亞里叭叭 - 亞里安
2015-03-03

有可能,冼樸(Spock)是最多地球人認識的外星人。 還記得那些年,同學間流傳一個認知誰是外星人遊戲,簡單極玩法,就是誰可以如冼樸般做出親善手指標誌的,便是外星人或異人,即是將尾指與無名指,及食指與中指各自齊排再分隔,形成一個V字,拇指亦同樣拉開便可,最後發現原來並非人人輕易做到,沒錯,這是冼樸最深入民心的身體語言,他的真身是美國著名演員兼導演Leonard Nimoy,今年 2月27日的星期五傳來他的死訊,終年83歲,一眾外星迷不約而同在社交網絡留言:別了,冼樸! 完全入戲當外星人 無疑,無論閣下是否《星空奇遇記》(Star Trek)迷,也總會知道冼樸是誰?一個地球人與火星人的混種外星人,尖耳齊陰長臉的鮮明外形,滿腦邏輯思維的科研智者背後,完全多得Leonard Nimoy入型入格的精采演繹所致,自1966年至1969 年首現於《星》電視片集系列至今,影響無遠弗屆五十年,Leonard Nimoy亦因此晉身為不同的宇宙外星文明代言人,經常參與其他未來科幻電影演出,卡通動畫角色配音,古文明科學紀錄片主持……等等,恍如現實版冼樸真的到來地球做親善大使,跟Leonard Nimoy兩者合二為一,難怪2010年美國太空基金會亦頒贈Public Outreach Award給他,以表其為宇宙探索界建立具啟示性的正面形象。 Leonard Nimoy先後出過兩本自傳《I Am Not Spock》(1975)及《I Am Spock》(1995),可見他曾對冼樸又愛又恨的內心矛盾,Leonard Nimoy表示,冼樸確對其私生活有很大影響,一日12至14小時都在扮演或模仿他,這些年來令自己思想行為得到重大改變,多了理性、邏輯、思索的時刻,就連情緒問題也改善不少,任何處境都得以平常心面對;另外,Leonard Nimoy天生擁有一把溫文爾雅的磁性聲線,陣陣令人靜心聆聽的懾人魅力,故此,亦經常被邀擔任配音旁白及主持工作,好像七十年代名噪一時的《In Search Of……》,對於喜歡尋幽探秘的一族,可曾是難忘的童年電視回憶。 外星人熱潮下的歌聲 不說不知,Leonard Nimoy亦曾經出過個人唱片,始於1967年於Dot Records旗下發表首張名為《Leonard Nimoy presents Mr. Spock's Music From Outer Space》專輯,最初純粹是《星》熱潮效應下的玩票副產品,怎料口碑及銷量反應出乎意外一致好評,促成Dot Records要求Leonard Nimoy加簽長約,結果到1970年合共推出五張個人專輯後,就再沒有繼續下去,相信不少樂迷都想找來一聽,如今當然全屬絕版炒賣品,就是1995年由Varese Sarabande廠牌重新推出《Leonard Nimoy presents Mr. Spock’s Music From Outer Space》後刻版黑膠及CD,隨著主人翁的離世,現已升值過千港元一張。 說回《Leonard Nimoy presents Mr. Spock's Music From Outer Space》,全碟盛載60's  Pop懷舊原音,序曲是《星》主題音樂變奏版,形同九十年代The Mike Flower Pops玩懷舊互動一樣,《Alien》的星空進行曲配套Leonard Nimoy聲演冼樸的宇宙觀獨白,再到Leonard Nimoy情深款款主唱《Where Is Love?》,還有《Music To Watch Space Girls By》媲美The Gentle People靈感泉源的Space-Lounge,叫地球人反思的《Twinkle, Twinkle Little Earth》,比《異形》早了十二年的宇宙金句《You Are Not Alone》,講真,時至今日再重聽,依舊首首動人的星際啟示錄。 「Computers make excellent and efficient servants, but I have no wish to serve under them……」來自1968年《星》第二季第24集的冼樸金句。

2015-02-24

初發現Public Service Broadcasting(PSB)這個英國新組合,是2013年之春,從YouTube找到他們的《If War Should Come》MV,那是來自《The War Room》EP的選曲,時值2012世界末日傳言剛過去不久,忽然見到如此具恐嚇預言的曲題,又有「公共事務廣播」之名,再看這段當年戰時原裝的英國官方黑白宣傳片,內容關於英國備戰狀態,及公民如何自保的指引,當聽到警報亮起,要迅速回家躲避襲擊,人人戴上防毒面罩,真的嘩嘩嘩打到嚟一樣,更重要是PSB步步為營的音樂張力,沿途配合大量當時政府發放的原聲訊息廣播片段,強化令人震懾的視聽效果,一見難忘。 當時心想,自己的喜愛音樂名單上,終於來多個不一樣的PSB,同屬來自英國的好音樂料理分子,Pet Shop Boys之後有Public Service Broadcasting,同以PSB簡稱,且同是兩男子電子組合,不同是Pet Shop Boys以Song-Oriented的Electro-Dance為主,Public Service Broadcasting則以電子音樂為基礎,再混入更多不同元素如Funk、Dance Punk、Indie Dance、Folk甚至Post Rock等,並以純音樂演奏,加入政府宣傳片、紀念片及黑白電影的原聲對白片段作sampling處理,創造自此一家的原味風格,既有濃厚的歷史背景玩復古尋根,亦有未來派時代感的音樂構圖,一趟超時空的完美合體。 不能錯過的現場演出 聽PSB層次豐富的音樂作品,如同一隊多人樂隊的聽後感背後,卻全由創作主腦J. Willgoose, Esq.以其多功能樂器玩奏為主導,另一成員Wrigglesworth是鼓撃樂手,推介找找他們的現場演出觀賞,J. Willgoose, Esq.擅玩Loop Station即場層層疊,在預設電音程序下,引入電結他及Banjo逐層彈奏,再玩一些pad controller及鍵琴演奏,雖似忙過不停,仍保持一份很文質彬彬的優材生氣質,沒錯,J. Willgoose, Esq.名字本已像透一個密碼代號,再看他經常身穿西裝打Bow呔,不就是很典型英國紳士代言,如近期電影《皇室特工》成員般,配套舞台上同步播出的黑白畫面,整體觀感媲美以前將默片現場配樂的懷舊魅韻。 2013年首張專輯《Inform-Educate-Entertain》令PSB成為當年英國樂壇矚目之作,得到更多媒體及樂迷的認受性,後來推出的同名DVD更收錄全碟歌曲的MV,全屬當代英國製作的原裝舊宣傳片及紀錄片,PSB亦於不同訪問多番鳴謝BFI英國電影學院,這些年跟他們建立良好合作關係,J. Willgoose, Esq.笑言雖則如此,PSB仍是要付版權費,不過只是有不錯的友情折扣價,難怪2015年剛發表的第二張全新專輯《The Race For Space》,繼續跟大家回顧歷史的另一章:美蘇太空競賽。 運用聲與畫說太空故事 碟首同名序曲以1962年甘迺迪的登月演說開始,配套莊嚴歌詠旋律,如看電影《太空先鋒》變奏版,再由《Sputnik》的Techno節奏,引出蘇聯太空同名計劃,連接上《Gagarin》熱鬧緊湊的Afrobeat配Soul Funk的6人Brass Section,向人類史上首位登空的蘇聯太空人Yuri Gagarin致敬,MV內PSB二人更搞鬼地穿上太空衣勁歌熱舞一番,據J. Willgoose, Esq.表示,今回所有NASA聲畫片段,全是免費任用,反而蘇聯的比較難找,幸得BFI最後提供大量相關資料,果然是PSB最佳拍檔。 對於J. Willgoose, Esq.來說,最深刻的太空競賽回憶,是童年時從新聞見到「挑戰者號」穿梭機爆炸意外事件,而《Fire In the Cockpit》亦跟大家帶來1967年阿波羅1號測試意外的悲劇故事;建議購買雙封面黑膠版本,Gatefold設計齊集美蘇兩個不同封面設計,中間大頁更是星際啟示錄的靜觀其變,邊聽邊看,如置身於2015太空漫遊之旅。

