亞里叭叭 - 亞里安
2016-01-19

香港時間2016年1月11日的下午,因為《Blackstar》推出不久,才剛完成一個David Bowie(寶兒)的playlist後,卻發現Facebook出現大量寶兒死訊的post,心裡一沉,很有世界末日來臨的不可思議氛圍,那個世界是我們共同度過的美好新世界,屬於這49年間不同時代的樂迷們,由1967年《David Bowie》到2016年《★》,幾代同堂的時代終結,天地真的不過一剎那。   自問不是寶兒死忠fans,但試問哪個愛聽英倫新音樂的不愛他?記得最初認識寶兒的唱片是1980年《Scary Monster(And Super Creeps)》,初中時期的我跟同學們開始走入歐西流行樂壇大觀園,此盒帶正是由一位同學自購推介,大家先被水彩畫像的封面吸引,集結型與美的藝術構圖,初聽序曲《It’s No Game(No.1)》感覺是怪怪的,由一段日文誦讀的intro開始,到寶兒吶喊演繹,跟當時聽慣的主流派不一樣,現在聽回此曲的話,你會發現Blur的根源所在,也找到一絲《Boys And Girls》靈感觸發點。   對寶兒的新浪漫印象 當然,令自己真正一聽愛上的,始終是《Ashes To Ashes》及《Fashion》兩曲,後者如醫療儀器心跳聲效前奏已先聲奪人,然後電結他聲效又是極其別出一格,你自會跟隨節奏身體在郁動,最深印象還有副歌時,寶兒唱「Fa Fa Fa……Fashion」及那句「Beep Beep」;《Ashes To Ashes》引子的syn-lead音韻又是經典,當時已聽到寶兒細說一個未來派故事,很久之後才知道是Major Tom第二部曲,跟《Space Oddity》及《Hallo Spaceboy》屬連體嬰,此曲也是掀開英倫新浪漫之始的驚世鉅著,可惜,Major Tom最終已化成骷髏。 沒錯,我是聽八十年代的寶兒成長的一群,那時候,就只知他是一位流行樂壇巨星,1983年《Let’s Dance》固然街知巷聞,等同MJ的《Thriller》一樣,幾乎人人有一張守門口,本地音樂雜誌封面人物之冠,想說1984年《Tonight》,成績雖承接不上《Let’s Dance》,依然引起一陣熱話,當年為細碟《Blue Jean》特別拍攝一套長達21 分鐘的音樂短片《Jazzin’ For Blue Jean》,沒有互聯網的時代,我們都同於某周末夜,齊齊安坐家中靜待三色台全港首播足本版,全因Loving The Alien所致,來自火星的寶兒,也是自己極愛之作《Loving The Alien》,聽聞此12吋加長版本是當年Disco Disco,每晚關店前的指定送客歌。 一星期過後,我們仍不太相信寶兒已死,正如之前我們都不信他會老,然而,1983年已故名導Tony Scott首部電影《血魔》內,由他飾演的18世紀吸血殭屍John Blaylock身上,其實我們早已同時預見這兩件事,翌年,我們在碧麗宮大銀幕上,目睹他親吻坂本龍一臉頰的經典時刻,揮之不去的觀影睇驗,仍一直留下如此懸念,如果由寶兒演唱《Forbidden Colour》又會是如何?   遺作《★》的啟發性 記得2007年曾寫過一篇「變色龍60大壽」,當時英國音樂雜誌《Mojo》推出一本寶兒特集,邀請Kate Bush寫序贈言,她表示從收音機首度聽到寶兒歌聲是《Starman》,正在沐浴的她即被迷上,隨後更將寶兒海報貼於Elton John旁邊,想不到,卻等不到明年70大壽,寶兒已告返回火星,看來地球真的很危險?當Starman幻變黑星,正如梁兆輝所言:「這好比死亡藝術」,寶兒早已為自己的死亡作出最完美部署,《Blackstar》全碟遺下的一字一句,MV潛藏的大量訊息,就交由真心樂迷自行解讀,寶兒最後就像跟我們玩一個遊戲,問大家有多久沒細心去聆聽一整張專輯?又或嘗試了解多些創作人的心思? 寶兒的歌影視世界是無極限之大,區區一部紅Van又怎能承載代表所有?怪就只怪港人從來只顧當下,少理歷史,懶去尋根,音樂斷層,很多九十後只知道紅Van上唯一寶兒之歌不足為奇,如此一個舉足輕重的劃時代Icon,一位The One and Only的不朽巨星離世,本地所謂娛樂圈及流行樂壇竟好像不聞不問,仍是那一句——算吧喇!   Where Are We Now?The Moment You Know, As Long As There’s You……多謝你,寶兒!

2016-01-12

Marsheaux《A Broken Frame》 將1982年DM青蔥浪漫歲月同名經典,來一趟21世紀大翻新,有如「重修DM經典爛框」,注入Marsheaux美妙的女聲演繹,換上招牌式型格編曲重塑,既保留原版韻味,又全面升級化的完美致敬之作,有心思有誠意。   New Order《Music Complete》 肯定是NO高水準回歸佳作,全碟近乎一氣呵成,Bernard Sumner展示最愛的NO電音舞曲風格,《Tutti Frutti》及《People On the High Line》人聽人愛跳不停,《Plastic》跟Pet Shop Boys《Axis》更有成雙成對的連貫感,《Stray Dog》內Iggy Pop媲美電影旁白聲演戲魅誘人,個人只嫌《Superhearted》流於一般給比下去,當然,Clockenflap新秩序崩潰之夜亦是2015年最難忘事件簿。   Brigitte《A bouch que veux-tu》 法國二人組合承襲「姊妹花」歌唱模式,玩懷舊復古,人靚聲甜,序曲《L’echappee belle》 70’s disco型格十足,《J’sais pas》及《Le perchoir》是全碟至愛兩曲,前者Brigitte只作吟唱及配聲,沒有主旋律,媲美七十年代法國情色電影配樂片段,後者則如Serge Gainsbourg跟Goldfrapp碰上的奇妙效應,「法國五月」來港演出同樣美不勝收。   MG《MG》 跟上兩張改編別人的歌《Counterfeit》系列不同,《MG》是一張徹頭徹尾的純電音Instrumental專輯,整體觀感似一套Sci-Fi科幻電影原聲專輯,如《Stealth》及《Creeper》活像開場主題曲,充滿迷離及實驗味的太空化氛圍元素,《Elk》亦跟《Delta Machine》內的《 The Child Inside》一脈相承,有幸跟MG越洋電話專訪又是2015年最開心時刻。 China Crisis《Autumn In The Neighbourhood》 距上張《Warped By Success》足足21年的全新專輯,久違了的英倫清新空氣,只此一家的和諧雋永,仍是最熟悉的China Crisis親民聲音,尤其活在如此混沌嘈雜的亂世當下,倍覺久旱逢甘露之感,全碟首首旋律優美長青,美中不足,此碟只於官方網站訂購,近乎零宣傳推出,隔時成為走漏了眼的心水推介。   Jean-Michel Jarre 《Electronica 1 : The Time Machine》 2015年兩大電音大師先後久休復出,各走兩極,Giorgio Moroder明顯老態畢現,Jean-Michel Jarre夥同不同新舊電音單位合作crossover,鮮味濃郁,成功回歸,個人至愛是Vince Clarke《Automatic》兩部曲,英式synthpop跟法式電音聯線直通,Massive Attack的3D《Watching You》破格trip-hop同化亦喜出望外。   OOFJ 《Acute Feast》 兩年前首張專輯《Disco To Die To》紐約驚艷大發現,今次《Acute Feast》依然故我,甚至玩得更deep去得更盡,由全碟十曲一氣呵成的連貫性,到Katherine愈唱愈迷的Dream-pop魅韻,Jens愈趨成熟的電音編曲手法,致令OOFJ的型格個性更上一層,跟Portishead《Third》入面的《Silence》概念同出一轍,緊接的《I Forgive You》完全是連體怪嬰,負責鼓擊部分正是與Trentemoller合作無間的Henrik Vibskov。 2015年尚有好多好好聽,如Kiasmos愈聽愈潛移默化的兩張十二吋《Looped》及《Thrown》,FFS《FFS》教人聽得極開心又興奮的嘗試合作,英國新晉Lusts《Illuminations》形同Echo & The Bunnymen基因迴響的青春魅力,德國電音Beborn Beton《A Worthy Compensation》型得交關的成熟回歸……Thank You For The Music!

