政經密碼 - 周顯
2013-06-06

安倍晉三意圖把日圓的匯價推跌,以振興出口,這個如意算盤究竟會不會成功呢? 大家都知道,這十多年來,日本已把國內的工業掏空了,很多生產線都搬到了國外,例如中國,去生產了。因為這種情況之普遍,因此,還有一個專門的名詞,去形容這件事,叫作「產業空洞化」。 大家亦應該知道,國家要把匯率打下去,是十分快的事,日本在短短的幾個月,日圓匯價兌一美元已經下跌了三成。 但是,要把產業轉型呢?那就並非一天半月可以造成,而是必須用持續多年的時間,才能夠慢慢的,把產業在本土重新發展起來。 所以,當日本銀行狂印鈔票時,資金都走進去資產市場,而不是用來振興出口,因為就短期而言,單靠產業增產,是容不了這麼多的資金的,所以大家都把錢用來炒股票、炒地產,相信香港人已經很熟悉這種現象了。 然而,狂印鈔票對於出口,究竟有沒有幫助呢?答案是有的。因為這幾年來,日圓的匯價不停地升,屢破高位,的確也影響了產業結構,加快了產業的空洞化。 所以,我們也可以說,在安倍晉三初登位時,日圓匯價是不正常的,所以必須作出一個調整,至少是調整回5年之前,它的狂升之前。 如果我們看歷史,這十幾年來,日圓盤旋最多的價位,是在100至120之間,所以,如果日圓回到這個區域,那是最為健康的,再跌下去,也沒有用了,對於其經濟,也沒有多大的助力了。這就是現時日圓的狀況。 當然了,如果日圓再用幾年的時間,繼續的去慢慢下跌,好讓產業有時間去逐步地作出調整,這自然是一件好事。但是,日本人能夠有這個耐性嗎? 有關日本的問題,實在太多太多,我作為一個常到日本購物飲食的哈日族,兼且是昭和史的愛好者,也實在有太多的話說,連說一年半載,也說不完,讀者不悶,作者也悶了。 所以,我決定了,多寫兩篇,就不寫了。 有關我是昭和史愛好者,我寫了一篇裕仁天皇是同性戀者的論文,絕對是獨得之秘,看看將會在那裏去發表。 最後是廣告一則:我的股票課程「炒股密碼班」的經紀人潘啟才要我在此刊登他的電郵﹕phemey@gmail.com,如果有興趣就讀,請發電郵給他。   作者為小說作家、報社主筆、股票投資者,吃喝活樂的專家

2013-06-05

日圓的持續貶值,是近期外匯界的大新聞,直至筆者執筆為文的這一個時刻,相比起安倍晉三在去年底再次登上首相寶座時,日圓兌一美元已經跌去了三成。 有的人認為,日圓的大幅貶值,有利於振興出口經濟,有關這一點,並非今天本文的主題。今天的主題是:也有的人認為,日圓的下跌,有利於振興日本旅遊業。 香港人和台灣人很喜歡去日本旅遊,而東京,更加是港台遊客所必去食、買、玩的聖地麥加,所以,在香港人的心目中,日本是旅遊天堂,更加是旅遊大國,想法是如此,實際上呢? 在2010年,東京的旅客是594萬人次,整個日本是944萬人次。這個數字究竟有多大呢?如果比較巴黎,遊客是2,900萬人次,單單一個城市,是整個日本的3倍,是東京的5倍。不算巴黎,只算泰國,一年也有二千萬人次,是日本的兩倍,但別忘記,日本人口是1.26億,泰國只有0.67億人,一半人口而有一倍遊客數量,遊客對於泰國的重要性,可想而知。 至於香港,同是2010年,遊客人數是3千萬人,是整個日本的3倍。但當然,這些遊客當中,大部分是來自內地的自由行,但也有七百多萬人是外國遊客,大幅拋離東京。然後,在這兩年之間,香港的遊客大增,到了2012年,到訪香港的遊客是4,861萬人次,上升了六成,日本更不可能有同樣的升幅。 我們也必須記著香港的人口,是7百萬,東京呢?是1,301萬人,大東京則是3,670萬人,如果連人口比例也計上了,旅遊業對於經濟的收入比重,更加是微不足道了。 事實是,大出港女們的意料之外,日本並非一個旅遊城市,除了香港人和台灣人之外,很少人會覺得日本或東京好玩,而日本和東京的基本建設也並非tourist-friendly。 在眾錯之中,至少有一點是對的:日本政府的確很想增加遊客,以幫助經濟,所以在近年來,它在大力發展旅遊業。在2003年,整個日本的遊客人次,只有594萬人,現在已經是增加了好幾十個巴仙! 至於日圓的貶值,固然有利於旅遊業,但是日本的出境旅客數目,至今仍然遠遠高於入境人數。 在2003年,日本的出境人數是1,310萬人,現時則是1,600萬至1,700萬之間,如果日圓貶值,首當其衝的就是出境的日本人,恐怕是得不償失!   作者為小說作家、報社主筆、股票投資者,吃喝活樂的專家

