亞里叭叭 - 亞里安
2016-05-10

今期談月事,本欄當然不是婦女新姿,也非風月版圖,說不完的月事,是月球之事,到底由何時開始,月亮不再代表你我的心,Dark Side Of The Moon不只是Pink Floyd經典那麼簡單,或許,一切真的始於1969年7月20日,阿波羅11號的太空人岩士唐,成為首位人類踏足月球的那一刻,是一小步,是一大步,還是驚天大騙局?   近期終於看了一套法國電影《Moonwalkers》,那是2015年出品,從未在港公映,暫未有港版影碟,早前才推出美版藍光碟,故事主題又再是說不完的月事,以登月大騙局的陰謀論開個大玩笑,創作概念源自導演Antoine Bardou-Jacquet為兒子上網尋找月球資料,同時發現大量跟登月騙局相關資訊,愈看愈沉迷,忽發奇想不如開拍一套登月騙局喜劇。 Antoine Bardou-Jacquet本是法國著名廣告及MV導演,好像2003年為Honda拍攝的《The Cog》以拆件解構配套骨牌遊戲玩創全新汽車廣告,又或去年為Canal+執導的《The Cube》媲美荷李活太空遠征歷險片,同屬眼前一亮代表作,《Moonwalkers》是Antoine電影處男作,整體只算中規中矩,玩味有娛小小趣,主線最過癮是玩錯摸,1969年美蘇太空競賽不容有失,暗派C.I.A. 專人Kidman到英國尋找Stanley Kubrick,只因一年前剛上映《2001太空漫遊》,偏碰上誤打誤撞的倒楣樂隊經理人Jonny從中混騙,加上只憑一張弄污了的相片認證下,有鬚就是Stanley Kubrick,結果弄出一場局中有局騙上騙登月大陰謀。 《Moonwalkers》借題發揮,回到六十年代英國迷幻好時代,愈玩愈嬉皮,尤其Jonny帶Kidman到一幢迷幻大樓,各層進駐不同藝術人士,到處吞雲吐霧,最後找到一位所謂藝術家導演,來完成登月全球直播的大騙局任命,十足王晶電影經常出現的「盜亦有導」情節,當然,不少《哈利波特》迷對飾演Jonny的Rupert Grint肯定有所微言,點解榮欣咁快變得又老又殘? 46年來,月事真的說不完,如果《Moonwalkers》只得啖笑,那麼,去年網上流傳的一段名為「Stanley Kubrick Confesses To faking The Moon Landings」訪問片段比電影更好笑,電影工作者T. Patrick Murray表示,於1999年Stanley Kubrick死前3日接受其專訪,並被簽了一份88頁約章,承諾此27分鐘片段直至Kubrick死後15年後才公開示眾。 其實Kubrick迷怎會輕易受騙,只要上網找找Kubrick生前最後的Footage看看,如2008年「Stanley Kubrick’s Speech」接受DW Griffith Award拍攝的一段演說,便知龍與鳳,戲如人生,T. Patrick Murray似足《Moonwalkers》片中情節,找來特約演員扮Kubrick拍假訪問,無論聲線及造型都頗有偏差,只能蒙騙一般平民,加上首度公開承認自己執導登月直播片段,勢必引來熱話迴響,當然,純以花生心態觀看,訪問內容確又幾Juicy有娛樂性,那位外貌似潦倒聖誕老人多過Kubrick的演員,也總算全程交足戲。後來,Kubrick家人亦為此作出聲明指出此訪問為「欺詐不實」事件。 Stanley Kubrick從來深不可測,大師電影總不能只看一次,當大家從1980年《閃靈》尋找大量潛藏密碼,登月之謎如出奇蛋愈揭愈耐人尋味,Danny坐在疑似發射台圖案地氈,身上穿著阿波羅11號火箭的毛衣,突如其來一個小球體滾到他前邊,卻發現前邊沒有任何異樣,然後慢慢起身再行到神秘的237號房,我如此想像:整段戲是否暗喻月球曾向地球發出訊息,才有阿波羅11號登月事件? 未有機會睇《Moonwalkers》的話,推介先看2012年《Room 237》會更有趣味,個人則期待明年7月上映的《鐵幕蒼穹》續集《Iron Sky: The Coming Race》,納粹黨在月球背面起革命,又一說不完的月事也。 後記:剛完成此文時,得悉日本電子音樂大師富田勳死訊,曾幾何時,我們亦透過富田勳的音樂,啟思多少宇宙夢幻之旅,Isao Tomita (22/4/1932-5/5/2016) R.I.P.

2016-05-03

還記得2012世界末日之年嗎?如今人類又已在地球過度了4年,你有察覺到我們有甚麼轉變? 或許,有更多人相信2012不是末日,已是另一個「覺醒」時刻新紀元的開始。   這幾年荷李活湧現大量「反烏托邦」主旨電影,好像《飢餓遊戲》系列、《分歧者》系列、《移動迷宮》系列、《未來叛變》、《天煞逆緣》……之外,片名也不乏「覺醒」之意,如《赤誠者:末世醒覺》又或《星球大戰原力覺醒》,甚至網台節目亦以「陰謀論」、「外星人」、「古文明」及「神秘學」之類為大熱首選,我們是否真的從「沉睡鋼筋森林」慢慢「覺醒」起來?   這些電影劇本改編自一批新生代小說作家,敢說他們應該深受及取材自George Orwell 1948年經典之作《1984》,也是被公認為世上三大「反烏托邦」小說經典之一,其餘兩本為1932年Aldous Huxley 《美麗新世界》及1920年E.zamiztin《我們》,而1984年英國導演Michael Radford亦曾將《1984》拍成電影版,當年純慕Eurythmics配樂之名入場,觀後感一般,只留下一個很陰暗的未來國度印象,最大問題是Eurythmics配樂沒多出現片中,直至去年尾開始嘗試閱讀原著小說,當中所描述的四個部會:真理部、和平部、博愛部及富庶部,及「老大在注視你」監控人生, 不就是《飢餓遊戲》及《分歧者》系列的藍本根源。   其實早於上世紀七、八十年代已不乏潛藏「反烏托邦」及「覺醒」意識的電影,如Michael Anderson《23世紀大逃亡》及Terry Gilliam《妙想天開》,而 1988年John Carpenter《They Live》就更是必看之作,當年本地譯名為《極度凶間》,大家只當一般科幻動作片看待,跟《天外奪命花》外星人寄居人體的主題無異而已,奇就奇在,此片公映後的廿多年來,不斷成為「陰謀論」迷追捧談論的話題作,只因大家從片中找到大量潛藏「反烏托邦」及「覺醒」訊息,甚至原來一早已暗示「光明會」如何控制全世界的陰謀真相。   《極》以無業遊民John Nada無意間發現,這是一個外星人化身上流階層到高官權貴,以至警察操控下的世界,貧富極端懸殊,貧民區形同第三世界國家模樣,由一副照妖眼鏡大開眼界,看到世間一切變成黑白,外星人真面目如沒有皮囊的骷髏外,還重新發現大量洗腦式植入字眼,城市中所有廣告、路牌及一切事物背後不乏「食玩睡購物工作及結婚生育」的規律生活模式密碼,不容個人思維,就只要你乖乖聽話「Obey」,最深印象是美金鈔票竟變成「This Is Your God」字樣,金錢原是世上最大的宗教,拜金主義從來都是他們最成功的終極掌控手段,那位黑人牧師的街頭演說內容,所描述的「They」更令人跟「光明會」自動連線。   「They Live We Sleep」是此片最具啟示的「覺醒」字句,今日比當年來得更值得反思自省,正如飾演John Nada的男主角Roddy Piper,本是加拿大出名的職業摔跤手,3年前因為《極》25周年之故,接受美國著名陰謀論節目The Alex Jones Show直播訪問時,首度公開揚言「《極》其實是一套紀錄片!」並分享這些年他於職業摔跤界的所見所聞,甚至美國政府的民生政策,揭露一切都是幕後操控,跟電影內容不謀而合,兩年後,Roddy Piper卻不幸死於心臟病,不少陰謀論愛好者卻揣測是被他們殺,信不信由你。   不過,真正巧合的是,電影改編自1963年美國科幻小說家Ray Nelson短篇故事《Eight O’clock in the Morning》,原著內容比電影版簡單,主要是透過電視發放洗腦訊息,最後Nada成功攻陷電視台並留下「Wake Up, Wake Up, See us as we are and kill us」訊息響遍全城,引起一場「覺醒」之戰,可惜Nada最終沒有見證勝利一刻,卻於8點正死於心臟病發,戲如人生?   值得一提,日本剛推出《極》復刻特別版藍光碟,內附原聲CD及貼紙襟章,還有John Carpenter 2013全新專訪,不愧為Entertainment Weekly史上最強25套Cult片的第18位,依然長賣長有。 

