地人,外出就變身加拿大人,既要認知自己的根,也要融入加拿大的民生文化,在學校及家裡說法文,跟朋友就以英文溝通。」因此亦造就Melissa建立出一種很與別不同的身份個性;實在,聽回其首張專輯《Camphor & Copper》,近乎一支木結他加上一些tribal節奏自彈自唱完成,簡潔有力的樸實氣質,早已流露Melissa如何擅用其混種文化的天賜本錢。 暴雨夜後大變身 初看《Dying is a Wild Night》這個碟名,大家必以為很絕望很死亡,事實剛好相反,原來Melissa是借用十九世紀著名美國女詩人Emily Dickenson其中一句名言「Dying Is a Wild Night and a New Road」,碟題留有後著之同時,何嘗又不是Melissa自尋新出路的轉捩點;沒錯,《Dying is a Wild Night》 跟五年前《Camphor & Copper》的Melissa判若兩人,所指是她成功吸取不少優質流行元素,找來The Jazz Basterds合作,其中包括有Poni Hoax成員,以及Air的鍵琴伴奏樂手,得到型格化編曲改造,令自己潛藏的唱作天分得以更上一層的發揮昇華,好像《Dew Breaker》媲美Sade的懾人魅影,《Hash Pipe》活像當年Cyndi Lauper的跳脫爽氣,《Pretty Girls》直情是高水準Indie-pop造型,及Portishead魅影重重的《Cart Sans Horse》,Melissa心願有緣成為Tarantino電影選曲,個人則認為如果Massive Attack找她合作亦指日可待。 上周「二加一電音館」一文,因手民之誤,《Fade To Grey》的主唱應為Visage, 特此更正。  

2013-11-14

1986年,Pet Shop Boys名曲《Opportunities (Let’s Make Lots Of Money)》其中兩句歌詞:「I’ve Got The Brains,You’ve Got The Looks,Let’s Make Lots Of Money……」,活像是二人電子組合夫子自道的主題曲,一人前靚聲主音,一人後玩創電音,男男/女女/男女陣容,八十至今,電光火石,多不勝數,由歐美的Yazoo、Eurythmics、Soft Cell、Blancmange、Naked Eyes、Erasure、Camouflage、Red Flag、Mono、Tricky、Goldfrapp、Marsheaux……到本地的達明一派、浮世繪、凡風、風之Group及PixelToy……等,沒完沒了,尤其laptop電音新世代愈趨普及化,相關電子樂器軟件及Apps既價廉又物美,甚至免費下載任你玩,相比八十analogue舊電氣時代,電子樂器件件動輒數千過萬逐部儲,絕對有身在福中不知福的天淵之別。 香江電火花 還記得九十年代末,本地一隊名為異人問津館的電子組合嗎?靈魂人物James Ting後轉為幕後音樂製作人,這些年來,為不少本地主流歌手打造大熱, 去年藍奕邦《好風光》專輯更贏得一致好評;今年James最新搞作,找來女歌手安娜.貝兒(Annabelle),以Sparkx之名玩創新火花,他們的自我介紹:「狂我獅子和神經質處女座的電子合成節拍」,並於「香港橡皮重低頻音像所」下形成的音樂異人,聽到首支主打《Tik Tak》,再引證James如何深受八十英倫Synth-Pop薰陶的電路基因,巧妙將Visage的《Fade To Grey》的法式讀白,跟Eurythmics的《Sweet Dreams (Are Made Of This)》的招牌Lead-Syn玩變奏,編曲倒有好感,可惜到女主音開腔主唱後,卻堅守Canto-Pop的商業維穩習性,即是聽落又跟James為其他主流女歌手編造之作,只屬大同小異,尚未為Sparkx建立較獨特個性標記。 加州軟金屬 原籍波特蘭,現居加州的Soft Metals,組成於2009年,同是聽七、八十好音樂成長的電音男女,今年剛推出的第二張全新專輯《Lenses》,封面貫徹上回曖昧接吻動作之餘,Syn-pop跟Dream-pop亦混淆不清得更上一層,Ian Hicks擅用大量早期analogue電子樂器,重拾原汁原味的八十電音,而非虛擬復刻的仿冒加工,配套Patricia Hall夢幻誘人的縹緲女聲演繹,細碟《Tell Me》由經典TR-808編造的電鼓節奏,跟鏗鏘電音sequence的完美處理,一聽入迷,其他如《Hourglass》、《In The Air》及《When I Look Into Your Eyes》,更可找到一些源自Yazoo及Bel Canto 混合變種之音。 紐約新電后 說到電音Dream-Pop,最後,也想介紹來自美國紐約一個非常出色的電音新名字Empress Of,即是原籍西班牙的23歲女唱作人Lorely Rodriguez化名,事緣今年4月從網上聽到她的新單曲《Hat Trick》,美不勝收的浪漫電音,媲美Liz Fraser遇上Julie London的所謂「超新聲」,外國傳媒當然又將她跟Bjork及Kate Bush等相提並論,立即訂購她加盟Double Denim旗下首張十二吋EP《Systems》,不得了,全碟四曲皆屬精品,帶點東方電魅的《No Means No》及層層疊家鄉語聲演的《Tristeza》,愈聽愈好聽,紐約新電后,絕對沒有改錯名,肯定是2013年其中最重要的電音新發現。