2015-02-17

不知道譚校長出道四十慶典有冇唱「浪漫已死,浪漫已死」,只知道今個情人節前夕的2月12日,忽然傳來新浪漫標誌人物Steve Strange死訊惡耗,促令這個浪漫日子頓變不浪漫,面書更有人稱之為「新浪漫已死」,畢竟,曾經浸淫於上世紀八十年代,聽英國新音樂成長的,必對Visage成名作《Fade To Grey》視為新浪漫國歌之一,Steve Strange正是Visage最矚目的靈魂人物。 當然,對於八、九十後來說,人如其名,Steve絕對是一個陌生名字,事實上,他在流行樂壇只留下量產遺跡,主要以1977至1986及2004至2015兩個時段為主,論最享負盛名必屬八十年代初的光輝歲月;原名為Steven John Harrington,出身於威爾斯的Steve Strange,能夠被奉為「新浪漫運動」發起人,源自1979年他與老友Rusty Egan,於倫敦經營的Blitz會所是潮流集中地,創立「一夜限定」的不同主題晚會,引來當代英國潮人熱愛到此一遊,這個後來被稱為Blitz Kids的年輕新文化,發掘出好多明日之星如Spandau Ballet及Boy George等,從Steve的自傳《Blitzed!》內所言:「我們不只啟動一種次文化,而是玩創一場文娛新革命!」 強手雲集 至於Visage亦差不多同期誕生,第一代成員各有來頭,以Steve主音歌手及Rusty Egan鼓手為主,再有Magazine樂隊的Barry Adamson、Dave Formula及John McGeoch,以及Ultravox樂隊的Midge Ure及Billy Currie,加盟Radar Records發表首張細碟《Tar》無人問津,及後轉投Polydor旗下重新出發,1981年推出《Fade To Grey》一鳴驚人,初嘗英國細碟榜十大滋味,及先後於德國及瑞士成為冠軍大熱,沒錯,《Fade To Grey》無論編曲及演繹風格上,都成功建立很歐陸電子新浪漫的創新個性,未來派的電音結構氛圍下,先來一段女聲法文讀白,散布陣陣歐洲電影感,到Steve主唱的悅耳主旋律部分,副歌「Ah…Ah…We Fade To Grey…」一聽入心,型格十足。 曾經轉型 或許,不少人認定Visage的成功,純屬背後兩位Ultravox主將的創作功勞所致,實在,亦不能否定Midge Ure與Billy Currie確佔重Visage作品影響力,可惜這亦構成最後導致分裂的死因所在,Midge於1983年訪問表白:「問題是我們各自都有不同崗位,尤其Steve是前線焦點,而我與Billy主要負責創作及幕後製作,愈是成功,妒忌心亦隨之而來。」首兩張專輯《Visage》及《The Anvil》名成利就之後,Visage面目全非,Steve希望Visage不再以錄音室製作的企劃為主導,找來新成員轉型為以Rock Band形式重新出發,第三張專輯《Beat Boy》成績明顯大不如前,同告結束Visage第一階段。 電幻弦樂 「One Man On A Lonely Platform, One Case Sitting By His Side, Two Eyes Staring Cold And Silent, Shows Fear As He Turns To Hide…」曲如人生,《Fade To Grey》似乎曾是Steve的真實預言,此曲一直推出不同版本傳頌於世,一別廿載,2004年Steve開始不時參與一些特別演出活動,到2013年正式推出第四張全新專輯《Hearts And Knives》,整體表現比《Beat Boy》及個人時期的Strange Cruise,重拾不錯的唱作水準,去年年尾更聯同管弦樂團合作,重新編錄Visage新舊曲目,推出電幻古典合輯《Orchestral》,將Visage的新浪漫再昇華到很Grand全新層次。 友好致敬 天意就是如此弄人,正當Visage全面回歸整裝待發,Steve卻突然於埃及假期時心臟病發與世長辭,近日,Spandau Ballet已將他們其中一場演唱會獻給Steve,而3月上映的Spandau Ballet自傳電影《醉夢英倫》入面,亦可重溫Steve當年Blitz珍貴的歲月留影,另外,最佳拍檔兼好友Rusty Egan,亦剛於其電音節目發表Dedicated To Steve Strange的mixtape,以《Fade To Grey》特別混音版序幕,及輯錄於1982年《Night Train》細碟背面的《I'm Still Searching》為完結曲。 當年的孤獨站台上,正等待夜車的一代美男子,一路好走,繼續追尋……

2015-02-10

又到214,有情歌終成精選,這幾十年來,我們都是這樣聽情歌長大的,一起薰陶於 Everlasting Love Songs、Forever Love、Lover's Romance、All My Loving…經典暢銷情歌精選系列,不過,這已是上世紀八、九十年代的集體回憶,如今唱片市道大蕭條新世代,同類情歌精選已買少見少,近期可找到《Forever Love 2014》2CD及《Forever Love Songs》3CD的兩款最新出品,選曲內容仍屬上世紀同系的心跳回憶,今期就跟大家談談情聽聽愛。 常言道:感情是需要刻苦「經營」,維繫一段情,跟打造一首非凡情歌,同樣Love Love皆刻苦?實在,為何要用上「經營」來形容,又何解要「經營」才能維繫呢?難道功利主義培育下的你我他,感情真的等同一盤終身投資生意嗎?未被共產赤化洗腦前,我們自出娘胎已潛移默化,不自覺被一套所謂既有的價值觀定斷一切,連同各式各樣廣告植入式的全神貫注成長下,人生大事到底是甚麼?十居其九自會回答:結婚生子! 隨之而來,投靠一雙鑽戒代表永恆不變心,斥資巨製一場大龍鳳豪華婚宴普天同慶又如何?當中又有多少真的做到白頭到老的承諾?試問大家身邊見證過多少離離合合的真實個案,到頭來,結與離原是一紙之約,跟「經營」生意沒分別。   Timeless的情歌《I'm Not In Love》 說回情歌的Love Love皆刻苦,世上情歌多得是,能夠觸動心靈又有多少,何解這麼多上世紀情歌可以成為Timeless真經典?個人認為真摯人情味是成功重點,尤其七十年代的流行音樂世界,創作人擅寫簡而精的動人旋律,透過真正樂器原音彈奏的編曲,歌手樂隊各具個性的真情演繹,繞樑千日屬等閒事,好像1975年英國樂隊10cc首本名曲《I'm Not In Love》,當時只有一部16聲軌錄音器材有限條件下,利用over-dub層層疊錄製出仿256 polyphonic虛擬人聲和音效果,如入騰雲駕霧的夢中仙境般,四十年後的今天重聽,依然歷久常新,前年日本涉谷系電音舞曲達人Fantastic Plastic Machine新碟《Scale》亦借《I Was In Love》憑曲寄意玩crossover向10cc致敬,早前《銀河守護隊》電影開首Star Lord兒時的Walkman亦有播出此曲,一聽如故。   電子新浪漫《Moments In Love》 《I'm Not In Love》絕對是Love Love皆刻苦的代表之一,明明是失戀,卻愈聽愈如沐浴愛河的浪漫到死,中段忽然傳來女聲呼喚「Be Quiet, Big Boy Don't Cry……」更是一絕;後來英國金牌監製Trevor Horn於1982年為二人流行組合Dollar合作的細碟《Give Me Back My Love》,編曲亦巧妙將《I'm Not In Love》的和聲構圖玩變奏重生,然而,1984年同屬Trevor Horn有份參與的avant-garde電子樂團Art Of Noise,成功光炮製一首八十年代的Love Love皆刻苦代表作《Moments In Love》,可是延伸《I'm Not In Love》的基因變種,今回AON採用Fairlight CMI電子合成器的最新 sampling人聲技術,將電腦人聲和音變成編曲主幹,長達十分十五秒的sampling loops,外表冷酷型格十足,內在潛藏唯美浪漫,促成一首驚世絕後的新浪漫經典樂曲。   Jazz演繹別人的歌 來到2015的214,英國女唱作人Julia Fordham剛於去年年尾推出的最新專輯《The Language Of Love》是心水推介,Julia近十年跟Grant Mitchell合作無間主打爵士風,2013年《Under The Rainbow》 純鋼琴伴唱下,重新演繹自己經典名曲大獲好評後,今回玩唱別人的歌,需知道Julia低沉聲線有幾磁性迷人,單看翻唱曲目已叫樂迷未聽先興奮,就如當Julia遇上《I'm Not In Love》,不一樣的哀愁,多一點無奈,淡然卻完全捉緊聽者的感官思潮,接上還有《Alone Again (Naturally)》換上swing jazz的獨身呼喚,簡直是美妙絕配,其他如帶點bossa變奏的《Seventeen》、light jazz版本的《Call Me》又或從沒如此感動過的女聲版本《Fragile》,Love Love皆刻苦,Give Love!