2016-04-26

為何為何曾共我一起的,像時日總未逗留……   2016年只不過才4個月不夠,你在面書作過多少次R.I.P.悼念?多少曾共大家一起成長的人與物與世長辭,好多人都好似疑惑2016是不祥之年? 上星期四,英女皇九十大壽的同一天,國際樂壇又傳來噩耗,紫色小王子Prince的死訊陸續在面書湧現,跟不少友人反應一樣,心想:「唔係嘛?又走一個?」,然後又再喚來林子祥《追憶》兩句歌詞「為何為何曾共我一起的,像時日總未逗留……」之餘,也不得不將「像」改為「是」,因為真是時日總未逗留吧。   自問不算是Prince死忠樂迷,卻總曾於八十年代迷上《Purple Rain》專輯及電影,《When Doves Cry》仍是不可多得的王子經典,其他3首至愛是《Condition Of The Heart》、《4 The Tears In My Eyes》及《Under The Cherry Moon》,全屬Prince較感性動人的Ballad,還記得1985年《Around The World In A Day》唱片封面上,Prince & The Revolution一眾成員以不同造型的迷幻構圖,主題曲混入中東元素的玩味,又或《Raspberry Beret》滲透The Beatles餘韻,也是個人最喜歡的Prince專輯,也因此同時買了《Prince & The Revolution : Live》影碟。   然後,九十年代開始,卻沒太著意再追聽Prince,當時Prince也改以一個符號作個人標誌,當然,2003年10月7日維港巨星匯之夜又是珍貴集體回憶,Prince & The New Power Generation現場示範甚麼是專業級水準,還有王子的巨星風範如何壓倒全場,安歌最後一曲《Purple Rain》,我們終於有幸現場一起跟Prince呼風喚紫雨,二千年後至今,對上一張較喜愛的專輯,已是2007年《Planet Earth》。   死訊翌日,面書上看到一個貼文,是輯自一些網民的WhatsApp留言之類,其中一句是「Prince你都識?」,繼而又牽起一陣小風波,有說R.I.P.已變成濫用之潮,人云亦云,只要是名人死訊,男女老幼就自動跟隨R.I.P.一番,等同好多人穿Band Tee卻從未聽過身上的Band一樣;反而,更想理解「Prince你都識?」這句話的出發點,如今21世紀,有甚麼是上網找不到答案的,好多唔識都隨時變識,一切只在乎閣下有幾主動,你唔識沒問題,不過,為何要質疑別人都跟你一樣井底之蛙呢?   正如好多人成日貪新厭舊,只懂盲追潮流,就以為自己與時並進,其實自欺欺人,沒有過去,那有現在,聽歌睇戲如是,你一生中有多少歌幾多戲未聽未睇過?凡事從未在你生命中出現體驗過,根本就是新事物,絕不關出產年份問題,大家從來都只是懵而不知,盲活於商業世界推陳出新的洗腦布局,再想深入一點,這個失衡資本主義制度,一直強調的5個大字:「可持續發展」,本是地球致命的元兇,你看一個城市的死因是這樣,當政府帶頭向人民灌輸「可持續發展」思維,以此來說服大家貪新厭舊是好事,嫌老嫌過時嫌棄歷史,統統無得留低之時,那麼,一眾幕後決策者又何嘗不是過時之物?何不集體自決,無謂獻世吧!    1983年日本電音殿堂級YMO有一首名曲《以心電信》,副歌唱著「See How The World Goes Round,You’ve Got To Help Yourself……」,當年一直誤以為他們是唱著「See How The World Goes Wrong」,事實上,無論是Round或Wrong都是殊途同歸,這部資本主義怪獸機器早已世代相傳,恐嚇每一代沒有「可持續發展」,地球就會停轉,所以,你明天還是乖乖返工吧喇!前年《Lego英雄傳》已擺明冷諷「世界會變美麗」的大騙局,我們不是正活在不斷重建再拆再重建的Lego世界嗎?   今年9月4日,未知When Doves Cry可否成真,只期待反烏托邦時代覺醒降臨。 If U Don’t Like The World You’re Living In,Take A Look Around U,At Least U Got Friends,Oh,No Let’s Go!Let’s Go Crazy! 

2016-04-19

有說:一個人死前腦海會快閃一生回憶片段,當中有多少喜怒哀樂?又有多少一生中最珍惜的重要時刻?   2004年電影《絕命改造》(The Final Cut)入面,由Robin Williams飾演的葬禮剪接師,將死者一生的腦記憶畫面剪輯留念,問題是,活著是否一定精采?最近剛看完一套英國勵志運動片《我要做鷹雄》(Eddie The Eagle),主旨是承傳甚麼是人生最重要時刻的這個命題,故事以1988年英國跳台滑雪奧運選手Eddie Edwards真人真事改編,對奧運只在乎有幾全心全意參與過,輸贏已不再是重點,最終憑著一份傻勁赤子心,成功挑戰最高難度的90米高台,沒有奪得任何獎牌,卻以一個勇者無懼的業餘運動員姿態贏盡人心,締造自己人生最難忘的15 Minutes Of Fame。   英倫八十音樂人唱作新曲 「輸在起跑線,贏在著陸點」是本地電影公司精警獨到的宣傳字句,完場時,少不免被Eddie的此志不渝激盪心靈,忽然自省反問自己一生有多少曾全心全力參與爭取過的理想,然後,戲院傳來一首從未聽過的全新完場曲《Thrill Me》,愈聽愈親切有共鳴,不得了,原來尚有好歌在後頭,導演Dexter Fletcher本是聽「英倫八十」成長的,全片選用不少八十年代名曲,如Frankie Goes To Hollywood《Two Tribes》來襯托跳台滑雪的感官刺激之餘,電影原聲專輯,同樣有心有力向英倫八十全面致敬。   鷹雄不只贏在著陸點,還要贏得英樂歸,《我》監製Matthew Vaughn找來Gary Barlow合作此片電影原聲專輯,最初Gary只當是一件優差,因為只需選輯一堆八十年代英倫金曲就交功課了事,不過,或許也深受電影故事主題薰陶,Gary覺得既然是八十年代英國運動史上一個人所共知的重要時刻,電影原聲專輯企劃也好應該來得有多一點意義吧,結果,他親力親為邀請一眾八十年代的新音樂英雄齊集,為此合輯以Inspired By之名再唱作新曲,是完全重拾八十魅韻的全新創作。   重拾昔日電音趣味 The most important part of your life,was the time that you spend with these people, to remember and to let go, not leave,moving on…… 這句來自《迷》結局篇Jack父親Christian的最後對話,一直銘記於心,如今看著《我》電影原聲專輯上的參與名單,每一個名字都令我跟此對號入座,他們確曾於自己音樂生命中佔有重要時刻,更欣喜是每個單位似乎都傾心傾力做到最好,每一首如當年今日的完美迴響,為自己留下一個重要的回歸時刻。 由Holly Johnson《Ascension》氣勢磅礡揭序,好比占士邦主題曲式的引人入勝,也滲透Queen《Who Wants To Live Forever》煽情力量;Howard Jones《Eagle Will Fly Again》重拾初出道的synth-pop爽勁,中段過門不忘向成名作《New Song》變奏重整;Andy Bell《Fly》旋律極動聽,足以媲美當年《Ship Of Fools》;Heaven 17《Pray》同告回到《Let Me Go》時期的高水準表現;Marc Almond《Out Of The Sky》也特意玩回典型electro-pop,調子catchy易唱易記;Nik Kershaw《The Sky’s The Limit》真誠唱出不同人生不同目的地,一首好有意思的非凡好歌;Tony Hadley《Moment》更有可能是他最出色的個人單曲。   之前提及的完場曲《Thrill Me》,由兩位男主角Taron Egerton及Hugh Jackman合唱,原來是出自Gary Barlow及OMD主將Andy McCluskey手筆,難怪一聽如故,十足OMD招牌快歌曲式,lead synth鏗鏘搶耳,副歌「Come On Thrill Me,Come On Find Me……」一段令人愈聽愈熱血沸騰,至於Matthew Margeson負責的原創配樂,同樣非常八十,主題音樂《Eddie The Eagle Theme》混合Vangelis及David Foster元素於一身,振奮人心;上個月唱片發布會,Gary與Andy 首度親自現場演繹外,其他單位亦有到場演出,不妨到YouTube找找看。值得一提,今年7月此專輯將推出透明膠唱片版本,就讓我們一起再起飛。 