2013-06-03

自從安倍晉三在去年底「二進宮」,再次擔任日本的總理大臣(俗稱「首相),在政治上,他對中國強硬,加快修憲,是個右翼分子,在經濟方面,他最大的一招,就是強迫日本銀行,即中央銀行,推行弱日圓政策。 日本圓在戰後作出貨幣改革,在1949年初推出時,1美元兌360日圓,到了22年後的1971年,才升至1美元兌308日圓。在11年後的1985年5月,日圓的匯價是250,在當年的9月,在美國的主催之下,日本、聯邦德國、法國、英國的財政部長和中央銀行行長,在紐約的廣場酒店開會,決定了日圓升值的長期政策。在當年底,日圓升至200,到了1987年,升至120,然後在1995年,瘋狂地升到了79.75圓的歷史上高位。 高位之後,隨著日本經濟的衰落,匯價急速下跌,一直跌至2002年的130。然後在2002年至2008年之間,一直在100至120之間徘徊,2009年開始,又掉頭上升,升至2011年10月31日,大海嘯和核電廠危機之後,兌美元升至75.57圓,終於打破了16年前的紀錄。 安倍晉三在去年底出任首相之時,日圓匯率是84圓,但在安倍晉三力推之下,在我執筆為此文之時,已跌至103圓了。今天才有人和我說過,日圓匯價將會至跌120。換言之,這正是2002年至2008年的水平,這大約就是小泉純一郎當首相的時期。 小泉純一郎在2001年至2006年執政,正是近年日本經濟最好的時期,因此,他也是戰後當首相的時間最長的人,足足當了五年有多,只有吉田茂和佐藤榮作幹得比他長。但是,吉田和佐藤的那個時候,泡沫經濟還未爆破,首相這個位子是易當得多的。 順帶一提,佐藤榮作就是安倍晉三的外叔公,即是安倍的外公岸信介的親生弟弟。他是過繼了給佐藤家,又娶了松岡洋子當太太,所以兄弟不同姓。松岡洋子則是松岡洋右的女兒,松岡洋右就是推行德意日軸心的外交家,被判為甲級戰犯。岸信介也是甲級戰犯,後來也當過了三年多的首相。  以上的一番串連,是企圖說明日本政壇,不外是一群以生殖器官串連起來的政治貴族所壟斷的遊戲,雖然從戰前到戰後,換上了民主臉孔,本質上,還是換湯不換藥的。 小泉純一郎是少數可以幹到退休,自動下台的首相。安倍晉三就是他的指定接班人,第一次當首相,只當了一年,便鞠躬下台。這一次他的「二進宮」,意圖回到小泉時代的日圓幣值,其懷念good old days時的心情,是昭昭可見的。   作者為小說作家、報社主筆、股票投資者,吃喝活樂的專家

