亞里叭叭 - 亞里安
2016-08-30

以前提到影壇兄弟檔,大家即時喚起的名字必屬高安兄弟及彭氏兄弟,當然還有昔日的The Wachowskis Brothers,只因兩兄弟不換名卻改「性」,已變成The Wachowskis Sisters之外;如今,2016年亦有人氣兄弟生力軍The Duffer Brothers,憑人見人讚的高收視美劇《Stranger Things》(下簡稱ST)贏盡口碑熱話。   八十年代好年華 《ST》首季一連8集成功觸動多少80’S影音迷的集體回憶,是The Duffer Brothers最妙絕的撒手鐧,這對孖生兄弟Matt及Ross,出生於1984年,適值是80’S流行文化最興盛的好時代,他們亦不諱言深受Steven Spielberg、John Carpenter、Steven King、George Lucas……等電影薰陶影響,實則,兩兄弟亦似J.J. Abrams《S8驚世檔案》的主角情節,小學三年級父母已送贈一部Hi8給他們開始玩自拍,結果真的拍出個未來。 《ST》首集開場已令80’S迷對號入座,4個12歲小學生共處一室玩Dungeons & Dragons棋盤遊戲,房內見到一張John Carpenter《The Things》電影海報,然後,其中一人Will Byers遇上不明物體無故失蹤,繼而展開一段《伴我同行》式另類尋友之旅,背後涉及美國政府科研大陰謀,異能女孩Eleven身世,活像《阿基拉》及《新世紀福音戰士》變奏版,事發源頭是訛稱能源實驗所的秘密基地,又是另一場不可思議的小鎮風雲,主線似曾相識卻引人入勝,人物設定鮮明立體,最緊要是重拾一份久違了的80’S親切共鳴感。   除了配樂最不史匹堡 The Duffer Brothers聰明借用當年史匹堡出品的經典元素翻新融合,好像Will被捉入的「The Upside Down」平行時空異度空間,等同《鬼驅人》Carol Anne被困鬼域情況,同樣可以跟母親隔空溝通;至於如何秘藏Eleven在Mike家一段戲,甚至單車追逐動作場面,向《E.T.》玩味致敬是不容置疑;另外,史匹堡招牌式氛圍化燈光處理手法亦屢見不鮮,從不同專訪所見,他們直言真有其事,唯獨是配樂方面是最不史匹堡的,因為沒有John Williams,全程換來很別緻的電子音樂,再加大量別出心裁的七、八十年代型格選曲,難怪戲內戲外引來一眾知音好評不絕。 每集序幕短短50秒的opening credits,傳承自Steven King小說封面字體的螢光紅色片名在移動,再配上由Kyle Dixon及Michael Stein創作的電音配樂,媲美Daft Punk《Tron》未來之音同系延伸,人聽人愛之餘,也令他倆所屬來自美國奧斯汀的4人電子組合Survive受到注目,他們將於9月尾推出的全新專輯《RR7349》預售熱賣不久,兩款限量版白膠及黃膠唱片已迅速售罄。當然,不少《ST》迷更自行編製首季的選曲合輯,焦點作The Clash《Should I Stay Or Should I Go》,也就是Jonathan與Will兩兄弟的主題曲。   哎呀呀呀呀 我估不到 最後,反而想推介The Duffer Brothers去年首套自編自導電影《Hidden》,此片未有在港公映,只出了港版DVD譯作《屍家尋匿》,故事以不明疫災來襲小鎮,一家三口暫避於地下密室301天,只為逃避地面上的「怪物」威脅為主,前半段集中他們自構的地底生活,並重拾事發前的回憶碎片,後半段「怪物」終於找到他們的居所,劇情發展急轉直下「估你不到」,在此不便穿橋,只可說是意料之外的充滿驚喜,低成本製作拍出高水準觀影睇驗,副題「Fear Will Find You」可圈可點,到底是恐懼找到你,還是你本就是恐懼? 正如The Duffer Brothers預告,《ST》第2季的說故事手法及節奏風格,將會跟首季來個不一樣的大逆轉,因為他們都怕看一些只懂自我重複的流水作業劇集創作,「估你唔到」才是The Duffer Brothers的本性。

2016-08-23

我的配樂人生,應該由孩提時代的親子回憶說起,正如去年今日本欄一篇「我有一個好爸爸」所提及,才只得幾歲大的自己,已有幸聽到爸爸不時在家播放Ennio Morricone《獨行俠》電影原聲大碟,畢竟爸爸本是一位電影配樂迷,自己亦深受其愛電影聽配樂的薰陶下成長,也認定聽soundtrack要聽黑膠是指定動作。   約廿幾年前,想出「聽齣好戲」這個稿題,其後亦變成電台節目「不設劃位」環節之一,沒錯,有時聽配樂比看電影更多一層空想,不受電影畫面劇情擺布,卻自行跟不同時空片段交織連線,好多時,這一場好戲源自個人久違了的回憶碎片,想起某年在哪戲院跟某人在看哪齣戲,又或勾起某月某日開心失意時的此時彼刻,由配樂旋律牽引回味的人生劇場,是他也是你和我。   黑膠轉出當年情 那麼,「一針配樂」又如何?即是將唱針放落唱片上,一針聽到尾之意,你有幾耐冇試過將一整張唱片,由頭聽到尾而不跳聽呢?如今聽歌數碼化時代,一click即聽,不聽再click跳聽下一首,不用0.1秒就真的秒殺一首歌曲;聽soundtrack要聽黑膠是這樣,當電影菲林每秒24格,轉化成眼前唱盤上的黑膠33轉、轉、轉……「一針配樂」是必然的。正如早前與好友袁智聰主講Vangelis影音歷程分享會,我們亦以即場播放黑膠唱片為主,轉出來的,也是某個時代的歷史見證。 近期,絕對多得復刻黑膠熱潮,令我們可以跟「一針配樂」有緣再聚,好像 《星球大戰》系列,既有1至6集的金碟特別版排隊上市中,去年第7集《原力覺醒》亦有新搞作,首度推出一個3D Hologram的立體影像黑膠別注版,以2LP形式重新發行,主要將其中兩面預留空間,將立體圖案刻上,分別各有兩架千歲鷹及Tie-Fighter,當黑膠在轉動時,它們同步跟隨轉動,負責設計的Infinity Light Science,正是為Jack White經典名作《Lazaretto》開創Hologroove Hologram的幕後高手Tristan Duke,成功將John Williams的《星戰》配樂帶上另一個前所未有的觀賞層面。   七八十年代經典影音 個人而言,始終偏愛七、八十年代的電影原聲唱片,Giorgio Moroder是至愛之一,1978年金像配樂《Midnight Express》是人聽人愛的最佳經典,去年剛推出全新復刻黑膠版,最近則有1983年《Scarface》,不知何解,此碟於本地二手市場屬不常見的罕物,一般只找到主題曲《Scarface (Push It To The Limit)》及《Rush Rush》兩張12吋single而已,今次由環球唱片復刻發行,更特別以圖案碟印製,絕對有驚喜,三十幾年來,此片已成為Hip Hop界次文化神級名作,「The World Is Yours」是深入民心的座右銘,識聽一定必播懾人好戲氛的《Tony’s Theme》,另一首《Gina’s and Elvira’s Theme》同屬Moroder浪漫配樂推介。 八十年代青春熱潮,怎可不提已故電影人John Hughes,由他執導及監製的電影作品,每張soundtrack同令大家嘖嘖稱奇,今期先來《The Breakfast Club》及《Pretty In Pink》兩款復刻,一白一粉紅膠特別版,愛不釋手,前者有Simple Minds《Don’t You Forget About Me》冠軍主題曲街知巷聞,後者有OMD《If You Leave》、The Smiths《Please, Please, Please, Let Me Get What I Want》及Echo & The Bunnymen《Bring On The Dancing Horses》……等,如此英倫多樂飛,同聲同氣有共鳴,難怪當年我們都愛追看John Hughes出品。 里約奧運完了,回到40年前Bill Conti《Rocky》金像配樂的復刻原聲,依舊激活多少運動細胞,每當《Gonna Fly Now (Theme From Rocky)》主題旋律亮起,例必振奮人心,《Philadelphia Morning》晨曦曙光乍現的孤寂心靈,繼續刻骨銘心,人生中必須擁有十大最經典電影原聲之一,《Rocky》當之無愧;40年後,又有《Eddie The Eagle》注入「輸在起跑線,贏在著陸點」積極人生信念,此碟已於早前「鷹雄贏得英樂歸」一文誠意推介,如今亦推出白膠雙碟版,全程一針配樂,樂在其中! 

