亞里叭叭 - 亞里安
2014-11-18

不知在外國人眼中,香港人的咀形是否特別圓?   當「O咀」一詞未出現之前,我們都愛以「吓!」一聲對不思議事件表示驚嘆之意,只因說出「吓!」發音之時,咀部會自動形成一個接近圓形的張口動作,久而久之,有人就改稱為「O咀」,更進一步的就有「O晒咀」,如是者,假若長期受驚嘆到不能,凡事都荒謬到不可解釋,試問咀形怎能不自圓?更恐怖是自圓其說的始作俑者,盡是擅玩語言偽術的人肉錄音機械人,一群沒頭腦沒思想沒靈魂的傀儡! 大家還記得九十年代本地獨立樂隊....HUH!?嗎?沒錯,「吓!」是也!1994年12月30日晚上,他們曾於大專會堂舉行《When The Light Is Low》音樂會,是夜....HUH!?首度玩出他們只此一首的原創廣東歌《究竟應該點》,後來亦有收錄於《Let The Dog Bark》現場專輯內;廿年後的今天,我們真的慘受這個停不了「廢府」之言,「吓!」到咀都圓晒之餘,《究竟應該點》同是目前面對的去向問題,「廢府」一直以人民打人民來解決佔領運動問題,陰招盡出,有目共睹,對於身處佔領區公民抗命五十多日的學民們,如對牛彈琴的蛋與牆膠著狀況,正如歌詞所言:「擔住支煙,對住個天,指住上便,擘大個口,我究竟係咪黐咗線,我好想改變!」 如果你有到過金鐘或旺角佔領區,都或曾碰上....HUH!?結他手Edmund,在現場玩音樂聲援支持,鼓手肥仔明亦同樣經常以其街頭鼓樂,出席不同的公民抗命集會遊行,繼續為民發聲;提到「吓!」,當然少不了黃秋生1995年專輯《支離疏》內,一首難得一聽的Punk Rock本土佳作《吓!》,事實上,此碟幕後製作班底亦佔了4分3隊.....HUH!?的成員,包括有Edmund、肥仔明及田雞三人,回看當時香港面對97回歸,人心惶惶,末日式搶錢移民成瘋,「眼看這個世界已經無厘頭,個個變到無晒知識似野獸,郁啲攞刀抆槍,分不清楚忠奸,咪再惹我,我受夠……」當年今日,是否愈聽愈感同身受?甚至有過之而無不及? 終於明白為何爭取民主廿幾三十年連桔到未有,好簡單,只要從Youtube找回1989年《民主歌聲獻中華》片段一看,中港台演藝界如何眾志成城高唱《為自由》,當年他們可以大無畏為天安門廣場的民運學生們遙距聲援,立場鮮明有共鳴,25年的今天,他們又到底在哪裡?難道民主歌聲只是獻中華,動機純屬為表愛國而已,如今面對近在咫尺的香港學運,卻竟然可以不聞不問,不近人情得令人齒冷,活在當下的大是大非大時代,真正站出來的大無畏演藝代表寥寥可數,有人甚至劃清界線為討國內發展搵人仔,只慨嘆曾跟港人一起唱過「茫茫長途憑浩氣,你我永遠兩手牽,去向縱荊棘滿路,濺熱汗,卻未累,濺熱血,卻未懼……」的一眾演藝人,你們是否早已連歌名都忘了,變成《為自己》? 究竟應該點?只要香港仍有覺醒的人民,這場雨傘運動仍是不滅的長征之旅,七個多星期的最大成效,將689整個無能「廢府」醜陋真面目,如地溝油事件一樣不斷浮面,你想我們的下一代變成是非不分,指鹿為馬的接班人嗎?你想老董班子再重蹈亂港之路嗎?你想黑警藍絲帶繼續出手城管化香港未來嗎?你想白色恐怖滲入不同媒體嗎?你想生活在蒙著耳目的一無所有國度嗎?你想一直「O晒咀」有口難言下去嗎?你想「吓!吓!吓!」終此一生嗎? 「在兜圈,在轉圈,在吐煙,在紥辮,在黐線,在發癲,在兜圈,在轉圈……」....HUH!?《究竟應該點》