2013-05-30

因為張震遠事件,令到梁振英政府本來已很低的民望再下一城。繼麥齊光、陳茂波及林奮強之後,又來一單,這令我不期然的聯想到一件事:特區政府究竟是不是被人作了法,cursed了呢? 如果我們連前任政府的曾蔭權、許仕仁、湯顯明也計了上去,這個cursed的趨勢就更明顯了。 如果真有詛咒這回事,這咒應該是在梁振英當選行政長官之後,才爆發的,而且是連續不斷的爆發出來,沒有停過。不過,自從我出版了《梁振英出任行政長官的前因後果》之後,已經說過了,我將變成超級梁粉,所以不會再說他的壞話了。而且,我還是寫作科普作品《快樂的18條法則》的作者,應該不語怪力亂神,所以更加要閉口了。 不過,我這個人很信不過,講話完全不算數,所以,馬上又要說一樁鬼神了,不過,這次是引述友人的原文,是direct quote,與我本人無關。 這位友人說:「你知道為何這幾年來,『新鴻基地產』為何這麼黑?先是兄弟不和,繼而捲入官非?話說在2009年,環球貿易廣場(ICC)的地盤嚴重工業意外,工作平台從三十樓墜下,6名清潔工人死亡。6條冤魂,你可知道怨念何等之深,『新鴻基地產』作為業主兼僱主,當然是首當其衝了。」 「有無咁邪呀?」我問。「那有甚麼辦法解決?」我再問。 「打番場齋,做番場轟轟烈烈的大法事,希望化解到啦。」他說:「其實應該死了那6個人之後,馬上做法事,現在已經遲了。但遲做好過唔做,總之盡人事啦。」 前面說過,我不會再說梁振英的壞話,所以以下的一段,也不算是其壞話。 話說月前,梁振英被記者問到,如果啟動政改,要不要先諮詢問喬曉陽。梁的回答是:「rubbish」。 這句話當然是「rubbish」,因為這證明了記者不懂得中國政治。喬曉陽是中國政府的官員,全國人大常委會香港基本法委員會的主任。但是,正如我在《梁振英出任行政長官的前因後果》中的所言,梁振英如要詢問意見,應該是諮詢共產黨在香港的工(作)委(員會)書記,而不用詢問中央政府的意見。 行政長官和中央政府的關係,是公文來、公文往的公開關係,是不應有秘密的。 作者為小說作家、報社主筆、股票投資者,吃喝活樂的專家/逢周一、三、四刊出

2013-05-29

沒幾天前,蕭若元請一大伙人吃飯,我說起了,現時一千方呎左右的舊樓,最為抵買,反而是細價樓和豪宅,兩者都太貴了,前者在未來幾年,會有大量供應,後者則幾萬元一方呎,誰買得起呢? 朋友Ben是投資高手,他的回答是:「近月來,豪宅的租金大跌,足足跌了兩成呢!」 我說:「早說了,現時當豪宅的租戶,是最佳的消費,1%的回報率,管理費同折舊都唔止啦,計起上來,仲有賺添!」 然後,無巧不成話,我看到了報紙報道剛發表了的《香港物業報告2013》,原來在2012年,空置率是4.3%,合共4.79萬伙,但是實用面積1,722方呎以上的大型物業,空置率卻升至14.1%,即合共3,511伙,這是自從1985年,有紀錄以來的最高紀錄。 不過,實用面積少於430方呎的小單位,空置率只有2.3%,是1991年以來最低的紀錄。 豪宅的空置率這麼高,理由只有一個,就是回報率只有1%,倒不如不租出去,留下來交吉出售,更為划算。然而,當市場的流通性銳減,賣不出去時,那就有點兒麻煩了。 我在這兩、三年間,寫過一系列的社論,引用過政府的數據,指出香港有260萬個住宅單位,但只有235萬個家庭,前者多出了25萬個住宅單位。 所以,我得出了結論:就是香港並不缺乏住宅單位,但是卻缺乏一千方呎以上的大單位,這叫做「升呢盤」,是我第一個發明這名詞的,葉劉淑儀議員卻採用了這說法。 當時的我認為,政府大量興建小單位,是錯的,應該大量興建中型單位才對。但是,現在我看今日細單位的價格堅挺,現實是檢驗理論的唯一標準,所以,我也必須要修改我的說法:細價樓的確是供應量不足,所以大量興建是沒錯的。 現時我的解釋是:一家四口,兩老加兩個未結婚的子女,在定義上,是一個家庭。 但是,這兩個未婚的子女,都想搬出去自住,這就構成了一個家庭,卻有3個住宅單位的需求。 一對戀人,還未結婚,自然不算是一個家庭,但是,他們卻正在打算買樓結婚,只是因為樓太貴了,買不起。 這又構成了另一個沒有家庭,卻有買樓需要的例子。所以說,盡信統計,不如無統計! 作者為小說作家、報社主筆、股票投資者,吃喝活樂的專家/逢周一、三、四刊出

