政經密碼 - 周顯
2016-11-21

我在3年前已大講港獨問題,但直至今天仍有不少民主派政客認為港獨不成氣候,是偽命題。這些政客當然胡說八道,因他們一來想為自己撇清,不要使人誤會(或發現)自己所言所行促進港獨,二來作為民主派成員,也樂見中央忽視港獨,令港獨坐大,對自己的形勢大大有利。 在不久前的調查,說有17%香港人支持港獨,首先17%已不算少,在比例代表制下,已經足以令到支持港獨的議員,進入議會,如劉小麗、梁頌恆和游蕙禎。 其次是在中央政府武力壓港,有解放軍駐紥,而且還有經濟掛鈎,隨時可以斷水斷糧等等不可抗拒的因素支持之下,還有17%的香港人支持港獨。如果沒有以上的利害因素,而是港人可以自由心志,完全沒有成本和損失地自決獨立與否,相信香港人有70%支持獨立,也許還不止。 所以,民主派故意淡化港獨問題,是欺騙公眾,而建制派也不敢真正地說出支持港獨的人是如此之多,則是為了避免「為匪張目」,也是欺騙公眾。 如果你問我,究竟是不是支持港獨,我會回答:「我是研究歷史的,正是分久必合,合久必分,獨立和統一都是常常發生的事,在我的心中,沒有中華民族大義,更加沒有香港民族,皆因兩者都是騙人的。再說,我是加拿大人,港獨與否,關我屁事!」 我唯一著重的是利益問題。對我有利的,咪支持囉,對我有害的,咪反對囉。 港獨分子常常說,獨立後經濟沒問題,供水沒問題,食物沒問題,這在某程度上,是對的,問題只有一點,就是時間性。路是人行出來的,一個國家只要獨立的時間夠長,一定可以找到出路,也一定會被承認,這好比國共分割海峽兩岸而治之後幾十年,如今居然又成為了盟友。 由此可見,港獨固然是不可能,假如港獨分子的假設全部發生,即是支爆、中國分裂、美國勢強、港人團結兼且不惜武力等等,連中了幾次六合彩頭獎,因而獨立成功之後,只要有一百幾十年的時間,中港關係照樣是可穩定下來,香港是有機會又一次繁榮的。 不過,我從來不買六合彩,年紀也不小了,生命也等不及由獨立後以至重新繁榮的過渡期,所以,我為了利益,只能反對港獨。對,我就是那種維護既得利益的老鬼,但至少我老實,不去騙人。 作者為小說作家、報社主筆、股票投資者,吃喝活樂的專家

2016-11-18

希特拉才是狂人,特朗普不是,希特拉從政目的是為了改變國家,特朗普從政目的只是為了當總統,故此在美國,也沒有人相信特朗普真的會把其近乎瘋狂的政綱付諸實行。 事實上,其政綱有一部分根本是無可能實行的。例如說,要建築一座巨大圍牆,隔住墨西哥邊界,這當然是有可能的,但要墨西哥政府付錢,就不可能了,因此,只能不了了之收場。 至於跨太平洋夥伴協定(TPP),縱是特朗普沒當選,也不無爛尾的可能,包括希拉莉在內的大量民主黨人,均反對TPP……不過,我今日講的,主要是特朗普和日本的關係。 很多人以為,特朗普是要撤出亞太,他的當選,也令到不少中國人心裏暗喜,以為是中國的機會來了。但這恐怕是空歡喜一場。 在近年來,美國對日本的基本國策,正是讓日本負擔更多的防衛工作,以減輕美國的負擔,因此,特朗普的政綱,卑之無甚高論,不過,是加速了這趨勢的發展,並非破天荒的新意。 好聽點說,這是提升了日美同盟中日本的地位,難聽點說,這是放狗咬人,也即是把日本鬆綁了。可以預期的,日本的憲法第九條將會一步一步的放寬,在可見的將來,還會擁有核武器。畢竟,以日本的能力和核原料儲存量,它要造出核彈,只是半年間的事而已。 如果查溯美日關係的歷史,早在明治維新的年代,美國已經大力支持日本,尤其是老羅斯福的年代,日本根本是他一手扶持出來,例如說,從甲午戰爭至日俄戰爭,戰後的和約談判,美國都介入其中,偏幫日本,至於美日貿易的大幅進展,更加是增長了日本的經濟實力。 這其中的原因是聯日制俄,直至二戰之前,日本居然和蘇聯和談,又侵略了大半個中國,這變成了日本對美國的威脅比蘇聯更大,美國唯有又變回了聯俄制日。 從此觀之,在這一百多年來,日本向來是被美國擺布,玩來玩去,對付東亞強權的橋頭堡,美日同盟的歷史比大家想像中還要悠久得多。特朗普讓日本的軍事實力壯大,去制衡俄羅斯和中國,反而正是美國的基本國策。 所以,特朗普執政,美日同盟在太平洋的總軍事實力只會更強,中國根本沒有開心的理由。 作者為小說作家、報社主筆、股票投資者,吃喝活樂的專家

