醫ZONE -
2010-10-29

上海世博會已接近尾聲,遊人川流不息,整個外灘看過去黑壓壓一片都是腦袋,好不叫人膽寒心驚。到上海當日,入場人數接近120萬。這樣也好,大家都去了那邊,其他地方人就少了,趕上我原不喜熱鬧,也算是天賜良機。 這天一早去了龍華寺,它可是從宋代就開始存在的老古董了。也不為燒香拜佛,只是依稀記得年少時有長輩仙遊後在此處做了法事,吃過一場齋麵,很想來看一看。清靜無為之地,再野蠻再無禮再聒噪再不排隊的那些人也會有點起碼的收斂吧? 龍華寺旁有革命烈士陵園,這裡平日大概多有學校組織而來的學習團,這天卻也安靜無比。館外陽光明媚風景宜人,不乏坐在「草地保養中禁止內進」範圍內談情的男女,我的直覺是看上去很像在偷情,因為這邊人跡罕至很難被丈夫或老婆發現。館內是紀念百年來為新中國誕生而犧牲的民族英雄,有在日本侵華時期的,也有內戰時期的,用安靜的心情去看壯烈的往事,有一種難言的滋味。館內寥寥數人耳,卻有一對日本父女,也駐足凝視,如此的正視歷史,正視日本人曾給中國人帶來的災難,叫我肅然起敬起來。只是正值中日交惡,不便上前表達我的敬意。 走過陰森的地下通道,可參觀1931年「龍華二十四烈士」的就義之地,然後是看守所遺址。被蚊子大大的叮了幾口,心想蚊子若有烏龜的壽命,那今日叮我昨日或也叮了烈士,如此我的體內便流淌起民族英雄的鮮血,這該多好? 作者為執業精神科專科醫生

2010-10-27

2010年對香港營養學會來說意義深遠,因為今年是學會成立的第三十個年頭。 這些年來,隨著社會日益進步,醫學科技不斷提升,營養治療在醫學上的角色不單只用來改善病情,公眾更加期望透過健康飲食來預防疾病。 這亦是香港營養學會的其中一個使命。 現時,香港營養學會的正式會員分別為營養學家(Nutritionist)及營養師(Dietitian)。 兩者都是營養學的專家,對食物營養都有一定程度的了解。 他們都必須擁有跟營養學有關的大學學位,而營養師更需要在醫院完成指定的臨床實習,才可以加入香港營養學會,成為正式會員。 由於營養師具有相關的臨床知識及經過相關的臨床培訓,故此能為病人提供營養治療(Medical Nutrition Therapy),例如:設計及編排糖尿飲食治療,為癌症病人作營養支援,以及手術前後的膳食安排等。營養學家雖然未有經過相關的臨床訓練,他們對食物及人類營養都有一定的學術水平,主力從事健康教育、營養推廣及學術研究等範疇的工作。 到目前為止,香港並沒有為本地的營養人才成立註冊機制,以至近年衍生了不同的營養專業及各式各樣的營養課程。香港營養學會聯同其他的營養專業團體在過去的數十年不斷向政府爭取要求成立營養師註冊機制,藉此監管營養師的專業操守以保障市民大眾的安全。試想像一個患有腎衰竭的病人,他在飲食上有特訂限制,若果聽從沒有接受臨床訓練的營養「專家」,胡亂「戒囗」卻可加重腎臟負擔,影響病情。例如一個妙齡少女為求減肥,不惜盲目節食,結果因營養不良影響發育,更有機會患上飲食失調,影響深遠。 近年,有不少商業機構利用營養師或營養學家的身份來推銷產品以增加市民的認同,可是並不是所有產品都適合所有人士使用,廣告中有些資訊可能失實。 在現時未有管制的情況下,市民投訴無門。 在政府為本地營養師實施立法制度前,作為消費者,可以主動些查詢有關營養師的專業資歷,如有疑問可向本會查詢:info@hkna.org.hk。作者為該學會執行委員李鎧而

2010-10-22

南京東路外灘,小時候曾來來往往過無數次的地方,這趟世博期間的上海之旅,終於狠下跟錢包過不去的心腸,下榻在這裡歷史悠久的和平飯店。重新開張才數月,趁還乾淨。酒店也好,飯店也好,原與花心男子眼中的異性一樣,舊不如新。 開門進去是玄關,左轉衣帽間,都保留著從前的木質地板,踏上去略有起伏,感覺復古,很好。衣帽間連接浴室,設備應有盡有,只是太現代化了,廁所若弄成舊時馬桶模樣,那該多好?進門前行是紅木書桌,寬頻、三腳插座齊全,方便。右轉有歐式沙發,影音器材,寢室。床褥怕有一呎半的厚度,躺上去,有被包裹進去的感覺,能增加安全感,可惜被單不是絲質,不然更舒服。一切都很好,問題在哪兒呢?Check-in時說我在網上預訂了三間房,因為屬於必買必賣不能退房必須收我三倍的價錢。查清楚後,是酒店電腦系統出現錯誤。我死裡逃生驚魂未定,居然沒有半點免費住宿免費餐飲免費機場接送的心靈賠償!這些都算了,但是連禮貌性的道歉也欠奉,這與和平飯店的等級與地位就很不相符了。 世博期間,酒店門外南京路上人流如過江之鯽,地上卻出奇的乾淨,治安也出奇的好。留神一看,警察多,掃地的清潔工也多。原來認真的管一管,確實會有點進步。 作者為執業精神科專科醫生

/136



C觀點

中原城市領先指數

廚神

旅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