2016-08-16

2002年M. Night Shyamalan《驚兆》(Signs)指出這個世界有兩種人,第一組會視一切為感恩,多過純屬巧合,他們會找到兆頭證據,認定上天一直有人在眷顧他們;第二組則視之為純粹幸運,是一個開心的轉機;當世上有任何異事出現,第二組會認為是一趟50/50的狀況,好壞參半,心底裡卻深明無論如何,最終都得靠自己來克服面對,恐懼是少不免,然而,第一組則樂觀其成等待奇蹟發生,相信最後總有人幫他們度過,希望在明天。 那麼,你自問是屬於哪一組?世事絕冇巧合又是否有可能? 偶遇兩生花電影 一個月前,以一百元買了兩張特價藍光碟,分別為《盜面專師》(The Double)及《心敵》(Enemy),然後一口氣連續觀賞,才發現兩套電影故事竟如雙胞胎,《盜》改編自俄羅斯小說家Fyoder Dostoyevsky 1846年《The Double》,《心》則是葡萄牙諾貝爾文學得主Jose Saramago,於2002年的作品《The Double》,兩片則同屬2013年出品,若要人似我,除非兩個我,如今還要是兩套差不多一樣的電影同年上映,其實好有話題性,三年前未有機會在戲院直擊此事,現在卻無心插柳一次過有緣遇上,是巧合?原來這只是開始。 《盜》導演Richard Ayoade前作《愛情潛水》(Submarine)玩味非常,主角Jesse Eisenberg兩個只能活一個,每日重複著活於一個如《1984》與《妙想天開》(Brazil)混合體的未來國度,當全世界當他隱形般看待的悲劇小人物,逐漸被另一個強勢的自己替代,繼續大玩獨特的美藝視聽之娛;《心》導演Denis Villeneuve前作《罪迷宮》(Prisoners)及近作《毒裁者》(Sicario)擅長拍懸疑心理危機感,主角Jake Gyllenhaal視另一個自己為敵人,大學教授與茄哩啡之間的兩極衝突,形同達明一派《我有兩個》互動呈現。 現實中的機遇之歌 看完兩片後的第二天,受到《The Double》連環洗腦後,心血來潮又重看多一次《搏擊會》(Fight Club),這些年來,隨著人生閱歷,好多心頭好的電影,總是看多一次,共鳴更深一層,近年源自日本倡導的「斷捨離」生活態度,早於1999年《搏》已用一種另類激烈手法完美示範,男主角Edward Norton在片中從來沒名沒姓,長期失眠於一個沉睡鋼筋森林,人人都有一個Tyler Durden整裝待發,只在乎你的「真.良知」幾時活現甦醒? 然後,一星期後,在沒有看過原著的前提下,入戲院睇《當這地球沒有貓》,先來男主角佐藤健身患絕症,身邊出現另一個自己跟他玩「等價交換」延命遊戲,那一刻不禁自問:「吓!又係《The Double》橋段?有冇咁啱?」好戲在後頭,劇情發展到佐藤健相約前度於舊戲院一聚,正場放映的竟就是《搏擊會》,世事真的絕冇巧合?怎料原來尚有下文…… 看完《當》又過多一星期後,終於有機會觀賞近期有美國神劇之稱的《Mr. Robot》,不用多說,男主角Elliot跟Mr. Robot的微妙關係,又是廿二世紀版本《搏》延伸,那個Fsociety跟Fight Club異曲同工,找來 Christian Slater飾演Mr. Robot,某程度上,可說是其2007年《He Was A Quiet Man》內自言自語的中年獨男Bob Maconel進化版,當時Bob已潛藏多少Tyler Durden的共同基因,開場不久已準備一場辦公室槍擊事件外,且不時幻想手持引爆器,將其工作的公司大樓完全炸毀,反建制思維跟Tyler Durden或Mr. Robot無出其右。 我相信如此不可思議的連串巧合,或是一個自我覺醒的啟示,佐藤健自問:「每一天重複地過活是理所當然的嗎?」日常無常人之常,當這地球沒有乜?最後,一切皆空氣!

2016-08-09

如果你是iTunes用家,必知道內設Album Artist及Playlist欄目,一直以來,我都愛以「港獨」二字為名,來歸納大部份本地獨立樂隊作品,蘋果卻從未有以「不誠實使用iTunes」罪名來禁制相關設定。 那麼,你又有看過一條名為「社會共融」政府宣傳片嗎?一場大雨,將一群不同人種聚集於避雨亭,襯托懶溫馨和諧配樂,然後又來懶感性旁白:「人嘅相遇係一種緣份,就算你我嘅背景、信念、立場或者喜好有幾咁唔同,但基於尊重、溝通同埋包容,我哋係可以和諧共處㗎!」正是最後呢一句「我哋係可以和諧共處㗎!」,隱約聽得出配音員是帶點冷笑口吻,似笑問政府到底有幾尊重、溝通同埋包容呢?事到如今,證據確鑿,我們是否又可以控告政府「不誠實使用宣傳片」呢?   香港的青春殘酷物語 相信「wow and flutter」幕後策劃,比這個騙子政府更深明包容不同聲音的真理念,以「一起發掘城市中的雜音」為主旨,巧妙借用以前analogue時代卡式帶及黑膠播放出來的「wow and flutter」雜音為名,集結當下主流樂壇以外的「港獨」分子,近乎總動員晒冷式勢不可擋,無論你是否有留意「港獨」樂事,也定必驚嘆百花齊放的多元雜音力量,兩日三舞台的「港獨」胡士托,香港、九龍及新界各自各精彩。 「現在看看我們的青年他們在講甚麼?但是你要想想到底你要他們怎麼做?」 杜琪峯《三人行》一鏡槍戰配上新版《之乎者也》,以上兩句歌詞你又聽得有幾入心?人生中有些事情,何解要青春留倩影,只因我對青春無悔,只要你認為是正確的,不妨就全力以赴去嘗試,畢竟自97年主權移交中國後,這裡已為我們的下一代製造太多「青春殘酷物語」。 兩年前,跟一位廿歲多的年輕人同事傾談,他表示自己正學彈電結他,並打算嘗試夾Band玩音樂,卻對應否辭工全心投入玩音樂而踟躕不前,問我可否提供意見?我想也不想即時回應:「即管一試吧!你尚年輕,輸得起嘛!起碼你已比一般人幸福,知道自己想要甚麼?唔好咁快就屈服於呢個不公義制度苟且偷生!」結果,兩個月後,他真的辭職追尋自己的音樂路。   甚麼是青春 這令我想起假音人的經典名曲《甚麼是青春》,14年前後,答案大不同,當時青春還可勉強是一頓吃不完的午餐,如今恐怕已變成一頓高消費的最後晚餐,就只有中國才有那麼多一啖不會化的痰,好期待「wow and flutter WEEKEND」周日香港,假音人跟全場樂迷一起吶喊「甚麼是青春,What Is A Youth?」,悲喜交集的思潮起伏,隨時熱淚盈眶,一起追悔青蔥歲月。 周末九龍,當《甚麼是青春》緊接4人樂隊ni.ne.mo《困局》又是絕配,肯定被他們酷到爆的electro-rock聞歌起舞,媲美本地The Whip化身;由Alok、Domting及Janni組成的電音樂團Gravity Alterstr,a跟黃靖合作的新曲《Black Monday》,是另一現場期待的正歌,幾達外國水準的electro-funk肯定全場跳不停;玩shoegaze/dream-pop的 5人樂隊Thud,繼續帶來新迷幻好聲音,《Blank》應該可為烈日高溫提供紓緩的夢幻片刻;7人indie-pop樂團Teenage Riot,不知道今次《Driving in a Nice Car》又會玩即興Jamming幾長之餘,也想聽到他們現場再唱《I Always Want To》吧!二人實驗電音組合Self-Ox Randomness,亦有不一樣的analogue即興電音臨場體驗,到時不妨留意他們用心的eurorack modular 裝置及演出。 其實,英國獨立樂團Stereolab於1994年亦發表過一張名為《Wow And Flutter》同名4曲EP,倒想知道到時會否有「港獨」單位真的改編獻唱《Wow And Flutter》來個雙重致敬? 今個周末、周日,就是撐「港獨」! 