2016-11-17

建制派支持人大釋法,非建制派卻認為人大釋法是對香港原有普通法制度的僭建,這裏並不打算討論以上議題,而是打算用另一個角度探討香港的普通法系統。 一般來說,普通法系統指的就是英美法律系統,然而,這只是一個統稱。 第一,英國本身的普通法系統,也有系統之外的法系,例如衡平法。嚴格來說,衡平法也曾經是對普通法的「僭建」,但「僭建」的歷史已經太過長遠,很多人也就忘記了。 第二,因此,你可以說,英美法系就是普通法,也可以說,英美法系是以普通法為基礎,再混進別的法律系統,所糅合出來的混合體。兩者均對。 第三,法律作為一種建制,是與時並進,不時因應當時的需要而變更的。沒有一套法系是永遠不變的。 第四,在這個世界上,除了英國和美國之外,還有很多國家,都是實行普通法的,隨便數數,有澳洲、新西蘭,南非、印度、肯尼亞及牙買加,一共有幾十個之多,但每個國家所實行的普通法,既是大同,也有小異。 第五,在殖民地時代的香港,其普通法也與英國本土不同,先不論本地的立法,單單是最高的上訴機構,香港是上訴到樞密院的Judicial Committee,英國本土以前是上議院,現在則是最高法院。   《基本法》第八條說:「香港原有法律,即普通法、衡平法、條例、附屬立法和習慣法,除同本法相抵觸或經香港特別行政區的立法機關作出修改者外,予以保留。」 換言之,香港的普通法的法律地位,是在《基本法》之下,如果《基本法》和普通法有矛盾時,就要以《基本法》先行。這即是說,「僭建」是合法的,但「合法僭建」的大前提,則是該法是與《基本法》相矛盾。 這裏並不打算討論人大釋法究竟是合法僭建,還是非法僭建,我的結論只是說,正如前文所言,普通法系有很多不同的版本,例如加拿大的魁北克省,其普通法便糅合了法國殖民地時代的大陸法。香港實行的,你喜歡也好,不喜歡也好,事實就是「有中國特色的普通法」,這是必然的劇情發展,不過,當然很多人會說:「我也一早料到,只是沒想過來得這麼快啫!」 作者為小說作家、報社主筆、股票投資者,吃喝活樂的專家 逢周一、三至五刊出

2016-11-16

很久沒有說股票了,因為市況不佳,市場沒有動力,揪出來講的股票一定要是實力十足,無得輸嗰隻,千挑萬選之下,點燈點出了「佳寧娜」(126)。 「佳寧娜」是一間很有名的潮州酒樓,我常常去那裏打牌,價不貴而物美,算是性價比很高的餐廳。據知,它的創辦人之一詹培忠,因和八十年代初期叱咤一時的「佳寧集團」稔熟,遂為餐廳取了這名字。不過,現時詹培忠已完全退股,但當然了,我和他的公子劍崙去佳寧娜吃飯時,還是很有面子。 「佳寧娜潮州酒樓」這品牌在北京、武漢、海南、昆明、香港及深圳等等都有分店,還有一些餐飲業務如「味皇」,以及麵包店,海南的食品廠,月餅、粽子等等,都是屬於「佳寧娜」這間上市公司旗下。 這上市公司本名「達成集團」,在1991年上市,本來經營製衣,但在2008年已經終止了製衣業務。   現時它除了經營酒樓之外,還有地產發展及物業收租業務,遍及深圳、東莞和湖南省益陽市等,有商場、住宅及酒店,也在香港持有工廠大廈、寫字樓及商舖等物業投資,我本人,也是很多香港人熟悉的,相信是深圳佳寧娜友誼廣場等。此外,它還有商貿與物流業務,例如華南國際工業原料城、華東國際商貿城等…… 這些地產項目,在近年內地房地產價格急升,自然也賺取了很多的資產升值。現時它的資產淨值是58億元,但股票市值大約10億元,市盈率不到8倍,折讓大得離了譜,息率有4%,52周的高低價是0.67元至0.9元,可以說是非常穩定的股票,幾乎是不會輸錢的。 這公司的大股東是馬介璋和馬介欽兄弟,這兩人是潮州幫的大佬,身家絕對是百億級數,前者是前全國政協、潮州商會永遠會長,銀紫荊星章,後者是廣東省政協及九龍潮州公會永遠榮譽會長,至於馬介璋的公子馬鴻銘,也是「佳寧娜」的執行董事,亦是「玩具大王」蔡志明的女婿、蔡加敏的丈夫…… 看來,「佳寧娜」這股票不止是「此馬來頭大」,而是整個「馬」房均是來頭大,在這個市場沒有momentum的情況下,要挑出一些沒有downside的股票,我選中了此馬。   作者為小說作家、報社主筆、股票投資者,吃喝活樂的專家 逢周一、三至五刊出