2014-11-11

太空旅行是近期熱話,由「維珍銀河」太空船二號試飛爆炸墜毀事件,到Christopher Nolan人見人讚的《星際啟示錄》,大家不想再腳踏實地,齊齊一飛沖天去,追求實踐「離地」的真感覺,「離地」既有離開地球,也有脫離現實之意,諷刺是,無論怎樣的「離地」,暫時仍只屬權貴獨享的專利,25萬美元不是小數目,大多數只能付出數十塊,買一張IMAX戲票來近觀這個浩瀚宇宙。 《星》電影故事的「離地」,是地球很危險,沙塵暴沙漠化淹沒未來,植物枯死病令空氣缺氧,人類真的「一息尚存」到最後一口氣,生態嚴重失衡的末日警號,最精警的對白是:「地球真正需要是農夫及農作物,而不是過剩的工程師及電視屏幕。」為尋找移民新星球展開星際探索之旅,活在當下,香港又有多少「離地」一族密謀移民之計,逃離被沙塵暴發的大陸化,民生嚴重失衡的末日香江,這裡真正需要是一國兩制真民主,由人民自選聽從民意的真政府,而不是過剩的自由行及人肉錄音機! 初認識「黑洞」兩個字,多得一套1979年迪士尼電影《黑洞》,跟好多人一樣,當時睇完依然對宇宙黑洞不明不白,印象模糊,只略微記得一艘太空船捲入一個宇宙旋渦狀態外,只剩John Barry主題音樂旋律仍銘記於心;然後,1997年Paul Anderson《異煞》,則有人造黑洞進行時空重疊,將次元空間演變成地獄,「黑洞」從來都予人深不可測的神秘恐懼感,直至交到Christopher Nolans手上,先後將「蟲洞」及「黑洞」重新在人類眼前由淺入深實踐見證,抹掉以往「科幻」的不明恐懼設定,一切由「科學」角度認真出發,最後竟以愛的力量跟重力互動點燃「黑洞」亮點,匪夷所思的觸動心靈是這樣。 沒有UFO劃破宇宙的星際,沒有外星人文化的啟示錄,《星》說出人類仍是宇宙的主宰,還記得1984年泰迪羅賓的概念專輯《天外人》,序曲《追尋》正跟主角Cooper團隊的使命連線互通,「別了家園,別了岸,懷著壯志踏火箭於星際流浪;高速飛往這烏托邦,星光的一切,是理想……」如是者,外星人到訪地球的話又如何?1983年鍾鎮濤《要是有緣》專輯一首《外星人報告》有以下結論:「總結是人沒智商,不珍惜天賜美好,不改這瘋癲態度,遲早人會自毀,全部化做無;人間的五穀本會更多,全人類都不須肚餓,而人偏不愛耕只愛戰爭,猶如著了魔,著了魔。」兩首三十年前的本地流行曲,彷彿跟《星》劇本主旨不約而同的時空重疊。 無論「離地」有多高有多遠,人性始終難以改變,獨處冰封星球的曼恩博士,為回家不擇手段的自私行為,任你找到世外桃源烏托邦又如何?正如今年另一套鮮為人知的科幻片《Space Station 76》,此片並未在港公映,只推出影碟版本,譯名《76號太空站》,講述七十年代人類離開地球的太空之旅,以太空站為家,觀感卻似《美麗有罪》的回到未來版,只換上太空背景,反映當代民生百態才是重點,問題從來多得是,由隱藏同志身份的醉酒船長,跟新上任女副船長之間的性別認同衝突,女權主義的冒起,到「你快樂嗎?」虛有其表的家庭倫理偽善真相,面對殞石撞擊危機卻懵然不知,直至大難不死後,才懂得釋懷覺悟,頗有意思,雖則電影未算拍得精采出色,尚算偶有佳句,其中幾幕七十年代金曲互動,選用多首Todd Rundgren名曲如《Hello It’s Me》及《I Saw The Light》是神來之筆,好一個Space Age懷舊情意結,LoveyDove原創主題音樂極似九十年代的Space Lounge組合The Gentle People再版重生,不妨留意。