2016-08-02

Xavier Jamaux剛推出的兩張精選合輯,上期介紹《Playing With Friends》回顧Xavier型格French Pop多面體後,今次輪到《Music For Films》電影配樂巡禮,全碟23首選曲,佔13首屬杜琪峯銀河映像的出品,本地影迷必有共鳴,到目前為止,Xavier的銀河映像電影配樂官方出品,只有2008年《文雀》出過原聲CD,及2012年《車手》iTunes網上發售版本,其他如《神探》、《意外》及《毒戰》都是首度曝光的配樂片段,噱頭絕對吸引。   一切始於1998年,Xavier受法國導演Jean-Pierre Limosin邀請,為《Tokyo Eyes》創作電影配樂,導演原想將其Ollano組合帶點流行爵士懷舊氣息引進入內,怎料Xavier最後完全轉玩電音風格,集結懸疑迷幻Trip-Hop變奏取向,《Music For Films》只輯錄序曲《Bang!Bang!(You’re Dead)》,此電影原聲專輯當年亦有推出CD版本,內有似足BangBang風格的主題曲《Eye To Eye With You》。   與杜琪峯結緣於《神探》 至於Xavier跟杜琪峯有緣遇上,原來亦多得《Tokyo Eyes》監製Hengameh Panahi穿針引線,事源於2007年,他剛開始為杜琪峯電影安排在法國上映,得知《神探》正物色電影配樂人,結果便向杜琪峯引薦Xavier,有趣是,最初Xavier一直將Johnnie To 誤稱作John Ito。 眾所周知,杜琪峯要求有多高,從Xavier訪問得知,當時杜琪峯已厭倦一般侵入式線性配樂手法,想要多一點氛圍化味道,結果Xavier為主角劉青雲的7重人格編寫一節口哨主調,成功得到杜琪峯信任,《Music For Films》內亦有《神探》主題音樂《A Child With A Gun》、《Shark’s Fin》及《Stairs》,前者由電結他及琴音互動簡約旋律,傳出不可思議的詭異氣氛,引人入勝的布局延伸到《文雀》,Xavier再請來這位pedal steel結他手Fred Avril參與演奏,有睇/聽過《文雀》電影或Soundtrack的,都必感此片是當年杜琪峯另一破格習作,罕有地以大量配樂及空鏡說故事,Xavier接到杜琪峯的唯一指示是外國風情氛圍,最後,整體散布濃烈外國人看東方的古典美態,是Xavier嘗試引入如Henry Mancini、Martin Denny及Lex Baxter等60’s懷舊的互動成果,《Gimme A Lift》的誘惑電梯困獸鬥,及《Smoking In A Coupe》懶洋洋的法式浪漫,編曲生動有魅,玩味十足。   為鄭保瑞《意外》配樂最感滿意 然後,杜琪峯亦將Xavier分別推介給韋家輝及鄭保瑞,不知何解,惟獨韋家輝《再生號》配樂並沒有出現於《Music For Films》,就連Xavier官網也不見蹤影,然而,Xavier曾於訪問中不諱言自己最感滿意的配樂是鄭保瑞《意外》,且非常期待導演再拍差不多的驚慄犯罪片種,難怪Xavier精挑其中3首配樂《Accident Classic》、《Action!》及《Murder Rehearsal》,監製杜琪峯的創作指示,是由心理層面出發,簡單一個字「Melody」,簡約音符點滴在心頭,再轉化成角色內心劇鬥的演變層次,本是一貫銀河映像的視聽美學作風。 無疑,個人更愛鄭保瑞《車手》電影配樂,Xavier聯結老友Alex Gopher完美打造很80’s電音型格風,多得執行監製丁雲山,從《創戰紀》預告片得到啟蒙所致,記得當日戲院聽到完場曲《Time Quest》亮起,足以媲美《極速罪駕》的興奮同感,苦候此電影原聲專輯多時,最終從iTunes購買下載足本版,一聽如故,《Time Quest》可於《Playing With Friends》找到,而《Music For Films》選輯另一首帶點Giorgio Moroder風格的懸疑小品《Rendez Vous》。 其他配樂選曲,還有1996年為Kevin Reynolds《187》提供Trip Hop迷離風的《Neither Sing Sing Nor Baden Baden》,2009年Thomas Vinterberg《From A Man Comes Home》別開心面的輕鬆小品《End Song》,及很New Age簡約的Ambient短篇《Seb And Maria》……等。

2016-07-26

Xavier Jamaux,對於影迷來說,是一個經常出現於銀河映像電影配樂一欄的名字,由《神探》開始到最新《三人行》,合作無間,對於樂迷而言,更是一個法國優之良音代言人,先後組過不同樂隊組合;最近,Xavier於自己官方網站發售兩張自家出品的精選黑膠,分別為《Playing With Friends》及《Music For Films》,正好為Xavier於流行曲及電影配樂兩個界別的階段性總結,今期先跟大家一起來分享Xavier的友情歲月。 最初見到《Playing With Friends》碟題,即時想到已故音樂人,前Japan樂隊低音結他手Mick Karn,於1982年處男作專輯《Titles》內一曲《Saviour,Are You With Me?》,也曾想以此改成「Xavier,Are You With Me?」作為稿題,只因Xavier真的廣結友緣。   廣結法國當代音樂猛人 早於八十年代,Xavier參予獨立樂團Orange,如今回看簡直是星光熠熠,成員包括有Alex Gopher及Air兩位成員Nicholas Godin與Jean-Benoit Dunckel,幾位識於微時的音樂好友,日後各自成為法國樂壇的活躍分子,可惜,就只差在Orange從沒留下任何錄音作品於後世,只知道當時Xavier是擔任鼓手之位,實則Xavier本是一位多功能樂手,擅長玩多種不同樂器於一身。   其實,Xavier與另一位法國著名音樂人Marc Collin(Nouvelle Vague始創人),及Nicholas Godin早於八十年代合組過一個名不經傳的New Wave組合Spleen Ideal,直至1996年再跟Marc另組Ollano推出同名專輯,主打高檔品味的Easy-Lounge樂風,還記得九十年代中期,歐洲樂壇曾掀起一陣懷舊時尚風潮,如德國廠牌Bungalow出品,Ollano則是法國同系代表之一,《Playing With Friends》亦有收錄其中一曲《Latitudes》。   淒美氛圍電音 個人初認知Xavier這位音樂人,始於1998年Xavier化身以BangBang之名,在法國著名DJ Bob Sinclar創立的Yellow Productions旗下,推出的首張專輯《Je T’Aime Je T’Aime》,一聽如故,法式電音Lounge,編曲型格十足,亦頗重電影配樂氛圍,同名主題音樂重現多少八十年代Giorgio Moroder的荷李活映像脈絡,Xavier亦邀請多位歌手客串主唱,《Playing With Friends》分別輯錄兩首《Two Fingers》及《Believe》都是我的至愛,前者Jay-Jay Johanson媲美Shirley Bassey演繹手法,形同一首仿占士邦主題曲的懾人氣魄,是Two Fingers還是Goldfinger?後者Garry Christian不經意的主唱,全程低調迷離如Massive Attack,同樣散布陣陣電影片尾曲餘韻。   Xavier巧手編曲層次玩得細膩,匠心獨運,引人入勝,旋律取向亦夠淒美浪漫,2003年BangBang第2張專輯《Silicone》比《Je T’Aime Je T’Aime》更上一層,可惜宣傳不足,成為滄海遺珠,《Auntie Aviator》是美不勝收的電音佳作,鍾情Goldfrapp迷人Electro-pop必對號入座,不過《Playing With Friends》只收錄細碟《Shoot The Model》,此後BangBang沉寂近12年之久,直至去年才於網上發表《Superstitious Guy》EP,只供iTunes發售下載,《Playing With Friends》亦有其中兩曲《Everyday Icon》及《Dusk Till Dawn》,前者編曲結構真心向Heaven 17《Let Me Go》致敬,無論採用聲音及Bassline同出一轍,再重新譜上不一樣的主旋律,玩出新意思,後者亦繼續回歸八十的Electro-Funk曲式,然而,美中不足,獨欠今年最新單曲《Now Is The Time》。   至於《Playing With Friends》其他選曲,尚有2008年Xavier另一新團A Bigger Splash《Tunes For Teens》專輯兩曲《I Don’t Want You》及《Yes We Can》特別混音版本,還有2012年與Alex Gopher合作,為鄭保瑞導演的《車手》電影配樂《Time Quest》,一首足以媲美《極速罪駕》同系延伸的精采配曲,奇怪是,此曲理應出現於《Music For Films》才對?或許Xavier也有感自己電影配樂作品較流行曲多之故,留待下期再談《Music For Films》。(待續) 