2016-11-14

手上有很多熱門題材可寫:特朗普、釋法、經濟,還有好幾隻研究出來的股票,但今天擱下不寫,先寫《龍虎門》。原因一,我是它的長期讀者,原因二,剛買了一本。 日前有一則花邊新聞,說《健力士世界紀錄大全》最長壽的漫畫《烏龍派出所》完結了。查《烏龍派出所》創刊於1976年,40年間從未斷過連載,但《龍虎門》前身《小流氓》創刊於1969年,初時出版日期不定,但自1975年起在報紙連載,其後從未脫期,因此,《龍虎門》應比《烏龍派出所》更早,只是沒有人去通知《健力士世界紀錄大全》而已,黃玉郎本人沒這樣做,擁有《龍虎門》版權的「文化傳信」(343)也沒這樣做。 美國有些漫畫的歷史比《龍虎門》更悠久,如《蝙蝠俠》,自1940年出版至今,但它是月刊,《龍虎門》則是周刊,《烏龍派出所》則每周連載。 查《小流氓》出版的第一期,黃玉郎已是漫畫界數一數二的暢銷作家,也許只在寫《老夫子》的王澤之下。《小流氓》相比黃玉郎前期創作如《小魔神》和《小傻仙》,只是多出了一個元素,就是今日所稱的「熱血」,也即是少年、奮鬥、友情、成功……總之,它獲得了前所未有的大成功。 在香港的連環圖史上,《龍虎門》的全盛時期是在「玉郎機構」,即「文化傳信」前身,上市時為1986年,每周銷量約在12萬至14萬之間。馬榮成的《中華英雄》銷量雖有20萬至22萬本,但卻是雙周刊,故總銷量還是以《龍虎門》佔優。再說,《中華英雄》從1980年開始出版,只是在1985年至1990年的5年間每期銷量超越《龍虎門》。 單單以銷量計,再計算通脹因素,《龍虎門》很可能是世界史上總銷售額最高,賺錢最多的漫畫,肯定超越了十億元。 自從黃玉郎不寫《龍虎門》,他的二弟子張萬有也不寫,它的銷量也愈來愈低,在2000年,索性從第一集起,把故事從頭講起,是為《新著龍虎門》,其間又出版了多本平行時空的外傳故事,例如《王小龍傳》、《火雲邪神》及《石黑龍傳》等等,真是一頭生金蛋的鵝。 《龍虎門》本身就是一個很有趣的商戰故事,奈何篇幅所限,有機會再寫。 作者為小說作家、報社主筆、股票投資者,吃喝活樂的專家。

2016-11-11

行政長官梁振英親自上陣,推出了前所未有的新辣招,坊間當然有很多評論,有贊成的,也有身受切膚之痛而反對的,但我看,沒有甚麼人真正認識辣招的含意,部分評論員對房地產政策的知識,不過是市井之流的水平,因此必須出手指導之,以正視聽。   從市井的角度看,樓價高,錢不足夠買樓,上不了車,有樓者,則賺取樓價升值,這非搶非盜,完全合法,樓價升也證明了經濟繁榮,難道樓價不升反跌,引致財富蒸發,反而較好嗎?   市民從自己的荷包著眼,無可厚非,他們也沒有這個智力和知識,去作出政策性的分析,但政府和評論員本來應該有的,但卻沒有。 辣招是一種需求管理,需求管理的本質,就是並沒有提供新供應(廢話!),即是不能白白的變出新的樓宇出來,自然也無法提高人均居住面積……因此,需求管理,即辣招,並不能改善市民的居住環境。   再換一個方向去想,樓價的高低,市民能不能夠上車,照樣不能提高人均居住面積,也不能夠提高樓宇的建築質素,照樣不能改善市民的居住環境。說穿了,市民的能上車與不能上車,不外是你賣給我、我多了樓你少了樓的零和遊戲,當事人固然是0與1的分別,但卻無補於大局。   事實上,能夠改善市民居住環境的,只有一種方法,就是提高供應量,而這新供應量的平均建築質素,是高於以前的平均數。但在2002年至2012年這10年間,由於政府太笨,負責監察政府的評論員也太笨,供應量被樓價牽著走,造成了供不應求的現象。   製造土地不是一天一月的事,而是經年的開發,10年的短缺,要10年的努力,才能夠抵消。所以,在可見的將來,還未能回復到供求的平衡,政府只有依賴需求管理,即辣招。   前已言之,辣招並不能改善市民的居住環境,不過,由於房地產是現代社會的最大資產值所在,業主和無殼蝸牛的數目比例,大約是固定的,很難才有1%的進展,在香港,估計住在自置樓宇的數目,佔人口的20%至30%之間。因此,當樓價升時,會造成財富效應,拉遠貧富懸殊,加劇社會矛盾。辣招的唯一作用,不過是稍為舒緩貧富懸殊,減輕民怨,但真的沒有改善到房屋問題。   作者為小說作家、報社主筆、股票投資者,吃喝活樂的專家 逢周一、三至五刊出

