亞里叭叭 - 亞里安
2015-06-23

雖說闊別30載,那是以距上張1985年個人專輯《Innovations》來計算,實則Giorgio Moroder 仍不時客串參與不同的監製編曲Remix工作,畢竟他仍是玩創Disco電音的先鋒人物,一直深受不同年代的跳舞音樂後輩推崇備至,正所謂學海無涯,大師老人家本身亦深明玩到老學到老的進取心態,其實回看1975至1985年的創作高峰期間,不斷找來不同音樂單位玩互動合作的嘗試舉動,早已顯示Moroder是一位如何知己知彼有遠見的音樂大師風範。   74 Is The New 24,當大師返老還24,也不表示食老本玩懷舊,Moroder於《Clash》音樂雜誌專訪如此說:「對於再將舊作玩2015年重新編曲的提議,我是絕對不會做的,這些舊作早有大量不同Remix版本,當中有好亦有壞,倒不如玩創全新更有建設性吧!」 電音混搭新聲 事實上,是次大師回歸之旅,Fans們及不同前後輩均有不同期待度,死忠Fans當然仍想Moroder為大家帶來最經典的Disco樂風,他卻不以為然:「這些Disco之音早已做過太多,我也不想走回頭路,最後,我想到既然自己是Disco始作俑者之一,我亦有權再利用它的元素,來跟時下的跳舞音樂混成一體,即是將EDM加入典型Disco Sound出現的弦樂及電結他玩奏,形成半舊半新的共同體。」 人老心不老,要保持心境長青狀態,最直接就是讓自己與時並進,《Déjà vu》是 Moroder 2015年新產物,你會找到好多跟Moroder從未合作過的後輩女聲代表,他說:「整個構思是結集不同具代表性的女歌手,相對之下,如Kylie Minogue及Britney Spears會較資深一點,也有Foxes及Charlie XCX年輕新生代,實在唱片公司曾向我建議好些廿、三十年前名噪一時的選擇,通通被我拒絕,只因我已一把年紀,更需要多些年輕新血來擦出新火花。」 新作好壞參半 沒錯,聽過碟內由Kylie Minogue主唱的《Right Here, Right Now》,自會發覺Moroder真有為她度身訂造之感,前段verse引入Daft Punk式的Electro-Funk,副歌則返回很Kylie標誌的跳舞曲式,然而,Britney Spears重新演繹Suzanne Vega金曲《Tom’s Diner》,Moroder嘗試注入EDM新舊交融變奏版,效果一般,至於Charlie XCX《Diamonds》及 Foxes《Wildstar》同樣出現一個頗尷尬問題,就是完全聽不出任何Moroder簽名標記,或許,老人家享受整個up-to-date玩創過程,懶理生招牌的包袱,敢說對於一眾Moroder死忠fans來說,《Déjà vu》肯定不是預期般那杯對口胃的茶,全碟只得《74 Is The New 24》較為對號入座,其他如序曲《4 U With Love》形同九十年代Robert Miles那些過了時的Trance純音樂舞曲,確令人有點不知所措。 復出後範疇多 《Déjà vu》以外,Moroder似乎生產力亦告全面回勇,久違了的電影配樂新創作亦已如箭在弦,他透露:「我已接了一套大型製作的電影配樂工作,暫時仍未能披露太多細節,只可說將會聯同一班很出色樂手及作曲家合作,對我來說,要重新再投入電影配樂世界,絕不是易事;另外,我目前正為迪士尼《Tron》電玩遊戲製作配樂,並跟Skrillex合作,且看他會否做一些Remix之類。」 當然,近年Moroder亦不時客串DJ-ing,雖屬玩票性質,卻令他更了解當下的跳舞音樂潮流走勢,他說:「有一次在日本某個大型音樂節的DJ-set,台下全部都是廿歲左右的日本年輕人,他們出奇地認識我播出的所有歌曲及歌詞,令我意識到原來自己的樂迷年齡層是那麼闊,樂在其中。」

2015-06-16

兩年前,多得Daft Punk為Giorgio Moroder度身訂造致敬合作一曲《Giorgio By Moroder 》,換來喜出望外的好評迴響,一眾新知舊雨的電音迷,重新回味認識這位七十年代Disco之父非凡魅力之同時,亦激發起老人家去年想出《74 Is The New 24》的回歸樂壇概念,適值2015年是Moroder出道五十周年,結果昨日終於推出距上張1985年《Innovisions》後,闊別30年的全新專輯《Déjà vu》。 總覺得Giorgio就等同是大師級的名字象徵,時裝界有Giorgio Armani,音樂界有Giorgio Moroder,出生自意大利,成長於德國柏林的Moroder,早於1966年開始踏足音樂圈,當時以Giorgio之名推出不少細碟,偏重英式流行搖擺樂風,跟The Beatles及Bee Gees等同出一轍,這批Moroder最早期的珍貴作品,亦於2013年首度結集成一套2CD的《Schlagermoroder : Volume 1, 1966-1975》,以1975年為分界點,只因當年Moroder首度嘗試轉玩電音新風格,《Einzelganger》正是一張充滿實驗味的純電音專輯之餘,更與Donna Summer正式開展合作關係,代表作《Love To Love You》加上1976年Moroder的《Knights In White Satin》專輯,就此成功建構Moroder簽名標誌的自家Disco Sound。   《Chase》將Giorgio帶入屋 說回自己初認知Giorgio Moroder的回憶,那些「Radio好知己」的Billboard流行榜日子,聽著一首又一首Donna Summer大熱,仍不知道Moroder是何許人,直至1978年《午夜快車》電影上映時,才第一次知道Giorgio Moroder之名,只因當時爸爸帶我看完電影後想買OST,連逛多間唱片店卻全告售罄,記憶猶新;然後,那個「焚機」好時代,所住的屋邨內幾乎家家戶戶都接二連三在搶播主題音樂《Chase》,全曲長達8分多鐘絕無冷場,沿途維持穩定的4拍4電子節奏,正所謂低音夠「行」,主音夠「搶」,何況是黑膠年代的原音魅力,一層層電氣化的迷離Syn-Pad襯托推進下,也成就自己初接觸的電音根源所在。   Signature電音專輯 其實,如今聽回《Knights In White Satin》,自會找到好多Moroder經典的基因元素,好像由《Knights In White Satin》及《In The Middle Of The Knight》組成的三部曲,根本就是《Chase》的雛形原版,低音節奏一式一樣,只是 Disco Funk變奏不同,《Oh L'Amour》及《I Wanna Funk With You Tonite》則更是Donna Summer的Disco同系產物。1977年《From Here To Eternity》更見證何解Daft Punk要專程向大師致敬,全碟以Non-Stop曲連曲形式一氣呵成已夠前衛,《Faster Than The Speed Of Love》、《I'm Left, You're Right, She's Gone》及《Too Hot To Handle》的電腦人聲Vocoder跟Funky電音舞曲配合,不難找到Daft Punk深受影響的薰陶源頭;另外,1979年《E=Mc2》唱片封面,除不由自主覺得Moroder跟畢雷諾士形同兩兄弟般相似外,同名主題曲亦似跟日本的Y.M.O.,以及西德的Kraftwerk作隔空互通連線聯想。   在流行盛世的黃金10年 無疑,1975至1985年是Moroder最盛產的黃金十年,流行電音跟電影配樂兩邊共同玩創新潮流,一個人人爭相合作的人氣品牌,先後為Japan樂隊合作《Life In Tokyo》,又與Human League主音歌手Phil Oakey合作,還有Blondie、Freddie Mercury、David Bowie、Elton John……等樂壇猛將,每一首合作均擦出耳目一新的火花;自《午夜快車》奪得「奧斯卡最佳配樂獎」後,亦引來荷李活垂青,如《美國舞男》、《豹妹》、《勁舞》、《疤面煞星》、《壯志凌雲》……等八十年代賣座經典,透過Moroder自此一家的原創獨門配方,利用煽動情緒的電音層次循序推進,引發更扣人心弦的觀感張力,跟一般傳統純管弦樂編奏的配樂模式,帶來革命性的破格先河。(待續)