2016-04-12

由紅館轉到麥花臣,由太平山下的暴風雨打聲,延伸到金錢開台的煙花不停loop,由回顧香江花月,再繼續記錄爛鬥爛的末世時代,聽著已故電視人劉志榮當年超興奮的浮誇旁白,快樂時真的要快樂,等到落幕人盡寥落,戲劇人生終有日閉幕,最後遺下就只剩一塊沒名字的崩裂紀念碑。   4月1日時辰到,43萬港人見證這宗事先張揚的命案,最後畫面沒有任何一聲告別,也沒有染血的雪花,只留下一片藍,這令我想起1993年Derek Jarman最後遺作《Blue》,也就是導演死前留給世人的終極之藍。 《美麗的呼聲》舉行的三個晚上,明哥黃耀明唱好的亞視,是當年今日,是頭條新聞,同一首歌,不一樣的全新視聽體驗,新知舊雨,重新愛上聽亞視,比重新愛上睇電視來得更強勢而有感染力。 「浮生多變,時勢常換,亂世多詩句,當中有悲酸……」由《浮生六劫》啟動這場美麗的見證會是不二之選,這幾年來,我們不就早已感同身受,劫數難逃的臨界點這麼遠那麼近?紀念碑上開始刻下讓港人值得反思的一字一句,旋律依舊,世態全非,香港人的命運,從來真的人海飄泊,難以如願,不得不常怨時代像那怒海,令我們隨處打轉,開場即來如此觸動本土心靈的完美序曲,不得了。 明哥說:「上回《太平山下》好多人都說首歌很憤怒,如今憤怒過後,我想我們要再用多點智慧!」 不過,有時就只怕智慧與真理不再遇上,由《太平山下》急轉《浴血太平山》,正如難以同日而喻的《大丈夫》,好比一場正義大逆轉,歷盡冷雨狂風,人格更光耀的,似乎已歸邊於平民百姓,本應立地頂天的漢子心裡,卻已沒多少可以做到磊落永不折腰;音樂完結凝固在最後一幅畫面,正是魚蛋革命,那位被惡警怒打到血流披面的少女,我們一生要經過世上磨練共多少? 然後,明哥走近紀念碑坐在梳化看電視的酷,跟Roger Waters迷牆斗室電視看世情一脈相承,白色巨牆與灰色紀念碑的互動連線,裂縫上的春光乍洩,如同我們最後的曙光,暗黑下明哥唱出《巨星》的黑擇明:「一旦衝破障礙遠離風雨際,不管艱難誓要堅決立志莫回頭。」 當大家靜聽明哥以扭曲詭異聲線清唱《星仔走天涯》,麥花臣場館內迴盪著一陣不可思議的逆向低壓氛圍,似在說一個關於我們的恐怖童話,也聯想到《你真偉大》,北京是阿爺,香港是爸爸,星仔就是我們,「我嘅好爸爸未找到,若你見到佢就勸佢回家……」尋找他「香」的故事,這個令我們曾經嚮往的好爸爸到底在哪裡?是否已經真的「香」了?This City Is Dying不是新鮮事。 失去才懂珍惜,一宗又一宗事先或沒有張揚命案天天上演,港人就是慣性收視,只懂打卡留念,沒完沒了,當TV中精彩的廣播已帶走眼淚,舊理想舊記憶通通跟他安葬,淚已乾,周遭一切又如常?當非常變作日常,這個病人再沒處方,軀殼在繼續散步行街,世代會被世代活埋。 廿年前後,明哥用心向本土廣東歌的美麗致敬,每一首舊曲新唱,蛻變成明歌的新衣,我會稱之為「非明歌」三部曲花生騷,《美麗的呼聲》巧妙將1997年《人山人海》跟2012年《明日之歌廳》 沉澱再昇華,或許,當年明哥的約定已愈來愈遠,下世紀似乎難以再嬉戲 ,只知道我要你為明天歌唱,多謝你,我們永遠的小王子!

2016-04-05

到底,還有多少樂迷仍會聽電影原聲專輯?   這個問題,早於十多廿年前,已成為樂友間的共同話題,先由究竟有多少人會留意電影配樂開始,到有多少人有買影碟的習慣,繼而再扯到有多少人會買或聽電影Soundtrack,結論是肯定不會多,皆因好多人都習慣睇戲連配樂的聲畫俱備同步欣賞,所以家庭影音從來都不乏客路,由以前LD、DVD、Blu-ray到新登場的4K HDR不同制式,影碟市場依然長賣長有,反觀電影原聲唱片市場卻給比下去。   導演們的音樂品味 電影原聲有好多種,由最早期純原創配樂Music Score及原創電影歌曲的傳統模式,到後來演變五花八門如掛上Music Inspired By或Music & Songs From之名,收錄只要曾於該電影出現過甚至受啟發的曲目,也可說是巧立名目的雜錦唱片變奏版,話雖此說,亦要視乎導演的個人音樂品味為賣點,如Danny Boyle、Quentin Tarantino及王家衛等,都是公認最享負盛名的表表者。 隨著澤東25周年紀念,最近環球唱片推出王家衛電影原聲全新DSD系列,首回先來其中4款分別為《墮落天使》、《花樣年華》、《春光乍洩》及《東邪西毒終極版》,對於Fans來說,恐怕早已儲齊也說不定,大家反而最期待《旺角卡門》及《阿飛正傳》兩張從未面世,也可能永不會出現的王氏Soundtrack,然而,網上卻一直流傳一個由忠實影迷自製的《阿》Soundtrack,共有16首曲目,主要以Los Indios Tabajaras及Viva Cugat!選曲,再加原裝對白穿插其中,最後以梅艷芳《是這樣的》及張國榮《何去何從》為結尾曲,似模似樣。   王導配樂的脈絡 王氏電影的配樂選曲,本身也是會發聲演戲的重要角色,旋律也是對白,完全活用且發揮時代曲的生命力,是沒時限的銘記於心,正如《阿》的六十年代情懷是懶洋洋的,王家衛不只懂懷舊,其實也很追貼音樂潮流,1996年《墮》適值英國Trip Hop樂風盛行之時,王導演亦認定以Massive Attack《Karmacoma》成為黎明飾演的殺手Leon主題音樂藍本,貪其夠macho男人味,結果陳勳奇與Roel A. Gracia巧妙將《Karmacoma》仿冒變奏出3首殺手配樂《First Killing》、《Second Killing》及《The Killer’s Death》,而齊秦《思慕的人》襯托何志武思念亡父一段,又是一聽難忘,當年好多人都是因此片而認識此曲。 1997年《春》以一個黑膠唱片Size特別包裝作限量發行,成為一時佳話,隨後的《花》及《手》亦沿用此玩法,《春》透過阿根廷探戈、Frank Zappa《Chunga’s Revenge》及《I Have Been In You》及Caetano Veloso《Cucurrucucu Paloma》,立體建構黎耀輝與何寶榮之間的感性與理性角力,不一樣的浪漫與激情。 2000年《花》不用多說,一首梅林茂《Yumeji’s Theme》已成為周慕雲主題曲外,也不得不提Michael Galasso度身訂造的淒美配樂如《Angkor Wat Theme》及《Itmfl》,今次封套用上當年日版《Yumeji’s Theme》CD Single構圖更美不勝收,然而,《東》只收輯終極版原聲配樂,卻配上當年一張較少曝光的全體角色大合照做封面,感覺倒是怪怪的。如果可以雙CD特別版,將新舊兩版全輯錄,那就更完美吧!   黑膠唱片隆重登場 兩者各有各精采,陳勳奇及Roel A. Garcia當年確玩出大膽創意,好像《情慾流轉》及《摯愛》嘗試引入摩登化流行編曲手法,後者用上Santana式的拉丁結他彈奏主題曲夠出位破格;終極版以統一東方化為主,觀感上明顯彌補原版較為削弱的層次質感,如《破日》咄咄逼人的鑼鼓敲擊及吹管樂跟琵琶合奏,又或《殺陣之一》及《殺陣之二》的立體氛圍最見突出,後者由Chao Ke處理的喉唱效果極引人入勝。據知,出完第二回後,整個系列尚有黑膠唱片版本終極登場,拭目以待。 