2016-01-05

又到年度總結,以前例必為不同雜誌選出心水10大唱片之類,近十年來,自己改以「好好聽」為題,懶理是否十大廿大,總之覺得好好聽有感覺就是了,2015年好好聽如下:   Public Service Broadcasting 《The Race For Space》 以1962年甘迺迪登月演說開始,配套莊嚴歌詠旋律,如電影《太空先鋒》變奏版,再由《Sputnik》的techno節奏引出蘇聯太空同名計劃,連接上《Gagarin》熱鬧緊湊的afrobeat配soul funk的6人brass section,向人類史上首位登空的蘇聯太空人Yuri Gagarin致敬,PSB令人興奮的星際啟示錄。   C Duncan《Architect》 一股來自格拉斯哥的新清泉之音,屬於夢幻式的folk music,《Say》媲美當年China Crisis的和諧親切氣息,旋律悅耳,C Duncan聲線動人,和聲二重唱的harmonic voice處理出色,《Silence And Air》及《New Water》善用優美和聲空間感,《I’ll Be Gone By Winter》似暗地向《Edelweiss》唯美致敬。 dip in the pool《Highwire Walker》 出道30年繼續美不勝收,《Bali Ha’i》別來無恙,改自經典音樂劇《South Pacific》,chill-out拿手之音,《Northern Lights》優閒bossa nova伴炎夏,《Toast To My Shadows》淡淡無奈愁懷鋼琴伴奏,《Air-Fish》嘗試dub-step型格打造,整體比2011年《Brown Eyes》更好聽。   blue et bleu《blue et bleu》 已故日本舉足輕重著名音樂人佐久間正英的最後遺作,blue et bleu是佐久間正英與女歌手Michiru Yussa於2011年組成的二人組合,木村達司將blue et bleu唯一灌錄了的5首作品重新整理,驚喜之作有重新玩奏《Dormir》,此曲正是佐久間正英與木村達司合寫的dip in the pool早期代表作之一,blue et bleu是心靈治療系完美首選。   Nicolas Godin《Contrepoint》 以古典音樂相關的對位法命題,意指旋律組合上的多聲和弦縱橫交錯的微妙處理手法,全碟每一首作品都用上Bach不同的古典曲目為創作藍本,再將之混入Air美樂基因玩互動而成,一種現代對位法的全新創作探索過程,所以也可說是Godin版本的reimagining Bach合輯,本年度一趟意料之外的好好聽體驗。   Boris Blank《Electrified》 瑞士經典電子組合Yello創作靈魂人物Boris Blank,首度發表出道以來40首從未曝光的滄海遺珠,尤以3首七十年代選曲最有當代電音情懷,1978年《Traum Blau》媲美當代科幻片配樂的太空進行曲,冷酷機械化的人聲演繹,同年《Young Dr. Kirk》簡約原始analogue聲源構圖,與及1977年《Granda Kiss》很典型space-age的ambient實驗樂風,可是Boris電音根源的珍貴方塊。   Camouflage《Greyscale》 細碟《Shine》早已先聲奪人,開首鏗鏘爽朗的TR-808鼓機節奏引子,Marcus首句「This is the story,we should shout out loud……」布局引人入勝,《In The Cloud》及《Still》兩首中板Ballad電影感十足,《Misery》是全碟唯一up-tempo之作,很八十回歸的synth-pop節奏,且滲出少許A-ha餘韻,3首純音樂《Greyscale》、《Light Grey》及《Dark Grey》傳遞不一樣的深淺灰。(待續)

2015-12-29

一連3期停不了的「星戰」後,又來到2015年的完結篇,今期先跟大家分享2015好好睇,由電影、影碟到美日劇,目不暇給。 《末日先鋒:戰甲飛車》是今年最喜愛的荷李活首選,George Miller再為Mad Max開路延伸,不是重拍,不假手於人,老馬有火,後現代世界觀歎為觀止,一開車就唔好俾佢停,純粹一場蠻荒沙漠追逐戰,鬥足兩小時,全無冷場。   《伊朗的士笑看人生》讓我記起1991年Jim Jarmusch《地球這分鐘》,導演Jafar Panahi積極樂觀不畏強權,被伊朗政府禁拍電影廿年,偷偷以的士司機位置展現伊朗民生真面目,手機鈴聲不斷響起《巴比龍》電影配樂,來隱喻追求自由理想國度。 《毒裁者》導演Denis Villeneuve 凝重低壓處理酷得如專業殺手,墨西哥毒戰披露FBI與CIA不尋常政治角力,行動過程以仿實錄形式迫力呈現,一觸即發的潛伏危機扣人心弦,冰島音樂人Johann Johannsson簡約電音配樂布局應記一功。   《無定向喪心病狂》見證我們是一群咎由自取的死蠢,6個短篇笑盡人都癲的荒誕大觀園,《The Strongest》公路兩男人車惡鬥扭曲成「He He殉情」完場極抵死,《The Rats》夜雨餐館女侍應撞正殺父仇人如《迷離境界》變奏好玩有fun。   《愛的成人式》聰明玩弄愛的卡式兩面睇,回到80s純愛懷抱,沿途J-pop首首耳熟能詳,Side A是《反轉豬腩是王子》改版,Side B是主角見異思遷,老生常談的愛情故事,盡在事先張揚「拍案叫絕的驚人結局」最後5分鐘改寫一切。   《特務傻的孖》或是大家走漏眼的好戲,絕非青春鬧劇,一個廢青毒男Mike與守護天使女友Phoebe的一場浪漫瘋暴,一套揭露MK Ultra陰謀論的黑色動作喜劇,全片沒有一個角色是正常,「跑車撞大樹」真情表白,編劇Max Landis又一佳作。 《戇Scout打爆喪屍城》甚有當年劉鎮偉《猛鬼》系列喪笑本色,少少鹹多多喪,3個半熟戇Scout少年友情大考驗,觸發戇Scout小宇宙,學以致用,殺出新血路,制服所有勳章絕非浪得虛名,自己小鎮自己救,「童軍跳彈床」活靈活現成經典。   《Ex Machina》新世紀科學怪人的完美版,A.I.新人類如何玩轉血肉之軀自以為是的小聰明,矛頭直指向主僕階層的反建制起革命,無菌空間密室挑機,配套Ben Salisbury & Geoff  Barlow配樂潛力,Alicia Vikander人見人愛,沿途極盡視聽之娛。   《The Leftovers》第2季繼續挑釁信仰本身自欺欺人的心靈救贖行為,甚至擺出一副反宗教主義的覺醒企圖,Kevin死去活來的不思議事件,遠比這個自稱為「奇跡公園」之地作出反諷控訴,Guilty Remnant組織又再佔領成功。   《雞皮疙瘩》是日本恐怖電視單元劇,共6集,導演三木康一郎擅玩生活化的貼身恐懼感,故事短小精悍,已夠毛骨悚然,何止幻海奇情,直情媲美實況劇場,隨時發生在你與我的身邊,驚喜不絕。   《世界奇妙物語25週年秋季》分為「電影導演篇」及「傑作復活篇」,前者有本廣克行、中田秀夫及清水崇等名導參與,水準明顯回復高企,後者選來5個舊作重新拍攝,全屬不一樣的新觀點,尤以《昨日公園》依然令人看得感動落淚。