2015-06-09

近日看apple TV內的最新電影宣傳片,竟發現一個幾匪夷所思的共通點,首先最少有4 套電影預告片,不約而同出現「No One Is Safe」這句對白內容,然後還有金門大橋斷裂毀掉的不同畫面情節,到底荷李活是否正在隱晦地發放一些陰謀論訊息?至於剛在港上映的《明日世界》及《加州大地震》兩片,前者迪士尼擺明話你知,明日世界終結時,生存只限指定會員獨享,那個T字設計的明日襟章已不言而喻,後者根本就是借電影向美國人發出預警,專家已證實大地震指日可待;沒錯,戲如人生是真的,一切3D全景聲,極可能只為大家作出事前恍如親臨現場體驗而設。   記得初認識「烏托邦」三個字是小學時代,老師只簡單解釋是一個理想都之類東西,當時自己只覺得此名字很特別,似是一個幫派之名,後來才知道英文原名Utopia,也找到源自1516年希臘作家Thomas More的同名著作,虛構一個位於大西洋島嶼的社群生活,Utopia本為希臘語,英文是No Place,一般譯為「不存在的社會」,然而,希臘尚有Eutopia一字,意思是Good Place,英文發音上,Utopia跟Eutopia是相同,二字卻有著微妙的反差效果,有趣是,我們原來一直都以不存在的Utopia來形容「烏托邦」,而非Eutopia,是否早已喻意人類世界的絕望,連「烏托邦」從來都只是自欺欺人的心靈自慰 。 未來等同末日 荷李活編劇似乎極愛「烏托邦」題材,不斷為我們玩創不同的「烏托邦」新世界,由1973年《世外桃源》到去年《未來叛變》,亦有著顯見的兩極轉變,近十幾年所見的同系電影電視劇,「烏托邦」已不一定是完美的,只因我們都不太相信未來,早失去The Best Is Yet To Come的期盼,不得不再一提2009年Pet Shop Boys跟Philip Oakey合唱《This Used To Be The Future》,一針見血道出未來等同末日,兩個八十年代未來派電音Icon聯手表態,如今所見的未來,跟三十年前大家預想的「烏托邦」想法完全不一樣,歌曲中段由Philip Oakey,以冷感演繹的機械式變奏部分,是這樣寫著:「以前那個未來是充滿科幻刺激的,現在我們向前面對的,卻只見一份自殺式協定!」並且強調只有從頭再來才得以重生之意,好幾句結尾都以「阿們」完結,別有用心。 人類的陰謀論 置諸死地而後生,是「烏托邦」的誕生原意,如火鳳凰般清洗太平地,成就「新世界秩序」的陰謀論,地球資源分配不均,跟超額人口的弱肉強食,衍生大量生態失衡的連鎖效應;英國Channel 4於2013至2014年期間,拍攝一套名為《Utopia》電視連續劇,先後只出了兩季共12集,故事尚未完結,有關方面卻公開表示不再有第三季出現,令一眾Fans頓感錯愕,事實是《Utopia》好評如潮,由別開生面的說故事手法、末日陰謀論題材、到美指攝影的細緻講究、鮮明反差的畫面色調、精采獨特的原創配樂、演編導均屬超高水準表現,故事提及的影子政府The Network想建構的「烏托邦」,跟共濟會的「新世界秩序」控制人口陰謀同出一轍,以一種名為「俄羅斯感冒」病毒散播全世界,最後只有指定的人種得到解藥留下來,由病毒研發者死前留下的一本畫集圖片密碼,逐步揭開整個驚天大陰謀真相,沿途涉及大量陰謀論傳聞,亦夾雜多少真實個案,也有提及香港SARS真正來源的隱喻。 David Fincher執導美版《Utopia》 第二季最後一集序幕,在候車處準備出發秘密行動的獨行俠,向一位抱著小孩的母親如此說:「你為何要生此孩子?你知道地球多一個新孩子就產生多幾多二氧化碳?需要用多幾多地球資源?……如果我是你,我會現在就立即幫他割喉!」由於《Utopia》崇尚暴力美學,又有校園槍殺及全家滅門之類內容,引來一些家長不安投訴,被安排在晚上10點後播映。 目前,我們又要面對「中東新SARS」來襲,不難跟《Utopia》作出無限聯想之同時,美國HBO亦已證實買下版權開拍美版《Utopia》電視連續劇,並由David Fincher執導,及《失蹤罪》編劇Gillian Flynn改編,值得期待。  

2015-06-02

人人都有偶像,玩音樂亦少不免有啟蒙,向心愛的音樂人致敬是必然,翻玩翻唱一首歌是最低消費,全張致敬精選專輯是中價消費,如果是翻玩同一偶像、同一張專輯足本致敬,肯定是最高消費;九十年代日本有一隊名為Oriental Magnetic Yellow,簡稱OMY的三人電子組合,擺明向殿堂級前輩YMO玩致敬,並將YMO好幾張專輯封面仿造重生,至於曲題及編曲則根據原版改頭換面,好玩有fun,可惜沒有跟足同一張專輯選曲玩法,若有所失,差了一點;最近,來自希臘雅典的二人女子電音組合Marsheaux,則向偶像Depeche Mode(DM)百分百足本致敬。 成軍於2003年的Marsheaux,吸取大量八十年代英倫電子新浪潮基因養分成長薰陶下,主打synth-pop及electro-pop配套甜美女聲,人聽人愛,club見club播,回想她們初入行的經過,早已跟DM有緣連線,話說12年前她們有機會參與一個雅典DM派對,當時Undo唱片公司向她們表示只可以玩DM作品,繼而Marsheaux就此誕生,並首度以改編George Kingsley名曲《Popcorn》亮相於Undo一張雜錦精選《Nu Romantics》內,自此Marsheaux便成為Undo最受歡迎的頭號偶像。   早已有致敬之心 個人而言,初認識Marsheaux始於2005年《A Greek Tribute To Depeche Mode》合輯,她們翻玩的《New Life》並不算很精采,只算忠於回歸當代analogue懷抱,直至2006年《Peekaboo》專輯發現一首《Dream Of A Disco》才真正迷上Marsheaux,此曲巧妙地借用A Flock Of Seagulls《Space Age Love Song》基本結構,再重新譜上Marsheaux全新曲調而成;至今Marsheaux共推出過5張專輯,今年最新發表正是《A Broken Frame》,即是將1982年DM青蔥浪漫歲月的同名經典,來一趟廿一世紀大翻新,有如「重修DM經典欄框」一樣。 先說《A Broken Frame》經典何在,這是Vince Clarke離隊後,DM三子短暫期,由synth-pop轉型電子新浪漫的第二張專輯,全碟首度交由Martin Gore包辦曲詞創作,無論是《Leave In Silence》及《My Secret Garden》的低調浪漫,到《See You》、《The Meaning Of Love》及《A Photograph Of You》的跳脫純愛,又或《Monument》及《Shouldn’t Have Done That》的迷幻實驗,全屬很劃時代的未來新浪漫氣息,在不少DM迷心目中,此碟是頭三位最愛專輯之選。   女孩與海引申的概念 今回Marsheaux照足《A Broken Frame》全碟曲序逐首玩,花了5個月時間完成,由唱片封套以至字體設計照足原版仿真處理,只是封面略有改動,當年那個陰雲密布下的農民割禾圖,變成Marsheaux二人站在海邊望天打卦,原來別有用意。 「整個意念源自某天我們在海灘上聽歌,竟不謀而合發現大家都正在聽《A Broken Frame》,我倆都十分喜愛此碟,因為當時Vince離開後,令DM呈現一陣很甜美電氣感覺,最初我們只想於演唱會上跟樂迷分享這些改編版本,後來大家反應熱烈,才令我們決定升級化,將它變成一個新project認真製作起來。」   用自己風格演繹《A Broken Frame》 事實上,Undo唱片公司亦有向Mute請示過有關版權問題事宜,Marsheaux也收到DM聽後感的回覆,不過,如果有聽過的話,相信必有感Marsheaux確實很用心去重新編曲演繹。 「我們原意是想盡量保留原版的神髓,再注入一份女性觸覺而已,並非只想打造另一張《A Broken Frame》翻版,所以,我們堅持用上Marsheaux一貫的電音器材,而不需要照跟回當年DM的同一套聲源,當中我們用了Korg MS-10、MS-20、Mono/Poly、Roland Juno-2、SH-101,鼓機則有 Linndrum 及Oberheim DMX。」 好戲在後頭,Marsheaux剛推出《Monument》CD Single,封面沿用1982年DM《Leave In Silence》設計,跟《A Broken Frame》限量版黃膠及白膠一樣,成為Fans絕版珍藏,有買趁手。