2016-07-19

聽電音得電能量,今期想介紹的希、德、美電力補給,來自希臘、德國及美國的電音三寶,分別有Marsheaux、The Rorschach Garden及Xeno & Oaklander,他們近期先後推出全新專輯,別來無恙,電源不絕。 去年向Depeche Mode完美致敬的《A Broken Frame》一致好評,完成精彩的巡迴演出後,希臘二人女子電音組合Marsheaux,隨即埋首錄音室製作第6張全新專輯《Ath.Lon》,碟題看似一頭霧水,實則暗藏玄機,Ath是Athens,Lon是London,分別是Marsheaux出身之地雅典,及她們至愛的英倫電音二合一之意,還記得今年3月才於UNDO Records官網訂購她們的限量版《Broken Frame Tour Souvenir Box》,屬是次巡迴於巴塞隆拿及馬德里最後兩站的特別紀念品,內有一張《A Broken Frame》純音樂版本CD及寶麗萊照片,兩個月後,便收到UNDO的電郵開始預購全新細碟《Safe Tonight》。 希臘製英倫電音 真心話,初聽完《Safe Tonight》確有點失望,編曲旋律均非常大路,極平庸乏魅,過耳即忘,致令對大碟《Ath.Lon》有先入為主的不懷好感,在零期待的心情迎接之下,倒又總算別來無恙,未致被《Safe Tonight》拉倒下來,序曲《Burning》來勢洶洶滲出post-punk節奏式急激推進,配合Sophie及Marianthi一貫迷離夢幻的合唱聲效,一聽如故,型格依舊,接上的《Like A Movie》及《Sunday》則回到80’s synthpop好風光,流露出早期OMD的基因血脈,《Wild Heart》及《Strong Enough》則保持Marsheaux招牌式爽勁電音餘韻,聽到《Now You Are Mine》鮮明cool爆的lead-syn主導,不難推斷是向Gary Numan取經致敬之作,《The Beginning of the End》是不可多得的dream-pop ballad,很八十年代電影配樂化的編曲手法,亦似當代的低調電音重塑,是Marsheaux罕有的成功新嘗試。 美聲SynthPop 美國紐約電音2人組Xeno & Oaklander亦帶來自2014年《Par Avion》後的全新專輯《Topiary》,足足闊別兩年之久,主力花時間將他們的錄音室全面革新後,真的換來不一樣的新感覺,首先,Sean McBride完全退居幕後製作崗位,自2004年出道以來,今回首度不作主唱部分,新曲全交由Liz Wendelbo一人獨唱,再沒有男女合唱的混聲標誌,轉入純女聲dream pop電音懷抱之餘,McBride的編曲表現,亦愈趨成熟有匠氣,開首《Marble》新浪漫琴音引子,配套Wendelbo感性演繹下,迷人魅韻跟Marsheaux同出一轍,《Palms》徐疾有致的synthpop節奏布局,Rhythm編排玩得出神入化,《Worlding Worlds》不期然找到源自DM《Constructing Time Again》時期的工業電音構圖,酷到極;另外,McBride苦心經營了3首純音樂作品,同名主題曲《Topiary》兩首組曲甚有電影配樂氛圍,《Chevron》繼續回歸八十電音好年華,中段Tribal式變奏層次鮮明過癮,個人而言,《Topiary》比《Par Avion》更上一層樓,可說是2016年其中一張最出色的電音正碟。 帶Techno味的德式SynthPop 喜見德國電音3人組The Rorschach Garden愈戰愈強,出道27年仍長期保持創作力,去年推出精選合輯《The Rorschach Dossier》,作出第2個十年階段性總結後,2016年即來全新專輯《A Game Of Passion》,跟以上兩團同屬80s synthpop的死忠分子,The Rorschach Garden演繹上卻明顯多一點師承同鄉Kraftwerk的冷酷機械味,序幕《Transcendental》跟《The Mix》時期Kraftwerk同聲同氣不容置疑,《City At Night》的原始synthpop卻令人想起當年初出道的加拿大電團Rational Youth成名作《City Of Night》,背後不知是否真有致敬意圖,《Worms In My Head》則媲美John Foxx早期型格電風,整體跟兩年前《Tales Of Fragile Mind》繼續保持不俗水準,總言之,The Rorschach Garden仍是80’s synthpop迷對號入座的信心保證。 電緣無限Touch,Synthpop never die!