2013-11-07

跟不少年輕新生代談聽歌,沒錯,不是音樂,只是聽歌,大都表示平日只是從手機按個鍵就一直隨身聽,一首歌的旋律倒還認得,至於歌名主唱之類就一概不理,從他們平淡反應來看,聽歌就等同生活解悶的BGM而已;還好,尚有些比較想開闊耳界的,卻有感時下好多歌手唱來唱去都是差不多的乏味流行曲式,根本分不清主唱的誰是誰。   早說過這十多年來,全球主流樂壇貫徹主打Hip Hop/R&B的global boring不歸路,人人都在爭住唱,個個都跟住又學又扮又跳一些外國指定示範級,一式一樣的演繹方程式,即是最好有咁高Key唱咁高,聲嘶力竭盡現頸筋,Ad-Lib有幾多加幾多,跳舞有幾Chok得幾Chok,就自會贏得一般愚昧觀眾,報以歎為觀止的膚淺掌聲,認定這就是一位好唱得之藝人,有足夠理據來值得支持追捧。 乏魅同樂會 廣告傳媒最愛說甚麼都要盡顯真個性,很抱歉,試問主流樂壇有幾何見到有真個性存在?甚麼是偶像?本就是商業包裝下的搖錢木偶,為迎合市場而塑造出來,表裡不一的偽個性,最後通通變成娛聞狗仔追嗅見報的連鎖效應,如此不堪的生態循環,也不要再只一味說傳媒或網民故亂唱衰樂壇,凡事總有因果,再看看先前全城皆話的「發夢傳奇」及「超級懼聲」交足好戲扮知音,到底是尋找好歌聲,抑或招募新藝員?當中有幾多成功出碟「做到好歌手」,真相是只有更多入會後乖乖幫手做配角做主持,再說得直接一點,就算有幸出碟的,又是成為唱來唱去都是大同小異的「乏魅同樂會會員」,就算真有好歌聲,卻沒好歌獻給你。 苦幹為何事 成功需苦幹,本地樂壇偏偏好多天王天后的成功,卻非完全苦幹於音樂上,只懂花心思玩甚麼潮流新形象,曲風個性就例必不需太鮮明,總之但求易入耳,又易入口,讓大家去K跟住唱就是了,真正日拼夜拼的所謂苦幹,反是拍戲拍劇拍廣告做代言人之類,才是為公司賺大錢的主職,記得曾聽過一位樂壇天后訪問表示,因為公司早已安排有關拍攝廣告的時間,致令是次演唱會彩排不足,最後也影響到她的現場失準問題,不知所有每天同樣更需苦幹維生,真金白銀買票入場的歌迷聽後感如何? 工廠愚民樂 曾幾何時,羅大佑創立過一間名為「音樂工廠」唱片品牌,英國也曾有一間著名的獨立廠牌Factory Records,兩所工廠都先後創造出好多自此一家,具代表性的優秀工廠出品;可惜,當一個樂壇活像由同一間工廠模式運作之下,那早就危在旦夕,早前曾跟一位過江龍音樂才子訪問,問他對於香港樂壇好多音樂創作人要生存或者「襟撈」,甚麼流行音樂類型都要懂得玩,結果,形成好多音樂人都變成只是一個個音樂商品製作人,好多都欠缺鮮明獨特的音樂個性有何睇法?他回答:「我反問是否有需要呢?好多好有個人風格的音樂人,但沒有人找他合作,他們都未受大眾認同,沒有共鳴感,現實就是殘酷,香港的小眾音樂市場真的很細小,所以要在香港做到一個所謂有特色的音樂人更加困難,因為做幕後音樂創作的,大家都是受薪於客戶,是需要交出達到客人要求具備專業水準的應有服務。」畢竟,聽歌始終是個人喜好,從來就只有主動尋樂,又或被動愚樂,更有說根本就只有好聽與不好聽之別,港人精神,需不需要「樂壇」關我干事,悉隨尊便。  