2013-05-27

上周說了電訊商的不良經營手法,其中包括了濫收費用、永遠取消不到戶口,呃客戶的頻譜,諸如此類,數之不盡,我想,香港人十居其九,都領教過其惡行了。 我曾經想過成立一個「反對電訊商不良經營大聯盟」。它的工作,就是專門為受到電訊商的壓迫的人出頭,去寫信、去投訴、去找電訊商麻煩,以監察它們的惡行。但是,這得需要兩種支援,一是大量的義工,另一則是辦公的地方。 朋友之中,有人有很多空置樓宇(如果政府收物業空置稅,他們就大鑊了),可以借出辦公室,其人就是謝偉俊和白韻琹。於是,我也找過他們免費借出辦公室。 「支援這些電訊商的苦主,可以得到市民的支持,在政治上,也大有好處呢!」我遊說。「但我卻沒有受到過電訊商的欺凌。」謝偉俊說。「我也沒有受過。」白韻琹說。 追問之下,原來他們全都是由秘書代辦,咁就梗係啦!吹脹! 上周也說到過,政府要收回電訊商的部分頻譜,這令我想起一些歷史故事。 在上世紀的七十年代,發生了很多的政變,很多還成功地奪取了政府。這些政變是怎樣進行的呢? 通常是由一些中級將領,如上校之類,因為這些才是真正的帶兵之人,將軍只是行政管理者,不帶兵。這些上校之類的,只須攻佔了兩個地方,政變就成功了一半:第一個是政府大樓,第二個呢?就是電視台。 他們在電視台,公開宣布政變成功,如果市民接受,軍隊也接受,不來挑戰他們的政變,就大功告成了,那位上校之類的,可以做總統,又或者是革命委員會的主席,諸如此類了。 換言之,得到傳媒,獲得了話事權,就是政變成功的關鍵。由此可知傳媒的戰略地位。  現在世界進步了,以前是電視台,現在呢?現在當然是電訊商了。如果你要獲得一個政府,除了發訊息給每一個人之外,大家手上的3G手機,將會同時播出新政府的畫面訊息,告訴全港市民:(假設咋)政府已經根據《基本法》十八條,「因香港特別行政區內發生香港特別行政區政府不能控制的危及國家統一或安全的動亂而決定香港特別行政區進入緊急狀態……」 現在大家可知道了電訊商的重要性,那麼,中央政府又怎能讓香港人壟斷了電訊業務,又怎能不設法令到「中國移動」(941)成為全港最大的電訊商呢! 作者為小說作家、報社主筆、股票投資者,吃喝活樂的專家/逢周一、三、四刊出

