醫ZONE -
2016-10-06

面前坐著八十多歲的鄭伯,本想跟他仔細談談胃癌的病情。鄭伯揮一揮手:「醫生,我明白你的好意。但我已決定順其自然,與我一起成長工作的朋友已逐一離開,子孫亦長大成人。多活一點時間,對我意義不大。」鄭伯原來年輕時是華籍英兵,聽他講「打日本仔」的故事,我知道他閱歷比我更廣。我不打算「班門弄斧」,去告訴他怎樣面對生死。 接著進來的是60歲的張女士。她經營美容中心,面容卻帶點滄桑。最近患上肺癌,可幸是可用標靶治療。有趣是陪伴她的兒子,不斷埋怨媽媽只顧工作,忽略身體健康。我跟兒子說:「你媽那年代的人,經濟還未起飛,生活艱苦,那年頭人人努力工作賺錢養家。甚麼身體檢查、及早預防的概念,根本就是天方夜譚。」張女士笑著道:「陳醫生,你真明白我們這些老鬼。」 跟著是一位患上乳癌的「Y世代」病人,準備進行化療。我跟她的討論內容,主要是圍繞她在互聯網找到的藥物副作用。每當我寫下一些解釋,隨即就是iPhone拍照侍候,走的時候,她給了我一個網址:「謝謝醫生給我詳盡的講解,我開了一個blog分享我的抗癌故事,請給我一個like,支一支持。」最後我在網站看見我的名字,可幸評語不差。 在忙碌中度過了又一個星期二上午,我熱愛這份工作,除了可以幫助有需要的人,也可透過聆聽不同病人的故事,來了解社會。香港地其實仍有不少好人好事,讓我們回味。 作者為中文大學腫瘤科副教授

2016-10-04

有人說,愛滋病?這個「世紀絕症」與我無關吧? 另有人說,愛滋病?又提?那是上世紀八十年代的事了。 更有人說,愛滋病呀,根本就是同性戀者咎由自取!  以上的對話,絕不是杜撰。是我們在日常進行的問卷中聽到的對話。或者,讓我先問一些基本的問題︰你記得AIDS源於哪一年嗎?AIDS和HIV兩者其實有甚麼分別? 我不敢肯定會有很多的人知道答案。事實上,普遍人對愛滋病真正的感染途徑也存在著謬誤。就我們接觸的公眾,很多人都會標籤AIDS與「外表骯髒」、「不檢點」、「淫亂」等等字眼息息相關。但我們每天幾乎與愛滋病感染者打交道,說句真心話,感染者根本與上述的字眼沒多大關係。 或者從另一層面去看︰就算某個人的私生活被形容為所謂的「濫交」、「不檢點」或「生活一團糟」,只要不影響他人,又與我們何干? 我們都是存活於社會上不同的個體。彼此擦身而過,在人生旅途上相遇上、交流過,互為影響,又分道揚鑣。大家既是獨立個體,也是唇齒相依。所以,我們毋須以自己的標準判斷別人的生活。每個人都擁有如何生活的自由。當然,這「自由」是以不影響他人福祉及生活質素為基礎的。 回看筆者剛才的提問,或有人反問了︰「其實AIDS在何年發生,又或者,感染者所面對的問題,我需要知道嗎?」 人,之所以與動物不一樣,就是我們擁有意識生活著。 你或者不會在乎有關這疾病的一切。但生命吊詭的地方也在於︰人,根本不可以獨存於世上,與社會上的所有資源 (包括他人) 完全割離。故此,「關懷 / 關注」這意義就浮現了 (請注意︰關注不一定包含著「同情」的意思)。 我們毋須強迫別人關懷某些事,因每個人都有權選擇自己想關注的議題。不過,自1984年出現首宗病毒感染個案後,科研人員至今仍未找到方法把AIDS病毒徹底殲滅,人類與「她」難免有所關連。如何關連著?為甚麼「我」跟AIDS有關係?下次再說。 作者為該會總幹事劉婉雯

2016-09-26

牙齒矯正科專科醫生提供專業的矯齒服務,為求診者解決較複雜及嚴重的牙齒排列問題。醫生若經診斷後發現求診者出現不同程度的牙齒不齊問題,可能會建議他們接受矯齒治療,例如最常見的箍牙治療等。不過,臨床上仍有不少求診人士對箍牙有所疑慮,不斷追問醫生︰「究竟唔箍牙得唔得?」 牙齒不齊雖不算疾病,但對生活質素以至整體健康的影響,卻不容忽視。有研究指,約一半亞洲人有相當程度的牙齒矯正需要、牙齒不整齊及咬合問題,其中約有30%人的牙齒不整齊程度屬嚴重或是矯正牙齒的需要性高,當中約有6至10%人屬極度嚴重。 面對牙齒不齊問題,求診者先要了解有機會出現的牙齒功能問題,如發音不正、咬合功能較差等;若有嚴重哨牙,更可能增加門牙受到創傷、以至撞斷牙齒的風險。 現時常見的箍牙方式,包括外箍、內箍及隱形牙箍等,牙齒矯正科醫生會為求診者解釋不同方式的特點,再就他們對美觀的要求、舒適度以至經濟考慮等,提供箍牙方式建議。 醫生會為對箍牙感到抗拒人士,解釋治療過程的細節及程序,釋除他們的疑慮,例如戴上牙箍後的正確清潔口腔方法、平日護理需知等。在箍牙方式選擇上,隱形牙箍對外觀影響較小,減少對日常社交生活的阻礙,有助部分求診人士更易接受,但使用者需依照醫生指示使用,例如每天配戴22小時、每2星期更換新牙箍等。作者為該學會牙齒矯正科專科醫生黃偉光

/136



C觀點

中原城市領先指數

廚神

旅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