2015-05-26

愛看電視單元劇,一集一故事,精簡原創好戲氛,由本地《幻海奇情》及美國《迷離境界》開始迷上,由城市傳說到玩創詭異人間劇場,兩套經典系列名字已道盡一切,直至九十年代尾,日劇大行其道之時,多得本地老翻VCD市場,同時引進大量其他日本電視節目,其中就包括《世界奇妙物語》系列,跟以上兩套名作同出一系,轉眼間,今年又已是《世》25周年。   沒錯,如果沒有老翻VCD/DVD版本,海外影迷肯定錯過了認識《世》的機遇,就是日本原版DVD也不設中文字幕,只嘆不懂日文也未能支持,記得自己初遇是當時由皇冠標誌出品的《世》VCD,因為有Smap兩位成員草彅剛及香取慎吾主演之故,於是被引進市場,結果一看如故,每個單元約20分鐘左右,完全展現日本編劇們的天馬行空小宇宙,集奇幻、恐怖、懸疑、黑色幽默、人生哲理、有時甚至感人落淚,驚喜不斷,自此便一直追看至今。 有始有終單元故事 雖則名為《世》,實情故事也並非很世界性,背景仍集中於日本為主,然而,本地觀眾大多從2000年電影版《奇幻世紀》開始留下深刻印象,尤其《雪山凶靈》最深入民心,到2009年TVB亦有不定時播映本地配音版,同樣取名為《奇幻世紀》;說回《世》在日本富士電視台首播於1990年4月19日,最初以一年四個季度再加七夕及聖誕特別篇,每集五個單元為主,到1995年轉為只作春、夏、冬三季,而1997年至今,就固定為春秋兩季,25年不變的,是同一位戴黑超的森田一義做主持人,他本是日本藝能界著名的節目主持及喜劇笑匠之一,如果你有睇J2台的日本音樂節目《Music Station》必不感陌生。 個人而言,近幾年《世》編導水準極不穩定,觀感已不及以往玩創無限新意思的信心保證,就算今回最新的25周年紀念特別篇,找來5位人氣漫畫家互動合作,效果只算一般,較滿意只有伊藤潤二《地縛者》及楳圖一雄《蟲之家》,前者延伸咒怨式的贖罪驚慄氛圍,後者承襲作者一貫怪異不思議的非常人間故事,其他如尾田榮一郎將《One Piece》引入黑幫兄弟情,又或石川雅之《相信自己的男人》玩隱形小男人的悲劇人生,奇情不足,戲味平淡。 群星拱照周年紀念版 論好玩,上回2010年廿周年特別篇以幸福為題更有睇頭,如江口洋介主演《討厭的門》,神秘酒店進行一次人生大考驗,跟電影《一百萬連鎖兇殺》同曲異工之妙;另外, 普通文員玉本宏在辦公室找到一本《殺意使用說明書》, 教你如何令自己善用殺意尋找幸福人生;《燔祭》廣末涼子是擁有火念力超能力的人,近似《Heroes》的復仇變奏版,集懸疑浪漫於一身。 畢竟,《世》最受歡迎始終非J-horror類型莫屬,好像2011年《罐子》由一段小朋友玩捉迷藏的回憶引發,令永作博美童年陰影重現,類似「預咗你梗等埋你」主旨, 跟昔日友人找尋失蹤小朋友仔,重玩捉迷藏逐個捉;2009年最精采的《真夜中之殺人者》,兩位少女密室對談暗戀狂迷,同步見到神秘男潛入大廈逐家逐戶展開大屠殺,驚喜結局任你如何猜也猜不中,近十年《世》編導超高水準的絕佳代表作;2000年十周年特別篇亦值得推介,《管理員》講松嶋菜菜子新居入伙,卻如搬入恐怖大廈遇上怪房客,大廈充斥匪夷所思住客守則,奇妙到極;菅野美穗《慾望之夢》由希治閣《後窗》偷窺開始,再引展成一個詭異的暗戀三角關係又是一絕。 群星拱照《世》亦是矚目賣點之一,好像木村拓哉飾演過一位狗仔隊,不斷偷拍名人私生活,卻發現自己開始被人秘密反監視,角色忽然倒轉過來,本身已是很弔詭的構思;松田聖子亦演過名成利就的設計師,不斷收到由神秘女子寄來物件,全屬聖子跟她一起求學時借用過的,愈寄愈離奇,問你驚唔驚? 最後,還是期待《世》可以繼續長賣長有,始終同類型的電視單元系列早已絕無僅有。

2015-05-19

自古至今,流行樂壇有過不少二人女子組合,大家都愛稱她們為「姊妹花」,或許,就算並非真的情同姊妹,外觀上,亦予人一種很有默契的先天討人賣點,印象中,由本地早期的筷子姊妹花、夢劇院、Face To Face、Echo、Twins ……等,到歐美日的Pink Lady、Wink、Strawberry Switchblade、Would Be Good、Humpe Humpe……等,都曾經帶給我們多少難忘的「姊妹花」回憶;今個周末夜,法國五月亦有這對法式復古姊妹花Brigitte來港演出,值得期待。 記得初發現Brigitte這個法國二人組合,那是去年聖誕節前夕,於YouTube看到她們全新專輯《A bouch que veux-tu》的主打同名細碟單曲,忽然傳來一份懷舊迷人氣息,前段先來很60’s 法式lounge music鋪排,再接上70's disco熱鬧格局,畫面上Brigitte二人亦承襲濃厚舊時代「姊妹花」歌唱演出模式,玩懷舊復古,人靚聲甜,一見鍾情,立即就訂購了《A bouch que veux-tu》黑膠唱片回來細賞,只要情迷60s 法式lounge music及70s Disco的話,必定對號入座,滿載而返。   根正苗紅French Pop 序曲《L'echappee belle》不其然想起今年Holly Johnson復出新作《Homage》的士夠格同聲同氣之餘,副歌高音部分亦跟Jimmy Somerville同出一轍,70s disco型格十足,《J'sais pas》及《Le perchoir》是全碟至愛兩曲,同屬優質French pop風格,前者Brigitte只作吟唱及配聲,沒有主旋律,媲美七十年代法國情色電影配樂片段,後者則如Serge Gainsbourg跟Goldfrapp碰上的奇妙效應,美不勝收;《Hier encore》funky懷舊曲調很東方味,既似台灣出品,又似六十年代寶珠芳芳式派對配樂,《Plurielle》玩reggae亦見氣氛不俗,整體來說,可是今年其中一張賞心悅目的French Pop精品。 其實,自2008年出道至今的Brigitte,只曾出過兩張專輯《Et vous, tu m’aimes?》及《A bouch que veux-tu》,從兩位成員Sylvie Hoarau及Aurelie Saada形象轉變對比之下,去年11月推出的《A bouch que veux-tu》,無論樂風及造型均有著明顯改進,且看二人戴上棕色長假髮,甚至Sylvie除下眼鏡判若兩人,比之前更全程投入「姊妹花」孖公仔外觀造型,就連黑膠唱片亦採用gatefold雙封套,更以日式漫畫形象為主,轉投新唱片公司,絕對有脫胎換骨之感。 到底,Brigitte之名如何而來,她們最近於法國著名時尚雜誌《Glamour》專訪如此答道:「我們喜愛Brigitte之名,只因為Brigitte就是所有女人之意,很屬於法國的一個奇妙之名,好像Brigitte Bardot、Brigitte Lahaie及Brigitte Fonatine……等,Brigitte也就是母親一樣。」   濃厚的士夠格基因 那麼,Brigitte又何解對懷舊lounge music及disco情有獨鍾? 「我們的童年是成長於disco年代,上張專輯最後一曲《Oh la la》正是disco舞曲初嘗試,因此我們亦愛上在舞台上可以多些載歌載舞,好多時,我們在後台更衣室都會大大聲播放Michael Jackson及Diana Ross歌曲,這都是我們喜歡的名字。」 事實上,《A bouch que veux-tu》比以往來得更有強烈的女人味,概念如何而生? 「沒錯,我們選用一位擅拍女人的著名攝影師Helmut Newton,專登為Brigitte打造出媲美Brian De Palma電影內,既性感又美艷的女性特色,亦像回到八十年代Studio 54的時尚人士浮誇衣著打扮風格。」 正如Brigitte所言,《A bouch que veux-tu》實在會令人聯想不少她們偶像Donna Summer的同系延伸,今個星期六晚上八時正,有空不妨一到香港演藝學院賽馬會演藝劇院,現場體驗Brigitte艷光四射的誘人魅力。

