政治力場 - 陳嘉莉
2013-05-28
2013-05-21

今晚,剪布才算大功告成,無聊的拉布鬧劇,折騰了香港一個多月,浪費公帑和阻擾議會工作,更險些癱瘓政府施政,損害市民大眾的利益。 政治丑角騎劫議會,為反對,為出位,為害之深,高官、公營機構和公務員團體早已詳加闡釋,拉布是重殺傷力武器,不應輕舉妄動,泛民政黨公開認同,但綜觀整個預算案的審議過程,泛民政黨口說反拉布,卻出爾反爾,助紂為虐,令人十分氣憤。若議員習慣了坐在牆上,隔岸觀火,置身事外,根本不應從政。姑息只會養奸,放縱只會助長歪風,肆姿猖獗。 泛民政黨反拉布又反剪布,是否人格分裂?其實是機關算盡,老謀深算。泛民反對剪布,正是怕日後遭人抽後腿,拉布四子預告明年預算案再拉布捲土重來,泛民更揚言會不惜為2017年行政長官普選立法和《基本法》第二十三條立法發動拉布。 跟外國不同,立法會《議事規則》允許有拉布,卻沒有剪布的機制,議會秩序慘受踐踏,目前只靠立法會主席把關,否則便「無王管」。燃眉之急是盡速修改《議事規則》,建制派正醞釀各種方案,亡羊補牢,未為晚也。 社會主流民意反對拉布,反對佔領中環,看似是兩碼子事,其實是殊途同歸,只破不立的策略,只令香港政治生態轉壞,黨同伐異,醜態迭現。作者為英文報章前政治編輯。

2013-05-14
2013-05-07

在政總遇到李卓人,我開門見山,指他處理貨櫃碼頭工潮手法過激,確實不敢苟同,工潮最初幾天,主流傳媒和市民大眾尚未及消化罷工的論據,他便孤注一擲,發動佔領碼頭。 李卓人一臉自信,解釋是為了搶傳媒的眼球,他說時代不同,工運不能只顧幕後談判,必須要虛張聲勢,速戰速決,明刀明槍。眼前的他笑意盈盈,跟工潮台上激動指罵的神情,判若兩人。 多年來採訪李卓人,他發動的工潮,印象最深刻是六年前紮鐵工人工潮,炎炎夏日持續多日,談判苦苦膠着,結果由跟李卓人亦師亦友的劉千石,悄悄地跟工聯會鄭耀棠私下商議,二人居中斡旋,事件迅速解決了,加薪幅度不算驚人,但過去數年,紥鐵工人按機制加薪。 一石激起千重浪,當年的工運老手,高高舉起,輕輕放下,四両撥千斤,化解多少矛盾,平息多少爭端,可是今天,在李卓人眼裡,這些工運老手的判斷、談判技巧和工運經驗,這些微風細雨的舊路,再也不合時宜,明日黃花。 今天,從工運、社運、爭取普選到立法會議事,理性平和的討論一去不復返,鐘擺到另一端,大家只問激情,偏執己見,只求一點,不顧其餘,付上工人及其家人的福祉作代價,燃燒着眾人的青春,更拿香港的未來和香港人的命運作一場豪賭。作者為英文報章前政治編輯。

2013-04-23

過去一個月,貨櫃碼頭罷工令香港再次成為國際焦點。曾幾何時,國際主流媒體回歸後在香港銷聲匿跡,外國記者俱樂部的海外記者寥寥可數,相比九七前,國際傳媒雲集,連墨西哥電視台和越南通訊社都派人來港,爭相採訪過渡期新聞。 機場往返的旅客中,多了外國工運分子的蹤跡,他們紛紛來港聲援,另外,十多家國際工會組織在社交網絡也連日打氣,職工盟不單把工運結合本地社運,為佔領中環熱身預演,更再一步引入外國工會勢力,把令一場本地勞資糾紛,變得複雜和政治化。 國際媒體另一個焦點,不是泛民為佔領中環磨拳,而是北京的高調還擊,亮出主導普選和兩大前提。他們捕捉雙方如何硬碰硬,這場前哨戰尚未有任何硝煙,但已有濃烈的火藥味。其實,最按捺不住的是在港的外國勢力,高調月旦本地政事。 美駐港總領事公開評論香港普選;連香港警察執法情況,也是美國政府人權報告的批評要點;天主教區陳日君樞機闡釋中梵關係,卻毫不避嫌公開鼓勵人人參與佔中;兩派教會因對佔中立場,涇渭分明,再掀起政教分家的爭論。 外國勢力一直介入香港事務,由虎視眈眈,到近年活躍起來,迄今沒有人證物證,但卻有好些巧合的素材令人好生遐想,就像近日的天氣,像霧又像花。作者為英文報章前政治編輯。