2016-03-29

上回提及《春光乍洩》記招上跟王家衛做專訪,曾問其作品有否推出Director’s Cut之類計劃,當時他回答:「自己甚少會重看自己的電影作品,亦沒有如此計劃。」然而,幾年後,由於一個片廠結業急電,王導演找尋《東邪西毒》原裝菲林拷貝之時,卻發現殘缺不堪,引發他展開這個終極修復版行動,走遍歐美各地唐人街,將收回的不同菲林拷本重新整理,據知共花了4年時間,用上千萬金元,終於重現一個最貼近導演原意的終極版本。   2009年,距《東》原版公映剛好15年後,我們有緣再遇黃沙上的醉生夢死,不過今次不同的是,由於《東邪西毒終極版》先於2008年康城首現曝光,結果,從英國Artificial Eye廠牌推出的Blu-ray先睹為快,正式上畫才到總統戲院再看一次,15年前後,同一間戲院,同一套電影,同告不一樣的改頭換面。   重排《東邪西毒》的故事結構 大家最期待的王祖賢戲分仍不見影蹤,基本上,除了動作場面大幅度刪剪外,其他修改之處不算太著跡,故事結構重新以5個節令如驚蟄、立春、夏至…明確分布,將一年時間來劃分歐陽鋒跟眾人相遇章節,令開場時黃藥師拿來「醉生夢死」的伏線,跟結尾的真相大白,來得更清楚易明,片末特意向張國榮致敬,以歐陽鋒的決戰最後定鏡作完結,片長約90分鐘,比原版更短了一點,首尾的畫面設計亦有全新改動,尤其完場Credit黃沙流動不息的背景,不就是Ashes Of Time最完美詮釋。 當然,由馬友友及中國音樂家吳彤合作處理的全新配樂,巧妙將當年陳勳奇與Roel A. Garcia的配樂結構作出新舊互動火花,正如歐陽鋒的獨白:「我曾經聽人講過,當你唔可以再擁有嘅時候,你唯一可以做嘅就係,令自己唔可以忘記……」聽到馬友友的大提琴拉奏的每一粒音符,似曾相識,卻又跟記憶不盡相同,就如喝了點滴黃藥師的「醉生夢死」。康城專訪片段,梁朝偉自爆當年王家衛跟他解說夕陽武士一角時,原來就只叫他不斷聽Dire Straits《Private Investigation》一曲,大家不妨自行再拿此曲,來襯托夕陽武士的情節,同樣好有Feel。 如果你是王家衛迷,必知道《東》原版的影音產品愈見買少見少,至今從未推出任何修復版Blu-ray,香港本土亦從沒有出過DVD版本,坊間只找到美亞版的LD及VCD而已,目前最具珍藏價值的一款是日本版DVD,就連環球唱片剛推出的最新王氏電影原聲系列,亦是只得《東邪西毒終極版》,致令當年滾石唱片發行的原版CD更成為絕版珍藏。   王導電影裡的時間關鍵 2013年,《一代宗師》終告面世,UA太古城一看入心,太多觸動心靈的感性時刻,記得當時忽然聽到個人至愛的Ennio Morricone《Once Upon A Time In America》兩首配樂時,宮二對葉問表白:「在最好的時間遇到你,是我的運氣。可惜我現在沒時間了。」不禁即場淚流滿面,接著看到宮二躺下來吸食鴉片的最後一幕,也可是《義薄雲天》Noodle的同曲異夢,還有葉問那頂跟《其後》長井代助相同的帽子,世間所有的相遇,都是久別重逢,試問這些年來,大家相遇過的每一套王家衛電影作品,你又先後作過多少次久別重逢? 人的煩惱就是記性太好,要記得的我永遠都記得,在這個世界上,還有甚麼東西是不會過期?愛情這東西,時間很關鍵,認識得太早或太晚,都不行,那些消逝了的歲月彷彿隔著一塊積著灰塵的玻璃,看得到,抓不著,當你年輕時,以為甚麼都有答案,可是老了的時候,你可能又覺得其實人生並沒有所謂答案,所以,我選擇留在我自己的歲月裡。(完)