2015-05-12

早前睇西班牙電影《無定向喪心病狂》,想到更多無定向岌岌可危的問題,尤其活在當下如此世態失常,人心難測到極點,根本人人都不自覺染上各式各樣的都市情緒病,「人都癲」的幻海奇情實況劇場,就連電影編劇也想不出,不定時人肉炸彈總有一個響左近,一觸即爆比比皆是,隨時隨地殺你一個措手不及。 就以電影序幕的死亡嚇機奇遇記為例,正是之前德國日耳曼之翼,副機師同歸於盡的客機撞毀事件變奏版,編劇提醒大家上機前千萬不要撞到太多熟人同機,現實中,搭客又是否有需要知道機師是何許人?公共交通工具是都市人其中一樣最重要的日常集體活動,「海陸空全日凶」並非危言聳聽,如果不幸遇上無定向殺手船長/機師/司機,死傷例必慘重。 瘋癲才是常態? 當船長/機師/司機變成死神來了,背後離不開都市失衡後遺症元素,生活愈受壓,意外愈頻生,由個人情緒失控到過度疲勞失眠,又或機件失靈……諸如此類,意外從來都是意料之內才是,幾十到幾百條性命操縱在你手,祝君旅途愉快是必然,有誰想搭上馬航730又或日耳曼之翼9525一去不返。 《無》另一個《The Rats》夜雨餐館女侍應撞正殺父仇人故事,重點不是塔倫天奴式的報仇雪恨,而是肥婆女廚師的一句話:「既然現實人生如此坎坷又活得不快樂,倒不如入獄更了無牽掛!」這令我想到同曲異工的弦外之音,那是「別人笑我太瘋癲,我笑他人看不穿。」有可能,被俗世視為不正常的精神病人,才是真正活出真我的人類,只因他們再不受任何社會既定的規條及價值觀捆綁生命,換過來說,到底誰才是真正被現實無情迫瘋? 惡性循環惡鬥惡 廚師同屬無定向殺手的高危類,不用落毒,單是衛生問題也足以令你的肚子不好過,你見過燒臘店斬大嚿叉燒的各大師傅,那無法可休息的一對手,每日接觸多少燒味斬完又斬,以前他們有些會邊食煙邊斬燒味,當下他們有些卻邊玩iPhone邊落刀,如果外國報道智能手機上的驚人含菌量屬實,你自己想想那無法可休息的一對手到底有多髒? 強者當道,是遇強越強,還是有風不要駛盡(巾里) ?《The Strongest》先口角後動武,街頭劇場天天上演,只證明有時「火遮眼」比「鬼掩眼」來得更可怕,高溫民生培育狂躁基因,名貴房車惡鬥爛鬼拖車,貧富懸殊陰霾包庇下,難為文明不文明定分界,人車爭路時時有,你Cut線我爬頭,就只為「執輸行頭慘過敗家」潛台詞,試問,一頭家哪有這麼多來敗? 真普選的自由 《Little Bomb》要爆的炸彈有兩種,分別是百分百真炸彈及不定時人肉炸彈,面對橫蠻無理的政府失誤政策,當非常變成習慣,官逼民反是天意,順民等同助紂為虐的原罪犯,非常手段對付非常時代,人民要深明有向政府政權說不的自主權,正如片中主角Simon Fischer,用其最擅長的來表態,水深火熱自會怒火中燒,當民主自由真普選不用再爭取而隨手可得之時,才說甚麼活著就是精采吧! 1984年Depeche Mode大熱細碟《People Are People》:「人有不同膚色不同國籍,不同人有不同所需不同信仰」,不過,歸根究柢,人就是人,是太陽系的地球人,你與我互不相識,也沒對你犯過錯,為何又會有仇恨呢? 坂本龍一《War & Peace》亦如此提問:「到底有戰爭還是有地心吸力先?又為何他們定斷戰爭是男人的,和平是女人的?是否有些動物喜愛戰爭,有些喜愛和平?」歌曲最後一句是「Why Is It Dangerous To Say “Never Forget”?」 王家衛《東邪西毒》歐陽峰曾經說過:「一個人的記性不好,就不要去太多是非之地,因為你可能會忘記你的仇人。」