2016-07-12

剛看了U2最新推出的《iNNOCENCE + eXPERIENCE Live In Paris》藍光碟,從封面的親切感始動,那個似曾相識的鮮黃色電燈泡,跟1994年Anton Corbjin為Depeche Mode《In Your Room》細碟封面設計同出一轍,又似1993年U2《Zooropa》專輯的《Lemon》細碟於「PopMart Tour」出現的巨型檸檬變奏版,回想這段美好日子,可是DM跟U2 最微妙的轉折時刻。   當時,Anton Corbjin不約而同,為他們負責攝影及形象設計,大家自會發現同屬4人樂隊的DM及U2,外觀愈走愈近之餘,適逢他們樂途上各自嘗試風格轉型,DM由電音轉入Stadium Rock,而U2卻掉過來首試玩電音舞曲,相映成趣, 《iNNOCENCE + eXPERIENCE》舞台設計極有心思,主台以「i」的年少無知主旨,重塑出道時U2一切從簡的演出環境,Bono及The Edge均穿上黑皮褸,開場不久更選唱不同的早期舊作,如《I Will Follow》、《Gloria》、《The Electric Co.》及 1979年首張《Three》EP內的《Out Of Control》;主台前方有一條長長的走廊,連結另一端的圓形小舞台,也就是「e」的演變體驗,最矚目是走廊上設有一塊超巨型的橫度LED顯示裝置,那是雙面式半透明設計,內裡還設有通道,讓樂隊走入內圍跟畫面同步互動演出,特別推介《Invisible》玩得出神入化,歎為觀止。   Bono連眾顛覆 說回黃燈泡的真相,始於2014年《Songs Of Innocence》回歸基本概念,再延伸到《iNNOCENCE + eXPERIENCE》Tour主題:一起追尋U2舊日的足跡,一切由上世紀七十年代Bono的睡房開始,房內正懸吊這顆同類黃燈泡,重點落在《Cedarwood Road》一曲, 出生於愛爾蘭都柏林的Bono成長故事,藍光碟尚有一個由Gavin Friday旁白的特別版,細訴他跟Bono及前衛藝術家Guggi識於微時的二三事,如何終日活在暴力陰影下,直至受到David Bowie的啟蒙影響,Bono沿途跟Cedarwood Road動畫風雨同路演出後,緊接上獻給太太Ali的《Song For Someone》,由Bono兒子親自扮演自己的少年版接力參演於動畫中,當兩首重現二十世紀末的北愛the Troubles歷史後,4人列隊走到長廊上唱出《Sunday Bloody Sunday》,鼓手Larry Mullen Jr. 揹上Snare Drum作Marching Beat敲擊,編曲跟以往不一樣,張力依舊懾人,再連上《Raised By Wolves》講述1974年都柏林一場炸彈襲擊的流血衝突真人真事,一氣呵成,I Don’t Believe Anymore, Raised By Wolves, Stronger Than Fear……   民眾擁有力量 今回演出Bono不斷強調「愛必勝恐懼」,事實上,是次巴黎站4場原本於去年11月10至14日舉行,然而11月13日傍晚卻發生連環恐襲事件,被迫取消最後兩場,U2卻向巴黎樂迷承諾會再回來,結果,原本以家鄉都柏林為終站的4場演出後,他們便於12月6及7日回歸巴黎站,成為整個Tour的最後兩場之外,對於剛飽受恐襲體驗的巴黎樂迷來說,可是對《iNNOCENCE + eXPERIENCE》最有同感共鳴的集體回憶,這兩晚亦找來不同嘉賓合唱《People Have The Power》為法國加油打氣,先有Patti Smith振奮人心,後有當日於巴黎連環恐襲僥倖生還的美國搖擺樂隊Eagles Of Death Metal。   另外,Intermission亦是U2 Tour史上首次初現,以《The Fly》作過場曲,見到Bono是全程邊換衣邊現場幕後演唱的,畫面不斷散播大量警世訊息,好像「Everything You Know Is Wrong」、「This Is Not A Rehearsal」、「Enjoy The Surface」、「Watch More TV」、「Silence = Death」……等,更以大特寫「BELIEVE」藏有「LIE」字樣溫馨提示,對愛與和平及世間暴力控訴的不平鳴,亦繼續於《Bullet The Blue Sky》向世界質問吶喊,經過一段霍金《Global Citizen》演說,帶出連串關愛主題選曲,到全場大合唱《One》集結公民力量的熱與光,People Have The Power是這樣!   最後Credit Roller以《40》為完場曲,不禁跟住唱「How Long To Sing This Song……」之時, 正如Bono直斥ISIS將真善美的伊斯蘭宗教信仰全面玷污,由當年北愛血腥衝突問題到今時今日,不同國家的恐怖暴力事件不斷升級與日俱增,是沒完沒了的無奈,到底,天佑我們到何時? 

2016-07-05

今年新一季《世界奇妙物語》其一單元 《夢見機械》頗有睇頭,主角健二慨嘆每天重複著機械生活模式,畫面等同Tears For Fears《Mad World》歌詞「All Around Me Are familiar Faces,Worn Out Places,Worn Out Faces ; Bright and Early for the Daily Races, Going Nowhere, Going Nowhere……」所言,最終健二發現何解人人如此面無表情,天天重複又重複相同工序對話,原來他們真的是替身機械人,真身已存放在一個名為Utopia夢想公司,安躺於一具具如氧氣箱的裝置,24小時各自活在自己追尋的夢想世界,與現實完全隔絕,一切就交由替身機械人代勞。 如此狂想曲概念似曾相識,早於八十年代美國經典電視單元系列《迷離境界》已有一集《莊周夢蝶》,荷李活亦先後有1990年《宇宙威龍》及2009年《偽能叛變》,同屬於未來世界的尋夢工具,當然,少不了日本卡通片集《神奇小子》的替身機械人玩意,大前提是為何要尋夢?是逃避現實不滿的消極方案?是現實世界不容發生的白日夢反射?是活在當下的爛鬥爛,追夢比覺醒更難?   你覺醒了嗎? 1998年《移魂都市》男主角John Murdoch發現原來自己一生被蒙騙,高聲吶喊「這是一場大騙局!」沒錯,我們都活在一個被操縱的大騙局世界,窮盡一生,原來由出生開始,已被俗世遍地謊言誤導人生,直到離去一刻為止,可能仍依然懵然不知,蒙在鼓裡!何解2001年《死亡幻覺》成功以《Mad World》新版來喚醒大家對這首1983年名曲一字一詞的重新認知有共鳴,只因我們不知不覺在被這瘋狂世界同化,甘於盲循於被安排的「Working、Sleeping、Eating、Talking」生活系統,所以,大家終於跟健二同樣覺醒起來是必然。 然後,有更多人會反問覺醒了又如何?明知改變不了,覺醒是否令自己更活得辛苦,倒不如繼續裝睡不醒更實際吧!「Their Tears Are Filling Up Their Glasses, No Expression, No Expression ; Hide My Head I Wanna Drown My Sorrow, No Tomorrow, No Tomorrow……」   誰佔領道德高地? 「這個世界從來都是不公平的?」通常都被認定為所謂低下階層的怨言,真相是,說得更多的,卻是好多所謂上等人一族,只因他們本是既得利益者,早已認同這種不公平,歇後語就等同「你哋只好認命吧!」既然如此,到底要認命,還是革命? 蝙蝠俠經常掛在口邊的一句:「人人都可以是蝙蝠俠」,如此這般,人人也都可以是 Bane,《夜神起義》最大快人心的一幕,是Bane與手下突襲佔領金融中心,也是葛咸市的華爾街,當時有一位職員對Bane表示:「你們搞錯了,這裡是金融中心,不是銀行,是沒有金錢的……」冷不防Bane竟如此反問:「那樣,你們又在這裡做甚麼?」然後隨即亂槍掃射所有電腦搞破壞,完全向這群終日玩弄數字遊戲,繼而從中得益的貪婪大鱷集團迎面痛擊,如此搞亂社會經濟的終極原罪者,終得到撥亂反正的審判時刻,試問,這些年來閣下的強積金已被人間蒸發了多少? 由Bane率領的地下組織,如何進行一場翻天覆地的起義革命,由地下走出地面,由下流攻陷上流,對成長於再生洞底的Bane來說,根本就是一個重要的象徵意義;換轉是這裡,真正夠膽為人民起義,說出政府與共匪黑暗真相的小眾反對派,通常都被視為搞事分子,只因這裡人人都想做蝙蝠俠和理非非得名望,實則個個原是「騙福俠」,欺騙市民當人人是阿福,任你如何裝睡,也需自求多福,或許,裝睡從來都是這裡的不成文陋習,香港根本只是好多人的搵錢暫居地,說再多自己香港自己救也沒得救,逃離沉睡森林,從冰點的人,尋回沸點的人,讓思想再可熱又紅! 「And I Find it Kind of Funny, I Find it Kind of Sad, The Dreams in Which I’m Dying are the Best That I’ve ever had, When People Run in Circles it’s a Very Very Mad World……」