2013-10-31

未介紹主角Diamond Version,先要分享自己近年看過最難忘的電音現場回憶,那是2006年10月的坂本龍一 + Alva Noto《Insen》,先後於澳門大炮台博物館及香港大會堂感官直擊。 諷刺是前者由澳門政府文化局重金邀請,免費獻給澳門同胞,秋高氣爽的自由草地上,大自然跟數碼電音的奇妙互動,還要是靚聲得好緊要,比後者香港政府要市民購票入場好feel百倍,完全兩回事,好多知音都慨嘆早知寧願買船票過濠江,總好過真金白銀換來又局促、又衰聲的一個遺憾;轉眼又7年,香港的所謂藝術發展依然故我,一切由做show式的消費主義出發,用鈔票蓋眼將藝術跟經濟發展混作一團,難怪這個政府只懂玩弄語言偽術,此偽等同彼藝之下,當然從不知藝術是何物! 簡約電音光影 Diamond Version兩位靈魂人物Caresten Nicolai及Olaf Bender,本是德國電音廠牌Raster-Noton創辦人,而Alva Noto就是Nicolai的化名,他與坂本教授合作的五張EP系列及巡迴演出,得到一致高度好評迴響,尤其《Insen》tour的電音光影設計最具視聽震撼印象,台上只用一塊11米x 1米的LED顯示屏幕,由影像設計師Karl Kliem透過midi及rendering技術即場同步處理,將鋼琴原本8個octaves轉為2個octaves範圍,並借助軟件Final Cut Pro將音源及影像結合,製造出如萬花筒的幻變視效,簡約之中不乏暗湧迫力;Diamond Version則以Minimal Techno及實驗電音元素為基調,配合YouTube上的Diamond Version TV視聽頻道,再延伸如此出神入化的簡約電光幻影標記。 新舊互結電緣 自去年9月至今年7月,Diamond Version共推出五張十二吋EP,以統一全黑底白鑽邊Logo設計的EP1-EP5系列,卻非自家Raster-Noton出品而轉由Mute發行,原來又是一趟惺惺相惜的觸發電緣,始於去年倫敦的《Short Circuit Electronic Festival》,當Mute老闆Daniel Miller遇上Diamond Version一見如故,Nicolai說:「兩個電音廠牌雖屬不同時代,卻有共同理念,終能一起合作是很神奇的事!」沒錯,只要聽過Diamond Version的電音迷,自會重拾一種久違而難以言喻的興奮感,如EP1《Empowering Change》既找回大量早期Depeche Mode細碟B-Side實驗味聲效魅韻,亦不失建立自家的電音型格,那種扎實有力有深層次,夠punchy夠原創心思的電音質量表現,始終仍是德國最強,難怪Daniel Miller如此盛讚他們。 德日電型光管 Diamond Version第三位主角是日本視聽藝術家Atsuhiro Ito,以擅玩自創的發聲電光管即興演出備受注目,舞台上的互動火花更令人拍案叫絕,看似電結他手變種,更似星戰電光劍武士揮動出noise effect,跟Diamond Version扭動變調的電音節奏互拼一番,比唱片版本玩出截然不同的官能刺激新境界;最近,Diamond Version此EP1-EP5系列亦以特別版Box-set形式推出,EP4的《Get Yours》兩個版本更是自己2013年至愛的電音推介之首。