2015-02-03

早前荷李活一套《刺殺金正恩》引來極大政治迴響,查實英文片名《The Interview》沒有任何行刺之意,Seth Rogen與James Franco是一個金牌電視節目主腦人,卻被利用專訪金正恩變成刺殺金正恩的政治手段,看過此片的話,十居其九表示,最爆笑的一幕完全跟金正恩沒關係,反是片首專訪Eminem忽然公開出櫃的妙語連珠,源自The Interview最原始概念,到底人生又有幾多個Interview? 時下為「爭名逐校」,出生不足兩年,已開始面對人生首個Interview,未正式Interview先進行巧立名目的Interview進修班,一個曾經童年過的成年人,跟一個童年過童年的小朋友,如此面對面Interview有幾離奇?不是一問一答,便是問非所答,再不是就只問不答,一個Interview就判斷一個小朋友的入學資格,甚至有怪獸家長視之為定斷子女終身未來的甚麼「起跑線」?你看這個689 廢府從來問非所答,甚至只問不答,就知佢哋智慧連幼稚園Interview門檻都未過到! 無咗童年多得爸媽 以前常聽「有教無類」,如今「有教無濾」似乎更合時宜,如此一個Interview過濾入學法,只求優才精英的自以為是,難道此刻懂得答你「屋企有乜嘢人」、「我的志願」、「平時最愛做甚麼」……那就代表一切,只是入讀幼稚園的初階,真正幼稚的又是誰?如果有小朋友反問一句:「我仲乜要答你,我都有私隱權!」又或「政府廣告都教我哋小朋友唔好同陌生人講咁多私人嘢!」這個Interview結果又會如何? 求完學又到求職,Interview依然沒完沒了,到時面試方知原來讀過哪間幼稚園根本不用多提,一個年資經驗豐富的上司高層,跟一個初出茅廬的小伙子,進行面對面Interview是平常事,當然不再問非所答,亦不敢只問不答,這個Interview就判斷一個小伙子的入職資格,回家後,阿仔好應該深明真正的「起跑線」在哪兒,並轉告老父老母當年無知的怪獸行為,讓他無辜放棄應有的無憂無慮童年生活。 問答人間,人生就如活在不同的問問答答困局中,每時每刻都總有問答題在發生,簡單如「今晚食乜餸?」或「放假有乜好做?」,自問自答屬等閒事;又如《The Interview》的名咀專訪節目,捉緊大家對名人真情表白的八卦心理,你看這些年不同傳媒有幾多名人飯局,邊飲邊食邊對談的一場騷,主銷笑中有淚的煽情收視,其實好多主持人水準,倒跟幼稚園評審沒兩樣,同樣在問「屋企有乜嘢人」、「我的志願」、「平時最愛做甚麼」…… 我做乜要答你依家乜嘢心情? 剛上映新片《頭條殺機》講直撃新聞,主角Louis Bloom一人一手提攝錄機追訪,勸告現場目擊途人不要講粗口,反被回敬「睬你到傻」,現實中的「直擊追訪」何嘗不是笑不出聲?娛樂新聞記者天天你追我逐與星陪跑, 聽得最多又最冇誠意的一條問題必屬「你依家乜嘢心情?」,無論是結婚、生仔、喪禮、意外、生日、演唱會……總之任何情況之下,對任何一位演藝知名人士,都可以唔使用腦就直接將支咪對準目標人物,就問「你依家乜嘢心情?」,又或「你有乜嘢感覺?」順理成章交給對方回答就是了!雖則當事人沒有粗口即時回擊,敢說心底早已暗罵不停:「我做乜X要答你,我都有私隱權!」 另外,「有乜趣事同大家分享?」又是問過不完,點解記者會知受訪者一定有趣事發生,又一定要同大家分享呢?記得有一位藝人如此回答:「冇喎!我哋拍戲好認真,唔係嚟玩!」

2015-01-27

睇《飛鳥俠》最大感觸是人生從來只有兩個抉擇,順流逆流,悉隨尊便,尤其時不我與之下, 就如主角Riggan拒絕網絡世界,最後仍逃不掉從突發點擊率得以重生的存在意識;視聽娛樂生存價值全面網上求,上期《Don't Look Now》分享新世代有幾需要電視台,今期《Don’t Listen Now》延伸探究當下聽歌習慣有幾大不同。 首先,想問一問,你記得對上完整聽過的唱片是哪一張?恐怕答案是完全沒印象的佔大多數,如此click音樂網絡時代,一click一聽再click再聽的秒殺式過耳雲煙,只聽序曲引子幾句即判斷一曲生死,人人都愈來愈懂珍惜光陰似的,聽歌也要等價交換,即食易聽易唱有共鳴有話題是首要條件,聽一首歌都如此計算,更莫論完整地聽一張唱片?   K情歌二三十不變 本地樂壇不爭氣病態,又是自討沒趣的另一事實,好歌難求是借口,好歌定義是甚麼才是重點,難道年度頒獎禮「中獎就是好歌」?那首所謂全年大熱《越難越愛》就是好例子,未到副歌也認不出是哪一首,單憑副歌兩三句比較入耳的主旋律做洗腦賣點,其他verse段落完全談不上悅耳動聽,甚至根本平平無奇,如此K歌式只賣副歌手法,十幾廿年來從未變樣,歌者吳若希現場演唱更加無所遁形,所有verse部分都不太清楚聽真她在唱甚麼,直至副歌才忽然從沉睡中醒來般,如此好歌有好報,真的不感認同。 情歌就是好歌?對不起,愛怪你,沒錯,年年頒獎禮差不多「中獎都是情歌」,所指又是這十幾廿年的情不變,當十首有九首得獎是慢板情歌,你只會愈聽愈有似曾相識的悶悶不樂,首首approach同出一轍,未到副歌也認不出是哪一首,比比皆是,一click前奏已知下一句如何接上,再click下一首以為mouse壞了重播一次,如此這般,聽一首等同聽一張唱片的大前提下,出碟有何意義? 越愛越難是樂迷對本地樂壇的真心話才對,想到近期網上熱話:李逸朗哭腔唱《傻女》,舊曲新唱不是新鮮事,如果李逸朗一本正經順流跟風,玩爵士靚聲天碟錄音重新灌錄又如何?我會說李逸朗是破格地選用方法演技,來重新演繹此曲,創新嘗試有膽識,卻弊在技巧配套未達水準,換來劣評迴響是必然,《傻女》是上世紀八十年代經典金曲之一,如今再細看林振強的一字一句,重新代入樂迷與當年本地樂壇之間的感懷身世,別有一番無言感觸:「我恨我共你是套,現已完場的好戲;重飾演某段美麗故事主人,飾演你舊年共尋夢的戀人……」   新歌.下載都嫌費事 至於李逸朗終極失控吶喊一段,注定嚇呆大眾來個措手不及,這種沒有被愛而失去存在感的自困壓抑,倒跟《飛鳥俠》Riggan殊途同歸,Riggan全心自編自導自演一齣冷門舞台劇,企圖挽回自我認定的存在價值,甚至對同行前途走入死胡同的自省反諷,李逸朗的吶喊跟「好聲音」的「鳩叫」本是同根生,明白嗎? Don't Listen Now,好多年前坊間非官方民調已話你知,本地新生代愈來愈少聽本地樂壇,轉投台灣及K-Pop主流陣營,更有說就算有非法下載本地新歌,連click來下載的意了欲都沒有,難得各大唱片公司仍從一而終,抱怨非法下載影響生計,年年頒獎禮變成自我感覺良好的自欺欺人維穩俾面派對,只會愈走愈當局者迷的離地下去,新歌天天有,到底這個音樂世界有幾需要多一首新歌?如果這首新歌仍只是一盤生意的定期投注,還是算吧喇!