2016-11-10

昨天討論了郭榮鏗所說的法官可以不依釋法判決,那天同朋友講起這件事,愈講愈是好笑。 法官不依例判決,是偶有發生的事,不過上級法院可以推翻下級法院的判決,但到了終審法院,這便無法推翻了。這裏首先假定忽略釋法,因為,釋法只寫出原則,除非是極明顯的個案,否則法院如要死拗,也是很可能做到的。 假如終審法院法官不依釋法,也即是不依人大常委會和《基本法》,在這情況下,行政機關將會引用《基本法》第89條:「香港特別行政區法院的法官只有在無力履行職責或行為不檢的情況下,行政長官才可根據終審法院首席法官任命的不少於三名當地法官組成的審議庭的建議,予以免職。」 不過,這時終審法院先前所作出的判決,已經是米已成炊,木已成舟,無法推翻的了。 換言之,這時特區政府只有向法官的「報復權」,炒他魷魚,對案件已無能為力了。 但如果審議庭也不肯將該位法官炒魷,行政長官很可能需要對付終審法院首席法官,這要根據《基本法》第90條:「香港特別行政區終審法院的首席法官只有在無力履行職責或行為不檢的情況下,行政長官才可任命不少於五名當地法官組成的審議庭進行審議,並可根據其建議,依照本法規定的程序,予以免職。」 但如果這些法官統統連在一起,不肯去對付首席法官呢?走到了這地步,不可思議的事已經全發生了,這反而是很順理成章的事了。 這在政治上相等於整個司法系統的叛變,因此,中央政府便有藉口啟動《基本法》第18條:「全國人民代表大會常務委員會決定宣布戰爭狀態或因香港特別行政區內發生香港特別行政區政府不能控制的危及國家統一或安全的動亂而決定香港特別行政區進入緊急狀態,中央人民政府可發佈命令將有關全國性法律在香港特別行政區實施。」 這一篇文章好像是怪論,但我只是藉此告訴大家,中央政府根據《基本法》,有100萬條令你意想不到方法,去對香港作出「有效管治」,因為,憲法和任何法律的解釋權,是在擁有槍桿子的一方。 作者為小說作家、報社主筆、股票投資者,吃喝活樂的專家。

2016-11-09

要討論第五次人大釋法,論點無數,寫一百天也寫不完,所以只挑有趣的和別人沒說過的來講。 其中的一點是,人大釋法有沒有必要?這當然是首先假定了梁游的宣誓姿態和用辭是大有問題,但香港的司法制度對於《宣誓及聲明條例》定義精確,有能力可以處理這案件,用不著動用人大釋法。 這種說法又牽涉到兩個問題,第一是後果,第二是制度。 如果特區政府的官司贏梗,當然也用不著釋法,人大之所以釋法,正是害怕有可能輸。只是,如果官司輸了,有甚麼後果呢? 後果很明確,就是梁游只要好好的再宣誓一次,便可以當立法會議員,在議事堂上坐足4年,至於他們將會講些甚麼,做些甚麼,大家當然猜得到,但自然也有猜不到的地方,畢竟,這兩人的思想和行為,實在太飄了。 中央政府自然不可能「任你玩4年」,決意主動釋法。在民主派的心目中,讓梁游坐4年,有百利而無一害,便可以風涼地說香港司法制度有能力解決這問題。說穿了,這是屁股決定腦袋,這是利益決定立場,這是政治鬥爭的延續。  現在說到法律,《宣誓及聲明條例》當然是寫得很清楚的,雖然沒有立法會宣誓的相同案例,但普通宣誓的案例還是有的。香港的司法制度理論上當然可以解決這事件,不過,公民黨的議員郭榮鏗居然說,法庭未必需要跟從釋法結果。 這句話是對的,皆因司法獨立的一部分,是法官可以獨立判決,不受他人影響,法官不會因裁決結果受到懲罰;否則司法受到干預,沒有獨立審判可言了。 人大釋法之所以發生,正是為避免政府有機會敗訴,才搶先釋法,先發制人。這爭拗的奇怪之處在於:公民黨說香港司法制度足以解決這案件,豈不正是強調法官不會亂判嗎?如今郭榮鏗又說法官可以不依釋法判決,豈不是正正說中了人大釋法的真正理由:不相信香港的法院嗎? 所以說,這一代的公民黨邏輯推理很差,簡直是混脹。如果是我,就只能死說人大釋法不符合《基本法158條》,破壞一國兩制,理據已經夠強了,何必自相矛盾呢? 作者為小說作家、報社主筆、股票投資者,吃喝活樂的專家