2014-11-04

點,根據幾何學解說,是空間中只有位置,沒有大小的圖形,一個點是一個零維度對象,亦是整個幾何學的基礎,如此類推,構成「點,線,面,體」的微妙關係;然而,點,也可用於人對一件事情不知如何是好的代言:「點算好?」、「到底你想點?」、「而家點樣先?」、「點紅?點綠?」……香港點對點,你「點」對我,我「點」對你,各自連「線」,從來一切最緊要講求「體」「面」! 黃浩然導演首部電影長片名為《點對點》,跟故事主角的「點點圖」一樣,背後藏著多少讓港人緬懷的本土盲點,要不是存在卻當透明,就是相逢恨晚的已成過去,沒錯,我們每天都活在「點對點」的生活模式,由A點到B點上班上學,再由B點到A點放工放學,大多數長期如此在地下軌跡來來往往,對於地面上的景致變遷愈來愈限定認知,偏向熟悉AB點的生活圈,兩點以外如同陌路。 由男女主角以回流港人及新來港移民角度重新發現香港,而電影的目標觀眾,大銀幕下的你我他,卻佔百分百本土原居民(黃浩然導演亦然),這個設定倒有點弔詭,到底「日搵銀、夜搵食」的港人「圍搵」生態,是否就是生活的一切?當一個都市可以失瘋發展到「沒經濟效益等同沒有貢獻」的病入膏肓,任你想如何熱愛這地,也不自覺被逼入意興闌珊的臨界點,難怪回憶總是美好的。 生於斯,長於斯,何解我們這些六、七十後,活在當下,眼中最愛看到的,仍是舊香港的人與物?記得大半年前初看《點對點》預告片,見到陳豪站於銅鑼灣的名店坊前,卻變成大丸百貨公司的舊貌,說不出的百感交集,一個真正屬於銅鑼灣的不朽座標,雖已於1998年結業消失,今時今日,小巴仍以「大丸」為銅鑼灣總站之稱,「太丸有落」依然天天在叫;或許,正如導演自言是不正常港人之解說,這個「不正常」是指當大多數都把念舊及慢活視之為「沒經濟貢獻」常規下的異類,多諷刺多可笑,終於明解為何愛港都要愛得有經濟效益?收錢來喚愛,跟收錢做愛,本質及名義上是沒分別,認真「雞同鴨港」! 冷雨下早班火車嗚嗚聲響有共鳴,導演黃浩然本是一位業餘填詞人,對本地流行曲文化同樣有深厚感情,片中3首舊曲改編匠心獨運,序幕由錢錢《冷雨》傳喚八十年代初的香港好時代,「柔揚樂曲車廂中播著看天色將晚,自由幸福將青春快樂寄於歌曲間」,聽歌看日落的寫意人生,你有幾耐冇試過?張栢芝《不一樣的我》重現於當年原裝MV拍攝場地,當陰澳已變成欣澳,當香港已香非香,不一樣的我,心中有數;至於Beyond《早班火車》懷念昔日火車嗚嗚那聲響外,打工一族每天面對的早班火車,不是接近窒息的人肉車廂,就是層出不窮的故障延誤,一人一手機低頭洗腦精神消耗,還剩多少如此地下鐵碰著她的都市浪漫觸感? 「多渴望告訴你知,心裡面我那意思,多渴望可得到你的注視,千個站你卻似仍未曾知……」是主角黃雪聰港鐵外牆「點點圖」的心底話,也是當下繼續支持爭取真普選的公民心聲,2014年金鐘、旺角及銅鑼灣站的點點圖,將由雨傘延伸,受薪於大眾的公僕,原來不只懂噴胡椒,還會公然用催淚彈來催僱主的淚,暗角打僱主鑊金,黑道來襲置僱主於不理,以前「立地頂天漢子心裡,磊落永不折腰」的大丈夫何去何從?黃雪聰說得對:「點解我哋要怕?」