2015-12-22

2012年10月30日,當Lucasfilm正式公布開拍《星球大戰第七集》,並由J.J. Abrams執導時,心情是雙重興奮,作為「星戰」迷固然「守得星多見月明」,再得知交由自己極欣賞的J.J. Abrams手上接棒,心想實屬最佳人選,你看他如何將《星空奇遇記》成功翻新是第一步,如今連《星戰》也成為他的囊中物是意料之內;結果,期待三年之久,甚至正確一點是距《武士復仇》足有32年之後,上星期四終告全球上映,重遇上Han Solo、Leia及Luke Skywalker時,你又有冇睇到淚灑當場呢?   對於本土「星戰」迷,始於七十年代的情意結,你還記得1977年《星戰》在港上映最初只得四間戲院,從那些年的宣傳海報上,只印有「百樂」、「海運」、「京都」及「麗聲」,後來好評如潮才加入更多戲院;然而,我是第二回重映時才於百樂戲院邂逅結緣,基於童年情懷薰陶下,1999年《星戰前傳:魅影危機》首日公映亦專程到海運戲院先睹為快,全因當時就只剩「海運」唯一尚存於世,同樣地,今次《星球大戰:原力覺醒》亦以先2D後3D全面睇,首日公映當然是海運戲院2D版本,兩日後則是iSquare的IMAX 3D版本,或許仍是old-school一族,始終認為2D版是最先決的第一印象吧。   回歸基本帝國軍與反抗軍之戰 同屬熱切期待入場,《原力覺醒》跟上回《魅影危機》明顯是兩回事,《魅》離場後是很平淡冷靜,又若有所失,畢竟Jar Jar Binks太累事,加上太離地的CG特效場面,弄出很尷尬的失衡狀況;《原》則完全將《星戰前傳》劇情拖拖拉拉的毛病重新扭正之餘,J.J. Abrams亦不忘向1977年《星球大戰:新的希望》來個真心致敬,特地找回《帝國反擊戰》及《武士復仇》編劇Lawrence Kasdan一起合編,故事回歸最基本,即是純粹帝國軍跟反抗軍之戰,甚至整個進程都似將《新》為藍本再造,也有新舊兩代交替接任的意圖所在。 首先,Rey是失去家人的拾荒者,身手了得,由跟BB-8有緣遇上,無端捲入帝國追捕事件,感覺就如當年Luke的無知少年變奏版;Finn是帝國逃兵,穿梭黑白兩道之間,粗枝大葉又有正義感,形同Han Solo接班人,他們倆駕著千歲鷹跟Tie-Fighter空中追逐戰一幕,最後成功合力抗敵的拍檔精神,完全是當年Luke及Han的迴光反照,X-Wing戰隊擊破新死星亦不用言喻。   未來是一場新帝國反擊戰 上個月才剛於《Clockenflap》睇New Order情緒崩潰,不足一個月後,又再被另一First Order直擊心靈,當Rey逐一帶大家先後目睹Star Destroyer及AT-AT墜地殘骸現場,再到千歲鷹起航,試問「星戰」迷怎會不目瞪口呆,然後Han Solo及Chewbacca回到千歲鷹時,好一句「「We’re home」」觸動人心,聽到不少在場fans不禁發出Wow一聲,再到Han跟Leia兩夫妻重聚,我們就如這段劃時空戀愛世紀的見證人一樣,試問怎能不會淚流滿面?更何況,他倆的下一代竟是誤入黑暗力量的Kylo Ren,原名Ben Solo,當Han叫他做Ben的一剎那,然後再回想《新的希望》內Ben與Darth Vader決戰一幕,作為「星戰」迷的你又想到甚麼呢? 其實,《星戰》系列一直依循同一方程式流程說故事,《魅》跟《新》同是Tatooine星球,童年Anakin與其兒子Luke同樣先後都跟Obi-Wan認識,而Qui-Gon教導Obi-Wan的師徒關係,亦引展成Obi-Wan教導Luke Skywalker的世代相傳,最後亦同以一場慶典作完場;《複製人侵略》跟《帝》同以雙線發展,前者Anakin與Obi-Wan兵分兩路,後者是Luke與Han Solo,同屬一動一靜,Anakin去談情說愛,Luke去找Yoda學念力; 《黑帝君臨》vs《武》片題已同出一轍,魔王Palpatine先後旁觀Anakin與Obi-Wan及Darth Vader與Luke對打,而Chewbacca的Wookie族人則似Ewok一族再版。如此類推,2017年第8集又再來另一場新帝國反擊戰!(完)

2015-12-15

1983年《武士復仇》後,「星戰」熱潮從未停下來,佐治魯卡斯於1984及85年以監製身份,將《武》出現過的Ewok做主角,開拍《Caravan Of Courage》及《The Battle For Endor》兩套真人電影版外傳,當年只感是針對兒童市場,非「星戰」迷肯定不感興趣;然後,AV影音界則主打「星戰」日版LD天碟,新生代首度透過Home Video形式認識《星戰三部曲》。 個人而言,1993年KPS Video Express(金獅影視超特店)初遇上《Star Wars Trilogy The Definitive Edition》LD Boxset記憶猶新,那是一盒共有9張LD再加一本《George Lucas:The Creative Impulse》硬皮專書的精裝特別版,採用CAV制式高質畫面及THX音效,再有大量首度公開的幕後製作特輯,當年售價約$1,800左右,依然十分搶手。   重新修復拉近影片的Tone 1996年外傳《Shadows Of The Empire》又是另一驚喜,由Dark Horse出版共6期漫畫版開始,繼有Action Figure玩具系列、原著小說、幕後製作特集、N64同名電視遊戲、甚至連Original Soundtrack CD都有,就只欠一個真人電影版,最重要是《帝國反擊戰》及《武士復仇》之間時空為背景設定,交代Boda Fett於Cloud City將被冷藏Han Solo運走後的故事,原來當時黑暗帝國出現一位跟黑武士為敵的魔君Xiaor,同時Luke及Leia兵分兩路追尋Han Solo下落。 1997年香港回歸,「星戰」亦告20周年紀念回歸,推出重新加料Remastered的Special Edition全球同步上映,死忠Fans邊看邊搜尋重新修正之處,80後終於有緣體驗大銀幕的「星戰」魅影,據聞當時位於太子改裝後的新凱聲戲院是最佳首選,環繞音效系統表現出色,而香港獨有的97回歸特別版Action Figure亦是經典之作;當然,Fans對全新特別版有讚有彈,George Lucas為圓了心目中最理想的《星戰三部曲》版本外,更似為兩年後《星戰前傳》鋪排部署,畢竟相隔廿幾年,電腦CG特技不可同日而語,實則企圖拉近後傳跟前傳的CG代溝觀感。   口碑平平的《星戰前傳》 1999年《星戰前傳》三部曲始動,老實說,跟不少友人傾談,大家不約而同對《星戰前傳》感覺一般,主要厭其劇情太拖拖拉拉,個人則認為它的笑位太多所致,單是《黑帝君臨》已夠稱之為「星戰」笑傳,如議長Palpatine受重創變成Sidious恐怖爛面look跟眾人開大會,大家可以若無其事;Padme送往急救後,機械人醫生說出:「她身體非常健康,不過有生命危險!」;Kenobi追捕Grevious將軍從高處掉下死光劍,一名白兵拾到疑惑地向天上望一望,搞笑程度媲美當年《上帝也瘋狂》歷蘇拾到可樂樽一樣。幾年後,「星戰」系列3D版本曾準備上映,自己專程走到iSquare觀看IMAX版本《星戰前傳魅影危機3D》,結果一肚氣離場,2D轉3D的偽3D根本立體個屁,算吧喇!最後,整個3D計劃亦不了了之。 對於「星戰」玩具迷來說,當年印有Kenner Logo出品亦正式成為絕版收藏,因為由《魅影危機》開始,整個玩具系列都轉由Hasbro孩子寶出產,於是大家亦開始收集市面上尚餘的Kenner Action Figure系列,其中1999年於玩具反斗城舉行的星戰首賣夜,曾即場免費送贈一個Kenner獨家限量版Episode 1 Sneak Preview的Mace Windu 3吋半公仔,成為一時佳話。 「星戰」笑話「Star War」 今個星期四,原力終於再現,也想提提本地媒體,除了不要再弄出「星空奇遇黑武士」笑話外,也請留意Star Wars正寫是眾數,不是只得一場的Star War,這三十幾年來,「Star War」屢見不鮮,慘不忍睹。(待續)