2015-01-20

今時今日,到底我們有幾需要電視台?以前電視撈飯已成集體回憶,平均收視每下愈況是不爭事實,從網絡見慣世情的新生代,怎能不對流水作業的悶蛋電視出品嫌棄不理,就連一起陪伴成長的中年群眾,早對一台獨大不思進取的電視霸權不感興趣,最後只剩沒多要求,且將電視節目如生活時鐘的家庭主婦老人家,慣性收視等同Inception一樣,還記得《家有囍事》關海山及李香琴兩老,沒電視看即發癲的情節? 上星期689發表新不如舊的「拖政」報告,竟提出輸入外地電影及音樂創作優才之計,行內行外誰不O咀唾罵,「香港歌影視沒有人才?」是可悲的大笑話,689從來離地不問民生,香港歌影視是愈來愈缺乏有遠見的財主,是欠缺本土投資者的財,人才一直多得是,港產片買少見少,轉型中港合拍片的三不像風氣,廣東歌唱少聽少,依靠假情假義爆肺鳩叫好聲音全面荼毒下一代,本地歌影視根本一路向北求生,還要掉過來輸入內地電影及音樂創作優才,傻的嗎? 說回本地電視問題,亞視竟然幾年來可以沒有任何自家製作苟延殘喘已說不通,如今面臨倒閉關頭,廢府仍只當欠薪勞資糾紛看待,相反,香港電視卻有心冇力,打著提升本地電視劇集節目水準的誠意可嘉旗號,卻不獲689廢府發牌開台,這樣本末倒置的「拖政」表現,還膽敢跟我們說「香港歌影視沒有人才?」倒不如說「香港政府沒有庸才」呀,笨! 曾經有過風光的亞視 亞視危在旦夕,無綫雪中送炭,低價收購人家儲藏多年的粵語長片倉底貨後,下一步,可能輪到亞視及前身RTV麗的電視劇集大賤賣,這令人想起七十年代佳視倒閉事件,實在好多人都想知道,到底哪些佳視劇集節目何去何從?印象中,只有由徐克導演、鄭裕玲主演的《金刀情俠》曾於當年的KPS金獅影音租帶出現過,好幾年前,TVB收費台亦曾播出另一套佳視長篇劇集《紅樓夢》。如果亞視出售他們的自家製作出品,不知又會如何重見天日? 兩年前,亞視啟播一個全新數碼頻道13台《歲月留聲》,觀感等同TVB收費頻道的經典台,專播七、八十年代經典舊劇集,開台先後有1978年電視劇《變色龍》、張國榮《甜甜廿四味》及《浣花洗劍錄》、陳秀雯《驟雨中的陽光》、黃霑/蔡瀾/倪匡《今夜不設防》及曾志偉/林敏聰《開心主流派》……等,後來還有《鱷魚淚》、《IQ成熟時》、《天蠶變》、《巨星》等RTV名劇,講真,這些才是我們一起成長的集體回憶,回看舊香港的好風光景致,加上當時仍用菲林拍攝下的不一樣觀感,回憶總是美好的,懷緬過去亦總常陶醉。 經典劇集的黃金期 個人而言,最期待必屬麥當雄及蕭若元二人合作的警匪片系列,好像《十大奇案》、《大家姐》、《大丈夫》……等,媲美當代警匪港產片的電影製作手法,尤以1975年首播的《十大奇案》系列,最難忘其中一集叫《霧夜飛屍》,講述由張美蓮飾演來港定居的日本妙齡少女,誤交由陸柱石飾演的變態狂魔,最後慘遭他從天台推落街上跌死,印象中,當年這些麥蕭二人組電視出品,套套都幾乎挑戰電視尺度,集暴力與色情於一身,無疑,當代兩台電視出品都極其破格創新,絕非今日可比。 Don't Look Now!可是不少港人對當下免費電視台的即時回應,何止Don't Watch,直情連Look都冇興趣之餘,其實亦同是1980年甘國亮監製的TVB劇集《執到寶》英文片名,近期剛重新推出數碼修復DVD版,堪稱是本地黑色處境單元喜劇的真經典,對白精警抵死,人物生動有趣,演員好戲連場,個個入型入格;時移世易,人人Don't Look Now!最終又有誰從亞視倉底執到寶呢?