2016-06-28

一間CEO棄租再顯露本地K文化沒落現象,有說當下樂壇沒有新歌好唱,有說新生代早已不愛唱K消遣娛樂,有說去K場不為唱K,只為貪平食自助餐……是誰說卡啦永遠OK?只知道,這盤由九十年代盛產的索K生意,終於來到自食其果的一天,真心話,早已賺足有凸,死無可戀。   點解今時今日本地樂壇搞到一池死水,絕對多得當年索K殺手規條,一條龍工廠式K歌,沒靈魂倒模供不應求,電台主銷原創的真相背後,實則連結唱片公司及各大K商共同建創索K大業,九成所謂原創以靠攏K市場為主向,久而久之,首首同出一轍,慢板情歌悶蛋方程式自動植入,你唱我唱個個唱,最緊要好唱是先決。試問,當幾百元一張鐳射K碟Laser Disc可以賣個滿堂紅之時,消費者是如何盲目地蒙著耳朵唱下去,大家真的索K索上癮,中正幕後玩家的索K大業下懷。 話雖此說,九十年代本地樂壇尚算有不少好歌可以留低,K歌也有好醜之分,真正問題於千禧年後衍生,早說過如此人人都是唱作人的新時代,說穿又不是索K大的後遺症候群,有生以來已全面飽受K歌耳濡目染成長下,You Are What You Eat,難聽一點,你食甚麼消化出來就是甚麼,何況是K?所以,當下樂壇沒有新歌好唱不出為奇,首首大同小異,聽一首等於聽十首,繼續盲信最緊要好唱這一套,只求副歌夠順耳易唱易記,Verse求其附和串連到就是了,更不濟是,當歌詞竟變成主賣靈魂,是真的觸動歌者樂迷傳媒有共鳴,還是大家根本不懂不愛談音樂、談旋律、談編曲呢?   K完K不完,風水輪流轉,K也不例外,以前是為消費者而設,玩到今時今日終告K完,相反,近十年來,輪到歌者大唱特唱K不完,先殺出一群甚麼靚聲天碟界的新天后,以流行爵士重新編唱七、八十年代廣東流行金曲,CD長賣長有,引來主流唱片公司爭相效應,一線歌手紛紛加入舊K新唱行列,掉過來要你買碟聽他們唱K,你話好不好笑? 每位歌手都總想出一張翻唱合輯是常事,上世紀本地樂壇有3張重要代表作,包括關淑怡《EX All Time Favourites》、張國榮《Salute》及黃耀明《人山人海》成為一時佳話,舊曲新唱鮮味源自全新編曲演繹的大不同,注入新靈魂新感覺,既親切又陌生的感官衝擊,很度身訂造的貼身型格,魅力非凡。 相比之下,你可能會發覺近年主打的所謂翻唱合輯,總欠以上3碟的獨特個性氣質,問題出於四個字:靚聲天碟,先天出發點已行錯一大步,為天碟而天碟,一味強調甚麼靚聲錄音,哪裡印碟,24bit/96kHz全數碼,同一碟出幾個不同制式版本,偏偏忽略了主角,好多根本從不理會歌者是否handle得到,只盲信靚聲天碟必要輕爵士編曲主理的不成文規則,結果音樂跟主唱貌合神離,衣不稱身是必然,試問本地樂壇有多少個葉德嫻?   近期,先後聽過林憶蓮《陪著我走In Search Of Lost Time》及盧冠廷《Beyond Imagination Too》,前者Back To the Basic得淡而無味,想不到憶蓮上回《Re: Workz》差強人意後,繼續令人失望而回,以往憶蓮改編別人的歌幾乎從未失手過,好像《難忘你》、《情人》、《路過蜻蜓》……等,首首耳前一亮,如今新碟竟聽得悶悶不樂,編曲單調乏味是致命傷,單靠憶蓮感性輕柔的聲線演繹亦於事無補,就只有《殘夢》、《陪著你走》及《天各一方》較可聽一點;至於盧冠廷乘勝追擊的《Beyond Imagination》系列,總算依然人歌合一,只此一家的藍調鄉謠本色,個人至愛《人似浪花》及《為什麼》兩曲,歌頌喜怒哀樂人生,感染力來自盧冠廷從不變的真個性。 不認還需認,數十年後,大家仍會重聽重唱的本地廣東歌是這樣的,本地樂壇最好的,已盡在上世紀。

2016-06-21

這是一個頗玄妙的連鎖效應,點解以前的恐怖片可以嚇破膽,特別是七、八十年代經典多得是,還記得當年《驅魔人》上映時,明珠戲院有觀眾睇到心臟病發的嚇死人事件?然而,千禧年後的恐怖片總給比下去,以音效特技主力靠嚇招來見慣不嚇,或許,時勢民生大不同才是主因,當社會愈太平盛世,人心單純,恐怖片愈易嚇人、愈具官能刺激,相反,當民生愈不濟愈荒謬,人心複雜,現實光怪陸離的恐怖存在感,已盡蓋一般恐怖片的虛擬觀後感,不知是可悲定可笑。 今期主角是1976年Brian De Palma代表作《Carrie》(港譯《凶靈》),在美國電影學院AFI 100 Years系列史上100套最佳驚慄片排列第46名,今年剛好面世40周年,奇怪是有關方面並沒有任何慶祝紀念之類,心想,只怪這些年先後多次被重拍到爛之故,無論是1999年續集《凶靈2邪靈再生》,又或2002及2013年兩個重拍改編版本,珠玉在前,全落得差強人意收場。 一直以來,好多人都誤當《凶靈》是一套恐怖鬼片,實則是一套超能力少女的成長夢魘故事,全片就只有最後一幕「墳墓破土伸手捉人」的惡夢情景跟鬼有關,女主角Carrie White擁有隔空移物的念力異能,情緒憤怒失控就自動發功;《Carrie》既是Stephen King首本公開發表小說,也是其首部被改編成電影的重要作品,整個創作概念源自他任學校管理員時期所見所聞,分別是女生廁所浴簾、LIFE雜誌的念力專題及校內兩女生死亡事件,所以,《凶靈》序幕正是由Carrie在女生更衣室發現自己首次月經出血開始,延伸到最後的恐怖舞會,巧妙以豬血淋身來個前呼後應。 個人而言,40年前後再回看《凶靈》依然與時並進,Carrie悲劇化的身世,由校園欺凌事件、單親家庭問題、宗教狂迷的母親、失常殺人……等,時移世易,根本就等同一宗校園槍擊個案,還有上世紀的另類怪獸家長,及當下俗稱「耶X」的變奏版,Stephen King自言從不喜歡Carrie這個角色,更形容她跟1999年哥倫拜恩高中的兩位校園槍擊手Eric Harris及Dylan Klebold差不多,只替她及其同學們感到憐憫,就連校長一直都將Carrie叫錯成Cassie,當年今日,殊途同歸。 校內生活如此不快,回家繼續飽受「耶X」狂母Margaret非常行為的精神折騰,Margaret認定前夫將她強姦後誕下Carrie,終日神經過敏度日,以基督教徒自居避世,更似入了魔的邪教徒,你會發現Carrie的家居設定跟一間詭屋無異,滿布神像燭台的陰暗密室,Margaret可以將甚麼事情都歸入邪靈化的罪惡,尤其對Carrie青春成長的性問題,竟視經血為受邪咒之血罪,強迫Carrie做告解,跟她一起說:「The Raven Was Called Sin 」,嚴禁參與一切校外活動,將學校舞會定性為邪惡集會,當Carrie向母親示範自己可用念力關窗後,Margaret深感Carrie經已巫婆上身,舞會慘劇後,應驗了Margaret一句「They’re All Going To Laugh At You」外,甚至想親手殺掉Carrie。 故此,《凶靈》點只恐怖片咁簡單,本是一套驚慄倫理劇情片,從Pino Donaggio負責的電影配樂可見一斑,他透露打從創作之初,已不是由恐怖片配樂出發,而是由Carrie這個少女心路演變歷程為中心點,所以,《凶靈》出現了兩首由Katie Irving主唱的歌曲《I Never Dreamed Someone Like You Could Love Someone Like me》及《Born To Have It All》, 其他配樂如《Contest Winners》及《Theme From “Carrie”》同樣以浪漫動人為主調,再玩出其不意的轉折變奏,當然亦不乏懸疑氣氛之作,事實上,《凶靈》電影配樂,極受當代電台及電視台選用的人氣名作,《幻海奇情》是最佳常客。 「恐怖源自生活」在40年前已成功呈現於《凶靈》,活在當下,人比鬼更可怕,只知道如果家中有鬼,驅鬼是必然,人應當自保家園,鬼怕人七分,更何況是來自鬼國的!