2016-11-07

我向來對藝術品很有興趣,看見喜歡的,如果價錢不太貴,也會買下,因此,也與好些藝廊是相熟的,常有去逛看,和藝術經紀交流一下心得,也是閒時的娛樂之一。也正因如此,「中國藝術金融」(1572)的上市,也格外引起了我的注意。 「中國藝術金融」於明天掛牌,公開發售4億股股份,當中10%公開發售,每股招股價0.6至0.75元,獨家保薦人是南華金融集團。 這公司的主要業務是藝術拍賣和融資,產品主要是紫砂藝術品和書畫。當然了,書畫藝術品的市場比起紫砂,是大得太多,但反過來說,書畫到處都有,中國有,外國也有,紫砂藝術品卻主要集中於中國的宜興市,因此,「中國藝術金融」作為內地最大的紫砂藝術品拍賣行,有其壟斷性的優勢。再說,論到藝術融資,這公司也是中國最大的藝術品典當貸款服務供應商。 說完了實務,現在說理論。根據周顯大師的投資理論:在經濟繁榮時,投資品的價格升幅大於基本消費品,而且愈是高端的、愈是沒用的投資品,升幅愈大。因此,鑽石和藝術品的價格升幅,是高於股票和房地產。記得在2007年初,藝術品經紀向我推銷岳敏君的畫作,一幅一百多萬元,我婉拒了,過了半年,他的畫作便拍賣出四千多萬元的天價了。 但先別開心,在經濟下跌時,藝術品也跌得最快最傷。所以,如果你看好未來經濟,買藝術品贏得最多最快,缺點是沒有流通性,不易出售套現。買藝術品有關的股票,則既可享有高速增長,又有流通性。 但無論如何,由於中國經濟的高速增長,它也是藝術品市場發展得最快的國家之一,它現在已是全球藝術品交易市場第三大國,而預期2016年至2019年,紫砂藝術品的拍賣成交額每年平均增幅將達36.4%,作為市場領導者的大孖沙保利文化更加入股,成為了基礎投資者。 說了這麼多好像是很利好的分析,不過是企圖令本文看起來有點學術性和趣味性,但說穿了,一隻新股的升與不升,炒與不炒,都是看它乾或不乾,以及幕後人的意志和實力,勢好就追、不妥就撇,基本分析只是其次又其次而已。 作者為小說作家、報社主筆、股票投資者,吃喝活樂的專家