2013-05-23

話說香港政府的4個3G牌照,將於2016年10月到期,按照合約,政府可以收回三分一的頻譜,但是按照以前的慣常做法,政府會自動續約,一切照舊。但這一次,政府的建議出人意表,就是把收回來的頻譜,重新拍賣,這當然是大出一眾電訊商的意料之外。 香港政府這種做法的原因,正如我一向的所言,是為了政治。 拍賣的頻譜,其目的那還用說,真的是路人皆知,當然是會給「中國移動香港」買進,目的就是讓它成為了全港最大的電訊商,市場的領導者。 根據香港電訊(6823)主席李澤楷的說法:「情況猶如政府向市民徵收人頭稅,流動電訊費一定會加」。為甚麼呢? 數碼通(315)總裁黎大鈞說,由於收回部分頻譜,會影響網絡質素,所以要增加基建投資,因此要把成本轉嫁到客戶的身上,而加幅可能高達40%。 和電香港(215)董事總經理黃景輝的說法也差不多,認為政府在不必要的情況,增加電訊商的經營成本,電訊商或須把成本轉嫁給客戶。 好了,現在一個經濟學的基本問題來了,收回頻譜,重新拍賣,令到電訊商增加基建,結果真的是加價嗎? 經濟學ABC,對,是ABC,連101也不是,因為101是大學的基本第一課,ABC只是常識,程度比101更為顯淺。經濟學ABC說,價格是由供應與需求,即是供求關係而造成,和成本無關,更加與固定成本無關。 如果政府收回頻譜,然後銷毀掉,供應少了,電訊商重新興建網絡,花了大錢,把供應回復原來,結果當然是加價。但是,現在政府是收回頻譜,重新拍賣,在這方面,供應完全沒有減少。 另一方面,電訊商要重新鋪設網絡,把這筆數也加了上去,總供應量反而加多了。 簡單點說,供應量增多了,結果只有一個,就是減價。這就是收回頻譜,重新拍賣的後果,也是經濟學ABC。這些電訊商諸多藉口,不是不懂經濟學ABC,就是虛聲恐嚇,欺騙無知市民。 不過,欺騙無知小市民容易,當然欺騙不了精明的周顯大師,所以我就要在這裏,把他們的謊言戳破出來。 為甚麼我要這樣做呢?喂,在香港,誰人沒有被無良電訊商的不良經營手段欺凌過呢?我既然也是受害者,當然同他們誓不兩立、誓要戳破了。   作者為小說作家、報社主筆、股票投資者,吃喝活樂的專家

2013-05-22

「本世紀減肥奇蹟」孫柏文是「白銀戰隊」的隊長,長期看好兼長期持有白銀多年,我當然不敢和他去爭奪「白銀隊長」這個名銜,再說,要爭,也爭不贏他。不過,近來我倒有一隻看好的股票,而且在密密購買,已經買了不少,就是「中國白銀集團」(815)。 它是在去年底上市的,招股價是1.18元至1.68元之間,發行了1.588億股,結果以1.18元上市。 對於白銀的前景,我當然沒有孫隊長那麼的看好,但是,炒股票啫,又不是做人世,我看好一隻股票,並不一定因為它的前景良好,只是認為它會令我贏錢,如此而已。 事實上,我專門投資垃圾股票,也已經是人所共知的事實了,就算是我向來看好的「思捷環球」(330),也是藍籌中的垃圾股,在我大力推薦兼出錢買入後,不到半年,已經被剔出藍籌股的行列了。 我購入的「中國白銀集團」,當然也不是看好它的前景,也沒有打算同它守至天長地久,只是認為它在去年底上市,那時的氣氛不好,莊家必定是拿到成手都係貨,現在趁個市好轉了,必定乘機炒高,出貨套現,如此而已。 現時白銀的價格大約是黃金的40分之一,在歷史上,黃金和白銀的比價是由埃及時代的1:2,到古時的1:10,以及近代的1:16,現時的1:40是歷史低位,但亦千萬不要忘記,白銀價格是不斷下跌的,這是一個大趨勢,這即是說,白銀和黃金的比價,就是白銀大升,也絕對不會回到當年的1:16。 但是,論到儲存量呢?在1940年,世界黃金的儲存量是3萬噸,現時是16萬噸,增加了5倍。但是白銀呢,則從30萬噸,減至3萬噸,足足減少了九成。 換言之,黃金的供應量是多了,但相對價格也是升了,白銀不停在消耗著儲存量,但銀價卻一直沒升。 我的看法是,白銀作為金屬貨幣,如果根據希臘人虛構的傳說,在公元前7世紀的的Argos國王Pheidon已經開始了,歷史比使用黃金還要悠久。 但是,白銀作為一種貨幣,在金本位的出現之後,在1935年,連最後的銀本位國家:中國也改用法幣(fiat money),停用銀本位,白銀的貨幣價值已經壽終正寢,再不復回了。 所以,白銀只能夠視為一種金屬,而且不能視為貨幣,當然更不能和黃金比較,自然更不會大升了。   作者為小說作家、報社主筆、股票投資者,吃喝活樂的專家