2013-04-17

一位政圈外的朋友談起李柱銘(圖)的解釋,在兩日之內他主動收回「入閘方案」,說是因身心疲累,一時衝動,朋友說他感到十分懊悔,自己竟認真研究李的方案,原來是為試試水溫。 這個「最短命方案」應該長壽一點,讓泛民和支持者討論一下?泛民朋友告知,大家都心知肚明,實在沒有必要討價還價,因為這不是貨真價實,只是一場煙幕,大家不必認真深究。香港市民和傳媒尚未消化這方案的人,相信的人當然少之又少;支持他和反對他的人,一向涇渭分明。倒是一位建制重量級朋友,相信李柱銘一時衝動。人總有衝動的時刻,李馬丁確實也曾一時衝動,卻不是為了政改。 跟北京對弈多年,李馬丁又怎會老貓燒鬚!當年阿爺讓立法會全體議員到訪廣州,他是最早跳出來警告:「這是一個圈套」。他今次又怎會自毀長城,為了怕做浮士德,恐懼晚節不保? 今次馬丁故意出爾反爾,明顯是一場真人示範,何謂政治上不可取的,千萬別存有任何妄想,他為未來政改談判,預設底線,立此存照,並警告泛民不可逾越底線,否則雷池半步,必定受到圍攻。 政治從來都在計算之中,要打動群眾,先要自圓其說。這明明是一台戲,逃不過眾人法眼,卻有人仍不可為而為之。已到了四月中,有人仍當今天是愚人節。   作者為英文報章前政治編輯。

2013-04-09

跟不少市民一樣,一位外地朋友憂心忡忡地問:「除了佔領中環,香港是否無路可行?」 科大雷鼎鳴教授近日直斥佔領中環行動是愚蠢的,缺乏民意授權,更沒有道德高地,佔中籌劃者為爭取普選符合他們的意識形態,便罔顧對香港經濟和社會的破壞,更連累不少無辜市民。他推算,單就癱瘓中環一天,每天損失十六億港元。但尚未計算佔中行動曠日持久,會擾亂多久,以及所引發的蝴蝶效應。 佔中最終會令香港成為最大輸家,陷入一個亂局:社會撕裂、分化,秩序遭破壞,國際商譽受損,本地政治生態更轉趨激烈,由選舉政治倒退,走回街頭抗爭。香港回歸十六年,人心尚未回歸,社會已呈亂象環生。 泛民私下,對佔中也言人人殊。不少網絡組織主張速戰速決的,跟北京來個直面對撼,他們討厭漫長又冗長地商討普選方案,以及佔中的行動細節,他們正策動今年七月一日的激烈行動。但一些溫和理性的政治學者寧可隱形,不參與消極抗爭。但佔中的支持認為自中英談判香港前途問題至今,普選仍未實現,堅持今次是「終極一戰」。 儘管中央擺出強硬立場,但基本法委員會副主任梁愛詩日前漏了口風,呼籲泛民不能奢望一步登天,透露下屆行政長官選舉不是最終模式,日後可不斷爭取改革,仍有迴旋餘地。 作者為英文報章前政治編輯。逢周二刊登

2013-04-02
2013-03-26

全國人大法律委員會主任委員喬曉陽主動向港人放話,2017年普選特首,不能有抗中候選人,普選按照基本法和人大常委會有關決定等,提出一切政制改革討論,應回歸基本步。 中央相約建制派立法會議員,以參觀前海發展、加深掌握中央對港新路線為名,到深圳座談,中央重申對普選的立場,奪回話語權。這些老話對建制派是溫故知新,連泛民中人在2007年,早已心知肚明。但今時今日,泛民各人卻齊齊扮失憶,基本法第45條有關提名委員會的規定,恍如是新鮮事物。 中央為要舊話重提,主動爭取港人支持,抗衡近日佔領中環行動。原本從人大副秘書長退下火線的喬老爺,也被迫重披戰袍,這位2005年和2010年兩役政改的主帥,熟悉本地政經人脈,與泛民法律界交手十多年。 前日吹風會原先不得公開,但當喬甫發言,區區一句話,也被引述錯。在等待港澳辦主任王光亞進場,有議員急不及待向門外記者轉述喬的開場白。張曉明翻看手機,發現即時新聞弄錯,立即把手機遞給喬,喬於是當記者拍攝時高調澄清。座談結束前,馬逢國要求喬公開講話,有數人和應,午飯後,喬把講話要點印成四頁文稿,分發給議員和記者。建制派形容這做法皆大歡喜,避免兩會時報章以中央要篩選、預選,因為傳話失準而引起滿城風雨。 作者為英文報章前政治編輯。逢周二刊登

/136



C觀點

中原城市領先指數

廚神

旅遊