2015-12-08

今個12月的地球,肯定是「星戰」月,自1983年《星球大戰:武士復仇》反抗軍戰勝黑帝國後,一等就等了32年,原力終於覺醒,這陣子,我們都是星戰與你同在的,1217絕對是大日子,香港人很久沒試過如此提早預售的購票熱潮,上星期六正式公開預售當天,3D IMAX版本銷量迅速之高,甚至1217凌晨優先場的滿堂紅,應該破了不少首賣票房紀錄,足見「星戰」原力深似海。   如果你是60/70後,「星戰」必屬成長中最難忘的童年回憶。   佐治魯卡斯的大革命 佐治魯卡斯為我們開創了一個前所未見的宇宙新世界,也造就電影歷史上一場破天荒的大革命,魯卡斯就等同反抗軍,跟當時美國霍士電影公司的帝國主義運作模式完全推翻,影響深遠,大膽地不收票房分紅,卻自擁百分百星戰角色副產品版權,結果,1977年聖誕節只出一個Empty Box的Action Figure紙辦「仿前賣卷式」預售廣告,已引來星戰迷爭相訂購,開闢荷李活電影副產品新熱潮,到1980年自己集資籌拍《帝國反擊戰》拒受電影公司制約,甚至1981年擺明向霍士公司表不滿,與史匹堡於派拉蒙旗下合拍《奪寶奇兵》,年輕時代的魯卡斯本身就是一位不折不扣的反抗軍將領。 《星球大戰》的戲院初睇驗,好多人依然記憶猶新,我不是1977年首映觀賞的一群,而是後來《帝國反擊戰》上映前,《星》第二度重新上畫時,於百樂戲院才有幸初遇上,打從開場壯觀的梯型字幕已夠視聽震撼,我們尚幸仍有中文字幕保留追看,外國人睇遲一點就如跟你驗眼一樣,字句真的愈來愈Far Far Away,如此別出心裁的Opening已夠經典,連iMovie都內置有名為「Far Far Away」字幕剪輯工具,真的Hit足差不多40年仍沒過時之感。1987年Mel Brooks惡搞星戰版《Spaceballs》開場,最後戲謔附加的一句「If You Can Read This, You Don’t Need Glasses」,十分抵死啜核。   最愛《帝國反擊戰》 跟不少「星戰」友好傾談,發現原來大家不約而同最愛1980年《帝國反擊戰》,記得當年我們一家六口在紐約戲院觀看,父親特別買了超等戲票,論全城熱烘氣氛,敢說比1977年《星》更大迴響,單是可樂雪碧聯手宣傳造勢,已促令大家飲完又飲,揭完又揭樽蓋蓋掩來換取一系列宣傳品如文具、書簽、海報,以及汽水罐變形R2-D2等,市面上,同樣充斥大量《帝》副產品,百貨公司可找到玩具系列之餘,文具部尚有大量不同出品;當年John Williams成功打造《The Imperial March》主題音樂,也是黑武士的主題曲,未入場看電影前,父親已在唱片店買了《帝》電影原聲盒帶,當時家裡沒有黑膠唱盤,仍是聽卡式帶的成長歲月,不過,卻對唱片封面情有獨鍾,那是黑武士的大頭照跟暗黑宇宙連成一體,加上《帝》的傾斜片名Logo又是型得交關,幾年後自己亦有補購回黑膠唱片版本。   32年後舊友再重聚 《帝》打從首場雪地反抗軍跟AT-AT陸空大戰已夠話題性,然後Luke Skywalker跟Han Solo及Leia兵分兩路,前者找Yoda大師修行練功,讓大家認識多一點原力之意,後者千歲鷹先遇隕石陣,後到Cloud City被Lando出賣,Han Solo被冷藏交往Jabba The Hunt,黑武士跟Luke經典對白「I’m Your Fathe!」並即場斬斷Luke右手,人人睇到O晒咀,一眾主角兵敗如山倒,黑勢力全面大勝完場,可是《星》六部曲最好戲味的一集,離場後,大家都想追看後事如何?最多人提問的,就是 Han Solo是否已死了? 然後,1983年明珠戲院同步見證《武士復仇》,開場即來Luke到Jabba大本營拯救Han Solo,再加多個性感舞孃變身的Leia,我們最愛的星戰三人組又再復合,可樂雪碧繼續大肆互動宣傳下,我們都是這樣星戰大的,欲知後事如何,一等就等足32年,才等到2015年12 月17日星戰第7集的上映,你說早前當《原力覺醒》預告片曝光時,有誰不動容落淚?只因終於可以再跟Luke、Han Solo及Leia重遇,真的「再見舊友,感觸萬千,世界在轉,星光在閃」。(待續)

2015-12-01

這幾個月,真的八十情意停不了,先有Spandau Ballet,然後Blaine L. Reininger,繼而玉置浩二,新鮮出爐有New Order,踏入12月,尚有《星球大戰:原力覺醒》熱切期待中,夫復何求。   剛剛星期天,初來報到《Clockenflap》,全日興奮指數循序漸進,首場是丹麥Dream Pop/Post Rock五人樂隊Sleep Party People,午後兩時半烈日當空下,跟迷幻氛圍化的音樂在抗衡一樣,當望著他們一身長兔耳制服唱出《In Another World》時,聯想起電影《死亡幻覺》的迷離境界,一個不錯的是日熱身。   舞曲新貴夠親切 跟著,是去年極喜愛的冰島Minimal Techno二人組合Kiasmos,之前錯過了Olafur Arnalds來港的個人演出,今次總算可以現場親身沉溺於Kiasmos的低迷潛心魅韻之中,近一小時多Non-stop形式演出,Olafur與Janus Rasmussen於早已預設的programming作現場調理,好笑是Olafur有時也會出錯於節奏聲軌加減的準繩度,整體非常隨心所欲,現場重低音Sub-woofer氣流全面攻陷,配套沿途很漫不經心又帶點詩意的唯美影像,極盡視聽之娛,原本在家唱盤細賞已夠好氣氛,如今現場版本是另一昇華層次,兩首較Up-tempo一點的《Swayed》及《Bent》促令大家Natural High舞動起來,《Looped》及《Thrown》繼續美不勝收是預料之內,就連台上一位外籍守衛員,也禁不住兼任舞伴投入Kiasmos演出中,完場後,Olafur親善出來跟Fans短聚,我的《Looped》及《Thrown》兩張 EP成功簽名留念。   殿堂級金牌監製 轉眼又入夜,Nile Rodgers & Chic先帶我們回到70’s Disco Funk好時代,《Everybody Dance》、《Dance, Dance, Dance》及《Le Freak》,聽著跳著跟住一起唱,百分百「開心番埋嚟」導賞團,接上Nile Rodgers一連串金牌監製勁歌金曲經典,《Like A Virgin》、《Notorious》及《Let's Dance》又勾起大量80's集體回憶,編奏唱完全專業級水準,正如Nile Rodgers笑言他們不是Covers Band,聽完他細說這些年抗癌故事分享,令《Get Lucky》更引來全場起鬨有共鳴的高漲熱情,最後以《Good Times》來個大完場,最美好的風光是否真的只留在上世紀?   有秩序萬人齊唱 當Chic完場後,沒多少人打算離開,大家極速爭相向台前方向預留最佳位置,新秩序之夜終告出現,距上回1985年Canton Disco之夜,剛好一個30年的回歸,以新碟《Music Complete》的第二首細碟《Singularity》作序曲,全場情緒一觸即發,《Crystal》及《Restless》狂熱之後,催淚第一擊《Your Silent Face》喚回多少青春殘酷物語,背景仿電影Opening的畫面片段,匠心獨運將成員名字及曲題按序亮相,事實上,今回Tour的Video Footage全屬製作有心思,樂隊演出亦再沒以往般蝦碌,起碼結他手Phil Cunningham打Drum-pad不再如Peter Hook經常甩拍子,Bernard Sumner也沒太多尷尬的「浮屍舞」動作,新碟兩首最好跳的《Tutti Frutti》及《People On the High Line》雖欠La Roux合唱,依然好玩有Funk,催淚第二擊《Bizarre Love Triangle》及《Perfect Kiss》不用多說,我們都是這樣長大的。 至於個人崩潰位來自《True Faith》副歌的一句「I Used To Think That The Day Will Never Come」,NO就正在面前演唱,忽然很不可思議的夢幻,邊唱邊聽邊淚流滿面當場,安歌先來Joy Division國歌《Love Will Tear Us Apart》誰不失控狂呼,Ian Curtis相片亮相再有「Forever Joy Division」字句,NO三人盡在不言中,最後又怎能沒有《Blue Monday》壓軸登場,Bernard即興指出維港唱出「I See A Ship In The Harbour」是神來之筆,開心時光過得特別快,但願Show長久的話,我還想聽到《Sub-Culture》、《1963》、《Thieves Like Us》、《Round & Round》、《Vanishing Point 》、《Spooky》、《World》、《Here To Stay》…… Hyper停不了,完場跟好友聚舊,卻得悉原來國內及台灣當年先後有人改編《Blue Monday》,結果,凌晨時分的某間翠華茶餐廳內,不斷傳出一首名為《愛像青橄欖》的不同版本,編曲演繹到歌詞絕對驚為天人,真的笑到人都癲,不妨上網找來一聽,在此必要多謝前上海電子組合IGO成員B6 提供有關資訊。