2013-10-24

英國利物浦盛產好樂隊,自半世紀前The Beatles誕生,令利物浦以至整個英國西北的Merseyside區域一鳴驚人,並成功開創Merseybeat樂風;時至今日,來自Merseyside的優秀音樂單位質量,卻似有每下愈況跡象,由八十年代有A Flock Of Seagulls、Frankie Goes To Hollywood、China Crisis、Icicle Works、OMD、The Pale Fountains 及 Echo & The Bunnymen……九十年代有Space、Apollo 440、Gomez、The Farm……到千禧年過後只剩Ladytron、The Rascals、The Bandits、The Zutons……等;2013年,當這五人樂隊Outfit推出首張專輯《Performance》後,口碑盛讚不絕,且被譽為近十年自The Coral後,久違了的利物浦最佳新名字。   八、九十的呼喚 記得初認識Outfit的第一首單曲是《Two Islands》,也是《Performance》的首張細碟,源自很八十年代爽朗電子流行節奏底層,配上Kings Of Convenience和諧雋永旋律結構,也不忘將九十年代Shoegazing的噪音結他貫穿其中,一聽難忘有共鳴,然後再先後聽到他們另外兩首大熱《I Want What’s Best》及《Elephant Days》, 同樣滲透大量八十好聲音餘魅,有點似China Crisis變奏版,百分百對號入座,第一時間訂購他們首張專輯《Performance》黑膠唱片,亦企圖嘗試找尋多些資訊,怎料,無論所屬的Double Denim唱片廠牌及他們的Facebook網頁,一律介紹有限,只知Outfit一行五人,以迷幻流行組合形容自己,受Brian Eno、Cluster、Talking Head及Portishead音樂影響,至於風格一欄則沒有任何留言。 最佳大碟表現 事實上,由《Performance》專輯序曲《Nothing Big》類近延伸Radiohead迷離氛圍的始動,已成功引人入局,出自主音歌手Andrew Hunt醉生夢死的創作手筆,再由鍵琴手Thomas Gorton填上關於友誼的陽光多美好歌詞,感覺如迷霧中現曙光的驚喜交集;《Spraypaint》巴洛克式低調詭異淒美電音,很八十新浪漫的Ballad曲式,媲美China Crisis遇上Blonde Redhead的化學妙效;主題曲《Performance》本是Andrew從女友睇過的一個有趣劇場演出,鼓手Dave Berger別出心裁的鼓擊布局,跟原曲帶點Roxy Music風範的主唱跟琴鍵部分,撞出比曲題更戲劇化的感官花火;《House On Fire》正如Andrew表示,全曲由一個很重英國著名電音DJ James Holden式的跳舞Loop下完成之餘,更有感似是KOC的Erlend Oye同系電音舞曲迴響。 似曾相識一刻 無疑,初見《Performance》唱片封面上的建築物,不期然聯想起香港金鐘以前的舊天馬艦大樓,似曾相識還有碟內《The Great Outdoors》一曲,對於Depeche Mode迷必觸動大腦神經,不就是1983年《Get The Balance Right》細碟背面單曲之名,雖只是同名不同曲,卻從Outfit如此深受八十英倫薰陶下,不難惹人深信箇中玄機;總言之,Outfit《Performance》肯定是自己本年度最喜愛大碟的頭三位首選推介,不妨留意此利物浦五優生。  