2016-03-22

1995年《墮落天使》終有緣跟偶像遇上,當時王家衛需要找一些Trip Hop風格配樂,適逢我的樂隊Minimal正嘗試玩Trip Hop,得到陳輝虹先生推介引薦,某深夜我們去到當年位於九龍城的澤東電影公司會面,王導演表示想找一些類近Massive Attack《Karmacoma》曲式音樂,記得當日自己碰巧剛穿了一件Massive Attack Tee,不過,我們並沒有仿造《Karmacoma》,反自行創作幾首Trip Hop配曲,雖則最終合作不成,卻有幸於嘉禾試片室先睹《墮》Rough Cut版本,期間王導演更即時現場口述有關過場劇情內容,印象難忘;後來,澤東亦特意寄上海運戲院的首映場邀請,極窩心! 1997年,《春光乍洩》康城凱旋回歸記招,再度有緣跟王導演為商台節目「不設劃位」做訪問,驚喜是他竟然仍記得我是亞里安,今回終於敢厚著面皮拿出幾張日版LD給他簽名留念,正場上映時,自己則於皇室堡觀看《春》,97回歸之年,看到如此這樣的一個香港倒轉了的空鏡畫面,全片就只得此唯一的幾十秒香港實景,Happy Together背後所指的雙方主角,既是同性、亦是同根生,不如我哋重新嚟過,可惜,明年又已Together了廿載,Are You Happy Now?   六十年代好年華 踏入千禧年,2000年再於皇室堡回到六十年代的《花樣年華》,也可說是《阿飛正傳》的延伸,周慕雲終於正式登場,並與蘇麗珍結緣,如果你有留意巨星版《阿飛正傳》DVD的Menu版面,曾出現一張他倆在閣樓房間的二人合照,一段出軌鄰里的曖昧關係,重現當代板間房的懷舊氣息,左鄰右里的人情細味,麻雀耍樂的街坊聯誼,甚至二人共困一室的尷尬局面,及後Criterion特別版影碟的Bonus Features更揭開大量從未曝光的珍貴片段,二人在酒店合寫小說的吃喝玩樂,叫Fans大開眼界。   回憶總是潮濕的 2004年的中秋夜,不見月明,卻賞到埋於《2046》樹洞的終極秘密,是夜全線九點半及午夜場優先首映,獨個兒走入駱克道紐約戲院的時光隧道,透過周慕雲現實與想像的時空交錯,重遇仍放不下旭仔的感情包袱,當年Mimi今日的Lulu,周慕雲自己亦再遇上另一個蘇麗珍,且再度被拒絕緣分的宿命,所有記憶都是潮濕的,當王氏Fans意會到這些跟《阿》及《花》的連線互動,促成王氏六十年代三部曲的完結篇外,周慕雲與酒店老闆大女王晴雯的一段情誼,又似是《重慶森林》異空弦外之音,王導演拍當年《重》以阿菲為快餐店店員之稱,《2046》又用上王菲原名王靖雯,兩個角色同屬魂遊太虛的夢中人,還有《阿》超仔在菲律賓旅館房門的204號,《花》的酒店房門2046,到東方酒店的2046房……一切早已別有用心。   喜愛《手》多於《藍莓之夜》 2046之後,我們的2047未知如何,只記得2004年還有《愛神》三部曲之《手》於UA金鐘初睇驗,畢竟Steven Soderbergh及安東尼奧利兩部曲實太差強人意,《手》絕對壓倒式無聲勝有聲,年輕裁縫跟風塵熟女的迷思情緣,手感接觸的迷糊慾念,由度身縫衣的遐想,到舊衣思人的自瀆,非一般的性惑,同時亦重現當代上海裁縫師傅一絲不苟的專業細藝。 2007年王氏首部英語電影《藍莓之夜》,由一間藍莓批餐店,一條留下的鎖匙,到一趟北美的公路之旅,似曾相識的王氏標誌,如《重慶森林》海外重生,卻換上一份藍調騷靈氣味,UA時代完場感是不太喜歡,Norah Jones從來不是自己杯茶之餘,《藍》也是個人認為目前為止最失準的王氏出品。   滄海遺珠之作 其實,早於2001年王導演已參與一個由BMW車廠的名導短片計劃《The Hire》,以Clive Owen為共同車手主角,名為《The Follow》,講述一個電影製作人僱用車手,跟蹤懷疑對自己不忠的妻子,車手沿途大量旁白分享跟蹤心聲。(待續)

2016-03-15

今年「第40屆香港國際電影節」重點專題之一,必屬「花樣的年華:澤東25」,是王家衛與劉鎮偉二人於1991年創立的「澤東電影」25周年紀念,也想分享自己這些年的王家衛及澤東光影歲月私回憶。 回到1988年,澤東成立的前三年,王家衛首部導演作品《旺角卡門》公映之時,並未入戲院觀賞,也是自己唯一沒有在大銀幕同步觀賞的王氏出品,感覺一般,後來從王家衛訪問得知,《旺》本是他與譚家明合編的黑社會小人物故事三部曲的第一集,而第二集則是譚家明《最後勝利》,至於第三集最終沒有出現;十多年後跟劉德華專訪,拿了《旺》日版LD影碟給他簽名時,他說:「這是王家衛至今最好的一套作品!因為最易明!」當時心想:「真的嗎?」一直以來,好多人總認定王氏出品是好難明,試問,其實又有幾深奧呢?   六十年代三部曲 問題根本從來出於普羅觀眾看電影的習以為常,娛樂大過天為首,結果,節奏慢一點,劇情多一點,對白少一點,空鏡靜一點,那就等同悶,或許,長期活於如此密集缺氧的高速都市步伐下,好多人已忘掉甚麼是生活素質,愈來愈欠耐性似的,Shall We Talk不只是隨口唱,不要奢求聆聽別人心聲,就連自己的也沒時間聽,看電影也是一趟觀影上的心靈互動,不同導演有不同電影語言跟影迷溝通。 正如1990年《阿飛正傳》上映首日在總統戲院離場時,現場傳來不少怨聲載道,就連身邊幾位朋友都異口同聲表示唔係好明套戲想講乜?真的嗎?只知道,自此跟自己承諾,王家衛電影必需於大戲院大銀幕,也最好是獨個兒觀賞,後來《阿飛正傳》國際版本限期公映,亦於最後一天在明珠戲院的弧型大銀幕下再結緣,六十年代的香港曾是那麼秀麗動人,人的感情仍是那麼細膩動心,最後亮相5分鐘的周慕雲,將《花樣年華》及《2046》連成王氏六十年代的經典三部曲。 當然,由於《旺》及《阿》是影之傑電影公司出品,版權問題始終未獲解決之故,對於《阿》大量從未曝光的劇情片段,仍令一眾影迷為之期盼不已,畢竟,這些年來,大家都從不同媒體的文字轉述,得知當年《阿》原本開拍續集的部分內容,目前為止,兩片影碟最新版本如本地的巨星版Blu-ray,及近期發行的韓版Blu-ray,仍是沒有進行任何數碼修復,更莫說Bonus Features,就只得一條宣傳預告片而已。   最愛《東邪西毒》 然後,1994年敢說是王家衛奇蹟之年,大家能夠一年之內可以睇到兩套王氏新片《重慶森林》及《東邪西毒》,真的只此一次,先說《重》於北角金鴻基戲院首映午夜場的難忘睇驗,影片放映到Midnight Express快餐店落閘後,就再沒有畫面連接上,完得非常突然,連end credit都冇出,戲院就真的開燈示意完場,當時心想王家衛今次玩到咁大,及後,從友人互傳得知尚有一大本戲在後,當晚全因拷貝沖曬不及問題,好多戲院不幸中招,成為一時佳話。 相隔不足半年後,於公映首日在總統戲院睇《東》,黃沙萬里的疏離孤寂氛圍,陳勳奇將Ennio Morricone意式西部配樂東方化變奏,令每個角色有苦自己知的孤絕情感世界表露無遺,完全顛覆固有武俠片的模式,當時就只嫌全片兩幕唯一的動作戲拍得最不好看,尤其大海無量連環爆破水面最失調;一看如故,最後一天再入場感受這個不一樣的武俠新世界,《東》至今仍是個人最愛的王氏電影之首,其次是《一代宗師》及《2046》。   澤東創業之作 不說不知,原來澤東電影第一套正式面世的並非王家衛作品,而是1993年劉鎮偉《射鵰英雄傳之東成西就》,也就是同屬《射鵰英雄傳》前傳,變成《東邪西毒》搞笑賀歲的另一章,論票房及受歡迎程度,全面遠勝《東》。(待續)