2015-11-24

你有看過這個政府宣傳片嗎?一個掛上耳筒享受音樂的年輕人,由家出外走到街上,沿途有好多人想勸告他,可惜他聽不到,然後就遇上車禍出事了,最後,當然是想提醒大家行街切勿聽歌,全片焦點卻落在旁白,將聽MP3說成聽MP三,每次聽到總不期然冷笑一聲,試問哪有人會說MP三?初聽還以為是甚麼時裝新出MP衫之名?   如此政府宣傳片從來都是浮誇失實,以靠嚇平民百姓為己任,行街聽MP3會招殺身之禍,你估拍《幻海奇情》?首先,行街聽歌點解一定是聽MP3?聽收音機、聽CD甚至聽Hi-Res Audio都可以?如此推斷,是否自上世紀七十年代出現Walkman後,行街聽歌就跟生命危險息息相關?純聽歌只是耳聞,無助視野,相反,今時今日,一人一手機,低頭思故鄉的新時代,是否更應急需拍片救救低頭遲早香一族?   雖沒任何數據資料,敢說無論聽MP3抑或低頭玩手機,遇上交通意外的指數始終不及行快兩步衝紅燈的主因,是行人還是駕駛者也好,這本是普遍港人的生活節奏心態,一個字:快!甚麼都要「快快快」,難怪火燭車一定到!   約廿年前,觀看「進念」某個劇場演出,對白提問到「到底是我走得太慢,還是你行得太快?」完場後,我也是如此反問「進念」劇場,只因我不太明白是次演出想說甚麼?此後,這個問題依然揮之不去,這個你是指這個世界。   早前,黃靖舉行全新EP《生活的小偷》發布音樂會,極有心思將上張《How To Disappear》跟新碟順序逐首演唱,到新歌《別走那麼快》時,黃靖講述此曲是特別獻給一位故友之餘,也同時想憑曲對香港環境瞬息萬變表心聲,副歌是這樣:「我們的未來,還有什麼樣的期待;活著是否一場沒有意義的比賽,讓我們離開這個瘋狂的年代……」現場首度初聽頗有感觸,原是黃靖為故友而寫的一首藍調哀歌,角色忽然轉移到仍留守本土的每一個你我他,有時離開,也是一種無聲告別的解脫。   沒錯,曾幾何時,我也曾想過How To Disappear?這個問題,亦想過「就讓我在睡夢中不辭而別」這個命題,活在如此高速啤機推進下的生存模式,情緒憂鬱早已變成一種風土病,如傷風感冒,人人都易染上,不足為奇,近日搭港鐵也見到某保險廣告,以港人開心指數比率為招徠,十個港人七個憂,你想無憂就要買保險?香港人已到了連憂鬱情緒病,都盡情利用來賺錢的失瘋地步!   主題曲《生活的小偷》想說的時間不等人,倒跟《歲月神偷》異曲同工,黃靖巧妙用上「靜靜的來,靜靜的走」來形容這位小偷,回首過去皆是微不足道的一點塵,正如黃耀明《貪生怕死》:「最快最新最能了不起,都不會忘記,都不過空氣……」當我們經常冷嘲某些議員誇耀自己「成功爭取」雞毛蒜皮瑣碎事之同時,消費市場上又不是充斥大量自認最快最新最潮最In乜乜物物的,你又盲目追捧過多少呢?   到底是誰想出「執輸行頭慘過敗家」 又或「走得快,好世界」這些害人不淺的俚語?就好似區議會競選期間例必要告急,全屬急政棍所急,那麼市民所急又怎樣?急,就去廁所解決吧!反正這些政棍本跟糞便同出一處。   40年前,已故鬼才黃霑為電影《大家樂》作曲填詞的《地球圓又圓》,早已道出別走那麼快的人生道理,絕對值得一再細味:「個地球係圓又圓,何必怕後爭前,無話扒頭就會前,一轉咗變後邊;個地球係圓又圓,無分你後他前,佢在前頭未算前,兜咗圈佢仲遠……」