2014-10-28

早前接受「有線電視」訪問《Punk+》展覽,問及Punk與香港的關係?一個頗有啟發性的問題,想一想,香港人一般都愛以「好Rock!」來形容比較激進的取態,愈來愈少聽到「好Punk!」這字眼,普遍來說,Punk在大多數港人殘留印象,只限於雞冠頭、鉚釘皮褸、爛Tee或爛牛仔褲的典型Punk Look,形象多過意識。 實在,真正的Punk運動,已是上世紀七十年代之事,圍繞1976至1979短短兩三年期間,對好多八十後新生代感到陌生不足為奇,然而,Punk影響力之能夠從未減掉,那絕對跟其最根本的反傳統革命精神有關,提倡D.I.Y.獨立個性的意識理念,將舊有封建價值觀推倒重來,向權貴權威的自私無理說不,實在,每個人都有一顆「Punk變心」,只是長期受集體意識的生活制度洗滌,而甘心埋葬起來。至於Punk與香港的關係?正如這個《Punk+》展覽,竟恰巧於此時此刻在港出現,我會說也許是天意,展覽主角著名攝影師Sheila Rock表示,她當年以旁觀者角度,用攝影親身紀錄且同步見證這個Punk時代,正因當時英國處於極度民不聊生的惡劣環境下,引發好多年輕人,將對政府不滿情緒,轉化為一場反建制運動;想不到,三十多年後,這塊前英國殖民地的年輕新一代,亦勇敢站出來,為香港未來爭取公義,為民發聲表態,試問何罪之有? 《Punk+》 展覽所見,盡是當代英、美Punk音樂代表,如Sex Pistols、The Clash、Siouxsie And The Banshees、The Cure、The Damned、Blondie、Generation X、The Jam……等,敢說他們定必同感,有幸生於這個崩裂大時代,沒錯,如果沒有他們的Punk文化大革命,這三十多年的另類流行音樂,肯定沒那麼百花齊放,Punk最深遠影響正正在於「喚醒」火鳳凰的自我重生,由最初3個Chord及3分鐘一首歌的反主流模式概念,啟蒙後來者認知「玩創音樂」的無限可能性,Punk就像一個流行音樂歷史的重要分水嶺,其後湧現的所有新音樂體系如Post Punk、New Wave、New Romantic、Gothic Rock、Grunge……等,無遠弗屆。 覺醒的Punk變心 所有民眾運動,為何從來都是由被視為「小眾」發起,正如之前所說,每個人本來都有一顆「Punk變心」,真正能夠「覺醒」的卻是「小眾」,好明顯,我們大多數似乎早被「返工返學返屋企,放工放學放飛機」的生活規則無形自困,人人好像天生被植入以下多款弱能晶片,包括「逆來順受」、「多一事不如少一事」、「沉默是金」、「政治與我冇關」……試問,有幾多真願理解「真假普選」之別?沉默的大多數是金?還是「甘」?他們只怕「亂」了自以為「正常」的生活節奏,從不自覺回歸17年過著是如何「不正常」的大騙局,官商如何勾結,壟斷欺壓民生,只談經濟效益,不談只有肥上瘦下的畸形失衡生態,月入14K以下是否好恰啲? 假如真的有天意,祝願這把「黃傘」得到當代Punk精神附上熱血能量之同時,「雨傘運動」肯定已成為香港爭取民主公義的歷史時刻,我們有幸親身見證這個香港大時代轉變,透過照妖鏡認清人鬼之分,妖言惑眾,忠言逆耳,比比皆是。 最後,《崩裂》之題本是一套1979年著名英國音樂電影名字,出自於Punk時代,以1964年的Mod年輕次文化做背景,同樣由勞工階級低下層,對社會制度不平鳴的現實反映,事實Mod Revival亦於七十年代末重生。 “When there's No Future, How can there be Sin, We're the Flowers in the Dustbin, We're the Poison in your Human Machine, We're the Future, Your Future……”from Sex Pistols《God Save The Queen》 《Punk +》亞洲巡迴攝影展詳情: 日期:即日起至11月15日(中午12時至晚上9時) 地址:尖沙咀河內道KG26、G28及120舖「RUE DE MARSEILLE」 票價:免費入場 查詢:www.agnesb-punkplus.com