2016-03-08

今屆「奧斯卡金像獎」最欣喜時刻,不是Leonardo DiCarpio首任影帝,而是現年87歲的意大利電影配樂巨匠Ennio Morricone,終憑《冰天血地8惡人》首奪金像獎最佳配樂獎,沒有寫錯,真是「首奪」,自上世紀四十年代已開始創作至今,跨越大半個世紀的音樂旅途上,已參與超過500多部電影配樂作品,獲獎無數,偏偏跟金像獎無緣似的,難怪,世界各地Ennio迷,紛紛在不同社交平台熱烈道賀,眾望所歸,不容置疑。 應早獲金像配樂獎 或許,這些年來,在樂迷心目中的Ennio金像配樂多得是,個人而言,好像1984年《Once Upon A Time In America》及1991年《Cinema Paradiso》雖沒提名,卻早已實至名歸,至於對上5次曾獲提名競逐之作,包括有1979年《Days Of Heaven》、1986年《The Mission》、1987年《The Untouchables》、1991年《Bugsy》及2000年《Malena》,以《The Mission》最大熱倒灶,先後贏得金球獎、BAFTA及Top 25 Best American Film Scores Of All Time,最後敗於Herbie Hancock名作《Round Midnight》。   是次Ennio上台領獎,只作簡約謝詞便匆匆離場,同屬全場起立致意,論現場感染力,始終不及「第79屆奧斯卡金像獎」上,由《獨行俠》男主角奇連伊士活上台頒授終身成就大獎給Ennio ,畢竟,這是他真正首趟踏足金像獎台上獲獎的歷史時刻,當時奇連伊士活如此說:「《獨行俠》配樂的創新感覺,完全為當時的意式西部片成功建立只此一家的獨特標誌,就是Ennio Morricone這種驚為天人的配樂新革命,影響足近半世紀。」當晚,樂壇天后Celine Dion亦率先作全球公開獻唱《I Knew I Loved You》,同年,亦推出一張有史以來最星光熠熠的向大師Morricone致敬的合輯《We All Love Ennio Morricone》,當中包括有Herbie Hancock以jazz funk手法改編《獨行俠》主題曲,Ennio在唱片內頁有感而發:「能夠寫出令人感動的樂曲,再聽到別人在某時某地重新演繹,感覺實難以筆墨所能形容,今次集結世界各地不同著名音樂人一起向自己致敬,從眾多不同的改編版本風格內,我感到十分榮幸及感謝大家的心意。」   對電影配樂的貢獻 十幾年前,曾有一本外國音樂雜誌以「電影配樂的莫扎特」來形容Ennio,其音樂風格絕對多元,集結浪漫、實驗、輕鬆、搖擺、西部、前衛、感性、流行、古典、聲樂……等不同類型,一位百分百全能音樂大師,薰陶無遠弗屆,甚受同行敬仰,曾跟坂本龍一專訪,教授亦不諱言Ennio是其偶像,也透露當年《東京日和》電影配樂是暗地向他致敬之作,難怪身為Ennio Morricone與坂本龍一的頭號樂迷,亦深深感受到兩位大師煽動心靈的共鳴感,每每聽出淚來的心如刀割,Murdered By Music是這樣。   當然,Spaghetti Western是由Ennio與其已故好友兼名導Sergio Leone共同創造的驚世成果,開創意式西部片潮流隨年愈增,從未有過時之感,世代相傳,當《勁揪俠》成功活化《獨行俠》配樂再起革命之餘,鬼才塔倫天奴更擺出Ennio迷高姿態,精挑大師配樂植入多套電影作品,百發百中好戲味,想不到,今回《冰》竟令他倆帶來不一樣的守得雲開,塔倫天奴終償所願邀請到Ennio專程為新片原創配樂,不再是以往開罐頭拼貼,不說不知,Ennio對上一套西部片配樂已是1981年《Buddy Goes West》,35年後久別回歸Spaghetti Western之作,終為Ennio初嘗金像配樂滋味,是否遲來的春天已不重要,今明兩年尚繼續為老拍檔Giuseppe Tornatore兩套電影《The Correspondence》及《Leningrad》創作配樂,老當益壯,永不言休是Ennio的長青標誌。 恭喜你,Ennio Morricone!

2016-03-01

首先,想問問大家:到底你有幾耐冇入戲院睇戲? 農曆新年期間,可能尚多了一些稀客入戲院睇垃圾賀歲片,平時又如何?只知道時代不同了,當大家可以習以為常,從手機只得5吋多顯示屏上追劇睇戲,已不在乎任何細節可言,更莫論有多認真對待一套電影,看幾分鐘不合心意就轉畫,中途隨時同步check e-mail覆WhatsApp甚或高談闊論又得,如此陋習日積月累之下,難怪入戲院被困兩小時睇足全場是不尋常事,君不見近十多年的戲院觀影體驗,總不時遇上這些「不耐煩」的手機症候群,邊睇戲邊玩手機,劇情少少悶都容不下,隨即陋習盡顯,造成缺德滋擾屬等閒事。   走入影院的樂趣 個人而言,入戲院看電影是一件樂事,整個睇戲過程由選片開始,到選戲院選場次再選座位,既主動又被動,因應不同戲院設計特色,不同地區不同感覺,有街坊親民,也有華麗高雅,仍是大戲院時代的那些年,香港尚存大量一座座獨立戲院建築物,由戲院大堂等入場,再到入座後等開場,大銀幕前仍有紅絨布幕高高掛上的開幕儀式,然後先看預告片及廣告,最後到正畫終於放映,過程本身就是一件事,全場幾百人齊哭齊笑齊尖呼狂叫,如此難得的集體觀影體驗,夫復何求? 時移世易,這小島任何問題都是土地問題,戲院不斷減少,未有劏房前,劏院已成習慣,迷你戲院分布在差不多的商場斬件上,如今睇戲好比重陽登高,九成位置偏高且遠,絕對有心想你順便逛商場似的,搞到準時到達商場,卻仍依然遲到入場,感同身受,比比皆是,正如上星期拿到《第40屆香港電影節》節目手冊時的自發心聲,今年又要追趕跑跳碰多少場次?   電影節趕場歲月 《香港國際電影節》的私藏回憶,總離不開天雨潮濕的不景氣氛圍,可是一幕又一幕汗流浹背的趕場辛酸史,以前總期待他日可會改在冬天舉行,今年幾十年一遇的寒流襲港天氣反常走勢下,或許有望變得不一樣又如何,畢竟心態也不可同日而喻,身邊不少朋友對電影節一年比一年冷淡對待,主因是買了票沒有看的情況隨年愈增,每年總剩餘一大疊原封不動的戲票留為紀念;另外,選片愈來愈多正場搜畫,也用不著趕著看。不得不向現實低頭,人愈大,責任也愈加重,既要返工又要聽歌睇戲,有些要陪另一半,或已成家立室,試問尚剩多少閒情逸緻,電影節一日走幾場的輕狂歲月,還是留給新一代文青獨享吧。 沒錯,回看廿幾年前睇電影節是興奮莫名,節目手冊上選片選日期選場次時,最傷腦筋就是同日連場時間分布,尤其遊走於尖沙咀與中環或灣仔之間的星光足跡,天星小輪穿梭兩邊走,忙過不亦樂乎之餘,搞到睇戲都可以睇到好有非凡滿足感,是絕對過癮的難忘回憶。   拾回大戲院觀賞情懷 去年電影節在尖沙咀文化中心大劇院睇《義薄雲天》修復足本版,總算重拾一點點昔日大戲院時代的懷舊情意結,劇院內的迴音聲效令我想起當年利舞台的獨特空間感,亦是以前好多大戲院的集體回憶之一,跟時下數碼化的戲院音響系統是兩回事;說回今屆修復經典系列,再有羅拔迪尼路另一代表作《盜亦有道》25周年全新數碼修復版本,《花樣的年華:澤東25》是王家衛影迷焦點所在,《愛神:手》60分鐘加長版、《一代宗師》3D版香港首映及本月25日座談會外,名導駕到有日本鬼才園子溫及黑澤清,值得留意,還有本地資深電影攝影師木星的攝影展,其他選片推介有《早死早投胎之地獄搖滾篇》、《花與愛麗絲殺人事件》、《魚男突變》、《怪物達人逐個捉》、《超時空出貓》、《火》、《耳語星球》、《千年血》、《兩個殺手真心膠》……  