2015-05-05

對於DM迷來說,基本上,MG一直都有創作不少純音樂作品,於DM專輯及細碟背面,好像《Nothing To Fear》及《Painkiller》等,都是我的至愛之一。然而,今回《MG》有一首《Islet》亦令人想起早期DM一些舊作,如《Any Second Now》及《Oberkorn》之類的analogue同系延伸,如今回看這些DM舊作,MG又有何感覺? 「是的,你這樣提到令我有感而發,有趣是好多人其實不太意會在DM的歷史裡,純音樂作品亦佔不少部分,當我回看這些純音樂時,當中有好多都是自己喜愛的,雖則不是DM的重要主打,總有感它們常被大家低估及忽略。我也喜歡由DJ Shadow負責混音的《Painkiller》版本,很棒!」 當下DM已全面變成一隊Stadium Rock Band,風格亦轉化Electronic Blues Rock為主,有見於《VCMG》及《MG》兩張專輯回歸純電音懷抱,作為DM死忠樂迷而言,實在期待DM日後有機會返回純電音世界,MG意下如何? 「目前我們對於下一張專輯仍未有明確定向,事實是,之前我們亦曾有共識,想製作一張純電音DM專輯,不過,我們亦想保持有結他元素的樂隊形式進行,無疑,我從來都非常鍾情於純電音創作,而演唱會上,我亦愛玩電結他,只因相比於躲在鍵琴後興奮些,也可以跟觀眾近距離眼神接觸及互動交流。」 最近,Vince Clarke剛推出自己首套名為《Clarke Circuits》的Eurorack Modulars,你有試玩過嗎?又有否想過推出自己設計的電音樂器? 「我仍未有機會試玩,不過,我知道應該跟我喜歡的Eurorack Modulars類型很近似,所以沒打算買吧!哈哈!而我亦沒打算推出自己的Eurorack Modulars系列,卻對Vince此舉感到意外,畢竟我不是一個很會D.I.Y.的電子專才,如是者,可能只會提供自己的想法,再需假借外求的專人才可成事吧!」   放棄亞洲站 ? DM曾先後於1983年及1994年兩度來港舉行演唱會,MG對於香港最深刻印象是甚麼? 「對我來說,最好笑的香港回憶是1983年初到貴境,到達機場後,那位接送我們的本地工作人員,向我們表示一切已準備就緒,並帶領我們離開機場時,機場大堂原來有大批樂迷在等候,而他竟一直沒有向我們作出事前通知,令我們一時手足無措,場面相當混亂。」 無疑,DM演唱會上,MG的acoustic solo演唱部分,每次都帶給DM迷好多難忘驚喜,正如早前《Delta Machine》Tour出現的《But Not Tonight》鋼琴伴唱版,人聽人愛,MG又有否計劃推出一張DM acoustic album? 「哈哈!此刻仍未有此計劃,或許我會想跟Susan Boyle合作一張Duet Album也說不定,哈哈!當然是說笑吧!」 自1994年《Songs Of Faith and Devotion》Exotic Tour後,DM再沒有來港演出,甚至這廿年來,DM的世界巡迴似乎已放棄了整個亞洲站,到底發生了甚麼事情? 「自1994年後,我們亦沒再踏足澳洲及日本等地,主要原因是,之前我們於亞洲舉行的全屬比較小型的製作模式,而我們卻傾向想做一個足本製作規模的,始終我們長途跋涉來到,也想以最完整的足本製作來舉行演唱會,不幸地,我們似乎於亞洲區仍未算極之受歡迎!」 這個當然不是,香港仍舊有好多DM迷期待你們再度來港演出,你應當要知道! 「那麼,你們要再多買DM的唱片吧!哈哈!」 整個訪問過程既輕鬆又緊張,MG依舊保持一貫親善幽默作風,言談間不時聽到他真情流露的笑聲,從好些問題內容中,亦被他識穿我是不折不扣的DM迷,多謝MG!

2015-04-28

記憶中,自己有幸曾先後兩度跟Depeche Mode做越洋電話訪問,可惜,兩次都只被獲派Andy Fletcher做代言人,需知道,AF是DM三位元老主將中,最少參與音樂創作的一員,只是DM的理財事務專員;上星期,忽然接到唱片公司來電,知道有機會跟創作靈魂Martin L.Gore做專訪,得償所願的興奮莫名,筆墨難以形容。   自1990年《Enjoy The Silence》12吋限量版封面初現DM的簡寫開始,我們都愛稱DM至今,然後,2012年兩位DM元老,即是早於1982年已離隊的第一代主將Vince Clarke及Martin L.Gore首度合作,又以VCMG簡稱為名,結果,3年後的今天,Martin L.Gore發表第三張個人專輯亦沿用MG之名。 Anagloue電音大回歸 跟上兩張改編別人的歌《Counterfeit》系列不同,《MG》是一張徹頭徹尾的純電音Instrumental專輯,到底,何解不是《Counterfeit 3》呢? MG直接回答:「當DM錄製《Delta Machine》之時,我寫了很多純音樂,因為Dave與我本身都為專輯寫了許多新歌,就連Deluxe Edition也沒足夠空間容納,更何況是這些純音樂作品,於是靈機一觸,不如索性再創作多些,然後推出一張純音樂專輯,這會令大家有意料之外的驚喜,因為如果今次又是《Counterfeit 3》的話,太理所當然吧!」 從唱片封面上的電音器材旋扭圖案,到MG宣傳照片頸上掛滿七彩繽紛的patch cables,與及《Europa Hymn》MV的動畫設計上,都強烈感到返回analogue電音世界的意識傳遞,整個概念是如何構思? 「《MG》好明顯是一張很純粹electronic的純音樂專輯,沒有結他、真鼓、主唱,主要聲源全出自modular synthesizer,所以一切亦順理成章地度身訂造出來,無論是封面及宣傳照造型,同樣貫徹傳遞這個電音訊息。」 提到 analogue modular synthesizer,記得於DM《Sounds Of The Universe》EPK入面,MG亦透露不斷從eBay搜尋好多vintage modular synthesizer,不知道他目前仍有否擴充自己的收藏量? MG即時笑著回應:「我已經盡量跟自己說要停止在eBay搜尋,不過,我仍是不自覺地每日在搜獵中,事實上,除了舊古董modular synthesizer外,同時亦有好多復刻版及全新eurorack modules不斷推出,analogue電音熱潮已在復甦。」 那麼,你有留意KORG重新推出的ARP Odyssey嗎?感覺如何? 「我本身已有一部原裝舊版的ARP Odyssey,對它早已瞭如指掌,亦沒需要再多買一部,加上我的錄音室空間已出現嚴重擠迫情況。」 太空電幻配樂 個人而言,《MG》整體觀感像似一套Sci-Fi科幻電影原聲專輯,如《Stealth》及《Creeper》活像開場主題曲,充滿迷離及實驗味的太空化氛圍元素,MG亦有同感:「沒錯,當我在製作中途之時,已發現它們頗重一些Sci-Fi電影味道,而我亦很喜愛這個構思,於是,便決定餘下未完成的純音樂創作方向,亦因循同一種風格寫法,令全碟來得更有整體化。」 另外,亦留意到《Elk》一曲,聽後感亦跟《Delta Machine》由你主唱的《 The Child Inside》一脈相承,此曲是否屬同期創作之一?而另一首《Crowly》亦似是可以演變成有主唱旋律的DM作品,到底MG是如何界定去寫純音樂或歌曲之別? 「對,《Elk》是《Delta Machine》的滄海遺珠;一般來說,我創作之前已決定是純音樂,還是有主唱的,因為一首歌曲的主旋律及歌詞都是很重要的先決條件,主唱部分要夠強烈突出,反而純音樂就可以免卻這些元素。」 預告:下期尚有MG分享DM的二三事內容,敬請留意!