2015-11-17

上星期五,巴黎恐襲的前一夜,如果第三次世界大戰真的發生,我們總算在末日前有幸欣賞到玉置浩二管弦夜,一個絕對屬於愛與和平的音樂夜。 你有聽過「音樂殺人」嗎?初認識這個名字,始於1980年高橋幸宏《Murdered By Music》專輯,後來也成為自己電台節目《不設劃位》內一個音樂環節之名,沒錯,音樂是可以殺人,一粒粒美不勝收的音符旋律,等同一粒粒子彈直擊心靈一樣,個人而言,如此優質的音樂殺手有好幾位,而坂本龍一、Ennio Morricone及玉置浩二肯定是頭號之選,這三十幾年來,近乎百發百中的往績,後無來者。 當初得知玉置浩二最新巡演,是跟管弦樂團合作既興奮又疑慮,皆因明明注定是天作之合,怕就只怕香港之夜會否變成傳統港樂化,即是本地歌手曾流行一時的「港樂系」演唱會,印象中,大多數編奏表現比較平板乏味,整體感覺總予人一種很硬生生的不協調效果,為Grand而Grand的粗枝大葉,尤其是Brass Section編排部分最易出事,既「娘」且「削」屢聽不少,幾年前譚校長《愛的根源》重新現場演繹是最佳例子。  後來,聽聞原來是次玉置浩二巡演編曲是由日本音樂人負責,再從YouTube看過大友直人跟玉置浩二合作的《33年之新境地》電視演出片段,終可放下心頭、悉心期待,直至是夜開場Overture亮起一刻,那是幾分鐘的玉置浩二金曲Medley濃縮演奏版本,感覺仍是很重港樂編奏取態,結果真如所料,場刊上編曲者部分是印有5位音樂人名字,最後一位正是跟趙增熹經常合作的符元偉,然後,這個Overture亦是香港演唱會自家版本,跟日本不一樣,可能就是一個熱身的指定動作吧。 Overture序曲後,終於正式由另一首純音樂《憧憬》揭序,然後玉置浩二出場接唱《Roman》一曲,心水清的樂迷,必知道此為玉置浩二1993年第二張個人專輯《憧憬》的開首兩曲,加上Encore前的完場曲《呼喚》亦是來自此碟,可見玉置浩二是別有用心,事實上,當年《憧憬》專輯本身亦用上頗多弦樂編奏,並以Love Ballad曲風為主,早成為玉置迷至愛之作,是夜久違了的驚喜重遇。 只怪玉置太多靚歌,今回管弦夜扣除3節序曲,實則只唱了18首選曲,其中有5首更只是Medley形式演繹,如果可以換歌的話,將《Gold》及《其它以外》兩首新曲,換成《冰點》、《Only You》、《Juliet》這幾首現場稀客就更好,個人奇想是如果改編2002年為中森明菜創作的《永遠之扉》必成絕配佳話;玉置浩二以簡單英文跟大家溝通,一句「I Think Dream Continue」後,即帶出《夢之延續》是感動必殺位,首次在港演唱的《李香蘭》必成話題焦點,神級演繹不絕於耳,再搞鬼唱出「像花雖未紅」幾句中文歌詞,連接《酒紅色的心》及《拒絕再玩》都以此伎倆搞氣氛,後者更全場拍掌打拍子,跟《田園》成為當晚較重節奏感的選曲。 話雖此說,《熱視線》又是Fans另一驚喜絕讚,聽足30 年安全地帶熱血沸騰原版,如今竟忽然變身中慢板的感性Ballad,不得不讚編曲處理的匠心獨運,事實上,整晚編曲盡見日本音樂人的細膩筆觸所在,成功令玉置浩二首本名曲層次更昇華,加上玉置浩二愈唱愈醇美,就只差在場館天生不是管弦表演地,現場包圍感嚴重不足,幸好玉置浩二聲線迴響感染全場,完場後,心想如果可以在文化中心舉行就更完美,友人卻反問:「到時不知要搞多少場才歸本?」你看日本巡演的場所,全屬文化會館之類,畢竟香港搞演唱會始終是一盤生意。 12月8 日東京最後公演後,由於好評如潮,巡演將於明年1月至4月繼續舉行,並命名為「Koji Tamaki Premium Symphonic Concert-Curtain Call : Brilliant Nights For The New World」,據知,門票將連同特製DVD同步發售,不知到時又可會再來香港搞Part 2呢?。

2015-11-10

剛睇完《鬼影帝國》有點遺憾,點解主題曲《Writing On The Wall》可以如此沉悶乏味,中段Sam Smith的高假音演繹好難聽,完全找錯歌手唱錯歌,此曲明顯想延續上回《Skyfall》之勢,以曲論曲,《Skyfall》無論旋律編曲到Adele演繹均屬水準之上,故此,今集開首邦迷例必期待的Title Sequence完全給比下去,這也是後John Barry時期遺留下來的邦樂問題。   自1987年John Barry負責最後一套邦樂《The Living Daylights》後,曾有一段日子的邦樂是失去方向感,好像1989年Michael Kamen《Licence To Kill》及1995年Eric Serra《Goldeneye》是最佳例子,既要玩出個人風格,又不失邦樂標誌特色之間取得平衡是難度挑戰。   John Barry提攜後輩David Arnold 直至1997年英國電影音樂人David Arnold主導下,聯結不少出色音樂單位如Pulp、Propellerheads、Iggy Pop、Chrissie Hynde……等,推出一張名為《Shaken And Stirred:The David Arnold James Bond Project》致敬合輯,引來John Barry注意,並引薦他擔任《Tomorrow Never Dies》配樂之職,邦樂又再重入正軌,需知道David Arnold本身是不折不扣的John Barry邦樂迷,難怪由他接任後的5套邦樂,有板有眼,贏盡多少邦迷歡心。沒錯,自《Skyfall》及《Spectre》換來Thomas Newman後,總是誤差了一點點,較偏近一般荷李活懸疑動作配樂格局,邦樂風味蕩然無存。   令人深刻的主題曲 同樣地,邦片主題曲亦足以影響大局,由早期唱家班如Shirley Bassey、Tom Jones、Louis Armstrong、Matt Monro驚豔壓場感,又或流行女歌手如Carly Simon、Rita Coolidge及Sheena Easton滲出不一樣的浪漫,甚至樂隊組合如Paul McCartney & Wings、Duran Duran、a-ha及Garbage注入型格時代感,幾乎首首皆精,百發百中,成為耳熟能詳的長青金曲,聽到主題曲自會勾起該套邦片的一些事一些情,你是會懂得跟住唱的,絕對經得起時間考驗的好歌,個人至愛包括有《We Have All The Time In The World》、《All Time High》、《For Your Eyes Only》、《Nobody Does It Better》、《A Time To A Kill》、《From Russia With Love》、《You Only Live Twice》、《The World Is Not Enough》及《Die Another Day》……等,多不勝數。 John Barry簽名式邦樂風格影響深遠,除了忠實信徒David Arnold外,Swing Out Sister創作靈魂Andy Connell亦是受惠者,從他們首張專輯的純音樂《Theme From It’s Better To Travel》已可見一班,至於九十年代英國Bristol盛極一時的Trip Hop,混合仿電影配樂氛圍跟Hip Hop及Electronica元素共冶一爐,三寶之Portishead亦同樣表示喜愛John Barry的懸疑間諜片配樂。   受邦樂影響的CANTON POP 至於本地樂壇,當然不得不提有港版占士邦之稱的《最佳拍檔》系列配樂部分,不難找到好多邦樂影子所在,不過,由許冠傑唱作的幾首主題曲,卻絲毫沒有任何邦片主題曲餘韻,唯一只有1983年《最佳拍檔女皇密令》插曲《偷心的人》較重John Barry邦樂式浪漫鋪排,編曲亦借用典型Spy Chord,一聽如故,1989年達明一派《意難平》有一首《我有兩個》亦有點邦片主題曲型格,然而,同年另一個二人女子組合Echo首張同名專輯,將《All Time High》改編成《誰來伴我闖》。 這些年來,邦樂翻玩版本仍是沒完沒了,個人推介1979年日本電音大師松武秀樹與K.I. Capsule合作的《007 Digital Moon》,單看封套上傷痕累累如木乃伊的占士邦海底城造型已夠一絕,全碟以松武秀樹招牌式東洋電音手法重新編奏10首邦樂,當時來說,絕對是相當劃時代的改編版本,就是如今重聽,依然值得回味。