2016-11-04

我在先前說過,當日謝偉俊和田北俊均有意參選立法會主席,但因涂謹申參選,建制派便只有團結,只派一人去選,結果梁君彥便當選。這條法則,相信在行政長官選舉也會繼續適用,因此,如民主派也派人參選,相信建制派也會只有梁振英一人參選,故而梁的當選,也是必然。 但據我所知,這一次,民主派很可能不派人參選,以免被冠上「為689助選」的惡名,如此一來,建制派便有可能派人參選,和梁振英競爭了。 報道說,中央政府傾向於兩至三人的競選,換言之,除梁振英外,只有一至兩個參選人,這種說法,只對了一半。其實,中央政府可不介意有幾多個參選人,一百個也不相干,但拿到足夠入閘提名票的,則不會超過3人。 我並不認為現時唯一在台上的胡國興可以拿到足夠的提名票,因此,我也並不認為他能算作是那兩至三位參選人之一。  至於大家認為的大熱門,財政司長曾俊華,我認為,他當選的機會率,是接近零。 第一個原因,當然是因為他是曾蔭權朝代的人,由他去當行政長官,豈不是曾朝復辟? 第二個原因,則是假如當日政改方案通過,結果就是今日將由他和梁振英一起入閘,交由全民普選,結果不消說,曾必然以大比數勝出。然而,政改鬧出了雨傘運動,結果轟烈地被否決了,如果今日依然是由曾俊華當特首,這和通過政改又有何分別呢?所以,曾俊華一定不能當選,否則中央政府咪好無面? 第三個原因,正如有天我在某網媒所寫,中央政府對下屆特首的基本要求,是要好打得,強硬地對付港獨分子,以及民主派,硬任務就是推廿三條,這從它近日如何堅決地去處理梁游宣誓事件,便可得知。但在這事件中,曾俊華為保民望,全程縮頭不出,中央政府看在眼裏,必然信心大失,不可能相信曾俊華(萬一)當選之後,會全心全意完成以上的硬任務。因此,我認為,曾俊華已經失去了「天命」,支持他的人,只能怨明珠錯投了。 如果你問我,究竟會是誰去當行政長官,回答是:不是梁振英,就是一個比梁振英更強硬十倍的人。究竟這人是誰?回答是:中央政府必須等到確定民主派不會參選,才會把真命天子推出來,所以在可見的將來,都會玩曖昧! 作者為小說作家、報社主筆、股票投資者,吃喝活樂的專家

2016-11-03

 在上周五,我在本欄題為《支那給中央一個等待已久的大義名分》的文章,指出「中央等了這麼多年,才等到一個大義名分,一定玩到盡,最好是玩到人大釋法,有咁大玩咁大!」  果然如我所料,據說人大常委會最快在今天進行釋法,釐清《基本法》第104條:「香港特別行政區行政長官、主要官員、行政會議成員、立法會議員、各級法院法官和其他司法人員在就職時必須依法宣誓擁護中華人民共和國香港特別行政區基本法,效忠中華人民共和國香港特別行政區。」  人大的這次在法院判決之前主動釋法,明顯是造成一個先例,以後在有重大政治爭拗前,中央政府很可能也照辦煮碗,搶先釋法,以免夜長夢多。  一來,這是因為在政治的世界,一天也嫌多,而香港曾經試過4次人大釋法,從提請到正式釋法,最少要幾個月,中央政府當然不可能等這麼久,以免局勢演變到不可收拾地步。  二來,人大釋法並不能改變終審法院判決,只能影響以後的法院判決。雖然《基本法一五八條》寫明:「但如香港特別行政區法院在審理案件時需要對本法關於中央人民政府管理的事務或中央和香港特別行政區關係的條款進行解釋,而該條款的解釋又影響到案件的判決,在對該案件作出不可上訴的終局判決前,應由香港特別行政區終審法院請全國人民代表大會常務委員會對有關條款作出解釋。」  因此,如終審法院判決梁、游兩人可再次宣誓,這時,生米已煮成熟飯,縱是人大再去釋法,他們也可以繼續去當議員,最多是下屆不可以亂來宣誓而已。  其實,梁游事件,再加上一個小麗老師,其始作俑者,是當年曾鈺成在當主席時,故意縱容激進民主派所致。毫無疑問,曾鈺成是一個民主派的支持者,因此,當有人指出他可能會競選特首,我的答案是:他出選的機會是零。  至於梁君彥犯的錯,叫「問道於迷」,迷路的迷,曾鈺成已迷路,他還要去問教於對方。中央政府之所以挑中他,正因為他是梁君彥,而不是因為他像曾鈺成,故他應以梁君彥的方式去做事:粗暴地主持會議,令到民主派的人對他憤恨,恨不得要他下台而後快,這才是一個出色的主席。 作者為小說作家、報社主筆、股票投資者,吃喝活樂的專家 逢周一、三至五刊出