2013-05-20

初來《am730》報到不久,我想有必要在這裏申報一下利益,披露一下自己的持倉情況,以符合現今《證券條例》的「披露為本」大原則。 整個市場都知道,我是「思捷環球」(330)的大好友,持有其股票。不過,當日為了申請「李寧」(2331)的額外供股權,我沽出了「思捷環球」。 日前,當它宣布了盈利警告,以及被剔出恒指成分指數時,我又趁低買了一點,但買得不多,如果它再下跌,我會再買。 「李寧」的中籤率不高,我用了五百萬元去申請,只中了十萬股,但現在股票還未到手,未沽得,所以講也多餘。 大家都知道,我持有過千萬的「宏通集團」(931),我當然十分看好它,認為它會跑到一元以上,但當然了,這只是「認為」而已,一旦有甚麼風吹草動,我會先跑,而且是會在沽光了之後,才會通知各位讀者,事關重大,讀者有怪莫怪了。 我還持有「中國威力」(6828),不過,它的股價也是跑了上去,目標價不詳,見步行步。 另一隻是「中國天化工」(362),不過已經沽出了一半,只剩下二百萬股,賺少了,好揼。 以上的這些股票,都是已經買了,並且已經升了上去,已經賺了錢的。 而下列的股票,則是處於「觀察類別」,正在等候好的時機,就會下手購買。 好的時機,指的是第一,沽出了一些賺錢的股票,手頭有現金,就買。第二,它的價格稍為調整,價錢變得太便宜了,就借錢都買。 第一隻是「瀚洋控股」(1803)。我的看法是,它在拆細後,將會大炒。日前它的股價從2.55元震倉,至2.1元,我本想等它再跌一點,才去入市,誰知猶豫之下,已經急彈了上去,現時頗為後悔。 第二隻是「東麟農業」(8120),純粹是炒消息,但消息來源的往績十分堅,連中幾隻,為了不要贏錢冇自己份,所以很想買。 要知道,如果有人給了貼士,而自己沒買,該位線人會在股票升後來電﹕「吓,乜你無買呀,咁失敗都有,塞錢入你袋你都唔要!」 正是錢銀事小,被揶揄的面子事大,所以,多少都一定要買一點股票,以作存貨。 最後一隻是「中國白銀集團」(815),由於篇幅有限,下次再談。   作者為小說作家、報社主筆、股票投資者,吃喝活樂的專家