2015-04-21

最近,日本二人電音組合dip in the pool推出全新專輯《Highwire Walker》,亦是他們自1984年出道至今,在日本發行的第十張錄音室專輯,此時此刻,不自覺又回想那些年追聽日本新音樂的美好年華,多得YMO三子全力薰陶影響下的完美成果,沒錯,七、八十年代無論由坂本龍一、細野晴臣及高橋幸宏的YMO或個人監製編曲的J-pop多不勝數,影響深遠,受惠的後輩當然少不了dip in the pool。 記得初認識dip in the pool名字,一切由1986年購入他們當年於Rough Trade旗下發行的《Silence》專輯開始,需知道,那些年要買到日本版黑膠唱片非易事,水貨價貴量少,相信大部分本地樂迷都是由《Silence》迷上dip in the pool,實則此為他們首張同名專輯的歐洲版,由Seigen Ono監製,全碟散發陣陣典雅細膩的電子New Age風格,當時總用上唯美派字眼形容,令人想起Virginia Astley及Enya同系延伸,兩位成員同具藝術氣質魅影,女主音歌手甲田益也子名模出身,骨感美人迷倒不少男歌迷,音樂人木村達司才華橫溢,個人至愛《Sur Le Pois》及《Dormir》兩曲,前者帶點神秘低調電音結構,一聽入心,後者媲美坂本龍一及久石讓的感性Ballad混合體有跡可尋。 1989年來港宣傳《Retinae》,曾有緣跟他們面對面訪問,二人外冷內熱,非常親善有禮,當時曾問木村達司如何界定dip in the pool音樂風格,他說:「我並不會將dip in the pool歸納任何一種特定音樂範疇,簡單一點說,我們主要玩流行音樂,可以混合Jazz、Rock、R&B不同元素,只要旋律流暢悅耳便是。」事實上,影響dip in the pool成長最深遠的卻是Punk Rock,由Sex Pistols、The Clash到日本的The Plastics,都曾是木村達司至愛。 2015年,轉眼dip in the pool已出道30年之久,聽到《Highwire Walker》首支主打《Bali Ha’i》仍是別來無恙的老友重聚般,改編自經典音樂劇《South Pacific》同名之作,少少迷幻森林之旅,又帶點chill-out唯美之音,《Northern Lights》以優閒bossa nova伴炎夏最好不過,《Toast To My Shadows》早出現於兩年前木村達司與安田壽之等合作以Portmanteau為名的Ambient Project,如今再來一個Acoustic Piano重新演繹,動聽依然,淡淡無奈愁思跟坂本龍一作品不遑多讓,《Air-Fish》是全碟最有型格的Dub-Step電音之作,其他如《The House Of Change》、《A Boat Sublime》及《Woman》則保留一貫dip in the pool優質保證本色,整體比2011年《Brown Eyes》更好聽。 木村達司似乎愈來愈迷上Ambient的層層疊簡潔張力,碟末《A King Unseen》找來加拿大電音人Michael Silver(即是CFCF)屬新嘗試,有聽過CFCF《Continent》及《Outside》兩張專輯必深明木村達司意圖,CFCF本身不時滲入東方魅韻,如今提供如Vangelis基因變種的電幻氛圍,只略嫌曲太短未夠喉,互動發揮空間有限。   木村達司重新整理佐久間正英遺作 不得不提,同屬Bellwood Records旗下與《Highwire Walker》同日推出的blue et bleu同名EP,亦是已故日本舉足輕重著名音樂人佐久間正英的最後遺作,曾被他捧紅及合作過的盡是經典如GLAY、黑夢、Boowy、L’Arc~en~Ciel、Judy and Mary及dip in the pool……等,blue et bleu是佐久間正英與女歌手Michiru Yussa於2011年組成的二人組合,只曾作過極少數現場演出,直至去年年初佐久間正英離世後,木村達司便決意要將blue et bleu唯一灌錄了的5首作品重新整理,最終能夠有機會正式面世,驚喜有重新玩奏《Dormir》,此曲正是佐久間正英與木村達司合寫的dip in the pool早期代表作之一,總言之,blue et bleu是另一張不可多得的唯美推介,心靈治療系心水首選。

2015-04-14

早前接受雜誌訪問分享灣仔情意結,一切由音樂與電影開始,孩提時代,父母喜愛帶我們到銅鑼灣及灣仔看電影,耳濡目染的成長薰陶,延伸到少年十五二十時,懂得找尋自己的影音樂土,同由灣仔出發,不能不提「音樂一週」及「搖擺廊」兩個重要標誌,如今喜見「搖擺廊」仍在大有商場為樂迷服務之餘,也同賀今年是《音樂一週》40大壽之喜。   那些年,所指是七十年代末,踏入八十年代初,仍是初中階段的自己,開始追尋歐美流行/另類音樂大世界,首張購入的電子音樂專輯,是日本電音名人松武秀樹Logic System《Logic》,一聽入心,然後,就於當年太古城中心地庫巴士總站旁的「亨利」唱片店,遇上Depeche Mode首張專輯《Speak & Spell》,日版黑膠的側紙寫上「全英No.1魔法之光電管」字樣,從此結下一世電緣之盟。 沒有互聯網的想當年,要接觸吸取外國流行/另類音樂資訊,完全需借不同媒介的互動推介,且變成每星期的指定動作,先說音樂刊物,星期二有《年青人周報》,星期四有《青年周報》,星期五則有《音樂一週》及《搖擺雙週》,電台電視方面,周末周日主力追聽商業二台梁安琪「100% Rock」、黃耀明「明曲晚唱」、麗的電視「最Hit嘅世界」及明珠台「Solid Gold」等。 另外,亦不定期到灣仔新鴻基中心及中環戲院里的外國書報攤,購買《Smash Hits》、《No.1》、《Records Mirror》等英國音樂雜誌,當然,少不了逛唱片店的周記回憶,灣仔「海運商場」三寶:「搖擺廊」、「Echo迴音閣」及「廣播區」是必到尋寶勝地,人有人緣,碟有碟緣,當年買碟絕對要講緣分,早來未到貨,遲來已售罄,每次出巡例必有驚喜新發現,回味無窮。 唱片店以外,專程到報社買碟又是不一樣的體驗,出自讀者好奇心態,猜想誰是誰樂評人真身,位於北角七海商業中心的「搖擺雙週」,當年主力推介大量歐洲獨立新音樂,不時自訂一些較冷門的唱片發售,如Cherry Red、4AD、Uniton Records等獨立廠牌,最深印象有英國二人組合Fantastic Something及《Pillows & Prayers》經典合輯;至於長駐灣仔的「音樂一週」,肯定是當代不少樂迷的大寶庫,首趟到訪是為補購有Japan香港演唱會開頁海報的舊期數,當年報社位於軒尼詩道新禧大廈2樓,記得有一個大大的木色組合櫃,並有大量音樂藏品如襟章、Band Tee及唱片之類,全屬罕有珍貴的獨家發售,當年珍藏幾本的Japan英國歌迷會Fanzine,就是從「音樂一週」買回來的。 眾所周知,「音樂一週」創辦人Sam Jor,是一位不折不扣的資深音樂人,熱愛搖擺音樂此志不渝,這幾十年來,曾經舉辦過多不勝數的外國音樂會,盡是舉足輕重的經典名字,不斷為本地樂迷帶來今生無悔的現場回憶,由GIRL、Japan、Culture Club、松武秀樹、Robert Palmer、Classix Nouveaux、Jeff Beck、Bauhaus、Peter Murphy、Paul Young……等,到八十年代支持本地獨立樂隊的「From The Underground地下音樂會」系列,改寫高山劇場變成本地Indie聖地,也多得《音樂一週》另一重要元老Danny Lee賞識,Minimal亦有幸參與其中兩次演出,因緣際會,自己後來更加入《音樂一週》擔任助理編輯工作,可是人生一個最重要的轉捩點。 早前,《音樂一週》40大壽晚宴上,重遇不同時代的新舊同事們,感觸良多,最難忘是跟Sam合照後,他手握袁智聰及我的手跟我們說的幾句話, 正如Sam在面書經常post的至愛金句:「Get Back To Where We Once Belonged」,最後,亦借此向Sam Jor及Danny Lee說聲多謝!