2016-11-02

梁君彥的問題,在於愚蠢,也在過於貪婪,居然妄圖效法曾鈺成,去當一個開明又受歡迎的立法會主席,殊不知,坐這位子的矛盾之處在於:愈是不受歡迎,位子坐得愈穩,太太平平的坐4年,根本是不可能的任務。 他在前兩次開會的所為,建制派非常不滿,很多拉他下台的聲音,我本來也判斷他的位子不穩了,誰知反對派居然意圖彈劾他,反而救了他,皆因彈劾只有是由建制派提出,再加上反對派的力量,便可水到渠成,但阿爺絕對不會容許反對派拉下建制派的立法會主席,因此梁君彥現時的地位,反而是處危實安。 說到宣誓,單從法律的觀點,劉小麗的個案更為惡劣,因為她在後來的報道公開承認了,是有心玩嘢,無心宣誓,一打官司,證據搬上堂,便難打了。反而梁游兩人,死口不認,還有抗辯之餘地。然而,「支那」二字,未免太傷民心,柿子挑軟的捏,縮小打擊面,所以只打梁游,不打小麗,完全是政治決定。 至於「支那」,是本土的慣用語,梁游的支持者,很多都會「refxxking支那」,這些人對他們的失望,不在於「支那」兩字,而在於發現兩人太蠢:哦,我們居然選出了兩隻小學雞!換言之,問題不在於搞港獨,而在於選出來的搞手代表原來是兩枚笨蛋,失望之餘,唯有反水了。 奇怪的是,民主派有一個說法,由於游蕙禎曾經在《大公報》工作,梁頌恆當學生會主席時,也和內地大搞串連,而且兩人從未現身於雨傘運動,因而被懷疑,兩人是中央臥底,目的是破壞民主運動。 用這方法來切割民主派和梁游,本無不可,但是這邊廂民主派傳媒大力宣傳此事,那邊廂民主派卻在開記招,公民黨議員甚至加入人鏈,保護梁游進場了。 問題在於,民主派保護梁游的理由,並非支持支那,而是反對行政干預立法會內部事務,以及反對梁君彥的決定前後不一,自相矛盾,然而,如果梁游真是臥底,這豈非是反中了對方的下懷? 為了和政府鬥爭,竟然不惜帶臥底入關,市民真的可以明白民主派的苦心?個人認為,如果要打臥底牌,最少也要等到事件過去了,才去揭發,戰鬥期間攤出來,有如自打嘴巴,未免太笨!  作者為小說作家、報社主筆、股票投資者,吃喝活樂的專家。逢周一、三至五刊出

2016-10-31

上周五那天,發生兩件同葉劉淑儀有關的事,第一件是有「葉劉淑儀股」之稱的「浩德控股」(8149)急升33%,第二件是受前法官胡國興參選行政長官消息刺激,葉劉淑儀本人也公開表示有興趣參選特首,正準備政綱及籌組團隊。至於以上這兩宗新聞是否有內裏關係,如股價急升是否因為她的參選而「賀一賀」,我不予置評。 先說葉劉淑儀參選,話說在前一天,《信報》專欄作者余錦賢透露北京眼中的10人名單,其中9位是梁振英、陳德霖、曾俊華、林鄭月娥、曾鈺成、梁錦松、胡國興,還有李國章。請注意:李國章這個名字,第一個提出的正是本人,也正是在本欄。以上名單只列出9人,最後一人並沒有說明是誰,只知是強硬鷹派,但Now新聞部則說是陳馮富珍。但陳馮富珍並不是強硬鷹派,而我的高見,則是雞珍只是一個幌子,掩飾名單第十人的真正身份。 所以,我的判斷和向來一樣:咁容易俾你估到,我仲係食神嚟嘅?真正真命天子也是真正殺著,便是那第十人。至於這個人的身份暫時當然是個大秘密,但也正如我一直強調,當他上任行政長官後,正如曾蔭權時代的人懷念董建華,梁振英時代的人懷念曾蔭權,so, after 2017, you will miss梁振英。 How miss呢?以前史提芬周除咗鬧你哋,有無開拖炳你哋呢?梁振英至少任鬧唔嬲,只是檢控過佔中犯法的人,但在2017年之後,嘿嘿…… 我認為,曾俊華當選機會是接近零。這很簡單,如政改方案通過,結果將是梁振英和曾俊華對決,普選結果,當然由曾勝出。但如今政改沒過,還爆發佔中,如一切不變,照樣由曾俊華勝出,咁阿爺咪好無面? 我不反對葉劉淑儀絕對和唐牛一樣,會同民主派開拖,不會像梁振英那麼「軟弱」,我甚至也同意,葉劉絕對比曾俊華機會高,拔,我仍然認為真命天子是第十人。 最後說回「浩德控股」,它在大跌91%之後,升回33%,距離高位仍有87%空間,上周五收1.04元,有5,278萬股的成交量支持……我估計,它的短期股價將會是急升急跌大成交,適合那些一天day trade幾次的炒鬼們!    作者為小說作家、報社主筆、股票投資者,吃喝活樂的專家。逢周一、三至五刊出