2014-10-21

1994年,黃耀明首張國語專輯《明明不是天使》的主打歌曲《做一場給世界看的戲》,即是《每天你愛多一些》國語版本,歌詞是這樣:「我看你,你看我看你,大家都知道怎麼回事,就這樣匆匆的一眼,過後裝作看不見……」想不到廿年後的今天,知道怎麼回事,又裝作看不見竟屬大多數,三個星期多以來,政府好戲不斷上映中,又豈止做一場給世界看。 光天化日,老臨當道,由藍絲帶僱傭兵團警署集結,再有名人闊太有私煙護駕領導下出糧找數,政總忽然出現一批TVB Bubbies新同事,疾呼幾日返唔到工,金鐘天橋前動作演員玩「自己開戲自己跳」,大量一人分飾多角疑似起底被踢爆……多不勝數,更不堪是「黑社會都有愛國的」全程候駕支援,10月3日旺角黑夜來襲,企圖借黑勢力清場,人神共憤,然後銅鑼灣及金鐘,先後湧現大批口罩黨,惡形惡相協助清除障礙物,SARS(沙士)過後,久未見過如此口罩成群大場面,有病就去睇醫生啦。 周梁淑怡在城市論壇堅稱,上星期五晚旺角衝突為暴亂,嚇壞市民?只怪這些離地中產從來都如政府公民廣告所言的「隔離咗嘅鄰舍」,只懂隔岸觀火,少見多怪,就好似人人都知睇波要睇現場,跟睇電視直播屬兩回事,更何況今場波愈打愈離譜,政府茅招奸招陰招幾乎盡出,長期抹黑街頭示威,靠嚇市民不要到示威區域難保人身安全? 大家心知肚明,689無恥且存心搞成警民關係出現嚴重撕裂,醜事愈滲愈多,官逼民反,有良知的不得不上街表態支持,個個本是獨立公民,互不認識,沒有領導,沒有組織,一起舉傘,不見真普選不散! 「歷史在重演,真的命中命中」,1967年由親中共的左派分子搞亂香港就是大暴動,當時遍地土製炸彈、暗殺、槍戰……死傷無數,怎能跟當下的和平佔街相比,諷刺是暫時重演中的劇情,仍由親中共的左派飾演暴民一族,企圖混入其中挑撥分化,又或挑釁警方來做一場給世界看的戲,總之「萬變不離效忠」,你佔中,我撐中,此中不同彼中,只不過,唔佔唔知中共港府手段可以有幾低劣無極限? 兩傘革命又好,公民抗命又好,好多人經常將之跟外國顏色革命相提並論之時,又會否想過,我們目前面對的正是一個如此不堪不濟,又完全沒公信力的暗黑政府領導層,如果換轉是外國的話,老早就變成反政府示威吧!只是大家不敢說出口而已。 警務處長曾偉雄久別回歸,怒火中燒問港人:「誰得益,誰受害?」繼續用經濟、用民生的個人利益做藉口「洗腦」嚇人,活在當下,醒覺的港人當然知道誰是長期既得利益者,當他們長期得益之時,試問又有幾多會回饋平民百姓?誰受害?不用多說,你看某借貸廣告出動金剛佔中,來跟防暴警察對抗,就知民間有幾疾苦,曾Sir最後還不是要照劇本跟689補戲握手拍大合照吧!政府高層不止有「局外人」,也多了一個隔離咗嘅鄰舍。 1988年英國流行樂隊Eighth Wonder大熱《I'm Not Scared》提到:「You're Always Telling Lies, And That’s The Only Truth ; Tonight The Streets Are Full Of Actors, I Don’t Know Why, Oh, Take These Dogs Away From Me, Before They Bite, I’m Not Scared……」自己命運,自己控制! 伸延聆聽:Eighth Wonder——《I'm Not Scared》www.youtube.com/watch?v=J-PYqUHfTMA