2015-01-13

創作人倉底貨離不開兩種,不是被拒用,就是未埋尾,前者需待另結有緣人,後者則待再有靈感時,兩者同屬前途未卜,最終是如日俱增或封塵絕跡,天知曉?只想說,創作歲月紀錄成長私藏印證,2012年Pet Shop Boys《Elysium》專輯的非主打單曲《Your Early Stuff》,Neil Tennant憑歌寄意:「好多樂評人及音樂雜誌總愛說PSB新作不及早期好,只不斷將我們舊作跟新作談論相比,難道PSB只得八十至九十年代作品是最好的!」   實在,Your Early Stuff坐擁天生獨特的單純氣質,肯定是創作人最難以忘懷,單是那份不顧一切,想做就去做的率性心態,跟日後背負計算式無形枷鎖的心理包袱,已百分百截然不同。正如這位瑞士經典電子組合Yello的音樂創作靈魂人物Boris Blank,素來以完美主義見稱,自1979年出道至今,除了Yello的唱片出品外,從未以個人名義推出專輯,直至2014年,終於破格送上首張名為《Electrified》個人合輯,全碟40曲盡是Boris這些年從未曝光作品精選,不乏大量難得一聽的Your Early Stuff選曲。   尋找Yello的創作軌跡 Boris強調自己不愛單調化,認定凡事總有兩面平衡,如冷暖及黑白,這或跟他童年意外變成獨眼龍有關,而玩電音亦似是天賦才華,沒接受正統音樂訓練,自學成派的電音之旅,由購入第一部電子合成器ARP Odyssey始動,Boris表示當年就以它跟兩部卡式錄音機,嘗試最lo-fi式的多軌道錄音製作,初嘗自擁一隊大樂隊合奏的官感滋味;《Electrified》只選輯其中3首來自七十年代的Boris最早期作品,雖則略嫌未夠喉,對fans卻已大開耳界,好像1978年《Traum Blau》媲美當代科幻片配樂的太空進行曲,冷酷機械化的人聲演繹,又或同年《Young Dr. Kirk》的簡約原始analogue聲源構圖,到全碟最早期屬於1977年的《Granda Kiss》,很典型space-age的ambient實驗樂風,可是Boris電音根源的珍貴方塊。 正如Yello老拍檔Dieter Meier所說,Boris似畫家多過作曲家,聽他的音樂創作就等同看他的畫作一樣,很隨心點綴的自成一家,盛滿意想不到的驚喜色彩,變化莫測如一朵玫瑰突變一隻小飛象般,Dieter更表示《Electrified》有不少作品,活像沒有他主唱的Yello滄海遺珠,這絕對有跡可尋,尤其八、九十年代Yello豐收期,聽到1981年《Sphere》歐陸迷幻新浪漫,又或1982年《Delta Boots》帶點funk味的synth-pop節奏,極有可能是同期未發表的B-side倉底貨也有人相信吧!   工業電音與拉丁節奏的影響 Boris坦言對七十年代Punk不感興趣,反而對差不多時期的英國Industrial Techno運動,如Throbbing Gristle及The Normal最有感覺,難怪Boris心目中至愛的電子單曲亦包括The Normal《T.V.O.D.》,當然也少不了Kraftwerk《The Model》,事實上,Yello的電音曲風滲入不少Latin元素,亦跟Kraftwerk扯上關係,Boris說:「《Showroom Dummies》及《Autobahn》本身亦潛藏Latin American節奏底蘊,Latin音樂從來都是我的秘密戀人!」 《Electrified》首度翻閱Boris三十多年的音樂寶庫之餘,兩首21世紀全新創作亦與時並進,分別有2014年《Electrified》及2010年《The Time Tunnel》,前者如跟Karl Bartos互動的Techno-Pop玩味,後者形同1988年《The Race》變奏延伸,Yello迷肯定一聽如故;值得一提,《Electrified》的2CD+DVD特別版,內頁有好多Boris對自己心愛的電子樂器分享圖文並載,同時,他亦於去年為iTunes合作研發一個名為《Yellofier》的Apps,新舊電音迷不妨下載試玩,一起重拾及建構自己的電音early stuff情意結。    

2015-01-06

今期再續「2014年好好聽」的個人分享,音樂世界那麼大,每個樂迷都有不同的音樂喜好,源自不同成長期的音樂基因薰陶下,繼續追尋自己的真愛所屬,發掘同一棵音樂樹下的分支延伸,重新發現音樂歷史的滄海遺珠,不乏耳前一亮的典藏瑰寶,樂活一生,才是今生無悔的正經事。 去年電音筍盤電魅滿載,Royksopp最積極進取,先跟Robyn合作《Do It Again》EP,5首精采單曲聽完又聽,開首十分鐘《Monument》簡約有序的迷霧氛圍,關於死亡感官的探索旅程,《Do It Again》散布濃厚Madonna電舞餘韻,《Sayit》玩electro-punk亦強而有力,半年後Royksopp自家全新專輯《The Inevitable End》揚言是最後一張實體化唱片出品,序曲《Skulls》確滲透不少Daft Punk型格元素,緊接有《Monument》T.I.E Version換上Moroder式變奏新裝,兩年前挪威女歌手Susanne Sundfor曾跟Royksopp翻玩Depeche Mode早期名曲《Ice Machine》,今回參與兩曲《Save Me》及《Running To The Sea》締造歐洲舞后新典範,個人推介由英國art-pop樂團The Irrepressibles靈魂人物Jamie McDermott主唱的《Here She Comes Again》,感性演繹媲美The Czars電音版一樣。 法國電音王子Danton Eeprom第二張專輯《If Looks Could Kill》,全程向八十年代電音取經致敬,好像 《Never Ask, Never Tell》及《All Dressed Up》等同英倫新浪漫再造,又或《Fem Dom》神秘色彩的EBM布局,完全對號入座;德國電音人Philip Munch主導的The Rorschach Garden新碟《Tales Of A Fragile Mind》,同樣重拾八十electro-pop好時光,《Fun Tastica》如Kraftwerk的house dance變種,《Distant Disco》很典型euro-dance節奏下暗藏Space《Magic Fly》旋律構圖,《Control》亦如John Foxx冷酷姿態重生,八十電音迷肯定一聽如故;德國電鑽型美學二人組Diamond Version期待已久處男專輯《CI》,雖出奇地未如《EP 1-5》系列驚為天人,整體表現仍算不錯,心水之選有《Operate At Your Optimum》及《Connecting People》,前者跟Atsuhiro Ito電光幻影火花依然有驚喜,後者人類通訊概念玩法似Kraftwerk《Telephone Call 》及Karl Bartos《Information》同出一系,反觀與Neil Tennant合作《Were You There?》雷聲大雨點小,似Pet Shop Boys單曲remix多過Diamond Version作品,個性失衡迷糊收場。 2014年新相識也不少,首推倫敦諾定咸4人獨立樂隊Childhood,首張專輯《Lacuna》迷幻搖擺童年時,細碟如《Blue Velvet》及《Haltija》沾上不少The Stone Roses基因薰陶,夢幻般主旋律及結他迴響下,《Solemn Skies》亦流著Echo and The Bunnymen同系血統;由一張細碟《Can't Stop Now》初認識英國獨立唱作人Sivu,令人想起Wild Beasts及Gotye同系新生代,處男專輯《Something On High》引證其唱作才華,從悲慘人生積極尋找生命力;倫敦二人樂隊Elephant以懷舊曲風脫穎而出,《Sky Swimming》成功將dream pop及60's soul共聚一碟,推介《Skyscraper》、《TV Dinner》及《Elusive Youth》。 另外,其他2014好好聽,尚有紐約女唱作人Shara Worden化身的My Brightest Diamond第4張專輯《This Is My Hand》,形同二十一世紀新Kate Bush大晒冷,同屬紐約二人組OOFJ充滿電影配樂感的電音首作《Disco To Die To》,喜愛早期Goldfrapp必有共鳴,英國電子樂團Metronomy第4張專輯《Love Letters》、法國唱作人Sebastien Tellier《L'Aventura》、Erlend Oye第二張個人專輯《Legao》……最後,祝願2015繼續好好聽,人人快快樂樂!