2013-05-13

沒多久前,我有一個好朋友想搞借殼上市。當然了,要借殼上市,很多時要找人買股票,人們當然是在高的價位買進這股票,到了後來,虧本是幾乎肯定的事。 「我可不想別人虧本。」朋友躊躇說。 「那你就別要做這樁交易了。」我說:「沒有人虧本,交易的成本誰來付?」 「可不可以有兩全其美的方法?令到我既可以造成交易,買股票者又不致於虧本。」 「你的公司每年的盈利是多少?」我問。 「大約有四千萬元。」他說。 「那你可以這樣做:你的公司每年派息二千萬元,股東收了這筆錢,便算是投資股票的回報了。」我說。 「但是,股價照樣是會大跌呀,他們始終是虧了本。」他說。 「你可以對股東說,公司的股價是高是低,是市場的問題,你也無能為力,因為你是正當商人,不炒股票的。」我說:「總之,你把公司做好,年年賺錢,年年派息,已經是盡了責任,也沒有欺騙他們。」 「但我把現金拿出去派息,豈不是虧了本?」他問。 我說:「你可以把派息,視作為付出的利息。人們用錢買了你的股票,等於是借錢給你,你派息給他們,等於是他們借出這筆錢的利息。」 「如果這樣去計算,」他馬上明白了:「這筆利息的息率,可是遠遠低於銀行的利息呢!」 跟著我又說:「在借殼上市之後,你已經擁有了公司的一半股份,每年派息兩千萬元,你也可以得回一千萬元,計算下來,派息的成本不過是一千萬元而已。而一隻創業板的殼價是一億多元,你已經是大賺特賺了。」 「一億多元的殼價,一年派息一千萬元,長期下來,點豉油都點乾了。」他說。 「但是你利用這隻殼,一年都不止賺一千萬元啦,而且遠遠不止添!」我說:「不過先決條件,當然是你懂得如可去玩,否則就天都幫不到你了。」 他還在想,我補充了一句:「一年派息兩千萬元,唔通叫你派足十幾年咩!十幾年之後,都唔知乜嘢世界,股災都爆發咗幾次,第三次世界大戰又唔定,你的朋友說不定已經死了幾個,更大的可能是早就沽出了股票,還用得著講信用嗎?總之,你求其派上三年五年的股息,已經是盡晒人事,以後的事,誰也怪不得你!」 朋友恍然大悟,拜服而走。 小說作家、報社主筆、股票投資者,吃喝活樂的專家/逢周一刊出

2013-05-06

這是我在《am730》所寫的第一篇文章,所以我想作出一些導言性的闡述,在下文,我將會說出我對香港的金融市場在可見未來的看法。 正如我在《梁振英出任行政長官的前因後果:中國共產黨收回香港的70年大戰略(1977-2047)》中的說法,在未來的香港,政治上的主軸,將會就是共產黨將以梁振英政府為工具,收回香港的自治權。因此,在金融政策上,也會因而配合,換言之,香港將會變成和內地一樣,由政治控制經濟,而我們要在金融市場活動,非得理解政治風向不可。 我的不看好樓市,除了因為樓價周期的因素之外,還是因為政治因素。香港的地產霸權實在太過霸道了,而共產黨一貫以來的作風,就是在統治之前,首先「鬥地主」,正是「臥榻之側,豈容他人酣睡」,地主不鬥,何以奪權? 如果按照樓價周期,香港的樓市應該還有幾年好走,但是,當政府決心打壓時,樓價便難免無運行了。 我的投資格言是:「千萬不要與政府作對。」我的看法是,樓價在距離高位下跌了一至兩成之後,在未來的兩、三年間,都會維持這個價格,不會大升,也不會大跌。 這就好比在1998年至2001年時,樓價大致上不動,直至2002年至2003年,樓價才開始崩潰下來。這是因為樓價在大升時,很多人不敢購買,累積了大堆的購買力,所以當它初期下跌時,這些市場上的購買力便釋放了,價格就可以穩住。 這好比炒股票做莊,莊家派貨最多的價位,不是最高位,而是下跌了幾成之後,因為這時會有更多的散戶「貪平」入市。 總之,香港地產發展商出局,內地地產發展商入市,這應該是未來地產市場的主軸。 至於電訊業,因為電訊是政治敏感的行業,不可能全由港人操控。所以香港政府決心按照合約,收回三分一的頻譜,自然是交給中國的經營者了。在可見的未來,中國電訊商將會逐步加入香港市場,因此,所有的香港電訊商,都不會有好的前景。我自然也不會建議買入。 我的好朋友Jason說,香港只有一隻值得長期投資的股票,就是「中電」(002),但我的看法,則是連「中電」也不能買。因為不出3年,政府就會研究要兩電把電網交出來,電力公司只負責發電,外國政府大部分都是這樣的了。 總而言之,以上這些由本地權貴所經營的「官商勾結股」,一隻也不能沾手。   作者為小說作家、 報社主筆、股票投資者,吃喝活樂的專家

/136



C觀點

中原城市領先指數

廚神

旅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