2015-11-03

世上有些聽似簡單的音調,卻足以影響超越半世紀,就以這四個音諧為例:E+B、E+C、E+C#及E+C構成的一個組句,自1962年至今,人人聽到即會跟三個數字007自動聯線,外國人稱他為「James Bond」,中文譯名「占士邦」,由六十年代至八十年代期間,香港片商改為「鐵金剛」,1995年開始再叫做「新鐵金剛」,我愛邦樂,今期當然不是講日本樂壇的本土邦樂,既然第24套最新的《鬼影帝國》上映在即,也跟大家分享我的最愛邦樂。 人人都說John Barry是邦樂之父,只因由1963年《From Russia With Love》至1987年《The Living Daylights》期間,他已先後為11套占士邦電影負責配樂,雖則由John Barry編寫的《007 Theme》開創間諜片配樂的獨特標誌。   邦樂之父的爭議 然而,最原裝的第一代占士邦主題音樂《The James Bond Theme》,仍是1962年Monty Norman創作的《Dr. No》,實在,當年電影監製對Monty Norman版本不太滿意,故此,找來John Barry臨危受命,以不足一星期時間重新編奏這首主題音樂,John Barry表示,當年只收取250英鎊酬金,結果,成功將原版主旋律的印度Sitar,換上由結他手Vic Flick彈奏的英式搖擺結他部分,再配套John Barry Orchestra帶點爵士搖擺的編奏改動後,自此成為史上最長青不老的經典電影主題音樂之一。   間諜片配樂的根源和弦 實在,John Barry原來跟Monty Norman就原創人名義問題上,先後打過兩次官司訴訟,後來Monty Norman公開表示,當年以其舊作《Bad Sign, Good Sign》為《The James Bond Theme》主旋律創作藍本,大家不妨上網找此曲聽一聽,正如Monty Norman接受訪問憶述,當年創作《The James Bond Theme》已有感《Bad Sign, Good Sign》太重東方味,所以亦特別將其中幾粒音調改動而成,目前他已將其當年手稿樂譜收藏於自己夾萬內,當然,這個由他一手創立的著名E minor major9 「Spy Chord」,已奠定成為所有間諜片配樂指定構圖根源所在。   53年24套邦樂 53年來,24套邦樂,最愛是哪一張?我會有以下3張個人至愛,首選1969年《On Her Majesty’s Secret Service》無論電影及配樂都是最浪漫的,也是至今最備受冷落的一套邦片,當中如《Ski Chase》及《Main Theme》是一聽如故的邦樂金曲,主題曲《We Have All The Times In The World》更完美得沒話可說,Louis Armstrong主唱版本細膩動人,Lounge變奏版本歷久常新,完場弦樂版本直情醉生夢死;第二張是1981年《For Your Eyes Only》,由Bill Conti負責,引入不少的士高節奏編排,令多幕動作追車場面注入型格時代感,好像《A Drive In The Country》及《Runaway》,又有滲透西班牙風情的《Gonzales Takes A Drive》,Sheena Easton的主題曲《For Your Eyes Only》同樣迷醉多少邦迷。   John Barry最後主理 至於第三張則是1987年《The Living Daylights》,也是John Barry最後一套邦樂,也可能因此之故,似乎編寫得比以往更破格,嘗試找來挪威電子組A-ha合作同名主題曲,承接上一套《A View To A Kill》Duran Duran的好評如潮,最後證實是又一成功的合作成果,此曲除了令A-ha延伸他們同類間諜好戲氛之作《The Blood That Moves The Body》 外,John Barry也深受他們電子曲風薰陶下,幾段動作場面配樂如《Necros Attacks》、《Ice Chase》、《Hercules Takes Off》及《Inflight Fight》,亦成功來一趟古典、電幻互動火花,值得一提,還有The Pretenders兩首電影插曲《Where Has Everybody Gone?》及《If There Was A Man》又是備受忽略的好歌,尤其是後者,一首極之扣人心弦的浪漫Ballad Song。 其實,今次《鬼影帝國》的英文片名《SPECTRE》,正是007小說中的國際犯罪組織「魔鬼黨」之意,幾代不同首腦已先後於多部邦片跟占士邦交鋒對戰,下期再續。

2015-10-27

早前接受某報專訪,需要回答一些指定的Q&A問卷,其中有兩條問題,分別為「在世的人中你最欽佩的是誰?」我答:「仍留守香港的本土原居民」;另一條是「如果你可以改變你的家庭一件事,那會是甚麼?」我答:「香港是我家,當然要變走共產黨!」近幾年來,香港人移民之聲,絕不遜於九七回歸是事實,「有得走好走」不絕於耳。     這陣子,又再想起1993年黃耀明《邊走邊唱》:「二月侷促的天氣/冒著窒息的空氣/道別熟悉的天與地;是我對你不起/沒法與你一起/但叫我遠走的偏是你……」這裡早已不只二月的天氣侷促,而窒息的空氣指數亦早超標無極限,此時此地此模樣,看日落,聽天氣,暫借音樂呼吸來自法國的空氣,今期主角是Air兩位成員2015年的獨腳戲。   Darkel 好氣連場 先說Jean-Benoit Dunckel,於2006年以Darkel之名開闢個人音樂計劃,推出首張同名專輯《Darkel》,一等又是九年後,到今年3月才發表第二張作品《The Man Of Sorrow》,那是12吋Single形式;或許,大家還記得去年Jean-Benoit Dunckel曾與Bang Gang的Bardi Johannsson合作,並以Starwalker之名推出一張《Losers Can Win》EP,聽後感似乎仍是很重Air招牌氛圍,主題曲及《Bad Weather》主旋律跟二人合唱仍是唯美動聽得沒話說,純音樂《Moral Sex》直情是Air的電影太空配樂延伸。 至於Darkel《The Man Of Sorrow》,同名序曲以淒美弦樂引子布局,形同一齣未來世界電影配樂的編排流程,3分多鐘後Acoustic結他引入,才正式聽到Dunckel典型輕聲溫柔的聲線演繹,一聽如故的Air Ballad標誌,跟緊接上《True Lover》一氣呵成的連貫感,純音樂《One Million Of Years》,形同一首很七十年代的Folk-pop小品,長達14分鐘多的《Satanama》繼續最拿手的太空配樂風格,你問我《The Man Of Sorrow》好聽與否?我會答雖仍是好聽,Air迷應該合格收貨,一般樂迷就肯定不外如是,只怪Dunckel似乎不斷重複食老本,相比首張專輯《Darkel》明顯驚喜欠奉。   Nicolas Godin 現代對位法 相對之下,Nicolas Godin個人曝光度比Dunckel低調,甚至要待到今年才告正式首度推出個人專輯《Contrepoint》,一聽之下,大家自會發覺Godin很努力嘗試從Air以外尋找不一樣的平衡取向,碟名取題《Contrepoint》,英文即是《Counterpoint》,也是跟古典音樂相關的對位法之意,關於旋律組合上的多聲和弦縱橫交錯的微妙處理手法,其中以Glenn Gould及Bach的作品最為代表性,全碟每一首作品都用上Bach不同的古典曲目為創作藍本,再將之混入Air美樂基因玩互動而成,那是一種現代對位法的全新創作探索過程,所以也可說是Godin版本的Reimagining Bach合輯,碟內亦分別有《Glenn》及《Bach Off》兩首致敬之作,前者更引入Glenn Gould一段講話作過門Sample。 序曲《Orca》先傳來很Progressive的電子琴音,跟電結他及弦樂協奏出一首很七十年代的Classical Rock巨著般,先聲奪人,《Wilderstehe doch der Sunde》有如Serge Gainsbourg與Bach相約在德國的華麗邂逅,《Club Nine》則破格地讓Dave Brubeck Quartet名曲《Take Five》架構,來個巴哈式的Cool Jazz變奏重建,《Clara》陣陣懷舊 French-pop魅韻,依然美不勝收,完場曲《Elfe Man》形同Tim Burton跟Danny Elfman的暗黑美學延伸,曲題已說明來意;總言之,《Contrepoint》會是個人本年度十大之選。