2014-12-30

又到年度總結,也是不少樂迷的不成文習慣,一年365日至愛新碟大結集,曾幾何時,本地音樂刊物豐盛期,例必有各筆者的年度十大唱片之選,其實通常何止10張那麼少?對一首歌一張碟的喜好定案,跟聽者當時處境心情有著微妙互動關鍵,此刻喜愛不表示永遠喜愛,現在不愛,也可於彼時重燃愛火。   至Live之選 回看2014確有好多好好聽的心水推介,今年亦嘗試將它們分門別類跟大家逐一回味,先來現場專輯系列,Depeche Mode《Live In Berlin》固然是期待之作,早前已於本欄詳盡介紹,同屬電音Live,高橋幸宏 & Metafive《Techno Recital》肯定是今年另一聽得最入心的好碟,收錄自今年1月17日在Ex Theater Roppongi只此一夜音樂會實錄,Metafive由日本新音樂五子即興組成,包括有電音界的小山田圭吾、砂原良德、Towa Tei及Leo今井,再加Trumpet手Tomohiko Gondo,單睇排面已知電氣攻心,早期名曲《Drip Dry Eyes》及3首YMO選曲最得人心,後期混音一絲不苟,靚聲電音現場名盤之作。 同樣地,收錄自Alison Moyet去年The Minutes Tour的《Minutes and Seconds》又是一聽難忘,多首Yazoo及ALF舊曲新編見心思,《Winter Kills》肯定是全場亮點,《Only You》及《Situation》不說還以為是Vince Clarke同台演奏,《All Cried Ou》全新編曲有驚喜;至於前The Czars主音歌手John Grant年尾登場的《John Grant and the BBC Philharmonic Orchestra : Live in Concert》,跟老拍檔Fiona Brice夥同60人管弦樂團的重新演繹,是感性再感性的完美配合,老實說,全碟16曲,自己第一時間自選首播的是《Drug》,熟悉的鋼琴前奏響起已不得了,還加上大小提琴伴奏,John Grant懾人心靈的聲線一出,淚水已不由自主從眼角滲出,其他心水有 《Vietnam》、《Where Dreams Go To Die》及《Outer Space》等。   多元電音餘韻 跟住有開心派對系,真心由頭好聽到尾,好似久違了的法國indie-pop樂團Tahiti 80出道以來第5張全新專輯《Ballroom》,貫徹假日偷閒的暢快好氣氛,曲式甚重八十年代流行味,如清新可人的《Seven Seas》又或夏日樂消遙《Crush!》及《Coldest Summer》,旋律悅耳,和音動聽,再有限量粉紅膠倍添甜美視聽之娛:丹麥哥本哈根的6人樂團The Asteroids Galaxy Tour兩年前首作《Out Of Frequency》已深愛不已,今年《Brig Us Together》依然好玩有Fun,將延伸自60's及70’s soul funk繼續發揚光大,女主音歌手Mette Lindberg童心未泯唱腔仍樂透半邊天,《Navigator》、《My Club》及《Zombies》不難令人有Jackson 5重生聯想。 聽完The Asteroids Galaxy Tour後,自會連上Cibo Matto久別回歸的《Hotel Valentine》,雖則坊間迴響一般,實則玩出高水準,全碟編曲保持一貫多元玩味,集結dream pop、trip hop、bossa nova、acid jazz、funkadelic於一身,個人至愛《Empty Pool》迷離電氣打造,媲美Goldfrapp初出道《Felt Mountain》的淒美迷人。另外,日本電音搖擺樂隊Buffalo Daughter《Konjac-tion》 亦屬同聲同氣好好聽,初聽新曲《Le Cheval Blanc》確易誤當是Cibo Matto之作,細碟《Qui Qui》可愛MV跟型格electro-funk絕對討人歡心,《Bring Back 80's》及《Golden Leaves》亦不失涉谷系魅韻,建議選購日本2CD版,碟二有不同Remix好跳連場。 當然,不得不提英國4人電舞樂團Clean Bandit首張專輯《New Eyes》,當古典遇上跳舞不是新奇事,勝在作曲底子不俗,感覺如William Orbit《Pieces In A Modern Style》歌唱變奏版,也似八十年代經典《Hooked On Classic》新世紀復活,推介有《Mozart's House》、《A+E》及《Rather Be》,今期總結到此,下期再續。

2014-12-23

曾幾何時,香港以福地自豪見稱,今時今日,家住香港,自求也未必得福,人心被迫瘋就天天有,85方呎劏上劏房,月租要四千多元,棲身之地已貼近葬身之地。 早前,回家目睹一宗民生實況劇:兩女一男衣著光鮮的地產員工,好偽善包圍一位老婆婆不斷遊說賣樓事宜,聽到婆婆不情不願重複說了兩次:「賣咗叫我住響邊喎?」地產男即說:「婆婆,而家係賣樓好時機,香港人樓換樓,係好普遍㗎咋!」然後他們一直伴隨婆婆邊走邊死纏爛打下去,當時只替婆婆心感無奈,好明顯,婆婆根本不想賣樓,試問一般老人家住慣住熟同一地區數十載,身心都怕花時間重頭認識新環境而負荷不來,政府跟地產商如是,總要如此自私無良地誘騙他們變相強行「迫遷」。 記得廿幾年前,適逢剛開始自居生活,對日本「部屋」專集書本別感興趣,「部屋」兩個字亦在港流行起來,書內滿載最典型的二、三百方呎獨立「部屋」,空間大同小異,內容卻大開眼界,活出個性為重點,儲物成習跟港人同感有共鳴,由七十年代聽黑膠唱片、卡式帶接觸流行音樂,八十年代睇VHS影帶發掘海外電影文化,再到九十年代演變進階CD/LD/VCD/DVD數碼影音年代,甚至二千年後加入的Blu-ray及各適其適CD新產品,還有數不清的影音收藏品,包括雜誌、特集、海報、宣傳紀念品、玩具……等,名副其實,我們都各自建設不同的「影音通屋奇應院」,旁觀者又偏誤判院長是傻的。 未聽過的歌就是新歌 影音通屋絕非傻事,起碼是眾院長人生的私藏精神寄託,能夠找到自己一生中最愛的嗜好,已比其他人有福了,當別人只能從舊相片企圖尋回自己往事歷史,你卻可以憑藉這些影音藏品,立體重塑歷久常新的成長回憶,Back To Where I Belong,音樂世界何其大,上世紀全球有好多由前人打造的美好音樂,尚待大家追尋探索再回味,自己一直認定「未聽過的歌就是新歌」,更何況好歌不分新舊,愛音樂的人一輩子的終身樂事,所謂奇應就是這樣吧! 今期有感而發,純粹源自近年所見跟唱片市場有關的反常現象,首先,黑膠唱片的所謂回歸熱潮,唱片公司真如雨後春筍愈出愈多復刻黑膠之外,亦同時令二手黑膠市道浮現重生曙光,如果你有到深水埗尋膠習慣,必留意近年二手黑膠生意如何盛況再燃,好像位於西九龍中心對面的一間二手唱片舖頭仔,經常人山人海,買碟者眾,敢說比好多現存只賣新碟的唱片店暢旺幾倍,觀感形同回到七、八十年代全盛時期迴光返照,其一是此店為絕無僅有的地舖,其二是主銷仍屬七、八十年代的黑膠唱片,難怪深水埗鴨寮街一帶確有「回到未來」的時空交錯親切感。 新band音樂源自 舊基因變種 另外,網購CD黑膠成大勢所趨,無論二手黑膠社群或官方網站獨家限量版,甚至不同影音網站,click一click消費已成習慣,久而久之,各大「影音通屋奇應院」儲藏量繼續與日俱增,跟好多本地唱片店入貨款式愈賣少見少剛成正比,當新生代面對前途未卜,聽歌睇戲再沒根可尋的不景氣下,真正的影音消費者層,似乎仍只可交由各院長支援延伸,新碟新band天天有,認真追聽又好聽的究竟有多少,大家心中有數,尤其新即如舊的同系概念,所謂喜歡的新名字,說到底,九成源自他們只是重新演繹陪伴我們成長的音樂基因再變種而已。 或許,先天下之憂而憂,任你再有幾多倉底存量玩復刻,各大唱片公司遲早總有山窮水盡一天,最後可能一切只剩回數碼化,絕版實物全寄存各家各戶的「影音通屋奇應院」又如何,到時大家都已七老八十,又有另一班地產人向你打主意,你可能同樣回問:「賣咗叫我住響邊喎?」