2016-06-14

當現代社會瀕臨精神崩潰,我們正活在一個絕望的恐懼年代…… 最近,剛閱讀了意大利馬克思主義思想家Franco Berardi最新著作《英雄-大屠殺、自殺與現代人精神困境》,以上取材自書面文案其中字句,內容從探究歐美轟動一時的無差別屠殺個案,如何跟資本主義與現代人集體精神處境連線掛鈎,所說的大屠殺,包括停不了的校園槍擊事件,及公眾場所的隨機殺人……等,近15年來,同類個案愈趨瀕密,據Franco Berardi分析所知,這類大屠殺同時牽涉到引人注目的行動及自殺意圖兩種心理狀況,如將Andy Warhol名句「15 Minutes Of Fame」延伸,是自我存在認定的異常極端手法。   香港沒有發生校園槍擊事件是萬幸,尚有槍械規管是何其重要,不過,還記得兩年前啟晴邨槍擊案嗎?你仍以為這裡好安全,活在當下,根本哪裡也不再安全,早前多齣荷李活電影不約而同出現同一句對白「No One Is Safe」是警世啟示,尤其身處香港,求生於如此高度密集生活模式下,心理壓抑潛藏多少隱憂,再不分成人小童問題,好聽一點,我們以全球最聰明為傲,實則擅於「食腦走精面」才是真相,這個政府從來不理甚麼是人滿之患,只懂搞出大量跨境罪孽,責無旁貸。   如果有全球最老積的小童指數,香港應該繼續當之有愧,你看早前小學派位的新聞報道,還說甚麼求學不是求分數,改為「求學等同求婚有數」就真,用8百萬買新樓為成功報讀名校,足以開心過中六合彩,又每月豪花萬多元報讀不同興趣班,功利主導的普世價值觀,跟港女求婚無差別;若你有留意全程訪問,似乎就只得怪獸家長樂在其中,身旁的子女們卻木口木面沒表情,是內斂得一點興奮也不容外洩,還是有苦自己知?   我會形容這是一場「夢了,瘋了,倦了」的怪獸家長競技賽,夢了,一切由他們的夢想出發,只憑「全為你好」四個大字,漠視子女的「真.意願」,或許他們已全面受挫於資本主義失衡扭曲下,衍生的一個弱肉強食困獸鬥世界,深信適者生存而不被淘汰,盲從「起跑點是輸不起」的歪理,結果,我們的下一代會變成怎麼樣?   2012年《我兒子是惡魔》主角Kevin曾經說過:「做一件事不需要有point,這才是真正的point!」好多校園槍擊策劃者的心路歷程跟背景不一樣,他們並不是瘋了才行事,獨立思考反比好多人更清晰,瘋了的是怪獸家長們才對,他們比任何人更恐懼未來,全心追捧「食腦走精面」世界觀,好像幾年前聽聞九龍區名校富家子弟,才只是小四學生,竟每月打本10萬元讓他們買股票學投機,亦有只得7歲小學生問家長:「銀行存款冇乜利息,點解唔開一個股票戶口?」8歲小孩子知道現時樓市高企,若然阿爺死後自己可以繼承物業賺大錢,跟著問父母:「阿爺幾時死?」   絕望的恐懼年代愈走愈近,未來的下一代注定兩極化,一是特訓成魔,為生存弄盡「食腦走精面」手段爭上位做領導,禍國殃民;一是自然淘汰,陸續上演一幕又一幕大屠殺加自殺個案;沒錯,這個資本主義制度下的貪婪遊戲,從來都是貧富懸殊,當世界經濟低迷、失業率高升、社會福利縮減嚴重之時,也同是富豪們身家財產暴增好時機,因為平民愈貧困愈失業,借貸金融需求量愈壯大,我們根本玩不起這樣偽善的大富翁遊戲。 倦了,最後怪獸家長才明白鳥倦知還,未免為時已晚,到時,倘若有子女苦主向雙親聲討「還我童真」,你還敢直言「全為你好」嗎?   執筆時,美國先後又傳來兩宗槍擊事件,新生代女歌手Christina Grimmie中槍身亡,槍手吞槍自盡,而奧蘭多夜店亦有槍手擊斃約50人及逾50幾人傷,當新聞已變成習慣,我們真的沒救了。 

2016-06-07

玩電音不同一般夾Band,大多數電音人偏愛獨立行樂,埋首於自家錄音室默默創作,一個人跟大量電音器材及電腦互動連線,時而Natural High,時而泛起「獨樂樂不如眾樂樂」奇想,Jean-Michel Jarre(下簡稱JMJ)也不例外,自七十至八十年代期間,仍以獨樂樂自居,九十年代開放改革,由1995年《Jarremix》邀來不同電音單位玩混音始動,1997年《Oxygene 7-13》繼續發放Remix新能量,到1998年先與小室哲哉在巴黎鐵塔玩只此一夜的Paris Live Electronic Night,再跟Apollo 440為法國世界盃獻上《Rendez-Vous 98》。 這位法國電音大師親和力無遠弗屆,以音樂會友式跟各國親善外交,到音樂圈內備受同行尊崇的大師級地位,從這個《Electronica》系列一呼百應的合作名單,可見一斑;去年首集《The Time Machine》先聲奪人,無論是同鄉三分親的M83及Air、英國Synthpop教父Vince Clarke、Bristol Trip Hop先驅Massive Attack主將3D、美國前衛實驗音樂女唱作人Laurie Anderson、德國電堂級樂團Tangerine Dream……首首喜出望外,擦撞多少電音新火花,正如碟題時光機器所言,JMJ企圖跟自己欣賞的不同電音單位,一起尋找電源之根,載譽而歸。 今年第2集取名《The Heart Of Noise》,JMJ則以意大利未來派實驗音樂藝術家Luigi Russolo,於1913年的著作《The Art Of Noises》為啟發藍圖,將有限變成無限的聲音轉載,所謂的Noise是最早源自十九世紀的機器成果。回看七十年代的JMJ,何嘗不是被列入未來派電音系,如今來到廿一世紀,他亦嘗試回到近一百年前,探索尋找當代的未來派是甚麼回事,真的回頭已是百年身? 首先,由法國Techno電音人Rone參與的《The Heart Of Noise》兩部曲揭序,Rone延伸去年《Creatures》專輯的配樂氛圍手法,Part 1合力創造一個盤古初開的音樂影像,Part 2萬物靜觀皆自得的演變體會,皆令人聯想起Terrence Malick《生命樹》影音互動,到Pet Shop Boys《Brick England》緊接登場,你可能有感PSB妹仔大過主人婆,生招牌編唱完全騎劫JMJ的原音風味,實則JMJ卻樂此不疲,提到未來派之論,PSB於近年先後發表過 《This Used To Be The Future》及《Memory Of the Future》,前者跟八十年代的未來派掌門人Phil Oakey共同分享,簡單一句「阿們」已灰得沒話可說。 實在,是次《Electronica》計劃,對JMJ最破格莫過於在Song-Oriented的玩創大不同,一直以玩電音純音樂為主,甚少出現有歌唱主導的流行曲式,所以,當遇上如PSB如此強烈個性化的電音單位,少不免自動調節融會貫通,也無需計較誰比誰出位,正如跟Gary Numan《Here For You》展示的一冷一熱卻水火相容表現,完全入型入格,又或Julia Holter《These Creatures》天使凡音配簡約電音,回歸JMJ早期的未來派風範,美不勝收,至於《Swipe To The Right》就更似為Cyndi Lauper度身訂造的八十年代流行曲風,也是整個《Electronica》系列最傾向主流大熱之作。 論話題性,找來Edward Snowden獻聲於《Exit》是焦點所在,JMJ巧妙以Techno玩快慢變奏,諷刺大數據時代的高速資訊生態,當慢活下來之時,Snowden才出來向大家發言,對科技意識與個人生活之間的覺醒提示,未來就是身不由己嗎?另外,將Primal Scream《Come Together》的Sample重建JMJ式的Techno舞曲新變奏《As One》,效果強差人意,只淪為很過氣的混音手法,當然,如果背後跟《Exit》人與電腦互聯網的Together As One相關又另作別論。 個人而言,全碟至愛是Sebastien Tellier參予合作的《Gisele》,重拾七十年代Synthpop好時代,Lead Syn主調鏗鏘動聽,節奏爽快,副歌轉入Sebastien典型的Lounge過門不失浪漫本色,跟PSB今年新碟單曲《The Pop Kids》內的《One Hit Wonder》同出一轍,願電音美麗直到不能,期待繼續會發生。