2013-10-17

最近剛睇過一套幾有意思的印度好戲《巴飛奇緣》,聽到主角巴飛的真名原是Murphy之時,只因他天生缺陷耳聾口啞,只能硬將Murphy讀成Barfi的誤解外,其實腦海卻想起另一歌德搖擺之父Peter Murphy,也記得1983年Bauhaus《Burning From The Inside》專輯一首古怪曲目《King Volcano》,同是滲出多少印度魅韻;下個月28日,這個歌德教主將作第二度來港個人演出,並將會全以Bauhaus選曲為主打,距上次1988年的高山劇場一夜剛好是25年之別,本地所有歌德門徒早已聞風而至,為如此難能可貴的朝聖際會,重拾久違了的低調暗黑美好回憶,也想新生代知道,Bauhaus不只是賣衫那麼簡單的一個名字。 暗闇之天使 回想自己第一張購入的Bauhaus唱片,是1983年《She's In Parties》12吋Single,當中一個Extended Mix比大碟版本長近兩分鐘,中後段只得bass跟鼓及一些電結他effect穿插的加長部分,令這些本身已酷得極致的代表作,更有夜迷離之感,當時本地代理香港唱片公司亦積極宣傳《Burning From The Inside》專輯,也是Bauhaus最後遺作,沒錯,Bauhaus實則只有6年壽命,那是1978年至1983年月影遺跡,4張代表作《In The Flat Field》、《Mask》、《The Sky's Gone Out》及《Burning From The Inside》足以傳頌於世,仍記得1980年首張專輯《In The Flat Field》 日本版黑膠的紙條上,是以「暗闇之天使」形容他們,只要看過他們的現場演出及Music Video自會深明如何貼切到題,回到那個年代,當聽到序曲《Double Dare》媲美邪教進行曲的喚召,教主Peter Murphy如魔王戲劇化的詭異演繹,恐怕閣下父母隨時以為你誤入邪道也說不定。 地下分享會 錯過1982年只此一次的Bauhaus香港演唱會,卻買了一張日本版LD影碟《In The Flat Field : Bauhaus Best Collection》,那是將他們1984年兩盒音樂影帶《Shadow Of Light》及《Archive》合二為一,結果終於有幸一睹Bauhaus的現場魅影有幾震撼,包括最顯赫一時的台前開箱大光燈低炒Peter Murphy邪異鬼臉,堪稱八十年代最經典台上演出設計之一;如此具影響力的原創音樂,當然要不斷分享傳頌,於是,後來於九十年代初,自己曾於青年中心搞了一個名為《睇驗》節目,讓青年會員嘗試接觸更多主流以外的好音樂,其中一晚就為他們播放此張影碟,觀察他們由最初不明所以,甚至覺得有點邪,到最後卻總算起碼有一兩位有興趣認識更多,倒是印象難忘。 為歌德喝釆 事實上,Bauhaus何嘗不是影響整個八十年代的本地獨立樂圈,好像Octave Of Prayer及Martyr等,大家都情迷這股暗黑歌德力量,當然,那時候Bauhaus也被歸類為地下音樂之一,他們其中一曲《Dark Entries》,更成為日後本地著名「地下音樂會」系列之名,創辦單位《音樂一週》正是當年先後成功將Bauhaus及Peter Murphy帶來香港的幕後功臣,無巧不成話,今次Peter Murphy《Mr. Moonlight  Live in Hong Kong》能夠順利登陸香江,依然跟《音樂一週》的神話再現同步而來,絕對是值得令本地樂迷欣慰的Double Happiness。

/136



C觀點

中原城市領先指數

廚神

旅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