2014-12-16

人人都有一生中最愛,如果要選個人的至愛電影及電影原聲專輯,已故意大利名導Sergio Leone《義薄雲天》(Once Upon A Time In America),肯定是心目中最完美無瑕的不二首選,今年剛好是30周年紀念,電影公司亦首度推出Extended Director’s Cut藍光碟特別版本(圖1),而自己的私藏回憶,一切從1984年的碧麗宮戲院開始。 提到《義薄雲天》,必想起當年於碧麗宮戲院初邂逅印象,一套如此史詩式的經典巨作,跟回憶總是豔紅色又華麗典雅的碧麗宮,屬完美配合,記得香港正場上映為139分鐘美國修訂版本,好像設有中場休息時段,至今仍珍藏的碧麗宮宣傳單張上,兩句簡單形容:「本世紀最哄動、最有人性的超級巨鑄」名副其實,感動源自劇本深入刻劃出人性的多面睇,包括男女間的「愛」,名利衍生的「恨」和「仇」,朋友間的「情」與「義」,透過4位情同兄弟的主角,由少年街童到成長期,靠非法私酒勾檔變成黑幫富商,到最後因財失義悲劇收場,筆觸細膩,劇力迫人。 最接近導演構想的剪接版本 故事橫跨上世紀二十到六十年代的美國大時代轉變,由一筆百萬美金不知所終疑團,掀開兄弟情仇四十載,原來這三十年來,我們大多數都從來看到最足本的導演版本,首先,Sergio Leone最初構思為6小時片長,分上、下兩集各3小時面世,可惜被電影公司拒絕,多得貝托魯奇《1900》票房滑鐵盧效應所致,後來Sergio為當年康城首映剪了一個269分鐘版本,首映過後一直成絕響,只因到歐洲正式公映版本又變成229分鐘,到美國發行的國際版本更不堪,只剩餘139分鐘濃縮版本,足見八十年代歐美兩地電影市場,對史詩式長片的忌諱,亦有傳此舉令Sergio極之不滿而引發心臟病,憤言不再開拍任何新片,直至1989年不幸病逝,《義》成為他的最後遺作。 當年Sergio處理時空剪接手法頗別出心裁,由羅拔迪尼路飾演的Noodles穿針引線,並巧妙將1933年逃避追殺時段作首尾呼應,在同一火車站上,透過《Yesterday》音樂接上1968年的Noodles重返此地,那幅牆畫亦特意變成The Beatles紅蘋果的Love字象徵(圖2),然後再回到酒吧後欄的牆上,揭開一個隱藏的牆洞,從而再開始回想昔日童年片段,剪接手法簡潔俐落,如此帶出Noodles老中青三個不同階段作序幕,鏡頭隨著特寫迪尼路的滄桑眼神,加上煽情的配樂旋律,何止令人唏噓,簡直把觀眾情緒緊緊懾住。 新曝光情節處處精彩 《義》有不少留白謎團惹人津津樂道,到底最後Max大宅外的垃圾車旁,兩位工人手提的黑色大膠袋內,是否藏著Noodles屍骸?Noodles最終何去何從?片尾為何又回到開場時1933年Noodles被追殺逃入的鴉片私竇,那個最後的微笑背後,是否暗喻整個故事,本是Noodles追憶自己過去及對未來的迷幻妄想? 2012年,「康城影展」以《義》導演剪接版本為首映禮選片,原意屬269分鐘修復版本,可惜因版權持有問題,就連馬田史高西斯出面交涉也不成,最終只變成一個251分鐘加長版,亦即是今年剛全新推出不久的藍光碟版本,等足三十年,繼多年前229分鐘影碟版後,影迷終可觀賞到另一個最接近導演原版的《義》,這22分鐘加插的新曝光情節,最難忘是1968年老年Noodles來到三兄弟墳地,並發現有人以他名字立碑致意一幕。 今個聖誕,一邊重看三十年前的《義》,一邊重聽Ennio Morricone的原聲黑膠唱片,《Deborah's Theme》依然觸動心靈,為王家衛《一代宗師》注入無限感性是必然,而聖誕樹下亮起Noodles與Deborah共舞於高貴餐廳內的《Amapola》,浪漫任雨打風吹仍從未褪色。

2014-12-09

又繼續等,相信會是本地Depeche Mode(DM)迷真情告白,所指是等待DM重臨香江,自1980年出道至今,他們只曾分別於1983年及1994年兩度來港舉行音樂會,今年相隔上回香港大球場的《Exotic Tour》剛好20年,大家以為是好兆頭,期待去年始動的《Delta Machine Tour》,今年有機會於亞洲延伸,最後仍是落空而回,實情是自《Exotic Tour》後的二十年來,DM所有World Tour都只限歐美上演,完全置亞洲於不理。結果,除非你願斥資專程飛往歐美追隨,否則還是隔岸觀賞吧! 雖則今時今日,多得YouTube即時上載之便,差不多同步可以先睹世界各地不同的音樂會現場偷錄或電視轉播,不過,官方出品始終不可或缺,今回《Delta Machine Tour》又玩新意思,首先再沒有如《Touring The Angel》及《Tour Of The Universe》跟Live Here Now合作逐場出Live CD,死忠Fans可以大慳一筆,亦出奇地不設Blu-ray版本,以2DVD+2CD+5.1 Blu-ray Audio的Deluxe Edition盒裝推出,是否抵食夾大件,見仁見智,問題出於2DVD方面,一張名為《Live In Berlin》是純音樂會版本,另一是《Alive In Berlin》加長25分鐘足本版,包括有15節專訪片段穿插其中,及Martin Gore兩首後台即席鋼琴伴唱單曲,感覺有點多此一舉,倒不如跟以往一樣輯錄Anton Corbijn的錄像畫面獨立版本更實際。 電子搖擺皇者風範 說回《Live In Berlin》,DM對德國電音流行文化影響深遠,DM迷一致公認最佳專輯《Black Celebration》亦是於柏林錄音製作,Martin Gore當年亦曾移居德國一段日子,正如場外柏林樂迷訪問直撃回報:「DM已成為一種信仰!」及「Soundtrack Of My Life」之說已毋庸置疑;還記得上趟《Tour Of The Universe》出師不利,Dave Gahan患病需做手術,被迫取消巡迴其中10場演出,並曾表示自己開始意識身心負荷問題,如今喜見他仍狀態甚佳,甫出台不斷轉身顯風騷,型格十足,兩首新作《Welcome To My World》及《Angel》熱身過後,《Walking In My Shoes》正式煽動高漲情緒,全新編排引子頗特別,緊接《Precious》的狗狗模特兒特寫畫面,引人入勝,再接上《Black Celebration》誘發全場大合唱的懾人張力,實在今回Tour所見,Dave Gahan比以往有更多讓群眾跟住唱的舉動,見證電子搖擺班霸之皇者風範。 當然,多年來Martin Gore獨唱環節仍是驚喜不絕,以Acoustic手法重唱舊作觸動人心,敢說《But Not Tonight》鋼琴伴唱版本是《Delta Machine Tour》的完美亮點,Dave Gahan主唱原版已夠精彩好聽,如今Martin注入招牌式的感性演繹,源自《Somebody》的同系變奏,《Shake The Disease》亦是另一首不可多得的現場獨唱版本;提到舊曲新版,DM這些年不斷找來樂壇新血玩混音互動外,亦不忘將新混音版本搬上舞台,好像《A Pain That I’m Used To》Jacques Lu Cont Remix絕對玩出神采,相比錄音室舊版更具現場爆發力,《Halo》Goldfrapp Remix又是劇力迫人,配合Anton Corbijn匠心獨運黑白影像亦電影感十足。 其實,早於去年正式展開《Delta Machine Tour》時,網上曾流傳一張DM相片,見到他們高舉一塊寫上「是次Tour不會再玩1986年以前的歌曲」字樣板塊,似既惡搞又可屬Fans心底反射,結果總算仍有《Shake The Disease》及《Just Can’t Get Enough》出現,個人而言,想再聽到DM三老跟大家唱「All I Want To Do Is See You Again……」應該沒太大可能,畢竟他們再沒如此稚氣心態,如果以《Just Can’t Get Enough》及《Photographic》二揀一,寧取DM再唱 《Photographic》更感興奮同樣,新碟選曲未見《Secret To The End》及《Broken》蹤影又是失望,幸有《Delta Machine》5.1 Blu-ray Audio版本彌補不足,無論樂器聲道擺位及空間包圍感表現,仍舊貫徹始終,值回碟價。