2016-02-23

娜姐襲港,人人激讚,最後焦點卻落在觀眾表現完全失禮問題上,再清楚一點,所指不是全場觀眾,而是全場最貴價位置的觀眾,就連娜姐也忍不住問:「知不知道遞支咪俾你,你們要做甚麼?」其實真的好有問題,當廢府高官及港鐵馬時亨不斷強調港人如何自毀甚麼國際形象、自製甚麼國際笑話之時,這些VIP貴票觀眾又何嘗不是?     樂迷與觀眾的分別 沒錯,這再見證觀眾跟樂迷是兩回事,觀眾是純粹入場坐定定靜觀其演出的一眾,也是一般本地演唱會的大多數,樂迷是真正入場支持自己欣賞的,盡情投入其中的,至於今次出事的VIP貴票觀眾區,相信十居其九是一場所謂上流人的俾面派對,即是不乏有錢有地位的城中名人,睇電視訪問Do Do姐,她亦透露是主辦單位邀請她到來,內有一個VIP專用等候區吃喝玩樂,不用擔心延時開場,然後記者問她最喜愛娜姐哪些歌曲?她竟然一首也說不出來,只答好似早期嗰啲好聽些,如此情況早已屢見不鮮,見慣見熟。 1991年《與麥當娜同床》電影內,娜姐已對演唱會一眾呆坐前排的VIP貴賓席甚表不滿,並稱他們為「墓碑觀眾」,個個沒表情沒反應,就只靜坐著觀賞她的演出,當時娜姐亦有向經理人投訴,問他到底這些VIP是甚麼人?原來全屬贊助商高層,及一眾大官貴人之類,25年後的香港演唱會,不知娜姐又會否在後台向經理人表態,怎能仍遇上「墓碑觀眾」?不同是今時今日是愛玩自拍打卡的一塊塊墓碑! 娜姐以外,Simply Red主音歌手Mick Hucknall在其《Farewell Live in Concert At Sydney Opera House》專訪,亦曾公開抨擊這些呆坐於前排的「墓碑觀眾」,令他感到莫名其妙,是如果他們親身到來卻如此反應冷淡,倒不如留在家看DVD算吧!   訓練「被坐定」睇show 「墓碑觀眾」是怎樣形成?以本地為例,一切多得紅館show的集體培訓,任何演唱會都例必劃位,坐足全場為準則,山頂朋友固然要被迫坐定定,因為又高又斜,免生危險,山下台前的又如何?為方便分配劃位,同樣要排排坐,結果,大多數觀眾樂迷都要被習慣坐定定睇show,當然,VIP貴賓席的大官貴人,就更加注重禮儀,顯赫身份不容有失,久而久之,「墓碑觀眾」自然誕生;坐定定聽慢歌沒問題,可是,有時熱情爆瀉,勁歌熱舞之下,主角總想台上台下打成一片,主動呼籲大家站起來舞吧!此時會否衍生尷尬情況,絕對視乎不同場館保安指引,皆因只要你在演唱會途中站起來,就好比觸犯場館條例,隨時被保安阻撓叫你坐番低,心想:「你都戇居,你憑甚麼叫我一定要坐下來睇show?」 正如娜姐演唱會,眾所周知本是狂歡派對,九成up-tempo勁歌熱舞下,你話娜姐面對一座座「墓碑」會幾沒趣?實在,好多外國tour舞台都設有樂迷專區及free-standing,也就是為歌者跟「真.樂迷」最近距離互動接觸而來,只怪本地主辦單位九成不設free-standing,娜姐如是,Pet Shop Boys如是,試問如此國際頂級跳舞音樂名牌演唱會,怎能坐定定參與,你估是「黎明唱快歌」,傻的嗎?你見過Clockenflap設有座位嗎?正如哥哥都唱:「坐坐坐,你會「錯」足一世!」   國際標準演唱會場地 如果廢府高官真的那麼注視甚麼國際形象,早就應該重新考慮再開放香港大球場來舉辦演唱會之用,試想,今次娜姐如果可以在香港大球場開show,肯定令她另眼相看,首先,既可令門票數量增倍,票價可以更平民化一點,讓更多「真.樂迷」有緣參與外,無論是現場先天開放環境,到全場爆滿的震撼氛圍,肯定非AsiaWorld-Expo足以媲美,只要你有幸參與過1994年Jean Michel-Jarre、Peter Gabriel及Depeche Mode僅有的3場香港大球場外國演唱會,你一定明白此大球場有多浪費公帑!就只為豪居於山上,只懂密室聽靚聲影音的小眾訴求,白白犧牲全港最佳的露天演唱會福地,嘥氣!

2016-02-16

如果你是真.樂迷,你應該明白聽歌亦是一種緣份,是你與歌者之間潛移默化的曖昧關係,是戀一世的愛,是聽一世的歌,也有緣起緣滅時,有些一聽鍾情,有些後知後覺,同樣可以情定終生,有些激情過後淡如水,純粹一夜情的剎那興奮,音樂緣份天天有,新歡舊愛何其多,總之,只要你喜歡就是了。 YMO是七十年代的日本電音殿堂級組合,這三十多年來,經歷多番解散復活再重組,3位元老依然玩樂不停,既不定期一起合作,也繼續燃亮個人音樂路,就如今個猴年的賀歲假期,完全被高橋幸宏及坂本龍一的最新出品全包圍,沒錯,YMO注定是我們都是聽電音大的終生戀人之一。   匯聚日本電音人的METAFIVE 先說以高橋為首的超級組合METAFIVE,其他5人包括小山田圭吾、Towa Tei、砂原良德,LEO今井及爵士組合Anonymass的藤知彥,始於2014年1月17日,由高橋主導的One Night Only演出,並於同年12月首度以METAFIVE之名推出現場專輯《Techno Recital》,引來極大迴響,集結日本電音界叱咤一時的音樂名人,先後將YMO、Sketch Show及高橋個人作品重新改造,型格十足,此初回限量版CD買少見少,日本amazon目前最新定價已升到13,500日圓,其後,METAFIVE亦不斷參與不同音樂演出,並為《攻殼機動隊 ARISE》創作主題曲《Split Spirit》,只限於iTunes發售。 今年1月,METAFIVE首張專輯《META》千呼萬喚始出來,未聽先睹他們網上發放的兩曲studio live版本,已夠先聲奪人,人見人讚,其一是爽勁好玩的electro-funk序曲《Don’t Move》,混雜各成員招牌特質於一曲,可找到Towa Tei及Cornelius精妙貼拼,砂原良德的電音鋪排,権藤知彥的小號伴奏,LEO今井酷到極的聲演,火花不絕,主打單曲《Luv U Tokio》則偏重Towa Tei與高橋的techno-pop手法,一聽入心,副歌搞鬼地引入YMO《Technopolis》的Tokio原聲sampling又是一絕,其他如《Maisie’s Avenue》、《Albore》及《Anodyne》等,主旋律仍不離很典型高橋曲風,奇就奇在,全碟12曲只有《Anodyne》及《Threads》是出自高橋手筆,畢竟一眾成員仍是YMO及高橋信徒所致;然而,編曲層次豐富多變始終是METAFIVE強項,將3年前Towa Tei《Lucky》內《Radio》舊曲新編是最佳示範,個人推介由砂原良德作曲的《Whiteout》配套簡約電音節奏玩出劃時代形態。   坂本教授新舊作品齊出籠 病愈回歸的坂本教授,新舊出品同樣停不了,兩套電影配樂《The Revenant》及《Memories Of My Son》好評如潮,前者跟德國實驗電子音樂人Alva Noto,以簡約弦樂及電音氛圍,成功觸動聽者感性層面,為電影帶出人性與大自然互動角力的觀影體驗,配套更完美無瑕的留白自省空間;後者為山田洋次新作編寫的孝感動天觸發力,媲美當年《鉄道員》延伸共鳴,又是坂本教授最拿手的煽情琴音,未入場先聽為快,已有準備紙巾的溫馨提示預報。 承接去年《Year Book 2005-2014》未發表作品集,今年再有《Year Book 1971-1979》重拾七十年代更多坂本教授初出道時期的創作珍品,好像少年少女合唱團主唱的《星的河流》及友部正人《獨自一人在房間》,傳來最原裝的70’s J-pop風味,又或《宇宙》將Giorgio Moroder及Vangelis當代電音曲風大結集的星空之旅,甚至YMO《The End Of Asia》珍貴現場錄音版本,照睇下次應該輪到八十年代;另外,坂本教授於1978年推出的首張個人專輯《Thousand Knives》,亦分別以復刻版黑膠及SACD版本重新發行,戀一世的愛,聽一世的歌,就是這樣的。