2014-10-14

上星期觀賞Dominic Miller音樂會,感觸良多,他說:「我很明白在這樣的環境下去舉行音樂會是有點難度!不過,我仍希望可以盡力為大家玩奏音樂!」 沒錯,香港真的Bring On The Night,大家共同經歷9月28日催淚彈87擊鎮壓市民那一夜後,這個東方之珠正式天變地異,如當晚Dominic Miller and the Band重新演繹Sting《Bring On The Night》的變奏過程,時靜時動不斷交替轉換的兩個星期以來,從另一角度來看,黃傘下所喚醒的,是值得反思的一個新港新生活取態! 政府放棄與學生對話,是大人封建式教子之道,選擇以每日總動員向普羅百姓洗腦式報道市況影響有多深,交通有多擠塞,經濟有多損失,一切由個人利益出發,企圖用恐嚇陰謀來提升群眾不滿情緒,可是,你又有否想過香港交通哪有一天不擠塞?此時此刻的銅鑼灣、旺角及告士打道,沒有巴士成牆,沒有過盛私家車量,減少巴士線改行新路線後,港人真正自由行,城市空氣從未如此清新,好多道路比平時還要暢通,需知道這幾區原屬空氣污染高危點,何解如今空氣污染指數降至新低,政府根本從沒處理好的民生問題,竟借機加諸卸責於示威者身上,真羞愧! 日常就是太多貪方便,寵壞了理所當然又習以為常的受眾,當遇上少許「反常」的不方便,即如天塌下來般怨聲載道是等閒事;本地傳媒亦是方便之王,時至今日,仍樂此不倦「佔中」前「佔中」後採訪報道,事實是「佔中」於9月28 日凌晨突然提早飲勝開席,即日晚上已公告勸退散席,一日之內飲完好耐,大家亦清楚記得戴耀廷當日凌晨解釋為何忽然提早「佔中」,正是驚覺當晚在場人數「旺過旺角」,說穿了,其實也是貪方便的港人心態作祟所致,想問問陳日君,那麼騎劫學聯的始作俑者到底又是誰? 阻住搵食?阻住做生意?阻住日常生活? 點解你在香港要咁辛辛苦苦搵兩餐養家活兒? 點解你在香港要咁忍氣吞聲捱貴租做生意? 難道示威者又唔使搵食?想有工都唔返?他們為了甚麼? 別人正在犧牲自己的所謂「日常」來為你們自以為「正常」的未來爭取民主公義,請你們不要再如此「輸打贏要」的自私自利! 這些年來,請認清楚到底誰在真正搞亂香港? 香港人早已經沒有原來最根本的「正常」生活! 只是大家已將「非常」生活當成習慣,自欺欺人到不自知的「日常」下去。 問心一句,你是知道的! 有看過《怪誕小箱俠》電影必對號入座,主角阿蛋見識獨裁領導如何出盡詭計抹黑欺壓的真相後,終於忍不住向同伴吶喊:「點解大家仍然可以若無其事咁生活?」只怪大多數根本慣以隔岸觀火,不在現場,不清不楚,事不關己之下,有心人成功誤導更多無知的盲從附和「唔好再搞亂香港」為理念,無論是紅雨黑雨狂風掃場,也視若無睹一樣,任黃傘在風暴中自己擋自己撐,想起Dominic Miller安歌獻奏的《Fragile》所言「On And On,The Rain Will Fall,How Fragile We Are,How Fragile We Are……」 停一停,想一想,好好把握親身感受這個黃傘下的新港,The City不一定要日夜拜金Never Sleep!

/136



C觀點

中原城市領先指數

廚神

旅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