2014-12-02

「你唔係醫生,唔係超人,又唔係神,但係……你一樣可以救人!」 來自救助兒童會宣傳片旁白,主角是19個月大嘅「多詩」,試問有誰不曾被其欲哭無力的絕望眼神為之動容,每次見到聽到這個宣傳片畫面,卻總自動聯想三十年前的那個冬天,一群英國流行樂壇中堅分子,以Band Aid名義唱作一首《Do They Know It's Christmas?》(圖1)向全世界呼喚,對非洲埃塞俄比亞饑荒展開關注救亡行動,今年終於來到Band Aid 30,不禁一問:何解三十年過後,非洲仍是這樣救不完?他們仍不知道甚麼是聖誕? 1984年確是最難忘的,正如去年本欄一篇「唱盤上的快樂聖誕」亦有輕輕提及1984年的聖誕歌有多棒,當年Band Aid《Do They Know It's Christmas?》開創慈善籌款大合唱熱潮,雪中送炭源自Bob Geldof睇完BBC非洲飢民特輯,忽發奇想,找來Ultravox樂隊主音Midge Ure合作一張群星籌款單曲細碟,結果成為英國流行榜五星期連冠,單是1984年已銷售300萬張,直至1989年全球總銷量計有1,180萬張之多,時至今日,此曲仍是百聽不厭又深具意義的聖誕金曲。 然而,當《Do They Know It's Christmas?》成功引起關注後,Bob Geldof滿以為英國政府亦樂於出手幫助,可惜事與願違,他積極跟當時英國首相戴卓爾夫人多番交涉不果,只換來愛莫無助回覆,失望之餘,Bob便想到既然大家這樣支持購買細碟,要是再籌辦一場慈善演唱會應該未嘗不可,結果Live Aid於1985年應運而生,跟美國兵分兩路,連續接力16小時的馬拉松式演出創舉,更於全球廿多個國家現場同步直播,共有1.5億人在電視機前同步收看,造就流行音樂史上經典創舉。 還記得1985年7月13日的晚上,不少香港樂迷安坐家中收看直播,不少朋友跟筆者一樣,手持錄影機遙控器邊看邊錄,由於不同電視台選播取向各不同,需要跳台查看樂隊歌手出場時刻,最深印象是以The Cars《Drive》做配曲的埃塞俄比亞飢民實況片段,皮包骨的瘦削身形,無力無助連眼皮也撐不開,沒棲身之所,蒼蠅滿天飛,首度聽到平均每5分鐘就死去一名小童之說,見到屍骸如樹枝般用布簡單包裹,慘不忍睹。 今年Band Aid 30(圖2)已是第四度捲土重來,之前繼有1989年SAW金牌製作主導下的Band Aid II及2004年的Band Aid 20,講真,全部純屬周年紀念指定動作,就算今回以關懷西非伊波拉疫症災情為題,由參與單位到演繹表現,整體感覺已大不如前,變得可有可沒似的。 1984年的香港聖誕,回到12月19日中英聯合聲明簽署現場,也有戴卓爾夫人及中國國務院總理趙紫陽做兩國代表,當時中國領導人鄧小平亦在場見證,「一國兩制」原則下的回歸50年不變政策,30年前的承諾,回歸17年後又尚剩多少? 2014年當公僕變公安,警員竟可亂揮警棍如打《三國無雙》Game般,港人同樣需要大量「Band Aid」急救,知道聖誕快將來臨又如何,不知會否變成戰場上的快樂聖誕才是關鍵? 「你未佔過中,未自過首,更未曾感受過真正嘅普選,每日陪伴住你嘅……只有椒霧、警棍同催淚水,聽日,就算可以捱得過去,都未必可以望得見將來……」原來這裡跟「多詩」一樣需要世界關注。

2014-11-25

到底金鐘是否有金鐘罩?究竟大台又是否好遮陰?如果真的勿忘初衷,大家仍記得9月28日的佔領金鐘是如何誕生?沒有衝擊,哪有佔鐘?更莫論根本從未兌現過的所謂「佔中」!雨傘革命五十幾天,明明是一場群眾自發的公民抗命運動,三個佔領區卻愈走愈自動標籤化,你看金鐘有焦點名人全程駐場,自設大台自組糾察隊,留守者好比金鐘罩下的受保護動物一樣,「廢府」早就覷準雙學及三子的能耐有限,膠著是必然,待撤成口號,將一夜衝擊一塊玻璃,說成神話破滅未免太自誇,遍地開花的真義是甚麼? 「In Violent Time, You Shouldn't Have To Sell You Soul ; In Black And White, They Really Really Ought To Know……」沒錯,大是大非黑白大時代,真偽人心盡顯現,近日又再重聽 Tears For Fears代表作《Songs From The Big Chair》專輯,主要是唱片公司繼去年《The Hurting》紀念特別版後,今年接力推出《Songs From The Big Chair》的4CD+2DVD Boxset,再加2014新混音黑膠及5.1 Blu-ray Audio;想不到,1985年的外國勢力,三十年後依舊對號入座,回味昔日英倫的美好回憶,多謝肥彭為港發聲之餘,也為此張「大椅上的哭Songs」致意。 「This Is The Working Hour, We Are Paid By Those Who Learn By Our Mistake, Find Out, What This Fear Is About?」從錯誤中學習,本土從來沒有專業的街頭抗爭者,政權只懂不擇手段威嚇大眾,據TFF靈魂人物Roland Orzabal表示,《The Working Hour》原意確帶點對工作上的不滿控訴意識,跟《Listen》屬全碟兩首非細碟單曲,卻一直成為樂迷心目中的至愛,不得不讚今次2014新混音的高水準修復表現,尤其5.1環迴全新體驗下,將《The Working Hour》及《Listen》編曲上的撲朔迷離空間感更細緻重現,無論是前者William Gregory色士風獨奏,或後者Ian Stanley巧奪天工的樂器調聲處理,得到重新定位全包圍,耳目一新的震撼力,可是前所未有。 「I Can't Stand This Indecision, Married With A Lack Of Vision, Everybody Wants To Rule The World……」向缺乏遠見又優柔㝰斷的說不,明與暗的權力鬥爭沒完沒了,多少人企圖騎劫運動揚名立萬,甚麼「我哋」又「你哋」劃清界線,居心叵測,如此大台跟電視界一台獨大霸權有何分別?一首令TFF躍進成為美國Billboard冠軍級的勁歌金曲,相對於《The Hurting》悲慘世界觀,忽然很美式曲風的蛻變嘗試,講真,當年初聽確曾有吃不消的反感,Roland憶述當初原曲叫做《Everybody Want To Go To War》,只做了一個Demo就自覺不太喜歡棄置一旁,及後才被Curt Smith發現原是寶,得以面世發熱發亮。 「Following The Footsteps Of A Funeral Pyre, You Were Paid Not Listen Now Your House Is On Fire, Wake Me Up When Things Get Started, When Everything Starts To Happen……」重蹈覆轍是本土爭取民主的致命傷, 火燒後欄才覺醒起來,總比裝睡不醒好,只怕燒到埋身,為時已晚,長眠收場,活該是也! 《Songs From The Big Chair》碟題源自1976年的美國電視電影《Sybil》,患有多重人格分裂的女主角Sybil,只能在一張大椅上找到安全感,然而,金鐘大台上不斷多番領唱《海闊天空》之時,再細心一想「背棄了理想,誰人都可以」這一句,政治舞台暗藏更多比多重人格分裂更難以捉摸的醜陋人與事,到「只得你共我」就知驚!  「Some Of Us Horrified, Others Never Talk About It, But When The Weather Starts To Burn, Then You'll Know You're In Trouble……」(Tears For Fears 《Mothers Talk》)

/136



C觀點

中原城市領先指數

廚神

旅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