2016-10-28

當日立法會選舉主席,建制派中,有兩個人頗為有意參選,同梁君彥角逐,一個是謝偉俊,另一個則是田北辰。 然而,當涂謹申宣布參選之後,謝、田兩人只有被刷掉,皆因如果建制派有兩人或以上參選,便會分薄票源,民主派便可漁人得利,奪取到主席之位了。 當然了,民主派之所以派人出戰,也是非不得已之舉,這並非因為他們希望梁君彥當選主席,而是多年以來,均派人出選,寧願參選而輸,好過不戰而任由對方玩晒,令支持者失望。 為甚麼阿爺的首選會是梁君彥呢? 至於論民望,他是零票當選,謝偉俊則是民選議員,論熟悉《議事規則》,議會中沒有人比得上謝偉俊,論同民主派的關係,謝更加是遠勝,畢竟,論到議政能力,選民不知,但議員們卻深知,水平高的,不管是哪一派的議員,都會得到同儕的尊敬。 據我所知,在香港的政壇,至少有兩個人,其人緣其實比梁振英更差,一個也姓梁,名字不說了,另一個也不說了,皆因近日我得罪的權貴已經太多,不宜另開太多的火線。 總之,阿爺之所以支持梁君彥當主席,正是因為看中他夠硬淨,不易同民主派妥協。 誰知梁君彥當選立法會主席之後,竟然向曾鈺成取經,似乎是希望做第二個曾鈺成,意圖從良去。 然而,曾鈺成之可以這樣做,一來他的水平高。 二來他和民主派本來私交也不錯。 三來他身在左派多年,汗馬功高,威望崇大,縱是阿爺不滿,也莫奈之何。 四來今非昔比,習主席和中央講明今後將會鐵腕治港,曾鈺成那一套搬到今天,照樣行不通……若非如此,也輪不到梁君彥這位民望低的強硬派當主席了。 簡單點說,梁君彥的問題,是在於欠才智,竟然笨得與虎謀皮,希望please民主派,碰了壁,知是死路一條之後,才慌忙轉章,結果落得一個豬八戒照鏡子,兩面不是人,豈不哀哉?    作者為小說作家、報社主筆、股票投資者,吃喝活樂的專家 逢周一、三至五刊出

2016-10-27

我對「梁游宣誓支那事件」的意見,就是:政治不是請客吃飯,不是做文章,不是繪畫繡花,更加不是小學雞,如果用小學雞的方式去玩政治,一旦用了,就會引發出誰也無法逆料的連鎖反應。 一開始,是黃毓民、梁國雄及陳偉業等等激進民主派議員,在宣誓上玩花樣,但這些政客們,畢竟是受過高等教育,也和中共鬥爭多年,深知對方的底線,例如說,黃毓民在宣誓時不停咳嗽,真的是奈他不何。可以說,中央政府對反對派議員的作為,向來就想動手,只是礙於欠缺了一個大義名分,才隱忍不發,因為它總不能因為對方咳嗽,又或者說一句「平反六四」,便去翻臉。「六四」是中共政權永遠的痛,為此而抓人,反而更是掀動瘡疤,於己不利,再說,支持「平反六四」的香港人也太多,不宜犯眾怒。 然而,幾句「支那」,再加一個「refxxking of 支那」,登時給予了中央政府一個久而不得的大義名分。我對朋友笑說:「這一代的大學生真的是一蟹不如一蟹,讀了好像沒讀,不分輕重,這也可知道讀書對從政的重要性。」 就這一點,行政長官梁振英說得對:「支那」兩字,任何一個外國政客公開說出來,都必然引起一場外交風波。無論本土派如何強辯「支那」兩字的合理性,客觀的事實就是:這兩字一出,美國英國以至於整個西方,都只有噤聲、不敢出頭了。 有一點大家忽略,中央政府要對香港下手,除了要顧及700萬香港人的民意,也要顧及13億中國人的民意,如果悍然無理地去插手「一國兩制」,國內人民也會大有意見。但「支那」一出,中央馬上獲得了13億人民的授權。再加上,香港的大部分人,也對「支那」的說法反感,這令到中央政府得到了渴望已久的藉口。 可笑的是,特區政府居然無人嗅出風向氣味,梁君彥更加是笨得竟然企圖接受兩人重新宣誓。直至上頭猛力放風,特區政府和整個建制派才如夢初醒,全力出擊,全面封殺,這實在是太蠢了,也太遲了。 如果要問我,此事如何收科,我會回答:「中央等了這麼多年,才等到一個大義名分,一定玩到盡,最好是玩到人大釋法,有咁大玩咁大!」 作者為小說作家、報社主筆、股票投資者,吃喝活樂的專家

/136



C觀點

中原城市領先指數

廚神

旅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