2015-03-31

上星期,正如某電視新聞台所言:「又唔係乜嘢大時大節,全球各地都同樣熱烈倒數!」所說是WWF主辦的「地球一小時」集體環保行動,由2007年開始,指定日子時間把非必要的燈關掉,於是新聞報道畫面,見到不同地方好似搞嘉年華活動一樣,人山人海般熱烈齊聲倒數,然後興高采烈大叫之後,關燈1小時,每年就是如此循環不息向世界呼籲,就真的可以救地球?   真心話,這十幾廿年來,無論任何環保組織機構搞幾多所謂「救地球行動」,從來都是治標不治本的自圓其說,你看「地球一小時」又倒數又大堆頭大龍鳳,又明星代言人,又印海報印Tee,又大量贊助單位捐款集資,美其名非牟利,實則跟一般商業宣傳手法無異,一年又一年,三年又三年如此關燈1小時下去,根本就變成另一個沒完沒了的年度同歡日,跟其他甚麼膠袋日、便服日、運動日……同出一轍,到底,現代都市人是否已悶到只剩下「倒數」才尋回期盼的興奮? 年年自High一小時 活在資本主義制度下,本已跟環保對著幹,金錢遊戲改不了的基本動作,就是靠不斷盲目過度生產,來賺取永不滿足的財富,循環不息的供過於求,「有貪念才有成就」的洗腦歪理,不眠的地球怎會不生病?嚴格來說,「地球一小時」只算是一粒必理痛,還要一年才服一次,難得大家仍可若無其事年年自High玩倒數玩關燈,面書打卡Like完又如何?一小時的所謂反思過後,始敵不過無窮物慾的萬誘引力,試問最後有多少靜思己過得到真啟示?諷刺是,該新聞報道「地球一小時」最後一鏡才回到香港本土,只見尖沙咀文化中心關了燈外,其他大廈依然強光滿瀉,算吧喇! 如果將關燈一小時換作停電一小時又如何?關燈後,好多人不是轉用電筒玩照射,就是上網分享又分享,對環保完全搔不及癢是事實,停電就大不同,沒有電源的城市,終於坐享休息片刻,當世界停頓何止不錯,直情是急需出現,撫心自問,閣下常用的不同電腦手機有多久沒關機過?街上大小商舖名店燈飾又有多久沒關掉過?更莫論日日生產的工廠機器有多久未停產過? 倉底貨包裝成高科技 推陳出新是推動經濟,還是地球死因?好幾年前,某電話網絡Sales登門造訪「洗樓」推銷,開門後該員工立即表示只需簽個名,便可免費得到一部升級版電話,然後就給我看了圖片,原來是他們已推出了一段日子名為「眼睛」的多媒體裝置,Sales非常著急地想我即時簽個名確認,並表示好快可以相約師傅上來進行安裝。 我答:「呢個我唔需要!根本就唔多會用!」 他居然不屑地說:「咁又係!呢啲高科技嘢,你唔慣用!」 然後我即場踢爆反問:「其實係咪仲要簽約?簽幾多年?」 他才勉為其難補說:「如果你依家冇簽合約,係要簽兩年,兩年後就可以免費得到。」 最後,當然沒有成交!首先,他一直誤以為我不知道這個「眼睛」多媒體裝置是甚麼,未免太看低自己公司的宣傳功效,這件「高科技嘢」不是應該好容易Plug & Play自行安裝便成嗎? 那一句「咁又係!呢啲高科技嘢,你唔慣用!」又是怎麼樣的推銷態度?最大問題是從來沒說過要簽約兩年才可免費得到,直至顧客反問過來才肯說出真相,存心騙取簽名為自己月尾quota埋數,其他一切貴客自理,心想,以如此低質推銷態度,來向大眾推銷他們所謂的「高科技嘢」,且是舊版本的倉底貨,真的高低立見。銷毀地球就是這樣一連7日、24時在進行中,舊嘅唔去,新嘅唔來,死路一條!

2015-03-24

活在當下,層出不窮的生活危機,日日新鮮日日甘,好像不知名的新病毒,以前一般來說,我們只會認定被入侵的目標是人體,今時今日,恐怕大家更擔心被入侵的,是閣下不同的電腦硬軟件,視智能手機為第二生命的症候群,比比皆是,只要不能上網,肯定比世界末日更難受,難怪《皇家特工:間諜密令》大反派Richmond要反轉全世界,都深明智能Sim Card的潛藏殺傷力有多方便易用,借電波干擾操縱人殺人的末日大陰謀,絕非天方夜譚。 由英國Channel 4拍攝製作的電視單元劇系列《Black Mirror》,正是以高科技生活的人際關係為主題,自2011年12月至今,先後已有兩季共6集單元故事,去年12月亦播出一個聖誕節特別版《White Christmas》,今年2月英國剛推出《Black Mirror》足本3 DVD套裝,海外觀眾終可一睹為快,到底這個黑鏡啟示錄魅力何在?   網絡世代的鏡內人 首先,黑鏡是甚麼?當關掉所有電腦、電視、手機屏幕後,黑鏡自會出現於面前,只在乎你有多想關掉它們吧?每集片首均有相同的黑鏡破裂作序,那是一道科技與人際關係之間纏繞不清的終生裂痕,記得第二季宣傳片,恍如iPhone廣告拍攝手法,配上「Make More, Connect More, Share More……」旁白字句,將智能手機及平板電腦主打「甚麼都要More」的推銷術前呼後應,徹底推倒重來,最後「Be Yourself, No More!The Future Is Broken!」發人深省,其中人人戴上假面具高舉手機的畫面,既似《迷牆》集體洗腦重演,又似1977年Kraftwerk《Hall Of Mirrors》虛偽人生寓意,延伸到今日網絡新世代人性真假難分,面對黑鏡前的自己,你真正認知又有幾多?   社交平台的隱性霸權 《Black Mirror》原創人Charlie Brooker表示:「如果科技是毒品,它也可是一種藥品,問題是有多少副作用?」當Facebook、Twitter、WhatsApp不同社交平台變成生活習慣,迷上癮是必然,低頭族毒癮長期發作中,第一季第3 集《The Entire History Of You》預示未來Sim Card可以直接植入身體,只需透過雙眼,不停地紀錄及接收資訊,人生時刻都在儲存於大腦記憶體內,可隨時搜尋重溫每一分秒的個人歷史片段,並稱之為「re-do」,當共享私隱變成等閒事,人際關係從此變得更複雜,據聞Robert Downey Jr.已向華納電影提議,將此集開拍電影版。第二季首集《Be Right Back》探索人工智能複製人的未來世界,人死後意識與軀體之間兩難存,如何努力也只是角色扮演的程式修正,延續黑鏡內外不一的主旨命題。 尋找「共同」是社交網絡的重要焦點,面書上的「共同」朋友最顯明易見,集體意識有共鳴,有時亦是一種認受性的無形霸權,第二季第2集《White Bear》冷諷另類消費主義模式,利用大眾集體盲從助長下,手段可以去到幾盡,而第一季第2集《Fifteen Million Merits》高科技四壁屏幕劏房,死板枯燥的日復日生活,只靠儲分參加真人騷求變轉機,主角企圖鬧爆評判團的自以為是,全場卻鴉雀無聲,直至評判妙語煽動觀眾情緒,結局無奈,少數總要服從多數,樹大好遮陰是人之常情,還是另一種霸權欺凌?   懸疑《艾美獎》作品 Charlie Brooker形容《Black Mirror》創作概念,源自以前《Twilight Zone》經典系列,你總不知道每個故事內容是甚麼?《White Christmas》設定構思亦甚有《迷離境界》電影版序幕餘韻,兩個不相識的男人,共處一室五年之久,一個聖誕夜終於打開悶局,展開交談分享,局中有局的劇情演變,包括有真我意識收藏器Cookie,跟沒靈魂身軀分開後的各自維生及互動,又有「Z-Eye」植入式社交系統,只要被別人Block戶口,眼前就再看不見聽不到對方的模樣,變成模糊的視聽影像,當然,如果你是黑鏡迷,更可找到大量以往單元曾亮相過的一些元素密碼;總言之,《Black Mirror》絕對是個人誠意推介的英劇代表作,2012年奪得《國際艾美獎》「最佳電視迷你系列」殊榮,實至名歸。