2016-02-02

一年之始在於春,下星期一又猴年到,西曆2016年亦剛過了一個月,不過,對於樂迷來說,這個1月有點邪,外國樂壇死訊接二連三,上網查看之下,分別有David Bowie、Jason Mackenroth(Blue Man Group鼓手)、Robert Stigwood(The Bee Gees著名經理人)、Nick Caldwell(美國R&B組合The Whispers主音歌手)、Rene Angelil(Celine Dion丈夫兼經理人)、Pete Huttlinger(John Denver結他手)、Dave Griffin(英國樂隊Mott the Hoople鼓手、Mic Gillette(美國R&B樂隊Tower Of Power成員)、Glenn Frey(Eagles結他手)……外,今年剛好成立十周年的本地獨立樂隊Modern Children結他手Jimmy Cheung亦於1月25日離世。   幾年前,曾寫過一篇名為「像時日總未逗留」文章,畢竟這些年來,愈來愈多「我們都是這樣聽大」的音樂名字,逐一終結他們生命之旅,同是1月份,我們記得還有2011年的Mick Karn及John Barry,2012年的5月亦有Donna Summer及Robin Gibb,沒錯,林子祥《追憶》其中一句「為何為何曾共我一起的,像時日總未逗留……」又不斷在腦海中迴盪,好像Glenn Frey離世當日,於某唱片店內,聽到一位男顧客向身邊女友說:「我哋細個就係聽呢啲流行曲大,而家佢哋個個都已踏入六、七十歲之年,逐個逐個好快離開係必然發生,不過前幾年先睇過Eagles嚟香港開演唱會,又真係估唔到……」   R.I.P.=Rock In Paradise 這陣子,面書真的R.I.P.洗板停不了,唏噓不禁之餘,老友袁智聰卻注入正能量,稱之為「Rock In Paradise」,好有意思,萬般帶不走,唯有樂隨身。 1982年英國新浪漫樂隊Classix Nouveaux細碟單曲《The End…Or The Beginning》,曲中提到「置諸死地而後生」的火鳳凰概念,是終結,也是開始,沒有新,哪有舊?正如今期推介的本地全新電音組合Gravity Alterstra,已準備向大家啟動他們自此一家的「重力重構指令」。   Gravity Alterstra的Urban Beat 當引力遇上Alernation及Orchestra後的Gravity Alterstra(G.A.),延伸當年Yellow Magic Orchestra的玩味概念,同是三人組卻自稱Orchestra的夠膽死,再轉化自拼Alterstra之名,無窮創意不限於此,原先只是Alok 與Shelf-Index二人興趣小組,前者是本地獨立樂圈最積極進取的資深音樂人,後者是備受行內讚賞的影像創作人兼DJ,還記得2014年邀請他們參與「agnes b. RDM Live」,媲美The Chemical Brothers內外俱型的視聽之娛,印象難忘;然後,去年暑假「Keep On Spinning」系列又再有緣合作,某天活動期間Alok表示他們加入一位女主唱新成員Janni,並即場試播剛好完成的新曲《Dynamyte Love》,這可是全港首播的重要時刻,一聽之下,絕對先聲奪人,如不事先張揚,隨時誤判為外國出品不足為奇,G.A.本身混合break beat及urban元素的精心編排,得到Janni爆發力十足的騷動式聲演,當時我跟Alok說:「這令我想起M.I.A.,好厲害!」   重力迷離電音 G.A.的電音手法,如走入一個扭曲現實的原音國度,《Pressure》低潛與高壓交織互動的迷離境界,如愛麗絲夢魘奇遇記,真的Under Pressure不思議;《A.I.》是個人極喜愛之作,沉溺於結集minimal techno與80’s analogue sequence的人工智能亂舞氛圍,再睇埋MV呈現的非常眾生相,一個個骷髏頭在行走,腦袋卻在半空飄浮,靈魂與軀殼,意識與載體,生存到底是甚麼? 「重力重構指令」是G.A.別出心裁的中文名稱,聽完他們首張EP《Dynamyte Love》,嘗試了解多一些重構指令之意,試圖拆解那個心臟起搏器計時炸彈,在反引力的無邊界狀態下,讓失常的地球回復最原始的重力,萬物歸一,化零為整。

2016-01-26

 《復仇勇者》最終是否人定勝天?Hugh Glass死去活來如亡魂追兇,John Fitzgerald人在做、天在看的終需要還,二人終極血淋淋生死之決,是人是獸不再重要;2016年回看一個1823年的真人真事,離場後,目睹商場內電視新聞接著報道銅鑼灣書店事件之所謂最新消息時,你可能也會不禁自問:「我們活在當下的時代,是否正在嚴重大倒退?」   John Fitzgerald殺人父子,以為可以瞞天過海,自編自導父子死亡版本,直至Hugh Glass大難不死,真相大白,人最後確是勝天,或許,這就是天網恢恢;不幸是,來到二十一世紀的新時代,光天化日下,我們卻活生生見證比John Fitzgerald更無理的政權,企圖隻手遮天,混淆視聽,掩飾真相,等同一群扮文明的野蠻人,百分百跟現代文明思想步伐完全脫節的野蠻人,當一個野蠻人掌控的犯罪集團,居然可以明目張膽將一間人民書店強屈成一個犯罪集團,天是否真的不容問? 有說我們都活在同一天空下,真的嗎?印象中,以前我們這裡是藍天白雲,19年前一個風雨交加的回歸夜後,這片天開始風雲變色,你有看過多年前廉署某個反貪污廣告嗎?何止烏雲蓋頂,直情赤色風暴!   我見過,又如何! 你見過美國流行樂壇大師Burt Bacharach未?我見過……未見過又如何?我是他的忠實樂迷,愛聽他的音樂作品就已足夠,你自以為是,不可一世地說你見過,再問旁人見過未的話,又是否想表示你的身份地位有幾特殊,又是否可以等同你跟他同樣有非凡的音樂才華呢?如此一句半鹹淡廣東話內容,足以顯示扮文明的野蠻人集團成員是何等井底之蛙,不愧為創蝌最佳人選,蝌蚪當然任佢創。 2005年,當時77歲的Burt Bacharach發表一張頗破格的個人專輯《All This Time》,找來Dr.Dre合作嘗試與hip hop接軌外,更是出道半世紀以來首度親自參與填詞,眾所周知,Burt Bacharach與Hal David從來都是最佳拍檔,一曲一詞,媲美本地的顧家煇與黃霑,碟中有一首名為《Who Are These People?》作品,完全是Burt Bacharach對這個地球所有國家領導者,作出不平鳴的控訴與質問。   「Who Are These People That Keep Telling Us Lies And How Are These People Get Control Of Our Lives And Who’ll Stop The Violence Cause It’s Out Of Control? Who Are These People That Destroy Everything And Sell Off The Future And What Kind Of Leader Can’t Admit When They’re Wrong?」   瑟縮惶恐下的百姓 沒錯,當時我都好想問:「呢班到底係乜嘢人?」最近,我終於找到答案:「扮文明的野蠻人」,個個口不對心,只因心只對己,從來宣誓效忠於國,幾時有效忠於民?好一個野蠻人掌控的犯罪集團,Big Brother Is Watching You是千真萬確,如果真的人在做,天在看,誰是大佬?心知肚明!難怪,天不容問。 當你發現今天重聽1989年達明一派的一曲《天問》,比當年來得更貼近時勢,對不起,這裡已沒救了,此時此刻此模樣,門常開下群魔起舞,妖獸都市實況劇每日荒謬上演中,問責的全不負責地張牙舞爪,胡說八道,扭曲是非,一張張比魔鬼更魔鬼的邪惡咀臉,相信連楳圖一雄也甘拜下風。 「抑鬱於天空的火燄下, 大地靜默無說話, 風吹起紫色的煙和霞, 百姓瑟縮於惶恐下。 縱怨天,天不容問, 歎眾生,生不容問。」

/136



C觀點

中原城市領先指數

廚神

旅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