2015-10-20

近期最令本土原居民厭惡的五個字:「去殖民地化」,我們只想狠狠地回應一句:「去你......」政府有大量民生事務愛理不理,偏要花心神來處理英國殖民時期尚餘的幾十個郵筒,為的就只是郵筒上的皇室標誌篤眼篤鼻所致,擺明跟本土港人對著幹,百分百小學雞行為,歷史就是歷史!郵筒之後,下一步是否連以歷任港督為名的街道也要去殖民地化,「麥理浩徑」轉叫「梁振英徑」好不好?「砵典乍街」變成「董建華街」又如何?「麥當勞道」直情改稱為「當勞曾道」滿意未? 回歸至今,以前引以為傲的東方之珠,早已沒多少人在意,活在當下不願承認的一個妖獸都市,才是近在眼前的事實,試問如此刻意暴力閹割本土文物,企圖刪除殖民地歷史遺跡的做法,跟日本刪改侵華歷史有何分別?不如反問有關方面,民調支持度長期高企不合格的特首,又幾時輪到去特首化? 還好,尚有好音樂掛在耳邊來短暫逃離現實,讓我們繼續迷醉,就好像這對紐約電音二人組OOFJ,記得前年於網上初發現他們,驚艷動人,即時入局,全力推介他們首張專輯《Disco To Die To》,果真人聽人愛,只要你是喜愛Goldfrapp或Portishead的話,必然對號入座,當時自己形容為「混合電影配樂煽情結構,Trippy電音編排及夢幻女聲互動的淒迷布局,媲美David Lynch《Twin Peaks》基因分裂新變種的完美成果」,兩年後,OOFJ再度出擊,推出第二張全新專輯《Acute Feast》。 或許,好多人仍不知道如何讀出OOFJ?那是O-OF-J,亦是從他們前期名字Orchestra Of Jenno的簡稱變身而來,成員為南非女主音Katherine Mills Rymer及丹麥音樂人Jens Bjornkjaer,從最近訪問終於揭開二人為情侶檔真相,卻否認OOFJ歌曲是他們的情書代言,Jens說:「Katherine擁有不同的音樂宇宙觀,較偏向陰暗面,而我本身其實幾光明一派!」 有聽過《Disco To Die To》的話,完全是Angelo Badalamenti與David Lynch的延伸共同體,今次《Acute Feast》依然故我,甚至玩得更Deep去得更盡,由全碟十曲一氣呵成的連貫性,到Katherine愈唱愈迷的Dream-pop魅韻,Jens愈趨成熟的電音編曲手法,致令OOFJ的型格個性更上一層,Katherine說:「上次我們只從11首創作選取10首出碟,今次我們合共寫了約50首新作,再從中挑選10首,現在我們已對OOFJ比以前更有遠見的大不同。」 序曲《You’re Always Good》開首即來OOFJ招牌式弦樂前奏引子,又一個幻海奇情故事將要發生的預告,Katherine詭異夢幻腔調繼續懾人心靈,然後,忽然急轉入劇變式折衷節奏,跟Portishead《Third》入面的《Silence》概念同出一轍,緊接的《I Forgive You》完全是連體怪嬰,負責鼓擊部分正是與Trentemoller合作無間的Henrik Vibskov,到《Snakehips》布滿陣陣歐陸Electro-pop推進節奏下,美不勝收,如喜歡上回《Death Teeth》及《For You》之類淒美Ballad,《Cliffdive》、《Cherry》及《Totally》肯定照單全收,而全碟最Up-tempo的唯一《Wolves》,恰巧跟Ladytron女主唱Marnie早前的細碟單曲同名同字之餘,將兩首《Wolves》相連播放亦有意想不到的驚喜。至於《Acute Feast》最玩破格嘗試盡在最後兩曲,《Sailor》引入色士風的爵士吹奏, 《Stephen Says》以acoustic結他主導,同樣令OOFJ帶來非一般的鮮味。 OOFJ是屬於煙雨淒迷,跟冬天是絕配,今個聖誕節,《Acute Feast》肯定已是平安夜必聽之選,一場太平山下不太平的夢幻盛宴是這樣。

2015-10-13

常言道:「先敬羅衣後敬人」,也有云:「時裝嘅嘢,你識條鐵咩?」,到底你是屬意前者或後者?這個問題,可能先要問問自己,究竟衫係為著俾人睇,抑或跟隨自己喜好就是了?自古以來,人靠衣裝,佛靠金裝,聽聽埋埋,潛移默化,回到基本,我們由出生到離世,又不是赤條條而來,化灰燼而去,外表只是包裝,內在才是靈魂,弊在現世太多本末倒置,尤其是中國人,面子大過天,只求門面落重本,內涵空洞零投資,普世價值失衡淪亡,比比皆是。   早前,本地揭發多宗外匯投資基金騙案,幕後集團被網上起底,發現全屬一些「搵快錢」的年輕新生代,個個西裝骨骨身光頸靚,派頭盡顯如富豪才俊,沒錯,不知由何時開始?   十八銅臭人 香港地全面鼓吹一種崇尚高檔次奢華生活品味,甚麼新樓都稱豪宅,甚麼食肆都要米芝蓮,甚麼節目都推銷華麗,甚麼劇集都是豪門怨,甚麼消費都有尊貴獨享,甚麼宣傳都借名人效應,久而久之,病入膏肓,歪風助長貪慕虛榮的物質崇拜主義,人人都以才俊配佳人,有車有樓為成就目標,果真十八銅人,18歲就銅臭過人之流,隨街可見,你看大學講座都邀所謂投資達人跟大學生講金融買賣商機,這個拜金城市還有甚麼未來可言?   先敬羅衣後敬人,也是1980年許冠傑《念奴嬌》專輯內的同名歌曲,當時歌詞已如此一針見血,洞悉世情:「如果識著衫,泥鯭充正斑,做嘢亨通包冇話難;只要著得好款開聲屋到震,有冇現款冇人問。」回看這群基金騙案集團的新生代,完全看準中國人濫竽充數的門面功夫陋習,泥鯭充正斑,就呃人易過乜,講真,活在當下,你仍相信打呔穿西裝就代表斯文有誠這一套嗎?更莫論是打煲呔的,君不見好多初生之犢西裝友,總是細佬扮大人,似去飲喜酒多過返工,衣不稱身到根本托不起件老西,這班犯罪之徒也不例外。   獨愛文化Tee 這令我想起去年Scarlett Johansson主演的《皮下之慌》,當時我的影評曾這樣形容:「連外星人也懂找女神人皮的重要性,以貌取人,源自這個藍星球體系都市人的不變定律,你看如果換轉是一副醜陋人皮,外星人早就要食穀種!」查實我們活在如此混沌末世,群魔亂舞妖言惑眾之下,人人多少都有不一樣的皮下之慌,那是由現實的失衡普世價值觀,迫壓出來的不安感;再早一點,2011年艾慕杜華《我的華麗皮囊》,謎一樣愛的膚換,正如英文原名「皮層下活著的我」,大家平時有否思考過這條關於真我的問題?當我的皮囊變成華麗,還需更美麗的一顆心靈,心中富有,再不用依附先敬羅衣後敬人,這種發自內心的自信,因為到時你就是你,Be Cool, Be Proud, Be Yourself是這樣!   個人而言,「時裝嘅嘢,真係識條鐵咩?」自問對時裝潮流從沒敏感觸覺,近十年來,甚至對衣著追求一切從簡,獨沽一味只穿自己喜愛的圖案Tee,不論是Band Tee或Movie Tee,總之上身永遠一件Tee就行,對很多人來說,可能是沉悶乏味,件件都是差不多的黑色Tee,懶理你是天天不同圖案,又不是一件Tee,當然,對很多愛Tee同路人來說,我們就是喜歡將自己喜愛的音樂電影文化穿上身,每個圖案都可是一種個人生活品味取態的認同象徵,明白的,自會懂得欣賞,也不需太多解釋。   音樂與時裝 先敬羅衣亦敬樂,絕對是今次Keep On Spinning音樂分享主題「音樂 x 時裝」的中心思想,資深傳媒人梁兆輝,將跟大家暢談七十年代Glam Rock及Punk,到八十年代新浪漫的音樂時裝Icon重要影響力,獨立唱作人黃靖,則分享他的自家時裝店與其音樂創作之間的微妙關係,流行歌手林奕邦,亦從本地樂壇新生代角度前瞻音樂與時裝的未來變化所在之餘,到時,我們也會回看八十年代本地唱片公司跟當代時裝品牌合作的雜錦成果。今個周末,穿上你喜歡的衣服,一起到來灣仔Popplay先敬羅衣亦敬樂,到時見!   《Keep On Spinning「音樂 x 時裝」音樂分享會》詳情 時間:本月17日(下午4至6時) 地點:灣仔聖佛蘭士街4-6號聖佛蘭士大廈地下A舖「POPPLAY by sport b.」 票價:免費入場 查詢:www.facebook.com/events/130530647281670/  

/136



C觀點

中原城市領先指數

廚神

旅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