2015-03-17

Spandau Ballet醉夢英倫,只要你曾於八十年代受新浪漫成長薰陶的,必有同感,一個絕對貼實的片名,一切源自剛去世的新浪漫標誌人物Steve Strange,上星期的喪禮上,為他扶靈的生前好友,包括Boy George及3位Spandau Ballet成員Steve Norman、Martin及Gary Kemp兩兄弟,然而《醉夢英倫》(《醉》)大電影入面,重見Steve Strange初出道訪問片段,當年主音歌手Tony Hadley婚禮上,也找到一眾昔日Blitz Kids好友到賀,人生舞台,時日如飛,百感交集。 《醉》導演George Hencken,是英國著名音樂紀錄片製作人Julien Temple的監製拍檔,難怪拍攝手法如此生動有趣,擺脫一般同類音樂紀錄片老氣橫秋的傳統悶局,全片內容建基於Spandau Ballet出道至今,私藏及半公開的錄像資源為首,套入5位成員不同訪問的真情旁白,且聰明地跟戴卓爾夫人執政到落台作出時代配對互動,片長不足兩小時,卻抽絲剝繭將Spandau Ballet的音樂故事活靈活現,真的成功做到To Cut A Long Story Short,足見George Hencken對Spandau Ballet歷史瞭如指掌。 自大導致樂隊解散 由六十年代的童年回憶始動,Gary Kemp珍貴的小學生現場錄音原創單曲,彷彿成為《醉》的主幹連線,電影前半段樂隊發跡史,Martin Kemp揚言要做Pop Star的夢想成真,1983年第3張專輯《True》終於名成利就,緊接《Parade》及《Through The Barricades》再創高峰後,好景不常,創作靈魂Gary Kemp愈來愈自大,加上傳媒推波助瀾,1989年第6張專輯《Heart Like A Sky》,可說是樂隊災難之作,Gary與其他隊員貌合神離,Tony笑言:「以往樂隊解散離不開金錢、女人及毒品3個主因,其實還有自大問題!」 冰釋前嫌重組上路 《醉》巧妙將Spandau Ballet散Band跟1990年戴卓爾夫人離任連上,低處未見低,Tony、Steve及John Neeble後來更因版稅問題,跟Gary對簿公堂,他跟Martin兩兄弟亦開始到荷李活,一嘗拍戲當明星的心願,老實說,以星味外觀來說,Tony Hadley絕對比他倆更有做電影明星本錢,當年英俊高挑的他,確跟當下「救參」大紅星Liam Neeson有幾分相似;一別廿載,2009年Spandau Ballet正式重組復活,樂迷喜見他們冰釋前嫌之餘,《醉》揭示主要源於Gary為《Through The Barricades》現場影碟做後期混音時,才真正有緣重看樂隊昔日演出實況,忽然喚回大量當年組band的快樂時刻,百般滋味在心頭。 實在,2009年《The Reformation Tour》有一個環節,台上就只有Tony跟Gary的結他伴唱一曲《With The Pride》,此曲是Gary特意從《Parade》專輯挑選的非主打至愛,唱完後兩兄弟互拍對方肩膊,心照不宣, 然後再接上《Through The Barricades》,一切盡在不言中,《醉》並沒有將此收錄在內,卻以2010年Isle Of Wight Festival的 《Gold》作完場曲。 特別版DVD收錄珍貴演出 其實《醉》早於去年在英國上映,故此目前香港公映,亦特別加上首映禮演唱會影片,而自己亦網購了英版3碟Blu-ray 特別版,最吸引是兩張Bonus Disc,碟二有齊幾個早期BBC足本專訪外,少不了1981年「The Underground Club」的足本演出,首張專輯《Journeys To Glory》最珍貴的現場實錄,John仍是打Simmons電子鼓,Gary及Tony彈Synthesizer的新浪漫好年華,碟三則有「Isle Of Wight Festival」足本版,可惜當日現場Panel出現頗多錯失問題,其中《True》更有嚴重Feedback破壞氣氛。另外,最新消息得知今年9月Spandau Ballet將到新加坡舉行音樂會,大家都正密切期待他們公布有關亞洲巡迴的進展,畢竟,上回總動員來港拍攝《Highly Strung》MV,已是1984年的集體回憶。

2015-03-10

聽電音,聽德國的,由Kraftwerk殿堂級Techno-Pop元祖始動,先影響到日本的Yellow Magic Orchestra,後到英國的Depeche Mode反攻德國市場稱霸稱王之間,1983年的德國亦誕生一隊3人電子組合Camouflage,名字取材自YMO同名單曲,風格承襲DM的Synth-Pop基因,3位成員包括主音歌手Marcus Meyn 、創作靈魂Heiko Maile及鍵琴手Oliver Kreyssig,於Heiko家居地下室的Boy's Factory自家錄音室起步,不經意又觸電32年。 2013年是Camouflage出道三十周年,去年2月唱片公司特別推出兩款黑白精選作為紀念,黑色限量版是一套名為《The Box 1983-2013》10 CD Boxset,全球限產一千套迅速售罄,目前炒賣價約4千多港元,其中包括首度重新發行的7張專輯Remastered版本,全線靚聲再重現,再有兩張Live及Demo精選外,最珍貴仍是1992年Marcus與Heiko的二人即興組合Areu Areu的同名EP,絕版多年,終於得以重新面世,碟內他倆分別改編了The Beatles《Day Tripper》、Fad Gadget《Ricky's Hand》、Heaven 17《I'm Your Money》、DM《Tora! Tora! Tora!》及The Cure《Cold》,至於白色的《The Singles》同樣好評如潮。   精彩盡在八十年代 三十而立,2015年Camouflage正式全面回歸,剛推出的第8張全新專輯《Greyscale》,原來距上張《Relocated》已有9年之久,三十年電音回憶,以八十年代的Camouflage最令人回味,88年《Voices & Images》及89年《Methods Of Silence》是Synth-Pop出色代表作,九十年代Oliver離隊起變化,Camouflage愈走愈迷失兼創作乏力,91年《Meanwhile》企圖Band Sound找出路不果、93年《Bodega Bohemia》回電不足、95年《Spice Crackers》試探潮興電音跳舞曲風敗興而返。 直至2003年Oliver歸隊重整鼓旗,《Sensor》展示出成熟穩重的Camouflage新一章之同時,不得不承認DM從來都是Camouflage創作上的靈丹妙藥,所指並非是抄襲,而是Heiko經常吸取大量DM簽名式編曲結構紋理,再巧妙轉化成為Camouflage自家風格,尤其Heiko於採聲方面不時用上很DM同系聲源,加上Marcus演繹上不自覺流露受Dave Gahan的薰陶唱腔,《Sensor》整體可是集結DM《Violator》、《Ultra》及《Exciter》時期電音成分而成。   全面回歸型格電音 無疑,《Sensor》及《Relocated》兩碟明顯發現Camouflage於主旋律創作及編曲如何落足心機,首首動聽又不落俗套,今回《Greyscale》同樣狀態大勇,細碟《Shine》早已先聲奪人,開首鏗鏘爽朗的TR-808鼓機節奏引子,Marcus首句「This is the story, we should shout out loud……」布局引人入勝,Camouflage要跟大家說一個「The World We Live In」故事,活在一個滿罩密雲霧氣,完全看不清前景的當下,一切都只剩重複不斷的灰調,Heiko將其近年電影配樂風格貫徹始終,《In The Cloud》及《Still》兩首中板Ballad電影感十足,前者玩電話聲效鋪排演變,後者如Martin Gore式低調悲歌變奏,弦樂鋼琴跟電音微妙互動,《End Of Words》循序漸進的氛圍張力,中段引入兒童合唱團是新突破,《Misery》是全碟唯一Up-Tempo之作,很八十回歸的Synth-Pop節奏,且滲出少許A-ha餘韻,3首純音樂《Greyscale》、《Light Grey》及《Dark Grey》傳遞不一樣的深淺灰,前者仍似受DM《Exciter》時期感冒未清,中者玩迷離Ambient,後者則是Soundtrack化短篇小品。 總言之,《Greyscale》是Camouflage另一張叫人滿意的精彩代表作,也肯定成為筆者本年度十大至愛唱片之一,正如多年前於自己舊稿已如此形容過,個人認為,如果DM是可口可樂,Camouflage就是百事可樂。

/136



C觀點

中原城市領先指數

廚神

旅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