2016-05-31

如果你是法國電音大師Jean-Michel Jarre(下簡稱JMJ)迷,應知道今年剛好是其成名作《Oxygene》面世四十年周年,此碟也是JMJ出道以來的第3張專輯,之前還有1972年首張實驗電音的《Deserted Palace》,和1973年唯一的電影原聲《Les Granges Brulees》,沒錯,JMJ之後再沒有參與任何Soundtrack創作,只因不想步亡父Maurice Jarre後塵,跟他盡量保持距離所致,父子關係自5歲那年開始起變化,父親離婚後移居美國,於2009年Maurice Jarre喪禮上,JMJ表示,跟父親從未有過真正的父子情關係,一生中二人見面不到25次而已。   說回《Oxygene》,今年再沒任何周年紀念活動,或許1997年《Oxygene 7-13》玩完20周年續篇,2007年又來《Oxygene : New Master Recording》,30年慶生已了無新意,事實上,自此之後,JMJ真的潛伏起來,直至去年才真相大白,原來這些年來,JMJ正密謀部署一個龐大的音樂合作計劃,以《Electronica》為名,找來全球不同年代的電音單位玩互動創作,一切由重塑電音歷史體驗為出發點,2015年《Electronica 1: The Time Machine》先聲奪人,好評如潮,2016年再有《Electronica 2: The Heart Of Noise》緊接連線,繼續見證電音大師親和力。   地標演出 香港有份 個人而言,始終認為最精采的JMJ,盡在七十至九十年代初,即是1993年《Chronologie》為止,隨後愈玩愈乏魅且迷失方向是事實,其創造及專注力似乎已轉移到情迷大型音樂會製作上,以走遍世界各國著名地標策劃慶典大事創世界紀錄為己任,轉型為一位法國音樂外交大使身份,1994年香港大球場開幕典禮是最親切的難忘回憶,還記得時代廣場Tower Records的簽名會嗎?前後兩度到訪中國亦屬經典時刻,1981年北京及上海體育館是創舉,2004年天安門及紫禁城聯同4個中國音樂團體,合共260位樂師同台演出,現場直播收看超過1億人數亦開創以往新紀錄。 不說不知,是次演出又再凸顯強國非常本色,紫禁城內兩旁百年樹木由於遮擋視線之故,JMJ只是要求作包紮式處理,怎料演出前一日,有關方面卻突然將它們全部割除,令JMJ團隊頓感錯愕;另外,JMJ原想跟崔健於天安門廣場合作一首向Edith Piaf致敬的《La Foule》,最終卻因政治敏感問題而遭官方拒絕。   音樂復刻 跨代合作 若然你問我對上一張最喜歡是哪一張JMJ專輯?我會好快回答是2004年《AERO》,全名為《Anthology Of Electronic Revisited Originals》,即是JMJ特別重新編奏錄製自己的經典精選,基本上,編曲跟原版沒有太大出入,重點是JMJ以5.1多聲道環迴音效帶來不一樣的全新體驗,當年JMJ為方便更多樂迷所需,沒有選取更高規格的DVD-Audio及SACD,以DVD-Video形式發行,令大部分擁有DVD碟機的家居音響都可以欣賞到,十分窩心,實在《AERO》絕對是電音迷不可多得的誠品佳作,置身於JMJ的電音全包圍空間,非比尋常。 記得去年從網上得知JMJ這個最初以「E-Project」為名的資訊,已感到一份極期待的興奮,然後,率先於The Vinyl Factory唱片網站以限量版形式發售3款12吋黑膠細碟,立即引來搶購迴響,3個合作單位分別為3D of Massive Attack《Watching You》、Tangerine Dream《Zero Gravity》及Gesaffelstein《Conquistador》,迅速售罄是意料之事,當Bristol暗黑Trip-Hop代表及德國殿堂級電音經典組合,先後跟JMJ法式電音主義接上電緣,可是破天荒的電音互動歷史時刻。(待續) 

2016-05-17

先由一位家長不小心購買,然後被老師揭發沒收,跟著家長不平鳴出Post響警號,一發不可收拾,一傳十,十傳百,引來不同界別爭相抨擊,結果,城中又一熱話如此誕生,好多人忽然為之恐懼了,是小城大事,還是小題大做? 歸根究柢,明明一直相安無事,點解無端端引起風波,倒想知道該位家長最初是如何決定購買此書?以下純屬假設猜想: 1. 因為此書是書店內銷售榜冠軍之作,信心有保證。 2. 封面印有「上集瘋搶,六度加印,口碑繼承」宣傳字句,為免向隅,欲購從速。  3. 以為此書是電腦工具書,有助孩子上網之用。 4. 眼大睇過龍,將「恐懼鳥」誤當「憤怒鳥」。 5. 滿足孩子的個人意願。     其實,問題根本在於「不小心」三個字,就好似有些家長貪平,買大陸山寨廠玩具給小孩,出事後才找人問責,你在選購之前,是否好應該清楚了解在買甚麼東西?好明顯,該家長從來都沒有先行了解,更莫說自閱此書,便直接轉給孩子,直至被老師發現才恍然大悟。   一書二了,香港各界真的由「恐懼了」變「憤怒了」,一股作勢要除書害似的,再次見證低俗傳媒如何興波作浪之餘,也得配合一群自以為站在道德高地的推波助瀾,齊為這一代怪獸家長盲從護航,全不理解問題根源所在,實在替我們的下一代前景不感樂觀,不得不自求多福。   看看不同傳媒的譁眾報道手法,《Don’t Look西望》聯結家長淫審律師之類一面倒打壓,主持未睇過本書,即嚴正聲明自己唔會俾錢買呢類書俾小朋友咁話,跟住又四萬咁口,繼續介紹甚麼搵食十蚊餐,力推自己台熱播大陸劇,硬闖災區擾民一番表心意,活著就只剩吃喝玩樂,再為你送多張愛心贖罪劵,維穩和理非最重要之外,還有甚麼東西值得張望?翌日《生果日報》更以A1頭條大大隻字寫上「殺童烹屍小說」引人注目,不知者還以為又發生甚麼殘暴大新聞?奇就奇在,你們可以大模斯樣繪形繪聲,圖文並茂報道風化碎屍案之同時,淫審處是否又有待問責此每日一禁果呢?   「無眼屎乾淨盲」是視而不見,自欺欺人,偏偏卻是大多數,正如早前《十年》一樣,未看過就人云亦云多的是,稱之為小說更是大笑話,原作者本是一位大學修讀犯罪心理學者,自告奮勇深入Deep Web地帶蒐集世界各地的都市傳說,及恐怖奇聞,既探究分析現代犯罪個案,亦同時為我們揭露世界陰暗現實的另一面,內容有根有據,絕非甚麼原創小說,亦沒有任何譁眾取寵圖片作招搖,而Deep Web本身也非代表邪惡之意,暗網內藏好多不同資訊,所以,凡事不要只看表面,真相的定義往往藏於底層,也正如自己2007年一篇舊文《家長止癮》所說:「閣下既然想清楚要生BB,就應該好明白帶他們來到的,是一個甚麼樣的世界,有些實況並非視而不見,聽而不聞,就可以當沒有存在,反正他們遲早都會知道這世上是一樣米養百樣人,倒不如以平常心及較開放態度,從旁引導他們去認識這個世界,這才是閣下應有的責任。」   天氣有陰晴,世情何嘗不是,溫室都總有停電一天,廢青也不是一天煉成,政府宣傳片都不斷重複提示「要面對,要面對……」,就只怕有一天,當子女們反問閣下:「點解生存在呢個世界咁唔開心?」,甚至開始連跟你對話都免了,Shall We Talk都幫不到你,「踢波先嚟落雨」確實使乜驚,總好過「講波先嚟落淚」!   最後,以網台節目「無奇不有」的帖子金句完結:「香港人不需要上暗網,因為香港人每天已經活在暗網裡。」 

/136



C觀點

中原城市領先指數

廚神

旅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